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乐心 > 《动心怎么说》
返回书目

《动心怎么说》

第八章

作者:乐心

三天后,处分确定。

何孟声缺席率太高,多次不假外出,记小过一次。

李宗睿无照骑车。不假外出、宿舍晚点名不到,累积起来,一大过伺候。

平常都是在公布栏的荣誉榜出现的两个名字,这次居然在惩处名单上。处分一曝光,全校哗然。

师生们议论纷纷,有人认为罚太重了,也有人认为罚得太轻。最关键的是,为什么在这个时候罚?他们做了什么事?

于是,李宗睿半夜从宿舍溜出来,去跟何孟声碰面这件事,开始流传。接连下来的好几天,这个类似八卦的话题,在校园里变得极度热门,到处都有人在讨论。

何孟声在这样的万众瞩目中,只是变得更沉默了。他本来就是比较独来独往的人,跟同学都保持着客气的距离。所以现在,大家也只是远远看着他,窃窃私语。

而另一个当事人,也就是爽朗豪迈、人缘很好的李宗睿,却在校方的处分通知书寄到家中之后,便请假了。

这样也好,一个安安静静、一个则是干脆缺席,再怎么想打听八卦的人,也不得其门而入,只能互相交换传了不知道多少手的马路新闻。来源有限,又没有新发展,总是会慢慢平静下来。

不过,包括项名海在内的几位相关行政人员,都知道,这件事情不会如此轻易结束。

果然。

一个星期后,校方接到通知--李宗睿的父亲,也就是李永仲先生,打算在市议员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指责正理高中校方纵容某些特权学生,拖累他的儿子,并过度处分,小题大作。

消息传来,高层震动。

「怎么会弄成这样?」校长召见训导主任,苦恼地问。

这几天虽然看似平静如常,但一直深锁的眉头已经泄漏心事--项名海其实也很烦心。他镇定地回答:「校长,李先生对校方的处分,似乎很不满意。」

「你要跟家长沟通啊!」校长挥挥手,摇着头想叹气:「这次要处罚这两个学生,我实在也很不忍心。不过该罚的还是要罚,你跟家长好好谈一谈,必要的时候我也会出面。你去安排吧!」

「我已经……」项名海想说他已经试图联络过好几次,要请李永仲先生来学校谈谈,却都没有得到善意的响应。不过他最后还是隐忍下来:「是,我知道了。」

最后李永仲还是来了学校,不过来势汹汹,更带着一位现任的市议员。多日没有来校上课的李宗睿也跟在旁边,短发乱乱的,一直低着头,完全没有昔日意兴风发的神采飞扬。

一行人被请进会议室,趾高气昂的李永仲发话:「今天你们把话说清楚!我儿子没有做错什么,你们撤销处分,对我们道歉,要不然的话,我会把一切都翻出来,明天就召开记者会!不相信,你们试试看!」

「李先生,李宗睿 被罚的事项,在处分通知书上都写得很清楚,我可以请住校生辅导组或生辅组的负责教官跟您解释。」项名海长身玉立在会议桌的这头,不卑不亢地说着。

「解释什么?有什么好解释!」忿怒的李永仲拍了一下桌子:「我儿子端端正正的一个学生,记什么大过?解释,叫那个纠缠我儿子的变态出来解释啊!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他是何岱岚的侄子嘛!不要以为何家出过几个议员就这样!凭什么我儿子记大过,姓何的只是小过?这根本就是差别待遇!」

「是呀,项主任,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差别呢?」那位不论气质、身材都与李永仲颇类似的阙姓议员,大剌剌咧开嘴,表面好象在笑,实际上却很尖锐地质问着。

项名海深呼吸一口,很有耐性地解释:「我们都是照着校 规处罚学生,没有所谓的差别待遇。李宗睿是住校生,本来该遵守的规定就更多……」

「我不管那些啦!今天你们不撤销、道歉,然后通知姓何的来给我一个交代,我绝对不会罢休的啦!」李永仲吼起来,对着旁边一直着急地拉着他、徒劳地想要劝阻的儿子,更是狠狠地一巴掌摔过去:「你干什么!给我站好!没出息的东西,我赚钱养你是欠你喔?读书不好好读,给我搞什么乱七八糟的鸟事!」

「李先生,请不要这么激动。」项名海长臂一伸,不露痕迹地格开李永仲粗壮的手臂,沉稳笃定地表明态度:「记过只是一种警惕,希望李宗睿以后不要继续触犯校 规,好好专心向学。只要表现好,功过就会相抵。校方的立场不会政变,处分也不会收回的。」

