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依依 > 《悍夫求欢》
返回书目

《悍夫求欢》

第四章

作者:依依

常芊芊受到惊吓后便大病一场,她时常梦呓,也时常半夜惊醒,因此,她更离不开仇日了。

只有仇日在身旁,她才能安心的睡觉,因此,仇日几乎是夜以继日的在她身旁陪伴她。

几天不见仇日,金玉冠原本是应该心安的,可是,她却没有平静的感觉,脑中不时的浮现仇日抱着常芊芊的画面,挥也挥不走。

就在今早,她悄悄的来到常芊芊的房门外,她透过窗口看见了仇日,只见他紧握着常芊芊的手,体贴的喂她喝药。

忍不住,一股闷气涌上金冠的心头,她掉头就走。

她站在云贯居前,望着一池莲花,她极力想平复内心的情绪,却总是徒劳无功。

就在此时,她惊觉身后有道视线正凝望着她,“谁?”她冷声问。

“是我。”玉树临风的柳旭东出现在她面前。

见金玉冠冷漠不语,柳旭东于是来到她身边,“你在生气吗?”他笑问着。

“没有。”金玉冠冷声道。

“是因为仇日最近都在陪伴芊芊姑娘的关系吧?”

“多管闲事!”金玉冠冷冷的望着他。

“如果是我,就不会惹你生气。”柳旭东回望她。

金玉冠一脸的不解。

“你还不明白吗?自从那日见了你一面之后,我便茶饭不思,成天只想着你。我对你一见钟情,哪怕你是仇日的女人。”柳旭东正色的望着她。

“我不是仇日的女人,我只是我。”金玉冠断然道。

“既然你不属于任何人,那我就可以更没有顾虑的追求你了。”柳旭东的嘴角一勾。

金玉冠懒得理他,只是冷冷的回望他。

“玉冠,我可以这样叫你吗?”柳旭东自作多情的说。

“不行!”金玉冠瞪着他,这男人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堆奇怪的话,令她烦不胜烦。

“你是我的……玉冠仙子。”柳旭东亲吻着她的衣裙。

此时,他却被人一把提了开来。

仇日一脸震怒的站在他们之间,“柳旭东,你在做什么?!”

当仇日看见柳旭东对金玉冠逾矩之时,他真恨不得一掌打晕他。

柳旭东望着他,没有一丝歉意的说:“很抱歉,擅闯你的云贯居,我正在向玉冠仙子表达爱慕之情。”

“玉冠仙子?不准你这样唤她!”仇日气愤的说。

“玉冠仙子不属于任何人,所以我们有公平竞争的权利。”

“你马上给我出去。今日看在我们两家是世交的份上,我不怪你,下次你要是再敢擅闯云贯居,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大智和尚连忙出来打圆场,“好了,好了,朋友之间,何必为了一个女人伤了和气……”

仇日和柳旭东看来都没有退让的意思。

金玉冠却在此时漠然的走进屋里。

“玉冠……”仇日叫着。

“你们真是自找罪受。”金玉冠摇摇头,关上了房门。

☆☆☆

柳旭东走了之后,仇日马上走进金玉冠的房中,不由分说的就把她拉出房门。

“你要做什么?快放开我!”

仇日拉着她上马,在她耳边说:“我要把你藏起来,不许别的男人再看见你。”说完,便快速的策马而去。

一路上,金玉冠只感觉风在耳边呼啸,而仇日身上的男性气息令她什么也无法思考。

仇日带着金玉冠来到一处幽静之地,这儿有着美丽的湖泊以及奇花异草,除了鸟叫虫鸣外,再也没有别的声音了。

金玉冠静静的望着这湖光山色,任由仇日抱着她跳下马。

“我们就在这里隐居吧!”仇日说。

“放我下来。”金玉冠冷冷的望着他。

仇日听话的放开她。金玉冠站在湖旁,静静的凝视湖边的水仙,她从未见过这么美丽的花,在天女宫除了冰冷的水晶玉石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东西了。

