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怡珺 > 《炽焰猎蛮妻》
返回书目

《炽焰猎蛮妻》

第四章

作者:怡珺

风云堂,叱咤北www.ysb88.com的黑道势力,总部位于台北市郊,占地广阔犹如皇宫,此处戒备森严,如果不是重要人物,绝不可能自由出入。

今天风云堂出现了一名让大家都惊讶的娇客——巧巧,她跟在左清风身后,明显感觉到众人对她的好奇。

她知道风云堂是黑道,但这“夹道欢迎”的阵仗太夸张了吧!她感觉像是在拍电影,自己是黑道大哥的女人。

她的脸因为想起早上的Ji Qing蓦地羞红一片。

她真像个傻子,就因为被他摸遍了,就开始注意他的一举一动,太蠢了!

如果能像从前那样对他视而不见,那该有多好?

可是好像办不到了。

左清风,他到底是谁?看着这里的人对他必恭必敬,她怀疑他不像自己猜测的,只是一个不学无术的人。

他在风云堂里是个很重要的人物吧?

可是她不懂,为什么要带她来这里?难道昨晚她闯的祸太大,所以要带她到这里接受惩罚?

她怕……

左清风一直不知道该怎么打破这怪异的沉默,他看着她一脸别扭,大概是因为早上的事吧?

如果今天他把事情解决,她应该就可以松口气,然后她就会离开,从此他们不再有任何瓜葛。

他发觉心中竟然有点舍不得,这种心情太怪,他不喜欢。

这应该只是他一时的迷恋,他不否认被她的率性吸引,但他们之间没有交集,他不该动她。

所以他要放她自由。

他回过神,却没听见身后的脚步声,回过头,看见巧巧站在不远处,一脸恐惧。

她八成以为他是抓她来治罪的。傻瓜!

他走向她,伸臂把她揽进怀里,“别怕,没人敢欺负你。”

“你不是带我来受罚的?”她僵硬的靠在他怀里,感觉不到他的疼惜。

“你把我当成什么了?原本是要带你去找把你弄到酒店的混蛋,谁知道他听到风声躲到总部来,你放心,我会替你讨回公道的。”想也知道是莫谌的手下诓了巧巧和她爸爸,现在连他也敢招惹,这小子愈来愈无法无天了。

“明明就是你欺负我最多,早上……”巧巧嘟着嘴抱怨。

“别提早上的事,我正努力想要忘记,你再提起,我保证会把你拉进房间,然后……”他邪笑地恐吓她。

“左清风你……”她的指责被他的吻堵祝

“待会脾气收敛一点,这里每个人都是狠角色,不像我对你这么好。”左清风知道他这样的举动一定会令风云堂所有人感到讶异,可是他就想亲她啊!谁叫他好色?

“好个屁!”巧巧一掌拍开他的脸,脸颊更加羞红。色鬼!

“走吧,里面的人大概都在等我们。”他不顾她的抗议牵起她的手,猜想莫谌为了保命,一定会加油添醋把他和巧巧的事说得天花乱坠。

果然没错,他才进玄关,立刻有人引他们往书房走,那里是平常他们开会的地点,

该不会连堂主也被惊动了吧?

“这些人看起来杀气腾腾的,比你更像黑道份子耶!”巧巧打量屋里许久后作下结论。

反正在她眼里,他只是个色鬼啦0我知道我看起来像个色迷迷的小混混,不过我好歹也算是个重要角色,待会你给我留点面子,听见没?”

