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子纹 > 《典妻(下)》
返回书目

《典妻(下)》

第十一章

作者:子纹

“芷儿!”

陆芷儿觉得有人摇晃著她。

好痛,别摇了,她的肩膀痛死了,还摇!她在心中诅咒著不顾她痛处死命摇她的人。

“芷儿,你快起来啊!”

这个声音有些熟悉又有点陌生的,是谁啊?

她吃力的睁开了眼──刺眼的光线却逼得她将眼再次闭上。

“芷儿!”看著她眼皮动了一下,摇晃她的手更加激烈,“别再睡了,你快点起来。”

睡?她可不认为自己是在睡,陆芷儿不耐的再度将眼睛给睁了开来。

“好险,你终于醒过来了。”柳靖亚松了一大口气。

“你?!”陆芷儿看著他有半刻的失神,她想起身,却觉得全身没有力气。“这是哪里?”

“医院。”他闪著笑脸说:“你忘了吗?你被你爸妈留下来的那把剑给刺伤了,我送你来医院时,医生说你只是失血过多,休养几天便没事,谁知道你竟然昏了三天三夜,就连医生都不知道你为什么还不醒,我还真怕你会这样躺在床上一辈子哩。”

他连珠炮的话语跑进陆芷儿还是有点混沌的脑袋里。她著实一楞,她昏了三天三夜?但明明……难道是梦?!

“不过你现在醒了就好了。”柳靖亚呼了口气,“你差点吓死我!”

陆芷儿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她的手仿佛还有严拓天,她前世情人的泪水,难道这一切只是南柯一梦?

“我爸妈要来了!”他突然神情一变,紧张兮兮的说道:“他们知道你受伤还昏迷不醒,发了好大一顿脾气。”

柳家两老实在不像是会关心她的人,除非……

“他们要来干么?”她眼神一冷,瞄著柳靖亚问。

他被她看得有些心虚,就连笑容也有些迟疑,“他们来看你啊!”

“你少来,我认识他们又不是一天两天了,”虽然浑身没什么力气,但她的眼神依然犀利,“老实招来!”

柳靖亚的笑容硬生生在她的目光底下消失,他语带无奈的说:“那个升尔科技集团的副总裁来了。”

升尔科技集团?

陆芷儿著实愣了好一会,这个名字有些耳熟,但她一时之间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

“你忘了吗?”他吞了口口水,硬著头皮说:“我爸妈要你去陪那个副总裁啊!”

她想起来了,陆芷儿大吼了一声,却因为牵动了肩上的伤口而痛得龇牙咧嘴的。

柳靖亚见她脾气上来,连忙跳离病床边,他才不想被揍一顿。

肩上的痛使她的眼泪差点掉了下来,原本以为自己可以在那个遥远的年代跟所爱的男人相守一辈子,却没想到上天却跟她开了个大玩笑。

现在可好,上辈子自己被卖了,这辈子竟然还逃不过这个命运,真不知道她是倒了什么楣。

就在这个时候,柳家两老走了进来。

“芷儿,你可醒了!”邵淑君开心的走向前。

陆芷儿不以为然的瞪了她一眼。

邵淑君看到她的眼神,脚步明显迟疑了下,但她随即恢复正常,想她可也是大风大浪里走过来的,当然不会被个丫头片子给唬祝

“靖亚真是太不小心了,”她热络的拉起了陆芷儿的手,“我知道你受伤了之后,可狠狠的替你骂了他一顿。”

“是吗?”她一点都不客气抽回手。

“当然,”柳开村在一旁附和,“我跟你妈可紧张死了,若你有什么万一,我可怎么跟你死去的爸妈交代啊!”

若世上真有报应这么一回事,她爸妈现在一定在下头咬牙切齿的等著他们下去……陆芷儿在心中不以为然的想。

“靖亚,芷儿可以出院了吗?”

