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怡珺 > 《炽焰猎蛮妻》
返回书目

《炽焰猎蛮妻》

第八章

作者:怡珺

巧巧回家收拾简单的衣物,就跟骆潺潺走了。

骆潺潺将她带到自己的一间公寓安置。这次她不管骆家和风云堂之间会有什么摩擦,总之她一定要护着巧巧。

“你暂时住在这里,别回原来住的地方,免得左清风又去找你麻烦。”

或许是因为和巧巧有点臭味相投吧?而且看着她的心被那个无情的男人捏碎,她也于心不忍。

“潺潺,不好意思麻烦你了。”

一路上骆潺潺骂得比她还凶,反倒是她这个被抛弃的女人在安慰她。

其实她不认为左清风还会找她,她只怕风云堂的人会不死心的依然想凑合他们。

“不要紧,我家房子多到可以拿来养蚊子。你的债我已经通知我爸爸,他会处理的,你别担心,你将来有什么打算?”

“大概到美国找我妈咪吧!我爸妈都在美国,了结了这边的事,我才能安心的走。嗯,我该打个电话到美国,看看我父母的情况。”

“好啊,你自便,我先回家向我爸爸请罪。”

骆潺潺望着已露出鱼肚白的天际,打了个呵欠。

“对不起,害你……”她会认识这样豪爽的朋友真是难得,而且今天要不是骆潺潺,她恐怕只能躲在家里不知所措的一个人痛苦。

“没事,你别在意,我爸爸最疼我了,他大不了嘀咕几句而已。”骆潺潺笑嘻嘻的离开。

巧巧望着电话,心里万分感慨,当初如果别赌那口气,她不是就不会弄到这地步了吗?结果到最后她还不是要向妈咪求救。

她窝在沙发里,只觉得整个人都快被抽空,连脑袋都一片空白。

或许这样是好的吧!免得她又想起他……

不能再想了,既然这是她自已选择的,她还能怨谁?算了,受的伤终会有恢复的一天。

只要离开www.ysb88.com,她的心应该就会平静些吧。

好久没打电话到美国,也没接到妈咪打来的电话,妈咪一定急坏了。

巧巧拿起话筒,拨了个熟悉的号码。

然而在话筒那头母亲担心又生气的叫骂声中,她知道了一件可怕的事——爸爸在上星期就逃回www.ysb88.com了。

可是他并没有回家,而且或许是因为怕她生气,所以也不跟她联络。她很清楚,爸爸回www.ysb88.com唯一会做的事就是——赌!

她哀号着撑起疲 惫的身子,往门外走去。

???

巧巧走遍了父亲常去的赌场,最后在她上次卖掉自己的赌场找到人。

她摇着头,只觉得心寒,浑身无力。

“爸爸。”她走过去搭上季权书的肩,笑得十分甜蜜。

“呃!”季权书抓着牌的手开始发抖,脸色渐渐发青。

其他面熟的赌客发现是她,惊呼着四处逃窜。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通知我一声?”她瞥见一袋行李放在他脚边,不禁抿紧双唇,“我说你也真是的,急到行李也没拿回家就直奔这里?”

“哈哈,我想你在忙嘛,就不打扰你了……”季权书在她的瞪视下声音愈来愈校

“噢,那你打算什么时候才通知我?等你输得精光?”她一眯眼,“等等,妈咪不可能给你钱,你拿什么来赌?”

“呃……老板借我的。”

巧巧听了差点昏过去,她这个老爸真是死性不改!

“你知不知道他们在坑你啊?他的大老板亲自我承认他们诈赌——你敢说不是真的?”她指着脸色很难看的赌场老板,他敢摇个头她就砸了这里!

“这种事你不用说得这么大声嘛……”赌场老板低声嘀咕,他担心以后没人敢上门了。

“你明明知道他没钱还借他?故意的?”别人能为了戒赌砍断手指,她能不能帮忙父亲戒赌,砍了他的手指?

“是碍…不是!我是说赌客自己开口,我没有拒绝的理由呀!”他一脸无辜的说。

其实要不是大老板下的命令,他才不让季权书进赌场哩!

“他根本没钱还!”

“没钱就去找地下钱庄借埃”赌场老板照着莫谌的指示说着。

“然后让他被砍手砍脚的?”巧巧抓着季权书的衣领猛摇,第一次看见她的人,搞不好会以为她是在教训儿子呢!

