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怡珺 > 《炽焰猎蛮妻》
返回书目

《炽焰猎蛮妻》

第三章

作者:怡珺

自从丽娜回来之后,酒店的气氛比以前紧绷许多。

她就像从前一样,自诩是老板的女人,嚣张的指挥所有人,包括陈姐和保镖们,更别提其他的舞小姐。

不过也有人不买她的帐,那个人就是巧巧。

在巧巧眼里,丽娜只不过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女人,想要巴结男人当靠山,好让后半辈子不愁吃喝,问题是左清风才不是那样的人,他只喜欢新鲜货,而丽娜已经过气。

原本她一直以为是这样的,直到前些日子她看着左清风和丽娜形影不离,她才知道她看错人了。

她还以为他有点品味才会看上自己,结果……难道连她的格调也这么低吗?

他现在还是每天出现,不过献花的对象换成丽娜,她好像被打入冷宫,可是她根本还没被他把上手耶!

巧巧真的迷糊了,她不知道左清风在搞什么,难不成她只是他玩玩的对象,他的老情人一回来,就一脚把她踢开?

她感觉自己像是个弃妇。

唉,想这么多干什么?她根本不必在乎那个色狼,而且他的二十万还没给她!

突然一杯酒从一旁甩来,泼出的酒一部份洒到她身上,她皱紧眉心,缓缓睨向站在她身旁的人。

“哪个不知廉耻的?道歉。”她躲在空包厢里就是要安静,结果还有人不识相的打扰她。

丽娜双手叉腰,为之气结,“你这小丫头,嘴巴果然够坏,听说你就是凭着这张嘴打出名号,是吗?”

她一回来就从其他舞小姐和客人的口中得知,她以前的地位已经让一个粗野蛮横的小女孩给霸占,并且还拥有左清风的关怀。

从前她酒喝多了,吐了几百次,他也没问过她一句,结果这女人一个小发烧,他就跑去她那里照顾她两天,气死人了!

巧巧干笑,“不只是嘴,我丢酒瓶的技术也不错,如果你这过气的小姐想重振雌风,我可以教你,免学费喔!”

“你别以为老板有多喜欢你,他不喜欢没发育的小女孩!”丽娜骂人的功力就差多了。

“他或许看不上我,不过他也不会多看脸上爬满皱纹的女人一眼,你应该也赚了不少钱,怎么不去拉拉皮?做舞女也有舞女的职业道德嘛!”巧巧已经疲于和她每晚较劲,她来这里让男人欺负已经很呕,结果现在连女人都要欺负她,什么跟什么嘛!

被说中痛处的丽娜脸色一沉,原本被厚重的粉盖住的脸也因为僵硬,让皱纹更加明显,像是突然老了十岁。

“别以为会耍嘴皮子就行了,连陈姐都得让我三分,你这个新来的少嚣张。”丽娜冷笑着说。

“我看他们是避之唯恐不及吧?”巧巧不想跟她斗嘴,起身绕过她要离开。

“你给我站住!没说完你不许离开。”丽娜粗鲁的扯住她。

娇小的巧巧身子一阵摇晃,差点跌倒,“放开我,我今天没心情和你斗。”

“是因为老板不理你了?听说在我回来之前他每天都会送你一朵玫瑰花,现在呢?呵呵,你心里一定很不是滋味吧?”

