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以晓 > 《傲猫的玩具》
返回书目

《傲猫的玩具》

第二章

作者:以晓

“那么,我们就根据刚才抽签结果来决定分组了。”

在各班班代集合至学生会室,抽完签后,身为学生会副会长的安澄羽立在办公桌之后,开始宣布筹划小组的工作分组名单:“每四个人一组,公关组的人选有陆又司、耿剡律、安澄羽、卫非攸--”

才说完第一组的人员,便引来了来自耿剡律的抗议。“为什么我得和卫非攸同一组!”耿剡律哇哇叫,“抗议,我坚决不和那个孤僻的家伙同一组。”

“我也不希望和耿剡律同一组,我讨厌噪音。”冷冷的抗议来自卫非攸。

“我又不是噪音!”耿剡律凶恶的瞪视面无表情的卫非攸,火冒三丈高。

面对眼前喷火的恐龙,卫非攸一言不发,仅给了一瞥做为回应。

“你那是什么眼神!”又来了,卫非攸这家伙又用那种不屑的眼神瞟他。

什么眼神?卫非攸思索了一下,接着,他将俊脸转向耿剡律,似笑非笑的微扬嘴角。“不屑的眼神。”卫非攸相当诚实的回答。

“不屑的眼神?”耿剡律在得到卫非攸的答案之后,声调倏地上扬,气得额爆青筋。“我是没有你那么优秀没错,但我对学校好歹也有所贡献,我又不是垃圾场的不可回收垃圾,你凭什么这么看我!”

凭什么?卫非攸冷哼一声,“你制造噪音让我很不爽。”

“卫非攸……”耿剡律咬牙切齿,气得想杀了眼前这只一脸无所谓的卫黑猫。

真吵,耳朵都快受不了了。

微蹙眉,卫非攸冷冷的斜瞥耿剡律,完全没把他的怒火摆在眼里。

卫非攸此一举动,火上加油的让耿剡律的怒火更炽。“你这人简直是莫名其妙,我何时制造噪音了?”

“现在。”态度冰冷的别开头,卫非攸的肢体语言,表现出他对耿剡律的极度不屑。

“好了,你们别吵了嘛!”看戏看够了的安澄羽总算是想到劝架这回事。

他走向对峙的两人,右手勾住耿剡律,左手拉着卫非攸,硬是把两个个头都比自己高大的人往偏僻处拖,拖拉的同时,他也不忘交代事情:“五班的班代,麻烦你继续帮我宣布分组的结果,分完组之后,就请各组的伙伴们彼此认识一下……”

“放开。”安澄羽还没说完,卫非攸便不悦的想扯开巴在自己臂上的那只手。

安澄羽乖乖放手。“非攸,你真的这么不愿意和我们同一组吗?有你加入公关组,对我们的帮助很大。再说,我还得照顾陆又司,他是会长到国中部学生会硬抢过来的人才,我得协助他适应处理高中部的活动,你就留下来嘛。”

安澄羽期盼的望着卫非攸,希望他能心软。

“我不喜欢噪音。”卫非攸走向墙角,身体随兴的靠向冷凉的墙面,一点也不为所动。

“我会教剡律克制一点的,你就当帮我个忙好不好?”安澄羽放开勾着耿剡律的手,走向卫非攸。一双漂亮的黑亮大眼带着深切的渴求,瞅住卫非攸亮灰色冷眸,满心期待银眸的主人能够点头。

“你保证?”卫非攸有些动遥

他向来孤僻成性,除了只知道名字的同班同学外,在校内他没有什么熟人;真要能称得上是朋友的,大概也只有安澄羽这个自动巴上身,怎么赶都赶不走的家伙吧!撇开那个爱制造噪音的耿剡律不谈,和澄羽在同一组,的确会比和陌生人同一组更自在。