“看情况喽!”巧巧虚应着。

左清风对她也不抱什么希望,她肯乖乖听话,昨天就不会闯那种大祸了。

“堂主。”左清风拉着她走进风云堂的重地,他率先对坐在首位的老者鞠躬问安,也顺手拍了巧巧的后脑,要她一起行礼。

他的眼角瞟向坐在一旁的莫谌,带着杀气的眼神已经告知他将要发飙。

“这就是昨天一把火烧了酒店的女孩?过来我瞧瞧。”风云堂堂主赵云龙笑着对巧巧招手。

“不是我点火的,我只是洒了酒……”巧巧躲在左清风身后不敢过去。

这个白发爷爷看起来很和蔼,只是他们这些黑道人物说不定是深藏不露,谁知道他会不会一枪毙了她。

“小妹妹别怕,我们风云堂里最可怕的人就是左清风,你都不怕他了,这里就没有什么人好怕。”说话的是一名长得非常漂亮的长发男人,口气也温和,声音十分好听。

“是吗?”她怀疑地瞪着左清风。

“莫谦,你也要镗这趟浑水?”他不怎么满意莫谦和弟弟联手整他。

莫谦耸耸肩,什么都没说。

“他说的是实话啊!对女人而言,你的杀伤力绝对比我们都强。”这回说话的是一名年纪二十出头,长相冷酷的年轻男子。

“莫谌,别以为把堂主请出来你就没事了。”左清风扫了祸端一眼,摆明今天要和他解决这件事。

“你们现在就吵翻天,哪天我死了,风云堂不就要让你们三个给闹翻了?”赵云龙缓缓开口,温和的声音里充满了让人慑服的威严。

“堂主?”三个分堂主一脸错愕,听出了他的语意。

“生死有命,你们别惊讶。倒是小妹妹,我真的这么吓人吗?”赵云龙对巧巧比较有兴趣,他继续对她招手。

“也不是啦,是因为左清风的关系,对你们有点担心……”巧巧缓缓走向他,突然发现是她杞人忧天了。

“放心吧!敢在病床上差点要了你的,只有我。”左清风不喜欢她一和其他人混熟就不理他。

他的话害得正走向赵云龙的巧巧差点跌倒。

“左清风,你敢提那件事!”她突然转身,对他做了个摔酒瓶的动作。

“清风,酒店现在要怎么处理?”赵云龙让巧巧坐在他身边,免得待会三只野兽打起来会伤到她。

“马上重新整理,不过装潢费用让莫谌出。”左清风不怀好意的笑着。

“那是你的店,与我何干?”莫谌摆明了和他撇清关系。

“当初是你趁我不在的时候,用酒店的钱替巧巧还债,摆了我一道,把巧巧丢给我……”

“左清风,你说得我好像是惹麻烦的废物。”巧巧忍不住开口。

“你能否认吗?”左清风睨着她,发觉自己很想抱她。

“唔……不能。”

她的回答笑翻了其他人。

“清风,这么有趣的美眉,留着用嘛!”莫谦看出他们之间的暗潮汹涌,更相信莫谌对他们说的一切。

巧巧送了记白眼给他。“喂!你长得还不赖,说话却这么难听,什么叫留着用?我和他玩的那些女人是不同等级的。”

“是啊!你欠他好几百万。”莫谌笑得挺乐的。

“你还敢提这件事?你是不是又诈赌?”左清风瞪着眼前像小鬼般的莫谌。

“是埃”他大言不惭的承认。他做事一向率直,也从不后悔自己所为。

“原来你……”老爸被他们耍了,她也是!

“十赌九轮,你没听过吗?”莫谌见过她老爸,嗜赌成性却又没一点赌运,就算不耍老千也可以吸干他的财产。

巧巧瞪着一脸坦然的莫谌,一肚子怨气,“我真笨,爸爸赌得精光也就算了,我居然傻到连自己都赔上去……”

“既然你承认了,从前她输给你的就一笔勾消,但是你从酒店拿的那些钱还给我。”

左清风要得理直气壮。

“我不要!”莫谌眼中闪过一丝狡狯,“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她不一样。”他不假思索的说了。

“怎么说?”赵云龙忍不住追问,就连巧巧都好奇的聆听。

“因为……”左清风睨着他们,嘴角冷冷一扬,“你先答应还我这笔钱,我就告诉你。”

“可以,不过她还是欠我几百万,我可以把她送到别家酒店,如此一来,你就没事啦!怎样还满意吗?”莫谌好邪的笑着。

左清风知道大家都不安好心,想看他出丑,“堂主,如果不介意,我想和莫谌到隔壁聊聊。”

“有话在这里说就好了。”赵云龙才不放过看好戏的机会,而且看他对巧巧有些特别,证明他和巧巧不单纯。

“是啊,巧巧如果愿意的话,也可以跟我……”莫谌的挑衅被左清风一拳挥断。

“哇!左清风,你干么啊?”巧巧惊呼着要去拦阻,却被赵云龙制止。

“别急,先看看这小子脾气多坏,你再考虑是不是真的要喜欢他。”赵云龙笑嘻嘻的说。

“我哪有……”巧巧连忙否认,双眼盯着对峙的两人,庆幸这间书房够大,不然连他们都会受到波及。

“堂主,他在您面前乱来耶!应该把他交给刑堂处置。”莫谌被惹毛了,挡下左清风的拳头,连声向赵云龙告状。

“你这小子,会惹麻烦就不要向别人求救!”左清风几拳将他逼至墙角。

“你有什么好气的啊!会带她回来不就是中意人家了吗?”莫谌不怕死的逗弄他。

“你想太多了!”左清风长腿一抬,正中他的胸口。

“妈的,在自己女人面前你收敛点行不行?”