“喜欢这里吗?”仇日望着她问。

金玉冠不情愿的吐出了一句:“喜欢。”

见她毫不隐瞒的说出口,仇日不禁微笑着,“我就知道你会喜欢这里。青云山庄虽美,可却都是人造的,而这极致湖却是自然界的鬼斧神工,不经修饰的展现它的美。”

“这是什么花?”金玉冠指着水仙问。

“水仙,临水自怜的优美。”

“临水自怜?”金玉冠望着湖面中自己的倒影。

一身的白衣、平静的面容,这是她吗?

“玉冠,永远的留在我身边吧!”仇日深情的执起她的手,放在唇边。

“你不介意我是个来历不明的女人?”金玉冠问。

“不管你是谁,我都已经无可救药的爱上你了。”

“可是……我没有喜怒哀乐。”这是金玉冠由常芊芊口中得到的评语。

“怎么会没有呢?今日你在芊芊的房门外生气的离开,我知道的。”仇日对金玉冠清香的气息十分敏感。

“我在生气吗?我不知道……”金玉冠幽幽的说。

仇日将她拉进怀里,“会生气是件好事,那代表你也在乎我。”

“可是,我从没生气过、欢笑过,或者是哭过。”

“人生中的许多事是要慢慢的去体会的。 别急,我们可以日后一起来体会。”仇日望着她绝美的脸,衷心的说。

“不行的,我的人生中不能有这些。”金玉冠摇着头。

“为什么不行?”仇日不解的问。

“我注定该孤独一生,这是我的宿命。”

“不!玉冠,我就在你的身边,你永远也不会孤独的。”这是仇日最深情的告白了。

金玉冠一听,竟推开了他。

仇日径自从她身后搂住她。

金玉冠任由他拥着,内心竟出奇的平静,没有心疼、没有胸口灼热,更没有气血攻心。有的,只是一份安心。

☆☆☆

仇日自极致湖回来后,心情便一直非常好。

常芊芊见着,忍不住问:“仇大哥,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好事?怎么一整天都笑咪咪的呢?”

仇日将药汁拿给常芊芊,笑着说:“因为金姑娘不再抗拒我了,她变得可爱多了。”

常芊芊一听,一颗心沉了下来,“金姑娘不讨厌你了?”

“她虽也没说喜欢我,可是她友善多了。”

常芊芊冷肃着一张脸说:“仇大哥,你不觉得她很奇怪吗?”

“你是说她美得出奇吗?”仇日打趣的说。

见仇日一脸的痴迷,常芊芊不禁皱眉,“不是的,是她的行为,你看看她明明是个人,可身上却没有人气,总是冷冰冰的。那日余六江欺负我时,她身上的杀气……教人不寒而栗。”

“杀气?怎么会呢?玉冠是如此的柔弱。”

“仇大哥,你别被她的外表欺骗了!”

仇日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他望着常芊芊说:“说到余六江,他欺负你的事,我已经告诉我爹了,相信不久后一定可以还你一个公道。在正派人士之中竟有如此无耻之徒,实在令江湖人士唾弃啊!”

一想到余六江那副恶心的嘴脸,常芊芊就更害怕了,她紧抓住仇日,“仇大哥,他……他不会对我不利吧?”