“起码他得花十万才买得到我的一个吻,你就算倒贴他,他都不要吧?”真是烦死了,这个老太婆能不能别死缠着她。

“你……”丽娜词穷,火大的扬手甩了她一巴掌。

“你竟敢动手?”巧巧不甘势弱回敬她。

她以为自己已经够粗鲁了,没想到现在又多了个丽娜,但起码她不会碰没惹她的人,而这丽娜就怪了,莫名其妙对她充满敌意,她猜想定是因为左清风。

“你……”丽娜气不过,拉着她的头发将她甩向墙壁。

“你这个泼妇!”巧巧撞得头昏眼花。

多日的积怨终于爆发,两人在包厢里扭打起来。

“别打了、别打了,快把她们两个拉开!”闻声而来的陈姐连忙指挥保镖们把纠缠在一起的两人分开。

“你这老女人,去死啦!”巧巧顺手抓起一旁的酒,往丽娜身上泼。

丽娜火冒三丈的推开保镖,冲过去对她又是一阵乱打,而被小李架着的巧巧白挨了几拳。

“妈的,今天不把你打得半死,我就不叫季巧巧!”她推开小李,抓起酒瓶朝丽娜追去。

“住手呀!巧巧别闹了。”陈姐头疼得要命,真想让左清风自已看看他惹出来的事。

丽娜被巧巧一阵追打而昏头转向,她躲在保镖身后显得格外的狼狈,其他酒客也纷纷走避。

“巧巧,你要把酒店给砸了吗?”陈姐惊叫连连,看着快成废墟的酒店,心里想着钞票又飞了。酒钱、装潢费……天啊!

“我只要教训她一个,其他人给我闪开!”巧巧冲向丽娜,手里还抓着酒瓶。

“快保护我啊!”丽娜被巧巧压在地上打。

四周充满酒味,无论是装潢或地毯上都被酒给浸湿。

就在此时,一名客人跨进酒店,正巧看见这场混乱,嘴里叼着的烟在惊讶之余坠落地毯,火立刻烧起来。

“失火啦!”保镖们急着灭火,可是大火马上在浸满烈酒的地毯上蔓延开来。

见火势愈来愈大,众人再也顾不得其他,纷纷仓皇的逃出去。

“救命啊!你们别跑哇!”丽娜连声尖叫,在生死之间她不知哪来的蛮力,一拳打昏巧巧,然后向外奔逃。

陈姐和其他人逃到酒店外,正巧左清风也来了。

他瞪着火苗四起的酒店,不禁傻眼。

“这是怎么回事?”

“还不是巧巧……咦?丽娜,巧巧呢?”陈姐望着丽娜不安的脸。

“我……我只顾着逃跑,没想那么多……”丽娜转着眼,闪闪躲躲的闷声道。那小贱人,烧死最好!

“你把她留在里面了?”左清风发疯似的抓过她问,两眼迸射出浓浓杀意,他不敢相信这女人竟如此残忍。

“她昏过去了嘛!我逃命都来不及,哪有闲工夫去救她。”丽娜理直气壮的说。

“她若有什么事,我唯你是问!”他要进去救人。

“别去了,火太大了。”陈姐和其他人都劝着,虽然巧巧在里头,可是来不及救她了埃

左清风甩开劝他的众人,往火海里冲。

他只想到要救人,其余的,什么也没想。

???

“嗯……”

巧巧睁开眼,迷茫的打量四周,这里好像是医院,她怎么会在这里?

她坐起身,觉得呼吸里都是烟味。

这是怎么回事?她记得自己正在和丽娜扭打,突然周遭起了火,然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发呆中的她突然发现身边有个人,她惊呼一声,“陈姐,你怎么这么狼狈?”

被烟熏得一身黑的陈姐,原想等发呆的她回神,但听了她的惊呼差点从椅子上跌下去。

“你不记得你把酒店给烧了?”

“烧了?不会吧?我只是和丽娜扭打而已……”想想,她那脾气发得有点莫名其妙……

“你知不知道你把我们店里一半的酒都砸了,那些酒精浓度百分之五十以上的酒,一碰到火,你说烧不烧?”

她一脸无辜。“我没放火啊!”

“也差不多了。”陈姐连连摇头,还不知道这家店烧了,要算谁的责任呢!

“可是我怎么会在这里?”巧巧还是迷迷糊糊的。

“你被丽娜打昏,是左清风冒死把你从火场里救出来,不然你这条小命早就挂了。”

陈姐想起当时两个人都身陷火场,她都快被吓死,如果他们都遭到不幸,她怎么担得起两条人命?