站在一旁的柳靖亚看了陆芷儿苍白的脸色一眼,耸了耸肩,“不知道,芷儿才醒,我还没有找医生──”

“你到底是怎么办事的?”柳开村皱眉睨著独子,毫不客气打断他的话,“还不快点叫医生来看看,若芷儿没事,我们就替她办出院,这医院死气沉沉的,待久了没病也会生玻”

“可是……”

“可是什么?”这次打断柳靖亚话的成了邵淑君,“还不快去!我们还有要紧事要办,没空在这医院消磨时间。”

想也知道他们口中的要紧事是什么,陆芷儿冷眼旁观的看著柳靖亚手忙脚乱的照著父母的话办事,不由闭上了眼。

若是以前,她早就破口大骂,但现在……脑袋一团乱的她只想静一静,想清楚一些事。

若照著柳家两老的话做,可以使她获得平静的话,她没意见。

她幽幽叹了口气,心一阵刺痛,为什么?她脑海中再次浮现了严拓天心碎的脸孔。

www.kanyanqing.cn

陆芷儿被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带进了家五星级饭店,肩膀的伤还未痊愈,所以她的动作不敢太大,以免牵动伤口。

“芷儿?!”柳靖亚怀疑的目光直跟著她,总觉得她变得有些不一样,但是哪里不一样,他却一点都说不上来,但他是真心的想关心她。

她冷淡的瞄了他一眼,“干么?”

“你要后悔还来得及。”他冒著可能会被父母追砍的危险,在她的耳际低喃。

她冷哼了一声,这句话应该是她向他们说才对。

想她陆芷儿这些年来任著他们柳家人宰割,嫁给了柳靖亚这个同性恋,还很义气的替他隐瞒;相信柳家两老真心对她好,最后才知道他们最在乎的其实是她爸妈留给她的遗产。

最后,他们花光了她的钱不打紧,现在还要卖了她这个媳妇,原因呢……还是为了钱。

看著走在前头打扮得一副高贵模样的柳家夫妇,看来人模人样的人,其实骨子里是一肚子的坏水。

她撇了撇嘴,这次她才不会任由他们摆布,想要靠她来救柳家的事业?她会让他们死得很难看,让他们后悔作出今日的决定!

一行四个人各怀鬼胎的直接上了楼上的总统套房。

“要不是这次陈老帮我们说好话,我们还没有机会可以在这个时间私下跟副总裁碰头呢。”邵淑君一脸的得意。

“是啊!”柳开村也点头附和,“芷儿,靖亚,你们俩待会进去可别失了礼数埃”

“我知道。”柳靖亚听话的应了声。

陆芷儿则是百般无聊的将目光移向四周,要是让他们知道她是在打什么主意的话,他们可能会被她给气死!

她在心中窃笑著。

柳开村敲了敲门,没一会,门被打开,一个西装笔挺的外国中年男人站在房里。

“特尔先生,你好。”柳开村笑著带众人走进并打著招呼。

威尔.维特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目光定在陆芷儿身上。

“她留下,你们可以走了。”

众人被他直截了当的话吓了一跳。

柳开村和邵淑君面面相觑的对看了眼,他们是有将打算将陆芷儿送给特尔先生的事告诉了陈老,可万万没想到陈老竟然将他们的计划给说了出去,这……

“还不走?”威尔再次下达逐客令。

“是的,我们马上就走。”邵淑君连忙拉著丈夫就往门口的方向移动,就怕一个迟疑惹怒了大财神。

“妈!”柳靖亚担忧的看著陆芷儿,就见她一双眼睛像要杀人似的直盯著特尔。

“还不走!”邵淑君见儿子不动,微微动怒。

看到母亲发火,柳靖亚只好不情愿的移动双脚。

“芷儿……你好好保重。”

“去你的!”陆芷儿看都不看他一眼,就骂了句脏话。

柳靖亚闻言,脸色一下惨白。

邵淑君没有给他有再开口的机会,拉著他和丈夫便匆忙离去,关上了门。

房里只剩她跟威尔这个头发已经半花白的老者,陆芷儿冷静的看著他,打算等他一有动作就要他好看。

最后,他是动了,不过却不是住她的方向走来,而是走到一旁,拉开了另外一扇门。

“总裁,她来了。”

