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以晓 > 《冰火恋》
返回书目

《冰火恋》

第三章

作者:以晓

不知道那个名叫烈焰的火妖,现在怎么样了?

上课中盯着手心上的钥匙,白川雪音第一次在课堂上分心——又是一个第一次,又是为了那个火妖。

杀手是很危险的工作,但对妖怪来说,应该不会有危险吧?为什么她会为了那个霸气而狂妄的火妖如此心神不宁?

因为他是她第一个救的人吧?

想来想去,她只想到这个理由。教授曾在上课时说过,所有的医生都一样,每一个人都会对自己第一次治疗的病人,或是第一次急救成功的人念念不忘,这是人之常情。对,应该是这样子没错,她会担心、会想念那个火妖,应该是这个原因。

话说回来,对妖怪来说,杀人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但是为什么烈焰会受了那么重的伤呢?

现在想想,那个伤似乎不像人类的武器所造成的,倒像是爪之类的东西所伤;而伤得了妖怪的,除了一些拥有特殊能力的人类以外,就只剩妖怪了。不过,烈焰又不像是会主动向人寻衅的人,会受伤大概是有人犯到他,而那个狠到烈焰的人,下场一定会很凄惨。

虽然与烈焰相处还不到二十四个小时,但她就是知道他是个怎么样的人,就是知道在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时,他会采取什么样的行动。

不过,会是什么样的妖怪招惹了烈焰呢?一般说来,待在人类世界的妖怪都不会往来的,除非有利可图;那么,烈焰该不会是因为利益,而和人起了冲突吧?

不,烈焰根本不在乎什么利益,他所在乎的只有痛快;而且以他的身手和恢复力来看,他就算和人起了冲突,也是占上风的那一方,会败得这般狼狈,应该是被人暗算了吧?会是什么样的人暗算他呢?又会是为了什么样的目的而暗算他呢?

为了自身的利益,或者是单纯的向烈焰寻仇?

想了想,她觉得后者比较有可能。烈焰的个性太过狂妄、太过孤傲、太过霸道、太过独裁、太过我行我素,会树立仇人,这是再理所当然不过的事情。

在想到烈焰那独霸、冷酷的神情与语调时,她的眼眸不自觉地染上笑意,多了几分温柔。

“白川?”

一个温和的声音在白川雪音的身边响起,回过神来,转头看向来人,冰蓝色的眸子写着疑问。

“你在发呆,已经下课了。”宗方英司微微一笑,斯文尔雅。

白川雪音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点了下头。

她竟为了烈焰而发呆到连下课了都不知道?她的讶异没表现在脸上,但心中的震撼却窜至全身的四肢百海

“白川,你在想什么事情吗?和你从高中同班到现在,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发呆。”宗方英司的笑容很温暖,声音也很温柔。

“不……没什么。”白川雪音嘴角浅浅的上扬,勾起一抹淡得几乎察觉不到的笑容。“我只是想到一个朋友。”

“朋友?”宗方英司的笑容僵了一下,瞬间又回复成原来的微笑。

会是什么样的朋友让她在上课时间发呆,甚至连下课了都不知道?宗方英司的眼里闪过几分羡慕及些许嫉妒。

“叫我有事吗?”眨了下眼,白川雪音并没有发觉宗方英司的不对劲。

“呃……”被她这么一问,宗方英司一时词穷。他只是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在上课时发呆,倒是没有什么事情。“不,只是想提醒你下课了,顺便问问你为什么会在上课的时候发呆。”他的笑容有些尴尬。

“谢谢。”白川雪音轻点了下头,“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先走了。”她看了宗方英司一眼,毫不迟疑的转身离开。

“恭喜。”与宗方英司不离孟、孟不离焦的二宫拓在白川雪音转身离去时,立即走到他身边,脸上挂着灿烂的微笑。

“怎么说?”宗方英司给二宫拓一个微笑,任他懒洋洋的挂在自己肩上。

“冰娃娃今天和你说了好多句话,加起来超过一个礼拜以上的分量。”二宫拓嘻皮笑脸的,咧开一口闪亮的白牙。

“别叫她冰娃娃,阿拓。”宗方英司听到不正经的称呼挂在心上人身上,忍不住轻斥,“她不是冰娃娃,她是一个很温柔的人。”

“嘿嘿,真是不巧,我还是觉得她冷得像块冰。”二宫拓的脸上仍是那痞痞的、存心耍赖的笑容,“虽然你一直说她是个温柔的人,我也相信你这家伙不会骗我,可我还是看不出她的温柔在哪里。”“你啊!”宗方英司面带苦笑的摇头,放弃了说服好友把这个称号挂在心上人的身上,“找我有事?”

