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怡珺 > 《炽焰猎蛮妻》
返回书目

《炽焰猎蛮妻》

第一章

作者:怡珺

季巧巧盯着前方一片漆黑的小巷子,努力装出充满骇人杀气的表情。

但她在发飙前,就已经被恐惧打败了。

“天哪!我从来没有在晚上走过这里,不知道会不会碰上色狼?”她在巷子口足足犹豫了一个小时,依旧提不起勇气。

不过短短的十来步路她就可以走到目的地,她却停步不前,只怪她这个良家妇女没有冒险的勇气。

可是再不去把那个嗜赌成性的老爸拖出来,他们父女俩今晚可能就要露宿街头,为了今后的生活着想,她一定要把爸爸抓回去。

“咦,你不是巧巧吗?来找你爸啊?”从昏暗的巷子里走出来一名身材高挑的男子,他的出现让她松了口气。

“阿叔,我爸在里面吧?”她指着那间人声鼎沸的小屋。

“你说呢?”阿叔一脸苦笑,随即正色道:“赶快进去吧,免得他停不下手。”

巧巧一阵哀鸣,“他又赌多少了?”

“能让赌场的老板亲自出马,你觉得呢?”阿叔早习惯他们父女俩一个偷偷来赌,一个气急败坏来抓赌的场面。

“阿叔,麻烦你陪我走过去行不行!这里太暗了。”她无奈的拜托着。

“好吧!”

从小,巧巧就看着父母成天为了赌博而争吵,直到她念国中时,妈咪终于放弃了爸爸,决定离婚,移民美国。妈咪原本想要带她一起走,可是当时www.ysb88.com的法律只保障男人对子女的监护权,她没有选择的权利。

在妈咪离开后,爸爸更是肆无忌惮的赌,而她从国中到大学的学费全都由妈咪从美国汇回来,但她不敢让爸爸知道,否则她书也别想念了。

原本家里的财产足以让他们父女俩安安稳稳过一辈子,只可惜因为爸爸的赌瘾,短短几年内,所有的田产房子都变卖光了,几家公司也相继倒闭。

有时爸爸手气太背,她甚至得打越洋电话向妈咪求援,要不然他们真的会饿死。

她这天真的爸爸很有赌的勇气,却没有赢钱的运气,他恐怕是各家赌场老板最喜欢的大客户,因为光是靠他一个人,赌场就赚翻了。

当她一进赌场,所有的熟客都笑着跟她打招呼,看来今天又要上演一嘲母老虎女儿怒骂没用老爸”的好戏。

只有牌桌旁的季权书浑然不觉杀气早已直逼向他,仍专心的盯着手中的牌。

巧巧垂眼看着桌前只剩一叠钞票的父亲,无奈的叹息。

反正都已经五穷六绝,就让他再开心一下吧!妈咪声明了,不会再帮爸爸,因为她已经毕业,可以自立更生,没必要再拿钱去填那个无底洞,所以今天是他最后一次来赌场,她不能再让他如此荒唐下去。

她不禁想起他的名字——季权书,全输。

爷爷可真会取名字,难不成他老人家有未卜先知的能力,知道爸爸会与赌博纠缠一辈子,就咒他这不肖子全部输光?

在一阵叹息声中,她冷眼看着父亲放下牌。

“老季,你赌了两天,也累了,回去吧。”赌场老板看不下去的出声提醒他。

“可是我还想要……”季权书原本一脸渴望,抬眼见到女儿后,马上垂下脸默不吭声。

“想要什么?”巧巧露出甜美的笑容,两颗小虎牙更增添她无邪的气质。

“巧巧,这么晚了,你一个人怎么到这种地方来呢?”季权书有些不好意思地对女儿微笑。

“喔,你也知道我来这里很危险!那你又为何不乖乖地待在家里!”巧巧双手叉腰,一副母亲教训儿子的模样。

“我……手痒嘛!”季权书又摆出一副可怜、无辜的表情。

“你手痒,所以想赌博?”她笑得更甜了。

“嗯。”他不知死活的猛点头。

“那么,我手痒可不可以砍人?”

她带着笑的话语刚落,围在赌桌周遭的人马上作鸟兽散,免得待会受怒火波及。

季权书看见众人都躲得远远的,这才感觉到情况不对劲,他不安的动动身子,“女儿啊,你那边还有多少?”

“多少什么?”她冷冷的挑起一眉,不用想也知道他接下来会说什么。

她又不是印钞机,哪来的钱啊?

