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依依 > 《悍夫求欢》
返回书目

《悍夫求欢》

第三章

作者:依依

夜深人静,原本已熟睡了的金玉冠,忽被眼前出现的高大身影所惊醒。

仇日一脸平静的坐在她的床前,使得金玉冠立即警戒起来。

“你不用害怕,我不会再对你怎样的。”仇日笑着说。

金玉冠仍冷着脸望他,丝毫没有放松的样子。

“你是个很特别的女人,你知道吗?”仇日又说。

金玉冠仍沉默着。

仇日凝视着她,“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教我失去理智,可是你却做到了。你的身份不明,又如此冷漠,本来我是不该收留你的,可是……自从第一次见到你之后,我就不想放你走了……”

“没有人留得住我。”金玉冠冷冷的道。

仇日叹息似的笑着。“除非我让你离不开我,是吗?”

“呵!你想打断我的双腿吗?”金玉冠的表情更冷了。

仇日惊讶的望着她,“你怎么会认为我会那么做?”

“不然,你能用什么方法留住我?”

“用我的爱留住你。”仇日深情的说。

“爱?”金玉冠一脸的疑问。

“你这个冷漠的女人可能从没爱过人吧?我对你是如此的不同,可你却没有领会我的情意。但是,我相信没有人是天生冷漠的。”

“或许我就是这世上唯一天生冷漠的人。”

“不,我会用爱来感化你的。”仇日自信的说道。

“不必了!”金玉冠断然拒绝道。

“我也没想过三言两语就能感动你,我们需要的是时间。今天我想了很久,我想到如果你的伤一好,是不是就该让你走?可只要一想到你将不再出现在我的眼前,我竟没由来的感到一阵空虚……”

金玉冠望着他—空虚……在她当上红衣教主的时候,仿佛曾感受过空虚的滋味,仇日失去她也会有这种感觉吗?为什么?

仇日笑说:“我没想到我竟会有这种感觉,而这全是因为你,金玉冠。”

从来没有人可以直呼她的全名的,可是,眼前这男人如此唤她,她竟一点也不生气。是他眼中的那份深情感动了她吧?不!她怎能有这种感情出现呢?

仇日又接着说:“今天早上的事,我很抱歉。虽然我不敢保证自己是不是会有下一次,不过,我可以保证一旦你叫我住手,我一定会马上停手的。”

那股心口灼热的感觉又回到金玉冠的身体之中,金玉冠抚着心口,表情有些痛苦。

仇日见状,连忙上前扶住她,“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金玉冠痛苦的望着他,“你……都是因为你,我才会遭受这种痛苦的,只要你一接近我,我就心口发热、血脉偾张……非常非常的痛……”

仇日望着她,有些惊喜,“会有这种感觉不就表示你在意我吗?玉冠,莫非你也对我动了情?”

“不……”金玉冠无力的推着他。

“可是,为何你的心口会如此疼痛呢?”

“放开我……你靠得我越近,我的心口会越痛……”金玉冠开始冒冷汗。

仇日放开她,到一旁坐着,“这样好多了吗?”

“不好,你走吧!离我远远的……”金玉冠冷冷的说。

“好,我走。”仇日说完,竟走近她,并在她的颊上轻轻一吻。

这使得金玉冠体内的气更加大乱,仇日走后,她又吐出一些血丝。

☆☆☆

一大早,柳如虹拖着兄长柳旭东,杀气腾腾的说要杀了金玉冠。

柳旭东是个俊俏的男子,不过却不因此而自命风流,他和仇日一样,都是真君子。

面对如此刁钻任性的妹妹,他可是一点办法也没有,昨天,柳如虹一回到柳家庄就大哭大闹,她从未哭得那样伤心,这使得柳家上上下下担忧不已。

一问之下,才知道是因为仇日的关系。柳如虹说仇日迷上一个女妖精,还为了那个女妖精将她赶出青云山庄。

柳旭东是怎么也不会相信,仇日向来不重女色,怎可能为了一个女人和如虹动气?因此,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决定来瞧一瞧妹妹所说的女妖精。

他俩一踏进青云山庄就遇上大智和尚,柳旭东和他互相拥抱一下。

“什么风把你给吹来啦?”大智和尚笑问。

柳旭东指了指自己的妹子,“她叫我来杀了女妖精。”

柳如虹一脸的倔强,“臭和尚,你可别阻止我喔!”

