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以晓 > 《冰火恋》
返回书目

《冰火恋》

第四章

作者:以晓

无月的夜,沁凉的晚风吹得枝叶沙沙作响,为这静寂的夜,增添些许不安定、诡谲的奇异气氛。立在一幢豪宅高耸且设有电流网的围墙之外的一棵古老大树,烈焰伫立其上,冷冷的审视眼前这幢深宅大院。

警卫、防盗电眼都不是问题,唯一称得上麻烦的,还是那十来双凶悍精干的黑色杜宾犬。

再怎么厉害,他也不可能不出一点声音,又同时躲开电眼的拍摄把那些杜宾犬解决掉,凭那些狗的灵敏嗅觉,地面是别想冒险踏上了。 果然,还是只有从上面进入这幢大得过分的宅子的方法可行。

烈焰考虑了下,做出决定。

他动作轻巧的攀过植于围墙边的树木,利落的自树上跃上屋顶,灵巧地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小心翼翼的踩踏由青色琉璃瓦所铺成的屋檐,烈焰四下观望后,他跃入某个房间的阳台,无声息的拉开落地窗,进入房间。

依着中介人所给的平面图,他进入主卧室,床上躺的人,是个看来痴肥的中年男人。

烈焰取出枪枝,鹰隼似的眼锁定床上的人的一举一动时,顺便将灭音器装上,耗时不到两秒。烈焰将上膛的枪瞄准致命处,解开保险,轻扣下扳机,便轻易地结束掉床上的男人。

上前确认目标断气后,烈焰将取人性命的枪枝摆在尸体的枕畔,转身离去,如他来时那般,动作迅速且无声无息。整个过程,从观察、进入到完成任务,所花费的时间不到十分钟。

在老树高耸的枝干上,一身黑衣装束的烈焰迎风而立,嘴角噙着一抹残酷且意念复杂的微笑。他又顺利完成一件工作,而且又再次破了他自己所创下的纪录……十分钟不到呐!短短几分钟内,就轻易终结掉一个人的生命,人类的生命真的很脆弱,随随便便一捏,就能够灭了他们的生命之火。

又再度看了眼大宅后,烈焰才拿起行动电话,与他的“经纪人”联络:“烈焰。”

(完成了?)冷凉的男声也不罗嗦,劈头就问:(你这次花了多久的时间?)

“十分钟不到。”烈焰的声音冷寒;不知道为什么,他竟无端的想到白川雪音。如果她知道他在十分钟不到的时间就潜入他人住所杀了人,她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会讶异、会责怪、会愤怒、会厌恶,还是会哭泣?

(你又破了你的纪录,第一杀手果然名不虚传……)男人不怀好意的拖长尾音,(不过,不晓得那位白川小姐,对你的评价会是如何?)

“你调查我?”闻言,烈焰勃然大怒,语气像是想宰了对方一般。

(不,正确来说,是偶然发现的。)男人倒是悠悠哉哉的,一点也不在乎烈焰的火气,(我去北海道的时候,发现你的屋里有女人,为了想知道到底是何方神圣能住进你的屋子,所以就调查了下;这一调查,就挖到了不少八卦……)

“不准动她。”太清楚这个人的脑子在打什么鬼主意,烈焰立即撂下最严重的警告:“鹰取封神,你要是动她,或是间接的让她受到伤害,还是让她受到其他人的骚扰,我会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他是认真的,这家伙虽然算得上是他的朋友,要是他存心招惹白川雪音的话,他会让他知道惹火他的下场是什么。

(烈焰,你动心啦?)鹰取封神的声音很愉快,面带微笑似的,(我还是第一次知道你这样在乎一个人,而且还是女人。)

“不干你的事。”被人这样一语道破心事,烈焰又开始不爽了。

(呵呵,真的不干我的事吗?)鹰取封神笑得很诈、很贼。

“本来就与你无关。”烈焰皱眉,声音又冷又硬。“你没别的事了吧?”