“我欠老板一笔钱……”他知道瞒不住,就先乖乖开口了。

“你以为我才工作两个月能赚多少?”巧巧另一边的眉毛也抬了起来,同时开始冒冷汗。

妈咪是一定不肯再给钱替爸爸还债,可是她又不能眼睁睁看爸爸被流氓打断腿——就算腿断了,他也照赌不误,从前他就做过。

“十万有没有?”季权书天真的问,想再试试能不能翻本。

巧巧闷不吭声。除了一肚子气之外,她真的觉得脸上无光。

“不然……我们在东部的别墅可以卖掉吧?”

“爸爸,去年你就已经卖了它。”她非常冷静的替他解答。

“那阳明山上的别墅呢?”

“你是说爷爷的家是吧?”巧巧与季权书两人对笑许久,然后她收起笑,随即绷紧了脸,“爷爷死了以后你就迫不及待的卖了。”

“那你妈留给你在高雄的那块地呢?你先借我,等我翻本了再还你……”

“闭嘴!你早就赶在我十八岁之前就已经将它处理干净。”

“真的啊?对不起……”他低下头,难堪的抓着头,“那现在……”

“让流氓把你的腿打断!”她吼完,转向赌场老板,“早说了要你别让他进来赌,你怎么就是不听,这种黑心钱你一定要赚吗?”

“没办法,我也是让人请的,我得向上头老板交代啊!”赌场老板一脸无辜的说,然后忍不住笑了起来,“而且你爸爸又拿刀又下跪,如果不让他进来,到时你会怪我害死他。”

巧巧掩面哀号,她绝对相信老板的话,她这老爸嗜赌成性,当赌瘾犯时,尊严、人格皆可抛。

她一把揪着季权书的耳朵,“你丢不丢脸啊?”

“巧巧,你有没有钱还啊?今天他欠了不少耶!”赌场老板也是看着她长大的,看这样子还真替她难过。

“我猜如果我再小一点,你准会把我卖了。”她瞪着自己无药可救的父亲,庆幸她现在还能平安的在这里。

“我哪敢,你妈会打死我的。”季权书拍开她的手,整张脸都红透了。

“你的意思是说,如果没有妈,你早那么做了?”

“呃……”他的迟疑证实了巧巧的推测。

“好哇!你就让这些流氓把你打断腿……不,干脆把你打死算了!”不是她不孝,而是她实在太失望。

季权书一脸惊愕,“巧巧,我是你爸耶!”

“那又怎样?”

“不怎样。”他马上缩了缩脖子。

巧巧无奈的转向赌场老板,“他欠你多少钱?”事情总要解决,如果可以,她只好先向妈咪调头寸。

赌场老板张大手掌。

“五十万?”她抱着一丝希望猜测。

季权书怯生生的在一旁开口,“你少加一个零……”

“爸!”她凄厉的尖叫一声,突然掐住他的脖子摇晃,除了吼叫之外,她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

“会出人命的,快把巧巧拉开!”众人见她失去理智,连忙上前拉开她,季权书则在一旁喘息。

“你去死啦你!我拿什么替你还债啊?”她火大的抬腿想踢他。

“我以为我们还有房子可以卖……”

“我们现在住的房子是用租的,两个月都没给人家房租了。”她气哭了,抹着眼角的泪水说。

“那……我们怎么办?”季权书发现自己似乎走入绝境。

“不关我的事,我要跟你脱离父女关系,去美国找妈咪!”巧巧决定了,她要离开这赌鬼父亲。

“你的背包……”季权书垂头丧气的拾起她掉在地上的背包,眼睛突然一亮,“女儿,你今天领薪水啊?”

“不行,那是要缴房租还有这个月的生活费……”还被赌场保镖架着的巧巧眼睁睁看着她败家的老爸,把她辛辛苦苦赚来的血汗钱用力的摆在桌上。

“再来!我非翻本不可。”

“老季,你一向这么说,可是从来没赢过。”赌场老板闲闲的发牌。

终于摆脱保镖的巧巧冲过来抓起桌上的钱,“不能赌!”

“巧巧,已经放在桌上的钱是不能收回去的。”一旁的阿叔公布规矩,阻止了她。

“那……”结果揭晓,她就这样看着自己辛苦了一个月的薪水被人家拿走。

“女儿,你真的没钱啦?”季权书像可怜的小狗对她摇尾乞怜。

“还赌?你……”她咬牙转向赌场老板,“人你收不收?”

“他没价值。”他认真又冷酷的给了她答案。

巧巧翻了个白眼,“他有个屁价值。我是说我啦!”

