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蓝玫 > 《激情恶男》
返回书目

《激情恶男》

第三章

作者:蓝玫

小五走入浪都HOTEL,先和柜抬打了个招呼,然后拿了一把钥匙在手上。他将钥匙交给颜绮并对她吩咐道:“你进去里面的四○一号房。”

“好!”

颜绮往前走去,此时小五看着她的背影,想对她说什么,最后仍欲言又止。

看着她的背影,他也离开旅馆,到外面等候着她。小五一走出HOTEL,就被几个人拦住,双手并被架住,那些人对他说道:“我们老大有话要问你。”

“你们老大是谁我又不认识,放开我啦!”

小五被带到驭浪的面前。

“刚才和你进去的那名女生,为什么进去那种地方?”他实在不相信颜绮进去那里面是要和人家进行交易,她在他心目中的地位让他实在不相信她会做出这样的事。

小五回答道:“‘援助交际’,她是女主角,当然要进那个地方。”像她那么美,做这一行一定可以赚很多钱。

“她知道吗?”他要为她的行为找一个他能够接受的理由。

“好像不太清楚,她有点白痴。”

听到小五将他最爱的颜绮说成白痴,驭浪一拳打了过去。

小五捣着左眼说:“如果你想要,我也可以安排,为什么要打我?”

小五话才说完,右眼又被补打一拳。

随即,驭浪冲进了旅馆。

颜绮拿着小五交给她的钥匙,开门走进四○一号房中。“请问是你打电话找人要聊天的吗?”她温和、有礼地询问道。在晕黄的光线下,她看不清房内男人的面孔。

“是!”在房内喝啤酒的男人,将铁罐子丢向墙壁。

江君满身酒味的从床上站起,走到颜绮的身旁,并将房门落了锁。

此时,颜绮惊呼道:“老师!”

“你怎么知道我是在学校当老师的!”江君满身酒气地问。

“老师,你怎么会在这里?”她实在没想到会在这个地方遇到自己最敬爱的导师。

江君指着自己说:“我被女友抛弃,她说我没有男子气概,所以我找个幼齿玩玩,你……很漂亮。”

“老师,我是颜绮。”她没想到一向崇拜的老师,竟是这副德性。

江君醉眼朦胧地看着她。“是……吗?”他不要在这种地方遇见他的学生,他在学校的压力已经够大,出来是要轻松的,不要又想起学校的事情。

“老师,你认清楚我了吗?”老师身上的酒味很重,一定是喝醉了。

江君定眼看她,似乎是清醒了,却又突然狂叫道:“我认出你了,你是那个该死的女人!”江君一把将她抱起,将她丢向大床。

“老师,我是颜绮……”陪老师聊聊天是没关系,但她希望他认出她来,她是他的学生。

颜绮的喊叫声并没有制止江君的行为,反而令他更加地兴奋。

他的手伸向颜绮的领口,用力地要扯下她的衣服。

“老师!”

撕裂声在两人中间响起,颜绮的上衣破了,她用双手覆住自己的胸前,并极力反抗江君,但她实在敌不过他的力气。

“砰!”

门的巨响,让江君稍微停止粗暴的举动,他抬头望向门口。

驭浪一看见颜绮的惨状,立刻冲到床旁,迎面就揍了江君一拳,接下来又有无数个拳头落在江君身上。

江君的手挡在面前,慢慢地恢复些许神智。“颜绮,你怎么会在这里?”

江君没有知道答案的机会,因为驭浪一拳打了过去,这一回江君晕了,他一动也不动地躺在床上。

颜绮神色有些苍白的喊道:“驭浪……”如果没有他的出现,那她不晓得会发生什么样恐怖的事。

驭浪将黑色皮外套脱下来,披在颜绮的身上。“别多说,先穿上我的外套。”他是要和她算帐,但这里不是个适合的地方。

他牵着颜绮的手走出HOTEL。

驭浪一走出HOTELL,他的手下关切地涌上前问道:“老大--”“你们不用跟来。”驭浪打断所有人的问话。

现在,他需要和她独处,问清楚他心底的疑问。

驭浪让颜绮坐上他的车,接着扬长而去。

他载着颜绮来到一处跨海大桥,然后停下车。

颜绮看着他的背影,有点自知理亏的模样,所以也没有多言。驭浪一定对她很生气,因为她竟让自己陷入那样的处境中……

“你怎么那么不懂得自爱!”他实在不晓得她的心里在想些什么,竟然去那种地方。这个时间,她应该在家中好好念书才对,毕竟再过一个月他们就要参加大学联考了。

颜绮咬着下唇,眼神仍透着倔强的光芒说:“我以为只是跟陌生的男人聊聊天,哪知……”她不晓得会遇到老师,而且老师的行为像野兽。

驭浪指责地道:“我没有想到你会是那种爱好虚荣的女孩子,会自甘堕落。”她实在太让他痛心,他以为她虽然任性,但还有分寸,懂得爱护自己,没想到他给她自由,却让她发生今天这样的事件,他应该将她牢牢地绑在身边,不让她有任何离开他视线的机会。

