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以晓 > 《傲猫的玩具》
返回书目

《傲猫的玩具》

第八章

作者:以晓

迎风立于楼顶上,卫非攸双手插于长裤口袋,亮灰眸子微眯的望着远方蓝天,身着秋季校服的他,看来就像只悠哉享受日光浴的黑色猫儿。

他并不是没事杵在顶楼吹风,他现在之所以会待在这里,完全是因为昨日他收到了一封信。

那封信,指名要他在今天的这个时间到顶楼上。平常他是不会理会这种无聊的信件,但是,这封信的寄信人是陆又司,一个还算是有点交情的学弟,所以他来了,而且非常准时的赴约了。

不远处传来了哒哒声,听来像是某人急促的脚步声。

“非攸学长!”伴随拾级而上脚步声的是陆又司清亮的声音,过了一秒半后,陆又司气喘吁吁的清秀脸庞出现在楼梯口。“对不起,我迟到了!”

卫非攸面无表情的看向陆又司,淡淡开口:“没关系。找我有事?”

陆又司飞奔至卫非攸的跟前,一张白皙的俊脸因喘过不气而胀得通红。“我……呃……非……非攸学长--咳咳咳!”

卫非攸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只是定定的看着陆又司喘气,等他恢复呼吸。

好一会儿,陆又司的呼吸才趋于平稳。接着,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定定的看着慵懒的卫非攸,表情相当紧张。“非攸学长,我……我……”

卫非攸昂昂下巴,示意陆又司继续。

“我喜欢你。”将这句最重要的话说出后,陆又司接下来的话便流畅许多。“我从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就喜欢上学长你了,不只是朋友的喜欢,我对学长那种喜欢的感情,是……爱情。”

卫非攸不动声色,仍是看着陆又司,连一分讶异都没有。

说实在的,他一点也不意外陆又司向自己表白。

虽然平常懒得理人,但他不至于呆到看不出陆又司眼中对自己的明白爱慕,事实上,在又司约他在楼顶见面的时候,他心里已有了底。

不知道为什么,很多人都喜欢找他上楼顶向他表白,这种行为,好像已经成了既定的公式了。

“喜欢我的脸?”卫非攸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

“不是,学长最吸引我的是眼神和表情。”陆又司微微一笑,表情较为镇定,心里仍是七上八下的。“我第一次见到你,是你和剡律学长在弓道社门口谈话的样子,那时候,我就被你脸上那种目空一切的神情,还有似笑非笑的样子吸引住了。”

原来是那时候……

卫非攸淡淡的扬起唇角,噙着一抹笑。“就这样?”

“这样就足以构成迷恋了。”陆又司的眼神再认真也不过了。“非攸学长,你愿意和我交往吗?”

陆又司既着迷又焦虑的瞅着没有半分情绪波动的卫非攸,双拳不由自主的握紧再握紧,身体微微发抖。

经过一分钟的沉默后--

“我拒绝。”卫非攸清清冷冷的嗓音中没有半点感情起伏。“我对你没有那种感觉。我一直将你当学弟看,以后还当你是我的学弟。”

他说得直接,没有一句虚与委蛇或是不着边际的废话。

这是卫非攸独有的温柔--残忍的温柔。

“我……”尽管早有被拒绝的心理准备,但真正被卫非攸拒绝时,陆又司还是难过得几乎掉泪;他吸了一大口气,向卫非攸深深一鞠躬。“我明白了,谢谢学长。”

卫非攸看了眼陆又司微颤的身体,在心中轻叹一口气。“我还有事,先走了。”

语毕,卫非攸转身就离开,脚步没有半分犹豫。没多久,他人已消失在楼梯口。

而陆又司仍是维持着相同的姿势。只是,水泥地上多了一点又一点的水渍,像是下了一场小雨。

“又司。”安澄羽的声音出现在楼梯口。“非攸已经走远了,你可以抬起头了。”

“澄羽学长……”陆又司动也不动,声音有些变调。

“我知道。”安澄羽轻叹一口气,走向陆又司,伸手把他勾向自己。“肩膀借你吧。”

陆又司震了下,左手搭上了安澄羽,额头抵着他的肩。“我……真的很喜欢他……我是真心喜欢他的……”

“我知道。”安澄羽像是安抚一个孩子似的轻拍陆又司的背。“非攸也知道,大家都知道你是真心的。”

“但是,我对非攸学长来说,只是一个普通的学弟……”陆又司的身体抖得更厉害,而安澄羽肩上的那块布料也染上更多温热泪水。“是不是……我还不够好……所以,没有办法被喜欢?”