“保证。”安澄羽扬起右手发誓。

“好,我加入。”想了三秒,卫非攸点头同意。

“喂喂,澄羽,你不要自己随便决定好不好?我才不想和他同一组!”完全被人忽略掉的耿剡律见大局已定,忍不住出声抗议。

“不行,就某方面而言,非攸比你还有用处。”安澄羽面带微笑,以不容人拒绝的眼神看着耿剡律。“单就社团方面来说好了,你的势力范围顶多只在高中部的动态社团,但是非攸却可以影响整个学园,不管是静态还是动态的,没有一个社团不买他的帐,包括你手下的篮球社和桌球社,那些社员都会给非攸面子。”

“哪有可能这么厉害!”耿剡律不相信。

“非攸的孤僻冷酷是全校闻名的,再加上他从来不过问学校的任何活动,所以他这次担任公职是破天荒的事情。你想,以他的知名度和人气来看,会有人不卖他面子吗?”

安澄羽一点一点的分析给耿剡律听,“所以,由非攸担任公关组的协调工作是再合适也不过了,而且,这种事情不会再有下次,因为这只孤僻黑猫讨厌加入任何活动,所以别人更没有理由拒绝协助他。”

“那他怎么会加入这次的筹划小组?”耿剡律听得是一愣一愣,不敢相信眼前这只阴阳怪气又独来独往的黑猫在校内会有这么大的影响力。

“他和你一样,被全班联合陷害。”想到这件事,安澄羽的心情就好得不得了。他可是第一个陷害到卫非攸这只孤傲黑猫的人呢,哦呵--

他也是被陷害的?看了眼脸色不善的卫非攸,耿剡律起了股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惺惺相惜之情。“好吧,和他同组就和他同组。”

看在卫非攸也是倒霉的被全班同学陷害的份上,他可以暂时忍受那只黑猫那种不屑自己的差劲态度。

啊!真是太好了。“很好,既然你们两个都没意见了,我们就开始安排未来这一个月的计划吧。”见这两头固执的蛮牛总算能够暂时和平相处,安澄羽简直是感动到最高点。

“不是还有一个叫陆又司的人吗?”耿剡律后知后觉的发现到人数不满四人,有些纳闷。“那个人去哪儿了?”

“又司是国中部的学生,现在还待在会长身边认识高中部的学生会事务。他是内定的下任高中部学生会干部,如果没有发生意外的话,他会是未来的学生会会长。”安澄羽笑咪咪的解释着,同时也勾住两人的手臂往自己的办公桌走。

“澄羽,放手。”

同样的四个字,来自于不同的两张嘴。

耿剡律与卫非攸互看了一眼,确定了一件事。

看来,这会是他们惟一相同的地方。

***

深秋,一个属于凉爽的时节。

与卫非攸漫步在廊上的耿剡律,在心中第N次诅咒他那个有张天使笑脸的损友。

搞什么鬼啊!为什么他非得和这只看自己非常不顺眼的黑猫一起去和各社团做协调工作?

天杀的澄羽,说什么要去照顾那个叫陆又司的国中小鬼,所以没有办法和他们一起过来,见鬼,这分明就是借口。再说,协调这种工作一个人去办就足够了,为什么他非得陪卫非攸一起来?简直是莫名其妙,

愈想愈火大,耿剡律的眼里缓缓冒出想杀人的火气。

“你要去哪儿?”卫非攸的声音自后方响起,让耿剡律在一瞬间定格。

耿剡律到底在发什么呆?立定在原地,卫非攸纳闷的看着耿剡律的背影,不懂他为什么在到了目的地之后还一直往前走。

他脑子里到底装了什么东西?

