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伊雪 > 《冰月麒麟II》
返回书目

《冰月麒麟II》

第一章

作者:伊雪

荒野之上,在一间小客栈旁立有数道人影。

风动,但正中央的两道人影却不动,仿若即将要发生什么事一般,空气中弥漫着异常 诡异的气息。

客栈里的人们小声的交头接耳,虽不解这客栈外的人想做什么,但看这种样子也大概知道个七八分。

突然的,那伫立的身影中一个身着华丽衣服的男子领着一只银狼转身离开他们,步向客栈。

“小二,来壶你们这边最上等的酒和几盘小菜!”身着华服的男子坐上最靠近那群要打斗的人的位置边,向店小二吩咐。

“对了!再来盘鸡骨肉,别放菜,是要给我身边这头狼吃的。”

他的话让所有的人瞪大了眼,这鸡骨肉虽不是说很贵,但也不便宜,而这个身着华衣的男子居然要将这食物给他身边的畜生吃?这……总让人觉得好像有点太过奢侈……

想归想,但毕竟人家也是给钱的客人,而且又跟外头那群人有关联,要是一个不小心说了不该说的话,那很可能会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店小二装出虚伪的笑脸应了声,茶水先奉上,接下来就进厨房吩咐去了。

一旁好奇的大汉忍不住上前询问:“兄台,请问你知道那群人在做什么吗?”

身着华服的男子听到他的问话,他将茶水凑近唇边,挑了下剑眉,“看不就知道了吗?”

呵!这任何人都看得出来吧?他们就快打起来了。

“可……你丢下你的伙伴过来这边喝茶……”若他没看错,方才这身着华衣的男人跟里头一个身材瘦弱的男子站在一起,和另一群人对峙。

“嘿!这话我可得跟你们说清楚。”

华衣男子将茶水放下,挥手一划,脸上挂了抹笑容,但在此时,客栈边的人群起了骚动,看来决斗似乎已开始了。

指了指混战中那个看似比他稍微瘦弱,且以一敌十的男子,华衣男子又漾起相当有信心的笑容。

“并不是我故意丢下他一个人过来这边纳凉,而是他要我别在他身边碍手碍脚,因为他可是……”

话停在这儿,华服男子的目光飘向一旁的一场混战,刚好,在他说完这句话时,双方已分出胜负。

令众人吃惊的,一片荒漠上只有一个男子站着,其他的人都已横躺在地。

突然的,华服男子笑出声,“呵呵!我不都说了吗,他的武功可是武林中排有名次的。”

随着华服男子的语音,众人顺着他的目光望去,霎时,一阵风吹拂而来,勾起那名男子的发丝,在阳光的照射之下,可以瞧见那俊俏的脸上竟有张华丽的铁面,罩住半边俊脸。

黑发飘扬,铁面男子扬起身上染血的外衣,底下的白衣竟是宛若新的一般,丝毫未沾上一点尘埃。

抹去脸上的血渍,铁面男子将金色的长剑入鞘,向华服男子步来,此时,华服男子自袖内掏出一锭银两,向店小二开口:

“小二!再准备一盆清水过来,要给人清洗用的。”他的话尚未停歇,铁面男子就已踏进客栈,立在他的身旁。

“多管闲事。”