闻言,陆芷儿有些讶异。

在她的惊愕目光底下,门口出现了个金发碧眼的男子。

而他对她微微笑著,那笑容使她有一瞬间的晕眩。

眼前这个男人就好像从时尚杂志里走出来的模特儿,他拥有只有在电视上出现的偶像才会有的长相与身高,耀眼得仿佛全身都会发光似的,而此刻他正和善的站定在她面前。

“陆芷儿?”他的中文有著浓重的英国腔。

她点了点头,这个不会就是要跟她“交易”的男人吧?

长得是很好看,若换个时空,她或许会很乐意跟他做个朋友,但仅止于朋友,因为,她的心早就留在另外一个霸道的男人身上,想到可能与她一生无缘的严拓天,她脸色微沈。

“威尔,给我杯咖啡,至于──”他看著陆芷儿问。

“咖啡很好。”她点了点头。

“好。”他坐了下来,也不忘请她一起坐下。

陆芷儿挑了个最远的距离坐下来,好奇这个帅哥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看著她僵硬的模样,他笑逐颜开。

“我是霍恩.特尔。”他简短的自我介绍,“你可以叫我霍恩,我是升尔科技集团的总裁。”

“总裁?!”她思索了会,明明听说这次来的人是升尔的副总裁,怎么现在换了个人。

“没错。”霍恩笑著点了点头,“不过这次的决策者是我弟弟。原本我是不该出现在这里,但是我听威尔说了件有趣的事,所以便打算亲自来瞧瞧。”

有趣的事?

她怀疑的看著他的笑脸,好奇他口中所谓有趣的事是什么?

该不会是柳家人把她给送给升尔副总裁的事吧?就在她揣测的时候,霍恩开口解开了她的困惑。

“我没想到,你们中国人还时兴‘典妻’这一套。”

听出了他语气中的嘲弄,她胸口顿时烧起一把火,她从沙发上跳了起来,火大的嚷道:“他妈的!你说什么典妻?那是姓柳那一家变态想出来的混点子,别把我跟这件事扯上关系。”

她突然张牙舞爪的样子,让霍恩忍不住笑了出来。

看到他的笑容,她一楞,恼怒的瞪著他,他让她觉得自己像个白痴似的。

“你笑什么?”

“你很有趣。”他侧著头打量著她,“坐下吧。其实,今天我会出现,是因为有点事想跟你商量。”

陆芷儿僵著身躯站在他面前,人家这么和善反而使她不知所措了起来,没办法,她这个人就是吃软不吃硬,嘴一撇,她坐了下来。

此时威尔将两杯咖啡给送上,霍恩喝了口,才继续说道:“老实说,我很担心我的弟弟。”

瞄了他一眼,陆芷儿喝了口咖啡,“那关我什么事?”

她直截了当的态度令他再次失笑,“原本是不关你的事,不过在你丈夫将你送到我面前后,这件事就跟你关系密切。”

“我已经说了──”

“我明白此事非你所愿,”霍恩打断了她的话,“不过或许你可以等看过我弟弟之后,再决定愿不愿意跟我们交易。”

“我死都不会跟你们交易!”她啐道,“管他柳家要死要活,今天要不是看在阿亚可怜兮兮的份上,我根本就不会踏进这个房门,而且我已经打定主意,如果你们有任何人敢动我一下的话,我铁定会让他生不如死。”

霍恩沉默了好一会,最后站起身。

她谨慎的看著他。

“别怕,跟我来。”他头一侧,率先离开了房间。

到底搞什么鬼?!陆芷儿皱眉,不知道是不是外国的有钱人都喜欢搞这种神秘兮兮的把戏。

他到了对面的一扇门前,敲了敲。

“进来。”里头传来冷淡的声音。

霍恩推开了门。

陆芷儿站在离他一步之遥的地方,见他没有动作,她困惑的看著他,发现他暗示她先进门。

她嘴一撇,大剌剌的走了进去。

这是一间设备齐全的商务套房,一个黑发男子专注的坐在书桌后,盯著身旁的电脑萤幕。

不知为什么,这个背影令她觉得熟悉,熟悉得……心都痛了!