“你很好,只是非攸的眼光比较奇怪。”安澄羽闭了闭眼,声音更加温柔。“不要怀疑自己,你很好,只是爱情这种东西就是这么奇怪。”

“学长……你会笑我吗?”陆又司的声音完全走调,鼻音重得不像话。

“不会,你放心哭吧。”然后伤心就会被眼泪洗去,到最后这些伤心,只会变成回忆的一页……

陆又司双手紧紧的环抱住安澄羽,压抑的低声啜泣被秋日的西风吹散了开来,在两人的耳中回荡久久--

***

盘腿坐在弓道社的原木走廊上,卫非攸的心情却是沉重不堪。

不是第一次拒绝别人的告白了,就连澄羽,他都曾拒绝过;但是,这却是第一次感到这么沉重,第一次有这么深的愧疚感。

卫非攸的思绪不受控制的飘回了一年前,飘回了他还是一年级新生的那个过去。

同样是深秋时节--

“,前面那个长得很好看的同学,你是哪班的?”

走在枫红片片的红叶走廊上,一个声音很突兀的在卫非攸的身后冒出。那是一个属于少年的嗓音,青涩却不刺耳,意外的好听。

虽然有些疑惑,但是卫非攸仍是自顾自的向前走着,完全没有回首一探究竟的念头。

他才刚结束两个累死人的社团活动,现在要赶着回宿舍休息,没有时间理会自动黏上的搭讪者。

“嘿!帅帅同学,你不要不理人嘛!告诉我你是哪班的好不好?我刚才在弓道社那边看到你的神射喔,我想交你这个朋友,你说怎么样啊?”

那声音见卫非攸没有半点回应,又喊了他一声,而且还拍了拍他的肩膀。

卫非攸不悦的微微蹙眉;他一向讨厌与人有肢体接触,不管是陌生人还是家人,他就是不爱人碰他。

“我说前面穿着高中部一年级制服、有着神射手功力的同学,你再不理我的话,就不要怪我对你动用非常手段了哟……”

那声音突然变得娇嗲起来,撒娇的架势看来已经摆出--不,更正,那声音的主人已经巴上了卫非攸的背,像只水蛭似的黏住了卫非攸。

“放手。”被人巴上了背,卫非攸立即停下脚步,伸手想扯下死缠在自己身上的人。

“好啊,只要你告诉我你的名字。”那声音和卫非攸讨价还价了起来,无视于卫非攸周身足以烧毁一切的怒意。

“我不接受威胁。”卫非攸的声音冷到极点,就要与极地那万年不融的冰山媲美。“离开我的身体,立刻!”

“如果我说不呢?”那声音带笑的和卫非攸哈啦,一点也不在意卫非攸就要爆发的高张怒火。

卫非攸不说话了。

他以让人无法反应的速度迅速向后倒,存心让身后的人当自己的肉垫。

“喂!同学,你玩真的啊!”

在卫非攸向后倒的那瞬间,他听见了身后的声音这么喊着,而下一秒,他的身体密密实实的贴合在一个有着体温的身体上。

“哎哟喂呀!痛死我了啦!”那声音这么哀哀抱怨着,“我说这位帅帅的同学啊,你要倒也先通知一声吧,你怎么忍心让我这么纤细瘦弱的身体当你的垫背呀,痛死人家了啦!”

搞什么碍…

卫非攸恶狠狠的皱起眉,终于有一探身后垫背真面目的念头。他想知道到底是何方神圣这么恶心不要脸还外加娘娘腔的装可爱。

卫非攸站起身。在见到身下垫背的一瞬间,他有些发怔。

天使!

这是卫非攸在见到那声音主人的第一印象。

是的,他脸上的无邪笑容,身上所散发出的知性与高雅气息,无一不如天使一般;尽管这个天使倒在石板道上,看来颇狼狈,但是这一点也无损他的天使形象。

“嘿,看我看呆了吗?”那天使一般的少年调侃的笑睇卫非攸。

卫非攸回过了神。这次,他定定的看着天使少年的眼眸。

“嘿,我说这位帅帅的同学啊,你是不是真看我看呆了啊?”天使少年眼中仍是满满的笑意,只是他却不正视卫非攸似是在打量着什么的目光。

“你叫住我做什么?”卫非攸双手插在口袋问道,吝于伸臂以助天使少年起身。

“我一开始就说了呀,我想交你这个朋友。”天使少年总算站起身。他一边拍掉身上的尘土,一边笑道:“大家都是一年级的同学嘛,交个朋友不是很好吗?你说是吧,这位能百步穿杨的帅帅同学。”

卫非攸什么话都不说,转身就走。

“喂喂,你真是太不给我面子了,怎么说都不说的转头就走啊,”天使少年骂着的同时,也追上了卫非攸的脚步。“喂,同学,你叫什么名字?”

