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以晓 > 《冰火恋》
返回书目

《冰火恋》

第五章

作者:以晓

没下雪的日子,天气依旧冷寒。待在室内,吹着暖气,白川雪音感到昏昏欲睡。

“白川。”一个声音拍了拍她的肩。

白川雪音勉强撑开欲闭的眼皮,转头往后看,见到的是一脸粲笑的二宫拓。

“有事吗,阿拓?”她的声音懒洋洋的,像是想趴在桌上大睡特睡一般。

“嘿嘿,笔记借我。”二宫拓倒是一点也不觉得可耻的向人借笔记看。

白川雪音没说什么,拿了笔记本给二宫拓后,她站起身,“我出去走走。”

“要上课了,白川。”二宫拓有些诧异的看着白川雪音,不懂向来是模范生的她,为什么会想翘课,这节可是当铺王的课耶。

“嗯,我知道,我出去走走,晚点会回来。”白川雪音点个头,人就走出教室外。她实在没有办法再继续待在这个充满暖气的教室里,太闷热了,不只让她心情紊乱,还让她全身都没力气,只想一直昏睡下去。对一个冰女来说,这可不是一个好现象。

走出教室,她四下张望了下,见到四下无人后,她走上平日无人会到的小径,走出了有暖气的世界。

还是外面好。

迎面的是椎心刺骨的寒风,脚踏的是无人践履过的白雪,这一刻,她的心情终于安定,不再浮躁不安。

也不怕身上的衣服是否会被雪弄湿,她找了个位置便坐了下来,一双白皙的小手,开始捏起雪兔。

不晓得烈焰现在人在哪里,一切好不好?

白川雪音已经很习惯在这种下雪天里想到烈焰。坐在树下,她呆呆的看着洁白雪地,脑海里又再次浮现她那一次救了烈焰的情景……

红艳的鲜血,染红了一整片的白雪,强烈的红与白对比……最让她震撼的,还是烈焰那一双比血更殷红、比红宝石更美也是一双森冷无情的眼。

脑中的画面,一下子又转到那日早上,她自睡眠中苏醒过来时——

那时候嘴巴痒痒的,大概是烈焰吻醒她的吧!那时候,烈焰的脸离她很近,让她吓了好大一跳。不过,最让她讶异的,抓着她的头发玩的烈焰,他的眼睛好温柔,殷红色的眼睛像大海一般温柔,她才会在不自觉下,伸手去碰触他的脸。

可是,烈焰在知道她是医学系的学生之后,态度就变得很奇怪,脸上更是讽刺的那种微笑;接着,他对她不再有势在必得的气势,虽然抱着她,但是他的温柔里,却有浓浓的悲伤。

忆及此,白川雪音不禁有些失落。

那时候,烈焰抱着她,让她没办法看清他的眼,读不出他的心绪,她要离开的时候,烈焰则是背对着她,连一眼都不瞧。为什么烈焰会突然有那么大的转变?她真的不懂。

她抬首,正巧对上宗方英司自远方走来的身影。她纳闷的站起身,往他的方向走去。

现在都上课了,他怎么会在教室外面?

“白川,你怎么待在外面?”宗方英司慌忙跑来,拉住白川雪音的手,“现在外面很冷,你这样子坐在这里会冷死的,你知不知道?在这种天气里,雪是很可怕的!”

白川雪音什么也没有说,只是任由宗方英司拉着走。

她当然知道这种冰天雪地的天气,坐在室外是很危险的事情,但,那是对人类而言,对冰女来说,外面的气温才是适合她的世界,而不是室内令她窒息的暖气。

“白川,都上课了,你怎么不回教室?如果身体不舒服的话,也该待在保健室啊!天寒地冻的,待在外面很容易出事。”宗方英司低首看白川雪音,表情极为担忧,一双手还抓着她不放。

白川雪音没有说话,只是盯着宗方英司抓着自己的手看。

还是很不喜欢有人碰到她……但是,她当时却不排斥烈焰吻她、抱她;最令她反感的,应该是烈焰那种“大爷我说了就算”的霸道态度,这为什么呢?为什么她一点都不讨厌烈焰的碰触呢?

