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以晓 > 《傲猫的玩具》
返回书目

《傲猫的玩具》

第五章

作者:以晓

千算万算,什么场面都想象过了,陆又司和安澄羽就是没想到会见到这种场景。

楼顶上、栏杆旁,很标准的情人接吻,吻得几乎要擦枪走火。

这种情形他们没有料到,更没有料到,卫非攸会压在耿剡律的身上。

他们以为画面可能会是两人扭打成一团,也可能会是耿剡律继续跳脚骂人,卫非攸悠哉纳凉,但就是没想过这两个人的进展会这么快,而且看来竟是由卫非攸主动发动攻势。

“学……学长?”陆又司泫然欲泣的望向呆愣的安澄羽,不敢相信眼前所见的画面。“我的眼睛出问题了吗?”

“也许。”安澄羽头一次完全傻眼。

他是曾经想过耿剡律和卫非攸接吻的画面,但是他从来没想过压人的是非攸。这……天啊!居然是非攸侵犯剡律,不会吧?

“学长,你想,我们……我们可以叫他们吗?”既心痛又讶异的陆又司强做镇定的看着安澄羽问。声音有些颤抖,一双澄澈的大眼盈满泪水。

“我不知道……”安澄羽摇摇头,完全没有办法接受这个事实;他一直以为剡律会是攻方的,怎么反而是非攸呢?天啊!他竟会判断错误,这还有天理吗?

不知道该不该打断火热接吻的安澄羽和陆又司只能呆呆的站在原地当观众,直到卫非攸抬起头来--

“怎么来了?”

仍压在耿剡律身上的卫非攸看着不知所措的两人,脸上一点也没有被人抓所的难为情或是不自在,反而像是意犹未尽似的舔了舔唇,眼神是仍未自Ji Qing中回复过来的狂野,像头漂亮的猫科野兽,魔魅而危险,却又不可思议的诱人。

“呃……”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学生会副会长,安澄羽在愣了一下后,便露出与他平日完全无异的天使微笑。“我们看剡律把你拖出去那么久还没有回来,担心你们发生事情,所以跑上来看看你们在不在这儿。”

卫非攸明白的轻颔首,勾起一个浅浅的笑容。“我们没事。”

“澄羽!?又司!?”总算从卫非攸身下坐起的耿剡律在见到不速之客时,整个人在瞬间僵硬,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见到的这两个人是真实存在着的。

他……他们两个是什么时候来的?他们刚才全都看见了吗?天啊,拿把刀杀了他吧!

“嗨,剡律。”见到耿剡律可笑又愚蠢的表情,让安澄羽有了欺负人的心情。他走向耿剡律,大剌剌的打量着他,过了半分钟后,他甜甜一笑,像个纯洁无瑕的天使。“你们刚才好像进行得很激烈嘛!衣服几乎都被非攸剥光了,吻痕也不少,进展得真快啊!我现在才知道非攸这么热情耶。”

闻言,耿剡律连忙检查自己,而果真如安澄羽所说,他的背心不晓得被卫非攸丢到哪儿去了,领带也被拆了,白衬衫的钮扣全被打开,肩上、胸前更是遍布着红红的微肿吻痕。

天!卫非攸刚才除了吻之外还做了什么?还是,除了最后一步没做以外,其余的他全做了?

“非攸,我现在才知道你的本性这么热情。”安澄羽调侃笑道,贼溜溜的眼睛在一身整齐、像个没事人一样的卫非攸身上打转。

“我也是现在才发现。”卫非攸一脸淡然,让人看不出他现在在想什么。

“非攸,你和剡律什么时候开始的?”安澄羽笑得坏坏的,眼里有着不整到卫非攸绝不罢休的决心。

“开始什么?”卫非攸走向衣着凌乱的耿剡律,什么也没做,只是定定的看着他慌乱的整理自己的衣服。

怪了,他刚才有剥耿剡律身上的衣服吗?他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还有,他身上的那些吻痕真的全是他制造出来的吗?卫非攸的眉轻蹙,头一次觉得自己是热情的。

“交往埃”安澄羽说得理所当然。

交往?

