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伊人 > 《酷酷郎君》
返回书目

《酷酷郎君》

第一章

作者:伊人

“蔼—”

“救命啊!”

“哇!这……蛇蔼—”

南梁国宫内,传来一阵阵的惊恐声,在寂静的御花园里,格外显得凄厉。

在这大小不一、惊慌失措的声音中,独有一娇嫩带点童稚的声音特别与众不同,这声音没有山雨欲来的惊颤,而是显得额外兴奋及狂喜……

“快快快……翠玉、萍儿赶快把树上的金蟒给我抓下来!”

这带着清脆甜美声音的萱公主有着一双明亮灵动的大眼,桃红般嫣红的双颊、清灵的瞳眸艳光四射,娇小翩翩的身子像精灵般的富有朝气,白皙柔嫩的水漾肌肤仿佛掐得出水露。

萱对着身后的婢女喊着,慧黠、淘气的大眼目不转睛地直盯着眼前色彩斑斓、鳞片闪闪发光的金蟒,嘴角不自觉地上扬,且弧度越画越大……

“公、公……公主!萍儿不敢哪……”萍儿简直要被吓昏了,眼前的金蟒虽然体型不算非常巨大,但仍是相当的骇人。

“公主!我……我也不敢!蔼—”杀猪般的尖叫声响,下一刻翠玉便昏倒在地。

萱揉揉耳朵,那超高分贝的声音真的挺刺耳的,她真不懂小金蟒不过吐吐舌信,这有什么好怕的嘛!她倒觉得挺可爱呢!有必要吓得昏倒吗?

“哼!怎么这么不济事啊!你们不觉得它长得很可爱吗?”

“可……可爱?天!”萍儿真是搞不懂公主那些古怪的想法,虽然她早已习惯公主的鬼骨灵精,但她实在无法认同蛇会长得很可爱?!

“算了、算了!要你们俩帮我抓,我还不如自己来。”萱两袖卷起,架势十足地准备往树上爬去。

“公主不要啊,很危险的!赶快下来碍…”

萱气闷地鼓着腮帮子。要这些宫女抓金蟒没人敢,她想自个儿来抓,她们却又在那边大呼小叫、哩唆,真是让人受不了耶!

“危险的话……萍儿,你就上来帮我抓埃这任务就交给你!”

萱作势准备爬下来。

“不不不……奴婢还是在这里等公主好了!”萍儿吓得一脸惊惶失色。

“那就别这么唆!看好喔……”

萍儿真是被眼前的这一幕吓呆了……

公主她不只爬到树上将金蟒擒下,回到地面后还将金蟒给缠绕在身上,甚至还同金蟒互相亲吻一下!

“嘻嘻!萍儿你瞧小金蟒好乖喔!呵呵……好痒好痒……”

小金蟒不停地在萱的身上磨蹭,惹得她频频娇笑。

“呵呵……它真的好可爱唷!我决定了……就叫它皮球。从今儿个起皮球就同咱们一起住在凤宫了!”萱开心地宣布。

不……会……吧……

萍儿的眼睛瞪得老大,顿时全身鸡皮疙瘩起来。

“呜……我不要……我不要碍…”萍儿一脸哭丧,但洪水泛滥般的泪水倏地被萱杏眼一瞪给硬生生吞进肚里。

“别哭得像家里有死人一样好吗?再哭就让皮球晚上跟你睡。”

“哇——公主,奴婢不要碍…”她又哭起来,声音更凄凄。

“呵呵!我还舍不得呢!”萱对萍儿的反应感到相当有趣,她最喜欢逗弄两个婢女了。

“好了……我先回宫了,你把翠玉给慢慢扶进宫吧!”轻抚着小金蟒耀眼夺目的鳞片,萱巧笑倩兮地一笑,便踩着闲适的步伐,婷婷妍妍地往凤宫的方向走去。

???

