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伊雪 > 《冰月麒麟I》
返回书目

《冰月麒麟I》

第一章

作者:伊雪

游家,目前算是这城镇内数一数二的大商贾。

而现在,在这个良辰吉日之时,游家的独子--游亦麟结婚了。

宴请百席不说,更是砸了大把银两请来百名歌妓娱乐助兴,这正是不惜花费重金来宣扬自家财力的方法之一。

夜晚,外面热闹非凡依旧,而在有着昏黄烛光的新房内,却充满相当暧昧不明的气氛。

新娘依旧戴着红盖头,坐在圆桌的对面椅子旁的新郎却依旧动也没动,就好像对这类事丝毫没有兴趣一般。

倏地,他打了个大呵欠。

这行为让新娘忍不住了,她索性自己掀起盖头。

“喂!好歹我也算是你的妻子了,难道你就不会遵守一下新婚之夜新郎应有的礼仪吗?”新娘不高兴的将桌上的酒一饮而尽,那原本应该是新郎与新娘一起喝的交杯酒。

游亦麟又闷闷的打了个大呵欠,抹了抹眼角的泪珠,一脸不太在意的望着直喝酒的妻子。

“我腻了!”

“啊?”游亦麟的话让他的新婚妻子愣了一下,“你说你怎么了?”

“我说,我厌倦了这档子事啦!”游亦麟两手一摊,说得好像没什么大不了的样子。

“你居然在我们新婚之夜说你腻了?呵!这也难怪嘛,你可是有八位美人妻子在怀的游家大少。”

“九位,你忘了把自己给算进去了。”游亦麟不怀好意的笑了下,起码这表情可以让女人稍稍的原谅他。

相当有钱的游家有一个非常花心的独子,那个人就是游亦麟。

他的长相相当的俊逸,十个面相师有九个说他命带桃花,他绝对不可能只拥有一、二位妻子的。

真的,游亦麟就宛若是天之骄子一般,他一生下来就像拥有皇帝命似的镶金戴银。

十五岁就有了第一个妻子,再来的八年期间,他一年娶一个,而且每一个都是人人称羡的才女美人。

现在的他才二十三岁,坐拥九位美人妻子,享受的是人人羡慕的天人生活,但他并不满足。

眼前的这第九位妻子比起前八位的姿容有过之而无不及,但不知为何,他就是提不起任何“性”趣。

虽然这场婚礼是他求来的。

“我可以不要把自己算进去吗?亲爱的游大少爷。”新娘对他眨了眨眼,脸上有着些许恶作剧的乞求。

这种表情让人看了就觉得有点假。

“你真的不想嫁给我?”游亦麟又露出一贯的放荡笑容,“你想想,这京城除了我之外,还有谁敢娶你啊?你真的想放弃这个嫁人的好机会?”

并不是他故意贬低眼前的新娘,因为那的确是事实。

游家的九位妻子虽人人称羡,但却都是让男人却步的女强人;也因为她们的眼光高得吓人,所以到目前为止,她们认为只有游亦麟这个男人才有资格当她们的丈夫。

也不知为何,游亦麟的九位妻子好似不太在意地位似的,任凭丈夫在外花天酒地,嘴上虽会说说、念念,倒也没什么太大的反应;更有人说,也许游家这匹”美人妻,是娶进来当花瓶--好看的。

“我说说罢了,倒是你,在这种洞房花烛夜,你真的不想动我?”新娘挪动了身子,一屁股坐上游亦麟的大腿,“你这个花心大萝卜,今天真的不想做吗?”

“嗯……你想做?”游亦麟邪恶的轻吹新娘的耳后,引来新娘全身一阵战栗。

“既然这样,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啦!”

游亦麟嘻皮笑脸的将新娘抱上床铺,接下来便是一阵嬉闹笑声,之后传出的,便是令人浑身燥热的yinhui申吟……

黑暗无星的夜色中,传出几声狼嗥,高耸的峭壁之上,立着一匹狼。

它有着银月般灰亮的毛皮,额间有着明显的金黄月牙之印,当它朝着硕大如盘的圆月仰天长啸之时,声音传遍整座灰暗的山谷,听来是那样令人毛骨悚然。

“月狼,过来!”

