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怡珺 > 《炽焰猎蛮妻》
返回书目

《炽焰猎蛮妻》

第六章

作者:怡珺

“哈哈!感觉真棒,看着所有人目瞪口呆,然后我们一溜烟的不见了,现在他们不知乱成什么样子。”巧巧坐在驾驶座旁,心情还处在兴奋中。

开车的骆潺潺笑得差点连方向盘都抓不稳。

“你到底和左清风有多深的仇啊?只是这样就足足可以笑上一个多小时。”

“太多了,算不清的,像是他抢走我的初吻、羞辱我、把我气哭,更可恶的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他还差点掐死我!”巧巧细数左清风的罪状,“他以为和别的女人在我面前亲热我就会吃醋吗?哼!真是笑死人了。”

“那么他那样对你,效果如何?”

“什么意思?”巧巧瞪着她。

“你的情绪难道没有受影响?”听巧巧的叙述,她总觉他们之间有“奸情”。“好像……有吧,我的确不喜欢。”她的笑容再也挂不住了。

“喔……”骆潺潺笑容里颇有含意。

“别说得好像我们之间有什么,他只是我的债主,虽然他自愿替我还债,可是我不要,因为他只是看我可怜。”她真的很气他这么想,她不是真的还不了那笔钱,只是想给自己一点警惕,提醒以后别再蠢到把自己给卖了。

“他要替你还债?什么时候风云堂的人变得这么好心了?”骆潺潺对她的话大为不解。

“不会吧,我去过他们那里,其实他们人还不错。”像堂主就对她很好。

“巧巧,为什么黑社会会让人惧怕,因为我们手段狠毒、阴险,而风云堂更是个中翘楚,你欠了一屁股债还没被推入火坑,算你幸运。”

“我这样不也等于被推入火坑了?”

“还差得远,起码你还可以烧了他们的酒店。”骆潺潺提醒她。

她咯咯一笑。“这倒是真的。”

骆潺潺的行动电话响起。

“喂?老爸,是啊,我带走他们家的小姐,我们正在兜风聊得很开心呢!什么?他们要人啊,好吧,我送她回去就是。”

她挂了电话以后叹了口气。

“巧巧,左清风比你想的还重视你喔,他急得到处找人,差点没把我家给翻过来,还向我老爸施压要人呢!”

“是吗?”巧巧的心跳有些加速。

“我这就载你回去,免得两派人马真的打起来,对谁都不好上原本就只打算去闹事的,但是没想到她不费吹灰之力就办到,而且效果还不错。

“我现在不想见他,你可以送我回家吗?”他找她又怎么样?她就一定要爬到他面乞怜吗?

骆潺潺点头称好,“嗯。”反正她又没有扣押人,风云堂应该没理由再来找爸爸吧。

???

巧巧站在家门前,若有所思的掏出钥匙开门。

如果骆潺潺所言不假,左清风在找她,但是为什么呢?他明明不理她的啊,她唯一想到的原因,是他可怜自己……

她受够了,干脆打包行李,到美国去找妈咪算了,左清风自己爱吃下那笔烂帐,就让他吃吧!

她正要甩上门,一辆急驶而来的轿车停在门口,她傻傻的望着从车上下来的人——是左清风。

看他满脸怒火,他在气什么?

“季巧巧,你给我出来!”左清风不顾现在是三更半夜,放声大吼。

他的怒吼声惊醒巧巧,她惊呼着赶紧躲进屋子里,反身想要把门关上,可惜他抢先一步用手撑住门。

“你……放手啦!”她拚命推门,想把他关在门外,她今天不想看见他。

“你把我吓得没了半条命,还想要躲起来?门都没有!”他猛地一推,把门推开,把她推倒在地。

“你在发什么神经?”巧巧才从地上爬起来,又被濒临崩溃的左清风抓着衣领提起。

“我以为你被人绑走了。”他原本心急如焚,一听到她被送回家,便疯狂飙车过来,看见她急着躲开自己。

他讨厌她这样,但是确定她平安无事,也没有受伤,他的心跳终于回归原本频率。

“是我跟骆潺潺说好那么做的,你白担心了,放我下来!”

