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以晓 > 《傲猫的玩具》
返回书目

《傲猫的玩具》

第一章

作者:以晓

不对劲!一切都不对劲。

坐在教室内,以理所当然的姿态面向窗外,卫非攸一双几近银色的亮灰色眸子盯着悠悠蓝天,若有所思。

一大早走出宿舍,他见到了一大一小的黑猫母子在他面前悠哉散步,还友好的踱到他脚边亲热摩擦,向来喜欢猫科动物的他,理所当然的蹲下来陪它们玩,好不容易黑猫母子玩够了,愿意继续它们母子俩的散步后,他不经意抬起头,瞧见一大群不知来自何处的乌鸦,在半空中制造着惊人的噪音,飞过他头顶。

然后,走没几步,他两脚的鞋带就这么毫无预警的同时断了;他拖着鞋带全断的鞋走向脚踏车车棚,在距车棚只有五步前,蔚蓝的天空却突如其来的下了一场大雨,而就在他走进车棚内时,骤雨却神奇的停了,还出了个大太阳!接着他将车骑出车棚,脚踏车的车胎却莫名其妙的爆了胎;没有办法,他只好换另外一辆脚踏车,而就在他将车牵出车棚时,蓝天突然满布灰云,又再度下起大雨;奇怪的是在他将车骑到教学大楼旁的车棚时,狂雨又停了。

他一向不是迷信的人,但今天早上他却倒霉得过分,比他过去十七年来的倒霉次数加起来还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实在是太不对劲了。

这会是什么预警吗?卫非攸揣测。

他向来是个幸运的人,从小到大,他捡过的钱加加减减起来,少说也有十来万,参加任何抽奖活动,他总是能够幸运抽到他想要的奖品;参加各种考试,他不怎么用功也能考得很好,因为他的脑袋聪明,IQ据说有一百九十,得到那种分数属于理所当然,但夸张的是,就算是他完全不加思索的胡乱填写答案,满分是一百分,他可以得到九十分;更别提课堂上的抽点了,写有他号码的那双竹笺,从国小开学放在笺桶里,放到现在高二,从来没有被抽到过。

他是个过分幸运的人,从他出生开始就是这样子,但他不懂,为何一切会在一夕之间风云变色,真的很不对劲……是他的好运用完了吗?不,由今天上课的情形--没被抽点默背英文会话,考试随便猜便拿了满分,走在路上捡到千元大钞来看,他的好运气不只在而且还很旺,那么是上天在警告他什么吗?

若是在警告他,会是在警告他什么?

微微蹙眉的将心思收回,他转正身子,看着讲台上主持班级会议讲得口沫横飞的班长,突地,他的心中泛起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大家都知道,再过一个月,咱们蔚心学园才会有的活动,秋季的重头戏--学园祭就要到了,所以我们现在必须选出一位班级代表参与高中部的筹备活动,加入高中部学生会的筹划小组。”

班长此时顿了顿,露出很灿烂的阳光笑容。“各位同学,你们不用再打着‘班长等于班代’的如意算盘了,因为这次的班代限定为非班级干部的同学,所以请你们不要将班上的干部们列入考虑。”

此言一出,非班级干部的学生们惨叫,身为班级干部的人则偷偷窃笑,不敢太过招摇的引起众怒。

卫非攸的眉由微蹙变为紧皱。他很清楚自己被陷害的机率有多高,就像他拿满分的机率一样高!

难不成上天要警告他的事情就是这个吗?若是如此,光是警告有个屁用!

“现在可以开始提名了。我个人推荐卫非攸同学!”班长显得相当的兴奋,在他受到卫非攸冷冷一瞪,仍未改其愉快笑容这点就可以看出。

班长这么一提名后,附议声便开始此起彼落,用不着投票也晓得谁会被陷害去当杂工,就是他--卫非攸!