陆芷儿闭上了眼,觉得眼眶不自觉的泛红,她可不能像个白痴一样,只因为看到类似严拓天的背影就哭得淅沥哗啦。

“有事?”男子看都不看一眼的问。

“没什么,只是带柳家的媳妇来给你看看。”霍恩道。

“我不是叫你将她处理掉吗?”他依然看都不看他们一眼,全心专注在眼前的工作上。

处理掉?陆芷儿脸一沉,这个陌生男子竟然要把她给处理掉?!

“我也想。”看到她眼底聚集的怒气,霍恩的眼中有著笑容,“但是──崔迪,你总要看看货吧。”

他妈的混蛋两兄弟!陆芷儿恶狠狠的瞪著他,她又变成“货”了?

“我不想看。”崔迪.特尔挥了挥手,“你别让她来烦我就好了。”

“你确定吗?”

“再确定不过!”他的口气已经有了丝不耐烦,“我很忙,你别来烦我,顺便把那个站著不动的木头人给我带走。”

从眼角,他知道还有另一个人跟兄长一同进门。

霍恩耸了耸肩,对陆芷儿无辜一笑,他做了个手势请她离开,但她的目光却已不在他身上。

她几个大步走到书桌前,双手用力一击桌面,发出砰然巨响──

她的举动让在场的两个男人傻了眼。

崔迪的身躯先是一僵,然后他缓缓的抬起头──

似曾相识的黑眸直勾勾地看向她眼底,直达她的灵魂深处,原本平静的心跳,此刻好像著了魔似的激烈跳动。

是他……真是他!不是只有背影相似,就连长相都一模一样。

陆芷儿不自觉的伸出手,抚著他的脸。她是在作梦吗?

她想要看看他是不是真的,不过就在要碰到他的脸那一瞬间,突然他一退──

“你要做什么?”他大声的问道。

他冷酷的眼神总会令人退避三舍,就算是对他有意思的女人,看到他阴沈的神色也会逃之夭夭,却没想到这女人没被他吓到,反而还打算摸他,这下可换他被吓到了。

他一向用冷默保护著自己,因为他坚信这世界上,绝大部分的人是不友善的,所以他用一层看不见的薄膜隐藏著自己,而他也一直很成功,这么多年以来,几乎没有人敢直视著他的眼,这使他安心,但今天……

这奇怪的女人,竟然拿著热烈的眼神看著他?真是奇怪,他想不通,她为什么不怕他呢?

陆芷儿被他突然的吼声给吓了好大一跳,她火大的瞪著他,“摸你而已啊!你干么那么大声?你吓到我了,你知道了吗?”

崔迪深吸了口气,鼓起勇气回瞪著她,“吓到你又如何,你是谁,凭什么摸我?”

几个简短的问话让她几乎要捶心肝了,他竟然问──她是谁?

“好你个严拓天,”随手从桌上拿起一只钢笔,她用力的掷向他,“口口声声说爱我,转个身就翻脸不认人,看我今天不宰了你!”

崔迪连忙站了起来,险险的闪过了钢笔。

“你干么?给我站住!”陆芷儿指著正要逃跑的他大嚷,“我叫你站住,听到没有?”

他会停住脚步才有鬼,他飞快的躲避著陆芷儿,最后站定在霍恩身后。

“你从哪里找来的疯女人?”