巧巧抬脚踢他,他却毫无反应,两眼直盯着她看。

“你故意的?”他的表情明显一愣。

他心急如焚几个小时,结果这全是她蓄意的?

“是啊,你是气我又闯祸了吗?可是店里的装潢没怎么受损啊,你别以为我只会给你惹麻烦,我这还替你挡掉了麻烦,你的心胸别太狭窄……”

“闭嘴!”左清风说完便不假思索的低头吻住她喋喋不休的小嘴。

搞什么,他又哪根筋不对了?

巧巧瞪着他,他明明在生气,为什么要亲她?

过了一会儿,心里激动的情绪才平静下来,他放下她,靠在墙边喘息,阴沉的双眼仍盯着她。

她咬着下唇,被他盯得直发毛,然后她伸出三只手指,“你,欠我三十万。”

他无奈的哼了一声,“你脑袋都只装这些?”

“不然我该问你为什么亲我吗?真是莫名其妙!”她受不了这男人,忽冷忽热的,一会把她当玩物,一会又对她万分关心她真被搞糊涂了。

“这算什么莫名其妙?我一听说你被人绑走,都吓掉了半条命,慌张的四处找你,差点没把骆老的家给拆了,这才真的是莫名其妙!”他走上前抓着她的肩猛摇,“你凭什么让我花这么多时间想你?”

“左清风,你怎么了?你的样子很吓人,求求你快走吧!”巧巧推开他,被他野蛮的样子吓到了。

“休想!你别想再叫我离开。”他知道自己若释放情感,会将从前所奉行的一切原则都打破,可是他没有办法克制自己。

他一直被巧巧吸引,却又一直抗拒着心里的感觉,一心想要逃离她的诱惑。天知道,他怎么会看上她,甚至还想拥有她!

“你想做什么?”她拚命挣扎,“左清风,放开我……”

“说!说你一点都不喜欢我,说你讨厌我、恨我!说啊!”他嘶吼,祈求在他失控前能得到她的拒绝,只要一句话他就会放手。

她完全不明白他心中的挣扎。

“不,我并不讨厌你,只是你一再伤我的心,我怎么受得了?我是想离你远一点,免得被你伤得更深……就像我之前所说的,你带给我的伤害比任何人都重,就因为我在乎你。”

她好傻,居然会在意一个这样的男人,根本是自讨苦吃嘛!

“你……说什么?”左清风说得有些结巴,他不敢相信她竟会说出这种话,这……跟他要的不一样啊!

巧巧见他一脸吃惊,难堪的撇开脸。“我说了蠢话,是你把我吓坏的。”

他强悍的捧住她的脸,让她正视他。“是啊,如果没这样吓吓你,怎么知道你的真心?”他懂了,原来堂主和莫谦、莫谌就是看出他们的情感,才三番两次戏弄他们,他打死也不愿意面对。

真的要陷下去吗?还是他对她仅是一时迷恋,就像对其他女人一样,只要玩腻了就想放手?

就算她长得清纯可爱,就算她是无辜的勾引,现在他只想要占有她,但不会交出自己的心。

“巧巧……”他俯身碰上她的唇。

“什么?”她的呼吸困难,心跳加速,全都是因为他炽热的眼神。

“如果我要你,可不可以?”他的唇浅尝着她的甜蜜,双手悄悄将她揽紧。

巧巧瞪大双眼。“你是说……上床?”

“别跟我提要多少钱,那不是用钱可以计算的。”她敢开口,他就让她死得很难看!

“你知道就好,我要把我的第一次留给我爱的人……”他的要求吓坏她了,可是她忘了生气,甚至还有些期待。

“巧巧,你……爱我吗?”他居然也会迷失在她的双眼中,他的心浮浮沉沉,只渴望她点头。

“我不知道。”她的心好乱,从来没有男人这样问过她。

“或许该让你更确定一点。”左清风呼吸急促,他从没有这么想要一个女人过,事情的发展一再出乎他的意料之外,让他无法掌控。

巧巧芳心颤抖,望着他俊秀的脸。“你是真心的吗?还是只想玩玩而已?“今晚成为我的女人。”他坚决的说。

他抱起她走向房间,两人眼神紧紧交缠,左清风甚至没发现他已经走到床边,于是被绊倒的两人惊呼着滚上柔软的床。

她在他熟练的挑逗下,忘了内心的疑虑,臣服在他身下,在甜蜜的痛楚中成为他众多女人之一……

???