“他?怎么可能?”巧巧一脸不相信。

左清风会救她?除非天下红雨。

“原本是不可能,但是我不希望我的地方有死人,会带衰的。”左清风不知何时出现在一旁,阴沉的脸看得出他心情不佳。

他在现场等警察处理过后才赶来。

原本担心她吸入太多浓烟,生命会有危险,可是看她有精神的模样,他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

巧巧翻了个白眼,“你让我开心一下会死哦?”

这一切的元凶是他,如果他别招惹她在先,又放任丽娜胡来,她根本不会闯出这些乱子。

还是一样的火爆,左清风摇着头。

他坐在床旁,冒火的眼神中带着一丝无奈。

“让我跟她谈谈。”他要陈姐先离开。

“嗯。”陈姐看向脸色还是不好的巧巧,“你好好休息。”

她望向陷入沉思的左清风,不好再说什么,再送个眼神给巧巧要她保重,然后便离开了。

左清风陷入两难之中。

该拿这个专惹麻烦的家伙怎么办才好?

“你为什么要当舞小姐!缺钱用吗!”她根本恨死这行业了,他一直没问她为什么要做这行。

“我赌博赌输了,总共欠了五百万,现在大概还了……几十万吧?”巧巧无所谓的笑着,眼中闪过一抹说不出的悲哀。

“你赌博?”左清风眉头皱得死紧,对她所说的话不太能接受。

“是我那不长进的老爸,不过我会心甘情愿来这里还债,是因为最后一把是我自己赌的……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么。”

现在老爸在美国有妈咪看着,总不会再赌了吧?

“欠债是一回事,可是为什么你又非得待在我的酒店里?”是谁把这个大麻烦丢给他的?

“别说得好像你想赶我走。”她埋怨的瞪他一眼,想起还没向他道谢,虽然有点不甘愿,可是她这条命是他救的。

“快说!”他厉声吼她。

“那个赌场老板明明说这家酒店是幕后老板的,要我来这里,谁知道又冒出你来。”

她是不是做了白工啊?会不会被那个赌场的老板骗了?

“幕后老板?是莫谌吗?”一定是那小子故意整他,把这小麻烦带进酒店。他要向那家伙索讨所有的损失!

“我没看过他,反正陈姐知道,你去问她吧!”她双眼一转,感动的笑了,“干么?要帮我还债?”

他也不算坏啦!只是有点色迷迷的,而且他还救了她呢!

平心而论,他还算不错,对她也够忍让,除了初次见面的冲突之外。

“依现在的状况来看,还是早点把你解决掉好,免得我又不知要被烧掉几家店。”

左清风不想再碰到这种事,光是一回就让他吓掉半条命。

“你什么意思?那是因为丽娜她太过份……”她的反驳在他的瞪视下缩了回去。

“你烧了我的酒店就不过份?”早知道上次就把她掐死,现在这家酒店半个月的收入没了,还得重新装潢……

“你要我怎么办嘛,大不了赔你!”反正她已经欠了几百万,再多欠一点根本不算什么,若被逼急了,她干脆溜到美国去不回来。

“赔?我看你做到人老珠黄都还不起!”他瞪她一眼,要不是想起她差点葬身火场的可怜样,他早把她丢在路边不管。

“你别骂我了啦!我又不是故意的,是你自己纵容丽娜,她欺人太甚!”巧巧鼓着双颊说。

左清风苦笑,“你啊!发起飙的时候六亲不认,跟丽娜不和是一回事,你知不知道有多少无辜的人被你的酒瓶流弹打伤?”

“真的?我不是故意的。”想到伤害了那些平时对她很好的人,她的心里既难过又歉疚。

思考着自己的处境及未来,她只觉万分疲 惫。

她倒回床铺,用被子盖住头,“我很累,可以先让我休息吗?”

左清风望着她逃避的模样,知道她承受不了太多,他刚才已经给了她不少的责备,心情大概有点沉重。

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在意她,那时他知道她还在火场时,立即吓出一身冷汗,好像不是只有他对别人说的那么简单——不希望自己的地盘上有人死掉,他或许对这个途渺茫的小女孩有点同情吧!

