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蓝玫 > 《激情恶男》
返回书目

《激情恶男》

第六章

作者:蓝玫

市立图书馆内。

“小绮,为什么你和我约会的地点选在图书馆?你知道我不喜欢念书的。”他宁愿出去外面飙车,可惜自从小绮告诉他她不喜欢他去飙车后,他就很久没有去了。

“快要大学联考了,我希望你可以考上一所好大学。”她现在的心愿是他能考上一所好大学,让她放心地离开他。

“我并不在乎会上哪一所大学,只是如果得和你分开,那我一定会很难过的,更何况文豪还有可能和你上同一间大学,这样实在太危险了,我会加油好好念书的,为了我们将来能在同一间学校上课、念书,这幅景象太美好,我会努力念书的。”他一定要拚命考上第一志愿,因为以颜绮的好成绩,她也不太可能会考到第二志愿。

看着驭浪欣喜地翻开书本认真地研读着,颜绮的心中感觉到一阵绞痛。

她实在不愿告诉他,他们不会在同一间大学上课了!

因为她要出国,因为她将再也看不见他!

颜绮一想到这,她就无法将全部的心思放在课本上。她的目光一直凝望着驭浪,仿佛想将他的影像深深地铭刻在心海……驭浪感觉到她的注视,他抬头,一双深邃的眼眸对上了颜绮的双眸。

“怎么一直看我?”最近颜绮都怪怪地,不晓得她是怎么一回事?

“没有,只是突然发现你长得很帅。”

“我本来就是这么帅呀!”

颜绮吐舌。“你呀!臭美。”

“你竟然说我臭美,看我往后会怎么处罚你。”

看着他英俊的脸庞,浓重的阴影在她的心头挥之不去。

看着颜绮和驭浪在校园内出双入对,文豪心里虽然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但他仍打定主意要当面问个清楚。

“驭浪,我有些事情要问你。”

颜绮看着他问道:“文豪,你有什么事要问驭浪。”

“小绮,你别管,你先到图书馆门口等我,我等一下去找你。”看来他要好好地和文豪长谈一番。

“你们两个是怎么一回事?”

“文豪,我和小绮在一起,现在她是我的马子。”

文豪听到他的话,迎面就想向驭浪挥过一拳,但看着驭浪并没有闪躲,于是他又硬生生地停下挡势。

“驭浪,你和小绮在一起是什么时候的事,”

“最近。小绮发现她适合当我的女朋友。”当然他追小绮追得很辛苦,但这一段可以省略不提。

“你的意思是小绮以前没有发现,现在才发现?”

“对呀,祝福我们吧!”

“不到最后一刻,赢的是你或是我,都还没有定论呢!”

“你到现在还是不肯放弃,那我们再打一架吧!”

“死会也可以活标,何况你们现在又还没有结婚,我还有很大的机会。”不到绝望的关头,他是不会放弃希望的。

“那我们再打一架吧!”驭浪和文豪开始扭打了起来。

“驭浪,你怎么又和文豪打架了。”他们两个男孩子为什么一天到晚打个不停,打架很有趣吗?

驭浪甩一甩头潇洒地道:“为了你,再多打几场架也值得。”

颜绮拿出手帕为他擦拭额际的血说道:“我不喜欢你打架,以后如果我不在你的身边,你一定不要这么常打架好不好?”

“小绮你会永远在我身边,别问一些根本不会发生的问题好不好?”

“反正我不喜欢看你的身上有伤。”

“好,我答应你。”

七月三日,大学联考在这天结束。

“文豪,有件事,我想拜托你。”

“什么事?”

颜绮对着文豪将她想要他帮忙的事完整地说了一遍。

文豪脸上露出为难的神情。

颜绮斩钉截铁地说:“你愿意帮我吗?不然我找别人。”

文豪只得点点头说:“好!”

这天晚上,驭浪和颜绮约了晚上七点在颜绮的家里碰面,驭浪准时地来赴约。

“叮铃……”

门铃响了很久后,颜绮才来开门。

一看见打开门的颜绮,驭浪就愣住了,因为她身上穿着性感的薄纱睡衣,而在她的身后还站着一个人,那是文豪!