回过头,耿剡律瞧见了卫非攸双手抱胸,自在的倚在某社团的大门前,一脸不屑的瞧着自己。

“你又用那种不屑的眼神看我!”转过身走向卫非攸,耿剡律忿忿指控道。

“不屑又怎样?”卫非攸剑眉轻扬,薄唇微微勾起,似笑非笑的看着一脸屎相的耿剡律。

澄羽说得没错,这家伙果然是个有趣的玩具,只要轻轻一激就气得跳脚,难怪他会挑上耿剡律当他真正的朋友;这年头好玩的玩具难找了。

“什么叫作不屑又怎样?”耿剡律被卫非攸那种不冷不热,理所当然的语气给气坏了,立即发出怒吼,“你知不知道这样看人很过分,老是用看垃圾的眼神看人,小心哪天被人拖去海 扁!”

“不可能会有这种事。”懒懒的打了个呵欠,卫非攸发现自己已经能够接受耿剡律制造出来的噪音。想看这家伙气急败坏的可笑模样,当然得忍受附带的噪音污染,这是没办法的事。

“什么不可能,以你这种态度早把人都得罪光了。”耿剡律狂吼,不满卫非攸的态度。

瞧瞧,那是什么姿势?明明就比他矮上八、九公分,却老是用斜眼瞟他,好像他长得多矮似的;还有,当一个人主动和别人说话的时候,会像他一样靠在墙上,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吗?这只黑猫真的很恶劣!

“没有人敢海 扁我。”似笑非笑着看着耿剡律,卫非攸的眼神透露出愉快的讯息。“倒是你,你刚才为什么一直往前走?”

“你还没睡醒是不是?”卫非攸的问题让耿剡律觉得这IQ一九○的天才脑子里装的全是豆腐,“我们不是说好要去你参加的弓道社吗,你是忘了不成?”

卫非攸嘴角微扬,勾起一抹冷冷的笑,让耿剡律倍感屈辱。“耿剡律,你有没有近视?”

“这跟我有没有近视有什么关系?”他讨厌这家伙的笑,卫非攸那种笑容摆明就是看不起自己。

“如果你没有近视的话,请你睁大你的眼睛,仔细的看清楚你眼前的是什么教室。”剑眉轻挑,卫非攸的语气饱含嘲弄之意。

又来了!又用那种极度轻视的眼神看他。

“我为什么得照你的话做!”耿剡律怒气冲冲的别过头去,也不管这样子的举动有多么孩子气,坚决要和卫非攸唱反调。

一下子就生气了,真好玩。

卫非攸勾起一抹恶劣的笑,心情大好。“你不看也没关系,你就继续杵在这里当门神好了。”语毕,他转身进入教室,理也不理还弄不大清楚状况,只是一个劲儿发火的耿剡律。

啊?他就这样子走了?

耿剡律瞪大了眼,不敢相信他就这样子被那只黑猫给撇在原地。

别开玩笑了!卫非攸到底把他的存在当成什么啊?

耿剡律心中的怒火狂燃,想也不想的也跟着进入教室。在跨进教室时,他原本就高张的怒火又燃得更旺了。

天杀的黑猫,把他耍着玩很有趣吗?

“卫非攸,你不会直接告诉我这儿就是弓道社的社团教室吗?”

***

就在弓道社的社团教室传来耿剡律那惊天动地的暴龙吼后不久,不远处一名身着高中部二年级制服的清丽少年,与一名身着国中部三年级制服的俊秀少年自暗处踱出。

“哎呀,没想到非攸在习惯了高分贝的噪音污染之后,反而很喜欢剡律这个吵死人的玩具,看他玩得好像很高兴的样子,以后一定会更热闹。”

说着没有良心的观后感的同时,清丽少年的脸上,还挂着一抹干净纯粹的天使微笑。

“非攸?”国中部的俊秀少年,一脸不解的望向学长。

“就是刚才那只黑猫喽,他叫卫非攸。”天使少年笑得很无害、很可爱。“你应该知道他吧?他就是我们高中部最有名的黑猫,全能,可是却孤僻的很。他的招牌表情就是那种似笑非笑的样子,像刚才那种略含感情的恶劣笑容,可是相当难得一见,你得要好好感谢剡律喔。对了,忘了向你介绍,我说的剡律,就是那个个儿高高的,很会制造噪音公害的那一个。”

“剡律?高中部体育全能的耿剡律吗?”俊秀少年一双墨色瞳眸一瞬也不瞬的瞧着弓道社的社团教室。

“是啊,就是那个空有脑子、却从来没用过的笨家伙。”天使少年浅浅一笑,一派悠哉。“你还喜欢他们吗,亲爱的又司学弟?”