经过公平公开却不见得很公正的投票选举后,除了卫非攸自己以外,全班都支持他当班代,并加入那个俗称为“索命小组”的高中部学生会筹划小组。

亮灰色的眸子冷冷地瞧着黑板上的票数,卫非攸真的很想骂脏话。

全班一共三十五个人,投票给他的人总共是三十四个,枉费大伙儿从国二同班至今已将近四年,这群不仁不义的混蛋摆明就是要陷害他!

“非攸,恭喜你当选,这节下课就必须去高中部的学生会室集合,希望你的工作顺利。”班长在讲台上朗声宣布完后,便带头鼓起掌来。

卫非攸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好高兴的。他无视如浪潮般向自己涌来,几乎就要掀翻天花板的热烈掌声,他的眼神仍是冷若冰霜,北极冰山也不过如此。

“虽然你平常都不过问学校的任何活动,在班上过着深山隐士般的生活,但是这一次你可以好好表现了,你有什么感想吗?”班长露出过分闪亮的白牙,自讲台走向一脸阴暗的卫非攸。所谓自寻晦气,就是他现在的行为。

看着笑得相当开心的班长,面无表情的卫非攸缓缓站起身,一百七十八的身高给只有一百七的班长很强烈的压迫感。

“想知道?”亮灰色的眸子起了一丝变化,变得十足魅惑人心,略低的嗓音更加强了这种魔性。

不只班长,全班都很期待向来不参与、也不过问校内及班级活动的卫非攸,这位闻名全校的全能资优生会说出什么样的感想。

整个班级静悄悄的,只等卫非攸一启金口。

卫非攸的嘴角似笑非笑的扬起,薄薄的唇瓣掀起,吐出一个常常在美国电影里听到的英文单字。“Shit!”语毕,他大方的走人,留下愣住的同学们。

天啊!那个最斯文、最完美、最不像人类的卫非攸居然会骂脏话?

全班同学如化石般地立在原地,呆若木鸡的消化他们刚才听到的话语。

***

“你--说--什--么!?”

班会时间,一个人高马大,穿着蔚心学园高中部二年级制服的少年,穷凶恶极的揪住某位不知名的学生的衣领,将他高高拎起,让他双脚离地起码有五公分高。

“我……我说在你刚……才不在教室的时候,当选了参……参与高中部学生会这次学园祭筹划……筹划小组的班……班代。”像只小鸡被人一把拎起,猛吃螺丝、全身不断打颤的学生,正是这班的班长。

“我的得票数是多少?”暴跳如雷的少年,咆哮如负伤狂狮。

“三……三十四票。”班长结结巴巴的回答眼前凶神恶煞般的少年。

“三十四票!?”少年重重放下班长,恶狠狠的瞪视全班,深吸了一口气后狂叫:“你们这群混蛋家伙,我平常对你们很差吗?居然群起陷害我,就是见不得我清闲是不是?”

全班三十五个人,除了正在发飙的少年外,几乎都低头忏悔。

瞪向那个惟一没有半点内疚神情的清秀脸蛋,少年的火气更上一层楼;他知道,班上没有人敢提名忙得分身乏术的他,除了这个和他同班起码有十一年的家伙。“安澄羽!你自己说,是不是你提名我的?”他朝那张清秀脸蛋恶狠狠吼去,一点怜惜之情都没有。

清秀脸蛋的主人,同时也是学生会的副会长--安澄羽,带着如天使般安详的微笑道:“剡律,我这全是为了你好呀。”天使的眼神好无辜、好善良。

“鬼扯!”火爆少年,同时兼任了篮球社与桌球社社长二职的耿剡律像个火车头般冲向安澄羽,双拳重重的敲击在他的桌子上。“你这算哪门子的为我好?你知不知道篮球社快要代表学校出赛了?你知不知道桌球社正在忙着争取亚洲级的出赛权?你知不知道我已经快被这些有的没的事情操死了啊!”最后一句耿剡律吼得人震耳欲聋。

“这些我都知道。”和蔼平静的点了点头,安澄羽的脸上仍是悠哉的挂着那抹八风吹不动的招牌天使微笑。

“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陷害我?”耿剡律恨恨狂啸,想揍人却又挥不出拳头去揍这个看来很肉脚,其实是个柔道高手的死党。

“我知道你很忙,但我是真心为了你好才提名你的,你冷静下来听我说好不好?”安澄羽微微一笑,一双黑眸清澈无邪,仿佛可以见底。

“说!”耿剡律知道自己又再次败在他这张骗死人不偿命的笑脸下。啊!实在是太可恨了,明知安澄羽是如何恶质的人,为什么他就是没有办法对这张天使脸蛋动拳头?

