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乐心 > 《动心怎么说》
返回书目

《动心怎么说》

第九章

作者:乐心

梅雨季过去,时序进入炎夏。

前一阵子的纷纷扰扰,似乎进入风平浪静的阶段。师生们被即将到来的期末大考、毕业典礼等活动给分散了注意力,加上当事人何孟声安静得像哑巴;而李宗睿一直没有回学校上课,能谈论的题材很有限,所以渐渐冷了下来。

不过,虽然如此,项名海却知道,李永仲那样的角色,不可能在受了气之后,不讨回个公道。

当项名海在校务会议之后,听到教务主任把校长拉到一旁,开始讨论起李宗睿时,他停下了脚步。

教务主任知道项名海从头到尾都有参与这件事,所以只是瞄了他一眼,默许他加入讨论。

「李先生已经决定了?」只见校长脸色凝重地再次确定。

「这种事还能开玩笑吗?」纪主任也苦着脸,很无奈的样子:「学期末才要转学,本来他还打算让李宗睿都不要再回学校,我说好说歹,才让李先生听进去,至少让李宗睿来考完期末考,算念完整个学期,他转学过去才能念高三!」

校长揉着眉心,很苦恼:「这样对学生真的不好。升高三关键时刻,还要适应新学校新教法……」

纪主任点着头,他还忍不住抱怨:「李先生脾气真火爆,我在电话里被他骂了整整半个小时,说我们学校多烂多烂,这次要不是何议员出面摆了一桌跟他道歉,他才不肯就这样罢休!」

「纪主任,你说的,是真的吗?还是听说而已?」一路听下来,项名海的脸色虽然没变,眉头却渐渐地锁了起来。他终于严肃地问。

「是真的。」纪主任肯定地点着头。「何议员请吃饭,我们都有去。是李先生当场宣布不计较了,只是要让李宗睿转学。」

校长突然拍了一下纪主任的肩,苦笑。有了一点年纪的纪主任,好象小孩子一样「肮了一声,恍然惊觉自己说溜嘴了。

「你们都去了?」项名海略瞇起细长的眼睛:「可是,没有让我知道?」

「这是何议员的意思……」纪主任嗫嚅。

很好!好得不得了!

项名海觉得一股闷气充斥胸臆,如梗在喉,他用了整个下午在平复心情,让自己平静下来,却很挫败地发现,一点也不成功。

被排拒在外的感觉极度糟糕。这么大的事情,何岱岚居然完全不跟他商量,那种刺痛感,居然愈来愈严重。

她把他当什么呢?

项名海无法把这个问题拋诸脑后。

下班之际,他照例巡视完校园,在安静的夜色中,一路开下山。

耀眼的灯火尽收眼底,他像是重新回到红尘中一样,不过一向平静的心情不再,他不停地想着早上听见的事情,何岱岚、李宗睿、何孟声……

然后,他像是下定什么决心一样,方向盘一打,往家的反方向开去。

顺手也找出了手机,要确定某位忙碌的议员,有几分钟的空档跟他谈谈。

www.kanyanqing.cn

项名海按照王助理的指示,驱车来到入夜的议会前。

正确来说,是议会的侧门前。

他坐在车里,看着蒙上一层薄薄夜色,却依然灯火辉煌的议会。侧门前,有一小群人聚集,还带着摄影机跟麦克风,看来是记者。

一有人从侧门出来,不管是谁,摄影机跟麦克风都立刻蜂拥上去。有人挥手走开,避之唯恐不及;有人似乎有备而来,站定侃侃而谈。

他在车里等了一会儿,因为看不清楚,他索性打了临时停车灯,然后下车。

静候片刻,他先看到王助理低着头出来,然后是何岱岚。俐落短发、明眸红唇、抢眼的鲜黄色中国风短袖上衣,在夜色中、人群里,依然一眼就看到她。

认识的记者迎上前去,劈哩啪啦问了好几个问题。何岱岚沉吟着静听,然后抬头问:「我可以讲几句。你们用同一个镜头,好不好?」

记者们很快达成共识,众家协调着取镜位置。何岱岚还询问旁边正在调整麦克风的记者:「大概有多久?」

「十秒钟左右,可以吗?太多的我们回去再剪。」

摄影灯亮起,记者朗声上阵:「现在记者的位置正在市议会,关于教育发展基金的草案,我们为您访问到教育委员会的何议员。请问何议员,今天开会达成了怎样的决议?市长今天下午已经公开表达了他的关切,何议员妳知道吗?有没有什么感想?」