久久没有等到回音,宗方英司看向白川雪音,顺着她的视线往下看,他看到自己的手还抓着她的手不放,俊脸立即染红。

“对、对不起!”俊脸红透的烈焰,慌乱的放开手,忙不迭的道歉,有些不知所措。

白川雪音摇头,““你怎么还在外面?上课了吧?”

“因为你不在教室,阿拓告诉我你说要出去走走,我不大放心,就出来找你。”宗方英司的表情很诚恳,笑容还是一样的温柔,“回教室吗?”

想了想,白川雪音点头。待在外面也待得够久了,是该回去上课。

“你放心,教授还没到教室,他临时被校长找去,大概要好久的时间才会到。”宗方英司见白川雪音仍是一脸淡然,以为她是在担心,而带浅笑的安慰道:“就算他在你之前到教室,还有我陪你,不用担心。”

白川雪音还是没说话,只是轻轻的点了下头,跟着宗方英司一步一步的慢慢走回教室。

而她完全不知道,她刚才坐靠着的树干上面伫立着一个她挂念于心的人。

那个男人是谁?

立在树上,烈焰神色不悦的盯着离去的两道背影,心情非常火大。

那男人凭什么拉着白川雪音跑?他竟然敢碰雪音?

他火大的捶了下身旁的树干,力道之大,让树间的雪全部掉落,同时,也把理智拉了一半回来。白川雪音很美,当然不只他一个对她动心,这是一件很理所当然的事情,一点都不奇怪,可他就是不能容忍有别的男人觊觎白川雪音!

冷静不到几秒钟,烈焰又再度火大,这把怒火还烧得更加旺盛!

☆☆☆

“雪音,要出门啊?”晚上九点,白川晓光立在妹妹的房门口,像只小狗狗般可怜的瞅着她看,眼里泛着点点泪光,“不要啦!都这么晚了,出门是很危险的事情耶!”

白川雪音瞄了眼哥哥,又继续梳理她那一头长发,没搭腔。要应付这个聒噪的哥哥,沉默是最好的方法。

“雪音……”见妹妹甩也不甩自己,显然已打定主意,这让白川晓光快哭出来了。“不要出门嘛,今天只有哥哥在家,你忍心见哥哥一个人孤孤单单的留在家里,像只可怜的看门狗狗一样看家吗?爸爸和妈妈都出去了,人家不要一个人待在家里看门啦!”说着,还吸了吸鼻子,加强他的可怜与孤单。

“哥哥……”白川雪音摇摇头,不知道该怎么向哥哥说明才好。

“学校的事有比哥哥重要吗?”白川晓光泫然欲泣,希望能用泪眼攻势打动妹妹。

看着哥哥那一双盈满泪水的眼眸,白川雪音更说不出口她要去的地方;她根本不是要去学校,是哥哥误会了,她要去的地方,是烈焰留给她的那栋房子。不知道为什么,她今天格外的想念烈焰;可是,哥哥这个样子,要她怎么说出口?

“哥哥……”她看着哥哥,手指在身后打了个叉叉,“对不起。”就让哥哥以为她是要到学校去吧,不然她一定出不了家门。

“呜……雪音你好坏喔,为什么一定要去学校嘛?”白川晓光居然哭了起来,像个得不到玩具的任性小孩般。

白川雪音头痛的看着哥哥,实在不晓得该说什么来安慰他才好。算了,如果这一安慰下去,哥哥一定不会让她有半点机会出门的。

“哥哥,我走了。”

说毕,她便一溜烟的跑出房门,几秒之后,人已出了家门。

“真是的!一定又是去那个人那里。那边明明就没有半个人,为什么还非去那里不可呢?难道睹物思人也好吗?”擦干脸上的泪水,白川晓光趴在窗口,表情不甘的喃喃自语:“真的是女大不中留了啊?雪音,你为什么不再是哥哥的小雪音了呢?唉!全都是那个野男人、臭火妖的错啦!都是他把小雪音抢走的,雪音……”

☆☆☆

进入烈焰的房子,白川雪音立即感受到一股淡淡的炽热妖气向她袭来。

是烈焰留下的妖气吧?都几个月了,怎么还会存在呢?还是,他又再度回到北海道了?