“我哪敢啊!不过,仇日可能不会准许你这么做。”

柳旭东这下觉得更有趣了,“仇日爱上位姑娘?真的吗?”

“我也不敢相信呢!”大智和尚笑了起来。

“大哥,别听这个臭和尚胡说,仇日爱的人是我,他只是一时被那个女妖精迷惑了。”

说罢,柳如虹拉着柳旭东,大咧咧的走向云贯居。

大智和尚见状,不禁摇了摇头,“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啊!”

柳如虹莽撞的推开房门,门一开,就看见仇日亲昵的喂着金玉冠喝药,这一幕令她醋意横飞,她走向前,一把打翻仇日手上的汤药。

“为什么是你在喂她喝药,婢女都死光啦?!”柳如虹大骂。

“如虹,你太胡闹了。”柳旭东见状,不禁也皱起眉头。

仇日头痛的望着柳如虹,“你又来做什么?”

柳旭东忙道:“仇兄,失礼了,我这妹子老是这么无理取闹……”

忽然,柳旭东的眼神凝住了。他望着仇日身后的女子,那女人有一双勾人的眸子、一张美得令人屏息的脸……世上怎会有如此动人的女性?

仇日了解柳旭东何以会如此失神,那模样就和他第一次看见金玉冠时是一样的。

可是,金玉冠是他的女人,他可不许别人再多看她一眼,就算是自己最要好的朋友也一样。

仇日站起身,挡住了柳旭东的视线,“我不会介意的,你们走吧!”

见仇日又对她下起逐客令,柳如虹气极了,她拉了拉才刚回过神的柳旭东说:“你看,就是那个女妖精,她把仇日迷得连朋友都不认了!大哥,杀了她。”

“不……我们走吧,别打扰人家休息……”柳旭东有些失神,由于仇日挡在他的面前,使他无法再望佳人一眼,使他十分失望。这样的佳人,莫怪仇日会倾心了。

“大哥,你说什么?你不是来帮我除掉这个女妖精的吗?”柳如虹一把甩开柳旭东的手。

“别胡闹了,仇兄,失礼了……”

柳旭东说罢,正想拉着妹子离开,不料柳如虹竟发了狂似的拔剑刺向金玉冠。

仇日反应极快地抓住柳如虹的剑,可手臂也不小心被划出一道血口子。

“如虹,你做什么!”柳旭东连忙抓住她。

“仇日,你没事吧?我不是存心要伤你的……我是要杀这个女妖精的……”柳如虹吓得哭了起来,她竟伤了她最爱的人。

“你们快走吧!我不怪你们……”仇日皱着眉说。

“仇兄,我先带如虹回去,改日定当亲自登门谢罪。”柳旭东将挣扎不休的妹子扛了回去。

仇日叹了一口气,发现有人摸着他的伤口,他惊讶地望向金玉冠,见她白皙的手上全是他的血。

金玉冠一双美眸望着他,“你好傻,为什么要帮我挨这一剑?”那种三脚猫功夫根本伤不了她,金玉冠想着。

“因为我舍不得你再受一丝伤害了。”仇日说。

金玉冠的心中荡漾着奇妙的感受,仿佛是欣喜吧!她急忙压抑这种感受,保持冷漠。

仇日望着她问:“你会包扎吧?”

金玉冠愣了愣,堂堂红衣教主怎么可能会这种事?可是,看在仇日是为她挨刀的份上,她淡然地道:“我试试看。”仇日起身去拿刀创药以及干净的棉布来。金玉冠则小心翼翼的帮他脱去外衣,仇日的肌肉纠结,看得她有些心慌,她从没见过男性的身体。

她为他清洗伤口,并上了刀创药,在为他绑上布条之时,才发现仇日的眼神始终不曾离开过她的脸。

“看什么?”金玉冠强掩心中的慌张,一脸的冷漠。

“怎么看你……也不厌倦……”仇日说着,欺上了她的红唇。

一时之间,金玉冠竟忘了反抗,任由他缠绵的吻着她。她抚着胸口,不行了,她平静不下胸口这股气,她原以为她可以完全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的。

金玉冠推开了仇日。那股气涌了上来,一阵腥味传来,她吐出了大量的鲜血。

仇日着急的扶着她,“你怎么了?”惊骇的抱着她大叫:“大智兄,你赶快来啊!”