“公主呢?这时不是该在房里练字吗?”南梁王朝宫女问道。

“启禀皇上,公主她……她……”宫女蔚儿结结巴巴得不知该如何回答。

“罢了!起来吧!”南梁王深深叹口气,坐在厅前的白玉椅中。

唉!皇后去得早,这些年来没法好好教导萱儿,让她整天贪玩,结果四书五经、琴棋书画没一样行就算了,连字也写得乱七八糟,都怪他啊!实在太宠萱儿了

“呵呵……蔚儿你瞧……我带了什么好东西回宫……”还没踏进宫内,萱就忍不住兴奋地想把皮球介绍给她。

“公……公主!皇上……”蔚儿吁了口气,朝萱挤眉弄眼。

“介绍个新朋友给你,来……跟蔚儿说声好……”萱拍拍身后的小金蟒。

“哇啊救命啊!公主……”蔚儿被眼前的金蟒吓得花容失色。

“怎么连你也是这种反应啊!真是不识货耶!”萱撇撇嘴,转身同皮球说:“咱们别怪她有眼不识泰山,乖……皮球!”

皮球轻轻朝她脚边磨蹭,并缓缓地爬到她的身上。

南梁王真是无法置信眼前的一切!

一只金蟒竟然缠在自己的女儿身上?!

荒唐!更是太荒唐了!

“放肆!萱儿你在搞什么鬼?这只金蟒从哪来的?”

雷劈似的怒吼声,终于吸引了萱的注意。

“呃……父、父王,你来啦!”

“说!这金蟒打哪来的!”南梁王眼里喷出熊熊的火焰。

“哎唷!父王干嘛这么大声嚷嚷呢?会吓坏皮球的耶!皮球是萱儿刚交的朋友啦,很可爱吧!呵呵……父王,咱们南梁真是无奇不有耶!连宫里都会出现这么百年难得一见的金蟒,萱儿生在南梁,真是太幸福了!”萱一脸灿笑,丝毫没有察觉南梁王越加铁青的脸色。

天啊!他到底是造了什么孽?竟会有这么“与众不同”的公主!

唉!南梁果具是“无奇不有”,这种公主传出去还像话吗?!

“萱儿,你真是太胡来了!有哪个公主同你这么野的?练字不练字,终日只想玩,还抓只金蟒当朋友!”南梁王气得全身发抖。

“当然没有啊!南梁也才我一个公主……”萱小声咕哝。

“你叽叽咕咕说什么?”

“没……没什么!我……我在忏悔……忏悔自己没有练字。”她心虚地低下了头,声音如蚊蚋。“知道忏悔就好,那把金蟒给放生了。”南梁王语气较先前柔软了些。

“哇!不要!萱儿要皮球作伴……”萱吸吸鼻子,仿佛眼泪随时会落下。

看她一脸可怜的模样,南梁王也心生不忍,无奈的叹口气。

“罢了……父王有事同你说。”南梁王挥手撤下凤宫内的宫女。

“咦?父王什么事啊?你好像挺烦恼的样子耶。”看着父王蹙眉的样子,萱直觉有大事将要发生。

“是啊!父王真的很烦恼……唉!父王担忧你的将来碍…”原先南梁王想要拍拍她肩,但一看到金蟒还在她身上,伸出的手便缩了回来。

“父王,你在说什么啊?萱儿怎么都不懂?”她一脸疑惑。

“唉,父王只有你一个孩子,而且你又是个公主,将来无法继位为王。父王老了……朝中之臣有人也开始虎视眈眈这个皇位,若有贤人,父王倒是愿意禅让,但……唉!前些阵子,父王原先打算把你嫁给回纥国君主韩驭,他是个能干的君主,有能力保护我南梁皇室,没想到他却婉拒了……唉!父王真是烦恼碍…”一想到有人心存谋反,南梁王就相当担忧。

“很简单啊!萱儿找一个有能力且配得上南梁王位的驸马,让他继位为王不就成了。”哈!她怎么这么聪明啊!萱为自己想到这个法子沾沾自喜着。

听她单纯、天真的想法,南梁王微微一笑。

“傻萱儿,这驸马不好找啊!”南梁王爱怜地揉揉她的发丝。

“哼!谁说的,萱儿才不信呢。”萱嘟着嘴,一脸的不信。

瞧父王那毫不在意的模样,萱真是生气极了。她可是很认真的耶!

