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蓝玫 > 《激情恶男》
返回书目

《激情恶男》

第五章

作者:蓝玫

“铃、铃……”

清晨,驭浪的行动电话声响让倚偎在他怀里的颜绮醒了过来,看着驭浪熟睡的模样,颜绮替他接起行动电话。

她从床上起身,走到桌旁接起电话。

“喂!驭浪睡了,请问你是哪位?”

“我是驭浪的父亲宋裕严,你就是那个女孩吧!你先别将电话拿给驭浪,你的母亲有些话要对你说。”他手中的王牌一出,驭浪一定会和那名女孩分手的。

“小绮……你一定要救妈妈,不然……”颜绮只听到母亲的哭泣声,根本不清楚母亲要表达的是什么?

“你的母亲欠了一堆赌债,如果你还想要她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记得晚上七点到云风咖啡厅见我,不然你就等着替她收尸吧!”

颜绮听到电话那一头传来母亲嘤嘤的哭泣声。

不管怎样,她都是她的母亲,她不能见死不救。

“我会去赴约的,你别对我的母亲乱来!”

颜绮按下行动电话结束通话的按钮,此时驭浪也翻了翻身,睁开朦胧的双眼对她问道:“怎么了?是谁打电话来。”

“你的爸爸。”

“他说了些什么?”

“没什么,他希望你早一点回家。”

“小绮,你和我一起回家见我的父母好吗?我相信他们也会喜欢上你的,因为你是如此美好的一个女孩。”

“驭浪,对未来的事,我并没有多大的把握,似乎会有重重的阻隔,不会让我们在一起,我想我们还是分手吧!”

“小绮,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你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没事,只是我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人,对感情自然也不可能抱有多大的自信“我会给你安全感的,就算全世界的人都反对,也不能阻止我跟你在一起。”

“浪……”

“如果你也爱我,就信任我!”他要建筑一座没有任何风霜的城堡,在里头有他满满的爱意,滋润着她的心灵。

“浪……”

“因为爱你,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

他温热的唇覆上她,在晨光的微熙中,两人的身影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晚上七点,云风咖啡厅--她瞒着驭浪,偷偷地来到这里见他的父亲,因为这件事如果被驭浪知道,他一定会很生气,所以她也只能瞒着他。

颜绮一走入咖啡厅中就看见了母亲被两个人架着,同时还有一个颇具威严的中年男子坐在椅上。

她慢慢地走向他们所在的地方,在三步以外的距离停下脚步。

“小绮,你一定要救妈妈……”李玲流下眼泪,频频地对女儿呼唤道。

颜绮的目光没有看向母亲,她只是定定望着在她面前这名尊严的男子--宋裕严说:“你想要什么?”

“你和我的儿子分开,别再纠缠着他。”如果不是这名女孩的家世背景太差,配不上他们驭浪,那他还真要为她的勇气喝采。

“我并没有纠缠他,我们是真心相爱的。”驭浪不顾一切地保护她时,她就已经对他动了真感情,而这一份感情,她是再也收不回了。

“爱?!你们这个年龄根本不懂得爱。离开驭浪,我会给你一笔七位数的支票。”金钱就能将他们的关系断得干净,他不想继续看驭浪执迷不悟下去。

“我不要你的钱,我们是真心相爱的,伯父,你成全我们吧!”为了能和驭浪在一起,颜绮第一次将自尊放下。

“你们并不适合,如果你还是执意要跟驭浪在一起,那你最好考量到你的母亲。”眼前这个女孩,应该不会弃她的母亲于不顾吧!

“颜绮,你一定要救救妈妈呀!”李玲不顾餐厅中众人的眼神,开始使出浑身力气大喊了出来。

颜绮看着母亲,眼神有丝无奈地道:“妈妈,你欠人家多少钱?”

“小绮,我……”

宋裕严直接打断她的话。“一千万。这笔钱你母亲再不还,她就看不见明天的太阳了。”

“妈妈,你怎么会欠这么多钱?”颜绮带着指责的语气道。

“小绮……抱歉……妈妈在赌桌上一不小心愈玩愈大,你别生妈妈的气呀!”