卫非攸皱了下眉。“没有。”

他为什么要和耿剡律交往?他又不是同性恋,澄羽他脑子里打得到底是什么主意?

“咦?”安澄羽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没和他交往。”卫非攸不耐烦的又说了一次,见耿剡律打理好自己之后,他向他招了招手。

“那你们为什么接吻?”安澄羽的下巴简直要掉下来;非攸如果没和剡律交往,怎么可能会吻他?

“你问他。”卫非攸抬抬下巴,示意安澄羽自己去找耿剡律讨答案。

“为什么要问剡律?”安澄羽不懂;这种事,问谁都一样的吧?更何况从刚才的情况看来,非攸还是攻方,要问的话也是问非攸才对。

“他开头的。”挑剔的审视完耿剡律的全身上下后,卫非攸粗鲁的为他调整领带,同时整理他那一头乱发。

“啊?”安澄羽再次呆祝

剡律主动的?那为什么剡律反而会被非攸压在下面?最重要的是,攻方到底是剡律还是非攸?

“剡律?”安澄羽困惑的望向耿剡律,得到他一个难为情的怒瞪。

“澄羽,什么都别问,我自己都不知道是着了什么魔才会做出这种事情。”耿剡律别开了头,帅脸上的表情是困惑不解,又带了更多羞窘。

不会吧?连自己为什么会吻非攸都不知道?剡律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安澄羽轻皱着眉,完全弄不清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非攸学长,你要去哪儿?”陆又司的声音唤回了安澄羽神游的心思。他往卫非攸的方向看去,发现卫非攸已经不在原地,他忙望向顶楼出口,瞧见卫非攸已经进门。

“我先回去休息。”卫非攸头也不回的丢下这么一句话,便大方走人,潇洒的离开楼顶。

“我也该回社团了。”急急的交代这么一句话,耿剡律也迫不及待的离开。

“学长。”陆又司望向安澄羽。“刚才剡律学长和非攸学长……他们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个问题我也很想知道,我会去弄清楚的。”安澄羽微微一笑,走向陆又司。“走吧,等学园祭的工作忙完,我们还要忙学生会那些有的没的,没有时间让我们浪费了。”



***

学生餐厅

“剡律学长,我要向你宣战。”

正在吃饭的耿剡律不可思议的抬起头,见到了手端托盘,表情严肃的陆又司,他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又司,你要向我宣什么战?”

“我喜欢非攸学长。”陆又司放下托盘后,拉了张椅子在耿剡律的正对面坐了下来。

他喜欢非攸?

耿剡律不自觉的放下了碗筷,眉毛皱起。“你喜欢他干我什么事,你应该去找卫非攸说才对吧?”

不知为什么,陆又司刚才的话让他的心突然变得很不舒服,像是有一块大石压在心上那般沉重,几乎要让他窒息。他……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这样子的反应?

“我会说的,不过我觉得必须先和你说一声,我要堂堂正正的向你宣战。”陆又司说完后,才开始吃摆在他面前的那份午餐。

“这件事情与我无关吧。”耿剡律神情不悦的别开了脸,突然觉得美味的午餐变得很难吃,让他无法下咽。

陆又司抬起头,看着耿剡律好一会儿,突然微微笑了,像是看透了什么秘密一般。

“剡律学长,你真不老实。”

“我哪里不老实了?”耿剡律沉下了脸,霍地起身。“我吃饱了,先走一步。”

说完,耿剡律也不管什么失不失礼的问题,转身就离开学生餐厅,大步往学生会室的方向走去。

***

走在回学生会室的路上,耿剡律的心情down到最低点。

搞什么嘛!