“她又不是我的女人,我管那么多!”左清风直觉的否认一切,他如果真的要巧巧,自己会开口,可不想被这群人架着承认。

巧巧原本焦躁不已,一听到他这么说,整张脸都垮了。

她不是他的女人……

是啊!他只是好色,看到女人就想沾,是她自己想太多了。

莫谦看到她失望的神情,移到她身边,“清风他是第一次带女人来堂里喔!”

“我是因为要帮她解决事情!”左清风回嘴,在分神之际被莫谌回了几拳。

“你在帮倒忙。”巧巧脸色铁青,愈来愈不开心。

左清风把她当什么?他平常不是很会花言巧语的吗?现在在大家面前,他反而全都否认了。

就算他们之间没什么,他这样也未免太伤人了吧?她也有自尊耶!

莫谦拢着长发,看向赵云龙,纳闷他怎么到现在都还不出面阻止。

“清风这小子太滑溜了,平常让他野我没话说,可是前两天他爸从美国打电话来,说他也该定下来了,巧巧,你不觉得你很适合他吗?”赵云龙笑望身旁的巧巧,她明明恨得牙痒痒,却又装作一副无所谓。

“我只想嫁一个正正经经的人,他三天两头和女人鬼混,我不想当弃妇。”她没有否认,只是怨他的风流。

赵云龙和莫谦交换眼神,已经知道她心里的感觉。

不过要让左清风乖乖就范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希望到头来别伤了巧巧的心,左家老头的心愿也落空。

“我说清风,这几百万对你我而言数目都不算大,可是我们要对整个风云堂交代,这笔钱你就自己吃下,这样不就好了?”莫谦在赵云龙的指示下在一旁吆喝。

“我偏不要,我不会多花一毛钱!”左清风一副打死不从。

“我也不用你多事!我当舞小姐当得很开心,可以吧?”巧巧气得想杀人,左清风应该感谢这里没有酒瓶让她砸。

什么叫不会多花一毛钱?她这么不值钱啊?他就不能把话说得好听些吗?

莫谦看着她泪水已经在眼眶打转,有点慌了。

“如果莫谌真的不给呢?你要让她继续待在酒店?”

“你出好了!”左清风没好气的回嘴。这对兄弟根本没安好心眼。

换个方法吧!赵云龙受不了的翻着白眼。

“你这么认真替巧巧出气做什么?”

“我看这小子不顺眼!”左清风挡开莫谌的拳头,反手送上一拳。

“所以你根本不是为了我?”巧巧站了起来,豆大的泪珠倾泄而下,今天她受够污辱了。

左清风愣了愣,莫谌乘机一阵猛攻,打得他毫无反击之力,最后一脚把他踢到巧巧身边。

“是为了你啊!不然我这么累做什么?”她哭了,为什么?左清风罢手了,推开莫谌,拿出一支烟点上,他深深吸口烟,更加纳闷了。

“你能否认你是为了整莫谌才硬要他出钱?你能说这全是为了我?”她抹去泪水,

在心里骂自己好傻。他和她非亲非故,的确没有必要为她做这此事。

“我……”

“那就与我无关了,既然这样,你何必带我来?”她知道自己的问题很蠢,可是她信任他是错的吗?

他知道她误会了,他只是想放她自自由,“因为我不想看你被债务困扰,这是最重要的。”

“为什么?我们并不相干,我甚至烧了你的店。”一般人早恨她入骨了,哪还有心情帮她解决债务?

“你的身世很可怜,所以……”

“可是那天你打电话给我,不是说要解决她这个大麻烦吗?”莫谌不怀好意的添了些火药。

“大麻烦?”巧巧为之气结,原来她在他眼里只是一个麻烦!

