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乐心 > 《动心怎么说》
返回书目

《动心怎么说》

第十章

作者:乐心

暑气逼人的夏天里,正理高中因为处在半山区,绿荫间,偷得了几分城市喧嚣之外的凉意。

暑假,应届毕业生离校之后,升高三的准考生们依然到校暑期辅导。身为行政人员的项名海天天要上班,他在三十度的高温中,还是一丝不苟地穿著整齐熨贴的西装,连领带都打得规规矩矩,丝毫不乱,让何岱岚大呼佩服。

议会休会期间,她每天动跑基层,为了年底的选战打基矗只不过这一次,她大病初愈的哥哥都与她联袂出现,因为--要竞选的是他哥哥,不是现任的她。

在感情其实很淡薄的兄长身边,在殷殷问候、誓言支持的乡亲面前,她整天必缜挂着亲切大方的笑容,一遍又一遍地请大家要牵成重新归来的何议员,有什么需要服务的,则是不要客气,来找何岱岚……

为人作嫁。。就是这样。

她最近一整天行程的尾声,都是到大哥何岱峰家中,与幕僚、桩脚或党部人员讨论一大堆配票、整合、协商之类的事情。在那样的会议中,她常常只是安静聆听,被派到要做什么工作、安排发表什么言论之际,认命而合作地点头。

而蒸腾浮躁的暑气中,纷扰难解的人事中,她唯一的乐趣,就是看到项名海。

只要有空,时间配合得上的话,项名海都会来接她。

「闷死了闷死了。」小姐她一上车就直嚷。然后皱起鼻子用力闻了闻,转头,明亮大眼怒瞪住旁边俊脸微微含笑自顾自开车的司机:「你刚刚在抽烟?」

等她等得有点无聊,所以确实抽了一根烟的项名海,慢条斯理地承认:「是。我跟妳说过,人总有缺点。」

「可是……」她小脸都皱起来,很不能认同:「我还是看不惯!别人就算了,你是项名海耶,名扬四海、刚正不阿、毫无缺点的项主任!」

「过奖了。」他还是那个似笑非笑的表情,闲闲说:「不过我想,妳还是早点习惯比较好。」

「为什么我要早点……」本来还在忿忿反问的她,瞄到他好看侧面上若有似无的笑意,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点说不下去。

脸一烫,她有点赌气地转头看向窗外。

「湿纸巾在前面置物格。」他熟稔地开着车,顺口说:「妳干嘛气呼呼的,刚刚又受气了?」

「还好啦。」她闷闷地说。「还不就是那样,不太有人鸟我,又一直安排我做这个做那个的。」

「那妳为什么还每天都来?」项名海问。

何岱岚没有答腔,只是依言在前面置物格找到湿纸巾,开始抹脸。

项名海知道她怕热,每次一上车就喊闷,又不能每次都让她用矿泉水很豪迈地泼脸,所以都会帮她准备湿纸巾,让她擦脸。

拭净了化妆品与汗水尘埃,她清秀的小脸让人看了精神一爽。项名海忍不住瞄她一眼,又一眼。

她没有注意。只是有点无奈地说着:「家里的安排与决定,我不听也不行埃何况来这里还有一个好处……至少可以看看孟声。」

项名海当然知道这个侄子对她的意义,他在学校也总是默默地观察、关心着这个事发以来一直很安静的学生。只是,什么端倪都看不出来,何孟声每天循规蹈矩地上学、放学、读书、考试,乖得像是不像真的。

「何孟声最近怎么样?」项名海问。「他在学校很静,一点问题都没有。在家呢?」

何岱岚苦笑。「也很安静。我以为李宗睿转学这件事,他会有很大的情绪反弹,不过这一段时间看来,倒也还好。只是我一直还是很担心,会不会突然有一天,他又像小开出事那时那样,半夜不见,还是就不回家了……」

双手扭绞刚刚擦脸的湿纸巾,何岱岚虽然努力想要保持平静,却忍不住说出了内心深处最担心的事:「小开死掉以后,我好几次问他要不要再买只狗,他只是笑一笑,也不回答。李宗睿要转学前,听说有回学校考期末考。我偷偷问他有没有跟李宗睿见面、说个再见,他也是那样笑笑的,一个字都不说。」

回想期末考那几天,全校都笼罩在备战状态中,何况李宗睿和何孟声两人又都被导师跟生辅组教官严格监控中,项名海在想,他们分别之前,应该都没有任何当面道别的机会。

就算身为必须严格维护、贯彻校 规的训导主任,项名海也忍不住叹了口气。

「我有时会想,是不是我做错了?像你说的,不该跟李宗睿他爸这样硬碰硬。要不然,李宗睿现在搞不好还在正理;孟声也不会像这样,变成一个自闭儿。」

眼看她愈讲愈夸张,项名海知道该做点什么了。

他伸手过去,按了按她纤细的肩,沉稳但有力地阻止她继续胡思乱想:「事情已经过去,不要再多想。他们都还年轻,升高三之后本来就应该专心读书,这是一件好事。何况,妳再多想也没有用,已经发生的都发生了。」