“小绮,你怎么可以背叛我。”被背叛的愤怒迅速地涌上,一个是他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一个是他的女朋友,他们两人怎么能背地里做出这样的事来?!

“我本来就是这样的女孩子,以前只是你没有认清楚。”她必须让驭浪彻底地对她断念,这样是为他好。

驭浪扬高了手--

“啪!”地一声,颜绮雪白的脸庞上留下一个红色掌樱她的手抚摸着脸颊无情地道:“你再多打我几巴掌也一样,我的心变了,而我的身体本来就属于很多男孩子,你只是……我的实验品罢了。”

“这都是你的真心话吗?”她是他的唯一,现在他才知道自己作了一场可笑的梦。

尽管她的心底极力地想否认,但仍是违背自己意愿地说:“是的,是我的真心话。”她没有其他的路可以选择,只能在心底默祷他能原谅她。

驭浪遭受到莫大的打击,颓然地说:“我现在才明了自己当了一个大傻瓜,我竟然……只是个实验品。”那么多女孩子爱他他都不要,偏偏选择了她,让她伤害了他。

颜绮的眼睛回避着他道:“我等你到联考完,才告诉你这件事,也算是对你的情意。”

“谢谢你的情意,我不稀罕,我问你最后一次,你真的变心要和文豪在一起吗?”这是他给她最后的机会,他希望她会否认她刚刚说出口的那些话。

纵使她的心有千刀万刀割着,她仍不能心软,因为这是她对他父亲的承诺,颜绮直视他的眼瞳点了头说:“是的!”

“我们在一起的这段日子,对你没有任何意义吗?”

“是的!你和其他男孩子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不同。”她没有追求幸福的权利,只能祝福他找到一个比她更好的女生。

他在她的脸上读不到他想要的表情,驭浪的双拳紧握。

“随便你,反正我宋驭浪要女人又不是没有。”他怕再继续待在这里,他会用暴力伤害她。

认清她是这样一个女人,他还有什么好留恋的。

曾经在他脑海里,浮现属于他们俩的一切,都烟消云散了……他不想再看到他们,“背叛”这两个字快将他的理智驱逐,他怕再也克制不住自己。

驭浪维持着自己的骄傲和尊严,转身从她的屋子跑离。

颜绮看着驭浪离开的背影,整个人无力地颓倒在门旁。

文豪看着她的表情开口问道:“小绮,这真的是你想要的吗?”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对彼此都有一定程度的了解,就因为这样,他更不了解颜绮为什么这样做的原因。

颜绮幽幽地开口道:“就算不是我想要的,但是我又能怎么办呢?”

“小绮,发生了什么事,告诉我。”

颜绮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接着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文豪。

“文豪,你要帮我保守秘密,我不要驭浪再因为我的事,再次和他的父亲起争执。”

文豪拍拍颜绮的肩膀道:“我会帮你保密的,而且我刚刚下了一个决定,我也要去留学,而且要跟你去同一个国家。”他要乘虚而入,这个机会或许会让他赢得小绮。

颜绮摇头道:“文豪,不要这样,我不想要再接受任何人的帮助,出国就当是自我的一个磨练吧!”她内心其实是想要避嫌吗?颜绮不自禁有了这个念头。或许是因为她不想驭浪对她有更深的误会,但这些都是于事无补的。驭浪现在一定非常地痛恨她。

如果,他们两人是相等的身份相识,那一切的结局会不会有所不同……“好,但我还是希望你有困难时,第一个想到求助的人是我。”

“我会的!”

“小绮,为什么你没有喜欢我多一些?”从小绮的目光中,他已经看得很明白,但他仍不清楚自己为何会落败?

“因为驭浪刚好在我每次最需要他的时候出现,这或许是上天注定的缘分。”

“是吗?”如果真有缘女这种东西存在的话,那上天让驭浪和她分开,也是赐予他和颜绮一个缘分喽!