☆☆☆

好不容易可以下床的金玉冠,如今又只能乖乖的躺在床上了,她一脸苍白的望着满脸担忧的仇日。

“你好些了吗?”仇日喂她喝着药汁。

“别再靠近我!”金玉冠冷然道,她如果会死,全是这个臭男人害的。

大智和尚站在一旁,表情十分纳闷,“怎会又吐血了呢?先前的心血都白费了,好不容易她的气血才调好……”

常芊芊拿着干净的衣裳在一旁问:“金姑娘是不是被柳姑娘给吓坏了,所以才会再次吐血?”

仇日对于这点亦相当疑惑。金玉冠这三次都是在他面前吐血,而且好像还有个共通点,可是……他打从心底不想去思考这件事——他的吻怎可能教她吐血呢?

“一定是这样没错,如虹那丫头一向以欺负弱小为乐,金姑娘,她到底对你做了什么事?”大智和尚问。

金玉冠冷冷道:“没有,她只想要杀我。”

大智和尚一脸的惊讶,“莫非,仇老弟的伤是代金姑娘受的?”

常芊芊也十分惊恐,“柳姑娘……岂可如此草菅人命。”

金玉冠望向常芊芊,草菅人命?想她杀人无数,可从来也没想过这叫草菅人命,这事如此骇人吗?

仇日站起身道:“芊芊,麻烦你为金姑娘更衣。”

“好的。”常芊芊马上应道,这件事她已经做得很顺手了。

仇日和大智和尚这才一道走了出去。

“其实,不是柳如虹让我吐血的。”金玉冠忽然道。

“什么?”常芊芊有些惊讶。

“是仇日,他想害死我!”金玉冠又说道,表情是怨怼的。

“这……怎么会呢?仇大哥对你这么好……”

“我都警告他别靠近我了,可是他却不当一回事。只要他一碰我这里……”金玉冠抚着自己滟红的唇,“我就气血攻心,也才会吐血。”

常芊芊苍白着脸,跌坐在床旁,“仇……仇大哥吻你?”

“对,芊芊,我还不能死,你得帮我。”金玉冠表情严肃的说道。

“我该……怎么帮你呢?”常芊芊一脸泫然欲泣的表情。

“从今天起,你来伺候我,别让仇日再接近我一步。”

“这……”常芊芊有些困惑的望着她,心想为何金玉冠会那么厌恶仇日呢?

“你不答应我?”金玉冠蹙起眉头,没人敢违抗她的。

可是,仇日一定不会同意的,于是她只有道:“如果仇大哥答应了,我自是不会推辞的。”

“好,就这样吧!”金玉冠这才安心的躺了下来。

☆☆☆

“什么?金姑娘要我别接近她,以后就由你照顾她?”

仇日蹙着眉,一副不置可否的表情。

常芊芊望着他好看的唇形,想着他是如何亲吻金玉冠的,突然觉得心好痛,“她说,如果要她早日康复,就得这么做。”

“这是为什么呢?我去问她。”仇日快步的走了出去。

“仇大哥——”常芊芊不是傻子,看也知道仇日对金玉冠是如何的着迷。

仇日一把推开金玉冠的房门,就见金玉冠一脸惊慌的起身,“你做什么?”

“这里是我的地方,我要做什么就做什么!”仇日失去往日的温柔,取而代之的是腾腾的怒气。

金玉冠也发觉到他身上的危险气息了,“你别胡来,否则我会杀了你!”她冷冷的道。

想不到仇日竟一把抓起她的手,放在自己的颈项间,“要杀就杀吧!反正我是不会答应你的要求的。”

金玉冠直视着他的脸,手碰触着他的颈项。现在是杀他的绝佳时机,她略施了点力,却又觉得力不从心,好像……下不了手的感觉……不对,她怎可能有下不了手的时候?

