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乐心 > 《动心怎么说》
返回书目

《动心怎么说》

第二章

作者:乐心

「妳真的要穿那样出门?」

年轻的嗓音带点刚起床的沙哑,问话回荡在安静的客厅里。

客厅光线不算充足,沉沉的檀木家具与暗色地毯让气氛更端凝。墙上挂满了区额,各式各样的沙金字体嵌出「为民喉舌」、「功在乡里」等颂语,一样也是带点年纪、淡淡而略蒙尘地,显示这家人长年献身地方政坛的功绩。

除了最旁边角落,一块崭新的、上书「少年有成」的匾额以外。

农历过年期间,各行各业都放假了,当然学校也不例外。

正在享受逍遥寒假的学生,一睡就睡到快中午,惺忪慵懒地下楼来,便看见自己的姑姑打扮得喜气洋洋,一身应景大红短棉袄,手上还拿着一大叠红包,要准备出门。

「少爷,你终于起床了。」何岱岚忙着找钥匙、找皮包,满客厅走来走去,没空去管何孟声的调侃。

「穿得真像媒婆。」何孟声索性趴在楼梯木质扶手上,居高临下,继续取笑自己的姑姑:「妳是要去拍古装片吗?我不知道现在还有人做这种衣服卖。是不是特别订做的?」

「当然是订做的,你以为这种『俗搁有力』的衣服,到处都买得到吗?」何岱岚找到了钥匙,叮叮当当地串在手指上绕,抬头对侄子说:「喂,你今天没事对不对?要不要陪我去拜年?」

「免了,谢谢。按照规定,学生不得参与政治活动。」何孟声还是懒洋洋趴在扶手上,百无聊赖地拒绝。

「这是哪里的规定?正理高级中学的?还是你们那个铁面项主任的?」何岱岚充满活力的脸上,扬起笑意。

「不是,是我们何家的规矩。」何孟声挑了挑眉。「姑,妳看项主任……很不顺眼?从上次演讲回来,妳就一直取笑他。」

何岱岚的笑意更浓了,她灵活的大眼睛转了转:「不顺眼倒还好,我只是觉得嘛……天啊,他根本像个假人一样!太超现实了!」

何孟声耸耸肩,对这话题不是很有兴趣,他眼光开始游移,往餐桌扫:「有没有什么可以吃的?我饿了。大家都到哪去了?」

「你爸昨晚吃过饭就回家了,欧巴桑今天放假,中午只有昨天年夜饭的剩菜,你自己处理。」何岱岚看了看时钟:「我不能跟你聊了,下午还有三个里的里长那边要去拜访,然后要去跟党书记拜年,如果没有拖太晚,还要去议长那边一下……你记得喂小开吃饭,牠从刚刚就哀到现在,我没时间管牠。」

