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以晓 > 《傲猫的玩具》
返回书目

《傲猫的玩具》

第四章

作者:以晓

卫非攸好一会儿都没声音,耿剡律禁不住担心,回头想看看他的情形,在回头见到他的那一瞬却傻了眼。

他……他怎么了?

从来没有尝过如此担心、紧张、慌乱情绪的耿剡律,在此时首次体会到这些复杂的情绪。

在他见到卫非攸一脸苍白、全身瘫软的闭上双眼时,他才知道,惊慌失措也是会要命地让人心脏险些停止跳动。

耿剡律又急又慌的蹲下身,双手抓住卫非攸的肩死命摇晃。“卫非攸,你怎么了?”

拜托,这黑猫千万不要昏过去或是休克什么的,讨厌他是一回事,眼睁睁的看他痛苦又是另外一回事了。他宁可这只讨人厌的黑猫继续惹火自己也不要他病恹恹的!

“放手!”已经很不舒服的卫非攸被耿剡律这么一摇更想吐了。

卫非攸低吼,火大的瞪住一脸担忧的耿剡律。“你再摇下去我就吐在你身上!”

“你想吐?”听到卫非攸的威胁,耿剡律已经开始联想会发生呕吐症状的疾病有哪些。“卫非攸,你是食物中毒吗?还是重感冒?”

大白痴!

心情低劣到极点的瞪着耿剡律,卫非攸第一次想剥了一个人的皮,“我晕车!”

“啊?”耿剡律一愣,接着立即反应过来。“拜托,都什么时候了,你不要再开玩笑了好不好!我送你去保健室。”不等卫非攸的同意,耿剡律抱起卫非攸就想冲下楼。

“不用!”在被人抱起的那一瞬间,卫非攸火大的想杀人,硬是忍着身体的不适,想开口向耿剡律解释清楚。

他很清楚,要等耿剡律这个完全没有逻辑概念的笨蛋想明白,不知道会是民国几年,直接了当的告诉他还比较快一点。

“为什么不用?”总算发觉到卫非攸火大的耿剡律呆呆的忘了一切,就这么抱着他站在原地,傻傻的望着他瞧。

他从来没见过卫非攸吼叫,也从来不知道有人生起气来会这么好看,更不知道有人生气起来,眼神还是一样冷冰冰的……

卫非攸真是好看的过分。

“先放我下来。”Shit!抱着他就算了,干嘛还呆呆的瞪着他看?!耿剡律的脑子里到底装了些什么东西?

卫非攸咬牙切齿,头一次发现自己其实是有暴力倾向的人--他想拆了耿剡律!

“不行。”耿剡律直觉的拒绝。

卫非攸气得全身打颤,发觉自己已火大的想杀人。“你凭什么说不行,我有人身自由。”

“你看起来一副要昏过去的样子,我不放心。”耿剡律心直口快的说完之后才发现说错话了。

一个男人被人这么看待,无疑是受到最大的侮辱,而他敢以性命打赌卫非攸这只黑猫绝对不喜欢被人当成弱者。

“我不是女孩子!”果然,耿剡律才说完,卫非攸就气得双眼冒火,司寺失去理智的伸手掐住耿剡律的颈子。

他会杀了他!

看着卫非攸那一双充斥着野性的灰色眼眸,耿剡律一点都不怀疑卫非攸会宰了自己泄愤。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卫非攸的眼里有温度。没想到,向来冷冰冰的卫黑猫会有失控的时候;不过更没想到的是,这只黑猫失控的眼神居然跟野兽扑杀猎物的眼神一样,嗜血而残酷--

“卫非攸,快住手!”耿剡律扯开了嗓门大吼,希望能吼回卫非攸的些许理智。

他才十七岁,虽然死在卫非攸的手上挺帅的,但是他还没玩够,他还不想死。

被人这么一吼的卫非攸先是一震,接着,他缓缓松开了耿剡律的颈子,亮灰眸子里已找不到方才的狂野,而是绝对的冰冷。“放我下来。”

卫非攸冷冷的声音有气无力的。

刚才的失控浪费他太多力气,现在的他连说话都很累。

到现在他才知道,原来他也会生气、也会大吼大叫、也会失去控制……

“你先告诉我,你刚才到底怎么了。”耿剡律见不惯卫非攸一副病弱的样子,微微皱起浓眉。“你刚才脸色差得可以去找殡仪馆的人处理你的后事。”

