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姜邑 > 《典当国王》
返回书目

《典当国王》

第七章

作者:姜邑

从他们回到陶盾王城后,已经过了半个多月。

时序悄悄进人秋季,位于高海拔的王城,日夜的温差更是比平地来得大。

尤其到了晚上,狂肆吹袭的山风总是震摇著每个紧闭著的窗子。

“出去!我不是说过别再拿那些莫名其妙的东西来了吗?”

突然从一间高贵典雅的房间内传出怒吼声,让窗户的玻璃摇得更厉害。

“可是……”被大声斥责的女侍们怯懦地站在寝室门前。

瞳顼望著门前三、四个拿著大小礼盒的女传们,大大地一个深呼吸,告诉自己别生气。

“把这些退给那个人,你们跟他说我不需要就可以了。”他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

“但是……王要我们把这些礼物拿来送你,你不收下会令我们很为难的。”为首的女待嗫嚅的说。

如果她们没完成这项任务一定会被王谴责,更严重的是还可能免不了有一顿鞭刑。

“没关系,你就照我的话对他说,他若怪罪下来,由我来承担就可以了。”瞳顼板著脸说道。这已经是第几次了?他为什么要忍受飂派来的人的骚扰?

自从回到城里后,飂就将他安排到给女主人住的房间。

当然他还是他的玩物,有些夜晚飂会突然跑来找他。

没有任何言语的交谈,只有在床上rou体的“沟通”。

飂就像在故意疏远他,有时候好几天都没见到他的人。

但是他派来送他礼物的人却从未间断过.

什么稀有的碧绿玉石,下午才开一次的花朵,世上仅存的珍贵飞鸟,极近奢华的金绸布料,名师设计、世上唯一的首饰配件等等,几乎这世上大家日耳相传、竞相寻找的宝物,瞳顼在这些日子里全都看遍了。

这让他搞不懂,飂到底想怎样?

飂一句话也不跟他说,但却相当舍得也不惜血本的要送他礼物。

“得了便宜还卖乖.”其中一名女侍小声地说。

她身边另一名女侍微微点头附和。

这句话说中了全体女侍们的心声。

她们私下部在传这件事,说住在女主人房里的人有多么的不知好歹。

在她们看来,能让威震八方且拥有广大国土和强盛军队的陶盾王这般大献殷勤、极力讨好,该是多么令人感到荣耀幸福的事啊!

即使瞳顼是个男人,却也令所有女人既羡慕又嫉妒。可是他全然不接受国王赠予的所有珍宝。

而且还害得每个被他拒绝的侍者们,最后都逃不过王的责难。

“噢,你们根本什么也不了解!出去!我叫你们出去啊!”瞳顼听到了侍女的话,他恼羞成怒地从椅子上跳下来,走过去赶人。

“怎么了?”出现在门口的人,正是这整件事的始作俑者。

“你来得正好。”瞳顼走到飂面前,“你等一下------”

他转过身对女侍们吼著:“我当面向他拒绝,这总可以了吧?”

女侍们被他的气势给吓到,没有人敢说话。

“到底怎么了?瞧你那么生气!”飂抓住瞳顼的手臂,要他看向自己。

“没什么,能不能请你不要再送礼物过来了?”

“为什么?这可都是花了我不少心思才得到的,你怎么都不接受呢?”瞳顼的反应令飂大力光火,他加重抓住他手臂的力道。

“因为我不能,我没有理由接受,而且我也不需要!”瞳顼正色的说。

“你!”

飂就快要发枫了,但他意识到房里不只有他们两个人。

“你们先下去吧!”

遣走了女侍,他一把拉著瞳顼往房里走去。

一点也不怜惜的,他将瞳顼推倒在暗红色的绒布沙发上……

瞳顼坐正身子,愠怒地睇向身旁的飂。

“还真难得啊,你终于肯跟我说话了。”瞳顼酸溜溜的说。

“有吗?”

“难道没有吗?你到底想怎样?明明对我视而不见,却又净送我一些昂贵的稀世珍宝!你不要再对我玩什么两手策略了,我承认我没你那么聪明,也玩不起你的新游戏!”

就像火山爆发般,瞳顼将连日来所受的怨气一古脑儿地全发泄出来。

“我并没有对你玩什么两手策略。”

“那你干嘛要躲著我?”