「触犯校 规!他还不是被那个变态害的!我告诉你……」

突然,一个清亮而忿怒的娇脆嗓音,在会议室门口响起:「李先生,请你说话客气一点,谁是变态?」

众男士们抬头,便望见窈窕纤细的身影正站在那儿。秀眉扬着,明眸盛满了忿怒,正恶狠狠地瞪着出言下逊的李永仲。

只见何岱岚下巴一扬,走进会议室。一身极正式的深蓝色套装,衬托出专业而威严的气质,丝毫没有平日担任民代所需要的和蔼可亲。目光扫过项名海时,也完全没有停留,好象根本不认识他一样。

项名海的心便是猛地一沉。

她怎么会来?

她随即自己解答了项名海的问题。不理李永仲,她转向阙议员,不客气地问:「阙议员,你打电话通知我来,就是要我听这位先生侮辱别人的吗?何况,这『别人』还刚好是我侄子?」

「叫你侄子别再纠缠我们李宗睿!」李永仲被这小女人的气势、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的傲慢,给逼得拍桌:「我不管你们何家有多恶霸、妳跟项主任有多熟,反正,这个公道要还给我!我儿子是被妳侄子陷害的!变态!要搞同性恋去找别人,我儿子是正常人……」

「闭嘴!」桌子谁不会拍,民代可不是当假的。她从小耳濡目染,这几年更是在议会实际磨练,才不是简单人物!

只见她杏眸圆睁,也不甘示弱地拍了桌子,气势惊人地娇斥:「嘴巴放干净一点!你再乱骂的话,我明天就到法院按铃,控告你毁谤!要不要试试看!」

李永仲气疯了,简直想扑过来打她。阙议员比较忌惮,拉住了。

阙议员清楚何家在地方上的势力和声望,都比这位声名狼藉的三重帮李先生好得多。何况,李永仲一气之下真会口不择言,偏偏这位何岱岚小姐,在议会也是个辣角色,平日虽然笑瞇瞇的,但真的质询起来,咄咄逼人;要揭发弊案也毫不手软,不惊不惧。

她才不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乖乖牌。

桌子也拍了,双方吼也吼过了,气氛正尴尬时,慈眉善目的校长出现了。

「各位聊得好激动埃」校长苦笑:「我在隔壁都听见了。大家……先坐下来再好好谈,怎么样?」

「没什么好谈的,我说得很清楚了!道歉、撤销处分,不然我就开记者会!」李永仲还是坚持。

「我也没有什么要谈的。校方的处分,我没有意见。要我道歉,免谈!如果李先生坚持要开记者会,请!」何岱岚毫不畏惧。

「基于校方的立场,我们当然不希望闹到要开记者会。」校长谨慎地说,他望望那一直没有开口的项名海:「项主任,关于这个处分……」

所有的视线立刻聚焦在项名海身上。

项名海斯文英俊的脸上,表情严肃。他没有管吵得快喷火的大人们,只是径自转向一直低头站在旁边、神色凄苦懊丧的李宗睿,沉稳而缓慢一字一字地问:「李宗睿,你知道错了吗?学校记你过,你心不心服?」

「我犯校 规被罚,是心服啦。」李宗睿 本来低着头说。突然,他抬起头,稍显憔悴的年轻脸庞焕发出奇异的光彩:「逃课、不假外出,无照驾驶……这些我认错,可是……跟何孟声在一起,我不觉得是变态或错误。」

清亮的眼眸望着项名海,又望望自己从小畏惧到大的父亲。

他父亲气得简直要脑溢血,粗壮手臂一挥,又想痛打这个不知羞耻的儿子--

啪!