他的手好温暖。按在她肩际,带着一股令人安定的力量。

在这车内虽有冷气,外面却摄氏三十度的暑夜里……

他的手……

「我知道,我也只是想想而已。」她低声说。随即扬起脸,大眼睛里带着一丝调皮的光芒,斜斜看他:「不过我刚刚发现一件事。」

「什么?」

「你的手很热。」她还伸手摸了一下按在她肩头的大掌,一本正经地说:「我知道为什么。因为你穿太多了。」

「我穿太多?」项名海两道浓眉开始皱起来,他趁着红灯转过去盯着她:「这什么意思?」

「就是……你居然还穿得住长袖衬衫!去学校还穿整套西装!领带也照打!你穿这样怎么不会热啊?」她指着后座挂着、一点皱纹都没有的西装外套,大呼吃不消:「我记得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虽然是冬天,可是我就在想……」

「想什么?」

没想到刚刚还大声指控着的何岱岚,被这么一问,突然没了声音。干干净净的脸蛋开始泛起可疑的淡淡红晕。

「妳那时候想到什么?」项名海认真追问着,他仔细回想:「妳问过我会不会觉得透不过气。是这个吗?」

看他浓眉微蹙,一本正经的模样,何岱岚又想笑了。

她渐渐能体会,孟声喜欢上李宗睿,还说李宗睿好象爱犬小开的心情。

那是一种极单纯的爱悦。

看到他,就开心;想到他,就有忍都忍不住的笑意涌上。

孟声喜欢上的,刚好就是李宗睿。

而她喜欢上的,刚好就是……一个好正经好严肃、全身上下没有一丝轻松气氛、不幽默也不多话,却总是能让她笑的男人。

「真不可思议。」她喃喃地说。

「什么不可思议?」那个人还在问,好象在追问什么国家大事似的。

甜甜笑意已经满溢,从眼角眉梢流泄,她转头面向窗外,小手摀住已经快要笑出声的嘴,她从车窗的倒影上,看到自己忍着笑的模样,和身后男人一脸不解,频频斜睨她的困惑神态。

怎么办?她怎么能告诉他,从第一次看到他,心里就在想……

不行!不能说!

www.kanyanqing.cn

秋天在各级学校开学之际来临,然后,大大小小的活动、考试、会议又重新回到生活中。日子在一天一天虽像例行公事,却也偶有突发状况的流动中,慢慢地,往前推进。

项名海在十月初,把何孟声找来训导处。这是何孟声在班联会卸任,李宗睿转学之后,第一次被训导主任召见。

「我跟教务主任商量过了,如果你能担任毕业专刊和纪念册的主编,跟校刊社合作把这两样东西做好的话,我们把你的小过消掉。」项名海看着面前清瘦却飘逸、白皙斯文的学生,缓缓说。

何孟声微低着头,没有答腔。

「教务主任来找我,他说依你的成绩,可以申请推荐到更好的学校。」项名海翻了翻面前的申请书:「他想应该是因为你上学期操行成绩的关系,所以你选了远在高雄的这所……」

「项主任,不是。」何孟声终于开口。他抬起头,那双线条优美的眼眸,闪烁着似曾相识的光芒。他清清楚楚地说:「我就是要申请这所学校。」

「为什么?」项名海是真的不懂。以何孟声的成绩,北部有多所前几志愿的学校会抢着要他,为什么会想要去一个显然是屈就的地方?「你跟你姑姑商量过吗?她的意见怎么样?」

就是「你姑姑」这三个字让何孟声放下心防。项主任不是问「你家里」、「你父母」。他很清楚,在何孟声的心里,只有何岱岚是他最重视的家人。

「没有,她还不知道。不过姑姑一定会支持我,她一向如此。」何孟声清朗地说,直视项名海严肃而认真的眼眸。「理由很简单。离家远。而且,我的成绩虽然可以上更好的学校,不过我得顾虑到,有的人比较笨,加上又转学、得要适应新环境,所以可能没办法考得太好。」

项名海盯着侃侃而谈的他,昔日台风稳舰口齿伶俐的何孟声又回来了。

年轻的脸上,有着心意已决的坚毅与笃定。

「约好的?」项名海一句废话都没有,只是很简单地这样问。

何孟声嘴角扬起极淡的笑意,没有回答。

办公室里陷入沉默。仲秋的阳光,金灿灿地透窗而来,洒落在一坐一站安静相对的两人之中。

微风轻过,叶影婆娑摇曳。

成熟男人的眼眸中,有着深刻的同情。只是,他什么都没有说,也不能说。

何孟声感受到了。他一直很敏锐。

也许……跟自己一样,生活在无人正眼相看,却还是得依照游戏规则演出、毫无自由的家庭里,很寂寞、内心深处极度渴望陪伴的姑姑……也需要一个坚强的肩膀陪伴。

项主任,应该……不会错了。

「如果你想清楚了,那就是这样。」项名海不再多问。

他成天跟学生周旋,怎么看不出来?此刻的何孟声,是不能逼、也无从逼起的了。他已经有着那种豁出去的坚定。

何况,个人意愿的问题,他又能干涉什么?