(嗯……应该没了。)鹰取封神沉吟一会儿,(等等!有事想问你。)他的声音突然变得急促僵硬。“说。”烈焰的眉仍是皱得死紧。

(你认识一个叫作橘未央的女人吗?)鹰取封神的声音有些严肃。

橘未央?不就是那个和鹰取这家伙一样怪异的人类吗?

“她是我这次的雇主。”烈焰有些纳闷,“你应该也知道,问我这件事做什么?”

(那女人做了一件很愚蠢的事情。)鹰取封神的声音咬牙切齿,像是在隐忍自己的怒火一般。

“说。”居然能让鹰取发火?有意思。

(那女人,她不是要你杀了她丈夫与前妻所生的儿子吗?)

“嗯。”烈焰应了声,静待下文。

(结果那女人,就在刚才,就是我正在和你讲电话的时候,她上了电视,因为她把她所有的财产全部捐给世界各地的慈善机构了。)

由声音听来,鹰取封神已额冒青筋,火到最高点。

“全部?”烈焰挑眉,有些讶异。他没想过那女人会做这种事情。

(没错!)鹰取封神低吼。

“你的意思是?”烈焰大概猜到他这么火大的原因了。

(你没有工资,而我的也没了!)居然做了白工?橘未央……很好,他记下了,居然敢让他做白工!“我无所谓,就当是帮朋友个忙。”果然,鹰取这家伙最不能忍受的,就是做白工和浪费时间。

(你要帮朋友,你的工资不要是你的事。)鹰取封神的声音又酷又硬,火到极点,有着令人畏惧的恐怖气息,(但是,我一定会把属于我的那一份工资,从她的身上以两倍代价讨回……你说她是你的朋友,照这么说来,你一定有她的联络方法了?)

“我是有她的名片。”对于鹰取封神强烈的怒火,烈焰总觉得事有蹊跷。

(把那张名片传给我,我一定要和她把帐清算干净。)鹰取封神咬牙切齿的,像是恨不得将口中的人挫骨扬灰一般。

“有必要吗?”听着他益加火大的语气,烈焰不禁怀疑他到底是要去讨债,还是要去索命。

(什么?)烈焰的这句问话,令鹰取封神有些摸不清他想问的是哪件事。

“你有必要为了区区的酬劳这么火大吗?”对于他过分在乎的情形,烈焰觉得这件事不只没付工资这么简单,一定另有隐情,不然这个很少发怒的家伙,不会有着这么大的火气。

(这不只是工资问题。)鹰取封神由齿缝间迸出话来。

“哦?”烈焰等着他的说明。

(算了,这是我的问题,我自己解决就行,你早点把她的名片传过来。)

说完,鹰取封神便挂了电话,快得让烈焰措手不及。

那两个奇怪的人类到底是怎么回事?

算了,与他无关。耸了下肩,烈焰收起手机,灵敏的跃下树,跨上他停放在隐密处的重型机车,往居所飞驰而去。

雪音……

无端端地,烈焰的脑海里第N度浮出白川雪音美丽的容颜,以及她那双温柔的冰蓝色瞳眸。

时间过得真的很快,没想到转眼之间,竟然已到了二月……他,也有整整两个月没见到她了,她现在一切好吗?

抛也抛不开盘踞在心上的影像,隐藏在安全帽下的俊颜,浮现失落怅惘,眼神空洞无依。

雪音……他唯一在乎、唯一能令他动心的可人儿。

烈焰轻轻一叹,又加速往长长公路的另一头飞驰而去,迅如闪电,消失在那一端的尽头——

☆☆☆

一如平日,白川雪音身旁的座位总是空着的,没人晓得为什么,或许是因为她一身的清冷难亲近,也或许是她所挑的位子不能打混;总之,她身边的座位老是空荡无人。

但,不管是什么事情,总会有例外——

“早安,白川同学。”宗方英司的声音温柔似水,笑脸和煦如阳。

“早。”轻点了下头,白川雪音又低首看着厚重原文书上的内容,没多搭理宗方英司。

宗方英司有些失望的笑了下,伸手拉开椅子坐下。

白川雪音困惑的看着宗方英司,微微蹙眉。

她不懂,不懂为什么会有人坐在她身边,没有人会愿意坐在这个正对教授、既不能摸鱼聊天、更不能偷打瞌睡的位子,而且这堂课的教授,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是什么事都不管、什么进度都不上的美原教授,宗方英司为什么要坐在这里?

