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黎馨 > 《枕边危情》
返回书目

《枕边危情》

第一章

作者:黎馨

私立圣心护理学院下午四点大会礼堂

全校师生五千多人,齐聚大礼堂内,专注凝视着讲台上一名气度非凡、个性爽朗的男子。

他是一位企图心强、绝顶聪明的青年实业家,集英企业集团总裁——赖谨晖。

今天,他应邀来到圣心护理学院,进行一嘲实现人生第一个梦想”的专题演讲。

风趣、幽默一向是他的注册商标,一点也没有大企业总裁的架子,因此全校师生让他的风范,给迷得七荤八素。淑惠、丽
原本以为会很严肃、乏味的演讲,瞬间变得既生动又有趣。

两个小时的演讲,即将结束,赖谨晖依旧不改其幽默,帮今天的演讲做最后总结。

“最后,大家认为现在三十岁的我,凭着什么资格,做为一个成功企业的掌控者?”以反问问题的方式,引领学子做深度思考,他觉得这是最佳互动方法。

当他这样一问,全部的人都笑了,大家觉得不可思议,他们从没想过这样的问题,只是一味羡慕对方的地位。

而且,有钱就是有钱,干嘛问他们他是凭什么?他们怎么会知道?

问题引起会场一阵骚动,比较单纯、直肠子的人直接回答他。“我们怎么知道啊?”

有些比较皮的学生说:“答对之后,有奖品吗?”

还有一个男生,干脆站起来大声回答:“因为你长得很帅!”

什么无厘头的答案都有,全校师生又笑成一团,气氛轻松,学习效果良好。

当然,赖谨晖面对一群活泼的学子,也发出愉快笑声。

“这位同学,你可是第一个说我长得帅的人,比起脸蛋的话,你英俊过我很多喔!”

男同学一听自己被大总裁夸奖,脸红得坐回自己的位子上。

收起开玩笑心情,赖谨晖再度将话题导入今天演讲主旨。

“各位同学的答案都很有创意,其实切人的角度也算正确,就拿刚刚那个男同学说我长得帅的例子来讲。你们会觉得我帅,有绝大部分是因为我适宜的装扮,我装扮自己,是要让人留下好印象,争取工作、合作的机会。

所以我要告诉各位,所有事情都需要靠努力维持,即使是我也不例外。

我的梦想和大家的或许不一样,但实现的方法却相同,方法就是坚持、努力!当然成果不会一下子就显现,成功需要时间累积。

如同我现在的成就,一样是在漫长的五年里,靠努力和坚持争取而来。

或许,你们不会成为企业家,但只要坚持走自己路,我相信大家都可以成为非常优秀的医护人员。感谢各位,今天专注地听我说话,谢谢!”

在如雷的掌声中他深深的一鞠躬,之后便匆忙离去,赶回公司工作。

望着他俊朗的背影,坐在门旁的黄芊姬,红着一张干净、可爱的苹果脸,心跳加速目送赖谨晖离去。

芊姬从不知道赖谨晖这号人物,对生活单纯的她而言,唯一的事就是谨守本分好好的念书。今天却因为学校举办演讲的关系,得知集英集团总裁——赖谨晖这号人物的存在,听了他的演讲,使自己获益良多。

对方迷人的风范、幽默,和自信、谦虚的态度,使她深深着迷。

自此之后,赖、谨、晖这三个字,像烙印一样,在她脑子里怎么抹也抹不掉!

两年后

芊姬已从护理学校 毕业约一年之久,在圣心医院实习一年结束后,至今她还没决定要到哪间医院就职。

她有想过继续留在圣心医院服务,却又想到其他医院,一边学习、服务更多有需要的病患。

圣心医院虽然是间大医院,可是在收病人和护士权责制度上,有些小问题。

就像比较穷困的病人,明明已经非常不舒服,但护士却没有即时的服务权力,而必须先做好医生交代的事情。

而且医院有明显差别待遇,对有钱人的话是言听计从,诸如此类的情况,让芊姬身为一个护士相当不能理解!