只见她明媚大眼睛一抬,开始作答:「我们委员会,已经研究教育发展基金的草案长达四个多月,草拟了四次,现在已经进行到要进入二读的阶段。市长的关切我们都收到了,不过双方的立场显然不尽相同。至于教师增额的部份……」

口齿清晰、台风稳健,十秒钟一到便结束,干净俐落,半秒也没超过,令项名海以及其它旁观的人都啧啧称奇起来。

专业,真是专业。

她发表完官方说法,便是微笑告辞,任记者再怎么追问,都没有回答,在助理的陪同下往停车场方向走来。

抬头看见立在不远处修长英挺的身影,她立刻一愣。随即回过神来,疾步走到他面前。

「你找我?」

项名海居高临下盯着她几秒钟,表情莫测高深:「是的。」

「你们要不要赶快离开这边?」王助理在旁边有点紧张地说。他回头看看那群正在守株待兔的记者:「不然会被拍喔。」

当机立断,何岱岚拉了一下项名海的肘:「没错,先离开这里吧。」

他们上了项名海的车。刚刚镜头前伶牙俐齿的她,在车上却安静得像不存在,项名海瞄了她好几眼,都完全看不出她的动静。

「听说,妳请了李永仲吃饭?」来了,开始兴师问罪了。「为什么这件事,我一点都不知道?」

「你现在不是知道了吗?」何岱岚只是直视着前方,淡淡说。

「妳为什么不告诉我?」风水轮流转,变成项名海质问她这一句。

「要告诉你什么?我们私下和解了,摆一桌跟他们道歉。李永仲他们决定不再追究,也不召开记者会了。正理高中、我们何家,他们李家的面子都不会公开受到伤害,两个孩子可以安心读书。这样不是皆大欢喜吗?」

项名海那种气闷的感觉又上来了。

这太不像她。不像朝气蓬勃、精神奕奕、为了捍卫自己的理念,会毫不妥协、不顾一切的她。

「妳为什么要这么做?」项名海自己都觉得词穷,问来问去都是「为什么」。

何岱岚只是苦苦一笑。「讲好听是能屈能伸,讲难听一点,就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车内又落入沉默。他感受到她深刻的无奈,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车子稳定地滑行在热闹的台北市街道,花花绿绿都不入眼,他们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

「李宗睿要转学了。申请书今天送到我手上。」好久好久,项名海才又开口:「他考完期末考就要离校了。何孟声知道吗?」

「知道又怎么样?」还是那个闷闷的声调。「孟声被他爸爸接回去监视、管教了,上下学都有司机接送。学校里有老师看着,我想他也不能怎么样。」

「他爸爸?哪一位?」

此问题一出,何岱岚很快转头看他一眼。

他知道了。

没错,拜校内最近很热烈的八卦所赐,项名海终于对她家的状况有了认识。

何家是地方上有名的政治世家,何岱岚有两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前任议员何岱峰是老大,与她整整差了十五岁。

两个哥哥跟她都没有什么感情,彼此也不太来往。她和大哥最接近的时刻,是四年以前,何岱峰被诊断出胃癌,忍痛放弃竞选,在家族考量之下,让幼妹顶替他接受党的提名,出马竞选的时候。

那时,在人前,他们必须演出兄妹情深的戏码。

当她大哥用虚弱的声音,在病床上握着重要桩脚的手,殷切拜托乡亲们,要像支持他一样的牵成他唯一的妹妹时,连从小受尽白眼的何岱岚,都险些感动落泪。

然而一切都是基于利益的考量。为了选举做出来的戏。

她的二哥也好不到哪去。从小到大,喝酒、赌博样样都来,女朋友一个换过一个,学校也一所换过一所,连专科都没有毕业,当完兵出来便仗着自己家庭在地方上的势力,横行无阻,以帮人关说、解决见不得光的纠纷收取高额佣金为业。