察觉到白川雪音困惑的视线,宗方英司转头面向她,脸上扬起柔和若风的微笑,“有什么事吗,白川同学?”

“没事……只是不懂你怎么会坐这里?”白川雪音启口轻道。

“不,我一直很想坐在这里。”宗方英司浅笑摇头。是的,从高中时期开始,他就一直很想坐在白川雪音的身旁,只是始终提不起勇气。而今天会提起勇气走过来,全因阿拓说服了他该对她展开追求,也全多亏了阿拓为他做的心理建设与加油打气,他这次终于能鼓起勇气走向白川雪音。

白川雪音没有搭腔,只是静静的、定定的看着宗方英司,聆听他的声音。

宗方英司微微红了脸,薄薄的脸皮,让他一下子便泄露出自己的心绪。“以、以前老是坐在后面,是因为要掩护阿拓打瞌睡……呃,阿拓他叫二宫拓……他、他是我的好朋友。”宗方英司结巴,有些手足无措。

“对,二宫拓就是我,叫我阿拓就行了!”爽朗热情的声音自大老远处传了过来,随即便靠上宗方英司的背,像只无尾熊似的死巴着他。

白川雪音因二宫拓的突兀出声与出现方式愣了下,“你好。”她点头打招呼。

“你也好,白川同学。”二宫拓的笑容咧得老大,炫目耀人。“喂,英司,你刚刚在说我什么坏话啊?”他扬高了声调,挑起一边浓眉。

“我从不说人坏话。”宗方英司敛了笑容,表情认真严肃,“我向来只说真实的事情。”

“啐!去你的!”二宫拓笑骂的同时,大掌也用力拍上宗方英司裹在牛仔裤下的大腿,啪的一声,响亮清脆。

“喂!阿拓,说实话有罪吗?”宗方英司抬臂,大掌拍了二宫拓一记,表情却是纵容无奈的,“你居然对我下这种毒手,会痛你知不知道吗?”

“哎呀,这你就不懂了,所谓打是情,骂是爱,我会这么用力的打你,代表我很爱你啊,亲爱的小司司。”说着,二宫拓还热情的抛给宗方英司一个飞吻。

“那么,我是不是应该以同等的爱,来回报你对我的感情?”宗方英司的眉微挑,似笑非笑的瞅住正卖力使媚,或者该说是搞笑耍 宝的二宫拓。

“呵呵!你的疼爱我可承受不起。”见到宗方英司这种高深莫测的神情,二宫拓干笑不已,害怕的往后退了几步,看来是打算脚底抹油,溜之大吉了。

“咱们都几年的交情了,你应该很清楚你能不能承受我的疼爱,阿拓。”宗方英司微微一笑,伸手扣住想落跑的二宫拓,“想去哪里,阿拓?”

“我、我、我尿急!”二宫拓忙不迭的扯开宗方英司的手,一溜烟的跑得无影无踪。

目送好友的背影好一会儿,宗方英司才后知后觉的想到,自己的身边坐的是他单恋多年仍无一点进展的心上人,薄薄的脸皮在瞬间又罩上了一层红彩。“让、让你看笑话了,白川同学……”他的笑容僵硬,显然是相当的紧张。

“你们的感情很好。”同样也看着二宫拓消失的背影,白川雪音若有所感的说道。他们两个人的感情真的很好,都很珍惜对方、信任对方……这个,就是所谓的友情吗?

“大概吧!”宗方英司耸了下肩,泛红的脸色终于回复正常,能够正常说话,不再结巴。“和阿拓同班少说也有十年的时间了,我和他志趣相投,感情好也是很理所当然的事情。”

白川雪音没有应声,只是轻不可察的微点头。

“那个……白川同学……”静静打量着白川雪音恬静的侧脸,宗方英司的脸又不自觉的微微红了。

白川雪音转头看宗方英司,等待他接下来的话。

“如、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我们、我们想和你交个朋友……就是我和阿拓……你愿意吗?”宗方英司谨慎的看着她,仔细的观察她的每一个细微反应,生怕她会露出厌恶的表情。

白川雪音的眼神转为疑惑。为什么要和她交朋友?从来没有人对她说过这种话,为什么他会想和她这个无趣又乏味的人做朋友呢?

