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怡珺 > 《炽焰猎蛮妻》
返回书目

《炽焰猎蛮妻》

第二章

作者:怡珺

巧巧被小李半拉半抱的弄进包厢时,仍旧余怒未消,她瞪圆的眼还问着怒火,没有酒瓶可丢的手让她觉得很痒。

她好像只丢中徐色鬼一个酒瓶,根本不够!

小李怕这个疯女人会惹火大老板,他可不想受池鱼之殃,因此一溜烟的跑了。

巧巧瞪着对面的男人,“怎么,你也皮痒了?”

“绝对不是。”左清风优闲的窝在沙发里,嘴里叼着烟,闲闲地打量这个看来文弱,脾气却极度火爆的小姐。

“我现在心情很糟,不想陪酒,你要嘛就点别的小姐,不然就看我的臭脸。”她径自坐下,跷起二郎腿,也学他抱胸打量回去。

“你做得这么不甘心,就不要为难自己了。”他一眼就看出她不属于这里,依她的个性也做不来这种行业。

巧巧一脸假笑,“关、你、屁、事!”

左清风淡淡挑眉,“你这种态度没让酒客教训过?”

“谁敢动我?”她也挑眉回应。

“刚才你为什么要打客人?”他决定不再跟她鬼扯下去,如果她不改变态度就休想在他这里混。

“因为他吃我豆腐,摸我大腿。”

他为之失笑,“男人来这里不就是要抱女人的吗?”

“要摸可以,摸一下五万。”她皮笑向不笑的说,心里想着,就算五万给了,她还是要打。

“我给得起。”左清风上下打量她,对她嘟起的小嘴挺感兴趣,“那么吻你一次值多少?”

“十万。”她随口乱扯。

“这么贵?你的技巧很特别吗?怎么个吻法?”他故意这么问。

巧巧气得拍桌,“鬼扯什么,贵是贵在那是我的初吻!”

她的话才说完,左清风已经笑翻了。

“一个在酒店打滚的女人,居然宝贵自己的初吻?那我问你,你的初夜卖多少?”真是有趣极了,他抹着眼角的泪水想着。

她认真垂眸深思,然后抬眼,“一千万,不过我不会卖给像你这种男人的。”

他连连摇头,她的脸皮真不是一般的厚。

“没人笨到会受你的骗。”

她倏地狂吼,拍桌而起,一脚跨在矮桌上,“你到底是谁?想做什么?”

他的视线从她激愤的脸渐渐向下移,然后他歪着头,笑开了,“喂,走光了,你今天穿粉红色的。”他捻熄烟,双眼仍直勾勾的看着她。

巧巧又惊又怒,再看他那张色迷迷的笑脸,气得抬起腿往他的脸踹去。

左清风拍开她的飞腿,起身抱住她的腰,将她拉过桌子,两人跌坐在沙发里。

“男人来这里消费,就是喜欢女人的温柔顺从,谁会希望来这里还得受到这样的待遇!”她不适合干这行,太泼辣了,迟早会给他惹麻烦。

“放心吧!喜欢我的大有人在,你还管不着。”她讨厌这个一副流氓样的男人,头发又乱又长,衬衫的扣子也不扣,还有他的眼神真令人讨厌!

“没生意你就得滚。”他纯粹在商言商,想着待会要回去找莫谌算帐。

她扬首一笑,“你不知道吗?我求之不得呢!可是走不了。”

“要走还不简单,我现在就抱你走。”他的双手放肆地在她身上游走,马上就抓出她的尺寸。嗯,小归小,整体比例倒不错。

“抱我?蔼—”巧巧终于发现她竟坐在他身上,她尖叫着左右各赏他一个耳光。

“啧……”左清风抓紧她的双手,脸颊的痛麻让他失去一贯的笑容。

他考虑着要回她两拳,或是……

“怎样?除了瞪我之外,你还能做什么?没种!”巧巧仍不知死活的挑衅。

孰可忍孰不可忍!

他愤怒的将她扑倒,粗鲁的蹂躏她的唇瓣,舌头在她嘴里轻蔑的翻搅,双手握着她小巧的胸部,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羞辱她。

“呜……”她在错愕之后拚命反击,手脚并用企图在他身上留下伤痕。

陈姐在外头守着,愈听愈替巧巧担心。她知道,左清风一向挂着笑脸,也从不为难女人,但是当他被惹火时,众人最好回避。

可是她总不能让里头闹出人命吧?于是她赶紧带着小李硬着头皮闯进去。

眼前活生生上演的强暴戏码,见多识广的陈姐也傻眼了。

“再不阻止,巧巧就算没被掐死,也要被压扁。”小李在一旁提醒。

“是啊!老板,住手呀!”

