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依依 > 《悍夫求欢》
返回书目

《悍夫求欢》

第十章

作者:依依

经过几日新婚燕尔的生活,仇日在甜蜜之中发现,他的妻子自从醒来之后,依然不会笑也不会哭。

有时,她走在花园之中,感觉就像个茫茫然的幽魂,夜晚,除了在他身边是炽热的以外,她还是一副冰冷的样子。

她时常仰望着星空,若有所失。对于金玉冠这样的行为,仇日十分担心。春花梦露教金玉冠忘记了从前,仿佛也使她失去了自我,她现在就像是个没有心的空壳人。当然,他还是依然爱她,只是,却不知该如何是好?

“嘿!仇老弟,多日不见,一切可好?”大智和尚忽然蹦了出来,满脸的笑意。

“一切都好。只是,玉冠喝了春花梦露之后,整个人都变了,虽然把过去的事全忘了,可是,她好像也迷失了自我。整天恍恍惚惚的,不会笑也不会哭……”

“什么?苍鹰老弟把春花梦露给金姑娘喝啦?”大智和尚惊讶道。

“玉冠不能喝那药吗?”仇日疑问着。

“不是不能,而是不想忘怀过去的人不能喝,否则,就会像金姑娘这样,恍恍惚惚的。”

“不想忘怀过去?”仇日望着站在花丛中采着花朵的金玉冠,他没想到她竟会不想忘怀过去。

大智和尚也望向金玉冠,此时,她身穿白衣,看来就像不沾尘埃的仙子,“仇老弟,你希望她恢复成昔日的金玉冠吗?”

“我不知道。如果她恢复了记忆,恐怕会痛苦一生,可是,我又不想让她这样恍恍惚惚的过一生。”

“我回去问我师父,看看该如何是好!”大智和尚说着。

“那就麻烦圣人大师指点了。”

仇日话才说完,就看见金玉冠消失在花丛中,他连忙纵身一跃,找寻她的踪迹,“玉冠?”他喊着。

忽然,他看见她趴在一处花丛中,闭着双眼,仿佛睡着了。

他轻轻摇晃着她,“玉冠?”

金玉冠缓缓的睁开双眼,“相公,有人在叫我……他们要我快点回去,可是,要回去哪里呢?我只要一思考这些事,头就会晕眩。”

仇日不舍的抱住她,“想起过去对你而言很重要吗?你成天……都在想着要如何想起过去?”

“没有人是没有过去的吧?”金玉冠柔柔的望着仇日。

“可是,一旦想起过去,你会非常的痛苦。”

“我有你呀!有你在我的身边,我就不会痛苦。”金玉冠将手环上仇日的肩头,紧靠着他。

仇日望着她,是呀!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或许,他该让她恢复记忆。

“玉冠,你爱我吗?”仇日望着她。

“爱?那是什么?我只是很想待在相公的身边而已。”

她连她爱他的事竟也全忘了,仇日不禁叹息着,“我不知道有什么方法可以让你恢复成昔日的你,不过,我一定会找到方法的。”

大智和尚望着这对苦情男女,不禁感叹着,原来,完全忘记过去也不一定会快乐啊!

☆☆☆

仇日在考虑了许久之后,决定将金玉冠带回青云山庄,他绝不能让自己心爱的妻子躲躲藏藏一辈子。

金玉冠柔顺的由仇日带着,回到了青云山庄。

“大少爷回来了。”家仆一见到仇日,连忙进门通报。

仇日的兄弟仇信和仇扬跑出来迎接,他们特地回来帮忙管理仇家庞大的事业。自从他们听说大哥做了惊天动地的事后,本想立刻赶回来,却一再有事担搁,如今总算回来了,仇日却已为爱离家出走,令他们失望不已。

想不到,大哥竟又自动回来了,身边还带着一个美娇娘呢!大弟仇信拍着仇日的肩道:“大哥,大嫂好美。”

仇信和仇扬全都看呆了,没想到世上竟有如此绝色,只可惜已成为他们的大嫂了。

仇日忙着为金玉冠介绍自己的两位弟弟,可是,金玉冠却只是望着他们,并没有微笑,或是打招呼,令那两位弟弟好生失望,他们不明白何以大嫂看来恍恍惚惚的。

仇日拉着金玉冠进门,而仇韧和殷若艳已在大厅等候了。

仇韧掩饰着内心的欣喜,板着脸道:“你还晓得要带媳妇回来见公婆啊!”