“你以为这是谁造成的?”扬扬眉,卫非攸不再坚持非“脚踏实地”不可,决定先找耿剡律算算最初的那笔烂帐。

“总不可能是我造成的吧。”瞧瞧,这只黑猫的眼神多恶劣,好像他刚才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一样。

“就是你,”卫非攸恶狠狠的瞅着耿剡律,亮灰色的瞳眸锁住他的。“我是一个很容易晕车的人,刚才你莫名其妙的把我扛上顶楼来,弄得我想吐,这就算了,我可以勉强不和你计较;但是在我休息的时候你又死命摇我,让我更难过、更想吐,你说,我现在这个死样子不是你造成的会是谁造成的?你觉得我能不找你算帐吗!”

愈想心情愈不爽,卫非攸的音量不自觉的提高,到了最后,已经演变为破口大吼。

“谁……谁教你耍着我玩。”扁扁嘴,沉默了三秒,耿剡律莫名其妙的觉得心虚,连反驳声都不敢太大。“如果你昨天没有设计我抱着你走到学生会,就不会有那些莫名其妙的八卦,更不会有那张该死的照片……”

“那澄羽的行为你怎么说?”卫非攸冷冷扬起唇,似笑非笑的看着卫非攸。“他的行为比我还过分,我可没见到你对他那么冲动,你不觉得你的肚量对我小得可以?”

“那是因为……”因为什么,耿剡律自己也说不上来。

为什么他可以勉强忍耐澄羽的胡搞瞎搞,就是受不了卫非攸一个小小的恶作剧?他不是这么没风度的人埃

但是为什么每次一牵涉到卫非攸,他就特别容易失控?为什么卫非攸的一个不屑眼神,就可以让他在下一秒暴跳如雷?为什么……

***

“你可以放我下来了。”冷冷的给了耿剡律一瞥,卫非攸不想再待在他身上一秒钟,也不想知道他的理由,只想回宿舍好好休息。

“等一下。”思索中,耿剡律隐隐约约的觉得好像快抓住某种意念了,但是被卫非攸这么一打断,那个意念又消失了。

卫非攸一挑眉,显然很不满耿剡律的回应。“凭什么我得等?”他冷冷的直视耿剡律,却意外的发现耿剡律若有所思的样子。

卫非攸不满的语气拉回了耿剡律飘荡的心神,他皱眉的看着怀中人好一会儿,才将面无表情的他放下,动作轻柔得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

双脚接触到地面后,卫非攸想也没想的转身就要走。

“你要去哪儿?”耿剡律下意识的拉住卫非攸的手臂,关心的询问就这么脱口而出。

卫非攸皱了下眉头,停步、旋踵,然后他头微抬的看着高了自己九公分高的耿剡律;而耿剡律也是一瞬也不瞬的直瞅着他瞧,两个人就这么僵持在原地。

“你还要看多久?”卫非攸率先开口,打断了这次让他想打呵欠的对看。

“嗯?”看得正入神的耿剡律,完全不晓得卫非攸在问什么。

猪头!卫非攸忍下破口大骂的冲动,只是用一双接近零下五十度的眼神表达他的不满。“我说,你要看我看到什么时候?”他一字一字的咬牙说道。

“卫非攸,你干嘛这么不耐烦?”微蹙眉,耿剡律一脸无辜的看着卫非攸,不懂自己又是哪儿招惹到他了。

“我不耐烦?”卫非攸握紧了拳头,以最大的自制力克制自己不要把拳头揍到耿剡律那张性格有型的帅脸上。“你盯着我的脸看足足有五分钟之久,我没有马上走人,已经算是够有风度了。”

“才五分钟而已,你计较这么多干嘛。”小气黑猫。

“我没有必要杵在这边任你观赏。”卫非攸不悦的瞪了耿剡律一眼,决定离精神状态有点怪异的耿剡律远远的。今天的耿剡律愈来愈奇怪,先是莫名其妙的把他扛上楼顶,和他吵完之后却把他当成玻璃娃娃看,现在又死盯着他不放,还嫌他不让他看太小气。

实在是太奇怪了,这家伙今天是吃错了什么药?