颜绮一脸无辜地道:“我心情不好,遇上一些人,他们说援助交际只是陪陌生男人聊天,又有钱赚……所以我就……”她没想到事情的发生跟她想的都不一样。

驭浪一听到她的说法更加怒不可抑。

“你很天才那!援助交际是女孩子用自己的身体,和男人做那一……档子事,好获取一笔金钱交易,你以为只是纯聊天吗?你未免也太蠢了吧!你平常都很聪明的,为什么连这么简单的事都不晓得,既然都不晓得的话你就该乖乖地待在家里,晚上别出来呀!外面的坏人很多,你知不知道?”小绮的社会历练可能还太少,所以他要多照顾她一些,以免她被欺负。

“你别骂我,我现在知道,以后就不会再这样了,再说你有什么资格骂我?”驭浪的话又点燃在颜绮心中的叛逆情结。

“就凭我吻过你无数次!”他真想剖开她的脑子,看她的头脑里都装了些什么?他对她又爱又气,他也不晓得如何是好?

颜绮有些孩子气地说:“我也亲过我家的小白十次呀!”

驭浪敲了她一记头说:“你拿我和你家的狗比!”

“你别管我,爱上我的人会倒霉、我是害人精!”这是妈妈常骂她的话,她还是跟驭浪保持距离好了,免得她会害了他。

“你不是!”驭浪的双手捧起她的下巴,让她的双眼迎视着他。

颜绮自弃地说:“我就是想自甘堕落。驭浪,你陪不陪我堕落?”

“你想要我做什么,我都会去做,但我不想你不开心。”颜绮不健全的家庭,带给她的伤害一直很大,他也去找过颜妈妈,但对她的情况一点改善都没有,他很想对她的妈妈挥拳相向,但颜绮一定会很生气,他也只能在她的身旁一直默默地守候着。

颜绮看着他的瞳眸,知道自己快被他的温柔溺死,但她仍抗拒地说:“驭浪,你真的很爱我是不是?”

“是的!”如果不是因为爱她,他根本不会一直缠着她。

“或许有一天我也会爱上你,但不是现在。”就算她会爱上任何人,她也不会承认,因为爱只会带来伤害。

“我等你!”她是属于他的,他知道会有那一天。

“如果你一直等不到我,你会不会傻傻地继续等下去?”她的安全感不论对任何事、任何人一向十分薄弱,而此时她更是自私地想霸占驭浪对她的这份感情。

“会!最爱的只有一个,你就是那一个。”

颜绮的手放到他的唇上深情款款地说道:“你可以再亲吻我。”如果他没有出现,连她都无法想象会发生什么事,所以在这一刻,她是感激他的。

驭浪的唇带着强悍的柔情覆上她,年轻、阳刚的大掌牢牢地握住她的腰侧,他的心因为即将要碰触到她的唇而鼓动着。

当他的唇在她柔软的唇瓣上移动时,天上的乌云开始聚积。

不久后,在他们头顶上的乌云笼罩下,雨开始落下。

两人吻得更加激切,难分难舍,驭浪的大掌在她的背部用力地摩挲,在他心底燃烧的炽烈爱意,仿佛都要令雨滴化为水蒸气。

在颜绮的脸庞益显红艳、美丽动人时,驭浪缓缓地放开她的身子。

因为他已经可以感受到年轻躯体对欲望骚动的快感。他怕再继续下去,他会无法克制住自己。

他要保护她,所以要学会控制自己的欲望。

颜绮的眼中带着氤氲的柔情,她在大雨中,摊开了自己的双手,盛住落下的雨滴,泼往自己的脸。

“下雨了!真好!”她喜欢雨季,厌恶阳光。

看到颜绮雀跃的神情,驭浪有些感谢这场即时雨。他知道颜绮一向是个开朗的女孩,过不久她就会将今天不愉快的事忘记。

她一向不是个会让人担心的女孩!

