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蓝玫 > 《激情恶男》
返回书目

《激情恶男》

第二章

作者:蓝玫

三年后,“星夜”地下舞厅——

眩乱的灯光、阵阵的酒气、震天价响的音乐声交织成一种放浪的气氛,在这里一群年轻人正热情奔放地舞动着身体。

在中央舞台上,一个脸庞艳丽的女孩站在上头,她扭动着纤纤的细腰,手随着魅惑的音乐款款轻舞。

在舞台旁聚集不少人,他们的目光皆渴切地望向那名女孩。

热门的摇滚音乐将舞厅的气氛带领得愈加狂势,所有仿佛都跌进这炫丽的节奏中。

女孩将身上的衣服一件件地脱下,而底下的人欢呼鼓噪的声音愈加地大了。

倏地,舞厅中跑进一个浓眉大眼的男孩,他直冲向舞台,周遭的人慑于他身上那股霸道的强悍之气,也都自动让开。男孩跑到舞台旁,大手一伸,将台上舞得正起劲的女孩拉往他的怀中。

“驭浪……”颜绮惊讶地喊着。

“如果你要卖肉,那你对我一个人卖就好……”他愤怒地大吼,脸上的青筋浮现。

“你怎么那样讲,我是这间舞厅的舞后耶!”

“我管你是什么舞后,你只是我的女朋友。”

“我又没答应过你。”

他定住她的头颅,堵住她否认的小嘴,恣意地在她的唇上啃嚼、细吮。

他心里蕴涵着的怒意和热情全贯注在这一吻中,他要她跟着他一起燃烧,一起投入Ji Qing的节奏里。

他紧紧地抱住她柔软的躯体,炽烈地摩挲着。

他们四周的鼓噪声愈来愈大,此时他将她整个人打横抱起,接着往室外走去。

到了舞厅外,驭浪才将她放下。

颜绮拚命地擦着嘴唇,然后对驭浪问道:“你到底想做什么?”每次在她狂欢之际,他就会出面搞破坏。认识他后,她连一点小小的自由也不能享有。

他牵起她的手,眼神闪透坚定的光芒说:“小绮,别在这里跳舞了,我带你回家。”他不愿再见她自甘堕落下去。

“浪,你别管我,你怎么这么喜欢管我!”她要怎么说,他才会听她的?

他的大掌温存地摩挲她的脸颊说:“当我有一天停止不爱你时,我才能不管你,但那一天不会来临,我会一直爱着你、管着你。”这份感情从他们小的时候就已经萌芽,到现在只会愈来愈浓烈。

“我要你别爱我,你还要爱我,有那么多女孩子喜欢你,为什么你不要?”她已经劝过他很多次,但是不论跟他讲什么,好像都没有用。

“你明知道原因,为什么还要问呢?”他的眼眸簇燃着因她而生的火光。

颜绮任性地一甩过头说:“我不知道!”她当然知道他对自己的爱意,但她只想接受,不想付出。

他的大掌攫住她,将她困在他的身前道:“这就是答案。”

驭浪恣意、缠绵地吻住她的嘴唇,让他的狂热和爱意都随着他的舌瓣窜入她的唇内。

颜绮先是拒绝地抗拒着他,但在他一波波的撩弄下,她的喉间也发出申吟声,她情不自禁地回应他深切的热吻。

黑夜中,两人仿佛都遗忘了一切,在迷惘的星光下,忘情地互吻着……颜绮如同往常一样迟到地进入渊海高中校园,她看到很多同学都往同一个方向跑去,她好奇地拉住一位同学问道:“怎么回事,大家怎么一直住那里跑?”这个时间所有人应该都在早自习呀!

“有人要自杀!”说完话后,这名被颜绮拉住的同学匆匆向人潮聚集处跑去,深怕错过任何一场精彩绝伦的好戏。

颜绮也施施然地和众人往那一个方向走去。

一到众人聚集处,就可以看见有人站在二楼天台上的栏杆旁准备要往下跳,那是个高高瘦瘦的男孩子。

“她本来都有回我情书的,可是……昨天她在信上拒绝了我,老师,我不想活了!”