那一掌硬生生地打在一闪身,挡在李宗睿身前的项名海身上。

用力过猛,收势收不住,粗黑手掌挥过他颈侧,手上夸张硕大的蓝宝戒指狠狠划过,一道血痕立刻在项名海下巴出现。

「你……」李永仲没料到项名海会突然挺身保护李宗睿,儿子没打到,反而打伤了训导主任,饶是他再凶狠,也惊呆了。

「李先生,请您控制自己!」校长也动怒了,他威严地发出警告:「处分就是处分,我们校方的立场是一致的,百分之百支持我们训导主任的决定。如果要好好讨论的话,我们很欢迎:如果您还是坚持用这样的态度,我想,我们没有什么好谈的了。」

「老李,你干什么?」阙议员眼看情况愈来愈乱,不满地把李永仲架开:「你这样对事情没有帮助啦!」

「我……我不管,我要……我要开记者会!」李永仲的气焰已经明显减弱,那个项名海看似斯文,骨子里却有着无法撼动的沉稳气势,李永仲发现自己估计错误,冲动行事,把自己逼到了死角。可是又不甘心,只能一再重复他的威胁:「我要找记者来!」

「你找埃人不够的话,我请我助理把认识的记者电话都传给你。」何岱岚毫不留情地说,嗓音清脆俐落:「我不介意到场说明,相信阙议员也可以当个最好的目击证人,我们一起对外好好说清楚这件事:学生家长不满校方处分,还到学校殴打师长!你在地方上也是名人,这条新闻,你看记者他们追不追!」

「靠天!妳敢威胁我?」李永仲被这么一激,又抓起狂,差点又要扑过来拍桌子痛骂。

「好了,不要再讲了,我们还是先走吧。」阙议员看情况已经急转直下,那个正用手背抹了一把下巴的血珠的年轻训导主任,要是追究起来,事情还会更坏。他当机立断,拖着李永仲就走:「王校长、项主任,我们会再跟各位联络的。」

「恭候指教。」校长只简单响应了四个字。

「妈的!女人凶什么凶?他们何家就是不积阴德,才会死的死、病的病,让一个细姨的女儿出来当家作主!」李永仲被拖出会议室,还一路不干不净地咒骂着。

在场的众人都听得清清楚楚,李宗睿尴尬得耳朵都红了。他慌乱地要跟着父亲出去,突然又回头,犹豫地看着何岱岚。

「何姑姑,孟声他……」

何岱岚面对着李宗睿,语气马上毫无办法地柔和下来,与刚刚的泼辣凶悍完全不同:「他没事。一切都好。你自己要多保重。」

「我知道了。」

年轻的心事彷佛全部都放下了。 被记过、被父亲拳打脚踢、被老师同学侧目、暂时不能打他心爱的篮球……这些彷佛都退到了次要的地位。此刻,他得知何孟声一切都好之际,他浓眉一舒,嘴角扬起宽慰的笑意。

「李宗睿!你给我滚出来!」声势惊人的怒吼随即传来,李宗睿吓了一大跳。

慌忙转头看了看,他又转回来,然后,高大的身材规规矩矩地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

「校长、主任,对不起。还有,谢谢你们。」

说完,他直起身子,不再多说,迅速出了会议室,跟着怒气腾腾的父亲离开。

www.kanyanqing.cn

训导主任办公室。

和主人的个性一样,这办公室整洁到简直没有人气。所有档案都整齐排列,桌上、沙发椅、茶几全都一尘不染,完全没有装饰品。

办公桌后,坐着严肃刚硬的项名海。

沙发上,则是抱着双臂,脸蛋上还残留怒气、泛着淡淡晕红的何岱岚。

「如果不是阙议员打电话给我叫我来的话,我还不知道,事情闹得这么大。」何岱岚瞪着项名海:「为什么你都不告诉我?」

项名海轻描淡写,翻着桌上的公文:「要告诉妳什么?校方的处分已经用信函通知家长,妳也收到了,不是吗?」

「我不是说那个!」她放下双手,坐直身子,杏眼又睁得圆圆:「你明知他们要来闹孟声跟李宗睿的事情,这难道与我无关吗?就让他这样痛骂污蔑孟声?」

「如果妳来了,能怎么样?」项名海微瞇着眼,反问:「像今天这样,拍桌大骂,互相挑衅?还是,干脆用最原始的方法解决,大家打一架,胜者为王?真幼稚,这样的态度,能解决什么事情?」

何岱岚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居然在教训她!