更有甚者,她二哥结婚之后,不知道是因为夫妻感情不和,还是过多的烟酒让二哥身体有问题,一直没有生育。到后来,在家族的决议下,何岱峰把幺儿过继给自己的弟弟,这个幺儿就是何孟声。

生父已经够忙碌,加上觉得儿子已经过继,不该多问多千涉,所以很少关心。养父则是本身自顾都不暇,夫妻感情又不睦,这个家族希望用来拴住他、培养一点责任心的儿子,根本像是个大麻烦。

到最后,何孟声变成爹爹不疼姥姥不爱,大人们各忙各的,家中只剩下也没什么地位的小姑姑跟他相依为命。

而今天,何孟声居然被「爸爸」接回去管教……

「是他生父,我大哥。」何岱岚闷闷解释。顿时觉得一切都不用多说了。

反正,他已经清楚状况。

「怎么会变成这样?」项名海一双浓眉都快打结了,他英俊的脸庞都是不解,还有一丝愠怒。「我以为我们在这件事情上面达成过共识!妳对李永仲的态度转变太大,对不起,我实在不了解为什么会……」

「停车好吗?」她突然打断他的质问,很突兀地说。

「什么?」

「可以找地方停一下车吗?我不舒服。」

他依言转进一个住宅区,把车停在小公园旁边。何岱岚什么都没多说,开了门就下车去了。

夏夜里,空气中酝酿着要下雨的潮闷。她娇小的身影渐渐没入夜色中,只是一直往前走,也不知道要走去哪里。

项名海追了上去,只见路灯下,那张宜嗔宜怒的小脸,此刻一片苍白,小嘴紧抿,衣服鲜丽的色泽也无法改善她的脸色。

「妳还好吗?」

她没有回答,只是找到一张铁椅,便坐下了。双手在膝盖上交握,静静的。

项名海站在她面前,看不清楚她低着的脸蛋上,有着怎样的表情。

他好想问,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态度有一百八十度的转变?问李宗睿真的确定要转学吗?问何孟声情绪上有怎样的反弹?问她……为什么……都不找他商量?

他很介意,非常介意。他以为他们是同一边的。

「妳是不是受到什么压力,让妳这么做?」他想了一个下午,只能想出这样的可能性。

不过他依然非常怀疑,像何岱岚这样的脾气与个性,李永仲怎么可能对她造成压力,勉强她摆酒席公开道歉,把大事化小?

可是,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可能,让她会这样态度丕变?

看她一直不抬头也不动,手握得紧紧的,指尖都开始发白,项名海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忧虑与疑惑,他伸手想碰她的肩,一面低声询问:「妳听见我问的话了吗?怎么回事?」

何岱岚突然抓住那只坚强而有力的大手,然后,把额头靠上去。

「我很累……」她的声音低低哑哑的,带着深深的疲 惫与无奈:「我很累了。让我休息一下,好不好?」

她真的心力交瘁了,不然,不会这么失态。

可是此刻,她只想借用一下他彷佛永远不会失控的力量,偷偷的,喘口气。

他的心,在她温软的小手抓他的那一刻,突然像棉花糖一样,软成一团。

他似乎总是能看到她脆弱的一面。

不管是初识时、在发狂似的找人时,在此刻……

总觉得自己在她面前会变得更坚强,也更脆弱,这样奇妙的共存关系,让他只能无可奈何地认清,然后接受。

他在她身旁坐下,让她似乎有千斤重、怎样都抬不起来的头,轻靠在他坚硬宽阔的肩上。

带着丝丝潮意的夏夜晚风,萦绕在他们身畔。稍远处有着小朋友玩的秋千架、溜滑梯和沙坑,在路灯下,静悄悄地矗立。小公园几乎没有任何其它人走动。

气息交融,他清爽的男人味,和她淡淡的幽香交错,形成暧昧而难解的氛围。

静静倚靠,这一刻,她有着模糊的安心。

他是这样高大坚强,如此可靠。

她需要休息,她只要一点点的时间,让她休息吧,真的,只要一下子……

「谁对妳施压?」

虽然嗓音低沉温和,却依然是质问,何岱岚叹了一口气。

静谧贴心的时刻过去了。

「你一定要问吗?」她也那样低低地、小小声地回答,彷佛亲密私语,内容却那么令人沮丧:「是我大哥。阙议员知道跟我谈没用,直接找上我哥,把事情加油添醋说了一遍,我哥决定我该跟李永仲和解。他还说孟声不该继续住在我身边……反正,我只是他姑姑,还不是百分之百亲生的,没有资格管教他。」说到这里,她突然抬头,仰着脸,无助而迷惘地看着他:「我真的,有这么糟糕吗?」