陈姐和小李两人合作,总算把像猛兽般的左清风拉开。

快被吸光空气的巧巧这时才得以脱困。

“巧巧,你没事吧?”陈姐看着她连滚带爬的逃开,不禁有点同情她。

“他要杀了我!”她指着左清风控诉。

“要杀你还需要浪费那么多时间吗?”他冷笑,“你的吻也值十万?没味道,技巧又差,这样吧,一千块给你,算是可怜你的。”

“王八蛋!”巧巧气得从地上爬起来,趁小李还架着他之际,狠狠踢向他胯间,

“给你一点教训,别轻视女人!”

“碍…”左清风痛苦的低喊,小李吓得马上放开他。

他倒在沙发里,脸色发青,与椎心的疼痛对抗。

“巧巧,要活命就快跑。”事实上陈姐也很想开溜。

“喔。”巧巧再笨也知道这样真的会惹火男人,她点点头,朝门口奔去。

“这样就想走了?我还没玩够呢!”左清风马上跳起,伸手挡住她的去路,抓着她的肩头将她压在墙上,“你是第一个惹火我的女人!”

“那……又怎样?”她望着他暴怒的双眼,真的害怕了。

“算了吧!她还小,不懂事……”陈姐的劝说因为左清风的瞪视而吞了回去。

“不,我懂,所以我知道你是无耻之徒!呃……”巧巧被他掐得不能呼吸,她死瞪着眼前的男人,此刻脑筋才清醒过来——他是老板。

“出了人命你要负责的呀!”陈姐在一旁劝着。

左清风不为所动,直到巧巧脸色发白昏了过去,他才罢手。

“哎呀!你这样对她一定吓坏她了。”陈姐扶过巧巧,让她躺在沙发上。

左清风冷冷的扬声,“怎么,把她吓得不敢来上班吗?”正合他的意。

“如果她能就好了,问题是她没有选择。”陈姐叹息不已,这两人水火不容,看来她有罪受了。

“哦?”他一直不懂这个意思。

“这件事别问我,我只负责管理这里。”陈姐猜想高傲的巧巧绝不会喜欢让别人知道她的私事。

“她若是坏了生意,你就得负责。”左清风平息怒火后,又恢复一脸的冷酷,靠在墙边来回瞪着其他人。

小李对他收放自如的情绪感到不可思议,难怪他年纪轻轻就可以成为风云堂分堂堂主。

“放心吧!她泼辣归泼辣,很多有恋童癖的客人还满喜欢她呢!”陈姐望着昏迷的巧巧,也真难为她要对付那些怪老头了。

“是吗?”他揉揉眉心,刚才一顿扭打也够她受了。既然因为某种原因不能赶她走,那么就让她当只乖乖的小绵羊吧!什么样的女人他没应付过,否则他哪有资格经营十几家酒店?

只不过是个小女孩,摆平她有什么困难?

???

左清风叼着烟,带着微笑走进富豪大酒店,来到陈姐身边坐下。

“今天好像比较冷清,怎么,警察来临检?”

“不,是我们的镇店之宝请假,当然就安静了。”陈姐缓缓啜着酒,斜眼瞟他,“果然是老板,永远先关心生意。”

每天巧巧都会狮吼几声,或许再加上摔几个杯子,今天少了她,大家都懒洋洋的!不受影响的大概只有那些寻欢客吧。

“她怎么了?”他有些诧异,没想到那个活力十足的小丫头也会请假。

叫她小丫头是因为他后来才相信她说的话,没有过初吻的她想当然也是处女。其实光是看她对待男人的方法就可以知道,简直拙劣得好笑。

“她生病了,听她电话里的声音,像是感冒。”

“我去看看她吧,给我她的地址。”也不知道是自己对女人天生体贴,或是有其他原因,总之他没有考虑就说出口。

“你在玩什么把戏?”陈姐眼神愈加锐利。她同情巧巧的处境,所以对她也就多了份保护。

“嗯?”他故作不解的询问。

“虽然你是老板,可我比你多活了十几年,你每天都来,而且非得找巧巧,看样子又不像对她有兴趣……别耍她,她的身世已经够可怜了,她不需要多个男人逼她走上绝路。”

“这是你的经验谈?”左清风笑着捻熄烟,认真望着她,“地址给我。”

???