“你喜欢的人是谁,老师帮你跟她说去。”现在教育局盯学校盯得很严,可别捅出什么漏子来才好。

“我喜欢的是我的同班同学颜绮,她好美丽、好善良……老师,她是我心目中的天使。”他还以为……他是有希望的,但没想到,昨天他的世界就幻灭了。

“黄家祺,老师会帮你追那名女同学,快告诉老师她是谁,老师去找她来,但是你可千万别跳下来呀!”如果他跳下来,他的考绩又会被扣不少。

家祺的目光逡巡底下,然后他的视线落在颜绮的身上,他大喊着:“颜绮,我爱你。”

随着黄家祺的喊叫声,一时众人的目光都落在颜绮身上。

颜绮不解地皱着眉头,这是怎么一回事?她根本就不认得他。

文豪看见颜绮,走到她的身旁低声对她说:“我帮你回过他几封信,然后昨天就直接拒绝他了。”他原本认为这个书呆子对他没有威胁性,因而多回了几封信,没想到反而让这书呆会错意了。

驭浪也走到她的身边对她说:“原本你只是害两个男生为你打架,现在你又多害了一名无辜受害者。”

颜绮毫不在乎地一撇嘴说:“我又没逼你们,真无聊。”完全不关她的事,又要把责任推到她的身上来。

颜绮甩头就想走。

驭浪淡漠地讲了一句。“你想看到有人为你死,我怕他不想死,也会因为脚步一滑什么的而掉下来。”

“好,我叫他下来,就当是日行一善好了。”她不喜欢别人用话激她,但她知道驭浪每回用话激她都会成功。算了,她也不想上面的傻小子掉下来,每天都有人对她念东念西,很烦的。

“颜绮,你不喜欢我哪一点,我可以改。”为了颜绮,他什么事都可以做。

黄家祺的声音稍嫌小了点,但还是传入颜绮的耳中。

颜绮一字一句讲得分明。“我不喜欢你那么懦弱地站在上头。”

家祺脸色胀红地说:“我不是懦弱,我只是……想吸引你注意我。”

“有本事,你就往下跳呀!我会记得在每年的这个时候,到你的坟上去祭拜你的!”

“你怎么那么狠,我是那么地喜欢你。”他还以为她是个天使,没想到她那么狠心,在他心目中的天使图像正逐渐瓦解……“我又没要你喜欢我,是你自己要来喜欢我的,请你不要制造我的困扰好吗?”她实在很想不理他,但又不想见到驭浪一副不苟同的神情,奇怪了,驭浪怎么不见了?

原本还在颜绮身旁的驭浪,忽然没了踪影。

“你……说我是你的困扰,那你为什么还要回我写给你的信?”那些信现在就握在她的手上,都是他最珍视的宝物,她怎么可以这样轻蔑他的情感。

“我只是在玩你的,你不知道女孩子都有虚荣心吗?”很烦耶!还要和他对谈,他到底要不要下来?反正驭浪也不见了,她还要继续理他吗?

“你怎么那么坏,欺骗我的感情。”

“我又没有要你喜欢我,这算是欺骗吗?”他实在很不可理喻耶!

“你……我当初眼睛一定没有睁大,才会喜欢上你。”如果他早一点知道她是这样的一个女孩,他才不会喜欢上她。“那我劝你现在还是去动动手术,因为你的眼睛现丰也一样还是很校”虽然距离有点远,不过她的视力很好,还是看得很清楚。