为什么陆又司喜欢卫非攸还特意来通知他,他又不是卫非攸的谁,只不过和那只黑猫接过吻罢了!

他……他当时为什么会那么冲动的吻了那只黑猫?

耿剡律的思绪不自觉的飘回昨日在楼顶的那一幕,飘回卫非攸火大地瞪着他的那一幕,飘回卫非攸那一双混合着狂野与理性的亮灰色眸子瞪着自己的那一幕……

罪魁祸首就是卫非攸那双眼睛吗?他会吻他,就是因为那双野性不驯、却又矛盾的存有理性,还闪闪发光的银色眼眸吗?

忆起那一双比什么都还要来得耀眼的银色瞳眸,耿剡律的心跳又不由自主的加速,跳动之强烈激动,让他有种心脏就要自胸腔蹦跳而出的错觉!

卫非攸,他真是一个很好看的人,就连澄羽也比不上他。而他,就是因为这样子才吻了卫非攸吗?

抿了抿唇,耿剡律总觉得不只如此。如果他是一个见到美色就吻的人,那么第一个被他吻的不会是卫非攸,而是安澄羽那个有张欺骗世人脸蛋的伪天使。

那,他到底是为什么会吻卫非攸那家伙?那只讨人厌的黑猫,明明是他不共戴天的仇人啊!

耿剡律苦恼的停下脚步,完全无法理解自己为什么会在那时候想都没想的就吻了卫非攸--让他感到困惑的理由,不只是因为卫黑猫是他的仇人,最重要的是,他明明就不是同性恋啊!

既然不是同性恋,为什么他对卫非攸有那种莫名其妙的冲动?谁来告诉他这到底是为什么?

“剡律,你在干嘛?”安澄羽的声音自耿剡律的身后冒出。

他从老远就见到耿剡律了,起初剡律还走得好好的,只是表情有点难看,脸色一下青一下白的而已,怎么会突然停下来抱着自己的头?就他所知,剡律这健康宝宝是不大可能会生病的,那么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澄羽!”耿剡律闻声诧异的回过头。见到一脸关切的安澄羽,他连忙走向他,双手重重的按在他的肩上。“澄羽,我该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安澄羽被耿剡律突然转变的求救眼神给弄得一头雾水。

“我快被我自己逼疯了。”耿剡律皱着眉头,脆弱、迷惘且困惑的看着安澄羽。“澄羽,我为什么会发了疯的去吻卫非攸?我到底是怎么了?澄羽,你说我该怎么办?”

天才晓得你为什么会吻卫非攸。安澄羽轻喟一声,突然觉得有点头大。“剡律,你自己也不知道吗?”

“我也不知道我那时候到底是着了什么魔啊,该死的!”耿剡律低咒一声,“那时候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一直盯着卫非攸看,结果看到卫非攸火大的瞪我,我……我就在那一瞬间看他的眼睛看到失神,等我回过神之后,我居然已经吻住他了……”

喔,原来主动的人真的是耿剡律。

也对啦,以耿剡律这么冲动火爆的个性,由他主动也是理所当然的,不过……“那,你是怎么被非攸压在身下的?”

“不晓得,我吻了一下子他就把我推开,叫我坐下,然后我就莫名其妙的被他吻了。”想到这件事,耿剡律还是一头雾水;他到现在还是不懂卫非攸为什么会主动吻他,甚至几乎剥光他身上衣服。

推开剡律之后再吻他?非攸他到底在想什么啊?安澄羽完全摸不透卫非攸的思考模式。

“澄羽,我该怎么办?我为什么会吻他,我明明很讨厌他的。”紧抓着安澄羽的肩膀,耿剡律的表情像个迷途孩子般的无助。

唉,先把剡律搞定再去弄清楚非攸到底在想什么好了。

安澄羽拉下耿剡律摧残自身衣服的手,定定的看着他。“你真的那么讨厌非攸?”