一定是她气血太虚才动不了手的,金玉冠想着。没想到这时仇日竟一把紧搂住了她。

她被搂得喘不过气来,“做什么?快放开我,”

“你不喜欢我碰你,不喜欢我在你身边,对吗?”他有些生气的问。

“对!谁教你害我吐血、害我心慌,在遇见你以前,我从没发生过这些事,你一定是要来害死我的。”

“你是傻子吗?”仇日忽然道。

“什么?”她有没有听错?想她堂堂一个尊贵的红衣教主,竟被骂为傻子。

“为什么你不明白?那些惊慌,心口灼热,悸动……等,全是因为你爱上我了,可是,你却不愿意承认!”

“不,我不可能爱人的……”一想到这,她的心口就又发痛。

“玉冠,为什么你不真实的面对自己的心意?你确实是对我动了情啊!”

“动了情……”金玉冠的脑袋一片混乱。

金湘子的话在她耳边回响着——一旦动了情就会吐血,每动一次情便吐一次血,直到吐血而亡为止,这是成为无情无义之人的代价,也是成为红衣教主的宿命。

“是的,就如同我对你动了情是一样的,所以,接受这个事实吧!”仇日深情的吻着她的发际。

“不!”金玉冠推开他,一旦她承认对他的感情,那她就只有死路一条了。红衣教主一旦有了感情,便会练不成神功,而且,将很快的吐血而亡。

莫非历代的红衣教主皆是如此,所以几乎没有一位是真正练到神功的第九层——破情关。这是生死关头的一关,那日她差一点就练成了,却……被这个男人害得破功。他就那样突然地闯进她平静的心湖。

仇日望着她说:“或许你需要的是时间来调适自己的心情。放心,我会给你时间的。这几日你安心休养,我不会再来打扰你,此外,也请你仔细的想想自己的感情吧!”

金玉冠呆愣住了,两眼凝视着同一方向,久久没有移动,连仇日走出去了也不知道。

☆☆☆

仇日真的遵守约定没有再来看金玉冠,而金玉冠在这几日不受干扰的日子,一方面喝着圣药,另一方面又自行调养内息,所以身体恢复得很快。

她果然是不适合感情的吧!她想着,心中竟为这几日不见仇日的细心呵护而有些空虚。

空虚?就和仇日所说的空虚是一样的吗?金玉冠倚在窗边想着,没由来的,心口一阵剧痛,她痛苦的抓紧衣襟。这是她的宿命,她不能动情的。

再不快点回天女教,只怕她会很快的步入死亡。想到此,她马上闭目思考,调整内息,遵行历代教主的圣命,保佑天女教,不再胡思乱想了。

她得快点离开这个地方才行。金玉冠睁开了眼睛,看见窗外独自落寞地走着的常芊芊。

近日,常芊芊常蹙眉叹气,有时发呆、有时叹气,不知她怎么了?

看在她一向都很细心照顾她的份上,金玉冠决定去探询。

常芊芊走在青云山庄的人造山水之间,猛然一阵孤寂袭上心头。突然之间,她觉得自己一无所有,这使得她十分惧怕、不安。

她原想找个依靠,如今希望落了空,连唯一的兄长也不知去向,她往后会变成怎样?她不敢想。于是她忍不住哭了起来。

“哟!这不是芊芊姑娘吗?怎么一个人躲在这里哭泣呢?”

突地,一个淫邪的声音自她身后响起,常芊芊连忙擦去眼泪,望向来人。

原来是一直逼问她兄长下落的五湖帮主,余六江。她转身快步的想要离去,岂料余六江一身横肉的挡在她面前。

“怎么?不打声招呼就想走人啊?”余六江直盯住她瞧。

“余帮主……请问有什么事?”她惧怕的问。

余六江盯着她的酥胸,露出淫邪的笑容,自从见到常芊芊后,他中意极了这标致的丫头,早就想一亲芳泽。今天真是上天赐给他最好的机会。

“你一个人很寂寞吧?哭得那么伤心,不如让我来安慰你好了。”说罢,余六江一把将她压在身下。

“救命——救命啊!”常芊芊惧怕的尖叫。

随即却被余六江的肥掌捂住她的嘴,在她身上恣意的抚摸着。“让余大爷好好的疼疼你吧!”