巧巧如坐针毡地等着赵云龙出现,她不知道为什么,左清风前脚刚离开,马上就有风云堂的人来找她,说是堂主要见她。

难道她惹的祸太大了,就连风云堂堂主也看不下去,大半夜把她抓来训话?

她又不是故意的,谁知道左清风反应会那么激烈嘛。

她已经是左清风的人了呢。她摸着羞红的脸颊,忍不住回味不久前他在欢爱时一遍遍轻唤她的名字……

可是这样做对吗?她还不知道对他有多少真爱,她到现在都还捉摸不住自己飘泊的心,而左清风也无法让她信任。

他的花名是众所皆知的,在酒店就耳闻不少他的情事,她会不会成为他一时情欲难忍时的发泄?

唉,一个巴掌拍不响,她如果不想要,又怎么会让他得逞?恐怕在她的心里对他是有几分爱恋的吧!

开门声唤回她的沉思,她看着赵云龙、莫谦、莫谌三人鱼贯而入,而他们的眼神让她不由自主的心虚起来。

“不好意思,这么晚还把你请来。”赵云龙率先开口。

“是啊,尤其是现在你正需要休息。”莫谌坏坏的笑着。

“别说了,巧巧会不好意思。”莫谦柔声阻止他的嘲弄。

巧巧申吟着把额头靠在桌上。“你们……都知道啊?”

“我还在奇怪左清风怎么这么久才得手呢!”

“谌,别因为你和清风不和,把巧巧也一起伤害了!”赵云龙难得厉声说话,他缓了缓脸色看向巧巧,“清风他是风流不羁,不过那是从前,等他找到了真爱,他会让大家吃惊的。”

“问题是那个真爱会是我吗?”巧巧的心情应该是雀跃的,可是……

莫谦看出她的失落,轻轻笑了。

“巧巧,你太没自信了,我们对你可是很有信心的喔!”

“我没把握能抓住他的心,他太难懂了。”她摇头,忍不住叹了口气。

“你们从认识到现在,一见面不是吵架就是打架,哪有时间了解彼此?不过,清风听说你被带走,真的吓坏了,可见他真的在乎你。”

“是啊!吓得把我勾引上床。”她的话引来三个男人的苦笑。

“清风的心或许不容易抓住,但是只要你得到他的心,就是一辈子。不讳言,他的确很花心,可是他身边这么多女人来来去去,只有你让我觉得是不同的。”赵云龙为了她的没自信心急,更气左清风不懂得把握。

他大概猜想得到清风是在什么情况下要了巧巧,这样很不好,如果一个错误,会把巧巧气走的。

“是啊!粗鲁又不懂得温柔,和那些懂得男人心理的女人比,我是差了一截。”巧巧咕哝着说。

“也或许就是这点,他对你很特别,甚至为了你向我低头,自己吞下那笔债。”莫谌最喜欢看一向万事皆空唯有“色”最高的左清风出糗。

“他只是好心同情我而已。”她愈说愈不甘心。

“别酸了,光是这样抢不到他的哟!”莫谌虽然以逗左清风为乐,不过对巧巧却挺友善的。

“你们为什么要我做他的女人?有什么阴谋?”巧巧真的猜不透,她和左清风真的适合吗?

“不,你别想歪了,是因为清风他爸爸急着要他娶老婆。”赵云龙快被老友逼昏头了。

“因为他不该再玩下去,让人看得挺碍眼的。”也不知道莫谌是嫉妒还是羡慕,看着左清风每次带着不同的美女时,他就一肚子火。

“因为你很适合他。”莫谦说的话最中听。

“我还不确定……或许等过些时候才能弄清楚吧。”她真的很不安,无法确定他对她有几分真心。

她期待,却又有些想逃避,怕他会伤害她。

“要我们帮忙的话,随时一通电话来。”莫谦温柔的对她说。

“谢谢你。”巧巧望着温柔美丽的他,忽然有种错觉,觉得他应该是女儿身才对。

“堂主,左分堂主来了。”外头的警卫透过通话器报告。

“这么晚他来干什么?”赵云龙老谋深算的笑了。

“因为巧巧在这边啊!”莫谌不正经的挑眉挤眼,让巧巧的脸又透红了。

“好晚了,我这老人家该去睡了。”赵云龙伸着懒腰率先开溜。

“我和他话不投机,先走了啊!”莫谌第二个跷头。

“喂……”巧巧最后只得把哀求的眼神放在莫谦身上。她现在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左清风,刚才他走的时候她还故意装睡哩!