偏偏现在工作又难找……于是在犹豫不决的状况下,她暂时留在圣心医院,继续服务病患。

不过,上进又决心要服务大众的她,不忘常常阅读一些护理书籍。

今天她是值班护士,一切似乎风平浪静,但是没多久便传来一阵嘈杂声。

一大群人冲向急诊室,一名男子浑身伤痕,腿部严重受伤躺在病床上,被推进急诊室做诊疗。

她没有看清楚男子的长相,但不管对方是谁,身为护士,她就必须尽力照顾对方。

接下来的时间,芊姬知道自己有得忙了!她要打起十二万分精神来。

经过三天前那一场急诊大奋战,之后,芊姬因为家里有些事情,而请了两天的假。

回到工作岗位,见到要好的同事,她心里觉得非常快乐。

“伶,早安!你们今天也是早班吗?在聊些什么呀?”

她一大早到医院,便见到两个好友交头接耳,不知在说什么。

“嗯,我们在说三天前,一个出车祸的病人。”

“三天前?”

“对啊!就是你值班那时候,被送进急诊室的病人。”

在芊姬询问之下,淑惠和丽伶像唱双簧般,一人一句回答她的问题。

“是吗?那病人应该醒了,一切都还好吧?”

那名病患的药品和病房,全是由她准备,所以她不免关心起他的情形。

“那个病人昨天一醒过来,见了家人和朋友,情绪就开始不稳定、说要回家。人长得还不错,好像是某集团的大老板,不过我不太理这种事,记不清楚那男人的名字,丽伶,你记得吗?”

淑惠大略说明那病患的情形。

“嗯……我知道,那人是集英集团总裁——赖谨晖啊!”丽伶回答。

芊姬一听见他的名字,不敢相信的张大双眼。

震惊之余,原本端在手中的茶杯掉落地面,瞬间碎得满地。

“什么……你说是集英的赖谨晖先生?”

她用力抓紧丽伶的衣袖,神色慌张不已,开始非常担心对方的状况。

“主治大夫有告诉你们,赖先生的状况吗?”

“啊?芊姬你认识他吗?”

“他到底怎么样?”

“你先放手,冷静点,你是怎么了?跟他很熟吗?”

丽伶轻轻拨开芊姬的手指,揉揉自己的手臂后,才继续告诉她。

“张医生说他大致都还好,不过双腿受伤严重,一定要长期做检查和复健,才能恢复正常人的行动,也就是说他有一段时间会不良于行,必须依靠轮椅行动。

不过病患执意要出院,你也知道医院得罪不起有钱有势的人,所以昨天下午就让他办出院手续了,真搞不懂有钱人在想什么?明明需要留院观察……”

“是……这样吗?”

一阵晕眩感袭上芊姬,她想着赖谨晖幽默风趣、自信精明和霸气的男人模样,简直无法想像他不能走路的样子。

“呼——其实想一想,一个好好的人因为车祸、突然间腿都动不了,也难怪他情绪不稳定。”

淑惠叹了一口气,站在对方立场,设身处地的说着,重重扰乱芊姬难以平抚的心绪。

瞄了一眼芊姬好比亲友惨死的担心神情,丽伶拍拍她肩膀、安慰她。

“芊姬别担心,看你的样子该不会跟这个有钱人很熟吧?怎么当初不知道是他受伤?”

“我……那时没看清楚对方的脸,加上急诊的关系,忙到结束后,也到了下班时间,那时我只想回家休息……没想到,出车祸的人居然是赖先生……我……在学生时代,听过他的演讲,当时我受到感动,所以决心成为一个好护士。

他不认识我……但我永远不会忘记,他说的话和他的气度;某方面而言,他算是我的启蒙恩人。真希望他能尽快恢复以往的样子,可以的话,我想看看他……”

芊姬思考了一会儿,有气无力把自己的心情一吐而快。

“如果你真想探望他,我这里有他的病历表,上面有他家地址。”

丽伶翻了翻桌上的资料,拿起一份病历交给她。

“可是……这样不合医院规定碍…”

咬住下唇的芊姬,望了丽伶一眼,犹豫该不该拿走病历表。

“没关系,你偷偷抄下来,我们不说就没有人知道了。”

