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以晓 > 《冰火恋》
返回书目

《冰火恋》

第二章

作者:以晓

“现在几点了?”

白川雪音慌张的看向支肘撑首、躺在身侧的烈焰,声音里有着太多太多的焦虑。

都没有打电话回去,大家一定会很担心的!

“晚上十一点。”烈焰回答的同时,也自床头拿了具墨黑色行动电话交到她的手上。看她慌成这样,十之八九是为了那个“家”!

烈焰没有发觉自己为此感到些许不快,更没有发觉自己的眼神已明白的表露出不是滋味。

白川雪音感激的看了他一眼后,转头就要打电话;烈焰却在此时阻止她按键的动作。

“你以为凭你现在这个样子,能平安无事的回到你家吗?”烈焰不带一丝感情的看着她,冷淡的说道。

他怎么会知道她想说什么?白川雪音有些错愕的看着他,然后她点了个头,“我知道了。”说毕,她开始按键。

“哥,我是雪音……嗯,对不起,这么晚才打电话……对,学校的事……嗯,我今天没有办法回家了。帮我向爸爸和妈妈说一声……好,我会小心的,再见。”向哥哥交代完后,白川雪音切断了电话,怔怔的看着墨黑色的手机发呆。

烈焰看着她发怔的侧脸,有些不悦的扯了下她的头发,不轻不重,恰巧能让她注意到他的存在。

白川雪音转头看他,纳闷的瞅着他瞧。

“你叫什么名字?”烈焰欺向她,额抵着她的,两人的鼻息浅浅交错。

“白川雪音。”白川雪音轻咬下唇,别开了头,“请你别靠我这么近。”

“为什么?”烈焰有点不爽的蹙起眉,非常不习惯自己竟遭人拒绝。

“我不喜欢有人靠近我,而且你身上的妖气让我很难受。”白川雪音低声说道。

“我随时都能切断妖气。”烈焰微微一笑,温热的唇瓣滑向白川雪音的耳畔,低声喃语:“但是,我还是会靠近你,你最好习惯,雪音。”

“你没有资格这么做!”白川雪音抬手捂住被人骚扰的耳朵,慌乱的别开头,有些生气的瞪视他。这个火妖怎么能这么我行我素,完全不在乎别人的感受,他凭什么?

白川雪音没有发现这是她从十二岁后的第一次动气——为了一个狂傲的男人,她竟破戒动了气。

“因为你管了我的闲事。”烈焰悠哉地以手指缠绕着白川雪音的银白长发,眷恋的汲取银发间所散发出来的淡淡幽香——一股名为“雪音”的香气。

“会救你是因为我拥有救人的能力,所以我才救你,我不能见死不救!”白川雪音咬着唇,想抢回自己的头发。她不喜欢这种亲昵的感觉,这令她有窒息感。

“你救了我,这点你不能否认。”烈焰微眯起眼,倦意袭上他重伤初愈的身体。“所以,你得为你的多事付出代价……”

“你不也多事的救了我?我们之间算是扯平了。”再也忍受不了他的骚扰,白川雪音抬手拉开他烦人的大手,却没料到自己的手竟会在转瞬之间便落入他手中。

烈焰慵懒一笑,性感的笑容令人为之屏息。他有力的双臂,以不容白川雪音抗拒的力道将她圈入怀中,别有涵义的在她耳边呢喃:“雪音,从你多管闲事开始,我们两个人就注定纠缠不清了,你知道吗?”

“放开我!火妖!”雪音恼火的低嚷着,不住的挣扎。

“叫我烈焰,牢牢的记住我的名字,知道吗?”烈焰扳过她的小脸蛋,贴于她的唇上低语道。

“没这必要!”白川雪音忿忿的推开烈焰过分靠近、过分亲昵的脸,她生气的低喊:“等我能行动之后,我和你就不会再有交集了。火妖和冰女,本就是两极的妖怪,根本不该有交集!”

