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乐心 > 《动心怎么说》
返回书目

《动心怎么说》

第五章

作者:乐心

就好象开始注意红色的车子后,就会发现路上其实有很多的红车一样;项名海一开始认真注意起李宗睿和何孟声,就开始觉得,这两个学生之间,绝对不寻常。

一个住校、一个通车,两人社团不同,班级更是一前一后,差了一整栋大楼,却是焦不离孟,老是一起出现。

然后,细心的项名海 观察到,已经下只是他发现这样的异状。

本来高中时期的男生,要不是团体行动,就是独来独往。像这样只跟一个特定对象在一起,本就不寻常。而且还是知名度颇高的人物,怎么可能不引人注意。

所以,项名海开始感应到那带着暧昧的骚动。不管是在体育馆篮球队员以肘互推的闷笑,还是班联会众人眉来眼去的示意。

好奇看热闹的眼光日渐加剧,项名海可以感觉出被校 规强硬压制下,蠢蠢欲动的浮动人心。而目光所聚的这两个特殊学生,似乎毫无所觉,也不避讳。

凉风轻拂的傍晚,在运动场上奔驰挥洒的年轻身影已经渐渐离去。夜幕低垂,住校生活动的范围华灯初上。

训导主任办公室的灯熄灭,项名海准备开始例行巡视,校园几个定点看完之后,再过去晚自习的教室巡视一下,确定没有问题了,便可以下班回家。

穿越已经归于寂静的运动场,抬头望过白天热闹非凡,此刻空荡无人的各间教室,然后缓步走向体育馆。

体育馆里面还有人影晃动,他才走近,便与刚练习结束、冲完澡的一群球队队员迎面遇上。

「主任好!」很有精神的招呼声响起。

「早点回去吧!里面还有没有人?」项名海点了点头,随口问着。

「没……有……」个个高头大马的年轻男孩顿时支吾,又是窃笑、又是你推我挤的,眼神飘忽闪烁,语焉不详,让项名海皱眉。

「有还是没有?」项名海抬头看看关了大灯,已经幽暗不明的体育馆。

「不知道!」被问急了,他们不知道该怎么说,又不敢回答,只好推卸责任,逃之天天:「主任再见!」

杂乱的脚步声远去,四周又落回一片寂静。项名海拾阶而上,他只听见自己鞋跟敲在大理石地板上的声响。

喀。喀。

先走过的是体育组的办公室,然后是乐队的乐器室,推开两扇重重的门,才是礼堂。穿过礼堂,侧门出去,走廊在两侧,还有一整排更衣室和沐浴间,通常是上体育课的学生或球队才用的。大概因为球队才刚刚练完球使用过,此刻虽然冒着丝丝潮热,当然也静悄悄的。

一切如常。项名海走过,让脚步声回响。

喀。喀。

「嗯……」

蓦然,一个低微却清楚的声音传出来。

项名海先是一惊,脖子后面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彷佛在压抑着什么,那个疑似申吟的微弱声音又再度出现。项名海屏息静听,然后循着声响的方向,开始缓缓移动脚步。