深深的吸了口气,她又缓缓的吐出,希望能藉此稳定自己纷乱的心绪。

烈焰不可能回来的,他说了,他大概不会有机会再回北海道,他怎么可能回来呢?会有这些妖气的存在,一定是因为没有别人来过,所以才会残存着。

想了想,她只找到这一个合理的理由;她一点都不敢奢望烈焰会回来,虽然她一直希望能够再见到他一面,毕竟,北海道并不是个适合火妖待的地方,火妖该待的应该是九州那边的和煦气候。 北海道对火妖而言,还是冷了点。

甩甩头,白川雪音要自己别再胡思乱想,还是去整理烈焰那间主卧室吧,她有一个多月没有来整理了,主卧室一定积了一地的灰尘。

她举步走向主卧室,无声的转开门把,然后走了进去。

怎么会有人!?

白川雪音错愕的停下所有动作,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两步,怔怔的看着黑色的大床;在她眨眼眨了不下十次后,还是看见床上躺着一个活生生的男人!

她蹙眉,不能理解卧室里怎么会有个男人大咧咧的躺在床上?她明明有检查过门窗,每个地方都上了锁呀,应该不会有小偷进来才是……那个人会是谁?是烈焰的朋友,还是烈焰本人?

在还不能分辨出床上的人是敌是友前,白川雪音切断自身所散发出的妖气,缓步走向躺在床上的人。

月色如水,藉着银白色的光线看清楚男人的脸后,白川雪音又是一呆。

是烈焰!他回来了……但是,他怎么回来了?他不是说,他大概不会再回到北海道吗?为什么会回来?又是为了什么而回到北海道?

跪坐在床边,一身浅咖啡色的身子倚着墨黑的床,她趴在烈焰的枕边,呆呆的看着睡梦中的他,眼中没有半点防备。

烈焰长得很好看呢!

看着他,她呆呆的想着,小手也不自觉的爬上他那张俊酷有型、现在却因为沉睡而显得有些孩子气、看来纯真无害的脸庞。

冰凉的食指自他覆着些许发丝的额,一路下抚至高挺的鼻梁,在来到一双微启的唇瓣时,她蓦地停手。

软软的、温温的……她失神的以拇指与食指轻轻摩挲他的双唇,脸上缓缓浮出一抹浅笑,很柔、很美,也很虚幻缥缈。

半晌,她收回了手,秀丽的容颜泛开红潮,往颈部扩散。

她、她怎么可以趁他在睡觉的时候乱摸他?她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

整张俏脸红透了,白川雪音屏住气息,双手收至身后,撑着地板,缓缓的往后方滑移。

既然烈焰都回来了,她也该回家了,哥哥还在家里等着呢,她该回家了。

“雪音……”低柔的嗓音从床上发出,“想去哪里?”

白川雪音结结实实的被这个声音吓了一大跳,不禁倒抽一口冷气,“你醒过来了,烈焰?”

烈焰没有回答,懒洋洋的起身,身上仅套了件黑色长裤,结实的肌肉随着他的一举一动有力缩张着,为他增添诱人的性感。

走下床,烈焰看着白川雪音,动也不动,只是一双眼盯着她不放。

白川雪音被看得心慌慌的,脑中只闪过一个字——逃!

她有种变成猎物的感觉,而烈焰又散发着两人初见之时的气息,她得逃;不逃的话,她……她也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样。只是,她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慌乱感。

“你怎么了?”烈焰缓缓弯下身,微挑一眉,一双殷红的眼仍是定定的盯着她不放。

白川雪音摇头,说不出一句话来。

“怕我吗?”烈焰的声音更轻柔,鹰隼似的利眼忽然染上一层失落。

白川雪音还是摇头。她一点也不怕烈焰,因为他不可能会伤害她,不知怎地,她就是想逃,想逃离这种暧昧诡谲的气氛。

“想逃吗?”烈焰眼中的失落消失,换上了另一种不明的眼神,嘴角更是噙着一抹淡笑。

白川雪音微愣,烈焰怎么猜得出她想逃?她有表现出来吗?