“柳家送来的。”霍恩的口气显然十分得意。

“还笑,把她给带走!”他忙不迭的说。

“我为什么要?”看陆芷儿又扑了过来,他立刻一闪,让崔迪没有躲避的空间。

“你──”崔迪瞪了兄长一眼,忙不迭的往沙发后逃。

隔著长沙发,陆芷儿怒火更炽的瞪著他。

“小姐,我真的不认识你,”崔迪才不管自己的口气是否在发抖,快把这个母夜叉赶走比较要紧,“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我才不可能会认错人,”她怒火攻心的说,“想我还为你挡了一剑,而你竟然──你这个死没良心的。真是见鬼了,我早该知道这世上所有的男人都不能相信,我怎么会笨到相信你说的情情爱爱呢?”

“小姐,我肯定你认错了人,我们没见过面,我怎么有可能跟你说些什么情情爱爱呢?”

他这辈子还没跟任何女人说过爱这个字眼,眼前这个不知道打哪冒出来的女人著实吓坏了他。

“你──”陆芷儿整个人趴在沙发椅背上,在他逃跑之前拉住了他的领带,将他拉向她,“有种再说一次!”

“说……”看著眼前这张美丽却盛怒的脸庞,崔迪不由紧张的吞了口口水,“说什么?”

“说不认识我埃”

他眨了眨眼,然后硬著头皮说:“我是不认识你啊!”

她闻言,更加用力的扯著他的领带。

“小姐,你轻点,我快不能呼吸了!”崔迪涨红了一张脸,挥舞著双手滑稽的想要求救。

“你再说一次,你真的不认识我?”

他如果再否认,她可能真会把他给杀了,他只好心一横,牙一咬!

“我当然认识你。”

陆芷儿听到他的回答,这才松开了手。

一得到自由,崔迪松了口气,他拉了拉领带,但他一口气还未顺过来,领带又被她给拉住──

他吓了一跳,他还真没见过这么泼辣的女人。

“你说你认识我,那我是谁?”

“这……”他求救似的看向霍恩。就见他老大轻松自在的拿了瓶啤酒坐在不远处看著他们,他谴责的瞪了他一眼。

“你真把我忘了?!”看著他仿佛看著陌生人的双眸,陆芷儿试图从他的眼神中找到一点熟悉感,但没有……

他真的忘了她,目光移到了他耳朵下方的月形胎记,她肯定自己没有认错人,他说过,不管发生任何事,他都不会忘记她。

到头来……都是谎言。

这个打击真大,盛怒过后,她心中浮现的竟然是强烈的失落,她忍不住情绪崩溃的哭了出来。

这是什么情况?

看著她突然掩面哭泣,崔迪讶异事情的转变。

陆芷儿不能克制的放声大哭,这一阵子所受到的委屈与相思折磨使她几乎夜不安眠,可是最后呢?

崔迪楞楞的看著她,虽然她已经放开了他的领带,他也可以走了,但她的泪水却令他无法移动脚步。

她……娇柔的样子,竟真令他有股似曾相识的感觉,但他真的想不起在哪里见过她。

“我们──真的认识吗?”他迟疑的问。

“废话,不认识我干么追著你跑,你以为我发花痴啊,你真是个混蛋!”她抽抽噎噎的指控著,“你忘了我,真的忘了我。”

他皱眉仔细的思索,要自己一定要想起在哪里见过她,但没有,或许真有股似曾相识的感觉,但就是──

他无奈的目光移向了霍恩,打了个手势,要他来搞定陆芷儿。

他耸了耸肩,直截了当的拒绝,“是你把人家弄哭的,当然是由你来安慰,关我什么事?”

崔迪一个皱眉,笨拙的伸出手,拍了拍陆芷儿的肩膀,“别哭了,有什么话我们可以好好讲。”

蓦然,她抬起了头,泪眼汪汪的瞪视著他。

他不由一惊,心想不妙,果然下一刻,她突然爬上沙发,隔著椅背一把拥住了他。

“哇──”他一声尖叫还未出口,双唇便被恶狠狠的攫住,她像是要吸光他肺里全部的氧气似的吸吮著他。

离开www.ysb88.com多年,他没料到这里的女人现在变得如此开放,随便捉个男人便可以来个热吻。

不过,她的唇还真柔软、甜美!