迎视安澄羽认真的眼,耿剡律突然不确定了。“我……我应该是很讨厌他的,他老是用那种不屑的眼神看我,把我当垃圾一样,又老是把我当成玩具一样戏弄我,我讨厌他这样子……”

“你只是讨厌他的行为而已。”安澄羽微微一笑,眼神变得温柔。“至于讨不讨厌他这个人,你问问自己就知道了,你一定不讨厌他这个人,不然你也不会那么在意他的存在了。”

耿剡律没有说话,只是抿直了唇线,孩子气的扁着嘴。

澄羽说的没错,他只是讨厌卫非攸的行为罢了。

说是讨厌,应该说是不喜欢。他不喜欢那只黑猫老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总是对自己挥之即来、呼之即去的,偏偏他又没办法不理会他,不管他前一秒做了多恶劣的事,他下一秒就会无条件的原谅他,他为什么会这么在意卫非攸?他很少这样在意一个人的啊!

“剡律?”安澄羽看着耿剡律多变的脸部表情,好笑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拉回他远扬的心神。“你在想什么啊?”

“没什么。”耿剡律连忙否认,并后知后觉的想到了一个问题。“你怎么会在这里?现在这个时间,你应该待在学生会里才对吧?”

“我受邀去弓道社,弓道社社长说今天是他们社内例行比赛的日子,问我要不要过去开开眼界,我想想反正也不是很忙,所以打算过去。”安澄羽像个天使般的甜甜一笑,漂亮眼睛不怀好意的看向耿剡律。“想不想过去看看?我挺想看看身为弓道社明星社员的非攸会有什么样的表现。”

看……看卫非攸?

耿剡律有些犹豫,他是很想看看卫非攸比赛时候的表情,但是篮球社的事情,能这样放着不管吗?

“剡律,你还犹豫什么?”安澄羽玩味的看着耿剡律两难的表情,坏坏地笑开了脸。“你担心你的篮球社会倒吗?放心啦,篮球社就算要倒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你不用想太多。”

“我是篮球社的社长,我有责任要过去……”可是他也很想看看卫非攸比赛的神情,他想知道卫非攸是不是还是会一副一切都无所谓的表情。

“剡律,快点决定吧,比赛快开始了哟。”安澄羽眼里净是贼贼的笑意,坏心的撩拨耿剡律的意志力。

一天不去理篮球社的事情应该没关系吧?看卫非攸比赛的机会不是天天都有的……好,决定了!

一秒过后,耿剡律终于结束了他的犹豫。“我和你去。”

***

搭箭、拉弓、瞄准、放出。

飕--

箭矢疾速划破空气,发出锐利的声音;重重的咚的一声后,箭矢正中红心。

啪啪啪……

热烈掌声不绝于耳,但卫非攸完全无动于衷,就连眼睛也没眨一下;这些掌声对他来说,一点意义也没有,因为他早已习惯。

执弓之臂缓缓放下,卫非攸面无表情的退回自己的位置,盘腿正坐,腰杆打直,双掌轻置于两腿上,专心一意的看着下一个社员上场表现。

愈来愈没有办法专心了,刚才的箭,其实射得有些犹豫。

亮灰的眼虽是看着前方的景物,却完全没有将之映入眼帘。

为什么会没有办法专心?

卫非攸微微的皱起眉,对自己方才在拉弓的那一瞬间问神感到不解。

他从来没有这样子过,就算处于地震之中,他也能无动于衷的将箭射出。但是,刚才为什么会突然闪了神?好像是有某种东西强迫他的脑袋在瞬间完全空白。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卫非攸的心渐渐烦躁起来,这让他的视线四处乱扫。

那个是……

当视焦定在左前方不远处时,卫非攸不小心愣了一下。

耿剡律!?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卫非攸真是帅得没话说。

耿剡律瞪着正中红心的箭矢,心神尚未从方才所受到的震撼中拉回。

他是一分半钟前才和澄羽一起来到弓道社的,才一踏入比赛观众席,他就见到拉满弓的卫非攸--身着白色弓道裤服、蓝色弓道裙,手戴比赛用黑色手套,纤细却精悍的身材挺得笔直,眼神专注而肯定的望着正前方的箭靶,然后在下一秒拉放箭矢,正中红心。

他还是头一次见到这样的卫非攸,他从未见过那双银色眸子里充满着专注、用心、锐利,这次来看他比赛真的来对了!

