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怡珺 > 《炽焰猎蛮妻》
返回书目

《炽焰猎蛮妻》

第五章

作者:怡珺

富豪大酒店在整修期间,所有小姐转台到另一间酒店,等待重新开张。

巧巧联络上陈姐,也跟着过来了。

她和左清风天天碰面却处在冷战之中,一个星期来她看着他带着丽娜来来去去,这分明是向她示威,她只感到可笑。

她实在不知自己在做什么,她明明可以逃脱现状,却傻得为了赌气而留下。

她步出包厢,正巧碰见左清风和丽娜相偕走来,她靠在墙边冷眼看着他们。

“怎么这几天休战了,没听见疯婆子的叫嚣?”丽娜有左清风陪伴,说话更加肆无忌惮。

巧巧挑眉,“哎呀!我怎么不知道母狗也会说话呢?”

丽娜气歪了脸,“你什么意思?”

她耸耸肩,“我没空理你们这对狗男女,你们自便埃”

“那时你真应该让她被烧死。”丽娜对左清风抱怨着。

“是啊,如果我真被烧死的话,就变成厉鬼缠你一辈子!”巧巧回身瞪她,真搞不懂丽娜为什么还要惹她?

她睨向左清风。

“我说老板,我到底还欠你多少钱?如果我碰上个大金主,说不定他会愿意帮我还债呢!”

“你宁可卖身也不愿买我的帐?”左清风脸色有些难看。

“我要怎么做都与你无关吧!毕竟不想要我这个‘麻烦’的人是你。”

“既然知道自己是麻烦,不会闪远一点吗?”丽娜像是故意向她宣示,搭着左清风的脖子,在她面前表演一场热吻。

左清风虚应着她,双眼则盯着巧巧。

原本以为和她闹翻之后,她会更加努力的给他找麻烦,没想到这几天她反而安静得不得了,他还真有点失望。

她的脸色不太好,脸上也没有笑容,是因为他吗?

他的确是为了让她生气才和丽娜黏得这么紧,他也知道这种举动很幼稚,可是她真的惹恼他了,这么多年来,她是第一个把他惹火的女人。

也难怪堂主和莫谦、莫谌都对她另眼相看,她的确对他影响甚大。

之前他天天出现在富豪,因为她在那里,现在他天天来这儿,也是因为她。他从前最不屑利用女人来让另一个女人吃味,现在的他却每天在做这种蠢事。

这样的处境左清风觉得既好笑又难过,他是真的希望她脱离这种生活,免得清纯如白纸的她,到时也和其他舞小姐一样沉沦——这样等于是他间接误了她一生。

她误会了他的意思,虽然他的确是打蛇随棍上,可是他又无法在其他人面前说出他心里的话。

他一向欣赏成熟的女人,谁知道这次竟会对一个粗野又坏脾气的小女孩感兴趣。

巧巧看够了他们的缠绵,怕自己一时失控,于是转身就走。

她知道这样很窝囊,可是她的心在抽痛。

他们真是莫名其妙……

她抚着脸颊,发现竟是一片湿意。

她为什么这么伤心?是因为他吗?

他只不过是个花花公子,是她最讨厌的人,她又怎么会在意他?

是因为他抢走她的初吻,或是他救了她的命?大概是这些原因吧……

如果真是如此,为什么她的心又这么痛?

他为什么要在她面前和别的女人接吻?是为了羞辱她吗?

巧巧躲在空包厢里,身子缩成一团,想努力抵挡袭来的空虚感。

她的心里有无数的疑问,却找不到答案。

从前就算爸爸再怎么让她失望,她都不曾有这种感觉啊!可是现在却怎么也止不住泪水。

她的心痛是为了谁?泪又是为谁而流?

???

左清风在巧巧离开后便推开丽娜,一脸无趣的靠在墙边,双眼盯着巧巧消失的方向。

丽娜嘟起嘴,“你是故意的,把我当什么了?”

左清风冷眼瞟她,“如果不喜欢,大可以不要赖着我。”

“我……”丽娜想辩解,左清风却已经转身离开。

他没有精神去应付两个女人,一向视女人如玩物的他,全当她们只是他无聊时的消遣。

可是不对碍…

他为什么会在乎巧巧的心情,故意在她面前和别的女人亲热,等到她一脸伤心离开后,他又开始后悔。从不在意女人,也不需要去勾起女人的嫉妒心,他只是顾及自己的喜好,但这回他被一个小小的女人逼得乱了阵脚。

“陈姐,有看见巧巧吗?”他拦住四处招呼客人的陈姐。

他还是忍不住担心她,怕她躲在哪里伤心。

“你又做了什么?”陈姐瞪他,自从知道他和莫谌打起来之后,她就对他不太满意。

“通常这句话是拿来问她的,不是吗?”左清风装傻。

“别跟我耍嘴皮子,巧巧最近心情很差,你是元凶!”陈姐瞪着他,不用猜也知道他们又闹性子了。

他干笑,“只是跟她吵吵架嘛!”

