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怡珺 > 《炽焰猎蛮妻》
返回书目

《炽焰猎蛮妻》

第七章

作者:怡珺

最近宛如爆竹的季巧巧今日竟心花怒放,难不成她的债还清了,还是她和左清风之间有了新的进展?

难道左清风真喜欢上这样欠了一屁股债,脾气又坏透的女人?

丽娜望着笑靥如花的巧巧,不快的思忖着。

季巧巧只是个嫩角色,充其量就是嘴巴坏了点,真正让她担心的,是左清风的想法;他从不对女人动情,但以他对季巧巧的执着就已经让人十分出乎意料,她要挽回颓势才行。

季巧巧的个性禁不起激,要撵她走并不难。她扬起得意的笑脸走上前。

“你的心情不错嘛。”

巧巧轻哼一声,“你又想打什么主意?”

“我问你,你和左清风发展到什么地步了?”对付她,单刀直入是最快的方法。

“这与你无关吧?我今天心情很好,你别来找碴。”巧巧仍旧不给她好脸色。

“如果我猜得不错,是因为左清风吧?”丽娜吸口烟,好整以暇的望着她,“你知道他条件这么好却一直未婚是为什么吗?因为没那个必要,他要女人时,只要勾勾手指就行了,我这样说,你明白吗?”

“我和他的事不劳你费心,所以请你不必在这里说长道短的。”

“我只是好心告诉你,如果你无法接受这样的相处方式,我劝你还是早点离开他,我也好可以多得到他一些关爱。”

“光是这样你就能满足了?”巧巧对她的想法感到不可思议,更怕自己到时也变得跟她一样堕落。

“既然要不到他的心,沾沾他的好处也行嘛!”丽娜的眼神似乎在取笑她的天真。

“这种想法真可怕……”

巧巧原本就不太相信左清风,现在丽娜一说,她觉得心好痛。

“这就是人生,小妹妹。”丽娜见她脸色沉了许多,知道计谋已成,“就这样了,你不信的话自己去问他啊!”

巧巧的好心情在丽娜的恶意挑拨下急速消失,她收起笑颜,望着门口,等待左清风到来。

他说过今天也会来的。

如果丽娜说的都是真的,那她不明白昨晚堂主和莫氏兄弟对她说的话又算什么,而他又为什么要了她。

可是她有点害怕问他,怕知道之后会受伤。就这样,她开始坐立不安。

她等了许久,已经超过平时他会出现的时间,她还以为他爽约了,直到过了午夜,左清风才出现在她的眼前。

她正想过去找他谈,突然有一双手臂硬把她向后拉。

“哎呀!你不能见色忘友,再说他又不会跑掉,先陪我一下再去找他嘛!”骆潺潺取笑她一看见左清风就两眼发亮的模样。

“你别老是上酒店,人家会以为你性别有问题。”巧巧瞪她,不知道她今天又来做什么。

“你也别老想着情人,心不在焉的,太不敬业了。”骆潺潺哪会不知道她心里正不高兴,“我问你,昨晚我送你回去之后,是不是发生什么事!”她故意挤眉弄眼逗她。

“没你的事!”巧巧笑开了,双颊也同时羞红。

“喔,原来你跟我说的那些批评他的话都不是真的,你骗我?”骆潺潺眯眼瞪她。

“是真的,只是……我不小心喜欢上他了嘛!谁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我心里也很乱啊!尤其他又是那种不缺女人的人。”巧巧有些难为情的说,她怎么也想不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巧巧,你对自己这么没信心,怎么让人家爱你?”巧巧最糟糕的地方就是没自信,也许强悍,但在面对感情时,她就没辙了。

“别说得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我们两个年纪差不多。”巧巧和她斗了起来,现在她已经够烦了,骆潺潺还在一旁闹她,真是的!

“起码我会去争取,而不是畏畏缩缩的。”骆潺潺淡淡一笑,“好啦,去吧,免得遭你怨恨,我可不想跟你大打出手啊!”

“知道就好,小心我把你家给烧了。”说完便急急忙忙的离开。

骆潺潺的笑容只保持到巧巧离开。

巧巧看上一个花心男人,而且还是个黑道人物,但她不好阻止,因为巧巧的确爱他,只是她真的替她担心。只希望左清风看得出巧巧的特别,不会伤害她才好。

???

左清风累瘫在沙发上,他今天赶了三场约会,自己也想不透干么要弄得这么累。

是逃避吧?他不想被昨夜和巧巧的旖旎缠绵困住,才会到处找乐子,可是还是没有用。

他整天满脑子想的都是她,想她昨夜在风云堂的娇羞笑脸、想她期待的眼神,他怕会让她失望碍…

陈姐睨着他,猜想他们一定又出事了。

“怎么一个像花痴,一个像被人欠债,昨天发生什么事了吗?”