听见这话,知道父母已经原谅他们了,仇日连忙引领金玉冠跪拜,“爹、娘,让你们挂心了。”

“快起来、快起来。”殷若艳连忙道,她满意地望着眼前艳若桃李的媳妇,这么美丽的媳妇,真是仇家的光荣啊!只是,她怎么跟以前完全不同了?好像茫茫然的,这是怎么回事?

仇韧仿佛也发现到金玉冠的不寻常,他问道:“你的媳妇是怎么回事?”

仇日只有开口道:“玉冠喝了春花梦露,把以前的事全都忘记了,她现在连自己是谁也不知道。”

众人一听,莫不惊讶,不过仇韧却道:“这样也好。”他又对其他两个儿子道:“以后你们在你嫂子面前,不准提起以前的事。”

话才出口,大厅就闯进了一位不速之客,柳如虹一听见仇日回来了,便马上跑了过来,她对仇日可还没死心呢!

“仇日,你终于回来了。现在江湖平静多了,我们可以完成我们未完的婚事了。”柳如虹一把抱住了他。

由于太开心的缘故,她竟然没看见仇日的身旁还有个女人,但她一抱住仇日,马上就看见了他身边的金玉冠。

她指着她叫道:“红衣教主不是死了吗?听说,天女教已重立了一位新教主了,而上一任教主也该自尽才是,这是近日江湖上的传说啊!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仇日轻搂住金玉冠的肩道:“昔日的红衣教主已经不存在了。她是我的妻子,金玉冠。”

“什么?你的妻子?你怎么可以娶个杀人不眨眼的妖女当妻子?她是那个冷酷无情的红衣教主啊!”柳如虹叫道。冷酷无情的红衣教主?杀人不眨眼的妖女?天女教?金玉冠的脑子开始晕眩了,她扶着头,脸上有着痛苦的神情。

仇日见状,连忙扶住她,“玉冠,你怎么了?”

红衣教主,千秋万世,佑我天女教徒……这些话,一直重复的出现在她的脑海里。

“红衣教主……那是什么?”金玉冠在仇日的怀中问着。

柳如虹奇怪的望着金玉冠。看她的样子,脸上的杀气全失,一身冰冷的气息也不复见,现在,她竟是一身柔弱的样子,让人看了很不习惯。

“她怎么了?”柳如虹问。

“别在她面前提起红衣教主的事,她喝了春花梦露,把过去的事全都忘了。”仇信忙道。

站在他们眼前的竟是轰动一时的红衣教主,瞧她这种柔弱的模样,只怕说出去没有人会相信。

仇日一把抱起金玉冠,心疼的道:“我在你身边,你别惊慌。”将她抱离众人的眼前。

他的深情深深的撼动着柳如虹,她纵然不甘心,可是,能教仇日展现柔情的女子,毕竟不是她啊!

☆☆☆

梦境不时的重现,红色的身影飘忽在她的四周,血流了满地,她身上的、别人身上的,血染红了她的梦境,金玉冠猛然睁开了双眼。

仇日满脸担忧的望着她,为她拭去额上的汗水,“又做梦了?”

金玉冠迎向他的眼,看见了他的忧心。每晚她醒来,总会看见他这双担忧的眼睛,一瞬也不瞬的凝视着她。

“红色的血……”金玉冠茫然的说。

仇日望着她,内心十分痛苦,这是他逆天而得到她的惩罚吗?她本不该属于凡间的。

她不禁伸手抚着他的脸,“相公,你怎么了?我是不是令你很困扰?”

仇日紧握住她的手,“不,只要能待在你的身旁,这一点点苦算不了什么,我只希望你能快乐。”

快乐?那对她而言似乎遥不可及。金玉冠看向窗外,天已经逐渐亮了起来,看见曙光,她似乎也没有特别的感觉,日复一日,她不清楚自己到底能做什么?一种茫然的感觉又涌上她的心头。

仇日起了身,望着她说:“今日我与爹将出城一趟,你一个人留在这里,没问题吧?”