“吵架需要拿丽娜来刺激她吗?你明知道她年纪轻,不是能和你玩爱情游戏的女人,你放了她吧!”

“我是打算这么做,可是她死赖着不走,就连堂主也跟着瞎起哄,真是的。”他烦躁的抓了抓有点过长的头发,心里闷闷的。

“活该,你也该受点教训了,谁叫你总是不顾别人的感受。”陈姐不怀好意的笑着,想替巧巧教训一下他。

“告诉我她在哪里。”左清风一脸哀求。

“她在最里头的那间包厢。我看她脸色不太好一副快哭的模样,你要就好言相劝,不然就别去,不要再伤害她了。”陈姐又瞪他一眼,才扭腰摆臀地离开。

左清风来到陈姐所指的包厢外,考虑了一会才决定推门进去。

“巧巧?”他看见她缩在沙发上,嘤嘤啜泣着。

“走开!别管我!”

“不管不行啊,少了你,外面太安静了。”他坐在她身边轻声道。

“太安静是吗?好,那我哭大声点!”她当真卯起来哭,让左清风只能傻傻的瞪着哭得呼天抢地的她。

“这是被我气的?”他抬手想替她拭去泪珠,却被她狠狠拍开。

还是这么凶。他甩着被打痛的手想。

“这个也可以让你洋洋得意!你为什么以玩弄别人为乐!尤其是我……”她哇的一声又哭了起来。

他叹口气,把她拉进怀里,巧巧拚命挣扎,他用尽力气才压得住她。这么小的个子,力气却不校

“傻瓜,别挣扎了,你只是在浪费力气而已。”

“我最不想看见的人就是你!”巧巧对他怒吼。

“我最不想伤害的人也是你。”

他真诚的看着她,低头温柔的吻去她脸上的泪痕。

巧巧的怒火因他的告白而熄灭,她不确定的睨着他,“你说什么?”

“我知道有时候我真的很欠打,你气我也是应该的,可是我从来没想到要伤害你。”

或许刚开始有,但是后来他根本就忘了当初的目的。

“你的话……能信吗?”巧巧垂眼不看他,“你是第一个能够把我气成这样的男人,就连爸爸都办不到。”

“拿我跟你爸爸比?太伤我的心了。”他苦笑,这还是第一回被人这样比较。

“男人对我而言,就是麻烦的代称,我不需要你们再来搅和我的生活。”

“我不会给你带来麻烦的。”他一脸无辜的说。

她叹了口气。“就算不麻烦,也有心痛。”

“巧巧……”

她摇摇头推开他坐直,“你走吧!我没事。”她要离他远一点,这样受的伤害就不会太多。

就算她已经平静下来,但心里还是难过,整张脸苦得要命。

“巧巧,我们一定得当仇人吗?”他放柔声音,凝看她眼底不断涨溢的泪水。

“不是的……”她只是看他和别的女人亲近就一肚子火大。这是嫉妒吗?为什么?

他期望的看着她,她应该不是如此小家子气的人。

巧巧正想开口,敲门声打断了她。

“你怎么在这里呢?啊,是因为她,你也真是的,同情也要有个限度,还是你以为玩玩就好了?她这么稚嫩,你就别欺负她嘛!”丽娜一看见他们两人含情脉脉,一把妒火熊熊燃起,那小丫头居然又占走左清风的注意!

她走到他们面前,一脸奸笑。

“你不是说哄过她之后就跟我回去吗?快走吧!”

“你闭嘴!”左清风正要向巧巧解释,一巴掌突地甩来,他回过神,巧巧已经消失在门口。

“这样不就解决了?省得你烦心。”丽娜为自己打赢一仗而沾沾自喜。

“我看是省得你提心吊胆吧?”左清风拨着额前的浏海,含笑盯着她。

丽娜的笑颜在他笑里藏刀的瞪视下消失了,从没见过他这模样,她全身不禁发冷。

她以为他是个不会对女人动怒的人,可是自从季巧巧出现后,他就变了……

他只对季巧巧特别,那是因为他在意她……

原来他真的看上她了!

丽娜傻傻看着左清风起身,还没从打击中恢复。

“你……还要去找她?”