卫非攸真不愧是弓道社的明星社员,不知道他在剑道社的样子又是什么样子?

看着帅气回位的卫非攸,耿剡律的视线不曾离开他的身影。

“剡律,你不要这样死盯着非攸行不行?你不怕你口水流满地啊!”见到耿剡律近似花痴的神情,安澄羽忍不住以肘顶了顶他的腰,示意他快快回神。“其他人的比赛你也要看吧?现在换他们社长上场了唉。”

“干我屁事。”正看得入迷的耿剡律才不甩安澄羽。

要看,看卫非攸一个就够了,全弓道社的社员,没一个能比得上他,除了卫非攸以外的人,他一点兴趣也没有。

“拜托,你是来看比赛还是看人的?”剡律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刚才说了什么啊?安澄羽听得是既好气又好笑。

“当然是来看人的。”这个回答,耿剡律连想也没想的就脱口而出,一双眼仍是死黏在卫非攸的身上。

回答得这么理所当然?

安澄羽摇摇头,非常肯定耿剡律现在已经看人看到出神了。

唉,剡律这家伙果然已经没得救了。不过,话又说回来,跑来这里观赛的人,不管男是女,好像也都只看非攸一个人。

还是和以前一样,只要弓道社一有比赛,所有人的视线都只会专注在卫非攸的身上……

摇摇头,安澄羽望向眼神专注的耿剡律,在心中叹了一口气后,也看向卫非攸,因为即将轮到他上场了。

耿剡律干嘛死盯着自己看?

瞄了眼耿剡律,卫非攸的心湖像是被人扔进了颗小石头般,泛起了阵阵的涟漪。

他不喜欢耿剡律这么看他,这会让他心神不定,在心神不定的状态下他要怎么比赛下去?耿剡律到底来这边干嘛?该不会是专程来看他的吧?

卫非攸轻蹙剑眉,突然有些恼了起来。

他是怎么了?每天盯着自己看的人那么多,他从来都没有被那些目光影响过,为什么现在偏偏会被耿剡律的视线所影响,并让他烦躁不安?

抿直薄薄的唇,卫非攸愠恼的瞪向耿剡律。

耿剡律直勾勾的看着卫非攸,没有放过他的一举一动,同时在心中也产生了些许疑惑。

怪了,他的心跳怎么愈来愈快了?光是看着卫非攸,他就这样子了?

不自觉的揪住左胸衣服,耿剡律困惑的垂下眸。

这到底是什么感觉?他到底是怎么回事?没道理会这样子啊!他为什么在看卫非攸时会心跳失序?还有,他胸口那股暖暖的、奇怪的感觉又是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子?不过是看着卫非攸而已,他居然会觉得呼吸困难起来?这到底是……

不解的抬起头,耿剡律不意撞进了一双深邃的银色眼眸;那是卫非攸的眼,只有他的眼睛才能这么美。

只是,他怎么看起来很不爽?

纳闷的与卫非攸四目相对,耿剡律觉得被瞪得很没道理。

一微愠,一迷惘的两双眼就这么相对着,直到卫非攸站起身,别开了眼,迷惘的视线才在霎时清明了起来,一张英气逼人、桀骛不驯的性格帅脸,同时也浮出了一抹好温柔好温柔的微笑。

他总算明白他为什么会有那种奇怪的感觉了。所有失常的原因,都只因为那一个理由!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