「谢谢主任。」

何孟声鞠个躬正要出去,主任突然又开口叫住他。

相似的动作,让项名海想到几个月前,在隔壁会议室的情景。那时,李宗睿也是这样,鞠个躬说声谢谢,独自转身去面对一切不堪。

他觉得自己该解释一下。

「李宗睿转学之后,在校状况还不错,我跟他新学校的训导主任谈过了。」项名海向后仰靠在皮椅背上,双肘搁在扶手上,修长的指在胸前交叉。对着何孟声,轻描淡写说出从来没跟谁说过的事情:「他现在住在家里,还是被家人严密监视着,大概情况跟你差不多。以后如果有什么事情,我有听说的话,就会告诉你。你不用让别人知道。」

年轻清秀的脸上,此刻慢慢堆栈起震惊的表情。

主任他……

「是我姑姑,她、她要你这么做……告诉我这些的吗?」半晌,他才惊诧地问,讶异得连话都说不顺。

项名海摇摇头。

「你不是……我以为主任你,一直很反对?」

「我不赞成,但也没有反对。」项名海第一次表达自己对这件事的想法,没想到是在何孟声面前。「对于违反校 规、会影响校誉的事件,我有我的责任、有我该做的。除此之外,我没有其它的想法或批判。就像当初,我没有打电话通知李先生来学校一样;在当下我不觉得应该要通知家长,所以我没有打。」

成熟与年少的视线相遇,他们看着对方。

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愿意把他当大人看待,好好解释自己立场与想法的,居然是这位铁面无情的项主任。

何孟声不能不折服。

「谢谢主任。」他再说了一次,这次是真心真意,发自内心。

然后,只见他唇角微扬,又露出了那个若有似无的笑意,眼神闪烁令人难解的光芒。

这个神态,跟何岱岚要取笑他之前的模样还真像。

项名海心中立刻响起警钟。他在打什么鬼主意?

「对了,请主任转告我姑姑,叫她不用担心我。我在家里不跟她讲话,是因为到处都有人在监视,我不想让她难做人。」何孟声年少俊秀的脸庞,此刻流露虽清淡,但发自内心的微笑。「反正主任常常见到我姑姑,不是吗?麻烦你了。」

项名海闻言,心头就是一震。

不过如果让这小毛头看出端倪,亏他项名海长他这么多岁。这些年的历练也都白费了。当下他只是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

原来,连被带回生父家监视,已经不跟何岱岚同住的何孟声,都已经看出来。

既然这样的话,那……

何孟声要推门出去之际,第二度被叫祝

「主任还有什么事?」何孟声诧异地回头。

「有一点私事请问你。」项名海眼角也有着可疑的笑意。很淡很淡,不过在他一向严肃的俊脸上出现,就特别引入注意。「你姑姑在家里……有没有什么小名?」

www.kanyanqing.cn

如火如荼、让整个岛都燃烧起来似的选战,终于在年底的Ji Qing之后落幕。

何岱岚以现任市议员身分,全程大公无私地尽力辅选,让自己的哥哥毫无困难轻骑过关,高票当选市议员。

而她自己在经历最后一个会期沉重工作,和搏命似的辅选之后,得了重感冒。

项名海因为她之前一直没命似的忙,都无暇见面,只能电话联络。直到好不容易选完告一段落,才得以上门去探望小姐。

只见她一身轻便运动服,穿著白袜子就来开门,瘦了一点,一张小脸更是可怜兮兮地只剩一点点,眼睛显得更大了,看到他,就绽出甜甜的笑,用浓浓鼻音配上好沙哑的嗓子说:「恭迎将军大驾。圣诞节耶,没有出去走走吗?」

「我不就走到这里来了?」他把一篮探病用的苹果交给她。

她笑着迎他进来坐下。项名海就算周末假日出来探病,全身上下还是整洁到令人发指的地步,完全没有一丝一毫休闲气息。何岱岚一面帮他张罗茶水,一面笑睨他:「我已经不是何议员了,你干嘛还送供品给我?喔,还有,我先警告你,不准叫我土地婆。」

「不会。」他早已探听过,得到第一手信息很久了。一面接过她倒来的茶,顺势拉住她的手,让她在身旁坐下。他轻描淡写地道谢:「谢谢,大小姐。」

何岱岚大大吃了一惊,只能傻呼呼地瞪圆了眼睛,看着他慢条斯理喝茶,半天讲不出话来。

已经多少年没有听过人家这样称呼她了?