“你最近老是忙着篮球社和桌球社的事情,没有时间好好休息就算了,连学校的活动都累得无法参加,所以身为你同窗十一年的好友,我好心的让你有机会参与学校活动,你不感谢我反而怪我,真是狗咬吕洞宾。”安澄羽面带埋怨的看着耿剡律,仿佛他做了多么糟蹋自己心意的事情。

明明是歪理,他却凭着那张无害的天使笑脸,硬是有办法说得理直气壮。

“听你鬼扯!”饶是个性再好的人,也容不了他人在自己面前颠倒是非,更何况是向来火爆率直的耿剡律。“你明明就是想再加重我的工作量。身为学生会的干部,你很清楚筹划小组的工作忙得要死,你还陷害我进去送死!说,你有何企图?”他拍桌大喝。

安澄羽幽幽一叹,黑眸哀怨的瞟至耿剡律身上。“剡律,我们是好朋友吧?”他以肯定语气问道。

“这点还有待商榷。”耿剡律冷哼。

“身为朋友,不是应该同甘共苦的吗?”充耳不闻耿剡律的不屑,安澄羽继续说道:“既然我被会长内定为筹划小组的一员,身为好友的你,忍心让我一个人在学生会里受苦受难吗?”

“当然忍心,我忙得都快累死了,你当然不能悠哉度日,这样子未免太不公平。”耿剡律哼得更大声,决然的别开脸。

“我就知道你不会忍心让我一个人受难,所以基于身为好友的义务,以及全班同学赋予的责任,你现在就和我一起到高中部的学生会室报到去吧。”安澄羽露出大大的笑脸,如纯洁天使般看着耿剡律。

“我说的话你都没听进去是不是?”耿剡律咬牙切齿的死瞪着安澄羽,那个据说是他多年同窗、也是他知心好友的家伙。

“啊?你刚才有说什么吗?”安澄羽的表情好生讶异。

“安--澄--羽--”耿剡律一口白牙正在摩擦生热,几要冒烟。

“原来你什么都没说嘛,既然你没有任何意见,那我们走吧。”露出一个无邪又灿烂的笑脸,安澄羽毫无所惧的拖着众人所畏的猛兽走出教室。

***

“乖乖,已经有人比我们早到了呀?”走入学生会室,安澄羽吹了完全一个不符他天使形象的轻浮口哨,被他相中的目标物,是位于他正前方一名坐在窗台上的少年。

“澄羽,你可以放手了吧?”斜瞪了眼犹抱着自己手臂,刻意给人一种同性情侣错觉的好友,耿剡律的眼神相当不善。

“你看,居然有人比我们早到,我想他八成也是和我们一样翘课提早过来的。”安澄羽对于耿剡律的话充耳不闻,右手仍勾着他的臂,边往前走,边与他闲话。

“澄羽,放手。”冷硬如钻的语气,代表没什么耐性的耿剡律已被安澄羽磨至极限。

“不用你说我也会放,我要去找那个人搭讪。”安澄羽开开心心的松手,走向那个坐在窗台上背对着他的身影,耿剡律也随即跟在一步远的地方,以防被死党相中的倒霉人会发生意外。

走到那身影旁边,安澄羽发出一声小小的惊呼声:“非攸?你的表情真难看耶,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那身影侧过头,由于坐在窗台背光的关系,耿剡律看不清那人的面孔,只听见那身影清清冷冷、却相当悦耳舒服的声音。

