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蓝玫 > 《今夜想上床》
返回书目

《今夜想上床》

第一章

作者:蓝玫

在深冷幽暗的世界中我是黑暗的主宰我的心是坚固的城墙不容光线的侵入冰冷——是我所能感受到唯一的光芒一扇打开的窗扉,缀着一袭陈旧花色的窗帘,在阵阵夜风的吹拂下,随着风的节奏舞动。在床上年方十七岁的叶秋绫,正困在一个黑色的梦境中无从逃脱,在这个黑得不见任何光影的世界里,她像个死囚犯般,不停的在奔逃。

好累!

她好疲倦,从她有记忆以来,只要一跌入梦境里,她就会被身后的沉重脚步追赶。

可是,她完全不晓得是谁在追赶她?

这个在追赶她的人,目的又是什么?

他想要什么?

她已没有力气再跑下去。在梦里这样奔跑,已经让她成为全校跑得最快的女生。

她想停止……终于,秋绫停下逃跑的脚步,但她没有勇气回头看那个在她身后追赶的人的庐山真面目。

“你是谁?”她的声音微弱,在空气中回荡不已。

四周只有沉默回应——

“如果你不回答我,为什么又要在我的梦境中不断的追逐我?”她问。

仍然是一片沉默——

“我和你有仇吗?”她很怀疑自己其实并没有在做梦,在她身后的那个男人是真实的存在着。

还是一片沉默——

到底是谁?

秋绫再也忍不住,她倏地转过身,回过头一看,但是,她什么都看不到,映入眼帘的只有一片漆黑。

她想起来了,在这个黑暗的梦境中,她的双眼是看不见任何东西的。

她只能听见声音。

可是……她也听不到呼吸声。

难道……追她的是鬼?!

可是,鬼不用呼吸吗?她不知道,学校没有教。

而她,以前也没有遇见过鬼。

如果他真的……是鬼,那她还要被纠缠多久?一想到这……原本怯懦胆小的秋绫,鼓起了勇气说,“你到底是谁?如果你不告诉我,我就要远离床,从今天开始我都不会再睡觉了,看你要怎么侵入我的梦中?”她威胁道。

仍然只有沉默回应她——

就在秋绫以为会继续这样无止境的沉默时,一道低沉的嗓音在这广阔的空间中响起。

秋绫听得全身毛骨悚然!

那声音只说了七个字,就是————

“我是黑夜的主宰。”

她瑟缩了一下身子,身体忍不住发抖,再鼓起勇气问道:“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在找寻你。”

“为什么要找我?”她家很穷,穷得快要家徒四壁;他可以去找个富有一点的人,不需要找上她啊!

寂静——

沉静——

安静——

就在秋绫以为他不会再回答她时,他突然又低幽地说:“黑是你身上最美丽的色彩,我很想不要破坏这份完美,却又很想在你的身上用刀……划下几痕,尝尝……鲜血的滋味。”

他讲得好像想把她的肉割下来做人肉叉烧包的样子,秋绫仿佛听到刀刃划过空气的声音,她颤巍巍的问道:“你……恨我吗?”

“是!”

“为什么?”她不懂。

“你要为你曾做过的事付出代价!”冷寒的空气,加上他冰冷的话语,仿佛更是沉到冰点。

“我做过什么?”她想追根究柢。

“你以为将自己所犯的错误全部忘记,我就不会再追究了吗?我要你……和我一起承受不得轮回之苦,我要你和我一样在黑暗的世界中沉沦。”他沉冷的道。

“我不要留在这里,这里……好黑、又好冷。”她感觉不到丝毫的温度,仿佛置身在冰原中一样。

“我暂时放过你,我会再回来找你的。”他提醒道。

“你不用找我,我们人鬼殊途,我和你也无怨无仇。”她赶忙与他画清界线。

“我不是鬼——”

秋绫才稍微感到释怀,又被他紧接而来的话语打入十八层地狱。

“我和你有仇!”

“什么仇?我根本不认识你,你告诉我,我对你做过什么事?求你告诉我……”但这一次,秋绫等到的真的只有——沉默。

她想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找到他,让他告诉她答案。

她伸出手,但并没有捕捉到什么,有的只是从她指缝间流逝而去的空气,她忍不住沮丧的大喊:“告诉我——”她听不到任何回答,听见的只有自己的回声,她颓然的坐在地上,却感觉到地突然动了起来,然后是一股巨大漩涡般的吸力,将她往外推,直到她看到一丝曙光——秋绫从梦中惊醒过来,她摸摸自己的额头,感觉冷汗直流。

刚才她真的是在做梦吗?

那为什么他的声音会那么的真实?

那个男人……是真的想要伤害她吗?

为什么?

她甚至连他长得是圆、是扁都不知道,为什么他要一再的出现在自己的梦中,提醒她……他们之间有牵扯不清的纠葛?