她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生妈妈的气,但这笔庞大的赌债,又哪是她们母女俩负担得起的,现在对母亲再多加指责也无济于事。

金钱和爱情不能两全,在她的心中,两股力量在拉锯着。颜绮再次鼓起勇气抗争道:“我相信不管我到哪里,天涯海角驭浪都会找到我的。”

“我安排你到国外留学,让你们两人分开。”他一定要将两人彻底地分开,让她无法再继续纠缠他的儿子。

颜绮的眉头紧皱起,望着宋裕严不解地问道:“伯父,为了让我们两人分离,你可说是煞费苦心,但我不懂为什么你不让我们在一起呢,驭浪爱着我,而我也爱着他啊?!”“你不适合驭浪,看看他差一点为了你自毁前程,幸好我已经将这件事摆平,我给了你们学校那个老师一笔可观的数目,让他不提起告诉,不然我儿子的人生就留下了污点。如果今天不是你的缘故,那这一切的事根本不会发生,所以我不能让驭浪和你在一起,你只会害了他。”他的儿子会发生这么多事,都是因为跟她在一起的缘故,只要他们俩一分开,那这些事也就会没了。

“伯父,我并不想害他……”

“你没有害他,那是我儿子无故拿刀杀人吗?你学校的那个老师说的很清楚,是你行为不检勾引老师,不巧被驭浪撞见,他一时血气方刚,才会拿刀刺伤老师,事后你可能又对驭浪编了谎,将他迷得神魂颠倒,他完全中了你的蛊。总之,我是绝对不同意你们两个人在一起的。”他的儿子是人中之龙,他一定要找个能匹配上他的好女孩,像她这样的女孩是不及格的,他不会准许他们在一起。

颜绮哀伤地垂下头,没有人会相信她,没用的,她和驭浪没有缘分在一起,那就算了,她已经累了,不想再辩解什么,也不想再抗争什么了。

算了吧!她知道上天不会将幸福降临在她的身上,它现在只是将她的美梦收回,一切都到此为止。

放弃驭浪当然让她伤心难过,但为了她的母亲,在这一刻,她无法做其他的选择!

就这样结束吧!对他们彼此都好。

颜绮狠下心来对宋裕严说:“我会和驭浪分开的。”

宋裕严满意地点点头说:“很好,我相信你会遵守你的诺言!”他拿出支票簿开了张一千万的即期支票递给了颜绮。

颜绮的手微微地颤抖,接过了宋裕严手上的支票,然后递给了母亲。

“妈妈,别再赌了。”她语重心长地说,不过她知道自己的劝告对母亲起的作用并不大。

“妈妈知道。”

“怎么样让驭浪对你死心,相信你会想办法做到吧!”

“我会做的到,我会将我们之间的关系断得干净,你的一千万会花得有价值的。”

“这是我的电话,有事和我联络。”宋裕严递给颜绮一张他的名片。

颜绮接过名片后,就往外跑了出去。

李玲看着女儿离去的背影,内心顿时感觉有些罪恶起来,此时宋裕严的手下将她手上的支票拿回,交给了宋裕严。

李玲急忙地对宋裕严追问道:“宋先生,你答应给我的酬劳呢?”如果不是为了钱,她还真不想让女儿如此地难过、失意。

宋裕严在支票簿上写了一张三百万的支票,交给李玲道:“这是你的酬劳。”

李玲满心喜悦地接过支票,不一会儿,她神色又有点不太满足地说:“才三百万。要我这样做,我也真觉得对女儿过意不去呢!”

“三百万不够,那么五百万呢?”他相信金钱一定能打发这个贪心的女人的。

“可以、可以,谢谢!”颜母卑躬屈膝地说。

宋裕严又另外开了张两百万的支票交给李玲。

此时李玲的眼中只看见钞票,完全忘了方才女儿离去时伤心的脸庞……颜绮回到小木屋,一进去里头就迎上了驭浪着急的眼神。

“小绮,你到哪去了?”小绮告诉他,有些私人的事要处理,但是他没有想到她会去那么久。

颜绮看着驭浪俊逸的脸庞,回想起今天在咖啡店发生的事,她感觉自己的心刺痛着。

她咬紧牙关对他说道:“我没有去什么地方,你不是说因为爱我愿意为我做任何事,那我现在要你给我自由,我们不要再见面了!”

“除非我愿意,不然没有人会将我们分开。”

“那我会消失。”她根本不想和他分手,但是她没有办法,她没有其他选择。

“小绮,为什么你出去一趟,回来就变成这样?”他不懂,本来一切不是都好好的吗?为什么小绮会像变个人似的。

“你不需要懂,我是为你好。”他的父亲根本不同意他们在一起,所以分手的决定不论是对他,还是对她都好。

驭浪看着她娇丽的美颜,攫握起她纤柔的手。“跟我走!”他一定要让她明白,她是属于他的,而且他们彼此密不可分,“你要带我去哪里?”