“看一下又不会少块肉。”看得还不过瘾的耿剡律一把拉回要走人的卫非攸,而力道控制不当的结果是让卫非攸一头栽入自己怀中。

“耿剡律!”人的耐性是有限的,耿剡律到底在想些什么,他凭什么左右他的自由!

忍耐已到极限的卫非攸火大的望向耿剡律,亮灰色的眸子熠熠发光,原本存在的理性已渐渐减少,而瞳中罕见的野性逐渐增加。

盯着卫非攸那双不驯却又矛盾地存有一丝理性的眼眸时,耿剡律发现自己竟动弹不得。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卫非攸接近失控的眼神,与他刚才完全失控的眼神迥然不同。

介于理性与野性的眼神,比日光还要耀眼!

到底怎么回事?

耿剡律流了一身的冷汗,莫名的颤动、兴奋。

不晓得为什么,他竟然会有这种感觉。有种被猎杀者盯上的感觉,不只刺激,更让他兴奋,心跳不由自主的加快再加快,几乎要跳离身体。

这比刚才卫非攸掐着他的颈子,几乎要扼死他时更让他有被猎捕者盯上的快感。

而当耿剡律的神智反应过来时,他发现他竟吻了卫非攸,吻了那只他一向视为不共戴天之敌的黑猫。

说不上是什么感觉,他只觉得他全身的血液几近沸腾。

天!他们两个的舌头是什么时候缠在一块儿的?为什么会这样子?他明明就不是同性恋,也没有这方面的倾向啊!

可是,为什么他却一点也不想停止,更不想离开卫非攸微凉的唇……

这感觉真是该死!他讨厌无法掌控的感觉,更讨厌已经完全失控的自己。

这家伙到底在想什么?

冷冷的瞪着与自己完全没有距离的帅脸,卫非攸只觉得今天发生的一切都过于莫名其妙。

从耿剡律拖自己上楼顶开始,他的行为就一直很怪异。

这家伙,他今天该不会是嗑药了吧?也不对,哪有人嗑了药会像他这样子!那么,他现在到底在做什么?为什么会抱着他就吻?现在已经是秋天了,要说是发情的话,时间也不对。

那么,耿剡律为什么要吻他?难道耿剡律是同性恋不成?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耿剡律如果真是同性恋的话,第一个被他侵犯的人也该是澄羽才对,怎么会是他?

卫非攸被动的任由耿剡律索吻,一点也不在乎自己被人强吻,倒比较在意被吻的理由。

吻人的感觉真有这么好吗?

瞄了眼吻得正忘我的耿剡律,卫非攸微蹙眉,突然觉得有点不爽--他对这个吻没什么感觉,不喜欢,也不讨厌,可是耿剡律似乎吃得很享受。

耿剡律为什么吻得这么投入,这么忘我?

是不是……是不是因为吻人的感觉比被人吻好?

心念一动,卫非攸决定试试看。

他使劲推开耿剡律,将他推离自己之后,他看着似乎还没回过神来的耿剡律,似笑非笑的扬起嘴角。“耿剡律。”耿剡律被卫非攸这么一叫立即回过神来。

退离卫非攸的薄唇后,耿剡律张口想说些什么,但嘴巴开开合合了老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他能说什么?能跟卫非攸说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吻他吗?

耿剡律甩甩头,对自己刚才的所作所为非常不解,也非常的头大。天啊!他刚才到底是着了什么魔?为什么他会去强吻卫非攸?他是疯了不成?

“坐下。”卫非攸倨傲的命令,而处在愧疚中的耿剡律没有意见的乖乖听令,就在原地坐了下来。

卫非攸满意的勾唇一笑,耿剡律顿时看傻了眼,但卫非攸接下来的动作却令他完全呆祝

卫非攸在干什么?

耿剡律的双眼错愕瞪大,愣愣的看着卫非攸单膝着地,双手捧住自己的脸,两人的脸部距离缓缓拉近他--被卫非攸吻了!?

主动吻人的感觉的确比较好。

吻上耿剡律,卫非攸的脑子浮出了这样的感想。

融合了狂野与冰冷的眼中闪过了一抹笑意后,卫非攸更欺向耿剡律,利用自己的身体将他压倒在地,更加的投入于这个吻。

风凉凉的吹,云悠悠的飘,今天的确是天凉好个秋哪!