“你……好可恶,怎么可以嘲笑我的外貌。”他真没想到她不是个天使,而是个坏心肠的女孩。

“我是可恶,你就别再想不开,赶紧下来,以免浪费大家宝贵的时间。”大家还真无聊,看热闹的人愈来愈多,她可不想让人看笑话。

“我……”他不想再为这个无情的女孩寻死了,在他心中的天使现在变成恶魔。

家祺爬下栏杆,冷不防脚底一滑,整个人往前跌了下去。

在千钧一发之际,有一双坚定的手拉住家祺的手腕。

“我……”好可怕,如果他跌下去,一定会流血的。

“抓好!”牢握住他双手的驭浪说道。

驭浪慢慢地将他往上拉,底下的人屏息地看着这一幕。

终于,驭浪将家祺救离险境。

此时,全校的师生响起了热烈的鼓掌声。

颜绮冷冷地看着这一切,早知道驭浪会救他,她就不必浪费唇舌跟他讲那么多。

“颜绮同学,你跟我到训导处一趟。”训导主任李不严对颜绮说道。

“是!”待会儿她可要记得在师长面前装乖宝宝模样,她还要继续维持好学生、资优生的模样。

都该怪文豪没有好好地回她的信!

颜绮凶巴巴地瞪了他一眼,文豪感觉自己的心里升起了一阵寒意。

训导处中,主任正对颜绮训话着。

“我们学校的校风是很开放,但是你也不能让同学因为你的缘故闹自杀,这件事万一被媒体知道,可会为学校带来不少的麻烦,现在学校有什么不当的事情发生,很容易就会引起立法委员们的注意,进而变成新闻事件,说是学校的教育有问题。颜绮,主任知道你的成绩好,又是念资优班,所以虽然你是在单亲家庭长大的小孩,主任也对你很放心,可是……如果这种事再发生第二次,主任可能就要要求你们班上的级任老师到你的家里做访问了,你知道吗?”现在的学生就是要多多地开导,不然都会发生一些感情问题。

颜绮故意眼中噙着泪光说道:“主任,我刚刚不是故意要说那些话的,我根本和他不认识,可能是同学恶作剧。刚刚我只是不想见到有人为我跳下去,我才说出那些违背我良心的话,我也从来不晓得要如何拒绝别人,主任,我是不是做错什么?”颜绮从眼角硬是挤出一滴眼泪。

“是这样哦……那也不能怪你,主任相信你也不喜欢乱交男朋友,不然你的功课怎能名列前茅,所以这件事应该是黄家祺的错,主任会好好盯诫他的。”

“主任,请你不要这样做,在学校我们大家都是朋友,可能是我不好,我不该……来学校念书……”“颜绮同学,你就不要再自责了,回班上好好念书,主任相信这件事和你无关。”学校的升学率,可是要用颜绮考上第一志愿来号召的,所以当然不能失去颜绮,像黄家祺那种功课烂,又在放牛班的学生,怎么能和资优生的颜绮相比呢?

“主任……”颜绮仍是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表情是全然地无辜。

李不严主任走到颜绮的身旁拍拍她的肩膀说:“主任会要同学向你好好学习,大学联考快到了,好好加油哦!”

“我知道了!”

颜绮低下头,眼神闪过一抹狡黠的光芒。

颜绮走出训导处,来到校园就看到驭浪正倚着一棵大树,他在那里仿佛在等待着她。

驭浪的嘴角叼着根香烟。“你真该去念戏剧科,不然真的埋没了你的天分!”他冷冷的声音在颜绮的身旁响起。

颜绮看着走廊,见四下无人,回敬他道:“谢谢你哦!”

“你这样玩火,有一天会玩火自焚。”

“谢谢你的警告,我要玩火,也不会玩到你的身上。”颜绮桀骜不驯地说着。

她的头仰得高高地,要由他的身旁走过。

驭浪在她要走过他的身边时,拉住她的手腕。

颜绮很冷静地问道:“你要做什么?”

他不发一言,如火灼热的唇,强自覆上她的嘴唇,恣意地摩挲。

“啪!”

一个巴掌声在两人之间响起。

“下流!”颜绮淡淡地抛下这句话后,随即离开。

驭浪抚着火辣的脸颊,双眸仍是爱恋地逡巡着她离去的身影。

这一生,他是认定她了,不会再对别人动心!