“是碍…”

两个好友同时点点头支持她,要她不用想太多。

她实在太想知道对方的状况了……

芊姬终于忍不住,迅速抄下赖谨晖的地址和电话,心想就算不去看他,把电话地址留着也好。

虽然这么做很无聊,没有任何意义,但——她就是想要知道他的电话和地址。

世态炎凉,一向是所有商人再熟悉不过的情形,但若有一天,不幸降临在自己身上,届时的人情冷暖依旧让人难以消受。

“出去——”

赖家豪华大宅内,传出一阵怒吼声,仿佛快要震垮整间屋子。

一些人被赶出赖谨晖的房间,让主人下了逐客令后,大家心里全然不是滋味。

“干什么呀?脾气这么大!”

“是呀!我们是朋友,才在百忙之中抽空来看他的!”

“真是的!拽什么啊?尽管以前多呼风唤雨、无所不能,现在还不是一个有脚不能动的残废!”

三名男女似乎是他以前的朋友,被他赶出来后,便你一言我一语的,在房门外大声冷嘲热讽,故意说给房里的谨晖听。

“算了!算了!他不欢迎我们,我们就离开吧!”

“当然,反正我也不想跟残废做朋友。”

“哈哈哈——”阵阵恶意的嘲笑传开后,三名男女纷纷离开赖宅。

待在房间里的谨晖,听见外面的人嘲弄,痛苦不堪、既气又羞,他握紧拳头,恨不得冲出房门狠狠揍对方一顿。

可惜,他双腿不听使唤,无法执行自己脑中的想法,活像个废人一样,成天躺在床上。

根本没有人了解他的痛苦——无论任何事情,他总靠着自己完成一件又一件困难的挑战。

现在连最信任的身体,也背叛自己的意志,不管他如何敲打双腿,它就是没感觉。

一想到自己会永远成为废人,便犹如世界末日来临,顿时所有骄傲全部消失,一个像废人的他活着干什么?

什么叫多做检查、复健,一段时间后就会复原?都已经一个多月了,为什么他的腿还是没感觉?

一段时间究竟是多久?一个月?一年?还是一辈子?

不——他不要一辈子都躺在床上,不能行动!

那些所谓的朋友来探望他,老说着“加油、努力”的话,可是

听到这些,他实在是受不了的想大发雷霆。

不能走路,最着急的人是他自己啊,难道他不够努力、加油吗?

还说他不能走路也没关系,反正有的是钱,躺着吃一辈子也无所谓。

这种安慰人的话,听起来多酸啊?他们根本是来看他的笑话,并非真正关心自己!

为什么他会遭遇这样的不幸?为什么任凭自己再怎么努力,神却不给他一个奇迹?

受伤的双腿使他不能行动自如,同时也让他的心不自由了起来。

因此,他急躁的心情日益窜升,也知道自己越来越暴躁,但他克制不了自己的脾气。

苦闷的思绪困住他,怎么都走不出像恶梦一般的迷宫。

喀——喀——房门被打开,一名年轻的女看护推着餐车,走进谨晖始终阴沉的房间。

“赖先生,下午茶时间到了,咦?你朋友都回家了吗?”

女看护已来了两、三天的时间,听说在她之前,已经有四个看护人员离职了。

她不知道前几个看护人员的离职原因,为了高薪,她很努力的工作,只是谨晖正以不耐烦又气愤的目光,冷冷的瞪着她。

他锐利的视线,刺向无辜的看护人员,女孩不知道为何赖先生会突然瞪着她?

“是你让他们进来我房间的,是不是?”

谨晖怒吼着,愤怒的神情,活像不放过任何干扰他的人的样子。

“赖……赖先生,他们……不是你的朋友吗?”

“果然是你!滚出去!我不要你这种白痴看护!”

女孩被他一凶,整个人呆住,不知如何是好?

“白痴啊!快滚出去!下一秒钟开始,我再也不想看见你!”