一只黑色拉布拉多犬一听到关键词「小开吃饭」,就立刻从阳台冲进来,喘吁吁地缠在何岱岚脚边直绕。何岱岚被缠得受不了,娇斥:「小开!你不要吵我!叫哥哥喂你!」

「小开来!」何孟声伸手招招,大狗立刻兴奋地冲上楼梯,热情地扑上去猛舔个不停,被何孟声一巴掌推开:「吵死了,坐下!」

大狗果然乖乖在旁边坐下。何岱岚得空赶着出门。临走前回头要叮咛什么,却看见自己侄子正摸着小开的头,怔怔地望着。

一人一狗坐在楼梯上安静相对,画面有点荒谬。

何岱岚忍不住出声:「孟声,你看什么?小开有什么不对?」

何孟声还是静静地看着爱犬用无辜而黑亮的眼睛,充满兴奋和期待地直望着主人,期待主人给牠东西吃,或是拍拍牠,或带牠出去玩。

「怎么会有这么蠢的东西……」何孟声喃喃自语。

「你期待狗有多聪明?」何岱岚拉开门,决定不去管这个阴阳怪气的侄子:「你记得吃中饭啊!我晚上就回来。」

「知道了。」何孟声随口应了,还是直盯着大狗看。小开坐不住,忍不住抓抓地板,把光亮的木头抓出几道痕迹。

「我不是说你蠢,我是说,那个眼神很像你的人,很蠢……唉,怎么会这么像啊?」何孟声秀气的唇弯起轻笑的弧度,对着爱犬说着没人能懂的话。

那个人……在球场上横冲直撞,骁勇无敌的战将……眼神就是这样无辜……

每次在走廊上或礼堂里遇到了,那双乌黑有神的眼睛,总是好象看到什么稀奇古怪的事物一样,瞪得大大的。要是自己高兴了,跟他随便打个招呼,他就讶异得像是被流星打到一样,大惊小怪的。

屡试不爽碍…

修长的手指在黑亮的毛上温缓顺着,年轻的主人逸出轻笑。

何岱岚当然没有看到这一幕。她忙着要出门做例行的政治性拜会。身为地方民意代表,动跑基层是最有效的固票方武。

年节时分,她已经每天从早到晚拜会、拜年了,晚上回家还要用电话跟地方父老或亲朋好友问候、联络,饶是她一向精神奕奕,也累得喉咙沙哑,睡前都得用枇杷膏亡羊补牢一下。

不只是拜访、发发红包而已。地方民代简直像是管家婆一样,什么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要管,虽不到有求必应,但能力所及,是绝对要帮忙到底的。

一趟拜年下来,何岱岚的记事本上已经又写满了密密麻麻的杂事。大至土地用途变更、政党配票,小到王里长的弟弟的三媳妇生了男娃娃得送礼,统统都得记下来,做出适当因应措施。

「有空再来泡茶啊!」里长送出门来,热情地握着何岱岚的手猛遥对待这位从小看着长大的年轻议员,总是亲切得像对待自己的孙女:「阿岚啊,工作打拼,身体也要顾!妳哥哥有没有好一点?我过两天炖只鸡送去给他进个补好了。」

「阿凉伯,不要这么客气啦。」何岱岚爽朗响应,年轻脸蛋上漾着健康光彩:「我身体很好,谢谢你关心。我哥还在休养啦,你煮东西去他又不能吃,不用麻烦,我会跟他说你很关心他的!」

里长叹口气,摇摇头。晒得黑黑、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惋惜的表情:「妳哥就是应酬太多,才会年纪轻轻就搞成这样……」

何岱岚还要反过来安慰老人家:「医生说坏的部份都割掉了,现在只要好好休息,应该就没事了。你别担心。」

「对啊!好好休息,身体养好一点,下一任再出来选!我们一定还是会支持他的啦,妳叫他放心!就说阿凉伯讲的!」

「我知道,我知道。」何岱岚努力想脱身:「那阿凉伯,你也保重身体,我要走了喔!」

一老一少还在十八相送,巷口已经转进来一辆黑色大轿车。巨大的车体把狭窄巷子口挡住了,连转弯都有点困难。

轿车来到他们面前停下,一个戴着墨镜、嘴嚼槟榔的矮壮男子下车。他对着两人扬手招呼,手腕上粗金炼闪闪发光。

「何小姐,何大议员,真是刚好,妳也来看阿凉伯?」男子咧开嚼着槟榔、又黑又红的大嘴,邪笑:「上次讲的事情,不知道要不要解决一下?从妳哥哥那时候拖到现在,也够久的了。」

何岱岚脸色有点僵住,她看看手表,犹豫着。

「还是要我去拜访一下妳那个得胃癌的大哥何岱峰何前议员?」男子一手撑在车门边,歪头「噗」地一声吐口红滟滟的槟榔汁,一面说。

沉吟片刻,何岱岚秀眉一锁,毅然决定:「好,那就今天解决吧。」

www.kanyanqing.cn

迷路了!

刚刚奉父命去一位长辈家拜年,回程,却不知道哪里转错了弯,项名海握着方向盘,浓眉微锁,愈开愈觉得不对劲。

这分明是往山上去,一点也不像要回到尘嚣中的感觉。

两旁的景色愈来愈「清新可喜」,驾驶者的脸色就愈来愈严肃。偏偏路愈定愈小,连可以回转的地方都看不到,项名海只能沿着山路慢慢开,一面寻思:到底是在哪里转错弯了?这一带,自己到底有没有来过?再开下去,会开到哪里?