“嗯!”金玉冠无神的应着。

青云山庄不似无尽山庄没什么奴仆,在这里,不论任何事都有人伺候着。

仇日走后,一直等到日竿三尺,金玉冠才走出房门。没想到,才一踏出房门,就被人拖了去。

“你可真早起,害本姑娘等了这么久!”柳如虹责怪着。

金玉冠不解的望着她,不知道她找她有何目的?不过,她在几天前就见过这姑娘的,“姑娘是……”

“我是柳如虹,本来是该当仇日的妻子的,可是,你却把他给抢走了,你这个妖女!”柳如虹将金玉冠带到了一处罕见人烟的莲花池旁。

“原来如此……”金玉冠没什么表情的说。

柳如虹一听,不禁大为火光,“什么叫原来如此?你应该感到很抱歉、很羞愧才是吧!”

“抱歉?羞愧?”金玉冠漠然的望着她。

“对,不过像你这样冷血无情的妖女,可能从来不曾说过一句对不起吧?”

“你为什么一直说我是冷血无情的妖女?”

“你本来就是冷血无情的妖女,既然你把过去的事全都忘了,那我就统统告诉你,好教你想起来。”

“你知道我的过去?”金玉冠疑惑的问。

“不只我知道,全天下的人都认识你这个红衣教主!”

“红衣教主……”金玉冠的脑子又开始晕眩,脑中那血红色的画面又出现了。

“没错,嗜杀的红衣教主!你不只冷血无情、杀人无数,更是个没心没肺的女人,你根本就配不上仇日!”

“我是红衣教主?”金玉冠的脸色惨白,表情十分痛苦。

“没错,你——”柳如虹的话才说一半,就有人制止了她。

“柳姑娘,够了。”圣人大师出现在她眼前。

“老和尚,你不在亲善园里睡觉,跑来这里做什么?”

“得饶人处且饶人,柳姑娘,你就行行好吧!”大智和尚不禁也开口道。

“不行,我饶不了她,像她这种妖女,绝不能让她有好日子过。”

圣人大师笑了起来,“上天是公平的,所以,她才会派仇日来渡化红衣教主,使她恢复人性。”

“不,不公平,仇日本该是我的。”柳口虹执意道。

“世事短如春梦,万事原来有命,柳姑娘何须强求?”

万事原来有命?柳如虹心知肚明,如果金玉冠未出现,仇日仍是不会喜欢上她的,可是,她已经爱他爱了好久好久了啊!

柳如虹掉下眼泪,转身跑开,她该看开了吧!

金玉冠跪坐在地,表情又变得茫然,“红衣教主……我是杀人无数的红衣教主……”

“人要背负着过去的罪过一生,真是太可怜了,可是,蒙闭着自己的良心度日的人,岂不更可怜?春花梦露是能使人们暂时忘怀过去,所以,便迷失了自我。”

金玉冠望向圣人大师,“救我……求求你救救我……我不要再这样茫然的度日了。”

圣人大师摘取了一朵莲花,莲中有着晨露,他将晨露滴进金玉冠的发中,“这是莲花圣露,能带给你清净祥和,但是,能救你的只有你自己了,你必须先走出来。”

金玉冠望着那朵莲花,内心充满一片祥和,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串串滑出她的眼眶。她想起了自己、想起了天女教,也想起了红衣教主。

自从她有了人性之后,便开始抗拒着红衣教主的宿命,这点一直被她压抑在心中,连她自己也不晓得的。现在,她终于醒悟了,她不能逃避自己的命运,只有去面对它。

她伤心时就流泪,这才像是普通人,金玉冠仿佛找到自我,不再茫然所失。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圣人大师说完,和大智和尚两人一同飘然离去。

☆☆☆

仇日一回到青云山庄,赫然发现他的妻子不在云贯居,这使得他十分惊惶,四处找寻着金玉冠的身影。可他找遍了青云山庄,就是不见她的踪影。

“少夫人呢?”仇日着急的四处询问下人。

每个家仆皆慌张的摇头,“不知道,没见少夫人出现过啊!”

“好端端的人,怎么会平空消失呢?”仇日忿忿的问。

他不该留她独自一人在家的,他的心中懊悔不已。

仇日发了疯似的冲出青云山庄,他不知道该往何处找她,可是,他知道自己绝不能失去她,就算是盲目的找寻,他也要找回她。

“喂!你匆匆忙忙上哪儿去?”大智和尚一把抓住往外冲的仇日。

“大智兄,玉冠不见了!”仇日狂乱的说。

“不见了?今早我和师父还遇见过她。”

“她在哪里?快告诉我!”仇日迫不及待的问。

“好、好……早上,柳姑娘将她带到莲花池畔,而我和我师父正巧打哪儿经过,便顺道开示了他们一下。”

“什么?如虹又对她做了什么?”