“你在逼问我?”

“我怎么敢啊,‘老板’。”

“这句话应该是我说的才对吧?‘堂主的女人’。”左清风回她一记假笑。

“你知道?”陈姐挑眉。

“我还是知道那个跟我不和的小鬼是你儿子。”买一送一,他再送她一个惊喜。

陈姐有片刻沉默。

“难怪你一个富家子弟能爬到分堂主的位子,不是因为靠关系,而是你自己争来的。”

“当初没想到要加入黑道,是因为风云堂的人救了我们一家人的命,我才决定为风云堂效命。我知道接下炽焰堂后惹来不少兄弟的不满,但是我这几年应该也都让大家服气了吧?”

“但是你却做了一件让大家都失望的事。”

左清风挑眉看她。

“你爸爸还有堂主都希望你能安定下来,可是你怎样都不肯。”她并未受赵云龙指使,只是为无辜的巧巧抱不平。

“别把所有的事都扯进来,我已经把命卖给风云堂了,起码还可以拥有一点自由吧?”混黑道的男人都喜欢玩女人,他只是将之发扬光大啊!有错吗?

“你再玩下去啊,小心得性并得爱滋!”陈姐怒气冲冲的咒骂他。

“你还是先担心你那宝贝儿子的性向吧,他对女人可是完全没兴趣。”左清风也毫不客气反击。

“你错了,他啊!曾经在我怀里哭泣,因为他被一个女孩子拒绝了。”陈姐笑得好甜,她曾经在儿子身边安慰他呢!

“哦?”

“他虽然知道他不是莫家亲生的孩子,但是他不知道我是谁,他已经忘了他的亲生母亲,喂,我警告你,你别乱说啊!”陈姐怕他会拿这件事来打击莫谌。

左清风突地笑出声,“放心吧!我还那么没卑劣,不过该说的还是得说吧,那小子在莫家过得不开心,也该让他知道这件事,你再不说,小心以后老了他不养你。”

“去!小心太缺德,以后没人要。”她没好气的瞪他。

“陈姐……”巧巧不安的站在门口,一双眼忍不住飘向躺在沙发上的左清风。唉,她在想什么!

“巧巧,我问你,你看上他哪一点?”陈姐指着颓废的左清风,忍不住地逗弄他们。

“我……”

“别吓她。”左清风瞪她一眼后,回头看向巧巧。“有事找我?”

“嗯。”巧巧望着陈姐,希望她回避。

“小心傻傻的让大野狼给吞喽。”陈姐摇头叹气走了。他们两个人真是急煞大家。

“她话中有话呢。”巧巧盯着左清风,缓步走到他面前。

“他们只差没拿枪指着我的头,逼我结婚。”左清风烦躁地点起烟,还没决定要怎么反击。

“真的是这样吗?”巧巧盯着他的神情,已经有些相信丽娜说的是真的。

“你想说什么?”如果他没有安抚好她,说不定这家酒店也要不保了。

“你有多少女人?”她不想拐弯抹角,简单的将她的疑问提出。

“这要看从什么时候开始。”他有些不安的盯着她,“你听见什么了?”

“那么现在呢?除了我,你身边还有多少女人?”

“很多。”他简短的回答。

“该不会你一天不见人影,是去约会?”她只是开玩笑,左清风却用沉默回应,她的笑容再也挂不住了,“是真的?”

“嗯。”他不想骗她。

“那你昨天为什么要跟我上床?”她该伤心、哭泣,却已经提不起劲发飙。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他不禁皱眉,“或许昨天被担心你的情绪冲昏头了。”

“冲昏头?我的贞操就让你用这个理由给夺走了?”她不敢相信这种无情的话是他说出来的,他把女人当什么了?

“巧巧,我不否认我是在乎你的,但是……”

“但是我只是你众多女人之一?”巧巧冷冷的撇着嘴角,“你早点说嘛!我还可以选择不要你。”

“巧巧,你想要什么?”她的样子让他担心,他宁可她发飙,省得他现在要猜测她的心。

她凝望他不耐烦的眼神,知道自己该死心了。

“这是每个女人都想要的,我要爱,要……”她凄凉的苦笑,“我甚至还想要你娶我呢,我太傻了,对不对?”

“对。”他依旧坦白而残忍。

巧巧扬手狠狠甩他一巴掌,“左清风,你以为玩过就可以这么伤害我吗!”