左清风回她一记懒懒的眼神。“她现在听不进我的话。”他挥挥手,径自离去。

巧巧大概更气他了吧!

算了,他左清风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何必在一个凶悍的女孩身上花精神?

就像她说的,他只不过是可怜她,既然她不领情,他又何必自讨没趣?

眼不见为净,大不了以后少来就是了。

???

巧巧气呼呼的推开一间包厢的门,也不管里头有谁,直接大咧咧的坐下。

“你是谁?”一个嗲声嗲气的年轻女子开口。

巧巧这才注意到四周,她发现自己好像闯错地方了,这些客人她从没见过。

“我叫巧巧。好像很少有女人来酒店玩。”

“你是这里的小姐?不像。”女子上下打量她。

“我原本是在富豪的。”巧巧见这里没小姐陪,她就敬业点。

“喔,被烧掉的那家,听说是个小姐烧的。”

巧巧露出恶意的笑容,“正是在下我。”

女子笑开了。“为什么?”

“因为我不爽。”看来她成了名人呢!

“我喜欢你这个理由,”她伸出手,“我叫骆潺潺,原本是来砸场的。”

巧巧直率的握住她的手,“我叫季巧巧,也是和你同样原因待在这里的。”

骆潺潺笑得更开心了,“你这样的人谁敢收啊?”

“不收不行啊!谁叫我欠他一大笔钱呢?”巧巧敛起笑容,“你为什么要来砸场?”

她打量骆潺潺带来的人,每个都像凶神恶煞一般,大概就和左清风一样,也是黑道人物。

“风云堂的人愈来愈过份,已踩到我们的地盘上,我是来替爸爸出口气。”

“所以决定向左清风下手?”这种事若不谨慎处理,说不定会闹成两派人马火并。

“他是风云堂的分堂主,是个好色的男人,我这么做也算顺便替咱们女人教训他。”

骆潺潺冷哼,她没见过左清风,不过听过他很多传言。

“那么说你真的是故意来找他麻烦的?”她今天正好需要发泄,左清风敢耍她,她就加倍奉还!

“你该不会是他的女人吧?”可是听说左清风喜欢妖艳的女人,巧巧根本不合标准。

巧巧扬声大笑,几日来她头一回这么开心,“正好相反,我和他的仇可深了,我巴不得他没好日子过。”

“这样啊,难怪你要烧了他的店。”

“那件事纯属意外,不过今天我的心情不太爽,你想砸店,我陪你,可是你要答应我,绝不伤害任何人。”巧巧不希望扯上其他小姐和少爷。

“这没问题。”两个女人相视一笑。

紧接着就是一片混乱,巧巧和骆潺潺从包厢里打到外头,惊动酒店里所有的人。

“你这个臭女人!”巧巧抓着酒瓶朝骆潺潺砸去。

“小姐小心!”骆潺潺带来的保镖惊呼着一拥而上保护她。

“让开!”骆潺潺也抓着酒瓶冲上去,所有人眼睁睁看着两个呛味十足的女人火并,猜想这下大概要两败俱伤。

可是原本应该砸在对方身上的酒瓶却可疑的砸在墙上,两个女人扭打成一团,最后在骆潺潺的保镖簇拥下离开。

一群人傻了眼,直到陈姐喊人追上去,酒店的保镖们才惊醒过来,驾车去追。

“她什么人不好惹,偏偏去惹那帮人?!得赶紧告诉清风……”陈姐顾不得酒店一片混乱,以巧巧的安危为先。

巧巧原本就是个麻烦制造者,闯祸也没什么好稀奇的,不过她惹的可是地头蛇的掌上明珠,只怕这件事会闹得不可收拾。

???

赵云龙优闲的泡着茶,对三个得力手下的相互瞪视视而不见。

他今天召集三人,其实只是想看看左清风这几天和巧巧的状况。看他的脸色不怎么好看,事情显然不太顺利。

“最近怎么没听说巧巧的事,你怎么没带她一起来?”他清清喉咙开口道。

左清风嘴角冷冷一抬0巧巧的事堂主应该很清楚才对。”他知道自己的左右手朱奇峰成了堂主的眼线。

想要看他的笑话是吗?他们会失望的。

“巧巧不是那么强悍的女孩,她是被逼的。”莫谌在赵云龙的逼迫下替巧巧美言几句。

“你又知道了?”左清风瞟他一眼,上回要不是巧巧,他一定要和这小子大打三天三夜。

“一个嗜赌成性的父亲,让她从小时候就得到赌场把父亲抓回家,在她母亲受不了离开后,她不仅要照顾自己,更要照顾那个没用的父亲,她完全只是为了要保护自己。”

左清风双手一摊。“我已经说过了,她可以离开,是她自己想不开,我能怎么办?”