「会痛……」愈来愈清楚的是压抑的申吟,还伴随着喘息,好象很难受似的。

「忍耐一下。」另一个声音温和安抚,还带着笑意。

「屁啦,你说得容易!痛的又不是你!」暴躁的低吼声,随即又转成申吟:「啊,啊,那样也会痛……」

「痛是没办法的,等一下就不痛了,你忍一忍嘛。」诱哄的嗓音还是那么温和,低低的,好象也在压抑什么。「不要乱动!」

「何孟声!你要谋杀我吗!」

项名海已经认出李宗睿的嗓音,听着喘息申吟愈来愈急促粗浓,他手臂上都起了鸡皮疙瘩。紧紧蹙着眉,快步走向更衣室的门口。

「呃……」

在长长的痛苦申吟中,项名海黑着一张俊脸,忿怒地推开门--

三双眼睛惊诧地瞪视彼此。

其中,闪烁怒气的细长双眸,很快转变成讶异。

他显然是误会了。深深的误会。

眼前,黝黑强壮的李宗睿,坐在地上,双手撑在身后。只穿著篮球短裤,精壮上身裸露着。年轻而性格的脸庞胀成奇怪的赭红色,额上都是汗,龇牙咧嘴的。而他粗壮的腿伸得长长。

一身整齐制服的何孟声跪在旁边,眉清目秀的脸上,也有着诡异的红晕。尤其他秀气优美的嘴唇,更是红得彷佛抹了口红,在他白皙的肤色映衬下,分外显眼。

他正握着李宗睿的左脚踝。

两张年轻的面孔都望向门口,惊讶的表情凝在脸上。

「你们在干什么?」冷得彷佛能结冰的问句掷出。

「我的脚……脚……」李宗睿傻住了,他结巴得连话都讲不出来。

「他脚踝扭到了,还硬要打完才肯休息,然后小腿又抽筋了,动弹不得。我在帮他按摩,舒缓一下。」何孟声先恢复正常,力持镇静地回答问话。只不过,他的耳根烧得通红。

项名海一阵无言。

事实摆在眼前,正大光明,一个学生脚伤了,另一个帮忙处理,如此而已。

莫名的怒气没有消弭,项名海的英眉依然锁得紧紧,居高临下,很有威严的俊眸冷冷瞪着两个一脸尴尬的学生:「真的很严重的话,要去看医生。你们自己这样乱搞,万一伤势更严重怎么办?」

「不会的,这是家常 便饭啦。」好不容易恢复正常的李宗睿插嘴。浓眉大眼间透出心无城府的气质,他乌黑的眼眸好象小动物一般,单纯而坦率。

「还不是叫你热身不热身,才会弄成这样。」何孟声则是低声责备着。虽说是责怪,但语气带着说不出的亲昵。

李宗睿听了只会傻笑,抓抓头,尴尬地又看项名海一眼。

项名海只觉得全身不舒服,好象闯入了什么禁忌的世界似的。

眼前两个年轻男孩互动之间,有着掩盖不住的……

掩盖不住的什么?

项名海发现自己一点都不愿意继续揣测。

「真的没问题吗?」嗓音依然沉冷,项名海看着李宗睿借助何孟声的扶持,挣扎站起。 被扶的人,粗壮手臂环着瘦削的肩。而扶人的,白衬衫裹住的手臂,很自然地环过去抱住坚实的腰,两人亲昵依靠,黝黑与白皙,形成强烈的对比。

「李宗睿,晚上如果伤势恶化,要立刻通知教官或舍监,知道吗?」项名海简单交代,目光炯炯,投向耳根依然烧得红红的何孟声:「你也早点回家。他如果真的有事的话,交给师长处理就好。」

「知道了。」

目送李宗睿在何孟声的护持下,一跳一跳离开,项名海只觉得胸口那股不舒服感,并没有随着他们离开而消失。

非但没有消失,还逐渐增强。

www.kanyanqing.cn

当天晚上,项名海已经吃过简单的晚饭、看了电视新闻、读了半本书、整理完带回家加班的公文,听完三张CD之后,那股烦闷感依然没有褪去,反而不断膨胀,塞在胸口,让他无法忽视。

终于,他看了看钟。十点刚过。

他拿起电话。

「周教官?我是项名海。」他不太舒服地换了个坐姿,继续他的问题:「没什么重要事,只是问问,今天下午有个学生脚受伤,我想知道……嗯,高二的,李宗睿。他现在怎么样?」

「李宗睿?他的脚是还好,我看他还能走,只是有点一拐一拐的。」住校生辅导组的教官停了一停,突然抱怨起来:「不过,项主任,他最近愈来愈糟糕,我已经念过他好几次了,一点用都没有,你也讲讲他吧!」