他会把握机会的!

现在,时机站在他这一边的,不是吗?

驭浪如旋风一般地冲回他的家里。

“儿子,你怎么了。”

“我只要她,只要她,但是她却背叛了我……”他没想过她是这样一个女人,为什么她要这样对他,“儿子……”驭浪冲上楼,将自己关在书房内,接着楼下的宋氏夫妇就听见一堆酒瓶乒乒乓乓的声音。

宋氏夫妇急忙奔上楼去。

“儿子,你别这样,你要什么爸妈都会给你。”宋裕严在门外喊着。

驭浪在房内大吼道:“走开--”他什么都不要,他只要她的爱,但那是不可能的,她的心已经变了,那些残酷的字句就是她送给他的爱的回报。

宋夫人小声地对宋裕严说道:“既然儿子喜欢那个女孩,就让他们在一起吧!”儿子的事她也是清楚的,只是她听惯裕严的话,所以也就没有表示意见,但看着儿子这副模样她实在担心。

“不能这样,叫佣人拿钥匙来。”

在宋裕严的命令下,不久仆人就将钥匙拿了过来。

宋裕严将门打开,映入他眼帘里的画面,让宋夫人尖叫出声。

驭浪的双手被玻璃碎片割破。

宋夫人连忙奔到了儿子的身旁。“驭浪,你别吓爸妈呀,”宋夫人想将儿子手上的玻璃碎片拿出,但驭浪的手捏得紧紧地,根本拿不出来。

驭浪只是双眼失焦地注视着前方,他什么都不想,不想去想她背叛的容颜。

“儿子,放开手,你的手流了好多血。”

驭浪仰天长吼一声。“不!”

身体的痛楚,可以减轻心里的痛。他要忘记在他的心中无尽的恨意。

看着儿子痛苦、伤心的表情和自残的行为,宋裕严差一点软化,就要打电话给颜绮。

可是……长痛不如短痛。

他相信儿子一定很快就会忘记她的。

七月二十日,松山机常

“文豪,谢谢你来送我。”

“小绮,你知道的,我不只想送你上飞机,我还想和你一起出国。”这件事他向小绮提过很多次,但是都被她婉拒了。

“谢谢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会好好地照顾自己的。”

“小绮,我会在同一个城市和你一起留学,这是我的地址,有事要来找我。”

他不会放弃这个机会的,更何况现在那个碍眼的情敌消失了。

“嗯!”

颜绮走入了登机门,和文豪挥手道别。

她坐在候机室里等待飞机,不久惊讶地看见身旁出现了一个人。

“文豪,你怎么在这?”

“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出国,所以要陪你出国呀。”他早就计划好要紧追不放。

“文豪……”

颜绮没有再多说什么,因为已经要登机了。

她坐上飞机,看着窗外的碧蓝色晴空,她在心里默默地和驭浪道别……数日后,离乡背井的颜绮,在异乡发现一个令她惊讶的讯息。

她怀孕了!

要留下这个孩子吗?这孩子是她和驭浪偷尝禁果而孕育出的。

她要怎么办?

在这个异乡的城市,她看着川流不息的车辆,颜绮感觉对未来茫然了……

九月二日,某大学校园中有一群女孩子吱吱喳喳在讨论着什么。

“你知道吗?有个新生长得很高、很帅、很酷。”

“我知道,而且已经调查出他目前没有女朋友。”

“我们去问他喜欢哪一类型的女孩子好不好?”

“好!”

驭浪在学校的椰林大道上走着,突然地冲出数名仰慕他的女孩对他问道:“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子?”

宋驭浪的唇提起一抹浪荡的笑容说:“基本上只要是女的就可以。”他要忘记曾腐蚀他心魂的容颜,那个背叛他的女人不值得他爱,其他女人也是一样的,女人只有在床上才对他有意义。

从那日后,在这个第一学府中,驭浪有个外号叫“邪酷恶男”。他花心地交女朋友,却又冷酷地快速和她们分手,所以有此外号。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