驭浪也过去加入她的行列,他挽起了她的手。

在狂猛的雨势中,大声地喊道:“谢谢你让我亲吻你。”

“不客气!”颜绮也朝他的耳旁大吼地说。

在这黯淡带着雨丝的夜色下,很多事都朦朦胧胧看不真切了。

他拥抱住她,冰冷的雨滴让两个人的心靠得更近……这一刻,她真的想永远待在他身边,这就是爱情了吗?她希望这场雨永远不要停……数日后,“渊海”校园专记学生奖惩的公栏上,刊登一则启事,引起校园一阵骚动。

颜绮和驭浪、文豪三人在同学的知会下,都来到了公布栏前。

查本校学生颜绮因在外行为不检,特此记两大过、两小过处分训导处公告三人看完告栏上的文字后,在周遭同学的注目下,一起离开。

“驭浪,怎么会这样?”颜绮担忧地看着驭浪问道。

“看来是你的导师先一步公报私仇,我要将这整件事情说出来,错的人是他,他根本不配当一个老师!”实在太过分了,竟妄想以一个老师的身份来欺压他们,当他不像一个老师时,他也不必对他客气,原本听同学说江君最近失恋,他才打算放他一马的,但是现在不用了。

颜绮立刻摇头道:“驭浪,不要,我不想让这件事被同学知道。”她还是班上的模范生,这件事如果传出去,那她真的不知该如何自处。

他知道小绮是爱面子的,表面先顺从她,他背地再找机会报复那个人。

一直在他们身旁的文豪,开口对两人间道:“颜绮出了什么事,我怎么不知道?”从小到大,有什么事,他们三人都一起参与,他错过了什么吗?

“文豪,我昨天心情不太好,遇到一件不好的事,幸好有驭浪出现。”

“以后看你还敢不敢。”驭浪亲密地拉拉她的头发。

看着两人的动作,文豪感觉他的心里有些难受起来,于是他对颜绮不悦地说:“小绮,以后有什么事情你就找我帮忙,不必找他。”他不喜欢小绮对驭浪好。

颜绮看看驭浪,再看看文豪,接着灿烂地一笑说:“好,我以后有什么事情,就找你们这两个好朋友。”发生这件事后,她才知道朋友的重要性。

驭浪听到颜绮这样讲,神情有些愠怒地瞪着她,接着不发一语地离去。

颜绮有些忧虑地说:“驭浪他好像生气了!”从小到大他们一起长大,她知道那是驭浪对她的无言抗议。

文豪的脸色沉了下来,内心笼罩上一片阴霾。

颜绮开始注意到驭浪的情绪反应,这并不是他乐见的。

他宁愿她对他们两个平等对待,同样地不在乎、无所谓都好。

如果时光倒流,无论如何他一定要加入他们昨天的行列。但时间是最无情的,所以他更要把握往后的时光参与她的生命。

夜晚,江君在学校值完班后,他走出值班室,也走向他刚买不久的宾士新车前,这时,他发出一声尖叫。

“我的车--”

车子已经无法辨识出原来的面目,因为已被喷上各种颜色的油漆。

江君心疼地奔到他的车旁,痛心地抚摸着车身。

“这是我的车吗?”江君奔到车后看车牌号码,在确定后心里十分难过和不舍。

“老师,你看我们把你的车子装饰得好不好看呀!”他们花了那么多的心血,老师可别不懂得欣赏哦!

江君忿忿然地看着那群不良少年道:“原来是你们!为什么将我的车弄成这个样子?”

“老师,你好,这只是给你的一点小小警告,希望你以后识相点,不要找颜绮的麻烦。”老师可以诬赖学生,而自己的车不过被“装饰”了一下,就紧张得要命,现在能让学生放心信任的老师实在太少了。

“你们和她是什么关系?你们这群不良少年,我一定要你们好看!”他绝不放过他们,竟将他的车子弄成这样。

“老师,颜绮是我们老大的马子。”不是他们老大的马子,他们也不用这么麻烦呀!

“你的老大是谁?”

江君仔细地看奢,此时驭浪从暗处走了出来。

江君看着眼前这个眉宇之间闪透着不驯之气的宋驭浪说道:“你这个不良少年,我一定要叫学校开除你!”竟在学校搞帮派,实在大无法无天了。

驭浪低沉的声音,蕴涵警告地说:“教育部副部长是我老爸,要我打通电话告诉他你那一天的丑事吗?”