“你是该逃的。”烈焰轻轻一叹,单膝跪地的看着白川雪音,掬起她及地的发丝,温柔的说:“你真的让我失控了,你知道吗,雪音?”

白川雪音摇头,失控?她不觉得他哪里失控了,到目前为止,他一切正常呀!

“你不知道?”烈焰的笑容扩大,低沉的嗓音轻柔似微风:“雪音,你知不知道我现在想对你做什么?”

白川雪音再次摇头,她根本看不出来,而且她一点也不想知道,总觉得知道了以后,她一定会因此而付出很大的代价。

“我可爱的雪音。”烈焰笑了,连眼里都是温柔的笑意,“你怎么会不知道?你怎么会不知道我现在想抱你、想吻你、想好好的怜爱你?瞧,你让我完全失控,只想把你拖上床耳鬓厮磨,这全都是因为你。”

白川雪音瞪大了眼,眼里明白写着惊慌二字。

烈焰伸出手抱起她,走向黑色大床。“雪音,今天你可能回不了家了。”

闻言,白川雪音一震,错愕的瞪着一脸平静的烈焰,“烈焰,你、你……”

烈焰又是一笑,温柔而多情的笑容让雪音忘了想问什么。

他坐上床,将她搂在怀中,像是搂着自己最重要的珍宝一般,在她耳畔低喃:“雪音,你知道吗?在我知道我要回到北海道的时候,我一直告诉自己,一定要忍着不去找你,不然一见到你,我不晓得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所以,在你来这个房子之前,我都一直强忍着不见你,只敢远远的看你,不敢出现打扰你;但是,你来了,你伸出手碰我,我就知道了一件事。”

“什么事?”白川雪音任由烈焰的大掌握着自己的小手,没有半点挣扎。

“我绝对忍受不了你人就在我面前,而我却不抱你、不吻你。”烈焰执起她的手,放在嘴边轻吻细啮,“雪音,你怎么会来这里?”

“有一阵子没来打扫,所以过来看看。”白川雪音白皙的脸颊缓缓浮现一层粉红,想抽回自己的身,更想逃离这个令她心跳紊乱的怀抱。

“只有这样?”烈焰挑眉,不满意这个答案。

“嗯。”白川雪音轻声应了句,乘机收回自己的手,并想跳离烈焰的怀抱。

“你又想去哪里?”烈焰嘴角微勾,好整以暇的翻了个身,将她牢牢的压在身下,让她动弹不得的同时,也撑起上身,小心不压痛她。“除了我的怀里,你还想去哪里?”

“我该回家了。”白川雪音想起身,却发现不能移动半分。

“我刚说了,你今天恐怕回不了家。”烈焰露出一种接近无赖的微笑,缓缓的压低俊颜。

“你想做什么?”白川雪音微皱眉,看着烈焰,她觉得有一种很不妙的感觉。

“你说呢?”烈焰扬眉。

“我一点也不想知道,我想回家。”她别开了脸,不去看烈焰那抹会迷人心智的笑。

“也对,你不需要知道,你只要感觉就好了。”说着,烈焰埋入她的颈窝,品尝身上的馨香,流连忘返的制造出一抹一抹的粉色印记。

“烈焰!”白川雪音倒抽了口冷气,低喊着:“停止!”太过分了!她不是来这里让他吃豆腐的!

“为什么要停?我等了好久,为什么要停?”烈焰轻轻笑着,柔软炽热的唇向下方滑去,进一步的吮吻她线条优美的锁骨。

“你、你不能这么做!”白川雪音又急又羞,不停的挣扎,“快放开我,我要回家了。”

“不许。”听见她急着离去只为了她口中的那个家,烈焰有些不是滋味,蛮横霸道的个性又悄悄冒出头。“我不许你回去,也不许你心里全是你的家,你心里、眼里,只许有我一个,除了我以外的事情都不许你想!”

“你怎么能这么霸道?”白川雪音皱眉,对于烈焰唯我独尊的态度反感,只是已没有之前那么多,而她纳闷的是,烈焰这种个性是怎么养我的?