铁面男子沉声的将剑放上桌,一屁股坐了下来,狠狠的瞪了华服男子一眼。

那样的眼神竟是让人直打颤的冰冷。

看得所有人纷纷回避,径自吃起自己面前的小菜,顿时,整个客栈沉默安静得可以。

***

和风徐徐,湖畔之上有杨柳、有桃香,除此之外,更有不少在树荫底下,小摊贩的叫卖声。

此时正是三月中旬,充满着和风花香的春天。

城门边,有两个初踏进此城镇的男人,他们身旁还跟着一只有着雪白毛皮的银狼。

两个男子的相貌同是看来就会相当引人注目的那种。

一个身着华衣,面貌斯文但又不失尊贵气息,剑眉鹰眼、五官刻划明显,看来就是风流倜傥的富家子弟模样。

充满自信的俊脸总挂着一丝微笑,说温和,但却藏着不为人知的思绪。

比起来,另一个看似冷酷多了。

一张漂亮、但却又不失英气的俊美容颜之上,半边戴着华丽的银色铁面,将极为漂亮的双眼掩去其中一目,就像是故意一般,不让人仔细瞧他那可诱人魂魄的双瞳。

一只含有魔性的眼,和其上漂亮修长的剑眉、俊挺的鼻梁和美丽的薄唇,那张掩去半个脸孔的铁而就好像是装饰一般,衬托出他的冷效及不可侵犯的清高。

虽不比另一人的穿着华丽,但也不算是粗俗。

雪白的衣领上滚上金边,肩上的血红衣饰及腰间上的金色佩剑十分醒目。

当三月的暖风吹起,扬起他丝丝黑发之时,总觉得那副模样竟是那样的清雅脱俗,但又带了点冷艳的魔性。

这样的两个人及一匹狼走在道上,虽并没引起骚动,但也够引人注目的了。

突然,身后传出一阵马蹄声。

“让开、让开!这可是胡员外、胡大人的马车要走的路,你们这群下等的人民快让路!”驾马的车夫扬一下鞭,快马加鞭,一旁的人民见状纷纷闪躲至一旁。

他们并不想惹事,这两个青年只是稍稍退让了几步,看着眼前的马车呼啸而过。

“什么嘛,就只会仗着自己的钱财为所欲为,真是让人看了就不爽!”

“嘘!小声点,人家可是有皇亲国戚撑腰的,咱们惹不起!”

“哼!有什么了不起!要是我也有这种家世,还真想给那群自私的死肥猪好看咧!仗着自己有钱有势,也不想想当今世上行乞的人那么多,不多多可怜他们。”

“呵呵,算了吧,谁有钱不享乐的啊?走吧、走吧!”

他们的话一字一句传入一直静立在一旁的两人耳中,直至他们走远,身着华服的那人才幽幽开口:

“剩麒,你觉得如何?”摇摇纸扇,游亦麟一脸闲适的凑到乐正剩麒的耳边问,不料这动作却引起他的不满。

乐正剩麒将游亦麟推开,看也不看他一眼,径自向前走去。

“没兴趣。”三个字,很冷的回答。

“唉!你怎么老是这么无趣啊?快乐一点可以吗?”游亦麟有点受不了的叹了口气,跟上乐正剩麒的脚步。

“跟你在一起我就快乐不起来!”

乐正剩麒说得咬牙切齿,猛一甩头,他又加快了脚步。

没错,自从几个月前倒霉的在酒楼中遇见他,他乐正剩麒单调的武林生活就此产生一百八十度的大变化。

刚开始,他只是认为自己倒霉的碰到一个在酒楼装疯卖傻的疯子,把他当女人求婚,还死缠烂打的缠着他。

后来,他好不容易摆脱他的纠缠,却在歇息的破庙中遇到更夸张的事。

什么破烂珍宝冰月麒麟的,居然把他给卷进这荒唐的事件之中。

拜托,他也不过是对那玉雕吹了一口气罢了,怎知这举动竟引起他全身近似中毒般的奇特感觉?

说什么要解除自己身上的灼热感和虚软无力,他就得跟眼前这三八男在冰月麒麟座前做……做男女之间的那件事!

从没这么厌恶自己的名字当中有个麒字,就因为这个名字,还得被迫跟那男人接吻,免得受每日都会发作的怪异症状之苦。

而在得知冰月麒麟被偷走之后,又是另一个恶梦的开始。

只要一想到这数个月来,堂堂排名武林四大高手之一的他,竟得每夜跟这个男人接吻,他就有股莫名的火气!