卫非攸不说话。

“,同学,我发现你好像猫耶。除了气质像以外,你好像总是独来独往的,就是不爱人亲近你,好可爱喔!”天使少年不把卫非攸的沉默放在眼里,仍是一个劲儿的说着。

卫非攸的表情一僵,很快的又恢复原样。

“,我说这位又帅又冷又像猫的同学啊,既然你不告诉我你的名字,那我就叫你黑猫喽。”天使少年笑得可开心了。

卫非攸的脚步没有停歇,但是,这次他开口了。

“不要叫我黑猫。”他有名有姓;再说,他也不是猫,他是货真价实的人类,把人当猫看算什么啊!

“好吧,如果你坚持的话,那我就不叫你黑猫了。”天使少年拉住了卫非攸的手臂,半强迫性的让他停下脚步。“对了对了,忘了自我介绍。我叫安澄羽,你咧,你叫什么名字?”

卫非攸没有开口,仅是冷冷的直视安澄羽一双清澈乌黑的大眼。

“考虑的怎么样了?”嘴角噙着一抹暖暖微笑,天使少年仍定定的看着冷着张俊脸的卫非攸道:“愿意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吗?”

“卫非攸。”

很可耻的,在经过两分半的僵持后,卫非攸终于还是臣服于天使少年的耐性之下,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

这就是他与澄羽第一次见面的情形--一个绝对与“正常”二字攀不上边的相识情形。

就是这样子,他便莫名其妙的与澄羽那个伪天使成了朋友;澄羽是他在蔚心第一个结交到的朋友:不过说是朋友,其实也没什么特殊的交情,但至少澄羽是他惟一在校园内见了面会说上几句话的人。

大概是认识后的三、四天吧,澄羽竟出乎意料的向他告白,并向他提出了交往的请求。

澄羽喜欢他,是因为他在弓道社及剑道社的样子--据澄羽表示,他喜欢的,是自己练习时的专注眼神。

当时,他虽然有些意外,却很理性的看待澄羽的告白。

在他思索了一下后,他便直接的拒绝了澄羽。

倒不是因为澄羽是同性,而是因为他对“恋爱”这种事情压根儿就没有兴趣,对澄羽也没有所谓的“特殊的感觉”。

再说,他不想因“恋爱”而失去了他的第一个朋友,所以他拒绝了;而澄羽被拒绝了之后也很坦然,两个人后来的相处模式,就像现在一样,与澄羽告白前没什么分别。

仰首望着上方的枫红,卫非攸轻叹了口气。

但是以那么直截了当的方式拒绝又司的心意,他的心情真的很不好受--他知道又司和澄羽不一样,又司虽然和当时的澄羽年龄差不多,但是又司没有办法做到澄羽的云淡风轻,也没有办法像澄羽那样子看得开,因为又司是个很容易钻牛角尖的人。

但是,他又不可能因此就答应又司,他不能、也不愿给又司半点希望,那样子对又司才更残忍。

长痛不如短痛--他知道,他这么做对又司而言才是恰当的;但是他还是很难过。

因为……又司哭了。

虽然他没有亲眼见到又司的眼泪,但是他的确听到又司哭泣的声音。

逸出一声轻叹,卫非攸左脚随意的伸直,屈起右脚,双手抱着右膝,偏身靠向一旁的柱子,就这么呆呆的看着天空。

心烦、意乱。

口中又再度逸出一声叹息,卫非攸抓起放在身边的弓与箭,站起身,走向射箭位置。

与平日相同的搭箭、瞄准、拉弓,卫非攸手上的箭,却怎么样都无法射--心太乱,根本就无法看清箭靶上的红心。

双手无力垂下,闭上双眼,强迫脑袋清空后,卫非攸睁开双眼,银色亮眸虽然有着挥之不去的躁郁,但已清明了许多。

深深吸了一大口气又缓缓吐出,再度举弓瞄准,咚的一声,箭矢钉上靶子,却离红心有一段不小的距离。

卫非攸连停顿都没有的又拿起一枝箭,再度拉弓射出。

只有这样子不断不断的瞄准、拉弓、瞄准、拉弓才能让他暂时忘掉烦躁;他必须这样子,不然他不晓得现在这个几乎就要失控的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疯狂的事情来。

***

廊上咚咚的脚步声清晰入耳,但专注在射箭上的卫非攸完全没听见,仍是一味的射他的箭。

“非攸,原来你在这儿,我找你好久了!”耿剡律的声音在卫非攸的身后响起,还有些喘吁吁的。

卫非攸顿了下,维持原样大概三秒钟后才放下箭,面向耿剡律。“有事?”

“嗯,我想请你教我剑道。”耿剡律扬起一抹连阳光也为之逊色的灿烂笑脸,自动自发的拿下卫非攸手上那张大弓。“走吧走吧,我们去剑道教室,你说过会教我的。”

看着耿剡律的笑容好一会儿,卫非攸淡淡的笑了。

不知道为什么,见到耿剡律这张没有半点烦恼的笑脸,他原本烦闷的心情似乎也感染到了耿剡律的快乐,渐渐的好转起来。

“非攸?”是他眼花,还是非攸真的笑了?