“好言相劝啊!谁能忍受自己被人同情。”莫谦也加入劝说的行列。

“尤其是自尊心那么强的巧巧。”

“巧巧、巧巧,叫得这么亲热,你这么喜欢她,自己去追啊!”左清风没好气的嚷着。

“我也想,可是她大概很气我开的赌场把她爸爸榨得干干的吧?”莫谌以惹火他为最高目标。

“不然莫谦呢?那天看你们聊得很开心。”赵云龙笑咪咪的看着莫谦。

“我啊?是可以啦,只是怕巧巧不习惯长头发的男人。”莫谦苦笑着说。

“她会把你的头发拔光光!”左清风不喜欢他们的主意,就算只是逗他的也不行!

“啧!这好像是你的经验谈呢!”莫谌一被赏白眼,就立刻闪得远远的,免得又要挨上拳头。

“清风啊,你爸爸昨天又打电话来催了,你赶紧娶了吧!”赵云龙在一旁推波助澜。

“为什么我就得听你们的?”他是不是要暂时逃难去?

“也不是啦!我们只觉得巧巧很可怜……”莫谦低声说。

左清风指着他,“这句话我会转告她的。”

“她应该不会在意吧,她只是气你。”

另外两人都同意莫谦的话。

“我跟她八成是犯冲,你们别多事了,她根本对我没兴趣。”让他杀了她才较有兴趣吧?

“为什么?”莫氏兄弟和赵云龙好奇心又来了。

“我太花了。”他才不会告诉他们,当初是他强吻她,而且花了二十万的代价,不过他好像还没给她钱哩!

“喔……”赵云龙开始担心要怎么向清风的爸爸——他多年的好友赔罪,害他白高兴一常

“难怪巧巧根本没考虑你。”莫谌笑嘻嘻说着。

“莫谌,你还想要命吗?”

“呃……巧巧烧了你的店都没事,我说你的闲话应该也没关系吧?你的心胸这么狭窄?”说巧巧好不行,说巧巧不好也不行,清风快要站不住脚喽!

“是又怎样?”左清风被他逼得火气上升。

“清风,你有没有觉得你最近脾气不太好?”赵云龙忍不住开口抱怨。

“是糟透了才对吧?堂主您说话真客气。”他一脸假笑。

“对女人也是?你不是号称女性杀手,从来不对女人摆恶脸吗?”莫谦问。

“是巧巧她太……”

左清风沉默了。

的确,这种状况是从巧巧出现后才发生的,除了巧巧,他只有今天赏过丽娜冷眼,但那也是为了巧巧。

“年轻人脾气差虽不是什么大错,不过你快三十了,应该改了吧?也别再这么花心。

巧巧年纪轻,性子浮躁,你有时就让她一点嘛!”赵云龙说着自己的经验谈。

“改是会改,不过和巧巧无关,你们别再把我和她扯在一起。”今天和巧巧再次撕破脸,而且惊觉自己脱序的行为后,他更不会去碰她了。

赵云龙见劝说无用,叹口气继续泡茶,房间里只听得见烧滚的水和赵云龙的动作,

莫氏兄弟也不想激怒他,保持沉默。

他们已经尽力了,现在成不了事,就静观其变吧。

刺耳的电话声打破了沉默,左清风接起行动电话,在听见对方的话之后,脸色比刚才难看万倍。

“喂?什么!巧巧被人绑走了?是谁……”

他静静听完陈姐报讯,收了线之后他一拳狠狠槌向桌面。

“堂主,我先走了。”

“要不要我们帮忙?”

“免了。”左清风冷冷抛下两个字便急急忙忙离开。

“还说什么别把他和巧巧扯在一起,结果一听说她出事,他比谁都急。”莫谌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这小鬼,看人出糗你最乐。”莫谦望着与自已有一半血缘的小弟,无奈的说。

“那也得看对方是谁啊!”说明白点,他只针对左清风而已。

“你们别斗了,快去给我查查到底怎么回事,我可不要巧巧出事。”赵云龙沉下脸,这才看起来真像个黑道大哥。

“是。”莫氏兄弟得到命令之后不敢耽搁,起身办事去了。

巧巧会惹上麻烦大家都不意外,不过左清风的表情倒是难得一见。

清风果然需要巧巧,否则他的生活可就太平淡,赵云龙微笑暗忖。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