“别把责任全推给我,难道你昨天不开心?你根本没有反抗,你早在等我了,不是吗?今后你爱怎么样都无所谓了。”

巧巧怒吼着再次扬手,却被他抓祝

“我对你的容忍也有限度,别以为我真的不会对女人动粗。”他用力扭着她的手,强迫她低头,他不允许她这样逼他。

她痛白了脸,却始终不喊疼。“是啊,从我们第一次见面,你就已经让我明白这件事了。”

她终于看清他的绝情,此时她才明白黑道人物的嗜血因子是怎么也改不了,而他,还多了一份风流,已经无可救药了。

原本她就一直犹豫不决,或许他的绝情就是给她一个离开的理由吧!

她赔了夫人又折兵,身体让他玩了,心也被他践踏,她却流不出一滴泪……

左清风瞪着她,气息紊乱,却怎么也下不了手伤害她。

“给我滚!我今天不想看见你!”他推开她,脸色鸷沉的嘶吼。

从来没有女人能这样惹火他,她的步步逼近几乎让他崩溃;她要的他不会给,却又让他揪痛了心,他宁可眼不见为净。

“哼,你喜欢玩女人是吗?”巧巧嘴角露出一抹恶意的笑,“我会走,而且从此在你眼前消失,不过在离开之前,我要替其他无辜的女人做点事。”

她突然抄起桌上的酒瓶敲碎,朝他刺去。

“你干什么!”左清风被她的动作吓掉半条命,他抬手握住她的手腕,再低头一看,破瓶子就在他胯下前方不过一两公分之处。她想阉了他!

“这就是你的报复?”他拍掉破酒瓶,拎着她的衣领把她拖到酒店门口。“给我滚出去!再见到你,我保证你会缺条胳臂或是少条腿!”

“你在干么?放开她!没看见她受伤了吗?”陈姐尖叫着冲过来,看见巧巧脸上满是恨意,手臂上甚至流着血。他们闹翻了?

酒店的小姐和客人都围了过来看热闹。

“哎哟,我就说嘛!老板怎么会看上这种货色?粗鲁得要命,现在好了吧,被撵出去了,呵呵……”丽娜见好计得逞在一旁说风凉话。

左清风瞪向她,“你对她说了什么?”

“我只是说了实话。”她大声回答,却被他的眼神吓得直往保镖身后移去。

“你先放开巧巧。谁快去叫救护车啊!”陈姐从他手中救回巧巧,心疼她绝望的神情,“巧巧你别生气,他的不对会有人教训的。”

“不……我不假手他人!”巧巧突然冲向左清风,抬腿狠狠朝他胯间踹去——

“蔼—”左清风痛得大喊。

她又攻击他,今天他要杀了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

他的怒气凌驾痛楚,在众人还来不及阻挡之前,他怒吼着冲上前扼住巧巧的颈子,“今天我不会留你活口!”

“喂,快把他拉开啊!真的会出人命的!”陈姐连声唤着保镖行动,但是在他们动手之前,一把黑色的枪已经抵在左清风的太阳穴上。

“放开她,否则我保证先死的会是你。”骆潺潺冷冷说着,当她看见娇小的巧巧被他暴力对待时,要不是她的手下阻止,她早一枪毙了他。

酒店保镖见状也纷纷掏出枪枝,在场的酒客都吓呆了。

骆潺潺环视指着她的十来把枪,不在乎的笑了。

“你们是要我的命还是他的命?”

“统统给我放下枪!”陈姐一阵怒吼,吼得所有人都垂下枪口,也吼回了左清风的理智。

他松开手,两眼却依旧瞪着脸色苍白的巧巧。

“我错了,我不该认为你是好人,你从来不曾对我用过真心,你只是可怜我、玩弄我,甚至只想要我的身体……我真后悔这么久才看清你。”她原以为已经没话对他说,但她错了,她想要用言语唾弃他,可是这又怎么足以发泄她的恨?

头一回,她真的有杀人的欲望。

“傻丫头,爱情游戏就是这么玩的,只不过你赌输一次罢了。”左清风爬着头发,冷冷嘲笑她。

她怎么会以为她可以得到他?好聚好散很困难吗?

他不想伤害她,从以前就是这样,她也知道,为什么在他们上床之后却开始在意这些事?

“左清风,你别太伤人了,巧巧不是那些平常和你在一起的女人。”骆潺潺真想举枪杀了他,不过真的要做的话,该把这个机会留给巧巧。

“这里没你说话的份!你刚才的举动,我会向你爸爸讨回来的!”左清风的怒气让在场的人为之屏息,四周的气温似乎比冰点还低。

“请便!”骆潺潺毫不在意,她拉着巧巧,“我们走吧!这种人不需要留恋,不值得的。”

“潺潺,我欠了他几百万,可以先帮我还给他吗!我保证会还给你。”离开这里之后,她会到美国去再也不回来。

“这有什么问题,我会让人送钱来的。”骆潺潺轻蔑的瞟了眼脸色铁青的左清风,

“几百万就可以这样玩弄女人的感情吗?你太看得起自己了,左清风。”

她带走行尸走肉般的巧巧,也带走左清风的矛盾。

他该庆幸甩了她这个大麻烦不是吗?可是为什么她离去时,那种空洞绝望的神情竟不断地啃蚀着他的心,甚至让他有想去追她回来的冲动?