崔迪感到心不知被什么东西强烈的撞击了下,全然忘了在他怀中的陆芷儿跟他可以说是陌生人,而且他一向对女人避若蛇蝎,反而伸出手不由自主的热烈回吻著她。

他们好像这样吻过好几千回似的熟悉彼此,最后,他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不得不推开她。

他大口大口的喘著气。

“女人,总有一天,我会被你给吻死……”

不自觉脱口而出的话语使他一楞,就见陆芷儿一脸的惊喜。

“你还是记得的,对不对?”她兴奋的拉住了他的手,这么刻骨铭心的情感,她就不信他真的全忘怀。

记得?!崔迪惶恐不已,想躲开,但她却紧拉著他的手。

“陆小姐,你吓到他了。”在他们身后的霍恩,终于决定自己已将好戏看够了,于是开了尊口。

“我吓到他?!”陆芷儿觉得荒谬,严拓天可不是个会被她吓到的小男人。“我才没有!”

“相信我,你有。”他目光若有所指的飘向了弟弟。

陆芷儿顺著他的目光看了过去,就见崔迪一脸僵硬的看著她。

眼底……恐惧?她没有看错,真的是恐惧。

严拓天?!

恐惧?!

“你怕我?”她不可思议的问。

崔迪没有回话。

霍恩淡淡一笑,替他解释,“他不是怕你,而是他一向不与任何人太过接近,因为他生性害羞。”

害羞?!又是一个吓人的词儿。

陆芷儿看著霍恩的眼神,仿佛他成了妖怪似的,严拓天的脸皮厚得跟铜墙铁壁似的,他会害羞才怪!

“真的。”他忍著笑,肯定的点头。

她又将目光移到崔迪身上,看不出有任何害羞的迹象,不过就是……一脸僵硬的样子显得不太自然。

脸上有些红晕,似乎是因为他们方才的热吻所引起的。

“你害羞?”陆芷儿侧著头打量著他,容貌一样,但个性……似乎真的少了些许强势。

崔迪回避著她的目光,没有回答。

“喂,看著我!”她一把将他给捉过来,硬要他面对著她,“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他一脸的莫名其妙,他本来就是这个样子啊!

蓦然,沉默的室内响起了电话铃声。

崔迪瞄了一眼,是他桌上的电话,他又看了看陆芷儿,不是很确定她是否会同意让他去接电话。

“去吧。”她点了点电话的方向。

得到了首肯,他才敢上前去接电话。

陆芷儿打量著他高大的身躯,耳际所听到的尽是他熟悉的声音,她皱起了眉头……她没认错人,应该没认错人吧?!

“没想到你们是旧识。”霍恩不知何时走到她身旁。

她瞄了他一眼,又将注意力移到崔迪身上,“我现在倒不确定他是否是我认识的那个人了。”

她的自言自言全都落入了霍恩耳里,他淡淡一笑,“其实不一定你们真见过,崔迪是个www.ysb88.com人。”

“你不是说他是你弟弟吗?”她不解的问。

他点了点头,“他是我的弟弟没错,不过,你看得出来我们两个有什么相似之处吗?”

老实说,在外观上一点都不一样。

“我的父亲在十多年前娶了他的母亲,”霍恩没等她回答,迳自说道,“所以我们成了兄弟。”

原来如此!陆芷儿恍然大悟,这终于可以解释为何两兄弟长得如此不同,原来根本就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当我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就发现他很胆小,又很爱哭,”他的口气有著无奈,“所以我父亲一直要我多照顾他,我原本想等他大一点就好,谁知道,”他叹了长长的一口气。

“他胆小,爱哭?!”她冷哼一声。

她才不信“阿豆仔”的鬼话,就算崔迪不是严拓天,这么高壮的男人才不会胆孝爱哭。他一站出去就够吓人了,还怕人家吓他吗?