“因为……”看出白川雪音眼中的疑惑,宗方英司再怎么尴尬,也得硬着头皮解释清楚:“我和阿拓看你都没有朋友,好像很寂寞的样子,所以、所以……就是这个原因。”

“我没有交过朋友。”白川雪音摇头,“我不懂朋友的存在意义,也不知道该怎么当别人的朋友。”

听出她没有拒绝的意思,宗方英司的心情是大大的晴天,神采飞扬的说:“就是因为不懂,所以才要学习。白川同学,如果你没有朋友的话,就让我和阿拓当你的朋友,好吗?”

“可是,当朋友该做什么事情?”白川雪音有些犹豫。从小,因为她特殊的外型与少言的个性,她从来没有交过所谓的朋友,她的世界没有朋友这个词。她根本不懂该怎么交朋友,该怎么与朋友相处。

“什么事都不用做。”宗方英司微笑摇头,“只要付出自己真心的关心,偶尔斗斗嘴、聊聊天;而当有心事,或是有了困扰的事情时,就可以说出来,和朋友们一起想办法解决。这个,就是朋友的相处之道。”

白川雪音点点头,脑子里有了概念。原来交朋友也像是和家人在一起的模式啊!

“为什么愿意找我当我朋友?”白川雪音疑惑的问着。她知道自己的个性孤僻又不爱说话,一点也不讨人喜欢,但宗方同学不同,他的亲和力强,待人亲切有礼,随时都能和任何人打成一片,他为什么会想交她这个不起眼的人当朋友?

“因为……你看起来有点寂寞……”宗方英司微微一笑,只说了理由之一,其实最重要的理由,是因为他想接近她、想了解她,而不是一直待在原地观看她,被拒于她的世界之外。

她看起来很寂寞吗?微偏首,白川雪音开始思索这个问题,但是脑海里仍是没有答案。

“愿意当我们的朋友吗?”久久得不到佳人的应允,宗方英司忍不住又问了一次。

“我不懂怎么和人相处,所以,请你们多多指教。”白川雪音很慎重的看着宗方英司说道。她是该学着怎么和人相处了。

“我们也要请你多多指教。”愿望之一达成,宗方英司露出快乐的笑容,眼睛闪亮亮的,“那么,叫我英司就行?你呢?希望我们怎么叫你?”

“还是叫我白川好了,不过,不用再加同学。”其实,她本来是想大方的请宗方也直接叫她的名字,不知道为什么,烈焰的脸突然浮上心头,让她改变了心意。

“好的。”即使只能叫白川,宗方英司已心满意足。没想到她真的愿意和他与阿拓交朋友,而且还一口答应……真的,他已无所求了。“我去告诉阿拓这个好消息,下课之后,我们三个一起去餐厅吃饭好吗?”

挣扎了会儿,白川雪音答应了宗方英司的邀请:“嗯。”虽然她还是喜欢一个人用餐,但是偶尔和别人一起吃饭,似乎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朋友……她的第一个朋友。

思及此,她不禁微微一笑。

宗方英司瞪时看傻了眼,呆坐在原地,什么事都忘了。如果问他姓啥名啥,他可能还要再想个几秒才能想出来。

☆☆☆

一丝不挂的立在浴室里,烈焰仰头承接自莲蓬头内洒落的热水,任其冲刷肌理分明、线条优美的光裸身躯。

哔哔——

不识相的手机声,硬生生地打断了烈焰的享受。他冷着脸关掉热水,走出浴室外,心生不悦的接起电话:“烈焰。”