令他更气的是,这个色男居然在每次接吻的时候总会乘机在他身上偷摸一把,所幸每次一到中途他就会恢复体力把他打飞,要不他肯定已经被这男人给……唉,真不敢再想下去。

乐正剩麒顿时停下脚步,后头一边四处张望的游亦麟不慎撞上他。

他往前踉跄了几步,游亦麟一手敏捷的将他自腰间环住,免得乐正剩麒跌倒。

虽然这是个很容易被当成好心,而且还能成功偷吃他豆腐的奸诈伎俩,但却被乐正剩麒识破,并给了他迎面一击。

“唉!痛痛痛……”

“你要我说几次?下次少在我身上耍这些小伎俩,你是听不懂吗?”乐正剩麒无视游亦麟的哀痛,他拧紧半边剑眉怒吼。

这有点暧昧的话让其他不小心听到的人频频回头望着他们,私底下窃窃私语,顿时让乐正剩麒意识到现在自己身处何处。

拉着还在一边假装哀号的游亦麟闪进一间客栈,上了二楼随便找了个隐密的地方坐下。

“客倌,要点些什么?”一旁的店小二马上上前,屈身询问这两个看来有点怪的客人要点什么,不料,他们两人却同时开口--

“什么都不要!”

“什么都来一点!”

这样的回答让店小二不知道该听谁的,于是他又面带笑容的再问一次,但得到的还是同样的回答。

终于,乐正剩麒忍不住拍一下桌子,朝游亦麟怒吼了声:“我可不是跟你来这边喝茶聊天的。”

顿时,整个茶馆二楼安静无声,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他们身上。

两人略顿了顿,游亦麟突然扬起笑容化去尴尬,“好,不喝茶聊天,那吃饭总可以了吧?小二,什么都来一点,酒也来个两壶,加上等铁观音一壶。”

“是是是,小的马上就去准备。”

听到游亦麟的吩咐,店小二随即答应,不待乐正剩麒开口,马上就飞也似的下楼吩咐厨房做菜去。

看着店小二的背影,乐正剩麒怒瞪了游亦麟一眼,但又碍于这里是茶馆,不便发怒,所以就忍下满腹的火气坐下。

“别气,这可是你拉着我进这间饭馆的,我当然就以为你是要找我聊天吃饭的啊!”

游亦麟为自己倒了杯茶,并不特别去看乐正剩麒的反应。反正用膝盖想也知道他现在的表情会是怎样。

大概又是那冰冷的模样吧!

砰的一声,桌子又被重击了下,果真如游亦麟所言,乐正剩麒虽是肝火上扬,但却以出奇冰冷的眼神瞪着他。

“鬼才要跟你一起吃饭!”

冷冷的道出孩子气的语句,这话引来游亦麟一阵嘻笑,但在看到乐正剩麒杀人般的眼神后又故作镇定。

游亦麟清清喉咙站起身,又饮进一口凉茶,“好好好,那你就自己先吃吧,我去把被你遗忘的月狼找来。”

“月狼?”这干月狼什么事了?乐正剩麒不解的望着已走下楼的游亦麟,他话中的遗忘两个字让他猛然发现,月狼不在他身边,

顿时,乐正剩麒呆坐在椅子上,就连一旁店小二陆陆续续端来小菜、茶酒招呼他,他也浑然不觉。

这算是首次,以溺爱月狼出了名的乐正剩麒竟忽略了月狼的存在,让他颇受打击。

***

突然,一阵嘻笑声引回乐正剩麒的注意。

“传说中有着魔眼且又冷血的武林四大高手之一,竟是如此……有活力。”

话中的语意不明,乐正剩麒也就不客气的开口:“哼!要论传闻,你的丰功伟业可不比我少,皇上跟前的红人,且也是武林四大高手之一的邢伏琥……大人。”

后头两个字他刻意加重语气。

那被唤作邢伏琥的男人笑了笑,也不大客气的坐上乐正剩麒的对面座位,径自倒酒喝了起来。

“听说你在找东西?”邢伏琥好奇的问,虽然他早就知道他在找什么了。

“是又怎么样?”

乐正剩麒冷淡的答覆让邢伏琥略愣了会儿,但随即又恢复他一贯的笑容,“呵!你还真如我侄儿所说的易怒呀!”