难道他们真的有什么深仇大恨?

秋绫从梦中醒过来之后,就翻来覆去的难以成眠,在她的脑海中一直出现那个男人的声音。

她穿上华南高中二年级的制服,拿了书包,走出自己的房间。

秋绫想到今天学校要缴交的费用,今天已是最后一天,看来,她不说不行了。

书怀曾说过要帮助她。他是她的男朋友,他们背着父母偷偷地交往,可是……她不想拿他的钱。

在不得已的情况下,秋绫只好面对她的母亲,并且对她说:“妈,今天要交这个月学校的午餐费。”

她的母亲江雨抬头看她一眼,不悦的从口袋中掏出几张钞票,丢到她的身上,“拿去。”接着,她又没好气的说:“家里的下一餐都不知道在哪里?还要花钱供你读书!”

“一放暑假,我就会去打工的。”

一等秋绫离开家后,秋绫的父亲叶贪干便向江雨说:“我们真的要这么做吗?”

“要不是你欠了人家一屁股的债,我们有必要这么做吗?”

“为了保险金六千万,就要出卖我们女儿的一条命,这……难道没有其他的法子?”如果不是别无他法,他也不想这样做。

“不然你说能怎么办?等高利贷的债主拿刀把我们全家砍死吗?”她真是苦命,才会嫁给他这个不争气的男人,还要为自己的生命安全担忧。

“可是……梦绫毕竟是我的亲生骨肉。”虎毒不食子……可是……没有钱,明天死的人就是他。

“你不能心软,放高利贷的把我们逼得这么紧,我们已无路可退,我已经买通了一个杀手,今天他就会下手。”

“唉!我会买一块好墓地,好好埋葬她的。”这也算是他这个做父亲的能为她做的最后一件事。

“还了高利贷的五千万,还剩一千万,你分五百万、我拿五百万,到时随你高兴怎么花都行,可是,你别想输光了再找上我。”

“我不会的!”那可是他女儿的卖命钱,他一定会省着花的。

这样让他的女儿尽孝道,秋绫如果地下有知,一定也会瞑目的。

***

秋绫在要去学校之前买了一份报纸,她打算一放暑假就立即找一份工作,不打算因为自己而增加家里的负担。

走在马路之前的十字路口,刚好由黄灯转为红灯之际,她不经意的拿起报纸,看到一则标题——地中海底古城重现,二五○○年巨大雕像她忍不住打开报纸来看,看见斗大的黑字写着:失落的城市旁边还有从海底捞起石棺的照片,石棺的周围刻着栩栩如生的老鹰和骷髅的图样。

为什么她看见报上这个石棺,会勾起她内心一阵心痛的感觉?

她看到另一张照片,旁边附解释写着——这是一尊实体尺寸女神希伊丝黑石无头雕像,雕像中的希伊丝只披着透明的丝绸,袒露出她玲珑有致的曼妙身躯,布幅在她左胸侧聚拢打结,而她看不见她的四肢,这个女神像的四肢都被削断。

看见这个无头雕像,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从她的心底浮起,仿佛她认识那具雕像已经很久、很久……一滴泪落到那张图上,秋绫却毫无所觉。

直到车喇叭声响起,秋绫回过神来,她才边纳闷自己方才的情绪,边合起报纸过马路。

就在她走到路中央的时候,先前鸣喇叭的一辆黑色轿车疾驶过来,秋绫想闪避,但车内一个蒙面歹徒却朝她的胸口开了一枪。

“砰!”

原本忙碌的街头更是陷入一片混乱中,开车的歹徒在没有任何路人见义勇为的情况下,从容的逃逸。

秋绫的身体如在秋风中飘零的落叶,缓缓地落到地上。

为什么是她?

她又没有跟任何人结怨,为什么杀手会找上她?

她曾看过一个孕妇逛百货公司被枪杀的新闻,可是,她现在也没有逛百货公司!她只是过马路啊!

难道现在的治安真的那么坏?

很多问题,是不是不管她怎么问,都得不到答案了呢?

黑暗完完全全的笼罩住她,她失去了所有的感觉……她的鲜血染红了报纸上那一则“失落的城市”的新闻,而报纸上女神希伊丝的无头雕像,仿佛动了动!

***

她死了?!

如果死后有审判,那她现在是在天堂,或是在地狱里?

她什么都看不见,那么……这里是地狱吗?

她不能到这个地方来,但是,人一旦死了,又有哪些事情是自己可以做决定的?

就在秋绫感到绝望的时候,她的身边突然响起一个温柔少女的声音?“你醒了!”

秋绫看不见她,但她感觉得出这个声音是在距离她左方不远的方位,她忍不住开口问道:“你是谁?”

“我叫安娜。”

“我现在是不是在地狱里?”她认为自己平常做了很多善事,而她也不是穷凶恶极的歹徒,为什么她会被“送”到地狱来?