“你?到酒店去应该不错。”赌场老板这么一说,在场的人也跟着点头。

别看巧巧泼辣的样子,其实她长得很可爱,清纯的娃娃脸再加上一对虎牙,满像日本小女孩的。

“好,我拿自己跟你赌我爸输的那五百万。”她已经一筹莫展,索性今天就让她也赔掉算了。

“你就算是处女,长得很漂亮,也不值五百万吧?”赌场老板的眼神上下打量着她。

“那值多少?”她知道以后一定会后悔,可是她豁出去了。

“大概两百万吧,不过还要看人家收不收……”

“只有这么少?”季权书不满地皱眉,却被怒火正炽的女儿给瞪得缩了一下。

“反正我们也跑不掉,就拿我来赌吧!”巧巧一把推开季权书,坐上赌桌。

“我得问问上头。”赌场老板离开去打了通电话,一会后带着诡异的笑容回来,

“老板答应了,不过细节还得再谈。你要赌什么?”

“我只会二十一点。”她撇撇嘴角。

“巧巧,你的赌运一定比爸爸好。”季权书在一旁搓着手掌。

“不,赌运是会遗传的,我从来没赢过。”巧巧回他一抹假笑。

“还要吗?”赌场老板似乎有点放水,“不小心”把底牌露给她看。

“二十点?巧巧,我们才十七点,不再下一张一定输的。”季权书在一旁穷紧张。

“闭嘴啦!再来一张。”

当赌场老板发出牌时,所有的人都屏息以待。

她望着桌上的牌,知道自己的命运了……

???

她居然把自己给卖了!

巧巧望着镜中浓妆艳抹的人,突地笑了起来。

距离那天已经两个月,至今她只要一想到那天的事,还是会忍不住苦笑。

当天她签下一纸合约,在还清债务之前,她都得待在这间鼎鼎有名的“富豪大酒店”里。

在这里没人强迫她卖身,现在已经不时兴那套,要做不做全看自己;而她来这种地方工作已经很呕,休想她会为了那可笑的原因让这些肮脏男人碰她!

现在巧巧在酒店里算是红牌,因为男人总是喜欢尝鲜,她又比一般酒店小姐年轻,许多客人都以为她是那种唾手可得的女人,所以常常来“把”她,只不过都碰了一鼻子的灰。

算算,她一个月多灌点酒可以赚个十几万,一年可以赚个一百二十多万,至少必须四年才可以把债还清——这还没把利息算进去,而且也没算她的生活费——到时,恐怕她已经不Cheng人形了。

还好,在她苦苦的哀求下,妈咪终于答应把爸爸安置在美国,不让他继续不知死活的赌下去。

她才踏入这一行两个月就已经有了打算,想找个男人包养她,她好省事些,唯一阻止她的,是她那让人耻笑的傲骨。

骄傲有什么用?现在的人只看钱,不看内在的。

“巧巧,你怎么还在这里?十分钟前就叫过你了啊!客人已经生气了。”妈妈桑陈姐扭腰摆臂的走进房间,徐娘半老的她还有几分风韵,只是已经不适合再做小姐,才转做妈妈桑。

“我不去!又是那个长得像猪头的徐董,我不想再闹得大家不愉快,你让他点别的小姐啦!”上日她受不了徐董的禄山之爪,当场破口大骂,引起不小的风波,没想到这个老色鬼又来了。

“人家长成那样也不是他的错,你也留点口德嘛!”陈姐忍不住笑了起来,因为巧巧的形容还挺贴切的。

“长那样的确不是他的错,但是色得跟猪一样就是他不对!”

“人家是贵客,你就忍忍吧。”陈姐小心翼翼的说,怕惹火了她。

“换别人啦!”巧巧跟她磨了起来。

“巧巧,徐董出手很大方。”

“那又怎样?”她毫不客气的回嘴。

“如果你愿意,五百万很快就可以还清的。”陈姐搬出最诱人的理由。

“徐董那种人连店里的小姐都避之唯恐不及,他想包我,怎么不去照照镜子?我只要多看他几眼就会生病的!”巧巧气得拍桌。

“不然我让小李守在门外,有什么事你唤一声,他马上进去。”陈姐体谅她是清纯的女孩,也知道她是逼不得已才来陪酒,可是既然进来了,除了做这外,还能怎样?

巧巧还是不断的摇头。

“好啦,就看在钱的份上,今天把他的口袋掏空,小费全都算你的,怎么样?”陈姐边哄边拉起她往外走。

“要小李在外面守着唷!不然我不保证不会闹出人命。”她在走进包厢时仍旧不断抱怨。

把巧巧送进包厢后,陈姐摇摇头叹气,“我怎么会碰上这么难缠的小姐?”