「不会。妳已经做得很好。」

她在侄子身上投注的感情与关心,早就远远超过何孟声的生父及养父。为了她相信的事情、她所爱的人,可以奋不顾身、毫不畏惧。 工作上全心投入,就算只是政策性的卡位,被当成哥哥养病时的替身,她也完全没有打马虎眼的念头,只求尽力而为。

而平常的她,又是那么娇俏可爱、妙语如珠……

最近以来,除了工作,私下受到的重重压力与痛责,因为无法圆满解决何孟声的事情所带来的内疚,家人的不谅解……让她已经濒临精神与体力上的负荷极限。

每个人都在要求她,都在问她为什么,都要她解决一个又一个的问题,不管是不是她能力所及、她愿不愿意。

事情解决了。可是,她受了委屈。得向李永仲低头,相依为命的侄子也被带离身边……这一切,却没有人在意。

只有此刻,眼前这个英俊而严肃的男人,那么正经认真地告诉她,她已经做得够好……

她的鼻头酸了。重新低下头,不敢再看那双诚恳而率直的眼眸。

「我好不甘愿,又好难过……」她低低倾诉起来。「我只能一杯一杯地跟李永仲喝酒、跟他打哈哈;我看着孟声收拾行李,被司机接走……我……」

「妳休息一下吧。 别说了。」项名海忍不住,舒出长臂,轻环住她纤弱的肩,然后,屈肘,把她的头轻按在肩窝。

「我真的很累。」她幽幽诉说。

「我知道。」

他就这样轻拥着她,静静陪伴。没有针锋相对、没有谈笑戏谑,只有沉默,和温暖贴心的了解,和再也难以压抑的怜惜,偷偷滋长,茁壮。

久久,两人都没有移动,没有开口,他们自成一个安静而私密的小世界,旁边路上偶有摩托车声,或是晚上散步的路人偶尔经过,就算看到他们,也会体贴地偷笑离开。

情侣嘛……还大剌剌坐在路灯下公园长椅上谈情说爱……

这对「情侣」彷佛忘了时间,坐在那儿好久好久。

终于,有了动静。

项名海轻握了握她纤细的肩。

「什么?」舒服放松得几乎要睡着的何岱岚,迷迷糊糊地问。

「妳还是没告诉我……」他的嗓音那样低沉有磁性,不疾不徐,在耳际温和响着。让何岱岚听得耳根子麻麻的。

「嗯?告诉你什么?」

那男性而魅惑的嗓音,继续轻问:「……为什么请李永仲吃饭这件事,不让我知道,也不让我去?」

他,他居然是要问这个!

何岱岚万念具灰地申吟起来。

这个男人,根本就是「不解风情」的最佳代言人!

「因为,你的立场会很难堪啊!」她挣脱他太过亲昵的轻拥,转身面对他,清脆回答,眼睛瞪得圆圆的:「你不是说了,犯校 规就该处罚,而且校方的立场很坚定,处分绝对不会更改!那你去干什么?你代表的就是校方坚定的立场啊!去那个我们要和解的饭局,你不就自打嘴巴了?」

「校长跟敦务主任都去了,校方难道就不算自打嘴巴?」

「那是……」

她一口气涌上来堵住喉头,呼吸不顺起来。项名海还好心地伸手帮她揉揉背心,帮她顺气。

「那是因为李宗睿要转学,李永仲说要跟校长还有教务主任打个招呼,问一下手续什么的。校长不想让他再去学校闹,才打电话跟我说,干脆一起……」

杏眼圆睁,刚刚的温柔情懔都已经随风而逝。何岱岚气鼓鼓地瞪着他:「你拷问够了吗?将军?我……真是会被你气死!」

「妳干嘛这么生气?」项名海也好奇起来,他的大手依然放在她的背心轻轻抚揉,轻描淡写问。

何岱岚没有太注意他亲昵的举动,只是仰起小脸,满满的不服气与质疑神色。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啊!」