“我没有那个意思,呃……因为我最近比较忙……”飂怅然的说。他并没有要躲著瞳顼,甚至每天都希望他就在自己的身边。但是旅馆那夜所发生的事,让他不得不在意……

也因此不知该如何和瞳顼相处。

他清楚的知道,瞳顼是不会原谅他的。

“算了,就当我想太多,不过那些礼物我是不会收的。”瞳顼看向女侍们留下的礼物,不禁皱眉。

“为什么?这些可都是我特地为你准备的.”

“我不是说过我不需……”瞳顼想要再重申一次,但看到飂挑起的剑眉,他知道他最好不要那么说:换个角度,他反问飂:“我才要问你呢,干嘛要大费用章地张罗这些礼物?”

“难道这还让你看不出来,我是在讨好你吗7”

“讨好我?对一个你口中的玩物示好?不,你并不是这种人!”瞳顼指著自已,冷冷的笑开来。这家伙到底又在要什么花样了?

“没错,我是在讨好你。”

“别开玩笑了!”瞳顼气得站起来。

“我没有在开玩笑。”飂伸手把他拉过来,让他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你做什么?放开我!”瞳顼奋力地想挣脱飂的怀抱。

“我不放!”飂制住瞳顼挣扎的身体,“而且你也不是我的玩物。”

“不是……你的玩物?”瞳顼停顿下来,接著干涩的说:“你当我是笨蛋啊,之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刚开始是为了要让你心甘情愿留在我身边,我才那么说的。”

“要让我甘愿留在你身边?哈哈!那当初以我族人的生命来威胁我的人,又是谁呢?”

“送个方法很有效,不是吗?而且……你以为我又是为了谁,才会想和蓝泽家合作拿下充耳涅的?”

瞳顼盯著飂,睁大了金色瞳眸,然后一个劲儿的摇头,“不……别告诉我说你是为了我……千万不要!”他捣着自己的耳朵。

飂拉下他的手,极尽温柔地轻声说道:“除了你,我还能为谁呢?”

“不!为什么你要这么做?”一滴泪滑落瞳顼的脸这么一来,自己不就和飂当时的情况一模一样了吗?

克耳涅国是因为他而被灭的!

为什么……为什么要让他背负著和他一样的罪名?

飂拭去瞳顼脸上的泪水,“我不想只当你的朋友,从以前认识你开始,我就这么想了。

那时候我们还小,但我早就抱定了要和你永远在一起的念头,只是……我还没来得及向你表白,就发生了那件事。”

瞳顼真的呆住了,飂说的话就像界世界人的言语,他怎么也没法完全听懂。

这是怎么一回事……他是在向自己告白?

当初他并没有察觉出飂对他的感情啊!

他只视他为无话不谈的好友,那是友情,也可以说是亲情,但不夹杂任何多余的成分。

更遑论现在的自己只视飂为灭他国家的敌人,他对他应该只有恨意。

“你就接受我送你的礼物吧……瞳顼?”

飂说了许久,才发现瞳顼并没有在专心听。

他停顿下来,等待瞳顼的回应。

“恩?抱歉,你刚才说了什么?”瞳顼尴尬地笑笑。

“我是说,你还是收下礼物吧,好歹那也是我的一番心意。”

“我不是说过我不需要,况且现在……我……”更不能接受!毕竟他已经知道了飂对他的感情,他并没有接受的打算。

“你别想歪了,我会想送你东西只是单纯想做些令你高兴的事。”飂的微笑挂在嘴边。

“令我高兴的事?”

“恩,或许你自己并没有发觉,但自从你到陶盾后就很少笑了。”

“有吗?或许吧!你知道,最近发生了一连串的事。”瞳顼抿紧嘴,若有所思著,脑袋里却忽然跃入一个念头。

“是啊,因为我的关系,对吧?”飂落寞的说。

“呵,我可没说!”瞳顼绽开如花的笑靥,“你还是把礼物收回去吧,我真的不需要,而且就算收了那些礼物,我也不会高兴的。”

“到底我要怎么做你才会高兴啊?”