他其实鲜少有迷路的经验。

做事一丝不苟的他,很习惯把所有情况都保持在自己能力控制的范围之内。没有脱序、没有混乱,把未知因素降到最低,一切以规律有序为最高指导原则,不论公私生活都一样。

「这到底是哪里啊?」转过一个弯,出现一整片长满杂树杂草,简直像是荒郊山野的景色,项名海忍不住喃喃自语起来。

他很确定自己离台北市区还不算太远,山的另一边明明还有着豪宅林立,他才刚从其中一栋里出来。到底为什么会在一个,或不只一个的小小错误之后,来到这样荒凉的地方?

把车速减慢,项名海在路边停下。前后看看,确定都没有来车,他决定在这里设法回转,悬崖勒马,循原路回去。

因为展目望去,再继续开,荒凉的景色也没有改变的趋势。

鲜少表情的脸,其实有着俊秀而带着书卷气的五官轮廊。但是那双总是微蹙的浓眉与严肃的神色,让他看起来少年老成,不苟言笑。就像此刻,已经迷路了好一阵子,他依然完全没有慌张或烦躁的样子,只是沉静地观察,然后做决定。

没想到右手才放到排档杆上,一换档,还没踩油门,对面车道就迎面出现了一辆黑色的轿车。

山路狭窄,一边还是不浅的山沟,两车相对,要会车都有些困难,更何况是大回转?项名海有点吃惊,不过立刻踩下煞车,静止在当地不动,等着那辆来车从旁边经过。

不过说也奇怪,不知哪里冒出来的黑色轿车疾驶到他前面不远,大约二十公尺的地方,也停下来了。

然后,有人下车。

在这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山路上停车,就已经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车上的人还下来,那就更奇怪了。

最诡异的是……

项名海皱紧了眉,看着从车上下来的几个人。

三个中年男人,身材都不高,但很粗壮。冷天里只穿著花衬衫和宽裤脚的西装裤,底下是拖鞋。从驾驶座下来的,还毫不客气地呸一声吐出槟榔汁,。地上立刻触目惊心地出现一摊血红。

绝非善类。项名海第一个反应便是如此。

然后,更让人惊讶的是,车子另一边下来了一个大红身影。

喜气洋洋的棉袄,还镶着毛毛的领子,衬托出身材的娇小窈窕,虽然一头短发,但绝对是个年轻女子。

这样一行四个人,组合实在怪异,加上出现在这荒郊野外……

红棉袄小姐被三个大男人团团围住,不知在谈论什么。小姐边说还边挥舞玉手,手势愈来愈大,比划着。站她对面那个嚼着槟榔的男人,也很激动的样子,粗着脖子好象在大声驳斥。

娇小女子毫无惧意,面对粗壮的男人,依然力争着,连坐在车里的项名海,都似乎可以感受到她辐射出的活力与自信。

这个感觉,怎么……好象有点熟悉?

正在考虑要不要继续往前开,还是试着掉头的项名海,心底有个小小声音不断干扰他。

他们看起来像在吵架,不过也有可能只是在讨论事情。

如果那些看来像流氓的男人,要对那孤身女子不轨呢?

可是,一个女生跟三个流氓一起到这荒郊野外,自己也太不小心了吧。

万一她是被迫的呢?

想着想着,一向果断的项名海居然也迟疑了。他双手握着方向盘,又犹豫地把目光投向那诡异的四个人身上。

两个站在旁边的,闲闲抽起烟来。那个吃槟榔的又忿怒而激动地吐了口槟榔汁,继续夸张地挥着手,用力比划着一整片荒山,看起来很生气。

红棉袄小姐呢,则是把手臂盘在胸前,略抬下巴,偶尔还摇摇头……然后,似乎被旁边两支烟枪呛得难受,转头咳嗽。

她一转头,项名海就大吃一惊!

