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怡珺 > 《炽焰猎蛮妻》
返回书目

《炽焰猎蛮妻》

第九章

作者:怡珺

季权书望着哭红双眼的女儿,愧疚的垂下脸。

“巧巧,对不起,爸爸总是给你和你妈咪惹麻烦,你要爸爸怎么做才不再哭了?”他知道自己迷上“赌”这东西很不该,妻子跑了,女儿也没能过几天好日子,现在他还害得女儿这么落魄,他总算有些觉悟。

巧巧抬头凝视着他,“你说到做到?”

“嗯。”季权书点头。

“那么,跟我到美国重新过生活,不再回www.ysb88.com,不再赌博。”

“大部份都可以答应啦,不过赌博……”

巧巧气得推开他,“爸!我要你离开www.ysb88.com就是不希望你再赌啊,这次我赔了身体、赔了心,下次我还能用什么替你还债?”

“巧巧,你说你……”季权书焦急的抓着她逼问,“谁欺负你了?”

“你关心吗?我以为赌博就是你的妻子、你的女儿,而我在你心里根本不算什么!”

“别这样说嘛!我……”季权书低头沉思一会,然后抬头看她,“我答应你,不再赌了。”

巧巧望着他坚决的脸,却没有一点信心。

“我订了后天的机票,等把债还了之后我们就走,希望妈咪还要你,否则我们就得流落美国的街头了。”

“巧巧,爸爸真的很对不起你,你明明可以跟着你妈咪少吃点苦,可是你为了照顾我……”

她边哭边说:“就是因为你是我爸爸啊,我怎么能丢下你?”

“巧巧,别哭了,你应该要把爸爸骂一顿才是,这样哭哭啼啼的,都不像我女儿了。”

她望着父亲温和的脸,泪却掉得更凶。

这个男人,含着金汤匙出生,没过过一天贫困的生活,他的心肠很好,只是沉迷赌博,如果他能再坏一点,她就能不理他,可是他没有。

如果哪一天她也能遇见一个脾气像爸爸这样温和的人,她大概就不会受伤了吧?

她再也不要被男人伤害了……

???

今天虽然是富豪大酒店重新开张的好日子,所有人应该都很开心,可是老板却像块冰似的,没人敢靠近。

陈姐望着坐在角落猛灌酒、抽烟的左清风,连连摇头叹气。

“陈姐,他怎么啦?”丽娜凑到她身边好奇的问。

她翻翻白眼。“想知道不会自己去问哪!”

“我……可不想找死。”如果再激怒他,她就不用混下去了,而且他的脸色十分吓人,她从来没看过他这样子。

他会这样真的是因为季巧巧吗?那个小丫头真有这么大的魅力!

“陈姐,恭喜你老店新开啊!”莫谌一走过来就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你这小子……啊,你被人打啦?”陈姐望着自己的亲骨肉脸上青紫交错,心头痛了一下。

“就是坐在那边那个心狠手辣的人干的。”他努努下巴,指向近日来众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左清风。

“他干么打你?”陈姐眼中浮起杀气,直勾勾射向左清风。

“因为我害他被巧巧误会……”莫谌把那天的事说一遍。

“你活该!”陈姐毫不客气的骂他。根本是在找死。

“我怎么知道他真的在乎巧巧嘛!他宁可放弃那棵世间唯一的珍贵树木,也不愿放弃一片朽木森林。”莫谌说话时故意在丽娜身上瞟了几眼,把她气得转身走开。

“或许他直觉他和巧巧不是同一种人吧。”陈姐叹口气。他们这些人可说是臭味相投,因为互相了解,所以容易聚在一起;而巧巧的出现只是一个意外,左清风惊艳之余,对自己的身份有几分莫名的自卑。

“陈姐,果然姜是老的辣,说话这么有哲理。”

“你这小子!”她笑着打他一下,然后正了脸色。“唉,事情真的无法挽回了吗?”

“巧巧已经走了。”他今天来就是要告诉左清风这件事的。其实巧巧已经离开好几天了,但是他还是觉得要告诉左清风。

“是吗……”陈姐摇摇头,“或许他们真的没有被月老眷顾吧。”

“我去告诉他这件事了,不过待会看情况不对,他发飙的话,记得要叫你家保镖救我啊!”

“没问题。”陈姐对他挤挤眼。他是她的亲骨肉,她能不疼他吗?

???