她简直不敢相信!这个人!超现实到极点!让她忍无可忍,忿忿不平地大发娇嗔起来:「你抱着女人的时候,永远都只会聊公事而已吗?都不会聊点别的?」

俊眸微瞇,他的薄唇突然扯起一个浅淡的弧度,笑意染上他的眼。

「不知道。妳要不要试试看?」

www.kanyanqing.cn

结果他们还是被拍照了。

虽然项名海在议会前只不过才待了几分钟,偏偏何岱岚算是颇受到媒体注目,身边一向除了助理或家人之外,几乎没出现过别的年轻男人,这次终于让记者们逮到机会了。

其实新闻用镜头很快带过,隔天地方版报纸也只登了小小的照片当花絮,软性报导而已,却让男女主角都被各自的高层「关切」。

项名海不知道到底哪一种比较可怕。

是自己年迈父亲正经严肃的详细盘问责备电话?还是学校老师们好奇八卦的打量眼神?甚至是笑得眼睛都瞇了的校长,偏头欣赏报纸上小到几乎看不清楚的照片,然后,好欣慰地看看已经有点局促的他,心满意足地笑说:「很好,你们很配,我从一开始就这样觉得!」

他只能摸摸鼻子,百口莫辩。

也没什么好辩的。新闻报导又没有冤枉他,他确实是去找何岱岚。

之后要是有机会,他也还是会再去找她。

就像……今天,他果然就又来了。

王助理接到他的电话,已经完全把他当自己人,很熟络地招呼着:「项主任啊,你要找我们何议员对不对,她现在没办法接电话……不不,你等一下嘛,今天晚上是党主席请他们吃饭,应该快结束了,你要不要来接她?方便吗?来接吧!」

看看,这跟校长他们有什么两样?明明就是恨不得马上把两人送做堆!

项名海对外界这样的关切与压力,其实已经有点吃不消。不过想到何岱岚要承受的一定比自己多很多,他就忍不住要关心她。

他按照王助理的指示接到了人。何岱岚盛装打扮,一身水红色短袖改良武旗袍型小礼服,短发掠在耳后,两颗珍珠镶钻耳环在夜色灯光下闪闪发光。显然喝了一点酒的她脸蛋红扑扑的,一上车就喊热,直催他开冷气。

「开了,开到最大了。」项名海斜瞄她一眼:「妳没喝醉吧?」

「喝醉?笑话。」何岱岚明亮大眼睛瞪着他,一脸嗤之以鼻:「你没吃过这种应酬饭吗?一杯酒敬来敬去一个晚上都喝不完,谁喝得醉?」

虽说没醉,不过暑天里又略有酒意,何岱岚还是一直嚷着好热,车里好闷。到后来项名海 被她吵得没办法,路上途经河边,干脆就找地方停车让她下来吹风,还到便利商店帮她买了一大罐冰凉矿泉水。

她小姐先喝了一大口之后,就把水瓶交给项名海,叫他帮她倒水。

「倒水?」

「嗯,倒到我手上。」

只见她双掌拱成碗状,伸到他面前,项名海虽然不解,也先不动声色地做。

水一倒,这位小姐居然往脸一泼,当场用冰水洗起脸来。

「妳……」项名海讶异地瞪着她。

「继续倒啊!」

她痛快地用冰水洗了脸,脸畔短发都弄湿了,然后皮包里找出有备而来的手帕,把脸擦干净,这才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哗,舒眼!你要不要也洗个脸?」

项名海目瞪口呆地看着她。哪个女生会这样洗脸的?