“谁?”乐正剩麒拧紧眉喝了口茶,依然瞧也不瞧他一眼。

邢伏琥为自己夹了口菜,扒了口饭,神情相当怡然的道:“就刚才跟你一起说话的男人!”

突然,乐正剩麒拍桌站起,他按剑冷冷的道:“你知道多少?”

“多少?”邢伏琥咽下口中的食物偏头想了下,“你乐正剩麒、我侄子游亦麟,要找的东西是冰月麒麟,还有就是你们是从东北南下来到这儿找东西的,就这样。”

“真只有如此?”

“要不你还希望我知道什么?别老是火气那么大,真是的,亏你还是武林四大高手之一,怎么一点沉稳的感觉也没有。”

邢伏琥嘴里念念有词的样子让乐正剩麒看了很不爽,“你是不是有意要跟我打,所以才一而再、再而三的想惹恼我?”

“没这回事,我只是想跟你吃顿饭罢了,没别的意思。”邢伏琥抹抹嘴边的油渍,拍拍肚皮站起身,“就这样,多谢招待!”

邢伏琥莫名其妙的举动让乐正剩麒呆愕在那儿,他不解为什么邢伏琥找上他就只为了吃顿饭。

吃饭?可笑!堂堂皇上跟前的红人,会潦倒到连吃饭都有问题?这话说出去谁信!

不过,这个邢伏琥可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奇人,暂且不谈他的武艺可排名在四大高手之一的身份,也把他是皇上跟前红人的事搁置一旁,单单就他来说,听稍微认识他的人所言,他其实是个很爱玩乐的人。

就像个大孩子一般,整人的花招、如何寻人开心他都很有一套,看来就好像没什么人能奈何得了他。

这点看来就跟游亦麟很像,都是属于光明自由的那一群。

***

“剩麒,发呆啊?”

温柔低沉的声音唤回陷入沉思的乐正剩麒,一回神,他就被那靠自己相当近的大脸吓到。

挥开一直捧着自己脸的两只大手,乐正剩麒向后倒退一步,拔剑指着面前的游亦麟,“你……你想做什么?”

他的问话让游亦麟觉得好笑,用手指把那指着他的剑轻拨到一旁。

“做什么?把你从神游中叫回来吃饭啊!还是……桌上那些真的是你吃剩的?”

指了指桌上那些只剩下菜渣的碗盘,乐正剩麒才算完全回过神。

没想到邢伏琥那家伙竟将满桌菜吃得一点也不剩。

“那不是我吃的。”乐正剩麒将剑入鞘,叹了口气道:“那是你叔伯吃的。”

“叔伯?谁啊?”不是他在自夸,这大江南北跟他有关系的人可多了,单单只说了个称谓,他哪知道到底是哪个碍眼的叔叔或伯伯会来破坏他跟乐正剩麒愉快的一餐?

“等等。”游亦麟突然抚额想了想,这敢跟武林四大高手之一用餐的家伙并不多,只有一个人……

“不会是邢叔吧?”

“邢叔?你是这样叫邢伏琥的?”有点不太高兴,至于是为什么,乐正剩麒也就不再去深想。

“啊!果然。”拉开椅子,游亦麟有点没力的坐了下去,吩咐店小二把桌上的碗盘收拾后,再重新点了菜,顺便连月狼的份也点了。

乐正剩麒开口:“你没对他多说我们的事吧?”

“没,我只字未提。”想想,他也不过两个月前联络过他一次,没想到他竟追到这边来了。

“别再想他了,他只是好玩才来的,他出宫这么久,大概再过些时日就会被召回宫,别想他,吃饭吧!”

游亦麟夹了鸡腿放到乐正剩麒面前的碗中,也为自己夹了些菜,他随即又开口:“吃饱了待会儿订一间房,今晚就早点睡,明儿个我们得早起去见那个被人民骂到臭头的家伙。”

“被人民骂到臭头的家伙?谁?为什么?”

瞧见乐正剩麒一脸疑问的模样,游亦麟才又笑着开口:

“冰月麒麟中的一座,听说是在他那儿,那个被人民唾弃的老家伙--胡员外老狐狸。”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