***

“学长,为什么非攸学长还没有回来?”学生会室里,年纪最小,也最敬爱崇拜卫非攸的陆又司的心情相当焦虑。

“放心吧,剡律不会知法犯法的犯下杀人罪,你的非攸学长不会变成一具尸体的。”安澄羽悠哉微笑,一派自在的继续喝他的茶。

“可是……”陆又司欲言又止,犹豫了一下子,他还是说出自己最担心的事,“我怕非攸学长会被剡律学长……”

“怕非攸被剡律怎么样?”安澄羽仍是一脸无所谓的喝茶,完全没把陆又司的话听进去,只是顺着话敷衍着问。

“我怕剡律学长会……”深吸了一口气,陆又司总算挤出话来,“吃了非攸学长。”

噗--

一口茶就这么自安澄羽的嘴巴喷出。他诧异的望向陆又司,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又司,你想太多了吧?”

安澄羽想说的是,以剡律那个笨脑袋要想通自己对非攸的感觉,进而吃了非攸,不知道还要等多久哩,现在担心未免太早了吧?

“不,我说真的。”陆又司有一种被取笑的感觉,眼神变得微恼。“我很清楚剡律学长喜欢非攸学长。”

“哦?”又司的感觉倒是挺敏锐的嘛,他还以为只有他一个人看得出那连剡律自己都不知道的心事咧。

“学长,相信我。”陆又司孩子气的扁着嘴,垂头丧气。“我知道你觉得我想太多了,可是我真的看得出来呀,”

“你是凭哪一点这么笃定剡律喜欢非攸?”该不会是凭情敌之间不对头的直觉吧?

安澄羽好笑的想着,又喝了一口茶。

“凭我也喜欢非攸学长。”陆又司说得正经八百,而噗声再起,一口茶又从安澄羽的口中喷出。

他随便猜猜就猜到了,还是真准哪!

处理完自己制造出来的脏乱之后,安澄羽微微一笑,偏首望向陆又司,脸上的笑容好不诚恳实在。“又司,你说你……喜欢非攸?”

“我很喜欢非攸学长,我对他一见钟情。”陆又司的表情相当严肃,甚至是戒慎小心的。“我第一眼见到非攸学长的时候我就知道了,我喜欢这个人,不管他是男的还是女的,也不管别人怎么看我,我就是喜欢他。”

“又司,你误会我的意思了。”安澄羽瞧出了陆又司眼中的警戒,微微一笑。“我只是想确定而已,我并没有反对的意思。不过,你自己要有心理准备喔。”

“学长,你是指……”陆又司知道安澄羽绝对话中有话。

“你要有失恋的心理准备。”好聪明。安澄羽的眼中掠过一抹赞赏。

最近能听出他话中涵意的人不多了,除了偶尔听得出来的剡律,每次都能猜到的非攸以外,又司算是第三个吧!好像只有这三个人能不被他的笑容迷惑得晕头转向……

“我知道。”陆又司露出一个苦涩的笑。“我知道剡律学长在非攸学长的心目中是个特别的人,不然非攸学长也不会老是刻意惹得剡律学长跳脚了。”

“你知道了?”安澄羽没把自己的讶异表现出来。

看不出来又司的感觉这么敏锐,不过……“既然你都清楚,为什么还不放弃?”这点他无法理解。

“我不想什么都没试过就认输,我讨厌这样子。就算是一场注定失败的比赛,我也要用尽全力去比,这样子以后才不会后悔。”陆又司看向安澄羽,眼眸纯粹干净得令人心折。

“即使你一点希望也没有?”安澄羽眉微挑,感到有些兴味。

陆又司肯定的点点头。“总比试都不试来得好。”

“好吧。”安澄羽放下了茶杯,从椅子上起身,脸上浮出一抹诡异的微笑。

陆又司纳闷的望向安澄羽。“怎么了,学长?”

“我们去找找看这两个失踪人口吧。”安澄羽走向陆又司,把他当小孩子看待地伸手将他柔软的发揉成一个鸟窝。

“学长,你知道他们在哪儿?”陆又司惊奇的睁大了眼。

“再怎么说,我也和剡律那家伙同班了十一年多,他会去哪里,我心里大概有个底。”安澄羽微微一笑,率先走出学生会室,而陆又司随即跟上。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