好痛苦!他的心好像不存在似的,脑子也无法正常运作,除了烟酒之外,他什么也不要。

但是就算他喝个烂醉,梦里出现的还是巧巧的倩影——她还是一直纠缠着他。

他想要她,却又气她,他永远都跨不出那一步。

如果这就是被人抛弃的痛苦,他真的对从前他伤害过的女人们感到抱歉。

他一直没把女人放在眼里,只因为他不知情为何物。

“你要把店里的酒都喝光吗?”莫谌抽走他手里的酒瓶,大咧咧的坐在他面前。

“你还来干么,滚!”左清风瞟他一眼,脸色更加难看。

如果他会乖乖照做就不叫莫谌了。“巧巧已经把钱还给我了。”

“这与我无关。”左清风不为所动,继续吞云吐雾。

“她也把钱还给骆家了。”

“这样她就不欠任何人了。”他的手悄悄握紧,手背上冒出青筋。

“她早就离开www.ysb88.com了。”莫谌故作不经意地说出。

“那好,省得再烦我,你们这些人也可以放弃了吧?”他该松口气才对,可是他的心怎么又痛了起来?

她走了,永远的离开他了。

“堂主说,难得找到这么适合你的女人,你却不懂得把握,晚了,就后悔莫及了。”

如果能把这个颓废的家伙劝去美国,他也算大功一件吧?

“你忘了吗?在你‘努力’的帮忙之下,我和她已经没有希望了。”

反正说来说去都是怪他,可是清风怎么也不想想他自己?其实不用旁人多事,巧巧也不会待在他身边的。

“问题是你连解释都不愿意,根本没用过心。而且你为何不能像从前那样潇洒?反正女人都是一样的嘛。”

左清风冷眼扫向他。“巧巧和那些女人不一样。”

“是啊!不一样到你用这么残忍的手段去伤害她。为什么?”他望着左清风,表情有些讶异,“难道就像陈姐说的,你认为自己的身份配不上巧巧?”

“无关配不配,我是黑道,我们原本就不该有瓜葛的。”或许吧!在他自信的外貌之下,有着些许自卑,所以宁可让巧巧离开他。

莫谌受不了的直皱眉。“鬼话!你老爸也不是黑道,而你是风云堂的分堂主,难道你就无颜去见他了吗?”

“这不一样!”左清风气得踹他一脚,“你给我滚远一点!我不想看见你这张可憎的脸。”

莫谌惊险地闪过他的攻击,“走就走,不过别把整件事都怪在我身上,会有这样的下场,是玩世不恭的你自找的。”他转身离去。

“玩世不恭的我?”或许吧,他从开始对巧巧的态度就是一种错误,因为他没想到会爱上她——一个脾气火爆又让人疼爱的女孩。

他在出状况之后就缩手了,他没有打算争取她的信任,而其他人在旁的推波助澜,更激起他不服从的叛逆,他抗拒对巧巧的感觉,明知她惴惴不安,还故意置之不理。

她肯定恨死他了。

如果他向她解释,她会听吗?会原谅他吗?

他从不曾后悔过自己的所作所为,除了这一次。

从不需要对女人用心的他,这回被一个女孩给打败了,在失去她之后才懂得反省自己。

来得及吗?在面对自己的情感和找回她的真心之前!他已经耗掉太多时间了。

“别因为愧疚而想做什么,到时只会更伤人。”陈姐在一旁观察他许久,猜出他打算要行动了。

他终于想通了,大家都替他感到高兴。

左清风苦笑,“如果只是愧疚,我早就已经找到补救的方法,只是我对她的感情是难以替代的,所以我才会暗自挣扎,闯了大祸。”

陈姐欣慰的点点头,“莫谌大概知道巧巧在哪。”

左清风撇下她立即狂奔而去,他没时间蹉跎了,谁知道巧巧在美国会有什么“意外”。

说不定已经有别的男人看上她了。

他站在酒店门口,茫然失措。

莫谌会上哪去?赌场?不,他很少去那里……想想,他对莫谌的认识少得可怜。

“我还是没看错你,在你无所谓的外表之下,有着一颗脆弱的心,早点发现就好了嘛!省得大家为你担心。”莫谌从一旁窜出来,脸上带着得逞的狡黠笑容。

“你知道我要什么?”左清风瞪着他,如果这小子还敢耍他,他就不要活了!