仇日安抚的拍拍她的肩膀,“放心,青云山庄里没有人敢再欺负你的。他色欲攻心,在代表正义的青云山庄干下这种事,没有人会原谅他的。”

常芊芊依偎着仇日,“仇大哥,只要有你在我身边,我什么都不怕。”

他轻轻的拉开常芊芊道:“快喝药吧!药凉了就不好了。”

常芊芊望着他,柔柔的笑着,然后听话的喝药。

☆☆☆

今日各方江湖人士又聚集在一块了,这次他们商议的大事,仍是近日造成江湖上动荡不安的天女教,不过,今天在场的每个人脸色都分外的凝重。

虚乙道长率先开口道:“已一个多月末见天女教再有任何残杀的行动,这恐怕是……天女教已找到了常,杀了他之后,夺回金褶扇了。”

这正是令在场的江湖人士最担忧的一点。

“天女教徒如此凶残,我们岂可放任他们就此逍遥法外?”神威镖局的石悟生一开口,立即获得多数人的赞同。

“可是,直到目前为止仍找不到天女教所在的位置,而且天女教徒各个身怀绝技,来无影、去无踪的,很不容易找啊!”擅长追踪的银蝶帮帮主司马行拧着眉说。

“无论如何,誓灭天女教,誓杀红衣教主!”石悟生说道。

“誓灭天女教,誓杀红衣教主!”现场异口同声。

仇韧此时开口道:“天女教是该灭,红衣教主也确实该死,这些必须靠大家团结一致,才能结束这次江湖上空前的危机。可是,在此之前,我们必须先解决一件事。”

望着仇韧严肃的表情,在场人士莫不面面相觑。

虚乙道长首先发难,“不知盟主所指何事?”

仇韧沉声道:“不久前,青云山庄发生了一件令人不齿之事。”

现场立即一片议论纷纷,仇韧挥手道:“安静,我希望这位败坏我们正义之风的人士能俯首认罪,男子汉敢做敢当。日前,有人竟恶意的想要冒犯芊芊姑娘,所幸未能得逞,不过,芊芊姑娘却因此而大病一常诸位,你们说,此人能不接受制裁吗?”

“竟有如此无耻之徒,芊芊姑娘家破人亡已经够可怜了,怎么还会有人对她出做这种事,简直是禽兽不如啊!”柳如虹不知打哪儿跳出来,气愤的破口大骂。

柳旭东连忙将她拉到一旁,并对大家拱手道:“失言,失言……”

“什么失言?!事实就是如此,仇世伯,你还不快点揪出这个无耻之徒,对他处以鞭刑,打死他!”柳如虹又说。

余六江一听,脸都绿了,冷汗直流,默默地退到角落。

仇韧说道:“这位仁兄再不自首,我就要请芊芊姑娘指认了!”

说完,常芊芊就由仇日护着走出来,她一眼就望见余六江那缩头缩尾的模样,一气之下便指着他道:“就是他,余六江,就是他想冒犯我!”

顿时,余六江被众人扯了出来,跪趴在地。

可余六江却死硬地道:“常 姑娘凭什么说那日是我所为,说不定是你眼花,将别人看做是我!”

常芊芊一听,更是气愤,“明明就是你,我没看错!”

“那么证据呢?你拿出证据来啊!”余六江试图脱罪。

“证据……仇大哥……”常芊芊望向仇日。

仇日那日并未看见余六江行凶,故无法指证,他不禁皱眉道:“此事攸关一个姑娘家的清誉,芊芊姑娘没有理由随意的指控你。”

“只怕她是因常家庄的惨剧,造成她神志不清,所以才会胡言乱语。”余六江又道。

常芊芊气得脸色铁青,“有位姑娘可以指证是你所为,你身上的伤就是教她打的!”

顿时现场一阵喧哗,姑娘能打伤余六江!这简直不可思议,以余六江一身的好武艺,连男人都打不过他了,更何况是一位姑娘?

仇日一听不禁有些紧张。如果金玉冠出来作证,只怕现场要更乱了,她有着足以颠倒众生的容颜,实在不宜在这群龙鼠杂混的江湖人士面前露脸啊!

“叫那姑娘出来!”顿时现场又是一阵哗然。

余六江的脸色有些惨白,那姑娘身上的杀气到现在还令他心有余悸,他原以为她不是青云山庄的人,想必也不会久留在青云山庄之中,想不到众人竟要她出来。

常芊芊望着仇日哀求着:“仇大哥,现在唯一能指证余六江罪行的只有金姑娘了,求你带她出来吧!”