“不是。”安娜摇头回道。

“为什么这里这么黑?”这种黑的感觉……好像……她梦中的景象,而不同的是,那个男人没有再出面追着她不放。

“这里是在黑暗魔王统治下的黑暗王国。”

黑暗王国?!

她在地理课本上并没有读到这个地方啊!

可是,他们都只念联考会考的国家和地名,会不会是因为这个国家太小,联考不考,所以,她压根就没有读过?

不管如何,重要的是她现在想要走,她上学已经迟到了,“怎样我才可以离开这里?”

安娜对她的问题似乎感到很为难,不知如何回复。

“才刚来,就要走?”一个冷沉的声音倏地响起。

秋绫觉得这个声音很熟,然后,她灵光一闪—她立刻知道他是谁了。

是他!

那个在梦境中纠缠着她的男人。

所不同的是,他现在没有在追赶她。

为什么?

很简单,因为她被困在这里,他根本毋须再费力追她。

秋绫往他发声的那个方向摸了过去,但她什么都没有接触到,除了空气,“我摸不到你!”

“除非王愿意,不然,你是无法触摸到他的。”安娜一时冲动的回答。

“你太多话了,自废一手,下去!”那声音恶狠狠的交代。

安娜连忙磕头致歉说:“对不起,我失言了。谢谢王、谢谢王……”她拿起刀刃,就想削下自己的手。

秋绫虽然看不见,但她听到刀刃声,立刻疾喊:“慢着!你太残忍了。”

“我是这个世界的王,我操纵这里的一切,所有想活下去的人,都要听从我的命令。”

“你好鸭霸、好野蛮。”她不怕死的说。

“你也想要我废掉你的手吗?”

秋绫忍不住倒抽一口气,须臾间,安娜已废掉自己的一只手臂,向夜魔躬身行礼后退出。

“残忍!”秋绫只敢小小声的说,不敢再正面激怒他。

“你说什么?”一道寒冷的声音响起,语调中透露出严重的威胁性。

“我说……今天的天气很好。”她不想自己的双手没了,她告诉自己,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这里的气候每天都是一样的。”他当然听见她刚才说了什么,这笔帐他记下了。

经他一提醒,和他方才残酷没有人性的举动,她感觉到身体十分寒冷,心也异常寒冷。

“可以告诉我……我们有什么仇吗?”她大胆开口。

“你是背叛者!”

秋绫鼓起勇气说:“可以让我……碰碰你吗?”她看不见他,也许可以借由碰触他,了解到他们两人过去的怨仇。

“我不想让你这个背叛者碰我。”在她的身上,只刻着“耻辱”两个字而已。

“我想回到我的世界。”既然这样,那她不如归去,她还是弄不清楚两人之间曾经发生的事,当然无法化解这段宿怨。

“没有人希望你回去。”他毫不留情的打破她的期望。

“我的父母、朋友们一定会希望我回去的。”他们现在一定因为找不到她而着急,她不想让他们为她担心。

只要她能够回到她熟悉的世界,像今天这样的暴风雨很快的就会烟消云散。

“在你回去之后,你一定会发现你一点也不想再待在那里。”人类只会将别人对生存的盼望……打碎!

“不!我想要回到充满阳光、充满温暖的地方,在这个地方只有黑暗和冰冷。”他怎么可以自以为是的认为她喜欢的是什么?

“如果你想走就走,我并没有锯断你的双腿。”虽然他很想将她碎尸万断,但他更想慢慢地凌迟她,让她为自己曾做过的错事付出代价。

“我要怎么离开?”如果知道怎么离开,她早就走了,她一直觉得他有点阴阳怪气的。

“求我!”他以冷冰冰的口吻,将这个要求视为理所当然。

秋绫毫不考虑的开口说:“我求你。”只要可以令她再一次感受到阳光的照耀,要她说什么,她都愿意。

“没想到一向倨傲的希伊丝,也会说出恳求我的话!”他不屑的道。

西医师?!她不是西医师啊!她只是个平凡的女高中生,不晓得他在对谁说话?不过,他讲的这个名字令她听起来耳熟……秋绫抑下心中奇怪的感觉,开口对他说道:“我已经求你了,你还不肯放我走吗?”

“这次……我就放过你,下次我们再相逢,我可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放过你。”

秋绫在他看不见的背后,扮了个鬼脸说:“没有下次了。”

夜魔口中念念有词,不久,就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将秋绫带离黑暗。

她阖上双眼,因为,她仿佛听见恶魔的诡笑,虽然她知道她无法看见,但她仍害怕的不敢睁开双眼。

他注视着那个带走她的黑色漩涡,在自己的心中默念着,“只有黑暗能收容你流离失所的心,你没有地方可去。”

他们很快就会重逢的,很快……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