“我被全班陷害当杂工。”嘲讽的口吻由卫非攸的声音道出不显丑恶,仍悦耳得让人百听不厌。

“你的意思是,你是你们班学园祭筹划小组的班代?”安澄羽先是一愣,接着犹豫着该不该大笑出声;他真的很想笑,因为他从没见卫非攸吃鳖,但是他又不敢在他面前笑出声。

卫非攸在蔚心学园的高中部相当有名,不,应该说,卫非攸的名字在整个蔚心学园内,几乎已经到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地步。而这只黑猫之所以出名,除了他那IQ一九○的脑袋、全校成绩排行榜前五名的常客、斯文俊秀的外貌、过人的运动细胞、抵死不入学生会的特立独行、弓道与剑道社的明星社员以外,他的孤僻冷酷少言难招惹更是出名。

所以安澄羽不敢笑,就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死在这只黑猫的箭矢或竹剑之下,毕竟,卫非攸和只会乱吠喷火的耿剡律不同,和自己也没有十多年交情。

其实安澄羽也是蔚心学园的风云人物之一,他的成绩优异,虽比不上卫非攸的杰出,好歹也是全校前十名的资优生;他身为学生会的副会长,拥有优秀的处事手法;外加那张天使一般的纯真笑脸,与全校女性票选出来“最适合泰迪熊的男性”的头衔,他在校内也相当出名,人气指数不逊于他人。

“全是你们学生会惹出来的好事。”卫非攸似笑非笑的扬起唇线,不冷不热的扫了安澄羽一眼,让人猜不出他是喜是怒。

“你这话未免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学园祭办不办又不是我们学生会能决定的,这是咱们蔚心学园的传统活动耶。”想了想,安澄羽决定当个识相人陪笑,只希望他那张天使一般的笑脸,能让火气看来很大的卫黑猫非攸先生稍微消火。

“学园祭每年都是由学生会独立负责的,为什么今年会无端的冒出一个指名各班派出班代的、筹划小组?”卫非攸俊眉一挑,轻声质问,耀目迷人的亮灰色眸中已可稍稍瞧出其中火气。

不过问校内活动并不代表他一无所知,他很清楚学生会是如何运作,更知道这次的“筹划小组”的发起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眼前这个有着天使微笑,却一肚子坏水、老是不安好心眼的安澄羽,一个愧对自己名字的伪天使。

“呃!”被人问到重点的安澄羽只能干笑以对。

唉,果然瞒不过非攸,虽然他老对学校的事情爱理不理的,连班上的活动都一脸无所谓,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不清楚,他甚至比一般人更明白其中的内幕,只为了一个原因--不想莫名其妙的被人陷害。看来这次的“筹划小组”是他第一次栽跟头。

哈!没想到无心的安排居然能让非攸这只孤僻黑猫失足栽下,真是太有趣了!

安澄羽的眼中滑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快意,但并不是任何人都无法发现的。

“澄羽,你在暗爽什么?”与安澄羽同班十一年又是他惟一死党的耿剡律,直觉的厌恶起安澄羽眼底方才滑过的快意,那和每次澄羽整到他的眼神一模一样。这个虚有其表的天使又在打什么坏主意了?

“有吗?”装傻是一种天分,安澄羽在这方面的天分一向高于他人。他微微一笑,硬是云淡风轻的带过:“我只是因为见到非攸高兴罢了。”

耿剡律的眉皱起。他一点都不相信安澄羽的话,这家伙说的话十句有九句不能信,剩下的那一句还要再三过滤才能听;再加上这小子得天独厚,扯起谎来像在说真话,他实在无法相信这个伪天使只是纯粹的因为见到朋友而高兴。

见到耿剡律怀疑的表情,安澄羽连忙转移他的注意力。“剡律,来,我替你介绍,这位坐在窗台上看天空的,就是我们蔚心最有名的黑猫--卫非攸。”