「怎么回事?」

「晚点名好几次没到!这礼拜已经第三次了!今天也是,到刚刚才进门,他明明知道九点半要点名的!」教官愈说愈气。「这学期以来,悔过书已经写了一大叠了,要不是看他一直以来表现都很不错,我早就记他警告了!」

「他现在人呢?」项名海深呼吸一口,抑制想叹气的冲动,平稳地问。

「我刚骂过他,现在回寝室去了。」

挂了电话,项名海双手交握,考虑了一分钟。

然后,到书房的计算机前,叫出学生档案资料。找到何孟声的。

「何公馆吗?」电话接通,他愣了一下。

声音好熟。

「项主任?」对方也是一愣,随即认出他的声音。「你怎么会打这支电话?」

「学生联络资料上登记的。」项名海简洁回答。「何议员,请问何孟声在家吗?」

「他……」何岱岚从刚接到电话,听见那低沉嗓音时的震惊中堪堪恢复,就立刻尖锐反问:「请问找孟声有什么事?想必是很重要,需要劳动训导主任晚上十点多打电话来家里。」

「我想跟他本人谈一谈。何孟声在吗?」项名海一点也没有动摇,只是沉稳而坚定地重复问题。

「嗯,他嘛,正在洗澡,不能接电话。」

「我可以等。」项名海干脆地说。「或者我过十分钟再打?」

「你到底有什么事?」何岱岚完全没有掩饰她的防卫态度:「不管是什么事,你可以问我。我是他的家长。」

「他的父母亲呢?也许我跟他们谈谈会比较好。」项名海明白继续说下去也没用,何岱岚的口气很强硬,跟平常说话时笑盈盈的感觉完全不同。他心一横,索性直说了:「妳这样的态度,我跟妳大概谈不下去。」

换来对方一阵沉默。

「抱歉,我的态度不是很好。」然后,出乎意料之外,何岱岚低头认错。

本来以为谈话会就此不欢而散的项名海,整整楞了五秒钟,在电话这边,眨了好几下眼睛,才搞清楚状况。

「我不是要找麻烦。妳之前也说,有什么问题要告诉妳,不是吗?」项名海清清喉咙,解释着。「妳不能预设立场,觉得我就是要找麻烦。要不然的话……」

「我知道错了,将军,请不要赶尽杀绝。」何岱岚则是吐吐舌头,想象那张斯文却严肃的俊脸上,现在会有的正经八百表情,她就忍不住要开玩笑。然后才正色问:「现在请你告诉我,孟声有什么问题?」

「我想先知道,他今天晚上几点回到家的?」

又问倒了何岱岚。她犹豫片刻,终于才承认:「他还没回到家。刚刚我说他在洗澡,是骗你的。对不起。」

虽然是意料之中的答案,项名海还是对于她爽快承认的态度,不得不佩服。

不过,他没有多说,只把这样的佩服放在心里。

「像我前次说过,他跟学校另一位同学走得很近。今天下午那位同学的脚受伤了,放学的时候,我遇到何孟声正陪着那位同学。而刚刚我联络过宿舍……」项名海尽量简单而不带任何批判意味地叙述。

不过,这样刻意谨慎的说法,却没有得到什么正向响应。电话那头很沉默。

「……教官说,那位同学已经很多次都迟归,赶不上晚点名,包括今天。我想问一下,何孟声有没有类似的状况?」

换来还是带着一点点防御气息的迅速回答:「我不知道。」

项名海无声地叹了一口气。

「妳这样子,我很难……」

「我是真的不知道。我常常忙到很晚才回来,或是回来了又得出门。孟声到底有没有准时回家,没有人知道。」何岱岚说。

「何孟声的父母呢?我可以跟他们谈谈吗?」项名海决定放弃。

何岱岚的苦笑从电话那边传来。

「你……对我们家的事情,不太了解吧?」不知道是不是听错,项名海觉得她的语气中带着一丝自嘲:「在学校没有听过什么闲话吗?也难怪,大概没有人跟你讲过。何孟声并没有跟他父母住在一起。你若要跟他们谈,也不是不行。我给你电话。不过,我并不认为他们会知道什么。」

换项名海沉默了。

他是有点惊讶没错。这也让他有些恍然--她那个母鸡护卫小鸡的态度,应该就是这样来吧?