驭浪走回教室,看见他的桌上摆满了各式包装精美的礼物和信件。

“你真是受欢迎,驭浪。”驭浪班上的小齐过来上前拍拍他的肩膀说道。

驭浪一脸不耐地说:“我抽烟、打架、飙车,正常好学生做的事我都不做,真不晓得她们是喜欢上我哪一点?”他最喜欢他的颜绮自然且毫不做作的模样,不像这些花痴女人。

“这年头坏字当道,所以你的坏才大受欢迎哦!”

“这么说来,我要不那么受欢迎,不就只有往好学生那方面去改吗?”

“你怎么做都没用,因为你长得够酷,所以我看你会继续受欢迎下去。”

驭浪看着桌面的东西说道:“这些礼物你拿去吧!”

“你都不要,不觉得浪费可惜?”

“我的心里只有颜绮一个人,对其他的女孩完全没有兴趣。”

“这么痴情的人,已经是世间少有的了,我觉得你应该改个称呼……叫痴心恶男才对。”

“我只想要抓住颜绮的心,我相信有一天我会抓住她的心,因为我要她当我这一生一世的唯一。”

“很浪漫,你继续慢慢地追吧!我回去拆礼物了。”将送给他的那堆礼物全部拆光,也需要不少的时间。

驭浪的眼神闪透出坚定的光芒。

颜绮走到位于擎天大厦第二十三楼的公寓内,这间公寓是父亲遗留给她们母女俩的。

母亲怪她,是因为生下她的缘故,她害母亲的身材变形,所以父亲才会发生外遇,且被外遇对象丈夫砍死。

在她小时候,就很少见过父亲,为何会在她的心里留下那么深刻的印象?

而在她遗传的血液基因中,会不会也同时拥有这样浪荡的基因,所以……颜绮挥去脑中所有紊乱的思绪,走入大楼的电梯,按下二十三楼的按键。

“当!”

在客厅打麻将的李玲抬起头朝她的方向喊道:“颜绮,妈妈没有煮饭,你自己去买饭来吃。”

颜绮没有回她的话,迳住自己的房间走去。她走回自己的房间内,就将门反锁上。

在她自己的小房间内,她听见外头母亲打麻将的声音。

妈妈最关心的是她牌桌上的胜负,而不是她。妈妈所在意的只有她今天能赢多少钱,而不是她饿不饿。

她对母亲的漠不关心早就习以为常,但早已习惯孤独的她,为什么觉得这四面墙壁如此地逼迫着她,几乎要让她无法喘息呢?

在这个小而密闭的空间,她再也待不下去了。

颜绮起身从衣橱内拿出短的紧身上衣和迷你裙、红色的高跟鞋,正准备走出她的房间,此时响起了敲门声--颜绮不耐烦地将门打开,对母亲问道:“妈妈,有事吗?”

“没事,只是告诉你,你爸爸留下的钱,再去领一些出来。”

“妈妈,我上个月不是将家里的生活费领出来交给你了吗?”她们母女就靠爸爸留下的那一点保险金生活,妈妈又不是不知道,怎么钱花得愈来愈凶了。

“我前天不小心赌输了。你别问那么多,去将钱领出来就没错,听到没?”钱放着不花,真是浪费了。

母亲的话没有让颜绮屈服,她没有妥协余地对她喊道:“我--不--领。”

“你真是愈大愈不听妈妈的话了,你将存款簿交给我,明天起,你爸爸留下的钱,由我保 管。”当初是女儿坚持的情况下,才让女儿管钱。没想到女儿管得那么严,那家里经济大权还是由她来掌控好了。

“妈妈,不行!”