鱼儿上钩了,瞳顼笑得更为灿烂。“如果你下令把关在大牢里的克耳涅人全放了,这比你送礼物还能让我高兴。”

“好,我答应你。”飂立即允诺。虽然大牢里关的是些重要人物,但充耳涅已经完全在他的掌控之中,而且瞳顼现在在这儿,谅克耳涅人也不敢轻举妄动。

更最要的是,如此做能让瞳顼快乐。

“还有,如果你能答应让克耳涅成为一个自治区,当然它效忠的还是你,那我会更开心的。”

盯著笑容满面的瞳顼,不由得赞叹。 果然是个王者,可以在谈笑问取得自己真正想要的。半晌,飂才开口道:“好,没问题。”

即使知道瞳顼的企图,但他还是会答应,只为了能赢得他的笑容。

此时瞳顼却敛起了笑容。

他垂下羽睫,幽幽地说:“如果……我是说如果,我要你放了我让我自由,才是我真正想要的,也最能令我快乐呢?”

“想都别想!”飂立时变了脸色,愤怒地擒住瞳顼的手腕,“你要什么我都可以帮你做到,唯独这一样,你永远也别希望我会答应!”

飂的眼神冷酷得像一把刀,让瞳顼紧闭双眼来逃避。“你这是何苦呢……”

“因为我爱你啊,难道这理由还不够吗?”

“不!别跟我说那三个字,飂……我不能爱你啊

“呵——我知道!”飂狂佞地笑著。

他霍地抓住瞳顼的头发,粗暴地往后拉,顺势把他压祝“就算不能得到你的心,我也要绑住你的人!”他苦涩的说。

“不!别……”瞳顼双手抵著飂的肩,想推开他。

还没来得及抵抗,他的唇已被飂给封祝

飂伸手扯下瞳顼的长裤,抚向他的大腿内侧。

他手指熟稔地滑动著,轻易燃起瞳顼深藏的欲望。

生理反应是最诚实的,尽管瞳顼的理智想死命抗拒,但炽热的根源还是在飂的抚慰下逐渐肿胀。

他不甘心地摆动身躯,想甩掉让他屈辱的快感。

飂倏地舍咬上他的耳垂,另一手也加人了套弄的动作……

在欢愉的巅峰,瞳顼忍不住喊出声:“不——”

Ji Qing过后,他懊恼的撇过头,瘫软在飂的怀里。

“啧!瞳顼……你和我一样好色嘛!”飂冷讽著,他将瞳顼拉起来,解开自己的裤子,猛地将瞳顼的身子压向自己肿胀的分身.

“唔——”没有润泽的密处被飂的炽热粗暴人侵,让瞳顼痛得申吟。

“哼!还装什么装?你和我一样都欲求不满嘛,瞧你这什么模样,那么想要别人的爱抚吗……”

“闭嘴,才没……蔼—”瞳顼想反驳,却在飂的冲刺下再也说不出话来。

飂狂地在瞳顼体内律动,并扣住他的下颚,将修长的手指塞人他嘴里。

瞳顼的眼眶满是泪水,求饶地看向飂。

飂只是像只脱缰野马,根本没有要停下来的迹象。

如果,他真的注定不能得到他渴望的光——

那他就将属于光的东西给夺过来。

让他和他一起沉沦,沉沦在黑暗且满是罪孽的深渊中。

午夜,整座王城一片寂静,刺骨的寒风不断吹著,让整座城更显阴森。

飂双眉不皱一下灼将酒杯中的烈酒一饮而尽,又倒满了一杯.

他望著玻璃杯中的琥珀色液体出神。

他才正从疯狂肆虐瞳顼的Ji Qing中冷静下来。

而瞳顼早已不知在他第几次的需索下晕了过去。

他将熟睡的人儿抱上床,自己草草地淋个浴后,便走出了那个房间。

从酒柜随便拿了几瓶烈酒,他来到了王城正中央的太阳台。

坐在凉椅上,在明月的陪伴下,他喝著问酒。

“飂,那么晚了你还没睡啊?”

丽朵拉从屋里走出来,坐上飂身旁的凉椅。

他睨了她一眼,接著又将杯中的酒全数灌进日中,一副要人别理他的模样。

“唉!就算心情不好也别这样喝酒,否则你的身体迟早会被你搞坏的。”她关心的说。

“不用你管!”

“飂……到底怎么了,难道我关心你也不行吗?”