赌场老板双手一摊,“其实是他这几天欠了我……”

“够了!我不想听了,欠多少我会尽快还给你们。你,马上跟我离开!”她指着季权书叫嚣。

“嘘,女儿,小声点。”季权书真受不了女儿的泼辣。

“干么?还怕人家知道吗?走啦!”她拉着他想要离开。

“可是……”季权书还恋恋不舍。

“巧巧,你不能带他走,他欠了三百多万,不还的话我怎么向老板交代?你先去凑钱,你爸爸留在我们这边。”赌场老板指挥保镖押住季权书。

“你的老板是莫谌吧?我去找他!”巧巧已经快气炸了,她要为了这个嗜赌如命的爸爸和他拚命。

赌场老板决定把事情丢给他的上司去解决。“是吗?你运气真好,我们老板正要过来看看……啊,他来了呢!”

巧巧转过身,看见莫谌优闲的走进来,脸上还带着微笑。

“莫谌,你在搞什么鬼!”

“巧巧?我以为你……”莫谌装出一脸惊讶,他是在接到手下的通知,就马上飞车过来。

“为什么要这样整我?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我爸爸又回来了!”

“我是知道啊,可是我……”莫谌一副有话不好说的模样。

“算了,我不想和你争,也斗不过你们黑道,我会把钱还你,先让我带他回去。”

巧巧认为虽然他们交情不深,但他应该信得过自己。

“不行,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带他跑走?美国不太好找人耶!”莫谌猛摇头。

“你知道我不会跑走的。”她才不会这么没骨气,虽然钱得向妈咪要。

“不行啊!你别瞪我,我也是被逼的。”他的脸色渐沉,有点凶恶。

“被逼的,什么意思?”她的眉头愈收愈紧。

“你别问了啦!反正你若真的想要领回你这个麻烦老爸,把钱还清就行了。”莫谌摆出恶人嘴脸,其实自己乐在其中。

“告诉我是谁在逼你?”

“不就是……”他故意装着难以开口。

“是左清风对吧?他还不放过我?他到底想怎样?”她到底要怎么做才能摆脱他的魔掌?她已经伤痕累累还不够吗?难道非要将她逼死他才满意?

她不愿再看见他,可是为了爸爸,她逼不得已。

如果他真的逼她走上绝路,她会不顾一切的动手,就算玉石俱焚也不在乎!

“我也不知道,不过他很强硬,我也不好……喂,巧巧,你要去哪?”莫谌眼底有着笑意。

“我要去找那个变态!替我看着他,如果他再敢给我赌,你就打断他的手!”巧巧狠狠瞪了季权书一眼,然后拿着莫谌“好心”递出的住址急如星火的离开。

“请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季权书一脸不安的问。他到美国之后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他记得当初巧巧把自己给赌输了,她怎么摆平那件事的?她该不会惹上这些流氓吧?

他望着眼前短头发的年轻人,终于注意到“睹”之外的其他事。

莫谌一改刚才的态度,大掌拍着季权书的肩,“放心,没事的,我们再来玩几把吧。”

“不了,巧巧要你们打断我的手。”他赶紧摇头说不。

“你怕了?”莫谌瞅着他,巧巧的警告终于发挥效果。

“是啊!”他猛点头,“怕手被你们打断,就不能再赌了。”

莫谌不禁张口结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唉!这样的人真的百年难得一见,如果不是巧巧,他早没命了。

不过……巧巧这样一去,不知道会造成多大的风暴?

嘿嘿,最好猛一点,愈激烈愈好……

???

粗喘吟哦声回荡在房间里,一对男女的躯体在床上交缠,男人狂猛的动作像是在发泄怒气,他低哼一声解放欲望之后,松开怀中的女人翻身仰躺,接着便燃起一根烟静静的抽着。

“你到底怎么了,心情不好?”女郎娇滴滴的声音像是可以挤出蜜,“你刚才好粗暴喔!”

“怎么,你不喜欢?”左清风嗤笑,“至今还没有女人不满意过……”

他发觉自己说错了。

有个女人对他非常不满,还怪他是勾引加诱奸。

他左清风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何必理她!既然她把钱付清,他们之间就再也没有瓜葛了,只是她这笔钱是向骆家借的,如果骆家要为难她,她的下场只会更惨。

去!她的死活与他无关。

他望着身旁的女子,珊珊是他众多女友之一,很听话,也不争宠,不会像巧巧那样,碰上一点小事就搞得鸡飞狗跳。

他要的不是那种女人,太麻烦了。

他一向只碰风尘女子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不会惹上麻烦,但是巧巧是唯一让他心动的正经女孩。

他不懂得欣赏她的好,这是他的不对,他不该明知她碰不得还带着好玩的心态接近她,才会狠狠伤了她。

经过这一次教训,他决定还是恢复从前的风流。他的身份特殊,一般正经女人不会愿意跟他,巧巧也怕他的风流,所以一直在要与不要之间摇摆许久。

他可以忘了这件事,但是巧巧呢?她的伤有多重?