莫谌继续保持微笑。

“说!”左清风抓紧他的衣襟,两眼发狠。

“连个‘请’字都不会说?”莫谌一点都不怕他的怒火。

“请告诉我巧巧在哪里。”左清风每个字都说得咬牙切齿。

“我不知道。”如果巧巧看到他现在的样子,一定会很开心。这个坏蛋终于得到报应了。

“莫谌!”左清风真的想把他掐死。

“如果告诉你,就可以抵销我让巧巧误会你的那件事吧?”他很担心到头来他成了巧巧报复的目标,这两个人如果联手一定很可怕。

左清风露出让人发冷的微笑。“放心吧,绝对……少不了你的惩罚。”

“喔……”莫谌搔搔头,把巧巧在美国的地址告诉他,也开始替自己的将来担心。

“还有……”他唤住己经迈步离开的左清风,“堂主要你在走之前先回去一趟,他有事交代。”

“你们全算准了?”他现在的感觉是难堪多于好笑。

“你和巧巧的感情是愈吵愈好,你们可能没发现,身边的人却看得很清楚。”莫谌推开他的手,“快去见堂主吧!这样就可以早点找到巧巧。”

不知道左清风要吃多少排头才能见到巧巧,至于能不能赢回她的心就更难预测了。

他很想去看热闹,可是没办法,真是太可惜了。

???

左清风冷静地望着坐在他对面的女士,她虽有些年纪,不过因为保养得宜和天生丽质,让她依旧风韵犹存。

她和巧巧很像,想必就是巧巧的母亲吧。

她脸上有着精明干练,是个十足的生意人,显然她的事业做得很成功,才能替巧巧还债。

她不像巧巧的爸爸这么容易摆平,会是他赢回巧巧的阻碍。她跟巧巧一样,拥有无比的精力,更有坚定的意志,如果他想见巧巧,必须先过她这一关。

这会是个很好的挑战,他的斗志更旺了。

杜丽雯同时也打量着他。

在巧巧到美国之后,便告诉她整件事,不过她猜想巧巧还有一部份没有据实以告,像这个年轻人会出现在她眼前,大概就是巧巧不愿谈明的事情。

平心而论,这个年轻人长得很英俊,气质也不差,只是比一般人多了些许的江湖味。

巧巧不适合这种人,和他在一起她会吃苦,而她又不是那种甘心受委屈的人,到最后他们只会劳燕分飞……

“我猜你已经知道我是谁,我就开门见山说了,我想见巧巧。”他到过莫谌给他的地址,可是没人应门,他只得找到杜丽雯的公司来。

“你凭什么认为她会见你?”杜丽雯挑眉,对他的直率感到有趣。

“因为我欠她解释,还有道歉。”他真诚的说。他带着真心而来,因为他决定以真心对待巧巧。

“也许她不想听。”杜丽雯淡淡的回道。

“巧巧现在心情很差吧?难道你不认为我可以让她恢复?”

杜丽雯微微一笑。“年轻人,你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了。没错,巧巧是失恋了,不过她很努力在恢复之中,这点你就不用担心了。”

她终于知道为什么巧巧会被这样的年轻人伤透了心,他太强悍,也太自傲,很容易刺伤别人。

巧巧纯真直率的个性使她根本不懂得柔软体贴,两个同样脾气的人,怎么相处得了?

“你也对巧巧太有信心了,难道你不觉得她很需要有人在旁边看着她?她很容易惹麻烦。”

“像是烧了你的酒店?”杜丽雯淡淡地说起这件事,她这女儿的性子的确火爆了点。

他笑开了,“诸如此类。”

“你气她这些?”她要了解更多些,因为她看女婿的眼光自然不能马虎。

“这只是一小部份,其他的像是她差点害我不能人道,或是让我以为她被绑架,害我担心得要命,结果她是和人兜风去了等等。她是你女儿,你应该更了解她。”

“也就是因为如此,我要保护她。”杜丽雯心底很欣赏左清风,但她告诉自己必须多考虑。

“你也很清楚我是做什么的,依巧巧的性子,惹的麻烦有可能不是平常的小事,得由我才摆得平。”更可怜,他居然得这样推销自己。

她轻叹一声,“你当黑道太可惜了,要不要学做生意?”