“那一天……哦!你是指在旅馆的那一件事,我喝醉了,什么都不知道。”江君将一切的责任推掉,只想跟那一夜的事划清界限。

“你不知道那一间店的老板,可以证明你到过那里吧?!现在你还要推说不知道吗?”他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他手上掌握的东西足以叫江君卷铺盖走路。

“这……”他真不小心,还留下一些对他不利的证据。

“我警告你,别对颜绮不利,不然我要你好看。”驭浪拿出亮晃晃的刀,往江君的脸上比了比。

江君一脸畏缩,恳求地道:“我知道了,你别乱来。”

看见达到警告江君的目的后,驭浪一声令下说:“我们走!”

江君恨恨地瞪着这群人离去的背影,他会被那群小毛头整倒吗?他可没忘记那个上HOTELL的女学生叫颜绮。

外表一副乖乖女的模样,实际上就跟他放荡的女朋友没两样!

他要她好看!

那群坏学生,别以为这样他就会被他们整倒。

“颜绮,江老师在体育馆,他说有事要找你谈谈。”颜绮的同学小夜对她说道。

颜绮的脸上浮现出怀疑的表情。

江老师找她做什么?还是为了那件事吗?是该把事情好好说清楚的时候,她就去见他一面吧!

将这一切的事说清楚,快要大学联考了,她也不想让这件事继续影响她读书的心情。

颜绮思索至此,往教室外走了去。

颜绮来到了空阔的体育馆,她一走进,就看见江君。

“老师,你找我有什么事?”如果不是想将事情讲清楚,她真不会来到这里,看到江老师,令她产生一股作呕的感觉。

“颜绮,在旅馆的那一夜老师很抱歉,那晚,老师是因为心情不好,才会去那种地方。”

颜绮带着质问的语气开口道:“老师,既然你有歉意,为什么还会叫学校记我过?”

“这……唉,都是老师的错,真的很抱歉。为表示老师的诚意,老师请你喝饮料。”江君拿起一旁铝箔纸包装的饮料递给了颜绮。

颜绮接过饮料,将吸管插入,让江老师以为她有在喝。

她倒是想看看江老师要玩什么花样。

看着颜绮将饮料喝下,江君这才放心地说:“其实老师也不是很想当老师,以老师的精神状态也不适合,老师有……精神躁郁症,这是家族遗传性疾病,老师可能教完这个学期就不会再教书,所以你是老师最后教的学生,等过完这个学期,老师要出国,老师出国后,你要好好保重哦!唉!如果能再多当一年的老师,再遇到你这样的学生,那该有多好呀!可惜……可惜。”

“老师,祝你一路顺风。”原来江老师说话有时候颠三倒四,是因为他有精神方面的疾病,难怪他有时还会莫名其妙地失控,在教堂上大吼。

江君盯视着颜绮,然后一脸邪淫地看着她说:“你现在是不是觉得头有一点晕?”

颜绮一脸冷静地说:“老师,这罐饮料好像怪怪的……”“对呀!我在里头放了一点小小的M药,你会睡得很舒服!”

他的话令颜绮怒不可遏地喊:“连自己的学生你也要,无耻!”“啪”地一声,颜绮甩了她的班导一巴掌。

江君大步跨上前--

“你要做什么?”

江君不理会她,一步一步地逼近。

“救--”在颜绮张嘴呼救的那一瞬间,江君捣住她的嘴,拖往体育馆一处隐匿的休息室。

“老师,你想做什么?”

“做那一夜未完成的事。你要是敢张扬的话,我就让你的成绩死当,无法毕业。”

“你不敢!”

“为什么我不敢?要在考卷上动手脚很简单,我要让你的成绩在我上的这门课无法过关。”

“你这样还配称做老师吗?!”这真是一个充满病态的学校,只是她以前没有发现罢了!

江君对她的说法嗤之以鼻地说:“连校长也卷入非礼案,还有性骚扰案,我这样哪算得了什么?”

“卑鄙、无耻、下流……”

“随便你怎么骂,反正我也不太想教书了,不过是领一份死薪水,反正我可以找到一个比这更好的工作,又何必待在这里呢?”

“老师,你放我走,我可以不向学校 报告这件事。”她突然觉得自己好笨,不该独自一个人来到这里,现在她只希望能够全身而退。

“不可能!要怪就要怪你的小男朋友,谁叫他要惹我,你最好乖乖听话,不然“不然怎样?”

江君威胁的眼眸眯起地说:“你的花容月貌会毁了,而我如果在这里将你杀了、分尸,应该也没有人会怀疑我。”

“你……”

他高大的身子欺压上她,颜绮拼命地反抗着,而江君拿出放在一旁早就准备好的绳子,将她的双手和双脚缚绑住,不理会她带着惊恐、畏惧的眼神,大力将她的衣服撕裂开……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