“我一点也不希罕!”他绝情的说。

“真残忍,你明明知道我的心意,不是吗?”她哀怨的说,望向飂的绿眸泛出了晶亮水珠。

“丽朵拉,我爱的不是你。”

“我知道你爱的是那个金色瑰宝,但是……既然他只会令你心烦、气恼,你又何必一定要把他强留著呢?”为何他就不能选择一直爱著他的自己呢?

“这是我的私事,你最好别管!”

飂走近她,扣住她的手腕,用力之大让丽朵拉发疼的皱眉。

飂没有松手的打算,寒气逼人的目光里没有一丝怜惜。这令她感到真正的绝望。

事实证明,飂根本把她完全摒除在他的感情世界之外。或许在他的心中,她只有蓝泽这个姓氏还有一丝重量。

除此之外,她什么都不是了。

这个认知逼得她不得不拿蓝泽家来压他,“如果我是以蓝泽家的身分来插手管呢?”

好像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飂狂妄地笑了起来,“还真是好笑,凭我陶盾帝国现在的国力,要风有风、要雨得雨,你以为我还会希罕你们蓝泽家吗?要不是念在以前的情谊上,屈屈一个蓝泽家早就被我拿下了!”

“你!”她没料到他会这样说,难道他们合作的关系已经破裂?

“朵拉·蓝泽,我可警告你,最好别想插手管我的事,要不然你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他将丽朵拉拉近身,挑眉冷酷的逼视她。语落,他转身往屋里走去。

留下了一脸错愕的丽朵拉。

“唉!我不是提醒过你要小心处理的吗?”

走上阳台的银发男子喟然说道。

不知是不是因为洁月光的投影,他随风飘曳的银白色发丝闪著孤傲的晶莹光芒。

丽朵拉对于突然出现在她眼前的有琴鸣音并不感到意外。

有时她真怀疑他是不是有神力,几乎什么事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呵,爱情使人迷失啊!”她失笑,像在嘲讽自己。

“爱情也会令人疯狂,刚才我们的陶盾王就是个很好的例子。”有琴鸣音望向屋内,若有所思的说。

随后他冷笑出声,优美的撩起银白色发丝,“不过,想不到他会为了那个人而不惜和蓝泽家翻脸。”

“哈,我也想不透,飂真的那么爱那个人吗?”虽然他们蓝泽家和飂是互生共存、各取所需的利益关系,但这么多年了,他真的说放就能放?

“其实我之前也推想到可能会有这么一天,不过以当时冷血无情的陶盾王来说,我还以为只是我一时算错了呢!”有琴鸣音说。

“你的意思是说他变了?”

“在我看来,他现在只不过是个为情所困的凡夫俗子罢了。”

丽朵拉抬头眺望天上的明月,“是吗?我倒觉得是我一开始就太低估瞳顼在飂心中所占的分量。”

“哦,那你是打算听陶盾王的命令,不再插手罗?”他走近丽朵拉,伸手搂著她的纤纤细腰。

她瞄了一眼环住自己腰部的手,之后邪魅地笑著。

“呵,你以为我会怕他吗?我丽朵拉·蓝泽得不到的东西,也别想我会拱手让给别人!”她挥开了腰间的手。

“看来我们的蓝泽小姐已经有所觉悟罗!”一抹笑在有琴鸣音的唇边绽开,蓝色眸子中流转的光彩令人永远也猜不透。

“丽朵拉,我现在有个方法可以帮你夺回你想要的,你想不想知道啊?”他靠近丽朵拉的耳边,以恶魔诱惑人的声音道。

“你说吧!”

有琴鸣音覆上她的耳朵,窃窃私语。

“这样做真的好吗7如果失误了,可能真的会危害到整个蓝泽家。”听完他的提议,她蹙起细眉犹豫著。

“你放心,这件事只有你知、我知而已,更何况如果事情成功了……你还怕得不到他的心吗?”

“这……”

丽朵拉的心开始动摇,毕竟有琴鸣音最后说的那句话相当诱人……

有琴鸣音也不逼她马上给自己答覆,他知道她终究还是会答应的。

恶魔将甜美的果实摆在眼前,还有人会拒绝吗?

他扬起似笑非笑的嘴角。

眼看猎物就要掉人他所设的陷阱中——

怎么能不令他感到高兴呢?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