“没事就不能找?”二宫拓扬高一边的浓眉,斜眼看宗方英司,大有挑衅的意味存在。

“当然可以。”拍拍好友的肩膀,宗方英司笑了,“走吧!为了庆祝她今天难得的对我说了那么多话,我请你去喝下午茶。”

“只有下午茶?”二宫拓的眉扬得更高了,“不行,难得你这么高兴,我决定连晚餐也让你一起请。”

宗方英司不置可否的耸了下肩,脸上浮出一抹纵容的笑容,任好友趁火打劫。“OK,看在我今天心情好的份上,就连你的晚餐一起包了。”

“那还等什么,走吧!”二宫拓露出大大的笑脸,马上就将宗方英司拖出教室。那脸上的笑像是灿烂万分的夏日阳光,心中无人知晓的苦涩与黯淡,全隐藏在眼底的最深处,沉淀在心海里。

☆☆☆

一觉醒来,瞧见枕畔空荡无人,烈焰的心怅然若失。

又梦到白川雪音了!睁着一双殷红的眼,他直直的瞪着天花板,一瞬也不瞬。

刚才她明明还待在他的怀里,明明还用她那双比水还要温柔上万分的冰蓝色眼眸看着他的……

抿起薄唇,烈焰闭上了眼。他想再次入睡,因为再次睡着的话,可能会再梦见白川雪音?

他想见她、想抱她、更想吻她,就算是在梦中,他也心满意足。

她是他要不起、碰不得,却又无法遗忘的可人儿。

不该这样的!他怎么能满心满眼全是她一个人的身影、全是她一个人的声音?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烈焰霍地坐起身,心烦意乱的爬梳自己的发,纠结纷乱的心仍是无法得到半分平静。

不过就是一个冰女,为什么他会为了她如此的心烦意乱?

虽然是这么想着,然而,烈焰清楚得很,在他心中的最深处,白川雪音不仅仅是一个冰女……她是独一无二的,无人能与她相提并论。

该忘了,本来就不该记得她。烈焰这么对自己说。

冰与火,冰女与火妖,生来就是各据两极,根本不该有交集……

如果说不应有交集,那么他与她的交集,又算什么呢?

他的心底发出了小小的、让人不能忽视的声音。

是啊!如果注定不该有所交集,为什么又要让他与她相遇?烈焰在此时真想咒骂命运的安排。

不应有交集,又为何相聚首?

哔哔的两声,打断烈焰的所有思绪,他不悦的接起电话:“烈焰。”

(烈焰,有工作,接不接?)一道冰凉似鬼魅的声音问得相当直接。

“什么性质的?”烈焰皱眉,直觉的不愿接下工作;自从见过白川雪音后,他对杀人的工作便开始兴趣缺缺。

(谋财害命。)另一端的男声以无关痛痒、像是说着今天天气如何的口吻轻描淡写地道:(委托人为了财富,决定找人杀了丈夫与前妻所生的儿子,出价挺高的。)

迟疑了下,烈焰才启口:“让我想想,三分钟后我再打电话告诉你我的决定。”

(烈焰,你什么时候学起优柔寡断这门功夫?)

饱含讥诮语气的声音送入烈焰的耳里,令他皱眉。

烈焰心口不一,嘴硬地道:“我只是觉得这个工作没什么挑战性,提不起多大的兴致。”

(得了,烈焰你当我是今天才认识你这个表里不一的人吗?)嘲弄的笑声传来,(你本来就不是嗜杀之人,是什么改变了你?女人吗?)

“就告诉你不是了,你烦不烦?”心事被人一语道破,烈焰恼怒的皱紧两道浓眉,“再嗦,我一年不接工作了。”

(那也不错,我也省了一个难对付的家伙。)像是想激怒烈焰一般,那男声听来可开心了,(那么,照你这么说来,你这个工作是不接了吧?)