“真的!”霍恩肯定的点著头,“可能小时候受了什么创伤吧,听说他在还没去英国前,常 被邻居欺负,所以之后每当面对人群,他就会变得很退缩,一直到大,依然无法坦然的放开心胸去拥抱人群。”

有一瞬间,陆芷儿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见崔迪结束了通话,她一个箭步冲上前。

崔迪一个转身看到她,忙不迭的将电话握紧护在自己的胸前,不知道这个奇怪的女人又要搞什么鬼?

“你是娃娃。”指著他的鼻子,她肯定的说。

他一楞。

娃娃?!这个遥远记忆中的名字──

小时候,他是个很漂亮的小男孩,漂亮得像个女生般,因为胆孝懦弱,所以常 被邻居欺负。

他妈妈为了养活两人,总是在外头奔波工作,因此就算被欺负,他也贴心的没有告诉她,以免造成她的困扰。这样的日子,他过了很久。

直到有一天,一个很可爱的小女孩,不顾弄脏身上的白色小洋装,替他打倒了隔壁总是揍他的小胖后,他才脱离了那个不快乐的童年。

崔迪低下头,看著陆芷儿清亮的水眸,像是要试图找到什么似的。

当时,那个可爱的小女孩告诉他──他很漂亮,就像个洋娃娃一样,从此之后,他就是她专属的娃娃,她不会再让他受任何人的欺负,当然──除了她以外,她只要高兴,想怎么对待他就怎么对待他。

虽然她对待他是不怎么温柔,但他察觉她是真心对他好,对于他这个从小失去温暖的小男孩而言,她的出现无非是上天所送的一份大礼,而在当时,他几乎把粗鲁的她当天神一样看待。

她的出现,总是解救他;对她,他感激不荆

直到他妈妈再嫁,他不得已随著母亲到英国,至此也与那个英勇的小女孩断了联络。

但始终,他都没有忘记她。

芷儿姊姊。她要他这么叫著她,虽然他的年纪比她大,但她却说她要当姊姊,所以他只好听话。

“芷儿……姊姊?”崔迪迟疑的唤了声。

她闻言,眼睛一亮,“真的是你,我的小娃娃!”

“你真是芷儿姊姊!”他对她伸出了手。

陆芷儿立刻冲进他怀里。以前总是她抱著他,不过现在两人体型大小实在相差太多,所以情况反了过来。

她娇小的身躯被他整个人给包裹了起来,不过以现在两个人兴奋的程度而言,谁抱谁,没有人计较。

霍恩有些讶异看著突然抱在一起的两个人,仿佛开心得如同久别重逢的情人似的,又叫又笑的。

芷儿姊姊?!

小娃娃?!

这些恶心的称呼,听得他都傻了。

“我终于找到你了!”崔迪的口气有著激动。

陆芷儿不以为然的看了他一眼,“应该是我找到你的吧?笨蛋!”

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看著他腼腆的笑容,她不由得也放松了自己的脸部线条。

严拓天?!

娃娃?!

两个长得一模一样,但生长在不同的年代,有著截然不同个性的两人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难道──

她抬起手,轻轻触摸著他的脸,这是今生的他,一个温柔的情人?她忍不住笑出声。

“你为什么笑?”崔迪近乎痴迷的看著她,她以前很可爱,现在则像个小女人似的可人,不过个性……

“笑你变高、变壮还变帅了!”

他闻言,有些赧颜。

他脸红了,看到他脸颊上不自然的红晕,陆芷儿再也忍不住大笑出声。

前世的他若知道今生自己变成这副样子,肯定会后悔当初为何承诺她要变成一个温柔的男人吧?

不过她清楚,他的转变全都是为了她一人,只因为她要他成为这样的人,所以他真成了这样的人。想到前世的一切,她的笑容缓缓隐去,她想问他──他是否有娶妻?是否过得快乐?