(有工作了,你接不接?)一个熟悉的男声传来。烈焰认出打扰他的人是谁,正是那个坚持死都不做白工的掮客。

“什么样的?”换成免持听筒接听,烈焰放下手机,随手抓来一件浴袍披上身,同时走向书房,将电脑开机,心情还是不大爽快。

(这一次是扮演正义之士。)讥讽的语气说完,接着是一连串模糊不清的低咒。

“鹰取?”怎么回事?他从来没听过这家伙咒骂过。

(你这该死的女人,走开!离我的音响远一点——快住手!你看你做了什么好事,你要怎么赔偿我——停止!该死的!你这个破坏狂,你知不知道你刚才毁了的那个东西是限量发行的!)鹰取封神突然大喊。

烈焰更是一头雾水。

(我是破坏狂的话,你就是守财奴,欧吉桑。)温温婉婉的女声传来,音量却也不小,(欧吉桑,你不是要我以身相许当你的女佣吗?我可是很认真努力的在打扫呢!你没听过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这句话吗?)伴奏的是三道乒乓的合奏声。

(你是竭尽心力的在搞破坏!)鹰取封神狂叫(快给我住手!不!别动那个东西——不是叫你别动吗?你这个该死的女人,快给我住手!)

话筒的另一端听来相当热闹,烈焰也大概猜出那个女声是属于谁的;除了她以外,应该没别的女人有这能耐教鹰取封神尖叫。但她没道理会在鹰取的身边,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要我住手我就住手,那我不是显得太廉价了吗?)含笑的女声传来,接着是一阵匡啷声不绝于耳,听来像是有什么东西被人砸了一地般。

(橘、未、央!)鹰取封神咆哮。

果然是橘未央。烈焰摇摇头,嘴角含笑,继续听下去,方才被人打扰的不悦全消失得无影无踪。难得听到鹰取的吃瘪失控,不好好聆听,不是太对不起自己?

(我知道我的名字很好听,但是你也不用念念不忘吧?)橘未央声音柔媚似水,说的净是让人想吐血的话。(你这样子好像变态哟!还是你本来就是变态呀,欧吉桑?)

(谁是欧吉桑了?)

(喔,对喔!你还不到三十,说你是欧吉桑是有点超过了啦。)橘未央吐了吐舌,(对了!瞧你长得这样不男不女的,叫你人妖先生好了。)

(不男不女?橘未央,你、找、死!)她显然已犯了鹰取封神的禁忌,让他的声音在瞬间变得嗜血。(讨厌,人家还想长命百岁,怎么会找死呢?)橘未央甜甜的笑道,表情说有多无辜就多无辜,(喂,人妖先生,你刚才是不是在讲电话?)

(该死的!)又是一声低咒,(烈焰,你还在听吗?)

“嗯。”烈焰应了声,眼里、嘴角净是笑意。不愧是橘未央,瞧她没三两下,已将鹰取耍得团团转,真是厉害。

(我刚才说到哪里?)鹰取封神的声音很不自在。

“当正义之士。”烈焰微微一笑,因为话筒的另一端又再次传来某种东西被摔个稀巴烂的声音。(对,这次的工作就是为这个社会除去一个妄想要称霸世界,掌控地球的疯狂科学家!)鹰取封神咬牙切齿的说,(你接不接?)

“接。”就当是积阴德吧,日行一善。

(我刚才把那个人的资料传过去了,你自己看着办,这次的酬劳不多,因为是公家给的……)他的话还没说完,突然又咆哮了:(你这个杀千刀的女人!不准再动我的东西、我的桌子!给我住手!橘未央,你找死!你竟然敢扒走我的钱包?你给我过来!)

又是一连串的嗓音,烈焰摇摇头挂了电话,脸上是幸灾乐祸的浅笑,同时,他移动滑鼠,连上网路,接收资料。

那个科学家居然在那里!

盯着荧幕上的字,烈焰错愕了三秒钟,才反应过来。

这次要到那里工作?为什么会是那里?该去吗?

定定的盯着资料,烈焰的心万般犹豫。

不是早就决定不再涉足那里,为什么这次的工作会在那里?他……该接这个工作吗?到了那里,他忍得住不去见她、不去吻她、不去抱她吗?

一咬牙,烈焰下了决定。

忍不住也要忍,他根本不适合她,也配不上她;无论如何,他都要把想见她的欲望忍下来!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