刚出社会的女孩,哪禁得起被人一直指着鼻子骂,没多久,她就抽抽噎噎地让他骂出了房间。

悔恨、痛苦不停涌上心头,又赶走了一个人,但他心里却没有比较快乐,甚至只是更加迷惘。

冲出房间的女看护,被骂得十分伤心,尽管下楼时与另一名、高雅的女性擦身而过,但仍阻止不了她离开的心。

优雅高贵的女性全身散发女人味,身上全都是价值不菲的、名牌货。

她推开未关紧的房门,只见房内仿佛刚被一阵暴风雨肆虐过。

赶走看护人员后,谨晖心情反而更不佳,开始把自己四周可以移动的物品,任意的用力乱丢。

“你怎么又在乱丢东西?”

“艾苹?你怎么来了?”

他见到女人,随即减低自己的焦躁,口气也变得温和许多。

名叫艾苹的女人捡起被丢到地上的枕头,深叹了一口气,缓缓往谨晖的床榻靠近。

亲昵地坐到他身边,帮他把枕头放好,一手拨弄他额前凌乱的发丝。

“谨晖,你越来越暴躁,一点都不像以前的你。”

以她亲密的动作和口气,还有他见到对方后,平息脾气的速度,可想而知两人关系匪浅。

庄艾苹是庄氏企业的千金,两人认识约两年之久,互有好感、背景相当,在众人眼中是一对金童玉女。

两人已论及婚嫁,订婚这档事原本早在三个月前便敲定,要不是他发生意外,他们俩现在应该是夫妻了。而谨晖也会认为,自己真是这世上最幸福的人,有事业又有娇妻。

但突如其来的车祸,彻底粉碎他的幸运和快乐,他再也无法自豪一切成就,因为他现在是个残废男人。

“艾苹,你……应该了解我的痛苦。”

谨晖别过痛苦而扭曲的脸孔,强忍着悲伤,想寻求情人的慰藉。

“谨晖……”

女方皱起眉心,模样显得困扰,似乎想说些什么却欲言又止。

“你应该知道我不能自由活动,有多么痛苦。”

他转过脸缓缓握住艾苹的双手,感受恋人的温度,想借此抚慰他独自一人的疏离感。

但是艾苹没有太多表情变化,她将被握住的手,在一瞬间,迅速从对方的双手中抽离。

发觉自己被拒绝,惊讶浮现脸上,谨晖一脸错愕,不明白的望着那美丽、具气质的女友。

“谨晖……其实,我今天来是有一些事情要跟你说。”

她眉头微微一皱,仿佛有很困扰事情想告诉他。

“艾苹,你有什么事想说?”

不好的预感涌上,谨晖敛起软弱的一面,开始在自己脆弱的心里,拼命砌起一面又一面的石墙。

“我老早就想告诉你了……谨晖,我们解除婚约吧!”

“什么?”

震惊到无以复加,五雷轰顶般的打击,简直让他说不出话来,他再度握紧自己的拳头,忍住未曾出口的伤心,只是紧咬下唇。

“虽然,这样对你很残忍,不过我还是要告诉你,像你这样子不知还要再过多久,我……觉得不能这样下去。”

听见她的话,他拳头越握越紧,指甲都陷入自己掌心里,紧咬的下唇也渗出一滴滴的血丝。

“你嫌我现在是个残废?”

他努力抑制脾气,倒想听听她所谓的“不能这样下去”,究竟是什么意思?

“……当然……不是那样……我觉得我们两个不适合……”

艾苹言词闪烁明显是在扯谎,在她心里,的确是因为谨晖现在无法自由行动,好似残废的原因而嫌弃他。

当初她和他在一起觉得很快乐,那是两人背景相当的缘故,以前的他有钱、俊朗又气派,是个十足的男人。

加上两人是一对金童玉女,人人称羡的一对璧人,那种优越感,真让她觉得好满足、好快乐。

可是,他现在脚不能动,脾气又越来越坏,使她在朋友面前相当丢脸,这种日子她是过不下去了!

何况,他的腿不知何时完全复原,想让她一直等到他好,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万一他好不了,自己不就很可怜,一生都要陪着一个残废,她才不干呢!

所以,为了自己的幸福着想,分手是正确的选择!

“不适合……哼,随便你!走,马上给我走!”