“不讨厌。”抿了下唇,俊秀少年轻声回答,“我今天下午就可以见到卫学长吗?”他的眼中充满期待。

“可以。”天使少年瞧见了学弟眼中那抹眷恋,漂亮的黑色大眼滑过一抹促狭与淘气,脸上泛开一种属于幸福温柔却让熟人见了会头皮发麻的微笑。“我们今天下午一定会见到他们。”

***

学生会室里,聚集了四个人。

“非攸,弓道社和剑道社那边没问题了吧?”端坐在椅上,安澄羽一派优雅执起茶杯,微笑询问坐在自己正对面的卫非攸。

“所有的日系社团都没问题,今天全调查过,他们的配合意愿很高。”卫非攸眼皮低垂,专心一意的喝他的桂花乌龙茶。

“剡律,你那边怎么样?运动社团都OK吧?”安澄羽看向正猛啃饼干的耿剡律,露出一抹天使般的笑容。

“嗯,昨天全清查过了,那群人都愿意配合我们发起的活动,只要不出什么天灾人祸,应该都不会有意外。”耿剡律咽下饼干才道:“倒是你,澄羽,你最近这两天在做什么,老是忙得不见人影。”

“我说过,我必须带一位学弟认识一下我们高中部学生会的日常事务,不过这个工作到刚才已经告一段落,从今天下午开始,我会开始进行公关组的工作,必要时,你们还得帮我一把。”安澄羽很陶醉的嗅着茶香,一会儿才抬起头来。“而坐在我旁边的这位就是陆又司,你们应该听过他的名字。”

“是听你提过,但是你确定你说的是这家伙?”耿剡律一点礼貌也没有的皱眉直视坐在他对面的俊美少年。“你确定这小子不是女的吗?我从刚才看到现在,还是觉得这小子像女孩子。”

“耿学长,请你看清楚我身上穿的制服,我是不折不扣的男生。”始终都没有开口的陆又司,在耿剡律质疑自己的性别时才启口。“请你睁大眼睛看清楚,不要搞错我的性别。”

“是呀,剡律,又司他只是身材单薄了一点,个子比我们小了点,脸蛋过分秀气了点外,他哪点不像男的?你这样子实在是太没礼貌了。”安澄羽摇摇食指,一本正经的向耿剡律说教。

“他的字典里面从来就没有‘礼貌’这两个字。”自顾自的喝茶的卫非攸也天外飞来一句。

“你说的是什么鬼话!”耿剡律的注意力完全被卫非攸拉走,完全忘了还要和安澄羽算帐的这回事。“你倒是说说看,我哪里没有礼貌了?”

卫非攸什么也没说,只是淡淡的扫了耿剡律一眼,又继续喝他的茶。

“卫非攸,你那眼神是什么意思!”被人这么轻视的一扫,耿剡律的心陡地转坏,除了对卫非攸怒目相向,还外加破口大吼。

“什么意思你应该明白。”卫非攸放下茶杯,面向耿剡律,唇角似笑非笑的扬高,恶劣的斜视他。

“我不想明白!”耿剡律低吼,像是被人踩了尾巴的狮子一般。“你知道吗?你真的很讨人厌。”

卫非攸点点头。“好像是吧。”真有趣,才一个眼神就跳脚了。

“什么叫好像是吧?”见卫非攸不为所动,耿剡律更是火上心头,就要吐血身亡。“不是好像是,你本来就是一个讨人厌的家伙。”