巧巧趴在床上努力的和感冒病毒奋斗,可是萦绕不去的门钤声更加重她的头痛,看样子来人是不肯自动离去,如果她不去阻止,恐怕会不得安宁。

她用尽力气才睁开眼,连滚带爬的下了床,然后摇摇晃晃的走去开门。

“谁啊?”她靠在门边,望着半夜扰人的混蛋,要不是她现在连说话都费力,早拿刀子在这混蛋身上砍一刀了。

“嗯,不会骂人,真的病了。”左清风指着外侧的铁门,要她打开。

“一天没被我骂你就浑身不舒服啊?”她准备甩上门,回被窝休养。

“你再不开门,我保证我会自己进去,不管找锁匠来,还是让手下破门而入,到时你可别怪我。”

“铁门怎么破啊?”嘴上虽然这么说,她还是开门了。

“你真的病了,看医生了没?”她病恹恹的模样让人看了挺难过的,老爱瞪人的眼睛完全没了光芒。

“看了,也吃了药,睡得正熟时却被你吵醒……”她转身回房间,想再倒回床上。

记得等有力气的时候要向他讨回这个公道。

左清风扶住她摇摇摆摆的身子,将她护在胸前,“没想到这么严重,打扰你了。”

“知道就好……你欠的十万块还没给我,都一个月了……”巧巧只觉得他靠起来还满舒服的。

“什么?”他不解的追问。

“你拿走我的初吻,十万块……”

左清风为之失笑。病成这样还记着那件事?这丫头真是想钱想疯了。

他将她抱进房间安顿好,然后拉了张椅子坐在床边。

看着她疲 惫的睡脸,现在他真的不能离开了,不然怎么也说不过去。

他感觉浑身不对劲,大概是因为没有听到她的怒吼声吧!奇怪的是,他以驯服她为己任,现在反倒习惯她的率性,真糟糕。

这样不行,他左清风从来没让女人占据过心灵;如果他需要传宗接代,自然会找个女人,但是他不会被女人困住,因为他的心不给别人。

他却不知道,当他望着巧巧时,眼神里多了份怜爱……

???

“巧巧,咱们大老板是不是要‘把’你啊?”一群舞小姐将巧巧团团围住,七嘴八舌的追问。

她们听说巧巧生病时左清风去看她,而且照顾了她两天,这可是她们之间的大新闻耶!

“有吗?”巧巧呆呆的问。

“你到底是真的天真还是太蠢了,连男人对你有企图都没发觉?”

“是吗?”她仍然是一脸无辜。

“哎哟!我们做这一行这么久,只要男人一个眼神,我们就知道他想做什么了,从前老板也没天天来我们富豪,是在你来了之后才这样的。”一名舞小姐羡慕的说。

“喔。”巧巧还是不为所动。

“巧巧,那个传言是真的吧?”另一名小姐问她。

“哪件事?”她快被这群八卦婆给逼疯了。

“就是你生病那时候,老板去照顾你那件事啊!”

“是啊,他三更半夜猛按电铃,吵死人了。”谁知道他又在打什么主意?巧巧撇着嘴这么想,不过语气却温柔多了。

“老板真的看上巧巧了,巧巧,老板的家世很好,又有学问,别放过这个好机会啊!”大家七嘴八舌的给她出主意。

“怎么个好法?”巧巧终于表现出一点关心,她不问问好像太绝情了点,怎么说他都还是帮了她嘛!

“他是风云堂的分堂主,家里在美国也是很有名的企业,攀上他起码好几年的生活都不用愁。”酒店里一位老资格的舞小姐开口说。

“说真的,我很怕等过了几年之后,想法会变得和你们一样,好像只为了男人而活……这样太可悲了。”巧巧叹口气,开始担心自己的未来。

不肯向妈咪开口是为了惩罚自己,因为是她把自己给赌输的,但如果真的熬不下去,她会向妈咪求救的。

“可是老板真的很不错啊!如果能拴住他的心,他一定会很疼你。”一群羡慕得要死的女人说着。

“他从前是很花心,还记得丽娜吗?他们两人黏得可紧了,但他当时还不是有一堆粉知己?可是现在除了巧巧,我没听说他还有哪个女人呢!”

巧巧在莺莺燕燕的嘈杂声中陷入深思。

和左清风第一次见面时两人形同水火,她出手重了点,而他夺了她的初吻,还差点掐死她,所以她后来一见他就跑;谁知道他就像只变色龙,逼人的杀气没了,还拚命邀她吃宵夜。

他如果不是耍诈,就是那天她是真的惹火他了。

他的邀约从没间断过,她却从没点过头,只因为她不想和他有太多的牵扯,她只是一个委身在这里还债的人。

可是他的攻势还是软化了她的心,就算仍拒他于千里之外,心里已慢慢对他改观,尤其在她生病时,他照顾了她两天,害她都不好意思开口向他要那十万块了。

不行,他是黑道份子,她不该和他有太多瓜葛的。

如果他不是黑道人物,她或许会考虑吧……

“巧巧,怎么这么没精神?”