一句不适合就想要分手?那当初交往时为什么不说?如今才振振有词,说两人不适合!

分明是狡辩,她肯定是不想和如同废人他在一起了!

人的情分真是不值一文钱,他有自知之明,既然她如此无情,自己也不需要眷恋。

谨晖冷哼一声后,如她所愿,怒吼着要她立刻滚出这间房子。

艾苹没有多说什么话甩头离开,自此之后,两人再也毫无瓜葛。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谨晖低下头,狠狠忍住欲流下的眼泪,痛苦得不断敲打毫无知觉的腿。

人的感情变得比天气还快,完全没有预警,渐渐地,他原本有些扭曲的心理,产生更剧烈的变化。

他再也不相信任何人了!

一抹纤细的人影正在赖家大宅前晃过来、晃过去,举棋不定的样子,似乎很犹豫。

芊姬踌躇了快两个月,终于提起勇气,带着鲜花和自己做的点心,来到赖谨晖的家门口。

她到底要不要进去呢?他又不认得她,这样冒冒失失来这里探望他,会不会很奇怪呢?

但是……可是……人都已经到大门口了,况且,她都犹豫两个月了,如今实在不该退缩。

不要害怕、不要害怕!尽管如此告诉自己,芊妲的手脚还是感到一阵颤抖。

要是真能和他见上一面,而且还可以聊聊天的话、那么她第一句话,究竟要说什么呢?

想着想着,她鼓起腮帮子,勇敢地往前一踏,伸手按下赖宅的电铃。

啊!还是上吧!加油——

叮咚——叮咚——门铃响了两声后,有人打开大门。

前来应门的是一名穿着简单、面容和蔼,年约四十的妇人。

“小姐,请问你要找谁啊?”

“喔……我……是要来……”

对方一问芊姬的用意,她就开始觉得不好意思,认为自己太厚脸皮,拼命的结巴,说不出个所以然。

“啊!我知道了!小姐你是来应征看护人员的,对吧?”

“咦?我……”

“请跟我进来。”

尚未回答妇人,对方已迳自走人屋内,于是芊姬当然尾随在后,总之应该是可以看见赖谨晖先生吧?

一进大厅,芊姬看见里头有五个人,一对夫妇、一名中年男人、一个长得娇俏的女孩子,和一位长相不错、看来却有点狡诈的年轻男子。

加上带她进门的妇人和自己,一共七个人,站在豪华得不像样的大厅中,还嫌太空旷。

跟在妇人的身后,看她对着那些人鞠躬作揖的模样,芊姬马上猜到,带自己进门的妇人,一定是赖家佣人。

“老爷、夫人,这位小姐是来应征看护人员的”

经佣人一说,芊姬本想解释,不料年轻男人笑了出来、开始说话,害芊姬没机会开口。

“呵呵……居然又有人来应征看护人员,这是第七个了吧?小姐,希望你是个LUCKYSEVEN啊!”

男人呵呵的笑着,眼睛斜睨打量芊姬全身,让她觉得很不舒服。

“呼……真无聊,反正过没几天,她一定会被哥哥赶走,我先上楼去。”

娇俏的少女,插了一句话之后,傲幔、不屑的看了芊姬一眼,便走上雕花的回旋楼梯。

倏地消失在回旋梯的红影,眩得芊姬一阵头晕眼花,莫名其妙惨遭别人白眼,她实在不知道要说什么……

“咳!大哥,还是跟这位小姐说说谨晖的情形,让她有心理准备,不过我想她可能也做不了几天吧?”

一听到赖谨晖的大名,芊姬整个人都精神起来的竖起耳朵,准备听听赖谨晖的状况。

最初,中年男子的话还算悦耳,她以为这位中年男子是个好人,没想到这个人的但书,充满瞧不起她的气息。

芊姬难以忍受的攒眉并嘟起小嘴,心想:怎么回事啊?

一直处于沉默状态的那对夫妇,看了芊妲一眼,颇有威严、且年纪最长的男人开始说话。

“小姐,贵姓?”