“会吗?”卫非攸轻扬嘴角,望向陆又司。

“不,我觉得卫学长是一个很有气质又很优雅的人,一点也不讨人厌,我很喜欢卫学长。”陆又司连忙反驳耿剡律的话,“耿学长,你不觉得是你比较没礼貌吗?我身上穿着男生制服,你居然还怀疑我的性别,像你这样子才真的很讨人厌。”

“什么?”耿剡律瞪大了眼,转向他的好友。“澄羽,这世界还有没有天理?明明就是卫非攸那家伙比较没礼貌,老用那种不屑的眼神看人,所以应该是他比较讨人厌吧?”

“可是,我觉得你的行为比较过分耶,剡律。”安澄羽露出一种好无辜的表情,一抹坏坏的笑意掠过他的眼底。“非攸只不过是看了你一眼,有没有不屑的意味存在我是不知道啦,但是又司穿着男生的制服,你还会搞不清他的性别,你不觉得这点比较过分吗?”

“我过分?”耿剡律挑高了眉,发现这个世界已经乱了。“澄羽,你是不知道他看我的眼神有多不屑才会这么说,他用看垃圾的眼神看我耶!”他捶桌低咆。

“有吗?非攸向来不爱多说废话,看人的眼神也都一样,是你自己会错意吧?”安澄羽微微一笑,继续睁着眼睛说瞎话。

他当然知道卫非攸老是用轻视的目光看耿剡律,更清楚卫非攸最近染上一种和他一样的恶习--刻意惹火剡律,以看剡律生气跳脚的样子为生活乐趣。

“我会错意?”耿剡律的声调上扬五度半。

“原来你自己也这么觉得呀?”安澄羽微微一笑,继续喝茶吃饼干,更是将耿剡律的疑问句当成肯定句。“你对非攸的误会解开了就好,其实非攸的人很好埃除了不理人、不和人闲扯八卦、老是独来独往以外,他也没什么缺点。”“我也是这么觉得。 耿学长,你不认为卫学长真的很值得人尊敬吗?我倒认为你应该多向他学习。”陆又司也在一旁帮腔。

天啊,这个世界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看不清那只黑猫的恶劣面目?这世界还有天理存在吗,

“不了,我对当笨蛋的模范没有兴趣。”卫非攸启口,是悦耳迷人的中低嗓音,吐出的话却能让人瞬间气到中风。“卫--非--攸!”卫非攸这一句话彻底惹毛耿剡律。

这只黑猫太过分了一个人的容忍度是有限的,识相的话最好立刻向他道歉!耿剡律双眼冒火的瞪视卫非攸,双拳握得死紧。

卫非攸顿住喝茶的动作,转向耿剡律,沉默了一会儿,他勾起一抹恶劣的微笑。“抱歉,我说错了,你比笨蛋还无可救药。”

耿剡律霍地拍桌起身,疾速步出学生会室,甩门声大得有如落雷。

“非攸,好玩吗?”安澄羽扬着恬静的笑容问道。

“很有趣。”卫非攸微微的笑了。“你说得没错,习惯他的噪音之后,他的确是一个很有趣的玩具。”

“又司,还喜欢剡律吗?”得到卫非攸的答案后,安澄羽改问乖乖喝茶吃点心的陆又司。

“我不讨厌他。”静静的想了一会儿,陆又司才回答安澄羽的问题,“剡律学长是个火爆而率直的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没有办法喜欢他。”

“是这样碍…”安澄羽明白的点点头,继续喝茶。

呵呵,又司当然没办法喜欢剡律喽,有谁会喜欢自己的情敌呢?

等剡律明白自己对非攸的情感之后,一切一定会变得更好玩的,他会慢慢期待。而在这之前呢,他会好好的看戏,顺便再替他们两人火上加油--

神啊,感谢您赐给我如此有趣的学校生活。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