两人各持着听筒,默然相对,一时之间,居然都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

项名海无意间瞄到电话上的液晶显示屏。在数字跳动间,他突然领悟到,这通电话已经持续了很久。

他讲电话好象极少超过五分钟。今天倒是反常。

好象遇到这位何小姐,很多事情都会反常。

「小开,你过去一点啦,不然我会踩到你。」他听见何岱岚在电话那边轻声斥责着,音量不大,却很可爱,好象小女孩一样,跟他惯常听见的感觉完全不同。

项名海开始觉得耳根子痒痒的。

「对不起,我在跟我家的狗讲话。」何岱岚又回来,声调恢复正常。

很想多听一点她那样娇憨可爱的语调。

念头一起,项名海就被自己的想法给吓了一跳。

「奇怪,真的到现在还没回来。」她当然不会知道项名海在想什么,只是有点烦恼地说:「不然他回来之后,我叫他打电话给你?」

「没关系,妳注意一下就好。如果连续晚归,要弄清楚是为什么。如果有什么问题,请跟我联络。」项名海又瞄了瞄显示屏。整整二十分钟。破纪录了。

结果电话才挂,黑色大狗马上抬头。乌亮的眼睛看向大门方向,然后汪汪吠了两声,起身敏捷地冲过去。

时间算得刚刚好,门才打开,大狗就扑了上去。

「小开!笨狗!走开!」晚归的何孟声差点被扑倒。

一人一狗纠缠半天,好不容易脱身,小开还是喘吁吁地跟在何孟声脚边,绕来绕去,热情欢迎小主人回家。

抬头看见何岱岚坐在沙发上,安静看着他,何孟声有点心虚:「妳在家啊?今天这么早回来?」

「快十一点了,不早喽。」何岱岚起身,不动声色地观察。

从小看着他长大,何岱岚怎么可能没察觉他此刻的异样。

虽然故作镇静,但是眼光闪烁,始终不敢直视何岱岚,一直低头装作在跟小开玩。俊秀的脸庞有着诡异的红晕。然后,制服领带不见踪影,领口开着。这对一向整洁的他来说,是极不寻常的。

何岱岚还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她走向比她已经高出

一个头的侄子,故作轻松地说:「高中生可以这么晚回家吗?就算没有人管你,你也应该……」

话声突然中断。

因为她才走近,便眼尖地发现,那敞开的领口内,白皙的侧颈,有着清楚的淡淡红樱

也不是不解世事的小女孩了,她当然猜得到那代表什么。

太过震撼,她完全无言。

双手已经不知不觉紧握,指甲刺进已经微微出汗的掌心,带来一阵尖锐疼痛。

www.kanyanqing.cn

清晨,当早起准备上学的高中生整理好仪容,背着书包下楼时,他赫然发现,他姑姑正坐在客厅沙发上,头歪靠着椅背,闭着眼睛,好象在等他。

他下楼的脚步声让她惊醒。带着些许疲 惫神情,何岱岚对他笑笑,声音有点沙哑:「你要上学了?我送你去吧。」

「不用埃妳今天没有事吗?」何孟声很奇怪地问。他这个姑姑自从当上议员后忙到天昏地暗,平日要一起吃顿饭都不是那么简单,今天突然要送他上学?