“我本来就这么霸道。”嘴角向上轻扬,烈焰说得理直气壮的。他的双臂支在她的身体两侧,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眼里全是对她的依恋与情意。“你是我的,你只能是我的,记住这一点,雪音。”

盯着烈焰,白川雪音有点不悦,因为他的态度实在太惹人厌。“我不是你的。”她撇过头不看他,但嘴边却挂着一抹浅浅的笑容。

其实,她一点也不讨厌烈焰这么说,反而让她觉得自己对烈焰来说是独一无二的;但是,不讨厌归不讨厌,烈焰的态度还是太霸道,又不是他说了就算!该有人反抗他,让他知道不是凡事都能够顺他的心意。

“雪音,你是我的。”烈焰没有见到她的微笑,脑中只有她冷冷一句“我不是你的”,这让他焦躁、让他不安;低吼了声,他低首便吻住她的唇,辗转吮吻着,像是想抹去心中的不安与不确定。“你只能是我的,只会是我的,其他男人都不许碰……”他一边吻着,一边低语,像是要把这些话印在她的心上一般。

“烈焰……”被吻得喘不过气,白川雪音挣扎着,想要他停止他的行为,却没想到这一开口,反而让他的唇舌更加肆无忌惮的侵入她口中,缠住了她的,毫无保留的品尝她的甜蜜。

过了一会儿,烈焰终于放手,一双红宝石般的眼变得深邃惑人。他直勾勾的看着因为他的吻而显得魅人的白川雪音,露出一个自豪的微笑,“你是我的,雪音,你是我的。”

白川雪音忙着喘气,没时间理会烈焰说了些什么。哪……哪有人这样子的,听不顺耳就不让别人说了吗?她气恼极了,抬眼看向他,却发现他的脸上有着笑容,这让她更恼了。

“我不会是你的。”皱皱鼻头,她坚决的驳斥他霸道的话。就是讨厌这个样子,她都快不能呼吸了,他还笑得那么高兴,太不公平!

“再说一次。”烈焰扬高一眉,笑容消失在脸上。为什么拒绝他,当他的女人真有这么糟?烈焰的心里除了恼,还有更多不安。

她对他真的没感觉吗?为什么?因为他是杀手,还是因为他是火妖?又或者她从头到尾就对他没有感觉,都是他一厢情愿,从来没问过她的意思。但是她明明不讨厌他的,不是吗?

烈焰发现,他根本确定不了这个答案。

“我不是你的。”

看着烈焰完全卸下防备,轻易的便能看透他所有心绪的双眼,白川雪音微微的笑了,“我也不是任何人的,我是我的;烈焰,你也是你的,不是吗?”没有想到烈焰这般孤傲、霸道的人,竟然也会有这种不安的眼神,是因为她吗?只因为她的一句“我不是你的”吗?

“不,我不是我的,我是你的。”听完她的话,烈焰轻轻摇了下头,不同意她的话。他早已在见到她的第一眼时就对她动了心,也交了心,他,早就不是他自己的了。

“我的?”白川雪音因为这个答案而呆愣,他说他是她的?她盯着烈焰,很难相信像他这么一个唯我独尊的人,会说出类似臣服的话。

她的心为之震撼。看着他,她心中有怜惜,更有不知名的情绪,满满的充塞在心中,让她不知所措,却不讨厌这样的感觉。

“对,我是你的,全部都是你的。”烈焰缓缓低下头,殷红的眼对上水漾的冰蓝色双眼,说得慎重、认真,像是在许下承诺一般,“我所有的一切,全部都是你的。”

“为什么?”这么浓烈的感情让白川雪音感到一阵鼻酸,“为什么是我?”

烈焰闻言一笑,眼中溢满柔情与爱恋,“只有你能让我动心、让我爱上。”

白川雪音呆呆的眨了眨眼,不大能消化烈焰所说的话。她怔愣的看着他,完全反应不过来。

“我爱你,雪音。”烈焰的手指抚过她粉嫩的颊,温热的鼻息与她的交错,在她唇边低语,语气认真:“我爱你,我的雪音,我是你的,你也是我的。”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