“这就很难说了。”烈焰诡谲一笑,在狠狠向白川雪音索了一吻后,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让她在反应不及之下睡去,一双大手仍是牢牢的搂着她,像是拥抱着最宝贝的东西一般。

“混蛋火妖!”睡去之前,白川雪音恨恨的吐出这句话。

☆☆☆

当烈焰自睡眠中醒过来的时候,窗外已一片大白,怀中的白川雪音静静的躺着,睡得安稳;那纯净的睡颜,似未曾沾染过半点尘埃的婴儿。

说不上是什么样的感觉,烈焰的心一悸,一股未曾有过的陌生暖流,在见到她的睡颜时,充塞于胸臆之间。他依着心念,柔柔的舔吻她泛着幽香的唇,眼里有着很浅、很淡的笑意,还有满满的柔情。

好痒……

睡梦之中,白川雪音总觉得有个东西在骚扰她,让她没法安稳的再睡下去。

皱皱小鼻,她缓缓的自睡梦中转醒,然后睁开双眼。

“喝!”贴在脸上的脸部特写吓了她一跳,她发出一声极轻的惊呼,冰蓝色的眸子瞬间睁得好大,看来格外惹人怜爱。

“醒了!”烈焰的嘴似笑非笑的轻扬着,殷红如血的眼一瞬也不瞬的瞅着她瞧,“早,雪音。”

“早……早安。”白川雪音呆了下,“现在几点了?”

“早上六点半。”烈焰伸手把玩她的发。

那柔和的表情,让白川雪音看得有些失神。

他的眼睛变得好温柔,是什么原因让他的眼睛变得这么温柔?

白川雪音没有发现自己的一双小手,在不自觉时,轻轻抚上烈焰如刀凿般深刻的俊酷脸庞。

“雪音,你……你这是在挑逗我吗?”烈焰露出浅浅一笑,握住其中一只柔软小手,移至嘴边,轻轻的在掌心印上一吻,眼神极其爱怜。

说不上是为了什么,虽然他讨厌有人触碰自己,但是他喜欢她这么碰他、摸他,这让他觉得自在、舒服,而且温暖。

“啊!”被烈焰这么一吻,白川雪音所有的理智全部回笼,忙不迭地想将抚在他脸上的手收回,白皙的脸泛上一层粉粉的红。

老天!她是在什么时候伸手去摸他的脸的?她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来?她是怎么回事?

“烈焰,请放开我。”

“是你主动的,放手了不是很可惜吗?”烈焰坏坏的笑着,一点都没有松手的打算。

“我……”白川雪音无法反驳,因为他说的是事实。“我、我还要上课……”她转移话题。

“上课?”烈焰挑了下眉,露出兴味的微笑,“你是高中生?”

白川雪音轻轻摇了下头,“我是医学系的学生。”

“未来的准医生?”烈焰笑了,只是,这是个盛满讽刺意味的笑容。

“烈焰,你呢?”白川雪音困惑的看着烈焰,不明白他的眼神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他眼里刚才有的温度,现在全没了。

“和你这个医生相反。”烈焰低首吻了吻她的额际,没再开口说话。

医生的职责是救人,相反的话……是杀人,烈焰是专门杀人的……

“杀手!?”对于这个答案,老实说她并没有太意外。

“有何高见?”烈焰扬眉,不懂自己的心为什么会在此时吊得半天高,莫名的在乎她的答案。

“很适合你。”白川雪音想了下,才回答这个问题。说真的,她也想不出还有什么会更适合眼前这男人的工作。他看起来就不会是那种肯朝九晚五、乖乖打卡的上班族,更不可能是画家或作家之类的自由职业,他的身上完全没有半点文艺气息。

烈焰先是愣了下,接着低低的笑了,“为什么这么觉得?”