他并不是真的冷血无情,只是不懂得珍惜,宁可风流快活也不愿定下来。

所以只能辜负她了,反正她总会碰上比他更好的男人。

他的眉头因为这个想法而皱紧。

她会遇上怎样的男人?谁受得了她父亲可怕的赌性?哪天她应付不来,是不是又要把自己给卖了?

“该死的,还管她做什么。”他咬着烟低语。

“你怎么了?是不是我……”珊珊发觉他心情不佳。

“没有。”他捻熄烟,翻身覆住她,“再来一次。”

他希望用性爱来忘记巧巧。

“你不能进去!”朱奇峰的声音在外头响起。

正在热吻中的左清风被打扰,不悦的起身套上衣服。

“搞什么?”他的火气正巧没人可以供他发泄,是谁想不开了?

“我要见左清风!”巧巧气得拳脚都用上了,可是朱奇峰还是不放她过去。

左清风打开房门,望着那张愤怒的脸,眉头不禁锁紧。

“小姐,我说了,他现在不想看见你,你走吧!”朱奇峰怕激怒左清风,情非得已只好揽着巧巧的腰把她向外抱。

“你给我放手!”巧巧满肚子怒火,大吼大叫。

“放开她!”左清风非常不喜欢看见她被别的男人碰,他瞪着朱奇峰,“你出去!”

“你还想怎么样?”他走向她,猜想着她特地来到他分堂的原因。

是因为她后悔了,回头来找他吗?

巧巧不住的喘息,瞪着他,突然出拳攻向他的脸——

“女人,我不是每次都让你得逞的。”左清风接住她的拳头,然后慢慢扭转,直到她露出痛苦的表情,他才冷哼一声推开她。“你来就只为了赏我一拳?”

“你为什么要做那种事?伤害我不够,就连我爸爸也不放过!”

“你爸爸?”他认真想了一会,想起今早莫谌似乎问过她爸爸的事。“又怎样?”

“又怎样?你非要把我逼死吗?”他这种不痛不痒的态度深深伤了她。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别装得一脸无知!你故意的对不对?你又想让我再陷入同样的恶梦,为什么不放了我?”巧巧真的很想砍死他。

“我根本不想再跟你有任何牵扯,你到底在说什么?”他抓着头发,被她的怒火轰得头昏眼花。

“你明明知道我爸爸回来了,还让莫谌放手让他赌不是吗!你以为用这种方法可以打败我!哼,你错了,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向你低头,因为我恨你!”她抹去眼角的泪水,怨恨死自己让初吻和贞操都被他夺走。

“恨我?”左清风被这两个字打得心好痛,可是他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别一脸无辜,我已经看透你了,无情的男人,我后悔认识你、后悔爱过你,如果可以的话,我要完完全全忘了你……”

“巧巧,我相信里头一定有误会,我先问过莫谌再说。”他转身要打电话,房间里的珊珊此时走了出来。

“什么事这么吵?”她看见哭得伤心的巧巧,了然的笑了笑,“喔,又是不甘心的女人啊?”

“你给我闭嘴!”左清风气死了,情况已经很糟糕,又杀出个程咬金。

巧巧望着妖艳的珊珊,不用猜也知道是个风尘女子,很像左清风喜欢玩的女人。他就不能一时半刻没有女人吗?他让她觉得好恶心。

“喔,我想你大概没空打电话,别忙我的事,我只不过是个让你玩玩就丢掉的人,对你而言我只是个麻烦。”巧巧冷笑,“这样吧!我现在就回去‘领回’我那不才老爸,你替我转告莫谌,如果他敢拦人,我会跟他拚命。”

“我懂了。”他恍然大悟,是莫谌在搞鬼。“巧巧,我想这件事一定有误会,你先把整件事告诉我。”

他不愿看见她眼里的恨意,事情不该这样的,他以为风波已过,可是他怎么又陷进另一个陷阱里?