说罢,他一把扯开常芊芊的衣裳,露出一截雪白同体,看得余六江更是兽性大发。

突然,余六江被人一把抓起,打向假山,他痛苦的大叫,随即吐出大口鲜血。

金玉冠一脸冰冷的望着他,“禽兽!”

常芊芊望着身材修长的金玉冠的背影,那股冷酷的气息、冰冷的杀气,仿佛……和什么重叠了?

余六江痛苦的睁开眼,这武林之中没几个人能如此轻易的打倒他的,而面前这貌似天仙的女子,竟如此轻易的就将他打得倒地不起。

“你……你是谁?”余六江惊恐的问。

“我是……”金玉冠一时晕眩了起来,大病初愈的她根本就不适合运功的,她有些踉跄的晃了晃。

“青云山庄什么时候多了你这号人物?我们各大帮派怎会不知道?”余六江见她脸色惨白,这才狼狈的起身。

“我要……杀了你。”金玉冠顺了气,提起掌,满脸的杀气。

“不要!金姑娘,快住手。”常芊芊虚弱的制止道。

余六江趁金玉冠停顿的当时,连滚带爬的大叫跑开,再不走,只怕小命难保了。

让余六江跑了,金玉冠不禁冷声问:“为什么不让我杀了他?他是个禽兽!”

“不……一旦你杀了他,必会引起轩然大波,他……毕竟也算名门正派的一份子,他要是死了,你也惨了……”常芊芊虚弱的说着。

“我不怕。”金玉冠话才说完,整个人便倒了下去。

仇日和大智和尚在听见有人狂叫之后,赶了过来,一到现场,看见金玉冠倒在一旁,以及近乎半裸的常芊芊,仇日几乎气疯了,而大智和尚则连忙遮住双眼,直念阿弥陀佛。

“哪个畜生把你怎么了?”仇日一把扶起金玉冠。

金玉冠深吸了口气,才恢复一些血色,“我没事,去看看芊芊吧!”

仇日这才放下金玉冠,转向常芊芊,看见常芊芊紧抱住自己的身子,背对着他,他连忙将身上的袍子脱下,盖住她的身子。

感受到仇日衣服上的余温,常芊芊不禁热泪盈眶,刚才那股受惊的情绪全涌了上来。

仇日扶起纤弱的她道:“没事了、没事了。”

常芊芊紧抱住他,“我好怕,我好怕碍…”她紧靠在仇日的胸膛上。

“到底是谁?胆敢在青云山庄做这种事!”仇日气极道。“我定要揪他出来治罪!”

“是余六江……幸好金姑娘及时救了我。”常芊芊说。

仇日不可置信的望着金玉冠,“玉冠?”她刚才还吓得昏倒在地的,不是吗?

“她……她有着奇异的武功。”常芊芊又说。

怎么可能?仇日一把抱起常芊芊,“你受了惊吓,我送你回房。”

常芊芊小声的说着:“是真的,金姑娘不是简单的人物……刚才的她一身冰冷的杀气,就好像是……”

“好了,别多说话。”仇日说着,望向立在离他们有一段距离的金玉冠,“玉冠,你可以自己回去吧?”

见金玉冠漠然的转身,仇日只好先抱常芊芊回房去了。

金玉冠一脸的茫然,她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出手救了常芊芊,这不是她一贯的作风呀!而她也不明白,何以当仇日抱着常芊芊时,她的心底竟有些妒恨?她讨厌有这种情绪的自己,也害怕——越来越不像自己的自己了。

☆☆☆

天女教

苍鹰终于发现红衣教主失踪了。

近一个月来,教主不但不在空幽谷里,也没回天女教中。他在空幽谷的一处发现一摊血迹,这会是教主的血吗?一股不安涌进苍鹰的心底,是谁有那么大的本事带走教主?

苍鹰于是命令所有的天女教徒,全面搜寻教主的下落。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