左清风瞪着莫谌,现在他们梁子结得更深了。

“左清风,你是因为我给你惹麻烦才不要我的?”巧巧等着他的回答,但他只是沉默,她的泪珠又开始滴落,“你说就是了嘛!我又不是非要缠着你不可……”

以前他那么温柔对她做什么?今早又干么那样亲她、碰她?害她的心跳不稳,以为他们之间真的有什么。

她真的不懂他怎么老对她忽冷忽热。

“你真的让我很头痛,我拿你没辙。”左清风叹了口气,冒着激怒她的危险诚实告之。

“烧了你的酒店我有错,可是你也不能全部怪在我身上啊!你有没有问丽娜当时她怎么欺负我的?”这一切都不公平!尤其是他对她的态度更令人生气。

“我的确没问。”他很直接地把所有罪名冠在她身上,这是他的不对,但是他并没有要她赔偿,他只想给莫谌一点教训。

他并没有把话说出来,但是眼神已经够明显了。

巧巧瞪着他,很想潇洒的赏他两巴掌,然后走人,可是她不甘心,他要让莫谌吃瘪,她偏不让他如愿。

她冷冷的笑了,“想把我这个麻烦推开?没这么容易。左清风,昨天我烧了你一家酒店,以后我会继续努力的。”

“清风,你有几家店可以让她烧啊?”赵云龙没有丝毫怒气,反倒笑了开来。这样也好,给清风一点教训,一向在女人堆吃得开的他,总算碰上对手。

左清风忍耐的扫他一眼,“堂主,请别跟着起哄,我现在很不爽。”

“不爽?比得上我被人当麻烦、当垃圾不爽吗?”巧巧忍不住大吼。

“算了,这笔帐我自己吃下来,你马上给我滚!”左清风的火气也被她挑起。

“可是我……”莫谌闲闲地开口,却在巧巧的瞪视下住嘴。

“你不许答应他,听见没?”她指着莫谌,像泼妇似的叫嚣。

“是。”莫谌望着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的女孩子,心里满是好笑。

之前听说她的事还以为是别人夸张,现在看来还真名副其实,嘿嘿,他果然给左清风找了个大麻烦。

“所以你还是我的债主。”巧巧扬着怒火的美眸满是得意。

“我不要,不行吗?”左清风双手抱胸,瞪着不知好歹的巧巧。

“不行!你敢不要我,我就把你所有的酒店烧光光,我相信他会很乐意送我到你其他的酒店。”巧巧一脸奸笑望向莫谌。

“如果你要的话是可以……”他认真的配合。

“你不是想脱离那样的环境?现在你如愿了,怎么又……”左清风想要上前抓她,她却精明的躲在赵云龙身后。

“你说我是个麻烦,我就让你更麻烦!”凭着这一点,她再苦也要熬下去!

“季巧巧,你在搞什么鬼?”他快疯了,他怎么会扯上这个难搞的小女孩?

她再也受不了这个混蛋了!

巧巧怒吼冲向他,抬腿一踢,命中他的胯间,然后扬长而去。

“好痛。”其他人也都感同身受的皱起脸。

“你们到底帮谁?”在平息疼痛之后,左清风铁青脸问其他三人。

“我帮巧巧。”赵云龙率先表态。

“我当然不会让你好过。”莫谌笑得很开心。

“至于我……”莫谦双手一摊,“这件事与我无关,我只要在一旁看笑话就够了。”

左清风傻眼了。

“我的人缘这么差?”

“你爸爸急着抱孙子,你也该收敛点,娶个好女孩,巧巧很不错啊!”赵云龙猜想自己应该可以说服他。

“她?敬谢不敏。”左清风冷笑。

他又没瞎了眼,笨到娶个麻烦回家。一天到晚要听狮吼也就罢了,她一不高兴万一又是酒瓶伺候,谁受得了!这么刁蛮的女人,根本碰不得。

“你打算怎么办?”莫谦好奇的问。认识他也有十几年了,从没见过喜好女色的他对女人发飙,巧巧可是他的第一次呢!

他再怎么否认都隐藏不住他和巧巧之间有着微妙的感情,就算他没发觉,但旁观者清啊!

“她敢踏进我的酒店,我就把她撵出去!”左清风抱着满满的信心,不过就是个女孩,他不信制不了她。

“喔?”巧巧会让他如愿吗?莫谌一脸怀疑。

“这样做不好吧?我看她挺坚持的,万一真惹毛了她,谁知道还会出什么事,你就顺了她吧!你只要对她视而不见,说不定过阵子她觉得没趣,就会自己离开了。”

赵云龙的说法让左清风差点气到吐血。

“反正我没理由拒绝就是了,对吧?”说完,他扫了所有人一眼,气呼呼的离开。

他和季巧巧杠上了,她脾气不好又怎样?他若真的发火,上一回差点掐死她的事件绝对会重演,到时没人阻止得了他杀了她!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