“没有,柳姑娘只是伤心的向她哭诉,责怪她抢走了你,没事的……柳姑娘对你用情至深。”

“这傻丫头,怎么会如此的死心眼……”仇日没想到柳如虹竟会如此执着的爱着他,令他有些愧疚。

“仇老弟,金姑娘在受了我师父的指点后,好像恢复昔日的记忆了。”

“什么?她想起以前的事了?”仇日开始不安了。

“是啊,因为她流泪了,哭得非常伤心。”

“难怪她没有回青云山庄。”仇日说完,转身快步的离去。

“仇老弟,你要上哪儿去?”

☆☆☆

金玉冠回到了天女宫,寻找她成长的足迹,最后来到神殿,她怔怔的望着红衣教主的宝座,也是昔日她坐过的地方。

她取下天女教的圣物金褶扇,拿着金褶扇往地道走去。

一阶一阶的水晶阶梯、冰冷的气息,直透进她的体内。奇怪,怎么以前她都不会感觉到冰冷,可现在竟令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打开了金矿穴,金玉冠一一的膜拜历代的红衣教主;紫晶棺中,躺着的全是寂寞一生的女人。

她跪在圣教主金如晦的面前,她是天女教的创始人,教徒称之为圣教主。

“圣教主,我已非清白之身,再也不是天女教徒了。 本来,我一动了妄念,就该当下自行了断的,可是我却没有那么做,这全是因为我爱上人了……是爱让我违背了红衣教主的誓言。今日,我是特地来向圣教主请罪的。”

金玉冠拜跪在金如晦的面前,一拜再拜、一叩再叩!她的泪也止不住的掉落。

拜过金如晦后,她又走向金湘子的棺木旁,“湘子姐姐,没有人了解我的心情,可是,我知道你一定会了解的……因为我们动了情。”

金湘子静静的躺着,世间的一切全都与她无关了,所有爱人的、恨人的、迷人的情!都静止在她死前的那一刻。

在金玉冠看来,倒觉得金湘子是幸福的,她既拥有了一生的爱,也忠贞的死于红衣教主之名。 本来,金玉冠现在应是躺在其中,成为第十二代的红衣教主的。

可是,今日她却脱去了红衣,站在她们的棺木之中,她的心中有着深深的叹息,她就算是死了,也没有资格葬在这金矿穴中。

她得去面对她未来的命运,回报上天赐给她重生的恩情。就在金玉冠发怔的当儿,有人发现她闯入天女宫,便尾随着她来到金矿穴,望着昔日教主所掉下的泪,令来者也不禁为之动容。

“教主,你怎么还回来呢?”青苹问着。

“别再叫我教主了,我已经不是天女教徒了……”

“不,在我们心里,您永远是我们的教主。”紫薰说。

金玉冠强忍着内心的激动,“你们怎么也来金矿穴?”

“因为您拿起了金褶扇,我们怕惊动其他人,所以特地跟来保护教主。”青苹说。

“我……只是想来向圣教主请罪。”

“圣教主不会怪您的,毕竟,您也是逼不得已的啊!”紫薰泪湿衣襟的说,她虽没练过天女神功,可是,她也有许多年未曾有过想哭的冲动,是教主触动她封闭已久的感情。

“谢谢你们……我……也该走了。”金玉冠走出了金矿穴。

“教主……”青苹和紫薰皆不舍的叫着她。

“这一走,我将不会再回来了,你们要好好守住圣教……”金玉冠交代着。

“谨道教主圣令。”青苹和紫薰再度跪拜着。

金玉冠头也不回的走了,从此走出红衣教主的阴影。

☆☆☆

空幽谷依然空旷,除了一大片草原之外,就只有月光以及满天的星斗了。

金玉冠仰躺在这片天地之中,想起了金湘子和常的相遇,还有,她和仇日的相遇。

就是在这空旷的幽谷之中,改变了他们命运。她闭上了眼,时光仿佛又回到当时,她练神功的时候。

四周十分的宁静,除了风声,就什么也没有了。金玉冠闭着眼,感觉到唇上仿佛有温柔的触感。

她张开了眼睛,一双美眸直盯着眼前的人。

“纵然在茫茫的草原之中,我还是能一下子就找到你。”仇日深情的凝视着她。

“我仿佛知道你会来,所以,就在这儿等你了。”

望着她有神的双眼,仇日知道她已找回了自我,那眸子比他见到她的任何时候都来得美丽。

“你……想起了过往?”仇日问。

“就是因为想起了过往,我才记得,原来我有多么的爱你……”金玉冠说着,露出了美丽的笑容。

此刻,望着金玉冠,仇日觉得自己死而无憾,“我真的听见你说爱我了吗?”