“父王!我们来打赌,看萱儿能否在一个月内找到一个适合的驸马继承王室。如果我赢的话,就赏不用练字一个月,输了的话,就罚……罚抄四书好了!”

她豁出去了!她最无法忍受别人不把她的话当一回事了。

“哈哈,好!父王等着看你为南梁找的明君喔!”南梁王拍手笑道,比起驸马这回事,他更在乎的是萱有更多的“练字机会”啊!

点点头,萱的心情显得相当雀跃。

父王等着瞧吧!嘻嘻!我一定会赢的!哈哈

???

御花园中的凉亭里,正大肆摆宴替风尘仆仆来到南梁的慕容助擎接风。

宫廷乐师们正齐声吹奏着乐曲,而舞伶个个狐媚地舞着,细得仿佛一掐即断的柳腰频频摇摆,包裹住娇躯的薄纱随风飘荡,令人目不暇给、心醉神迷。

“慕容大人真是好酒量,来……朕再敬你一杯!”南梁王一饮而荆

“多谢皇上。”慕容劭擎也立刻把手中的酒杯喝干,扬起一抹潇洒的笑容,笑道:“南梁风光果然名不虚传,江山如画、金王翠舫、绿景沧涟盎然,可谓天下之最啊!我慕容走此一遭,真是不虚此行啊!”

对慕容劭擎的赞叹,南梁王可是相当得意。

“呵呵……慕容大人你过奖了,改日朕再偕同公主邀慕容大人同游碧湖。”

对眼前一表人才、才智过人的慕容劭擎,南梁王私心想把萱介绍给他,若他俩能共结连理,那真是再好不过了……虽然是委屈慕容劭擎一点,但对南梁的未来,这何尝不是个相当好的机会。

哎!但对萱的行为举止,南梁王真是只有摇头的份。

“多谢皇上,这真是太好了!我曾听闻碧湖风光,忒是醉人,早就想一见这难能可贵的湖色风光。不像回纥国,全国上下没有一处湖泊,更别说能发展出同南梁一般的船舫文化了。”慕容劭擎两眼发亮。

“快别这么说,回纥以矿藏闻名于世,铜矿品质之高,恐怕放眼天下,没有一个国家能比得上的呀!”

“呵呵!多谢皇上金言,劭擎此来也是为了铜矿之事,相信皇上也是明白的。 陛下交代,皇上要多少铜矿都没有问题,惟一的条件便是一定要做出件件堪称绝品的铜器,否则铜矿便要索价十倍,且日后回纥便不再与南梁有矿产上的往来。”慕容勋擎说出此行最主要的目的。

“当然,这是一定的!朕明白回纥铜矿品质之精纯,但吾国工匠之手艺也不容小觑,若无法做出一流的铜器,朕定会做出合理的赔偿,才对得起回纥啊!”南梁王笑吟吟地望着他。

“那待我回宫之后,同陛下禀告此事,夏季时再将铜矿运往南梁。”

“嗯!朕再敬你一杯!”看着挺拔的慕容劭擎,南梁王心中不免喟叹膝下无皇子的无奈,若能有位同他一般卓尔风范的皇子,他也可以及早退位,安享余年。

“皇上,怎么了?”慕容劭擎关心地问道,不解为何南梁王的眸光会突然暗了下来。

“没什么!朕只是一时感叹无皇子罢了,不过朕有萱这位‘知书达礼、端庄娴淑、美貌天仙’的公主,朕倒也心满意足!”虽然是昧着良心说话,但南梁王还是希望让慕容劭擎有个先入为主的好印象。

南梁王红光满面,满脸笑意地直盯着慕容劭擎,心头开始幻想若他真能成为自己的东床快婿,那他也就可以安享晚年,不用为萱儿担心了呀!