几百万对他而言只不过是笔小数目,虽然他要对风云堂负责,不过这点损失他还可以找莫谌解决,当务之急要先把她这大麻烦处理掉。

“再睡一会吧,等你醒来,如果可以的话,今天跟我去一个地方。”忙了一整夜,他也累了,而且找莫谌还有一场仗要打呢。

“嗯。”她低声应着。

左清风起身离开,却在门口听见埋进棉被里的她传出一丝哽咽声。

她哭了?

他惊讶的抬起双眉,她不是悍妇吗?怎么也有软弱的一天?

他走回床边,将她抱在怀里,声音不自觉放柔了。“我又没要掐死你,有什么好哭的?”

“你管我!我……哪有哭!”巧巧没想到他又折回来,吓得连泪水都收回去。

“这么好强,谁规定你要这么强悍的?”

“与你无关,你快走啦!我要睡了。”烦死人了,只要让他抓到把柄,他一定会好好取笑她。

左清风笑着拉下被子,看见她满是泪水的脸,他的心难得柔软了。

“吓坏了,还是担心自己负债累累?”

“后悔债会变少吗?”巧巧撇了撇嘴角。

“喔,那么说是怕了?”他了然的看着她,她卸了妆的脸看起来更清纯,更吸引人,哭泣的模样更让她显得稚嫩。

他看透一切的眼神让她无从逃避。

“怎么不怕,我一个人要负担好多债,一个不小心就会成了真正的舞女,我不是一辈子都翻不了身了吗?”

“别胡思乱想,你没有一处像舞女,让你在这里的确埋没你了。”他抹去她脸颊上的泪珠,低沉柔和的声音里满是疼惜。

“左清风……”巧巧望着他的脸,找不到一丝嘲弄,她的心因为他的安慰而平静下来。

左清风看着她感动的表情,嘴角诡异地扬起,“你这么泼辣,如果到日本去玩女子摔跤,一定会打出名号。”

“左清风!”他就是要惹恼她吗?

“嘘,小声点,吵到别人了。”他盯着她噘起的唇,缓缓的接近她,平静的心起了波澜。

为什么她比平时更吸引他?当初他想让她成为他的掌中物,谁知道她真的变得温柔,他的心跳却跟着开始不规律。

突然间,他们唇舌交错缠绵,巧巧娇小的身子被左清风紧紧揽在怀中,他的手在她纤匀的身上搓揉,一会儿后他的舌不再满足于她的唇,火热的朝她颈间、胸前进攻。

巧巧被他技巧熟练的吻挑逗得昏头,她躺在病床上,星眸半掩,丝毫未察觉自己的衣服早被掀开,左清风的大掌握着她的胸,他的唇吻上她的蓓蕾……

“蔼—”巧巧倏地清醒,尖叫着推开他,一脸错愕的瞪大眼。

左清风上半身压着她,被欲望占据的眼也紧紧瞅着她。

“我不要……”她害怕他的眼神,好像野兽……

他缓缓垂下眼睑,想要占有她的欲望连他自己都觉吃惊,他玩过的女人不计其数,从来没有女人让他有这种濒临崩溃的感觉。

“我早就想要你了。”他的声音沙哑,急促的呼吸喷在她的脸上。

“我不要你!你走!”巧巧慌张的拉扯衣服,屈辱的泪水滑落眼角。

左清风眯眼盯着她眼角的泪水,身体里一波波欲望竟被逼退了。

他申吟一声退开。

“被你打败了,不过要不是这里是医院,我会不顾一切的得到你。”

“左清风,你别想乘人之危,我不是一个会让你随便玩玩的女人!”她原本对他的感激信任转为气愤。

“我道歉。”左清风离开病床,礼貌的望向别处让她整理衣服。

“滚出去!”她的眼神依然不敢看向他。

“下午我来接你,别给我跑得不见踪影。”他决定赶紧离开,否则他怕会惹得她将医院给烧了。

总之他决定了,他不能留下她,这只会为他带来一堆麻烦。

说是做善事也罢、是替自己省事也好,他会放她自由,让她别继续在染缸里打转,污染了她的纯真。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