“因为你给人的感觉。”白川雪音挣开他的手,起身打理自己的衣服,“第一次见到你,你受了很重的伤,如果不是游走在生与死的危险工作,是不会遇上这种事的……”虽然这是理由,但却不是最重要的理由。他之所以会适合以杀手为业,是因为他的眼神。

他的眼里冷得没有一点温度,也没有一点生命力;对他来说,活着仿佛不是很重要的事情,死了好像也无所谓,这是杀手才会有的……视死如归。

“雪音,你避重就轻了,对不对?”烈焰随着她起身,移步至她的身后,以灵活的十指,为她整理一头银白如月光一般的细柔长发。

白川雪音的身子一震,讶异的回首看向一脸平静的烈焰。

烈焰只是微微一笑,像是什么都明白的表情。

白川雪音转回头,背对烈焰,“是你的眼睛给我的感觉,你的眼比雪还冷、比冰还酷寒,完全没有一点温度,这是杀手才会有的眼神。”一点也不在乎杀了人,也不在乎被人给杀了。下面两句话她未说出口,身子不由自主的轻颤。

“又是一个和你完全相反的地方。”烈焰又笑了,眼中净是复杂难解的神色,“你的眼神很温柔、很温暖,就算脸上没有笑容,也是一样的温柔,你真的很适合当医生……”他圈紧她的腰,将头深深埋入她的颈窝,用力汲取属于她的香气,神情严肃得像是要将什么东西刻划在心坎一样。

好半晌,烈焰放开了她,自口袋里拿出一串钥匙,交到她的手上。“去上课吧!”

看着静静躺在掌心的冰冷钥匙,白川雪音一时反应不过来。“什么?”

“这些是我的钥匙,有车子的,也有这个房子的,全都交给你了。”烈焰退离她几步,背转过身,“我……我等一下就要出去工作,大概也不会再回到北海道,这个房子,还有停在门口的车统统都给你,不用还我,去上课吧,雪音。”

“你……”事情来得太过突然,白川雪音起说话,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犹豫了下,才走出烈焰的房间,离开他的居所。

直到听见大门处传来关门声,烈焰才有所动作。他走向落地窗边,掀开厚重窗帘的一角,自房内窥视雪音的身影。

雪音说的没错,冰与火,冰女与火妖,本来就不该有交集。

她是那么纯净无垢,而他的手却已沾满血腥,他的确不该招惹她——她,他要不起,也不配要,能够得到她一晚的温暖已是强求。这些东西,就算是报答她救了他一命,又忍受他的放肆的补偿吧!除了这些物质的东西,其他的他给不起,也没有。

雪音……

握了下拳,烈焰走出房子,离开北海道,心中带着一份连他自己都不明白的怅然若失……听人说北海道夏天的薰衣草田很美,他大概没机会见识到了……不知道雪音喜欢不喜欢薰衣草?

☆☆☆

一九九九·十二·二十

曾经,哥哥对我说过,如果再这么乱用自身的能力救人,总有一天一定会惹上麻烦的。我不得不承认,哥哥说的没错,虽然不知道那位火妖算不算是麻烦,因为我只与他相处不到二十四个小时,他就离开了北海道,而且还留了一栋房子与一辆车子给我。

他为什么会说我从救他的那时候开始,就注定与他纠缠不清呢?他为什么又要我牢牢的记住他的名字呢?

这是为什么?我真的不懂。他的口气像是对我势在必得一般,但在过了一个晚上后,他对我的态度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不再对我那么样的强势,这是为什么?我真的不懂。

遇上那个火妖,那个狂悍固执的要我叫他“烈焰”的火妖,真的很难让人遗忘……我大概,永远都会记得有他这个人吧?就算是忘了他的脸,但那一双眼睛,我大概一辈子也忘不掉的吧!那一双殷红如血、宛如红宝石一般的冷酷眼眸……

停下动作,白川雪音看着写在日记本上的字迹,她才将笔放下,轻轻叹了一口气。

为什么那个火妖要把他的房子和车子交给她呢?她与他明明才第一次见面呀!因为她也是妖怪吗?因为她恰巧的救了他一命吗?还是因为他懒得处理那个房子,索性扔给她,省得自己麻烦?

她不懂那个火妖,一点都不懂。

奇怪的是,明明是一个礼拜前的事情了,为什么她对他还是这么挂念?因为他是夺走她初吻的人吗?还是因为他是她第一个见到的火妖又或者他是她第一个见到的狂傲男人?