“这……不行的,玉冠……不能见生人的。”仇日断然道。

“究竟是哪位姑娘?快叫她出来啊!”现场又有人叫道。

仇日忙道:“诸位,对不起这位姑娘身体虚弱,实在不宜出来会见各位大哥。”

“身体虚弱怎么可能打倒余六江?莫非常 姑娘说谎?”立即有人提出质疑。

“不!我没有说谎。”常芊芊一脸欲哭的表情。

仇韧望向仇日,“芊芊说的是你带回来的那位姑娘吗?”

“是的,爹。可是金姑娘并不谙武功。”仇日说道。

仇韧叹了口气,心里也知道金玉冠的出现,势必使江湖上更加的混乱,可是,为了保护常庄主的爱女,也只有让她现身了。

“日儿,去叫她出来。”仇韧说道。

“爹——”仇日皱起眉头。青云山庄藏了一个来历不明的绝色红颜,这该如何解释呢?

“快去!”仇韧命令着。

“是!”仇日只有奉命去带金玉冠出来了。

柳如虹望着柳旭东问:“他们说的姑娘,该不会就是仇日带回的那个妖精吧?”

柳旭东笑着,“这下,仇日再也不能独占红颜了!”

☆☆☆

当仇日向金玉冠说出要她去为常芊芊做证时,便被金玉冠一口拒绝。

“我不去!”

“你不去,只怕芊芊的指控没人会相信了。”

“不干我的事。”金玉冠漠然道。

“其实我也不希望你露面,只是这事攸关芊芊的名誉,所以我不得不请你去帮助她。”仇日无奈的说。

金玉冠一双美眸盯着他,“你是在为她求我吗?”

仇日顿了顿,才道:“是的。”

金玉冠的眼神变得有些冰冷,“好,我去!”

说罢,她转身走了出去。红衣教主的面容无人能见,可今天她就将站在众人的面前了。

仇日紧跟在她身旁,将一件淡紫色的薄纱盖住她绝色的容颜,这令金玉冠不禁惊讶的停下脚步。

“我是见不得人吗?”金玉冠冷声问。

“不,我只是不希望别人看见你。其实我恨不得挖出所有见到你的男人的眼睛。”仇日紧搂住她。

“仇日,从今以后我们将形同陌路。”金玉冠忽然道。

“你说什么?为何我们将形同陌路?”仇日不明白的问。

“呵!你一直认为我是个弱女子吧?”

“你……”仇日的内心涌起一丝丝的不安,“莫非余六江真的是受你所伤?”

“没错。”

金玉冠推开仇日,径自转身往前走去,那美好的身影令人着迷,可是那冷冷的气息却教人却步。金玉冠的功力几乎可说完全恢复了,而这也是她离开青云山庄的时候了。

她该更早离开的,只是心中竟有些不舍。

这个男人对她的影响太大,再不克制自己脱缰的情感,只怕她真要吐血而亡了。所以,她非得离开不可。

☆☆☆

青云殿上忽然出现一个美丽的身影,令在场男性不禁十分好奇,在这罩着紫色薄纱之下的面容,究竟是如何的绝色?

仇日始终是惶惶不安的。金玉冠虽在他的保护之中,可是他却一直感觉她随时会消失似的,因此,他的眼神始终不会离开她。

常芊芊开口道:“金姑娘,请你帮我证实那日冒犯我的人就是余六江!”

金玉冠一副冷淡的模样,她打量着这周遭的一切,只有一道门,要从这里出去只有一个出口。

“她是哑巴吗?不会说话。”有人嘲笑着说。

有人立即附和道:“她不但是个哑巴,而且还见不得人,这样的人如何帮常 姑娘做证?”

顿时现场又吵了起来,而且哄闹的人大多是五湖帮的人。

余六江此时胆子也大了起来,“是啊!看她蒙着面,想必是随意找个人来充数吧!”