“如果你把巧巧还给我的话,我就答应你。”

“问题是巧巧不要啊!”巧巧虽然嘴里不提,可是她的委屈太明显了,又摆明了想要逃避,自然不会想再见到伤害她的人。

“那是因为我们之间有太多的误会,而且那时我也还没觉悟。”他抬眼看着貌似巧巧的脸,“人总会犯错,是巧巧让我惊觉到自己过去有多荒唐,所以我要见她一面,让她再给我一次机会。”

“虽然你这么说没错,不过你伤害的是我女儿耶!”他好像很容易忘记这件事。

“我再次道歉。”他诚心的说。

“道歉就可以洗脱欺负巧巧的罪行吗?”杜丽雯瞪眼的模样自有一番威严气势。

“只要我有一颗真心,不怕巧巧不原谅我。”左清风不被她的气势威胁,依旧神态自若。

“你非要我说实话吗?你是混黑社会的,而我不要巧巧跟你们这种人在一起,老实说吧!我已经找了几个优秀的男人给巧巧相亲,每个都比你出色优秀许多。”她的话或许很伤人,也不见得全是事实,不过她还是决定让他打退堂鼓。

“我不认为。”左清风双手抱胸,自信依旧。她愈吓他,他的信心就愈强。

“唉,你到底想怎样?”杜丽雯感觉很无奈。

“让我见她。”

“好吧!不过你也得答应我,绝对不出现在她面前。”

明天巧巧正要和上星期相亲过的一个年轻人见面,让他看见那一幕,也好杀杀这小子的锐气,他最好摸摸鼻子回www.ysb88.com,省得又惹巧巧伤心。

???

只要有人走进餐厅,左清风就要抬头张望一番。

“你不是挺稳重的吗?别这样动来动去的。”杜丽雯瞪着他坐立不安的样子,心里不禁好笑。只要一提起巧巧,他的稳重就全然崩解,他就算想隐瞒,却愈是显眼。

“我怎么不急?好久没看见她了。”其实还不到一个月,他就已经迫不及待想知道她过得如何。

“早知如此,从前怎么不多疼巧巧一些?”她已经向www.ysb88.com的朋友打听过,风云堂是个鼎鼎有名的大帮派,堂主之下有三个分堂主,而她眼前的这小子就是其中之一,而且以好色闻名。

他的脸上闪过一丝难堪。“就是因为失去过,才会知道珍贵。”

“怕是来不及了。”她的笑容虚伪到连她自己都觉得恶心。

左清风眯眼凝视她,发现她的怒气只在巧巧这件事上。

“除了我伤害过巧巧、是黑道人物之外,你哪点不喜欢我?”

杜丽雯笑得很诡异,“说实话……没有,要不是你追过我女儿,我对你还挺中意的呢!但光是你说的这两点就够让我恨死你了。”

左清风瞪着她,庆幸巧巧没有她的尖牙利嘴,否则她真要嫁不出去了。

他眼巴巴盯着门口,不久总算等到他想见的人。

“巧巧……”他急忙起身要过去,杜丽雯抢先一步压住他。

“坐下!你忘了我们的约定?”

她要不是巧巧的妈,他早就不甩她了,但是要娶巧巧还得看她的颜面,暂时听话就是。

他盯着巧巧身后那个英挺斯文的金发男子,眉头愈皱愈紧,眼神充满杀气。

“那个男的是知名电脑公司的主管,青年才俊,对巧巧也很温柔,还会说国语。我问过巧巧,她也很满意他呢!”

“你要你的孙子让人叫杂种?”左清风瞪着他,恨得牙痒痒。他竟敢握着巧巧的手,而她居然也就大方让他握了!

“闭嘴!”杜丽雯火冒三丈的低吼着。

“他是电脑公司主管,而我是黑道的分堂主,地位更高;西方人老得快,年过三十啤酒肚就跑出来了,不像东方人看来永远年轻;还有,我也在美国念书过,还拿了硕士,不输他吧!”

还好他在美国时闲间没事跑去念了个硕士,不然今天就糗了。

这小子看起来不像是说谎,没想到他的头脑还有点料呢0气质呢?”

他咧嘴一笑。“有那么多女人欣赏我,你说呢?你不也挺喜欢我的?”

“真败给你了。”她揉着额头,又有另一件担心的事。万一他娶了巧巧后还勾引别的女人那可不行。

“可以让我和巧巧谈了吧?”左清风知道自己赢了,只要他有心,没有打不倒的敌人。

“你看看现在的她,比起刚到美国时凄惨的模样,她已经好得太多……”杜丽雯实在担心巧巧再受伤害。

“你觉得现在的巧巧是真的她吗?我不认为。”他咧嘴一笑,“等着看我逗逗她。”

说完,他走向巧巧,准备给她一个惊喜。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