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梓杏 > 《偿还》
返回书目

《偿还》

楔子

作者:梓杏

盛大的宴会上,衣香翩翩,美酒流光,绅士淑女们仪态优雅地走动着,相互交谈。大厅中央铺着洁白桌布的长木桌上放着一个豪华的七层大蛋糕,十六支红烛在蛋糕上跳跃着。

门开了,随着宾客们的掌声,一位气质不凡的中年男人挽着一个打扮得像公主般美丽的少女走了进来。女孩手里牵着一个十岁出头的小男孩,十几个黑衣保镖跟在他们身后,严密监视着宾客们的一举一动。

“今天,多谢各位能来参加小女的十六岁生日宴会,从今天起,她就会正式进入社交圈……”中年男人站在大厅中央,骄傲地说着话。

那个被女孩拉着的小男孩抬起头来,看到他姐姐脸上带着喜悦的笑容,银色的钻石发冠压在她乌黑的发上,就像一道圣洁的光环。他握着她的手不由收紧了些,少女低下头来,冲他甜甜地一笑。

生日宴会正式开始了,少女得用一把银制的刀来切开蛋糕,她放开了弟弟的手,男孩被强行带到了大厅的一个角落里。在他四周,除了保镖,尽是些陌生的人。

他感到好怕,胸口空荡荡的,好像开了个大洞,姐姐离他那么远,他根本感觉不到她的温暖,巨大的恐惧笼罩着他,那些陌生人仿佛都变成了食人的怪物,环伺在他身旁……

“这个孩子是谁?我看他和楚小姐一起进来的。”

“是她弟弟吧,我听说玉夫人就是为生这个孩子才去世的!”

“这孩子长得真漂亮,比他姐姐还要漂亮呢……”

“喂!小心,别靠近他,这小孩听说不太正常!”

“怎么可能?!这么可爱的孩子?!”

☆☆☆www.kanyanqing.cn.net☆☆☆

耳边尽是扰人的“嗡嗡”声,男孩的神经紧绷着,乌黑的大眼睛空洞地看着周围。突然,一个穿着晚礼服的女人向他走过来,他看到她伸出那只带着蕾丝手套的手,直向自己的脸颊摸过来……

大厅中央,少女切完了蛋糕,在宾客们的掌声中和她的父亲拥抱了下,之后她的目光便满场游走,寻找她的弟弟。

她在一个角落里看到了他,苍白的小脸毫无表情。她连忙提起裙摆快步向那边走了过去。却在这时,一个盛装的女宾弯下腰,伸出手,想去抚摸男孩漂亮的小脸蛋……

“不!请不要碰他!”

少女迟来的警告埋没在女宾痛苦万分的痛呼声中,她抱着脱臼的手腕倒了下去!宴会顿时秩序大乱,宾客们纷纷惊慌失措,不知道究竟出了什么状况。场外的保镖们闻声都冲了进来,荷枪实弹地将场地戒严了起来。

女宾的惨叫声不断,一场筹备已久、豪华至极的舞会就不得不在救护车的蜂鸣声中结束了。

“捉住他。”

中年男子脸色阴沉地看着小儿子,对身边的手下命令道:“把他关到三楼他的房间里,用手铐把他铐在床头上!”

“爸爸——”

“谁为他求情,我的处罚会更重,”

少女闻言,不得不把到口的话吞回了肚里。男孩无声地挣扎着,在两个壮汉毫不留情的禁锢下被拖上楼去。他一次次回头看他的姐姐,为什么她的笑容没有了?为什么她的眼里含着泪光?他做错了什么吗?

“你这个神经病患!”

楼梯口,他看到了一双冰冷的眼睛,那是他们同父异母的哥哥,他站在那儿,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他真的做错了什么吗?

房门被“砰”的一声关上了,还下了锁。

没有人给他开灯,男孩坐在黑暗里,坐在冰冷的地板上,右手腕被冰冷的手铐铐在床头。他记不清自己是第几次接受这种惩罚了,他的心麻木地缩成一团,一步一步退回自己的世界,却仍在心里一遍遍地呼唤着姐姐的温暖……

他没有哭,没人教过他如何流泪……

不知道过了多久,或许是很久,或许只是一会儿时间,房间的门开了。

男孩抬起酸涩的眼睛,看到他姐姐站在门口,没有了华丽的小礼服,没有了圣洁的发冠,没有了漂亮的发卷……

她穿着一件朴素的小呢子大衣,苍白的脸上带着泪痕,手里拎着一口小小的皮箱。

保镖走过来。解开了他的手铐。

男孩的双腿早已失去了知觉,但他仍拼命爬起身,跌跌撞撞地扑进了她的怀抱。在姐姐身后,他看到了脸色铁青的父亲和兄长。

“你……决定了吗?!”男人看着女儿的背影,兀自挣扎着。

“对不起,爸爸,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惟一的弟弟走上绝路。”少女温柔而坚定地说道。

“你可以再考虑一下呀!或许还有更好的办法,比如说我们可以为他找一家最好的精神病院……”

“他没有病!”少女回头严厉地看着哥哥。

做兄长的低下头去,“我不希望你离开这个家。”

“健哥!”少女用一只手抱住弟弟,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我也不想离开你们……但只有我才懂得如何妥善地照顾他。对不起爸爸,这是我惟一的选择了……”

男人摆了下手,扭过头。

哥哥突然走上前,一把抓住男孩的衣领,迅雷不及掩耳地将他一拳打倒在地!

“健哥?”

“都是这个祸害的错!”他指着他大骂了起来,“你为什么不早早死掉算了!难道你带给这个家的灾难还不够吗?!现在你又害得我们四分五裂!你这祸害,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你给我快滚!”

“健哥!”

“阿健,够了!别跟他多费口舌了!”

男孩坐在地上,呆呆地目睹着这一切,他只感到姐姐正紧紧地抱着自己,她的泪水正顺着他的脸颊流下来,“姐……”

“没关系……不是你的错……没关系的……”

没关系的……

眼前这些人大吼大叫,哥哥打得他好疼……

但这一切都不是他的错……

姐姐说的,不是他的错,没关系的……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