李玲不理会她,在她的房里翻找起来,终于找到存款簿,她得意地将簿子放入衣服的口袋内。

“妈妈……”母亲染上赌瘾,若由她掌管经济大权,她担心钱会被她输光。

颜绮追了出去,而李玲已经坐上牌桌准备再继续大战三百回合。

“妈妈,钱还我。”这笔钱交到母亲的手里,实在让她太不放心了。

“你好好念书,别管钱,妈妈要和叔叔、阿姨打牌,你回房里别吵。”

颜绮忿忿然地看着母亲,此时突然有一双淫邪的眼在她的身上打转。

坐在牌桌上的钱阿申伸出手,在颜绮的臀部上摸了一把,这同时用力地捏了一下。

颜绮用力地往那双偷摸她的手拍去,并怒喊:“你再碰我一下,我就拿把刀子砍断你的手。”

钱阿申一脸干笑地说:“你女儿的发育很好,改天我介绍她到金文阁大酒家。你觉得怎样?”

李玲也表示了意见。“对呀!我也觉得女儿不用念那么多书,反正将来都会嫁掉。”生女儿是赔钱货,嫁出去就不是她的责任了。

听到母亲也附和钱阿申的说法,颜绮为之气结。

“妈妈--”

“小绮,妈妈还要打牌,你先回房间去。你爸爸会死,还不都是因为妈妈生下你、带给这个家晦气,你别再害妈妈了。”

颜绮知道再这样下去,她可能会向母亲挥拳,于是她跑出了家门。

坐在牌桌上的李太太闲闲地说:“你女儿跑出去,你不去追呀!”

“她等一下想开了就会回来。来,我们继续打!”等一下她一定要自摸,三家通吃。

李玲完全沉溺在赌博的快感中,完全遗忘了女儿的存在。

五光十色的霓虹灯在都市的街道亮起,城市的街道越到深夜,在某些特定的场所,越是聚集更多的青少年。

颜绮一个人在外面流连,看着闪烁的霓虹灯,巨大的空虚和寂寞霎时如浪潮般向她扑涌而来。

印象中,她的家庭就是如此,没有温暖、没有关怀、没有爱,所以她只能沉浸在被人追求的虚荣感里。

她不会拒绝任何男孩子对她的追求,因为她需要很多人包围的安全感和爱,才不会感到自己是孤独的。

她这样算是好女孩吗?

她也不想当好女孩,她只想听从自己的心意而活,不去管别人的目光。

且坏一点才能引起大人的注意,不是吗?

颜绮在路上走着,有些在路旁抽烟的不良少女走向她。

“现在很流行援助交际,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李小晴对她问道。

“什么是援助交际?”她在学校从没听过这个名词。

“就是和陌生的男人聊聊天,然后他们就会给我们钱让我们花,很好赚哦!你有没有兴趣加入?”这女孩子什么都不懂,那让她帮他们赚一点钞票也不为过。

颜绮仔细的思索一下,然后点头道:“好!”反正她做什么都无所谓,没有人会关心她,也没有人会注意她。

得到颜绮的应允,小晴立刻打电话帮她联络。

不久,小晴就挂掉电话,并对在一旁的一个男孩吩咐道:“小五,你带她到这个旅馆的地址去。”

“好,我知道了!”

颜绮坐上了摩托车,她想着,如果驭浪和文豪知道这件事一定会斥责她的。

她很快就将心底这个想法除去,反正她也不在乎任何人,她想要做什么就做什么。

摩托车到了“浪都”HOTEL,并且停了下来。

小五看着她美丽的脸问道:“你是第一次做哦!”这么漂亮的女孩来做这个,他从来没有看见过。

“我只是进去里面陪陪陌生男人聊天,我不会再做第二次。”现在她的心情糟透了,到这里只想尝试做做从前没有做过的事。

“你……”小五欲言又止,最后对她道:“我们先进去吧!”

在一旁聚集着一群摩托车,其中有一个少年指着正走入旅馆的颜绮对江驭浪说道:“老大,那不是你的马子吗?她走进浪都HOTEL,那里是年轻女孩卖淫的大本营。”不会吧!老大的嫉妒心一向很强烈,连他们兄弟多看他的马子几眼,他也会挥拳相向,怎么那个女人会进入那种地方。

驭浪看着她的背影,眼里燃起忿炙的怒焰,双拳紧紧地握起。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