“我姓黄。”芊妲微微点头答道。

“黄小姐,我们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你来这里工作,薪水和福利自然不会亏待你,一个月的薪水是七万元整。

我们要全天候的看护人员,所以黄小姐必须住在这里。当然,食宿这里都会提供,而你的工作内容,就是照顾我儿子——赖谨晖,只是先说清楚,我儿子的性格有些阴沉、脾气也很暴躁,希望你多忍耐。”

“啊!怎么会?”

对方说完,芊姬发出好大声的疑问,她实在是难以置信。

记忆中,赖先生是一个幽默风趣、不太计较,非常大方的企业家啊!怎么会性格阴沉、脾气暴躁?

“呵呵呵……小姐,看你的样子好像认识我堂哥。”

年轻男子呵呵笑的表情,让她觉得很讨厌。

“我、我其实今天是来探望赖谨晖先生的,我还带了一些鲜花和点心。我非常景仰他,也很担心他,所以想看看他的情形,虽然他并不认识我……嗯……我要怎么说呢?”

芊姬抓住机会说明来意,只是听见赖父形容自己儿子的性格,她觉得很不可思议!

“总之,我觉得赖先生不是那种性格阴沉、脾气暴躁的人啊!

请赖先生让我看看他吧!”

芊姬理所当然的说着,行了个九十度鞠躬礼,引起大家的注目。

“我儿子出车祸前确实不是那种性格,既然小姐不是来应征,是来探望我儿子的话,就请跟我来。”

景仰自己儿子的少女不少,但提起勇气来看他的,这位小姐是第一个,一副诚心诚意的样子,让赖父颇为感动,即使是陌生人,让她探望自己的儿子又何妨?

“谢谢!”她跟着赖正毅上楼。

严肃的赖家长者缓下了口气,带芊姬上楼看谨晖,毕竟对方是抱持好意来探望自己的儿子,他没理由拒绝。

两人到达一间极为安静的房门前,赖正毅敲了一下门,立刻主动转动门把。

沉静的房间内,谨晖静静坐在床上看书,窗帘拉上,瞧不见玻璃窗外的景色,只有穿过窗帘的阳光,点点散落地面。

“谨晖,有位黄小姐来探望你。”

被父亲一喊,谨晖身子颤动了一下,慢慢地转过脸孔,看着眼前不熟悉的小女人。

当芊姬看到谨晖时吓了一大跳,他表情冷漠、毫无生气,仿佛世界只剩下他一个人般的孤傲、寂寞。

与以前在她脑海中的印象截然不同,现在他既恐怖、又可怜……

“你……你好……赖先生……”

对方难以亲近的气势,让芊姬说话不自觉紧张,又开始结结巴巴。

“你们慢慢聊,我不打扰你们了。”

说完,赖正毅退出房外,留下芊姬和谨晖两个人。

谨晖阴鸷不友善的双眸瞪了她一眼,一句话也没说地继续看自己的书。

“赖先生……”

边叫着对方,芊姬吞了口口水徐徐接近他,还把自己准备的点心和鲜花捧在胸前,准备送给他。

“这是送给你的……”

她走到床缘接近他,将自己手里的鲜花、点心送到他眼前,希望他可以接受她的心意。

“滚出去!”

岂知,送到对方面前的礼物,被迅雷不及掩耳的用力推开,全部掉落在红色的地毯上。

而且,她还被他送了一句相当刺耳的——滚出去!

怎么会这样……他真变得跟她记忆中的男人,完全不一样了!

以前他是多么自信,全世界仿佛在他脚底下,现在他竟蛮不讲理的拒绝别人,一点都不像有着大气度的人。

从他不友善又凶恶的表情看来,用暴躁和坏脾气形容他,确实再符合不过了!

为什么他的心会扭曲成这样?他不是既幽默又亲切吗?他身上原有的特质,全都到哪里去了?

好可怜的人……他躲在自己的世畀里,不愿意跟其他人接触,认为只有自己孤独一个人吗?

多么可悲,又令人感到难过、担心。

刹那间,芊姬不发一语、怜悯地看着谨晖,因阳光照射而闪烁的泪滴,同时顺着她粉嫩脸颊流下。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