“是的,仇日,我爱你——”金玉冠拉下他,吻上他的唇。

仇日自从拥有金玉冠后,还不曾像今日这么快乐过,“从我第一眼见到你,我就知道我要定你了……玉冠,永远别再离开我……失去了你,我的世界仿佛也崩裂了。”仇日吻着她,将头埋进她的头发之中。

“我切断了与天女教最后的依恋,往后牵绊我的全是你了,我不会再离开你了。”金玉冠紧紧的抱住了他。

“看见你这样真好,”仇日紧握住她的手。

“这些日子子幸好有你无怨无悔的陪伴着我……谢谢你。”

“我们是夫妻,何必言谢?”仇日说着,又吻上了她。

一会儿,金玉冠又道:“答应我一件事好吗?”

“一百件都好……”仇日仍吻着她。

“好,我要柳如虹好看!”金玉冠说道。

“什么?”仇日惊讶的望着她。

☆☆☆

柳如虹哭丧着脸大叫:“为什么我得做这种事?”

此时的她正和一群人搬运着沉重的米粮,要去救济一些贫困的人们。

“再吵!我就把你大卸八块!”金玉冠杀气腾腾的说着,她也没闲着,她搬出了一些青云山庄的旧衣裳。

“你果然是个妖女,动不动就要杀人。”柳如虹骂着。

“知道就好,还不快搬东西。”

“爹,快来救我啊!”柳如虹不禁大叫。

柳华天摸了摸小胡子,终于有人来教训他这刁蛮任性的女儿了,他可不想再任她放纵下去了,所以只是安抚道:“快搬吧!”

“爹……”她哀嚎着,但还是得听话地去搬东西。

每个人都惊奇于金玉冠的改变。很难想象以前那个嗜杀的红衣教主,现在会变成一个乐善好施的女人!她有时虽然仍冷着脸,可昔日凶残的狠劲已不复见。

现在,她冷酷的一面只用在吓唬柳如虹身上,倒也教柳如虹乖乖的听了她的话。

仇日疼惜的为金玉冠擦去头上的汗水道:“休息一下,别太累了。”

柳如虹一见,忙道:“仇大哥,也帮我擦汗吧!”

金玉冠望了她一眼,拿起另一条手绢走向她,“我来帮你擦吧!”

柳如虹惊恐的望着她:“你……你不要胡来啊!”

她想起了某日,金玉冠趁她睡觉时偷袭她的情形,她拿着丝绢,缠着她的颈子,要她乖乖地听话,否则以后夜半就会像这样,让她睡不安稳。

于是,柳如虹就只有乖乖地听话,不是帮她搬米粮,就是送穷人去治病,她的命真的好苦啊!

金玉冠将手绢轻拭着她额角的汗,“我只是要帮你擦汗,你怕什么?”

金玉冠笑着,随手拾起一块小石头,握在手上。

柳如虹一见,忙问:“你要做什么?”

“我只是想告诉你,你的仇大哥是我的相公,要是你再敢打他的主意,就会像这块石头一样……”

柳如虹张着嘴,惊骇的望着金玉冠手中的石头变成了细细的砂粒,随风飘了去,她吓得赶紧去搬米粮。“妖……妖女是不能得罪的……”

仇日走向金玉冠,笑问:“你们在谈什么?”

“没什么,只是叫她别偷懒。”金玉冠微笑着。

“红衣教主,千秋万世……”

突然,一群小孩嬉闹而去。

仇日马上望向金玉冠,“小孩子就爱胡闹,他们一定是听了大人的谈话。”

红衣教主震撼江湖的事已过了一年,如今只在人们的口中流传着,再也没有人见过红衣教主了,而她,则成了一个传说。

金玉冠释然的笑着,“没关系的,都过去了。”

是的,都过去了,如今的她,只是个深爱着丈夫的普通女子。

—本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