瞬间瞪大细长优美的眼,握着方向盘的双手紧了紧。

那张脸很眼熟。他绝对没有看错。

不就是……前一阵子才见过面的,何岱岚议员吗?

眼看那个流氓模样的男人愈来愈生气,还一手指着远方,另一只粗手抓住何岱岚的手臂,好象要拖着她走一样。见状,顷名海胸口一紧,完全没有时间细想,熄了火便开门下车。

「我不是不相信,可是……」

何岱岚徒劳的解释话声,在眼角余光瞄到趋近的身影时,戛然中止。

四个人都讶异地抬头望着来人--那名身材修长,面无表情的男子。

「你怎么会在这里?」何岱岚诧异得下巴都快掉下来。

那个嚼槟榔的兄弟上下打量一下西装熨贴整齐,堪称玉树临风,表情却很严肃的陌生男人,有点敌意地也问:「你哪位?有什么事?」

「没事。只是刚好路过,看到何小姐,来打个招呼。」项名海平稳地说,有神的眼睛直视着何岱岚。

没事吧?他的眼神在问。

这个男人的眼神会说话。他自己知道吗?

突如其来的思绪,让何岱岚忍不住想笑。她几乎可以确定项名海是不自觉的。

同时,她也被他淡然严肃的表情中,散发出的关心气氛给微微感动。

他……虽然像块石头,又冷又硬,可是……

「何小姐,妳朋友吗?」槟榔兄一问之下,看见何岱岚点头,本来斜斜瞄过来的不友善视线马上转变了。不但正眼相看,笑容满面,还转头斥责旁边的兄弟:「何小姐的朋友,还不招呼一下!站在那里干什么!」

一左一右两位长得也很「道上弟兄」模样的,闻言,赶快一个掏槟榔一个掏香烟,殷勤递到项名海面前。

项名海摇了摇头,被这样的转变弄得有点困惑,他又往何岱岚投去一眼。

何岱岚笑得正灿烂,脸蛋被棉袄一映衬,更是红扑扑的。她爽朗地对槟榔兄介绍:「王桑,这是正理的训导主任啦!」

「主任你好。」槟榔兄哈腰又握手,嗓门很大地称赞起来:「这么年轻就当训导主任喔?正理,好学校啊,好学校!主任过年出来玩啊?怎么会在这里遇到,这么刚好!等一下要不要过去我的土鸡城喝一杯,就在前面不远而已!」

「人家项主任要开车,不能喝啦。」何岱岚笑着来拦,解救已经一头雾水的项主任。她看了看表,熟络地对槟榔兄说:「王桑,你的事情喔,我会帮你帮到底,你放心。不过我现在还要过去我们党书记那边,跟人家约四点,被你拉到这里来看地,都已经迟到一个小时了,再不去的话,党书记会去报警!」

「那……那叫阿城载妳下山好了,先带我们回去土鸡城,然后就回头送……」

「没关系,如果顺路的话,我搭项主任的便车好了。」何岱岚爽快地说,明亮的眼睛盯着还在状况外的项名海,微笑追问:「可以吗?项主任,你是要下山,往市区的方向,对吧?」

项名海点了点头。

「那好,那就这样,今天谢谢妳啊,一切就拜托了。」槟榔兄黝黑的脸上堆满殷切笑意,向何岱岚弯腰鞠躬好几次,才依依不舍地放他们离开。

回到车上,两位兄弟俨如交通警察一样,帮忙指挥项名海倒车、回转。最后,三位黑道似的人物对着他们的车还猛挥手,很热情地送他们离开。

眼角余光不断感应到身旁女子微微的笑意,项名海一肚子疑问,还有满腔「莫名其妙」的感受,都不知从何说起。

「你怎么会刚好在这边啊?」还是何岱岚健谈,她本来就是自来熟的个性,老朋友似的开口就问:「是刚去玩回来吗?一个人爬山?真好兴致。」

「我不是……」话才出口,突然想到这样下去一定得承认自己迷路了,项名海赶快清清喉咙,转移话题:「妳才怎么会在那里?荒山野外的,还跟几个大男人一起,要是发生什么事情,妳怎么办?」