“我不太想当电灯泡,更不想被清风赏白眼,我回去了。”他像个大哥哥似的揉着她的发顶,“别怕他,面对他永远都要有精神喔。”

“嗯。”巧巧受到他的鼓励,露出微笑。

当左清风推门而入时,看见的就是巧巧对着俊美的莫谦微笑。

他不喜欢看到这种画面。

“果然在这里,谁带她来的?”他不过才离开一两个小时,再回到巧巧的住处就不见她的踪影,以为她又被绑走了,仔细一想,会这么无聊的,应该只有这三个人。

他们太过份了,不是二十四小时跟踪就是守在巧巧门外,究竟在搞什么鬼啊?

“呃……是堂主命令的。我困了,你们自便啊!”莫谦说完,一溜烟的闪人。

巧巧不安的睨着走向她的左清风,她咬紧下唇的动作显示她内心的紧张。

站在她面前,面无表情的他看不出任何情绪。

“我……”她想解释,被他摇头拒绝。

他望着她无辜的脸,想起几个小时前她在吟哦喘息声中,成为他的女人。

该死的,他居然还想要她!

他恼怒的低吼,捧起她的脸狂野的封住她的唇,接着抱住她,让柔软的曲线贴在他身上,女性幽香挑逗着他尚未满足的欲望。

要不是现场有两架摄影机,说不定他会在这里要了她。

他气息粗喘着抱紧她,强压下难以克制的欲望,直到心跳渐渐平缓,他才吐口气,抬起她被他压在胸前的小脸。

“你没被我闷死吧?”他牵起嘴角,淡淡嘲弄她娇羞的模样。

“差不多了。”她闪避着他的凝视。他太过于自然,像是碰多了这种场面,相形之下,她嫩多了。

“你真的是巧巧吗?怎么不骂人也不打人了?”

巧巧笑了起来。“你又没惹我生气,我干么打你、骂你。”

见她重展笑颜,他就放心了。“怎么会来这里?”

“是堂主派人带我来的。”

果然。“聊了些什么?”

“没……没有。”她一回想起刚才的谈话就想一头撞死。

想不到有这么多人关心她的床事,而且还是三个大男人。

“你说谎。”他抓着她的肩头,“快说。”

“他们……很关心我们之间的发展……如果我们真的有发展的话。”他们有话不会自己谈吗?为什么一定要把她夹在中间?

“然后呢?”左清风不放弃的追问。

“就是那类的话嘛!你知道这么清楚做什么?”

“因为我要知道他们在打什么主意。”他用眼神催促着她。

“他们认为我们很合适,你说呢?”她不确定的问。

“你自己都不确定,怎么问我。”真是个傻女孩,让人好气又好笑。

“因为你没给我考虑的机会就……拉我上床,我哪有时间思考。”

“是我太急了,被你吓坏了嘛。”他难得露出腼腆的表情。

“堂主说终究会有一个女人可以抓住你飘泊的心,他们大概认为就是我吧。”巧巧笑着说,却不敢看他。对爱情没有信心的她,担心左清风会让她失望。

“这就很难说了……”左清风用谜样的语气说着。

他的眼神顿时阴沉了许多。

他们以为巧巧可以拴得住他?哼!他们愈是这么想,他就愈不顺他们的意,就算巧巧让他的心悸动,他们的过度关心反倒让这一切都可能成了绝望。

而巧巧不幸成了牺牲者,到时他肯定会伤了她的心。

既然如此,他得早点解决这件事才行。

他害怕到时得面对她怨恨的眼神,却又要亲手伤害她。他不明白的是,从前他可以对女人无情,为何现在怎么也无法绝情以对?

左清风摇摇头,要自己不再多想。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