黑猫?对于安澄羽的介绍词,卫非攸不予置评。

很多人都说过他像只任性孤高的猫儿,再加上他有双混血而来的亮灰色眼眸,他已经懒得澄清他是人类而非猫科动物。反正也不会有任何效果,徒然浪费自己的口水。

慵懒的转过身子,卫非攸倚着闭合的窗扉,总算以正眼瞧安澄羽口中的耿剡律,一个有张招摇性格脸孔的酷帅少年。

他知道耿剡律是谁,他是惟一能多年容忍安澄羽的人,也是安澄羽惟一交心的好友,同时还是蔚心校内的风云人物之一。

就他所知,这个叫耿剡律的人成绩不怎么样,老是在当与不当的边缘,但他的体育倒是一流,不只十项全能,而且还身兼篮球社与桌球社两社社长。

由此可看出他的领导能力相当好,才能让所有社员愿意听他发号施令。

除此之外,耿剡律的火爆易怒与制造噪音的能耐也是罕见。但他讨厌这么善于制造噪音的人,这种人只会妨害他的安宁,让他无法得到最高品质的宁静。

他就是卫非攸?耿剡律有些呆滞的看着面向自己的少年,一时之间不能自己的猛瞧他,甚至在不自觉间朝他跨了一步。

他不是第一次见到美少年。事实上,安澄羽就是标准的美少年,而且还是人见人爱的那一型,但是他从来都没有过像现在这么震撼的感觉,像是被五雷轰顶一般!

怎么会有这种人的存在?他愣愣的望着卫非攸,眼中流转着迷惑与眷恋。

浓淡适宜的上扬剑眉,亮灰色的眸子如银般闪闪发光,直挺的鼻梁、薄薄的双唇,介在白皙与暗黄间的肤色,最教人着迷的他是眼中、嘴角、身上所散发的那股不定气质,冷冷的、冰冰的、淡淡的,却教人无法忽视。

好特殊的一个人,好特殊的气质,他从来没见过这种人,尤其还如此俊,又如此英气十足,一点也不流于娇柔,更不显得霸气,但说是完全的斯文无垢,却又多了抹让人难以捉摸的奇异气质。

剡律的口水快流下来了吗?看着死党近乎花痴般的行为,安澄羽既感困惑,也感可耻。

怪了,如果说是女性或是同志圈的人,第一次见到非攸而产生这种反应并不奇怪,毕竟非攸的魅力不是一般凡夫俗子所能及的,但是他为什么连剡律这种人看到卫非攸也会呈痴呆状态?

他与耿剡律相处了十多年知道他不怎么会注意一个人的外貌,甚至不会记住他人的长相,相貌的丑美对耿剡律来说完全没有意义;但是为什么耿剡律会在看到卫非攸的时候失了常?死盯着卫非攸不放不说,连口水都快流出来,像是想将非攸压倒在地一般,这到底是……

看着好友半晌,安澄羽突然笑开了脸,露出了一抹温柔的天使微笑,黑眸中流转着介于奸诈与顽皮之间的流芒。

基于讨厌心理,卫非攸瞄了一眼看自己看得恍恍惚惚的耿剡律,便迅速的别开了脸,继续看着窗外的蓝天浮云,冷冷的抛下一句话:“澄羽,把你的朋友看好,别让他有染指我的机会。”

虽然他已经很习惯被人盯着不放,但是他讨厌这家伙死盯着自己,这个耿剡律的视线像一把火,就快把他的衣服烧光。

啥?染指?反应过来的不是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安澄羽,而是正看得专心一意的耿剡律。

“谁要染指你啊,我又不是同性恋!”耿剡律忿然大吼,抗议自己平白受损的形象。“你不要那么自恋行不行?又不是每个人见到你都会爱上你!”这家伙!他以为他是谁啊?

“既然你不打算染指我,那么请不要对着我流着口水,还用那种想把我生吞活剥的火热眼神盯着我不放。”卫非攸冷哼一声,仍是看着窗外风光,一点也不为所动。“还有,请你不要制造噪音,为害他人的安宁。”

真是吵死人了,真搞不懂澄羽为什么能忍受这个噪音那么多年,他不怕因此重听吗?