「哦!」原来那个好象要替天行道的表情是这样来的,何岱岚恍然大悟:「你以为他们是坏人?」

何岱岚已经噗哧一声笑出来了。不过项名海心情没有这么好,两道浓眉又蹙了起来,认真地训诫:「也许妳觉得很好笑。不过,我看不出来有什么好笑。一个单身女子,为什么不小心一点?」

「项主任,你误会了。」何岱岚忍住笑,没有被他正经八百的训话给吓祝她对着一脸严肃,专注开车的男人解释:「那几位只是有点土地重划的事情要找我帮忙,问题已经拖好几年了,我之前一直抽不出时间,今天遇到了,就跟他们上山来看看。只是这样。王桑看起来很凶,可是是个老实人啦!我知道他的外表满容易让人误会,可是人真的满好的!」

项名海还是锁着眉。「我看你们好象在争吵。」

「啊,王桑就是这样,脾气有点急,嗓门又满大的。他那块地的问题有点棘手,我跟他解释,他听不太进去。」何岱岚轻松地说,随即熟练地指导项名海:「喂喂,先生,这里要转弯啊!你不是要下山吗?」

被她理所当然的指挥语气给弄得有点不高兴,项名海索性闭嘴。

「不过还是谢谢你让我搭便车。麻烦你了。」善于察言观色的何岱岚又补了一句,顺便附送一个愉悦的笑脸,才让项名海紧锁的眉放松了。

之后便是沉默。一路上两人都找不出什么话题继续闲聊,加上本来就不熟,项名海又不是多话的人,遂安静开车。

直到接近市区了,项名海才突然冒出一句沉冷问话:「党书记家住哪里?」

问了好象等于没问,因为等了一会儿,都没有等到响应。

「要送妳到哪里……」趁着红灯停下来,项名海转头过去又问一次,有点奇怪为什么身旁这位小姐完全没有动静。

而一转头,项名海就住口了。

因为……何岱岚没反应的原因是,她睡着了。

诧异之后,是一股啼笑皆非的感受涌上来。

虽然才见两次面,但印象深刻。那么精灵伶俐的一个人,总是精神奕奕的,个子小小却中气十足的女子,此刻却安安静静睡得跟个小孩一样,头歪靠在车窗上,细发披在两颊,加上毛茸茸的领子,整张脸几乎都被盖住,看不清楚眉眼。

这又是今天的一个大脱序,当场顷名海脑中一片茫然。

这……是要怎么办呢?

摇醒她吗?叫她吗?还是,让她睡?

大脑还在运转思考,手脚却好象有自己的意志一样,放慢车速,小心切换车道,把车开到路边停下。

这个女人真是奇怪,居然这么大剌剌的,在一个不算熟识的男人车上,就这样睡着了!她一点都不会觉得尴尬或不好意思吗?

车子里一片寂静,只有外面马路上掠过的车声。大过年的,店家都关门,也没有上班的人群,快进市区的街道有些冷清。

虽说如此,因为是临时停车,又是黄线区,一向循规蹈矩的项名海还是有点不太自在。他板着脸在驾驶座上安静坐了大约十分钟。几次觑向身旁客人,她都没有要醒来的样子,睡得正熟。

终于,项名海决定已经够久了。

叩叩叩。

长指屈起,坚定地敲着前挡风玻璃。

动也不动,没反应。

叩叩叩。叩叩叩。

敲击声规律而一板一眼,却很坚决,一定要吵到她有反应为止。

「嗯……」终于有点动静了,埋在长长毛毛的兔毛领子底下,小脸皱了起来,然后话声模糊不清地逸出:「然后到忠孝东路……」

「我们就在忠孝东路上。妳要到几段?」

低沉的男性嗓音响起,何岱岚赫然惊醒。她睁开眼睛,好象被电到一样猛然坐直,不可置信地瞪着项名海,整整三十秒,没办法有任何动作与言语反应,只是猛眨着眼睛。

「忠孝东路几段?」项名海又追问,活像个尽责的司机。

「三……三一段。」好不容易回神,明眸中的迷惘尽去,恢复清朗神采,却也抑遏不住渐渐涌上来的尴尬热潮,从耳根子开始烧起来。

自己……居然在车上睡着了!