「事情可以等。反正现在还早。」何岱岚坚持。

姑侄二人无言地上了车,何岱岚打着呵欠,在晨光中起程,开向那个位于山腰的学校。她专注地掌着方向盘,很沉默。

「妳有话问我对不对?」何孟声一手靠在窗框上,撑着头,斜斜瞄一眼开着车的何岱岚,淡然问。

他们俩的感情一直很好。相依为命了这些年,何岱岚对何孟声来说,不单只是姑姑,还担任姊姊跟妈妈的角色。他一向依赖也敬重这个姑姑,看到她不寻常的举动,以及脸上那强自镇静却很明显的烦恼与忧虑神色--他干脆开口问了。

「你有没有什么话想要告诉我?」何岱岚反问。

何孟声一阵心虚,他转头看向窗外。「没有埃」

「我早上问了一下杨太太,她说,你已经很久都没有回家吃晚饭了。」杨太太是来帮忙打扫、整理家务的欧巴桑,主要是照料住在二楼、年届七十的何家爷爷。何孟声通常放学回到家都是晚饭时间,他都会下楼去陪行动不便、儿孙又几乎都不在身边的阿公吃个饭。

而最近……

「我学校有点事情,比较忙。」慌乱之中,何孟声只想得出这样的借口。

何岱岚笑了笑。

「忙些什么呢?你考试从来没问题,也不太参加社团活动,以前很少看你这么忙。一定是很重要的事情吧?要不要说给我听?」

何孟声沉默,他一直望着窗外。

「不说是吗?」何岱岚尽量平稳地问:「那换我说。我听说你最近……跟一个同学走得很近?这是不是你晚归的原因之一?」

轻描淡写说完,何岱岚很快看了邻座一眼。

何孟声倏然回头,瞪大眼,满脸惊讶与忿怒地直视着她。

「谁告诉妳……妳怎么会知道?」

何岱岚只觉得手心出汗,她用力握紧方向盘。

毕竟年轻,他的反应已经清楚说明,何岱岚完全说对了。

这么多年来,她首次觉得这么彷徨而恐惧。就连自己三年前以二十四岁的「稚龄」入主议会时,都没有这么慌乱。

孟声已经长大了。他不再是那个安静而不用大人担心的小孩。十七岁的他有着瘦高的身材、俊秀的脸、聪明的头脑……还有,渐渐走向了一个她所不解的世界。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无人可以商量。她几乎不敢想象,在他们极传统的何家,这样的事情,将会造成多大的风暴。

此刻她混乱到极点的脑中,只能想到一个人。

沉稳、老成、坚强可靠,又了解内情。

彷佛溺水的人寻找救命的浮木,项名海的身影在她脑海渐渐清楚起来。

找他谈吧,只能找他了。

来到校门口,正好校车也载着通车上学的学生抵达,门口人马杂沓,十分热闹。何孟声不愿在正门下车,所以何岱岚依他,把车开到侧门。

「我今天会早点回去。」下车之际,何孟声丢下这一句:「不过,妳会在家吗?应该也是有应酬吧。」

「我……不一定。」

他摆摆手,背着书包进去了。

目送他瘦削飘逸的背影消失在校门之内,何岱岚只觉得全身乏力。头似乎有千斤重,她忍不住把额靠在方向盘上。

昨晚何孟声早早推说要洗澡、看书,没说几句就躲进房间。今天早上也什么都不肯多说。几乎一夜没睡的何岱岚,脑中像是有五色霓虹灯在打转,混乱而疲 惫,她理不清头绪。

迷雾中,项名海低沉有力的声音不断回响:「他跟另一位同学走得很近……」

闭上眼睛,那白皙颈侧印着的淡红色痕迹又在眼前……

然后,眼前闪过的,是小时候的何孟声,清秀可爱的模样,口齿伶俐,聪明乖巧,却没有一个大人真正有时问停下来好好抱抱他、陪他玩。

除了姑姑以外。

不知道何时开始,他变得很沉默。可以整天都待在房间里,让其它人几乎忘了他的存在。

那时,他还只是个小学生碍…家族的复杂、大人世界的诡谲多变,又怎么能让他了解,很多事情不是他的错?