一朵玫瑰花在她面前晃来晃去,打断了她的沉思。

“是你,今天来早了。”她抬眼看着左清风的笑脸,懒洋洋的起身,“你没有别的事好做吗?怎么每天都来?”

“你不喜欢?”左清风扫了眼七嘴八舌的舞小姐,跟在巧巧身后离开。

一样的烟味、一样的嘈杂声,这就是她将来几年的生活,她不知道自己能撑多久,或许有天她会疯掉。

“巧巧,你没回答我,你还是不喜欢我?”左清风不禁有几分讶异,很少有女人逃得过他的追求,只有她,让他尝到前所未有的失败。

后来虽明白她的呛味是酒店的一大特色,他不需要撵她走,但这已经不是这么简单了,现在对他而言,才是一种挑战。

他不会轻易罢手的,他一定要巧巧心甘情愿的成为他的人。

“巧巧——”他拉住她,“你这样一点礼貌都没有。”

“对你不需要礼貌。”巧巧瞅了他一眼,“听说你以前很花心?”

他耸耸肩,“是没错。可是玩久了,腻了,想找个好女孩定下来。”他凝望着她,带电的眼神足以电昏任何一个女人。

“喔。”她才不吃这套,“可是我不算是好女孩,所以你不用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

“巧巧,别这么说,这里谁不知道你洁身自爱?要不是被逼迫,你不会出现在这里。”左清风为她委屈的神情难过,她的父母呢?为什么让她来这儿?

“废话!”她瞪他一眼,“十万块还没给我。”

左清风嘴角一扬,坏坏的笑着。“这样吧!我再给你十万,你再让我亲一次。”

“你少低级。”巧巧脸一红,眼神慌乱。

“就这么说定了。”他揽住她的腰,不待她拒绝,在众目睽睽之下。与她缠绵热吻。

他的舌霸道的在她嘴里翻搅,比起上回更加放肆,而她也在他熟练的勾引下,忘神的与他拥吻。

她从来没有被男人这么霸道的拥有过,不可自拔的倒在他怀里,当他结束这个长吻时,她甚至有些空虚……

“有钱拿又有享受,你可真占尽了便宜呢!”左清风凝视着她酡红的双颊,想再一次尝尽她的甜美,只可惜有太多人杀风景。

他失望的叹息,手指轻勾她的下巴,“回魂了。你是大家眼中不可一世又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贞洁圣女,别让他们失望了。”

巧巧望着他英俊的脸,许久后才开得了口,“二十万,一块钱都不能少。”

“如果别人也要亲你,你肯不肯?”他用拇指轻抚她微肿的唇瓣,心底那股占有欲让他很不舒服。

他从来没有对女人有这样的感觉,他觉得情况不妙。

“如果也给十万的话,或许吧。”她故意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模样,不让他知道她心里的震撼有多深,她不会让他得意扬扬的以为已经掌控住她。

左清风瞪着她,脸色铁青。

两人就这么僵持着,直到有人打破了他们之间的沉重气氛。

“啊!你真的在这里,回来了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一名妖艳的女子冲过来,一把推开巧巧,黏在左清风身上。

“丽娜?”左清风一脸诧异。

巧巧错愕的瞪着靠在一起的两人,有种被打了巴掌的感觉。

“你不是已经跳槽了吗?回来干么?”陈姐一脸不悦的走过来。

“我是因为老板不在才走的,现在老板回来了,我当然就要回来喽!”富豪大酒店的前任红牌小姐丽娜大言不惭的说。

“老板?”陈姐瞪着一直没有出声的左清风,希望他把这个见钱忘义的女人赶走。

左清风对怀中的女人非但已经失去了兴趣,更觉得她的跳槽是种背叛,他不会留下她。

可是当他看见巧巧铁青的脸时,心想这个迟迟未开窍的小丫头需要受点刺激才能让他得逞,于是他反推为拉,将丽娜抱紧。

“她要回来就回来,大家开门做生意,没理由把钱往外推。”他看着陈姐,希望她了解。

“这下我们这里要成炸药库喽!”陈姐摇摇头,真想学巧巧一样,不高兴就摔杯子,不然就一阵乱骂。

她不敢想像两个难缠的女人互为敌对的模样,左清风自己要把麻烦往身上揽,到时出了问题,他自己承担!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