他忘了不再理她的打算,想要帮她,只因为他无法忍受她受伤的绝望眼神。

“然后等我向你祈求?左清风,我对你完全绝望,我不但后悔认识你,更希望这辈子都不要再见到你。”说完,巧巧头也不回的走了。

“巧巧!”他想追上去,忽然想到,她说她爸爸在莫谌手上,他还是先问清楚究竟怎么回事。

“她是谁?为什么敢对你这样大吼大叫?”珊珊一脸不解。

“你走吧,我现在没空。”他淡淡抛下一句话,拿起话筒。

珊珊望着他,终于了解了。她跟在他身边这段日子,从没看过他这么焦急的神情,刚才那个泼辣的女孩却揪住了他的心,他的表现让她大开眼界。

或许他和这么多女人周旋,就是想要寻找一个人能够掳获他的心的人,而刚才那个女孩大概就是他想要的吧……

左清风拨通电话后,杀气腾腾的送了一句话给莫谌,“马上到总堂,我们有件事需要谈谈。”

???

唉!他能不能不要进去呢?

刚才左清风只丢下一句话就挂断电话,任谁听了都知道他的心情极度不佳,而他这个闯祸的人大概难逃一死吧?

他让巧巧带着她父亲离开了,他并不是真的要逼死她,只是希望再给两人一次机会,不过好像适得其反。

他只能说左清风和巧巧真的无缘。

“左清风到了?心情很差?”他问着坐在书房外头的朱奇峰。

“是啊,他还把堂主和你大哥都找来了。你到底做了什么?把巧巧气成那样。”朱奇峰好奇得要命。

莫谌神秘一笑,“不告诉你。”

他推开门,不意外看见面无表情的三个人。

“我知道我这样做很过份,但我是为你制造机会耶!”他大摇大摆的站在左清风面前,把话说得冠冕堂皇。

“机会?”左清风听了差点吐血,这小子从不道歉,也从不对自己做的事后悔,就算是他的错,他仍固执已见,这样的人真不知该拿他怎么办。

“看看你能不能把握机会留住巧巧的心埃”

左清风火冒三丈的踹他一脚。“去你的机会!巧巧现在更恨我入骨。”

“她原本就恨你啊!反正都散了,你也不用在乎她,担心她恨你干么?下蛊害你啊?”真是口是心非的家伙,明明为了巧巧牵肠挂肚,却还在死撑。

看他还能撑多久,到时巧巧真的走了,他连最后的机会都没有喽!

“是啊!巧巧这一走,就真的不会再回来,你应该松口气才对。”莫谦也替巧巧抱不平,因为左清风实在太过份了。

“我的事不要你们管,你到底和巧巧说了我什么?”他怎么也想不到从背后捅他一刀的居然会是他的好兄弟。

“也没什么啦!只是他爸爸又欠了我几百万,我向她逼债,说是你的主意……”他沾沾自喜被左清风一拳打断。

“哇!我的鼻子。”莫谌抢着流血的鼻子,担心鼻梁会不会歪了。

“清风,如果你不在意巧巧,就别为了这件事和兄弟闹翻,既然巧巧要走,你就算了吧。”赵云龙也开口,和莫氏兄弟一同逼左清风露出真心。

“我不让人误会我。”左清风瞪着莫谌,脑海里全是巧巧刚才怨恨的眼神。

他从来没想过一个女人会这样牵动他的心,当她跑走时,他的心竟是一片惊慌。到底怎么了?他害怕这种感觉。

“是吗?就像你从不在乎身边的女人?”莫谌瞟着他,年轻气盛的眼里有着直率的正义。

“你闭嘴!”他气得跳脚。

“清风,你生莫谌的气有理,可是对巧巧这个女孩,你到底在想什么?”莫谦个性依旧温和,连数落人都是轻声细语。

“反正你已经欠巧巧那么多,让她更误会你有什么关系!这样她还能走得心甘情愿一点。”莫谌继续刺激他。

“如果你觉得对巧巧有些歉意,现在去找她或许还不迟。”赵云龙看出他的挣扎,只是他还跨不出自己画下的界线。

左清风挣扎许久后摇头,“不,与她无关,我只是气莫谌对我做的事。”

三人面面相衬,知道他们完全说不动他。

“承认自己的心真的这么难吗!”莫谌真被他这种闷性子气死了。

“我只知道要克制想杀人的欲望很难。”左清风折着指关节,眼中射出阵阵杀气,“堂主、莫谦,你们可以离开,不过我不会放过这小子。”

“呃……堂主、大哥,你们不会见死不救吧?”莫谌虽然不担心自己的功夫,却担心左清风的怒火。

当一个人在盛怒之中,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他现在求饶还来不来得及?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