「你……」刚刚威风凛凛的女英豪,此刻胀红了脸,气得说不出话来。「你到底是帮哪一边的?」

「我两边都不能帮。我是训导主任!」项名海毫不客气地说。「撇开训导主任的身分不论,我还是要告诉妳,刚刚瓢种解决方武,一点也不好!妳跟他硬碰硬干什么?他随便调两个手下在路上堵妳,妳就吃不完兜着走!一点自觉也没有!」

何岱岚听了,没有响应。她站起来走到办公桌前,双手撑住桌面,上身微微前倾,明眸只是搜寻似的在那张斯文脸庞上转啊转。

被她看得有些尴尬,项名海转开了视线。「妳干什么?」

「你是在担心我?」何岱岚直率地问。

项名海心猛然一跳,抿紧线条优美的唇,不肯回答。

「如果你是担心我的话,谢谢,不过大可不必。」她旋身又走开,到沙发坐下。

那双大眼睛不再盯着他,项名海这才松了一口气。

她继续说,口气闲闲的,好象在讲别人的事一样:「我从大一开始正式跟着我爸、我哥他们跑基层,帮忙选举的事情。大学毕业那年我哥得胃癌,没办法竞选连任,直到登记截止前一天才通知我要参选,因为我们选区有妇女保障名额。」

项名海十指交握,下巴搁在上头,觉得微微刺痛,才察觉下巴的伤口。他静静听着。

何岱岚坐在沙发上,黑白分明的眼眸,直视着墙上挂的一张行事历。她淡淡说下去--

「我被选举对手的车恶意擦撞过两次,有一次还弄到轻微脑震荡。政见发表会之后被泼过茶,去扫街拜票的时候被丢过鸡蛋。我被黑道软性绑架,美其名是要去『谈谈』两次……」说到这里,她突然转头,炯炯地盯住项名海:「你以为我会怕李永仲这种人物吗?那你也太小看我了。」

「我不是小看妳。」项名海依然水波不兴的样子,迎视那双亮得吓人的眸子:「我只是觉得,没有必要跟他硬碰硬。」

何岱岚「哧」地一声笑出来,小脸绽放今天以来第一个灿烂笑靥:「没有必要跟他硬碰硬?刚刚还不知道是谁挂了彩呢。你的伤没事吧?」

「没事。」他揉揉下巴,随即又皱眉说:「无论如何,妳一直激他也于事无补。他若真的要起狠来开记者会,又有什么好处?没有人愿意见到那样的结果。」

「开就开,我才不怕。」何岱岚满不在乎,她瞄他一眼:「你难道怕他吗?我想才不是。你怕的应该是开记者会,对学校的形象会有损伤,对吧?」

项名海没有否认。

她说对了。项名海 顾虑的,一向都是学校的形象。

学生犯错,记过处分,天经地义。这哪里破坏了什么形象?

所以,他担心的是……

办公室里陷入沉默。正值午休时间的校园里,静俏悄的,只有偶尔经过的脚步声,跶跶地在走廊上急促通过。

已经开了冷气的办公室里,冷气机马达运转声隆隆传来,衬得两人之间更静。

「学校里有学生谈恋爱,这算是破坏学校形象吗?」久久,何岱岚重新开口,声音明显地冷了下来,带着一丝生硬,让项名海很不习惯。「项主任,我没想到,原来最反对他们交往的人,居然是你。」

项名海没有辩驳,他只是也盯着何岱岚坚决的小脸,看了半晌。

「妳又为什么赞成呢?」他没有回答,只是反问。「不止学生在校期间谈恋爱的,不是只有我们学校。他们两个确实已经互相影响,到了触犯校 规的地步。何况,请别忘了,正理高中是男校,两个男学生谈恋爱这样的事情,难道是什么值得大张旗鼓、昭告世人的事吗?」

「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吧!」何岱岚立刻反驳。「难道你私心里也觉得同性恋见不得人?那你跟李宗睿的爸爸又有什么不同?」

项名海的脸也板了起来。两人之间已经完全不再有轻松笑谵的火花,他们像是准备要搏斗的两只野兽,正提高警觉,戒备地防守着。

「这跟我本人私心怎么认为,并没有关系。今天我是训导主任,我有责任维持学校的纪律与秩序。」项名海毫不留情地说。

「所以你用记过处分来惩罚他们的交往?」何岱岚提高声音,不可置信地瞪着那张英俊却布满阴霾的脸庞:「我真不敢相信,我一直以为,你外表虽严肃,内心是很温暖的!没想到……」

「记过是处罚他们触犯校 规。逃课、不假外出、无照骑车……这些都该罚,没有任何借口。所有影响他人、破坏秩序与纪律的行为,都该受到处罚,与他们有没有交往无关!」

「不,你刚刚不是这个意思。」何岱岚尖锐指出疑点:「你明明怕李永仲真的召开记者会,揭发这件事情。如果像你说的,犯规处罚,那么校方非常站得住脚,又为什么要害怕呢?你是怕学生同性恋这件事情被公开吧?其实,说到底,冠冕堂皇的理由之下,你觉得破坏秩序与纪律的,根本是同性恋这件事,对不对?!」