“我接!”心烦意乱之下,烈焰轻易的就被人挑起火气,失了平日的冷静。

(这可是你说的。)那男声像是想撇清关系似的,“既然你接得这么爽快,我就立即把委托人要杀的目标传过去给你,你自己抽个时间和她见个面,把话说清楚才好上工;要不然到时候杀错了人,那可就糗大了。”

“总有一天,我一定会和你算清楚这笔帐的。”此时,烈焰的理智总算全数回笼,可事情已是无法挽回,“说吧,她人在哪里?我现在就和她说清楚。”

(好,我把指定日期和地点也一起传过去,你自己去信箱看,就这样,下次再聊。)男人没有半点留恋的挂了电话。

烈焰生气的抛开手机,走向电脑。他很快的开机,上网收了信后,又旋即将电脑关机,接着走向衣柜。

当他拿出工作时穿的衣服想换上时,却意外的发现衣服上有着白川雪音的妖气。

怎么会有她的妖气?

烈焰不解的思索着,半晌,他才忆起,他正是穿着这件衣服拥着她入眠的,会沾染到她的妖气,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手上抓着染有白川雪音的妖气与香气的黑衣,烈焰犹豫了。

算了,换另外一套吧,又不是只有这件能穿。

将手上的衣服折叠好,小心翼翼的收入抽屉后,烈焰拿出另外一套黑色衣服换上,走出房屋,前往委托人指定的地点。

☆☆☆

走入委托者指定的下午茶坊,烈焰一身冷寒拒人的气息,引来不少好奇者,一双双怯惧的眼眸偷偷的打量着他。

“请问,你是烈焰先生吗?”在烈焰进入店内不到一分钟,一名侍者立即向他迎来,脸上笑容可掬。

烈焰轻扬眉,不置可否的扯了下嘴角,“带路吧!”

“好的,请和我来。”侍者行了礼,走在烈焰的前方,引领他走至一间设计雅致的包厢前,并伸手为他拉开纸门。

烈焰大大方方的走入具有中国味道的小包厢,而侍者则是随即又将纸门拉上,恭敬的退开。

“哇,杀手都长得像你这么俊酷有型的吗?”温婉的声音说着轻佻的话语,同时,还伴着一声响亮的口哨。

烈焰看向发出声音的女子,迈步走向她。

“你就是委托人?”烈焰挑起一眉,有些兴味的看着端坐在椅上、身着中国旗袍,一见即知是具有良好教养、属于上流名门千金的女人。

“我的声音与电话中差很多吗?”女子轻轻的笑了起来,“还是因为我长得太过迷人,所以不像是个会雇用杀手的人?”

烈焰的嘴角轻扬,走上前,拉了张椅子落座,“对男人而言,你的确迷人。”对一般男人而言,眼前的女人的确很迷人,但……

“多谢你的赞美。”女子微笑,原本就美丽的脸庞,更显得明媚照人。“那么,对你这位酷酷的俊男而言,我美丽吗?”她不放松的追问。

对他而言?

“我对你的脸没感觉。”烈焰拨了下前额不听话的几绺发丝,拿起桌上飘飞着白热雾气的茶水啜饮,实话实说。

除了白川雪音,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让他产生感觉,就连最基本最原始的欲望都没有半分;除了白川雪音,没人能激起他一点欲念。

“你的话好直接哟,真是伤了人家的心!”女子爱娇的轻笑着,优雅高贵的气质表露无遗,“嗯,还是别谈这个伤感情的话题好了,咱们来聊聊天吧!”

烈焰眉一挑,什么话也没有说。

他与她,除了要工作以外,有什么好聊的?虽然这个女人相当特别,但烈焰对她什么感觉都没有,更不觉得两人有聊天的必要。

“我告诉你一个故事。”女子露出甜美的微笑,高雅的执起茶杯低饮,“你觉得我看起来几岁了?”

烈焰透过白茫茫的雾气打量女子好一会儿,才道:“不超过二十三。”

“你真是厉害,杀手先生。”女子放下茶杯,伸舌舔了舔唇上的茶渍,走向烈焰,“我昨天刚满二十二,而我那位死去不久的丈夫,你认为他几岁了?”

“都死了,有必要谈吗?”烈焰看也不看女子,心如止水。除了白川雪音,再也没有别的女人能在他心湖上激起半点波浪,连涟漪也不会有。

“唉,烈焰你这样子不对,听别人说故事的时候,不可以露出这种不想听的表情的。”女子半认真、半玩笑的说,“你乖乖听下去,配合我一点好不好?”