才说着,她就看见大老板出现在酒店里,她扬起笑脸迎上去,把原本答应巧巧的事完全抛在脑后。

???

一名身材高瘦的男人走进酒店,挥挥手赶走上前来招呼的少爷,兀自打量着四周。

左清风望着陌生的装潢,皱了皱眉头,“怎么我才出国一年,每家酒店都改装了,这怎么会赚钱!”

“是莫谌堂主下的命令。”朱奇峰战战兢兢的跟在他身后,对他突然想要察看所有旗下据点的行动感到不安。

左堂主为了生病的爷爷,在美国待了整整一年,所以炽焰堂的小弟们也悠哉的过了一年的好日子,谁知道上星期左堂主突然回来,把大家都操翻了。

“我不在的时候都是他作的主?那小子分明是想整死我。没亏钱吧?”左清风原本以为他的事业是暂时由驭风堂的莫谦接手,谁知道是让那个做事一向不负责任的小鬼莫谌乱搞一通。

“还有赚头。”朱奇峰硬着头皮应道。

“如果没有的话,我这堂主也不用做下去,而你们也跟着失业了。”他瞟着一路上都坐立不安的跟班。

“堂主说笑了。”朱奇峰只能陪笑。

“没有,我很认真。”左清风淡淡抛下这句话就跨步走上前。

迎面而来的是陈姐,她脸上有着难掩的诧异。

“老板,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没先说一声?”

“美国的事都已经处理完!何况再不回来,我这几年的努力恐怕要让那小子给毁了。”他干笑两声,想着要怎么教训莫谌。

“相信我,他很努力的在做……坏事。”在陈姐眼中,莫谌那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可以当她的孩子了,事实上也的确是……

左清风双手一摊,“没必要这样嘛!我只不过在前往美国之前,心情不好的把他打了一顿,他这么会记仇。”

“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小子的狠劲。”陈姐叹了口气,然后说:“跟我到办公室去,我拿帐簿给你过目。”

“待会吧!我先看看从前的那些小姐。”他这儿的小姐都很棒,和他的交情也不错。

“你离开之前的啊?丽娜和小萍跳槽了,洋洋已经嫁人,还有你最喜欢的月如让大老板包了……”

“才一年,改变这么大埃”他拨弄垂在眼前的长发,有点感伤。

“不过我们也加入一些新血,待会找几个给你。”陈姐朝他挤挤眼。

左清风笑开了,“难怪上头对你这么信任,我都还没说出口,你就已经知道我在想什么了。”

陈姐点起烟,嘴角带着笑容,才要开口,高昂的叫骂声伴随着清脆的玻璃碎裂声响起,她一愣,手上的烟掉落地面。

“糟糕,我忘了。”她连忙把烟踩熄,快步的走向吵闹声的来源处。

左清风也跟了上去。

一间包厢的门开了,几个男人抱头冲了出来。

“混蛋!”随着怒骂声,包厢里飞出几支酒瓶,其中一瓶落在左清风的脚边。

“小李,还杵在那里干么?赶快进去!”陈姐连忙指挥保镖行动,不是赶酒客,而是制止小姐发疯。

“哪个酒客酒品这么差?”左清风微微蹙眉,在美国平静一整年,他有点不习惯这种酒瓶棍棒齐飞的景象。

“是我们的小姐。”陈姐苦笑,一边安抚骚动的客人。

“哦?”不知道是怎么呛辣的小姐?左清风好奇地望着包厢,不料走出来的是个娇小的女孩,他微微一愣。

“姓徐的,你有种就别跑!你不是要摸我胸部吗?有胆来啊!你接我一个酒瓶,我就给你摸一分钟!”巧巧手里抓了好几个酒瓶,一路追着抱头鼠窜的男人,酒店的装潢也被她砸烂不少。

左清风的眉头皱得更紧,“陈姐,我们的小姐应该都成年了吧?”她看起来好像是高中生。

“她大学毕业了。”陈姐拉着他躲到一间空的包厢,“她的火气要发泄一下才停,你先在这里坐一会。”

“既然是大学生,又何必来这里?”难道又是一个“笑贫不笑娼”的女孩?

“她有苦衷。”陈姐听着外头不断响起的玻璃破碎声,心想今天的收入全都飞了,“我得赶紧出去镇压,待会再过来。”

“陈姐,待会把那个小姐带来,我要跟她谈谈。”左清风眼底闪过一抹深思,他想看看那小姐在他面前还敢不敢撒野。

陈姐知道他的意思,却也不好拒绝,只能在心中替巧巧祈祷,老板别为难她才好。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