一道冷酷的声音自峭壁的另一端传出,被唤作月狼的它立即停止吼啸,毫不犹豫的往唤它的主人身边奔去。

它奔跑之时所掀起的一阵冷风,很冷。

安静的立在主人身旁,它的主人,现在正在河边清洗着一把黄金铸的长剑。

圆月映上水而,可见剑身闪烁着血红的铜光,再朝着河流上游看去,可怕的尸体遍布,与其说他用河水清洗剑身,到不如说他用那群人的鲜血滋润着剑。

那个人身着雪白锦布、镶着金边的华丽衣裳,但诡异的是在那衣服之上竟没有任何的一点血渍,反倒闪着令人发毛的雾光。

月狼轻叫了声,抬头望着它的主人。

“怎么?你也认同我的作为吗?”薄唇轻轻牵起一丝笑容,半边的脸上戴着令人赞叹的华丽银色铁面。

只露出一边的眼有如星光般华美,那是带着魔性的眼。

俊秀的脸蛋上有着罕见的温柔冷笑,矛盾,但却不能说很奇怪。

倏地,一阵冷风吹起,牵起他如丝般的黑发,而一直坐在他身旁的月狼也叫了声,就像是他呼唤起这阵冷风一般的凑巧。

白衣男子将腰间的金麻绳扯出,随意将黑发向上扎了个马尾,而后又梳齐长发。

那样的动作看来是那么的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看起来竟是那样的绝尘脱俗。

他,是被誉为武林四大高手之一的男子。

他是剩麒,乐正剩麒,传说中有着魔性之眼的奇异男子。

传闻他是个冷傲孤独、与狼共生、饮血过日、斩人过活的冷酷男子;更有人说,他斩人是为了养手中的黄金之剑--银岚,他是这么称它的。

似乎饮血饮足了一般,乐正剩麒将剑上的水渍擦拭干净,而后入鞘。

锵的一声,清亮的铁与铁相触的声音响彻山中,夜行的鸟兽纷纷被惊吓得四处逃窜,夜晚的小骚动引来月狼的注意。

其中,似乎还有着某种危险的气息存在。

“月狼。你说,为什么人类就是这般不自量力?为什么人类一定得到要死之前才会了解自己的渺小?”

乐正剩麒并不直接道出背后的刺客,反倒像要故意引人偷袭而展露出自己的弱点。

“唉!银岚已洗净了,我不想再弄脏它。”

“不想弄脏它,那你就受死吧!”

话语未了,一道黑影自草丛之中窜出突袭乐正剩麒;但在下一刻,他却反被月狼一口咬住脖子。

突袭的男子发不出声音,只能看到乐正剩麒的背影。

想突袭的手早已被月狼的前脚轻易制住,月狼尖锐的牙依然狂咬着男子的血肉,让它身染艳丽非凡的血色。

男子模糊的眼好不容易看到乐正剩麒转过身子,乐正剩麒轻摘下另一边的铁面,冷酷无情的看着正被月狼撕裂的男子。

缓缓的,男子见到那传闻中的魔性之眼……

片刻后,乐正剩麒再将铁面戴上、将黄金之剑佩带好,一手将铺在地上的血红披风一扬。

那是件像是用血所染成的巨大披风。

“月狼,走了。”

冷冷的声音再次传入月狼的耳内,就像在宣告什么似的,月狼嗥了声,快步跟上乐正剩麒。

此时,银月依旧,场景依然,惟一不同的,只有满地的死尸及一具被野兽撕裂但却面带笑容死去的诡异男子。

游府--目前占地最大的富家之一。

拥有许多巨大池塘、湖泊,水池之上还筑有弯曲小道及厢房,假山流水、百花绽放,美景不在御花园之下,也因此被誉为世外桃源。

“相公,你想上哪儿去啊?”

一道骄蛮的声音自大厅传出,那是游家第三媳妇--小翠。她两手叉腰,一脸不高兴。

被她称之为相公的是一名长相英竣看来满面桃花的男子,现在他正在想办法偷偷溜出游府。

“相公,你又想偷溜到哪儿去?”听到小翠的声音,在房里的第九媳妇艳虹也探出头来观看,正巧挡住想落跑的男子。

男子拧了拧眉,将摺扇啪的一声打开。

“怎么?你们相公我想出去散个心也不行啊?”男子将目光放到天边,手中的扇子不太认真的扇呀扬的,宛若想扇走什么东西一般。

一旁突然出现的女子笑了笑,她的声音让男子停止了手边的动作。

“夫君,要出去散心是可以,怕就怕你不是真要去散心。”她是第四媳妇柳美,一脸精明的样子,总是让其他男子低头。

“哈!散心就散心,哪还有什么真真假假的。”

“相公?我好像听到什么了哟!”