耿剡律用力的眨眨眼,想确定自己的眼睛有没有出问题。

蠢蛋!耿剡律的呆样逗出了卫非攸更深的笑意。他低低的笑了出声,薄唇弯成温柔的弧线。“现在就过去?”

耿剡律更瞪大了眼,怀疑自己同时得了幻听与幻视。

笨蛋!卫非攸既好笑又无奈的给了耿剡律一瞪,又回复平日的面无表情。“你看够了没?”

不是幻觉,非攸他刚刚真的笑了!

愣了下,耿剡律反应过来后,双手着急的按住卫非攸的肩膀。“还没,再笑一次。再笑一次,好不好?”

他的语气好谦卑、好诚恳,暗红瞳眸流露出明显的企求,只希望能再见一次卫非攸不带任何恶意的纯粹笑容。

卫非攸愣了下,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突然觉得有些难为情。于是不知该如何应对的他别开了脸。“无聊。”

“才不会,我从来没见过你这么笑,再笑一次好不好?”耿剡律将手上那张大弓随手一搁,珍惜的捧起卫非攸的脸,低首看着他,暗红眸子里流转的是热切而浓烈的情感。他什么也不说,就只是这样子看着他。

看着耿剡律直率的眼,卫非攸感觉不自在了起来。抿了抿唇,他转开了眼,逃开了耿剡律火热的视线。

“为什么不看我?”耿剡律轻问,粗糙的大掌以极轻柔的手劲摩挲卫非攸冷凉的面颊,目光痴然的缠住了他。

卫非攸再别开了头。

他不懂自己为什么会在一瞬间呼吸困难,更不懂自己的心跳为什么会跳得那么快。

“看我。”耿剡律温柔而坚定的转回卫非攸的脸,半强迫的要他看着自己。“非攸,为什么不看我?”

“放开我……”正视耿剡律毫无保留的眼眸,卫非攸的声音软弱无力得连他自己都讶异。

“不要,我不想放手。”耿剡律低声拒绝,语气温柔且坚定。“非攸,你为什么不看我?”

“你让我不自在。”卫非攸抿了下唇,微恼的看着耿剡律。“我不喜欢这样子……我从来没这样过。”

“凡事都有第一次。”耿剡律轻扬嘴角,眼里净是温柔笑意。

卫非攸呼吸猛地一窒。

怎么回事?为什么他的心会跳得这么快?

卫非攸对自己的反常感到相当意外;他从来都没有过这样子的感觉,这种心悸的感觉……好怪,可是……却不怎么令他讨厌。

呆呆的看着耿剡律近在咫尺的眼,卫非攸一时之间失了心神,就这么定定的看着那双暗红眸子。

“非攸,你知道你这样子看我,会有什么下场吗?”耿剡律的声音瞬间变得低沉魅惑,呼吸也渐渐变得沉重。

卫非攸呆呆的摇头。

“就是这样。”低下头,耿剡律吻住了卫非攸总是微凉的薄唇,以温柔却又霸气的姿态掬取卫非攸的气息,同时强迫他接受自己的气味;灵巧的舌勾引着他,直到他有所回应,夺过了主导权--

两人的额头相抵着,卫非攸看着暗红眸子罩着一层他看不清的意念,心神不知为何的趋于平静,脸上也缓缓浮出一抹微笑。

他喜欢这种感觉。

没道理的,他就是喜欢这种感觉。

可是……为什么会这样子?他从来都没有经历过这样子的情绪。

等等,他又被吻了,又被耿剡律吻了!

“为什么吻我?”头一次,卫非攸将自己心中的疑惑问出口,不再逃避,也不再置之不理。

直到现在,他才觉得这个问题是重要的;应该说,直到现在,他才完全在乎起耿剡律的心思,所以才觉得弄清楚耿剡律吻他的原因是重要的。

“你还不明白吗?”耿剡律温存的啄吻卫非攸的唇,眼里盈满对卫非攸的情意。

卫非攸摇摇头,表情有些迷惘。“你让我变得失常,我从来都没有这样子过。”

“我刚说了呀,凡事总会有第一次。”耿剡律退离了卫非攸一些,脸上的微笑是多情且温柔的。“你讨厌这种感觉吗?”

卫非攸摇摇头。

耿剡律满意的弯起唇。“吻你,是因为我喜欢你。”

卫非攸呆掉。

他、他刚说什么?

见到卫非攸可爱的表情,耿剡律低低的笑了。“我对你不只是朋友间的那种感情,我喜欢你,这样子你懂了吗?”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