“姑娘,你何不以真面目示人,让大家心服口服!”柳如虹不屑的望着这群五湖帮的乌合之众道。

仇日的眉拧得更深了,可是又无法制止这场面。

“要见我的真面目?可以。”金玉冠忽然冷冷的开口道。

随即现场一片安静,每个人都以看好戏的模样盯着那一身紫衣的美艳身影。

金玉冠缓缓地拉下紫纱,一张绝色的丽容随即呈现在大家的面前。

她美得如梦似幻,而身上的神秘气息又教人向往,在场的男人们无不屏息的呆望着她。

“见到我的人都得死!”金玉冠的身上散发冷冷的杀气,她飘了起来,一眨眼就落在大殿中央。

在场的人莫不往后退一步,因为金玉冠身上的杀气令人震慑。她一把就抓出余六江,在余六江惊骇之余,一掌将他打飞出去。

“现在还有人不相信我的话吗?”金玉冠冷冷的问。

仇日万分震惊的看着她,当然,有这种表情的人不只有他而已,在场的每一个人皆是这种表情,没有人想象得到,一个外表纤弱的美丽女子,竟有如此狠绝的功夫,余六江被打得筋脉全断,当场吐血而亡。

“帮主……帮主死了,帮主死了!”有人叫道,顿时大殿上一阵骚动。

“哼!你们也全都得死!”金玉冠一出手,又打倒好几名大汉,她凶性大发,招招置人于死地。

青云山庄顿时陷入一片血腥之中。

常芊芊仿佛又回到昔日被灭家的噩梦之中,她摇晃着身子,几乎站不祝那血红色的身影、冷冽的杀气又再度出现了,是……红衣教主。

仇韧万万想不到会是这种情况,他一掌打醒了仇日,“瞧你带了什么样的女人回来,还不快去收拾残局!”

说罢,他一跃身,和金玉冠对上了,仇韧一加入,情况出现转变,只见仇韧和金玉冠的武功不分轩轾,其他人皆插不上手。

柳如虹此时撑起摇摇欲坠的常芊芊,望着仇日大叫:“仇日,你还不帮忙去杀了那个妖女,愣在那儿做什么?”

仇日见金玉冠和爹跃到外面去了,连忙追了上去,此时的他心中真是乱得可以,脑中一直无法把娇弱的金玉冠和此时凶残的她连在一起,为什么会这样?

金玉冠见仇日加入这场战局,不仅面无表情,而且出手也毫不留情,可是这里人太多,加上这对父子也不是省油的灯,而她又大病初愈,实在不宜恋栈。她望向常芊芊,她才是她留在青云山庄的目的,于是,她一纵身,一把自柳如虹身边抓走常芊芊。

就在她欲离开青云山庄时,仇日的动作更快,他一掌打向她,并自她手中抢回常芊芊。

金玉冠跌坐在地,望着高大的仇日怀抱着常芊芊,她眼中的杀意更深,“快把她交给我!”

仇日望着她,眼中有着伤痛,“不行!你……究竟是谁?”

金玉冠冷冷的望着他,此时,一群身穿白衣的妙龄女子忽然自天而降,立即团团围住金玉冠。

一名青衣女子恭敬的道:“红衣教主,千秋万世。”

顿时一阵阵喊声响起,“红衣教主,千秋万世,佑我天女教徒。”震惊了在场的每一个人。

“红衣教主?!她是红衣教主?!”常芊芊惊惧的抱紧仇日。

“教主,要血洗青云山庄吗?”青衣女子问道。

金玉冠已无心再战,“撤!”

顿时,一片白影已消失无踪,留下惊诧的一群人。

仇日无言的望着苍茫的天空。

望着满地尸首的仇韧,怒气冲天的道:“日儿,放下芊芊跟我进来,我要你为今天青云山庄所发生的一切负责!”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