微蹙眉,白川雪音不自觉的转动笔杆,粉红的唇微微的抿着,很用心的思考这个令她有些困惑的问题。

叩叩——

门上传来敲门声,白川雪音知道,一定是她爱笑的哥哥,只有哥哥会在这个时间来敲她的房门。“请进。”

“雪音,你在做什么?”白川晓光走进雪音的房间,笑脸迎人的。

“写日记。”就算是家人,白川雪音仍是一贯的面无表情,即使她的心底在微笑,她的脸上仍是不见半抹笑容存在。“哥,找我有事?”

“没啊!”白川晓光的笑容很灿烂,像个无邪的孩子;事实上,他有张标准的娃娃脸,二十有五的他,不管怎么看都像个十九、二十的青涩小毛头。“只是现在有点晚了,你知道吗?亲爱的雪音,现在是晚上十点半。”

“还不到睡觉时间。”白川雪音可不觉得这个时间哪里晚了,为了繁重的课业,她往往三天两头的熬夜,白皙的脸蛋总是让眼下的黑眼圈更显眼,让她看来更憔悴。她一向不是很喜欢自己的肤色——过分白皙的肤色,让她看起来像是摆在美术教室的石膏像,更像是躺在停尸间的死人。

“可是我觉得很晚了,你该睡了。”白川晓光笑眯了眼,让人很难看出他眼中的坚持,除了与他相处了十九个年头的妹妹外。

“我还不想睡。”白川雪音耍赖的摇头,说话的语调像是在撒娇。

“好吧,你不想睡,那我们来聊天好了。”白川晓光发现自己拿宝贝妹妹一点办法也没有。他的原则就是以妹妹的原则为原则,既然宝贝妹妹不想睡,那么身为哥哥的他,自然是要舍命陪妹妹。他承认,他是有那么一点恋妹情结啦!

“聊什么?”白川雪音合上日记本,走向柔软舒适的大床,抓起一个大枕头抱着,眼里满是笑意。“聊……”白川晓光沉吟一会儿,然后灵光一现,“我们就来聊聊你身上的妖气吧!”嘿嘿,趁着这个机会,他非得把困扰了他将近一个礼拜的问题,向她问个清楚明白!

“呃?”白川雪音傻眼了,哥哥他……他知道什么了吗?为什么突然说要聊她身上的妖气?哥哥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没错,就是你身上的那股陌生妖气。”白川晓光用力的点了点头,强调的又说了一次,笑容仍是一样灿烂无邪。

“有吗?”白川雪音想要装傻蒙混过去,可惜杵在她面前的不是别人,正是从小看她长大的哥哥。

“雪音,我不是告诉过你,装傻要装得有技巧点,不要让人一下子就看出来你在装傻吗?”白川晓光还是笑着,只是笑得有点贱。

“哥,无知是一种幸福,也是一种智慧。”白川雪音知道自己是逃不掉了,但仍在作困兽之斗。

“这可不行,我的妹妹这么冰雪聪明,身为哥哥的我,怎么可以当个无知的傻子?”白川晓光扬高一边的眉,摇摇食指,“来吧!把一切全告诉你最爱的哥哥,这样总比你这阵子老是睡不好要好得多。雪音,问题是人制造出来的,解决问题的办法也是人想出来的哟!”

“哥……”没想到哥哥居然连她晚上睡不好都知道?

“哈,先不要太崇拜我,是你的黑眼圈出卖你的。”白川晓光摆摆手,笑得很乐。

不过,白川雪音知道,哥哥不是从黑眼圈看出她睡不好的,而是从她的眸色;她只要一睡不安稳,冰蓝色的眼眸在隔日就会有微妙的变化;如果不是心细如发的人,根本就觉察不出来。

“我在上礼拜救了一个火妖。”她开门见山的说了,“为了救那个人,我身上妖气全部耗尽,结果还是那个人留了我一夜,我才回得了家。”

“唉!雪音,不是告诉过你别乱救人的吗?”对于妹妹的善心,白川晓光只有无奈的叹气,居然连火妖都救了,天啊!他的宝贝妹妹到底在想什么?为什么会去搭救一个火妖呢?