轻轻摇头,卫非攸在心中向安澄羽献上由衷的怜悯与敬佩。

“我哪有?”又羞又怒又急的耿剡律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反击,只能反射性的将卫非攸说的话全盘否定。

“你真的很吵。”卫非攸侧过头,给了耿剡律一个冷若冰山的视线后,又将头再度转向窗外。

“你……”被卫非攸这么一瞥,耿剡律气得火冒三丈。

他那是什么眼神啊?居然用那种看垃圾一般的不屑眼神瞟他。他又不是人渣,卫非攸凭什么用那种不屑的眼神看他?这家伙真是一点礼貌也没有,真搞不懂澄羽为什么会和这么阴阳怪气的人成为朋友,实在是太没眼光了!

“剡律,你克制一下,不要再吼了,这里又不是我们班的教室,这里是学生会室耶!你要丢脸也不要丢到全校皆知,学生会的干部们已经到了。”看戏看得很过瘾的安澄羽在听到开门声后,立刻扑向耿剡律,一手捂着噪音的源头,一手扣住耿剡律的颈子,整个人挂在耿剡律身上,形成一种相当暧昧的姿势,由他们身后看来像是两人在拥吻。

“唔……嗯……”被人捂着大嘴的耿剡律,在挣扎好一会儿仍没法挣脱,他相当火大的瞪视好友。

“要放开你可以,但是你得保证你不会大吼大叫。”安澄羽面带天使微笑,眼神凶恶的瞪着耿剡律。“我可不想让你丢脸丢到学生会来。”

丢也不是丢他的脸,其实这完全不干他的事,但是现下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他这么做……安澄羽的眼神在一瞬间变得相当狡黠。

双眉紧皱,耿剡律不情不愿的轻点了下头。

“这才乖嘛。”安澄羽甜甜一笑,满意的松开了手,看来纤瘦的身躯仍然挂在耿剡律的身上。

“下去!”耿剡律皱眉低喝,“别老巴在我身上,你知不知道这样子会让别人误会?”

他一开始想抗议的就是这件事。从升上高二开始,澄羽老是有意无意的巴着他,一有机会就挂在他身上。他到底在想什么啊?他难道不知道已经有很多人误会他们两个人的关系了吗?真是乱来!

“好嘛,下去就下去。”安澄羽委屈的微嘟嘴,乖乖从耿剡律身上滑下来,低垂的眼中闪过一抹奸邪的光彩。

呵呵,这才是他的真正目的啊,制造混乱一向是他的嗜好,混乱他人的认知更是他的兴趣,枉费剡律和他在一起那么久了,怎么还是不能了解这点?真是有够“单蠢”

安澄羽看着被完全打开的门扉,眼里迸出惊喜的笑意。

呵呵,最表里不一的会长和书记来了,等一下的情况一定会混乱得很有意思!

“副会长,我们没有打扰你和耿同学的好事吧?”学生会的会长,一位迷人的美少女开口道歉。

“怎么会呢?没有的事,绝对没有什么事情被你们打断。”安澄羽笑得很贼,却一点无损他那天使一般的形象。

“我和他没有发生什么见鬼的好事,你们不要乱联想!”管他来人是谁,耿剡律照吼不误。

“耿同学,对不起喔,你一定是‘好事’被我们两个不识相的人打断了才会这么生气,我们应该学一学非攸猫儿那种老僧入定的安静无声才对。”学生会书记干部,即另一位迷人美少女的表情好是歉疚,刻意强调“好事”二字。

“就告诉你们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了,你们是听不懂是不是?”脾气差得让人摇头叹气的耿剡律,果然没两三下就开始冒火。

“被我们打断当然就没办法发生了,对不起嘛,耿同学。”学生会书记干部的笑脸好抱歉。“不然我们现在出去,你和澄羽继续,就当我们没来过,如何?”

“就这么决定了,我们会出去替你们把风,半小时够吗?”学生会会长说完,也不问耿剡律的意见,便头也不回的与书记干部走出学生会室,还相当细心的关上门。

三秒后,由学生会室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狂啸声--

“我没搞同性恋!”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