但问了可能也是白问,因为他根本就不记得前世。

“你怎么了?”他注意到她的沉默。

她微摇了下头,眼眶微红……

“对了。你要把我当女王一样事奉,知道吗?”突然,陆芷儿的嘴巴冒出这么一句话。

虽然很感动他为她所做的牺牲,但她还是记得前世的他动不动就揍她的小屁股,所以动容是一回事,但仇还是耍 报。

崔迪一楞。

“听到了没有?”她提高声音问。

他忙不迭的点头,“听到了!”

他还记得,芷儿姊姊是个很会打架的小女孩,他当然不会杵逆她的意思,存心“讨皮痛”。

“很好。”她拉了拉他的手,仔细的看著他,他真的很好看,不管是古装扮相还是时装的模样。

原本以为两个人不会再见面,而现在──她真的感谢上苍!至于几天前她骂上天没眼之类的话,就不算数了。

“为什么这么盯著我?”他有些不自在的问。

“我想看你啊!”陆芷儿不让他有任何闪躲的机会,目光紧追著他低垂的脸,“我真的好想你,你不要动嘛。”

崔迪虽然在她的目光底下显得有些不自在,但还是乖乖的任由她打量。

她也很不客气,眼睛看也就算了,手也顺便在他身体上下摸著。

霍恩被冷落在一旁许久,最后只好开口,“你们可以跟我解释一下,现在是什么情况吗?”

“霍恩!”崔迪听到声音,如梦初醒,连忙指著陆芷儿说道:“她就是我跟你提过,小时候常常救我的大姊姊。”

大──姊姊?!霍恩目光怀疑的审视著陆芷儿,他真的看不出她有哪个地方可以称之为“大姊姊”?

“陆小姐,你几岁?”他客气的问。

“二十二。”她回答。

“二十二。”霍恩瞄了弟弟一眼,“你一个二十七岁的男人,要叫一个二十二岁的女人”大姊姊,崔迪,你是脑筋有问题吗?”

“这……”崔迪无话可以反驳,当初他也不想叫芷儿姊姊,但是她坚持,所以他就──

“谁说年纪小就不能当姊姊?”陆芷儿跳出来说话,“我就是要当他的姊姊,你有什么意见吗?”

这个表情似乎在说,若他的答案一有不顺她的意,她可能会给他几拳,所以霍恩耸了耸肩,“你们的事,你们自己决定就好!仔细想想,我这个外人不该多话也不该插手。”

“很好。”她对他的回答还算满意,“现在我来了,你最好对他客气点,不然小心我揍你!”

看她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霍恩忍不住笑了出来,看样子,个性刁蛮的她,是可以好好保护胆小的崔迪。

“我会记得的。”他忍著笑意点头。“不过在你跟他叙旧之前,可以先拨个时间跟我谈谈吗?”

“谈什么?”

“柳家的事。”

他的话使陆芷儿的笑意立刻隐去,乍见崔迪,让她几乎忘了自己今天来此是为了什么。

“对了,他说你是柳家的媳妇,”霍恩注意到,崔迪眼底闪过一抹受伤的神色,“你嫁人了,这是真的吗?”

当然,陆芷儿也注意到了。他的模样实在令她觉得心虚,他们明明没有什么山盟海誓,但他的样子,好像她真的做了什么很对不起他的事似的。

她在心中叹了口气,拍了拍崔迪的手,安抚著他,“老实说,这有点复杂,有空我再跟你解释。”

“可是──”

“没有可是!”她对他摇头,打断了他的话,“总之,我现在先跟你哥哥谈点事情,等我回来再说。”

说著说著,她站起身,崔迪也随之起身──

她瞄了他一眼,看样子是打算跟著她去,陆芷儿看向霍恩,他轻轻一摇头。

“你坐在这里等我。”

一个口令一个动作,崔迪立刻坐回沙发上。

霍恩实在惊讶眼前这个画面,但他识趣的什么都没说,率先走了出去,陆芷儿也立刻尾随其后。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