第七媳妇怡音从另一旁走了出来,她正摩拳擦掌的靠近他,一拳出手,却被男子轻松的挡下。

男子笑嘻嘻的样子,让在场的四名女子皱了皱柳眉。

“相公,你究竟想上哪儿去你就明说吧!难道有什么地方是我们不能知道的吗?”小翠率先开口,代她们讲出第一句话。

男子两手一摊,叹了口气道:“就如你们先前听到的啊,我只是想散个心、逛逛街罢了。”

“当真如此?那就让柳美姐和怡音姐跟相公你去吧!顺便买些胭脂花粉回来给姐妹们用。”艳虹挥了下手,要柳美和怡音跟着。

男子一听,马上倒退数步猛摇头,“这怎么成?一个大男人上街怎可带着女人?实在有损男人的威严。”

“是喔,带着女人出入烟花酒楼也比较不方便嘛!”柳美故意说得醋劲十足,两手抱胸,不怀好意的道。

“相公,你已经有咱们九个老婆了,还不够吗?难不成你还想再多娶一个?”怡音皱了下眉,她实在不敢相信居然有人会好色成这样。

男子依然是一贯的笑嘻嘻,“不会的,有你们这九个美女老婆就够了,我不会再给你们增加一个姐妹的。”

他一边笑嘻嘻的说,另一只脚却随即踏出门槛,一个转身就溜得不见踪影。

“啊!相公又逃了!”

“相公!”

每次都这样,游府的每一天,总是由游家独子的数名妻子的叫声开始。

自新婚的那夜算来已过了半个月,这半个月不能上酒楼,对一向放荡不羁的游亦麟而言,简直就像残酷无比的酷刑。

“哼!我也不过是来喝杯酒罢了,干嘛管我管得这么严啊!”游亦麟与两个好友聚在一起,正如他所言,他们正是在酒楼喝酒。

“唉,我说老兄啊!你带我们来喝酒的地方可不单纯喔!这也难怪众嫂子们会不准你外出了。”朋之白小啜了一口酒,再环顾一下四周。

没错,这个地方就是“酒楼”,而且还有很多美女帮忙倒酒。

“嘿!朋老弟,你什么时候站到女人那边去啦?居然替咱们游大哥的老婆说话,这可一点也不像你。”开口的人有着如虎般凶狠的眼,是一个看起来挺壮硕的男人--云超。

“我这叫作墙头车,我朋之白一向只靠向强者那边。”朋之自将酒一饮而尽,“就这样风一吹,呼的一声,我就倒戈啦!”

“哦,那交你这个朋友还真是白交了。”游亦麟拧眉,也将酒一饮而荆

朋之白闻言笑了笑,“开玩笑的,朋友是你的话,我就绝对不会倒戈。”

“呵!那方才帮我老婆说话的家伙又是谁啊?”

“哈哈,朋之白,你可恼了咱们的大爷了,到时酒钱你可能得自掏腰包!”云超不太客气的大笑几声,引来朋之白的一阵白眼。

啪的一声,朋之白突然握紧游亦麟的手。“游大哥,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朋小弟!”他故意露出乞求的闪亮眼神。

这表情可引起游亦麟的兴趣了。

他用摺扇抬起朋之白的下颚,带点暧昧的凑近脸,“如果你当我第十个老婆,我就考虑原谅你。”

这句话可引起全场震惊,朋之白当然想也没想的弹跳起来。

“你……你……你这家伙怎么连朋友也欺负了!”

“你当真的吗?游亦麟,如果这是真的,那我可就不承认你是我云超的朋友了。”

他们惊愕的表情让原本相当正经的游亦麟大笑了几声,不能克制的直拍打着桌子,“哈哈哈!瞧你们这是啥表情,真是笑死我了。”

瞧他们还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游亦麟马上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再相当正经的说道:“你们白痴啊?连这点玩笑也开不起,请问你们当了我几年死党啦?”

微愣了一下,朋之白松了一口气。

“请你别用那么正经的表情跟我说那种恶心的话,真是差点没吓死我。”

他的话让朋之白顿时起了阵鸡皮疙瘩,但听到他后面的嘻笑话语,随即平复心情。

“不过说真的,我也不会白痴到真的去娶个男人。”游亦麟嘴上这么说,但坐在他对面的两个人可不这么想。

谁晓得他是不是真的不会对男人下手,眼前这男人可是传闻中非美人不睡的花花大少呢!

突然,游亦麟的背部被轻撞了下,这也让他不慎翻倒了手中的美酒。

“你……等一下!”

游亦麟突然站起身,这举动让他们顿时觉得有点诡异。

还以为游亦麟只是想骂骂那撞他的男子,但一看到他的表情,竟让他们全身都毛了起来。

被游亦麟唤住的那个男子稍稍回过头,左半边脸上的华丽铁面让其他人顿时停止了呼吸。

他并没有开口说任何一句话,反倒是跟在他身旁的狼轻叫了声,好像在警告他们似的。

四周顿时寒冷了起来,像有阵诡异的风吹拂过一般。

朋之白和云超正想上前拉回游亦麟时,游亦麟竟突然朝那诡异的男子下跪。

“请你嫁给我吧!”

顿时,众人都感觉到好像有股可怕的杀气渗出……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