他阴沉的扫视其他人,看见的是不满和轻蔑。这是他和她的事,他们凭什么评论他?

“看什么?统统给我滚回该去的地方!”他举起椅子,疯狂砸毁眼前看得见的一切——这次不用巧巧闯祸,他自己动手了,却还是因为巧巧。

过了今夜之后,他总可以清闲了吧?

再也不会有一个泼辣的女孩给他惹麻烦、让他生气,只是失去了让他悸动的感觉……

但最起码他的生活恢复了从前的平静。他如此说服自己的心。

???

他很久没醉得这么严重了,头痛得好像快裂开,如果能喝点醒酒茶应该会好点,可是他一早就被朱奇峰从床上挖起来架上车,他还奇怪他床上怎么有两个女人。

他昨晚到底做了些什么事?为什么他的记忆只到巧巧离开?

巧巧……

他锁紧眉头不想面对巧巧离开的事实。

昨晚他做了些蠢事,但并不代表他错了,他和巧巧之间原本就不该有所牵扯,他唯一做错的,就是勾引她上床。

她的确玩不起他擅长的游戏,所以才会伤痛欲绝。

她为什么这么轻易放过他,而没有来个泼妇砸场?如果这样,他会知道怎么安抚她,但是她却……

“分堂主,骆家今早送来一笔钱,等你亲自点过。”朱奇峰赶紧向他报告。

“她来真的?”左清风叹了口气,“随她去吧,她不再归我管……对了,你要载我去哪?”

“堂主要见你。”

“你向他通风报信?”现在他连身边的人都信不得,完全是受巧巧的影响,他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摆脱她?

“这是堂主的命令。”朱奇峰跟在他身边几年,深知诚实为上的道理。

“行了。”他很不舒服,降下车窗,强压下呕吐的冲动。

到达目的地后,左清风在朱奇峰半搀扶下来到书房,赵云龙、莫谦、莫谌都在常

“一早把我从床上挖起来为了什么大事?如果是巧巧的事就别说了,我没掐死她算她命大,从此之后我不想再听见季巧巧三个字。”他没心情跟他们鬼扯。

“可是我有件事一定要说耶。”莫谌故作无辜的眨眨眼。

“关于她的就别说了。”

“巧巧她爸爸回来了,又欠了赌场两百多万,你说要怎么办?”

莫谌在一看见巧巧的父亲后,就知道事情有转机了。

原本他想把季权书赶走,但是他肯定会到别的地方赌,索性把他留下来,让他赌个够,顺便掌握住这张牌,在紧急时好派上用场,而现在就是好时机。

“我说了不关我的事!该怎么讨钱就怎么去讨,打断他的手,还是要了他的命都与我无关!”左清风揉着额头起身,“押我来就是为这件事?我没兴趣听。”

说完,他立刻离开,赵云龙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

“他真的要把事做绝吗?”莫谦一脸不敢置信。

“他有时候真的很欠揍!”赵云龙也压不住怒火开骂了。还好他已和骆老通过电话,解释过昨晚的事,也频频向骆老赔不是,否则还不知道会惹出什么祸端。

真是家门不幸,他怎么有这样的手下?丢脸死了。

“堂主,咱们来下猛药吧。”莫谌确定现在是打出季权书这张牌的时候。

“你想做什么?”赵云龙看着他年轻的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

莫谦看着他,心里实在不安。巧巧和清风走到这个地步,已经没有转圈的余地,他还要下什么猛药?

莫谌拿起电话筒,拨电话到季权书最喜欢泡的赌常

“是我,发挥你们的本性好好‘照顾’他,记得,要让他尽量赌,欠多少钱都无所谓,懂吗?”他看多了这种嗜赌的人,只要一上桌就停不了手。

他放下电话,满意的笑了。“别怪我心狠手辣,这也是为了他们俩好嘛!到时巧巧怪罪下来,你们要帮我说话哟!”

“我什么都不知道。”赵云龙才不想替他背黑锅。

“你别做得太过份,小心天怒人怨。”莫谦保持一贯的优雅,淡淡抛下这句警告。这种事没人愿意担的,他自己出的主意,他自己承受后果吧!想到巧巧火冒三丈的模样,任谁都会退避三舍,莫谌做这种事,是给自己找死路。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