妆都卸干净了,健康明媚的脸蛋依然红扑扑的,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恢复神采,就连卸掉口红的唇,都透着淡淡的水红。她嫣然一笑:「不好意思,我整天都好想这样痛快洗个脸。谢谢你啦。」

「哪里。」他终于接受刚刚看见的事实,忍不住想摇头苦笑。

她伸头看看夜色下的河堤,伸长手,指了指前方:「我们去走一走好不好?透透气。」

他怎么可能拒绝那双带着期盼的大眼睛?

两人在河堤上漫步,夜风虽然不算清凉,但也不无小补。她边走边深深呼吸:「好舒服……对了,怎么有空来找我?学期末不是很忙吗?」

「还好。」项名海看她一眼:「妳呢?最近也很忙吧?有没有受到什么……特别的关注?」

何岱岚闻言,斜睨着他,好象在研究什么似的。

「为什么会有『特别关注』?」她敏捷地反问:「因为上次的报导吗?我这边是还好。是不是给你造成困扰了?」

「困扰是不至于……」项名海把手插在裤袋里,缓缓定着,有点自嘲似的,低头扯起嘴角,笑了笑:「被很多人关心倒是真的。我爸看到报纸,当天就打电话来问我到底怎么回事。他还说……」

项名海突然住口。看了她一眼。

何岱岚民代作风又出现了,很想管闲事。加上这个男人欲言又止的样子实在很迷人,她忍不住要追问:「你爸说什么啊?」

「我爸说……」他板起脸,学着他父亲,用很威严的口气说:「项名海,帮你取这个名字,是期望你名扬四海没错。不过,不是像这样,因为绯闻才上报!」

何岱岚听得噗哧一声笑出来,笑靥如花,她安慰似的拍拍项名海坚实的手臂:「抱歉,害你被骂。不过你要很知足了,你的名字很好听啊,不像我的!」

「妳的有什么不对?」他很自然地接过轻拍着他的小手,干脆就握住了。

「岱岚,就是『带男』嘛。」何岱岚耸耸肩,也很自然地就被他牵着了,两人并肩缓缓在河堤上漫步。

她说起自己的事情,说得那么漫不经心,好象事不关己似的。却令听者忍不住为她心疼。

「我妈一直希望可以生个儿子,好被接回何家去,至少让何家承认她的存在。可惜一直到她死前,心愿都没有达成。」她的声音有点闷闷的:「我小时候一直觉得很抱歉,自己怎么不是男生。要是我是男生,该有多好。」

握着小手的大掌紧了紧,给她无声的安慰。

「妳是男生的话,一点也不好。」低沉嗓音缓缓地、有深意地说。

可惜身旁人儿没听出来。

「也对啦,如果我是男的,那就不能因为可以抢妇女保障名额,而被推出来参选了。」她摇摇头,不过立刻又推翻自己的论点:「可是,我后来还不是没用到妇女保障名额!我是第三高票哦!」

看着她好象小女孩一样炫耀着,娇憨可爱,项名海在夜色中,微笑起来。

「好,很厉害。」他的眼眸含着笑,低头看她:「年底还要再选吗?」

没想到这样一问,刚刚那张意兴风发的小脸,突然黯淡了下来。

「我大哥的身体经过这几年调养,已经好多了。发现得早,切除之后状况都很稳定,他这一次会重新回来竞眩」何岱岚尽量轻描淡写地叙述:「上个礼拜党部已经公布提名名单了,我年底就要『毕业』把棒子交回去给我大哥啦!为了这件事,还特别被我哥找回去谈了几次。他其实也是要骂骂我哪里做不好,啊,然后就顺便问了一下你的事情。所以,说受到关切……也是有啦,只是没像你那么哀怨,还被你爸爸骂了。」

听着她的话,想象那个场面,一定不会太愉快。

他可以感觉到,何岱岚其实是喜欢这个工作的。她对于自己能够帮助的人、事,一直都有着热情,也都全力以赴。

而现在……不是她做不好、也不是做错事,但她就是得接受安排。

多么无奈。

他握紧她柔软的小手。

「那你以后就不能叫我何议员了。」她仰头,努力要换上开朗的表情,试图改变有些沉重的气氛:「怎么办?那你要改叫我什么?何小姐?」

「我会想一想。」夜色中,他英俊脸庞上流露的微微笑意,是那么温和迷人:「我想到了再告诉妳。」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