以前,只有母亲会这样半开玩笑地亲昵称她,说她是妈妈心中的大小姐。不管外界怎么歧视、怎么白眼,妈妈永远把她当作宝贝一样捧在手心。

有妈的孩子像个宝。母亲死后,她独自面对不太亲近的父亲、对她没有任何好感的两个哥哥,只能安静接受一切安排,因为她已经没有任何依靠,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此刻,这个人,这个坚强可靠如大树,又一直都有本事让她觉得好窝心,甚至总是能让她笑的……这个男人,他居然,会这样叫她!

「你叫我什么?」她还不敢相信,困难地追问。

「大小姐埃妳妈妈以前不是都这样叫妳?」

项名海放下茶杯,用温暖的大手包住她略略冰凉的小手。

「那你……怎么会知道?」

她震惊的表情好可爱。看得项名海忍不住微笑起来。

「我可以告诉妳,不过妳也要告诉我一件事。」没想到项名海讲起条件来了。

「什么事?」何岱岚怀疑地瞪着他:「要问我对这次选举结果的感想吗?我最近被问都是这个话题。告诉你,没什么感想。当选的是我哥哥,我当然乐观其成。何况这位置本来就是他的。」

项名海微笑。「真的只有这样吗?一点都不会哀怨?不会不甘愿?一点点?」

何岱岚有点泄气。项名海锐利的洞察力令人气馁。

「我真的没什么抱怨。只是偶尔会有点不服气,我要是男生的话,该有多好。这样人家就不会说我当年选上是因为妇女保障名额,明明就不是嘛……不过只是偶尔啦,现在也不会想了。」小姐咕哝抱怨着,乖乖承认。

还是那句老话。

而他听了,也还是那个老回答:「一点也不好。」

「哪里不好?」何岱岚有点昏头,她听不太懂项名海在回答什么,只是隐约有点熟悉感。这对话……以前好象发生过?

他在说什么呢?什么东西不好?

他还是微笑,笑得那么温和,幽深的眼眸看着她,让她心跳开始有点不规律。

「妳是男生的话,一点也不好。」他淡淡揭开谜底:「何孟声跟李宗睿要在一起,有多辛苦,妳又不是没看到。」

「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一问完,何岱岚马上领悟到这个含蓄到天崩地裂的男人,到底在说什么。

「好了,该妳回答我的问题。」完全不管自己根本是打混仗,项名海很技巧地把话题导向对自己有利的方向,虽然,那样的表白已经让他耳根子发热……

他还是强自镇静,不让面前杏眸瞪得大大的人儿发现。

「问题?」何岱岚还没回神,迷迷糊糊反问。

他……他……他居然……

「妳还没告诉我,到底第一次看到我的时候,心里想到什么?」

被这么直接一问,一向爽直大方的何岱岚,脸蛋马上开始染上了红晕,大眼睛四下转啊转的,就是不敢直视面前那张英俊专注的脸庞。

「妳说。」

「你是将军还是包公?问案啊?」她娇嗔着,挣扎要逃开,却被大掌握得更牢,完全脱不了身。她急得嚷起来:「干嘛问这个啦!这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很重要。」项名海极认真地告诉她:「妳来演讲那次,让我觉得,妳看我很不顺眼。我想知道,是不是?」

「对啦!很不顺眼没错啦!」眼看那双浓眉闻言又习惯性地要锁起来,何岱岚情急之下,脱口而出:「可是你还不是……你那次还不是以为我是男的!」

「那是看背影,认错了。」项名海居然跟她争论起来,还忍不住取笑又羞又急、脸蛋红扑扑的她:「何况妳不是很能接受同性之爱吗?何孟声他们的事情,妳不就没什么问题地接受了?」

「你在说什么啦……」

情况已经完全失去控制,一向主动出击,老是在取笑人的,现在变成猎物般,被猎人层层设下的网给缠得脱下了身。

热着脸要逃开,却被一把抓回来,跌入坚硬而宽阔的胸怀中。

「妳要去哪里?」带着笑的低沉嗓音缓缓说。「别想打混,快说。」

她认命了,反正感冒得全身无力,她也挣脱不了。

乖乖埋首在温暖怀抱中,她偷偷笑了。

要不要告诉他,从第一次见到他,她就在想,他永远一丝不苟、一身整齐熨贴到几乎没有折痕的西装,到底在怎样的状况下,才会被弄乱呢?

原来答案跟她当时想的一样。

就是……紧紧地拥抱。

还是,不要说好了。


【全书完】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