何岱岚花了许多时间陪伴这个侄子。他几乎算是她带大的。然而才长他九岁半的何岱岚,自己都还是个大孩子,面对许多状况,她也无力改变。

几年前临危受命要出马竞选,闹哄哄地忙昏了头。她当选了,开始议员的职业生涯,每天帮乡亲们解决大大小小的事情,与刚步入青春期的何孟声,能相处的时间愈来愈少,愈来愈少。

这些年,他是怎么过的呢?除了读书,除了学校,他的生活还有些什么?

每天回到家,除了中风行动不便、也丧失语言能力的爷爷之外,就是帮佣的欧巴桑。父母都不在身边,面对的是偌大而空荡的房子……

一阵轻敲车窗的声响,把心头酸涩感愈来愈重的何岱岚惊得跳了起来。

「小姐,这里不能停车。」

她转头便看到窗外立着修长而英挺的身影。依然是整洁到令人发指的铁灰色西装和洁白得很刺眼的衬衫,一张俊脸似笑非笑,扬着眉,略弯腰看着车内的她。

「我有议会停车证,停哪里都可以。」何岱岚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又有心情开玩笑了,她指指挡风玻璃上面贴的标志。

「请不要鱼肉乡民。」正在巡视校园,刚来到侧门的项名海回敬她。他潇洒做个手势,请小姐下车。

其实何岱岚有点汗颜。她只打算送何孟声到校就回头的,所以一身轻便运动服,简直像是要去登山似的。与项名海一身简直可以上台领奖的整洁打扮大异其趣。不过她只迟疑几秒,还是下了车。

他真的比她高好多,她只能仰头看他。晨光中,他深刻的轮廓那么好看,最重要的,是眉宇之间那股沉稳斯文之气,让人感受到他的坚毅与笃定。

就这样看着他,何岱岚深呼吸一口,觉得胸中那股烦闷之气,好象在深深的吸吐之间,被排解了不少。

「何孟声昨天几点回到家?」项名海也看着她,没有什么特殊表情,只是深黑的眼眸里,闪烁难解的光芒。「妳有问他吗?情况怎么样?」

「你挂了电话,他刚好进门。」那张带着些许疲 惫、明媚大眼睛底下还有淡淡黑影的脸蛋,浮现烦恼神色,她强自压抑着:「我问了,他没说什么,不过我看得出来,你说得没错。他应该是……跟……嗯……同学,走得……很……很近吧。」

最后几个字说得模糊不清,又愈说愈小声,明显地尴尬起来,项名海险些失笑。身为校方行政人员,他与家长们打交道的经验不少,知道这时候要安抚一下:「学生之间交情比较好,这也不是不常见的事情。如果只是单纯的玩到忘记时间,太晚回家,稍微提点注意一下应该就没事了。我会分别找他们双方来谈一谈的。」

「可是……」

想到那个明显的吻痕,何岱岚很想脱口而出「并没有那么单纯」,不过还是忍下来了。她仰着脸,忧心忡忡地望着他。

此刻她不再是那个化妆明艳、装扮抢眼,纵横议场的年轻女议员。忧虑的大眼睛那么逼切地看着他,素净的脸蛋就巴掌大而已,让项名海的心微微提了起来。

他清清喉咙,有点不自然地转开视线:「我了解状况之后,会跟妳联络。」

「好,这是我的手机号码。到哪里都找得到我。」何岱岚迅速探身进车里拿了张名片,在背后写上一串号码,递给项名海。「请一定要跟我联络。」

「嗯。不过妳的手机……可别忘记充电。」项名海看着手中的名片,低声说。

何岱岚先是有点讶异,后来想起他们过年期间在山区偶遇的经过,又敏锐察觉他唇际微微扬起的弧度……

她终于确定,他真的是在调侃她。

「你才别把手机又放在车上置物箱里,根本忘记它的存在吧!」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