项名海没有多说,重新发动车子上路。

这情况实在令人不自在。何岱岚坐立不安,变换了好几个坐姿,都无法摆脱那种尴尬的感觉。

真是陌生。在地方政治世家长大,自己又担任民代,她被训练得跟各路牛 鬼蛇神都能娴熟应对,自在相处。

偏偏此刻,身旁坐了一个轮廓如石雕、神态也像石雕一样刚毅的男子,居然让她的舌头突然不灵光,脑筋也空白了好长一段时间。

怎么会睡着了呢?最近过年期间是特别忙没错,可是……

「呃,我……我睡了多久?」没话找话,为了打破车内安静到有压迫感的空气,何岱岚只好随便找了个问题充数。

「不知道。」回答还是那样硬梆梆的,视线专注地盯着前方,心无旁骛。

太难接了!这个男人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客套两句吗?

「那现在是几点了……」她索性不理他,自顾自地在棉袄口袋里翻找出手机,准备联络,然后突然爆出一声惊呼:「天啊!」

「怎么了?」再冷静的人也被吓了一跳,驾驶瞄着大惊失色的乘客。

「我的手机……我的手机没电了!」何岱岚的惊恐不像是装出来的,她瞪大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对着手机喃喃自语:「难怪下午以后都没有电话进来,完了完了完了,我完了。」

她大概讲了有二十次的「完了」,项名海终于听不下去,宣告放弃:「妳很急着用的话,拿我的打吧。在妳前面的格子里。打开就看得到。」

她小姐还用那种「干嘛不早点拿出来」的眼神看他一眼。毫不客气地伸手就去找手机:「谢谢,我用一下就好,等一下给你零钱。」

「没关系,反正我不常用。」这不是客套话,而是实情。

「看得出来。」何岱岚握着手机思考片刻,然后一面拨号,一面嘀咕。

「哦?怎么说?」项名海无法解释自己的疑惑,脱口而出便反问。他一向不是喜欢追问的人,只是……这位何小姐的反应,实在常常出他的意料之外……

「你平常都把手机丢在车上,不随身携带的吧?搞不好,还常常忘记自己有手机,对不对?」观察力敏锐的何岱岚把话机放在耳边,等候对方接听时,闲闲解答他的疑惑:「要不然你下午在山里迷路的时候,怎么没有打电话问人方向?」

「妳为什么会知道……」

何岱岚被他脸上浮现的讶异与尴尬给逗笑了。看一个八风吹不动的严肃男子产生这样的表情,实在很有趣。

不过她没时间多说,只是摆摆玉手,示意他安静:「喂,孟声……我是谁?我是你姑姑啦,笨蛋。你帮我打几个电话,我现在没办法多讲。先打给党书记,电话在桌上的通讯簿有。说我来不及过去,明天再去拜访。然后是议长……喔,他打过电话来问?也一样,说我明天会去。好,就这样,你不用等我,饿了就先吃。」

清脆俐落的话声结束,车厢内又落回安静。

「原来妳是要打给何孟声?」项名海努力想摆脱迷路被识破的尴尬,破天荒地找了个拙劣的话题问,不过语气还是那样冷冷硬硬的。

「我的助理在放年假。何况,打给他可以一次解决好几件事。不过项主任你不用担心,我们家不会让小孩子参与政治活动,至少会让他专心念完高中,保证是个守规矩的好学生到毕业。」何岱岚有点误会了,她笑着保证,眼眸闪亮,却透着一丝防卫与谨慎。

「我不是……」本来想解释的项名海,又闭上了嘴。他对何孟声这个学生当然有信心,要是每个学生都像他这么品学兼优的话,训导主任就很好当了。他哪里会担心什么!

而何岱岚那明显有些戒备的态度,让他很快领悟:不要随便过问他们的家事。

所以他选择闭上嘴,这是面对口齿伶俐的人时,最安全的方法。

车行依然平稳,车内……又落入了沉默。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