“我发现了一个地方。”

驭浪带着她穿过重重的密林,然后颜绮听到了水流声,最后映入他们眼帘中的是一个美丽的瀑布。

“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她不懂他带她来这里的用意。

驭浪抱起她的身子将她丢进瀑布下的水潭内。

颜绮从水面探出头来对他喊道:“你……很可恶!”她实在不懂驭浪这种疯狂的行为是为了什么?这里这么黑,她看不到他,心里不免有些不安。

驭浪将上衣脱掉,跟着也跳了进去。

他来到她的身边,撩起她鬓旁湿润的头发说:“你才可恶,竟然有想离开我身旁的念头。”

“驭浪,没有什么是永远的,就算我们现在很快乐,以后也不一定会在一起呀,”这些话都不是她的真心话,事实上她是真心想和他在一起的,可是环境却不允许。

“小绮,会有永远的,因为我们现在的这一刻就是永远,以后我们会有无数个永远。”他给她再多也不够,所以他献上他的真心,这就是永远。

“如果有一天,我们不得不分开,你会怎样?”

“我们会分开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你背叛我,而那时……我不是会杀了你,就是会毁了我自己。”

“你很可怕!”

“你早该知道爱上我是这么可怕,”

他就着月光吻上她冰凉的额头。

他凝望着她,用右手食指将她的下巴托起,勾近自己,轻轻地伸出舌头,舔湿她的双唇,然后她也伸出舌瓣,两人的唇和舌相互嬉戏和逗弄着。

他的手指沿着她的脊椎,往她的腰间游移。

他在她的身上印下无数的吻痕,用对她强悍的爱意,将她紧紧地困在他强壮的臂膀里。

“你以后别再跟我提分手的傻话了。”

“好,我以后不会再跟你提分手的傻话了。”

“你现在明白,我们两人命运紧紧相系,不可分割了吗?”

“我知道,驭浪,你很强势,我一切都听你的,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

“快要联考了,我希望你多花一些心思在联考上,这样我们两人才可以考到同一所学校。”

“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原来是这一件事哦!小事一件,我答应你。”

“虽然你父亲将学校的事解决了,但我想我们回学校还是要面对同学异样的眼光。驭浪,真对不起,为了我,害你受这种苦。”如果不是为了她,驭浪也不用放弃舒适的生活,陪她出来流浪。

“为你所做的一切我都心甘情愿。小绮,好好睡吧,”“嗯,”今晚让她沉溺在他的温柔里,一切的事就等明天再说吧,驭浪将她拥入怀里,内心感到无比的满足和喜乐。

颜绮倚偎在他温暖的胸膛中,内心也下了一个决定。

清晨的鸟声啁啾,颜绮在驭浪温柔的怀抱中醒来,她轻轻地移开他的手掌。

她从床上起身,拿起驭浪放在桌上的行动电话,走到屋外拨起宋裕严交给她名片上的电话说道:“喂,我是颜绮。”

“怎样,你和我儿子说清楚了吗?”他还真担心这女孩无法和他的儿子断得干净。

颜绮深呼吸了一口气后说:“我想等驭浪考完大学,再和他分手,可以吗?”

“好,我也不想因为你,而影响我儿子考试的心情。”儿子的考试他也很重视,既然他那么喜欢这女孩,他也不希望在这个节骨眼影响了他考试的心情。

“谢谢你,伯父。”颜绮挂断了电话。

她走回屋内,驭浪已因少了在他身边温暖的体温而醒了过来。

“小绮,你打电话给谁?”驭浪看见她手上拿着行动电话,关怀地问道。

“我打给我妈,现在她很关心我。”原谅她在这个时候不得不说谎。

“你妈妈终于不再沉迷在赌桌上,而会将注意力放在你的身上了。”

“是的,我妈妈终于觉悟了。”她相信经过这个事件,母亲会收敛不少。

“那很好,以后你就轻松多了。”

“驭浪,我们该回校园了。”她要利用这段时间,将他的成绩提升,让他考上一所好学校。

“这么快就要回学校?”他还想再和小绮过过两人世界的生活,不想那么快就重回学校那种枯燥乏味的生活。

“是的!”

“小绮,你要不要考虑一下,重回到我的床上来。”

“不!”

在小绮的坚持下,驭浪也只得不情愿地从床上起身,和她回学校上课去。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