“那个人快死了,我无法见死不救。”白川雪音摇头,表明自己的立常“哥,你知道我的原则。”“你该换个原则了,不然总有一天,你会因此惹上麻烦的——”白川晓光突然拉长尾音,“还是,你已经惹上麻烦了呢,雪音?”

这个问题令人难以回答,白川雪音选择沉默以对。

“不会吧?你居然真的惹上了麻烦!?”白川晓光的表情像是被人重踩了尾巴的狗儿,发出一种鸡猫子鬼叫的声音。

“也不算是!”白川雪音轻轻摇了下头,“那个火妖只是有点霸道、有点狂傲,所以,他还算是个好人……”大概吧?这一点,她也不能肯定。

“所以他?男的?好人?”一听到那个火妖是个男人,白川晓光就很难再保持他向来不变的笑脸,“我说雪音啊,你知不知道要做什么事情,你的身上才会沾上别的妖怪的妖气?”

白川雪音摇头,心下已有底。

“要有肢体上的接触才会沾染到他的妖气,你知不知道啊?”白川晓光全身无力,一脸被打败的样子,“你老实说,那个火妖对你做了什么?”

“可以不说吗?”白川雪音别过头,不想把这件事说出来,那实在是太丢人了!

“不行。”白川晓光的态度异常强硬,不再顺着她,“如果你不想让爸爸和妈妈担心的话,你最好让我一个人知道就好。”

“我……我被他抱着睡了一个晚上。”真的很丢脸!她连自己什么时候睡死在那个火妖的怀里都不知道,还睡得那么熟!真的很丢脸,非常、非常的丢脸!

“什么!?”白川晓光狂叫,不过幸好白川雪音的房间隔音效果良好,不然这么一叫,不明白的人可能会以为是不是出了什么命案之类的事情。

“哥!”有必要叫成那个样吗?白川雪音蹙眉,有些恼,也觉得好笑;向来笑脸常开的哥哥,很少会像现在这样形象全无的大叫。

“雪音,你没有被他吃干抹净了吧?”白川晓光泫然欲泣地看着一派冷然,甚至是有点不爽的妹妹,以万分担忧的语气问道。

突然,白川雪音很想回答“有”,他就这么不信任她的能力吗?再怎么说,她还是一个妖怪,怎么可能会被其他妖怪轻易的给吃了?这是什么哥哥嘛!对她一点信心也没有。

“雪音,回答我嘛!”妹妹的沉默让白川晓光以为她是默认了,于是声音更加的哀怨:“雪音,不要都不说话好不好?”

“只有抱着而已,就像是暖炉一样。”白川雪音有些不甘心的吐出事实。

闻言,白川晓光定下一颗惶然不安的心。

“这样就好,你没事就好……”他喃喃自语,不住的点头。

“哥,该睡了,时间很晚了。”见到哥哥喃喃自语的症状,白川雪音警觉的下逐客令。她这个哥哥没有什么缺点,但当他开始自言自语的碎碎念时,那就代表他要开始缠人了,她才不想再忍受一次那种比失眠还要痛苦的事情。

“哦?时间很晚了吗?”白川晓光还是继续点头。

白川雪音怀疑他会不会点头点到头晕想吐。

“对,很晚了,该睡了。”她走向坐在椅垫上的哥哥,拉他起身,同时将他推出房间,“哥,晚安。”“不……雪音,哥哥还有事想问你,等等。”即将被推出房外,白川晓光蓦地转身,又想走进她的房内。

“哥,很晚了,有事明天再说。”白川雪音一惊,连忙将哥哥推出房外,然后快速的甩上门板,同时落了锁。

开玩笑,要是再让哥哥进房间一步,她今晚就别想睡了,明天还有一整天的课,她才不和自己的睡眠时间过不去;而且,若是哥哥在这件事参一脚,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加混乱罢了!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