「妳说得没错,我就是这么认为!」一向不受激的项名海,此刻终于也控制不住自己,他按着桌缘站了起来,高大的身子散发出怒气:「有些事情是不能搬上台面的!多少年来的惯例都是如此,这就是传统,这就是学校维持纪律跟秩序的根基!」

「社会已经进步,时代已经不同。你对同性恋的想法,还停留在过去。」清脆嗓音俐落而不留情地刺回去:「现在所有的传统都在面临挑战,你若谨守着所谓的根基不放,到最后,根本无法配合时代转变的速度!」

两人唇枪舌剑,势均力敌,都不手软,也不退缩。

他们在空中相迎的视线,简直像要交击出火花。

「学生是来求知的,来接受群体生活的训练。来正理的学生,更必须接受保守而严格的校风与要求,这是正理创校精神的一部份。如果不认同,可以选择别的学校。」项名海一个字一个字慢慢地,不容质疑地说:「社会在转变没错,但是,对不起,我认为,学校并不是用来反映时代变迁的工具或场所。」

何岱岚也站了起来。身材虽娇小,却散发着不容忽视的坚毅气息,她仰视着项名海,丝毫不惧。

「学校不是用来反映时代变迁的工具。说得好。」何岱岚也清清楚楚地,一个字一个字地说:「你知道吗?这也是以前人们对女人参政的想法。政治界不需要女人,女人参政只会破坏政治生态与伦理。还不到一百年以前,女性是没有投票权的;而一直到五十年前,联合国才明文规定女性参政的权利与男性平等。在这之前,大多数人认为女人不必也没有能力参与政治。不过现在,我是女人,我也是地方上以第三高票送进议会的政治人物。时代确实改变了,政治界的伦理确实被破坏了。它慢慢在调整,秩序只会不停地破坏又重建。」

午休结束的钟声响起,校园里开始慢慢充斥谈笑、走动,甚至奔跑的各种人声,青春朝气正开展。

办公室里,两人还是对峙着。

项名海不能不折服,不能不钦慕。

只是,他只能保持沉默。

轻轻的敲门声打破僵局,头发已经半灰白的校长站在门边,微笑望着他们。

「何议员,妳还在?没有公事要忙吗?」校长跟何岱岚也认识满久了,她的父亲跟校长是老朋友,所以校长语气很熟稔:「别让我们耽误妳的工作。」

「啊,我是该走了。」何岱岚看了看墙上的钟,有点赧然地说。

其实她半小时前就该走了,只是……为了跟项名海吵架……

「来,我送妳出去。」校长还是笑盈盈的:「午休结束了,老师学生们来来往往的,看到你们吵得脸红脖子粗,也不太好。」

这么一说,两个年轻人都尴尬起来。何岱岚低头,不敢再看那双炯炯盯着她的黝黑深沉的眼眸。她拎着皮包往外走。

「那我走了。」她低声说,也不管人家听到没有:「如果有什么事,请再跟我联络,谢谢。」

「没有事也可以联络。」校长明明是故意加这一句的。

他刚刚站在门边听了半天,平日那么精明俐落的两人,居然都没有发现他的存在,都专心在对方身上。

你来我往地吵了好一阵子……一向一板一眼、彷佛永远不会动怒的项名海,被激得大失常度;而大方随和的何岱岚,也争得脸红脖子粗。

然后,校长一出声,两人的耳根子都约好似的红起来。

年高德劭,一双智能眼眸看过多少人事,校长怎么可能感觉不出空气中火花四冒的暧昧?

校长陪着何岱岚往外走。而他们身后,那双炯然的俊眸,始终锁定着那娇小窈窕的身影。

「妳讲那些有什么用呢?」下了楼,穿过走廊,往校门方向走,校长淡淡地对何岱岚说:「从政之路走得多卒苦,妳自己最清楚;学校或政界的环境下是一朝一夕可以改变,妳也一定知道。项主任只是个尽忠职守的好主任,妳又何必跟他这样大吵一架?他的立场也很困难。」

「我知道。」何岱岚还是低着头,像个在父亲面前听训的小女儿。「我只是……听他那个说法,气不过嘛。」

校长又笑了,眼睛都瞇了起来。

「岱岚啊,妳……终于遇到一个不会被妳的气势吓倒的男人喽。」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