“那么,请问你丈夫今年贵庚?”烈焰支肘斜看女子,有点不耐烦。

“他今年七十,很厉害吧?比我父亲还大上二十多岁呢。”女子娇声说着,表情自豪,“他真的是个很厉害的男人,可惜我嫁给他不到一年,他就死了……哎呀!我以后该怎么办呢?丈夫死了,教我后半辈子要依靠谁哟?他也没想想他那死没良心的儿子一直想染指我,居然一声不吭的就这么死了,真是过分。”说到此处,女子的表情愁云惨雾。

“所以?”

“所以,我决定自力救济,在那个变态中年欧吉桑还没有染指我这朵清纯可人的小白花以前,先下手为强,顺便把他的那份遗产A到我的口袋里。”女子笑眯眯的说道,“这就是我为什么要请你这位杀手老兄的原因,你了解没?”

“什么时候下手?”听完女子的话,烈焰再次肯定人类绝对比妖怪更怪异。不管是现在贴在他身上的女人,还是那个以电话与他联络、专为妖怪接杀人生意的中介人,不管是哪一个,都比他所知道的妖怪还要怪异。

“嗯……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晚上吧!”女子笑靥如花,甜得足以滴出蜜的声音不在乎地说着取人性命的时间。

“我知道了,你可以回去等消息,任务一完成,他会通知你。”烈焰起身,决定离开这间茶坊。

“他?”女子的眼睛里有着两个大大的问号。

“就是和你联络的那个男人。”烈焰没好气的给了女子一个不屑的眼神。

“你是说那个长得不男不女的人妖先生吗?”女子一击掌,恍然大悟。

“人妖?”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字眼被用来形容那家伙,一般人冠在他身上的,不是俊美就是英俊,再不然就是秀逸;就算是小孩子,也都说他帅、好看,说他是……人妖?真怪。

“对啊!”女子丰润的樱唇微嘟起,“那家伙怎么可以比女人还漂亮呢?真是太没有天理,就连皮肤都比我这个女人还要光滑细致、水嫩嫩的……那个人妖先生很过分对不对,杀手先生?”她抬首看烈焰,希望能得到他的认同。

“你确定?”皮肤嫩不嫩,不是用眼睛看就能知道的吧?

“对啊!我亲手捏过、掐过,真的嫩得跟豆腐不相上下。”女子点头,像个孩子般的抱胸生闷气,“实在是太过分了,一个货真价实的男人耶!他怎么可以这样子,他到底是用什么保养的啊?”

保养?那家伙会做这种事情吗?

想到那个掮客对镜抹东擦西的情景,烈焰突然觉得胃内酸水翻腾,一阵恶心感袭来。

不行,再和这女人待在一起,连他都会变得不正常。

“我先走了。”烈焰决定走为上策。

“等等。”女子拉住白川雪音的衣袖,眼巴巴的看着他,“杀手先生,咱们交个朋友如何?”

啥?烈焰这下真的傻眼。有雇主跟杀手交朋友的吗?这女人到底有没有问题?她看起来不像有病的样子啊!

“喂,杀手先生,请你回答我嘛!”女子开始撒起娇。

“随你吧!”烈焰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他从来没遇过这种诡异的情况、这么莫名其妙的人类。

“太好了!”女子脸上浮现出一抹孩子般的纯真笑颜,开心的拍手欢呼着,同时从皮夹内拿出一张名片给烈焰。上头什么职位、身份都没有,有的只是人名与各种联络方法。“我的名片你要收好,知道吗?哪天一定会派得上用场的。”

橘未央。看了眼名片上的人名,烈焰在女子热切的眼神下,只有认命的收下她的名片。反正拒绝也不会起作用,再加上她给他一种像是朋友、又像是小妹妹的感觉,交她这个朋友,也不是件让人讨厌的事。

“我先走了。”烈焰说这句话的同时,人也走到纸门前。

“喂,等等,等等。”女子又再度唤住烈焰,换来他一个很不耐烦的眼神。

“唉,杀手先生,你说我这个发饰可不可爱?”女子献宝似的指了指夹在发上的发夹,笑眯眯的,像是等人夸赞她的小朋友。

烈焰瞄了眼夹在女子后脑勺上的发饰后,立即拉开门走人,仿佛再也受不了这女子。

居然在头上夹着一只黑寡妇标本?她的审美观到底有没有问题?那种奇怪的发饰又是哪里来的?

头一次,烈焰觉得自己真的无话可说。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