“呵!慕容大人一路风尘仆仆、舟车劳顿,想必也相当劳累了,朕立刻派人将慕容大人带至‘竹宫’歇息。”南梁王体恤地说,故意安排他住在最靠近凤宫的竹宫里。

“多谢皇上,劭擎想独自一人在这宫里走走看看,累了再问人前往竹宫吧!”慕容劭擎朝他作揖行礼。

“那好吧!朕就先回宫了。”

南梁王挥手撤下乐师与舞伎,便先行回宫去。

而慕容部擎便独自一人踩着闲适的脚步,蹀蹀地漫游在这假山荷坞、花团锦簇、百花争妍的南梁宫中。

???

“……十三、十四、十五、十六、十七……十七!都十七天了呀!”

萱趴在锦被上,两手托着下巴,喃喃自语。

呜……完了!完了!都过了半个多月了,为什么她都找不到“驸马”呢?

难道她真的要罚抄四书吗?

哇!她怎么这么命苦啊?有哪个公主同她一样这么命苦的啊?呜呜……

哭丧着脸,萱哀怨地对攀在床缘柱上的皮球说道:“皮球,我真的很可怜对不对?为什么我的驸马还不出现呢?唉……”

小金蟒只是朝她吐吐舌信,好像在告诉她,它也不知道似的……

“皮球,我不想抄四书啊!呜……为什么你不是人呢?要不然我就可以嫁给你了!”难过过头的她,已经开始语无伦次了。

“蔼—我的驸马蔼—”萱抓着头发,凄厉万分地哀叫。

守在宫门外的萍儿,听到这惊天地、泣鬼神的哭嚎,便刻不容缓地冲进内室。

“公主发生什么事了吗?怎么叫得这么大声?”萍儿紧张的问。

对于眼前的金蟒,萍儿不再那么害怕了,但她还是不太敢同皮球靠得太近。只是也太夸张了吧!才不过短短半个多月,这小金蟒的身体便“肿”得足足三倍有余,真的同它的名字一般,鼓得像颗皮球一样!

“碍…没、没事!”察觉失态的萱,尴尬万分地涨红了脸。

“公主真的没事吗?”

“当然没事!我还好端端地趴在床上,哪会有什么事呢?刚才……呃……纯属情绪发泄!对!情绪发泄!”萱额上渗出豆大的汗珠。

“喔!”萍儿觉得有些莫名奇妙。

此时刚踏进凤宫的翠玉,手里端着萱最喜欢的饺子,高兴地往屏风内走来。

“呵!公主,今天膳房做了好多公主喜欢的饺子,有升龙饺子、鲜鲍翠饺……好多种呢!翠玉每种都拿几个给公主尝尝鲜。”

“哈!真的啊!”萱蹦蹦跳跳地跳下床,伸手便拿了个饺子塞进嘴里,同时也拿了个饺子放进皮球嘴里——他们一向是有福同享的。

“怎么今儿个做那么多饺子?”萱囫囵吞枣,边吃边问。

“回纥的慕容大人来访,今天膳房就做了好多种南梁有名的小点。对了,翠玉刚经过御花园的时候,有稍稍瞄到慕容大人一眼喔,他长得可俊呢!”想到慕容劭擎英挺的面容,翠玉的粉颊霎时羞红了一片。

“什么,你再说一次,那个很俊俏的人在哪啊?”萱眼底染上希望的光芒,雀跃地一把抓住翠玉的手臂。

“御花园啊!”

御花园……呵呵!真是太好了!她的驸马这下有着落了。

“公主……你去哪碍…”翠玉朝飞奔出去的萱大叫。

“我去御花园,不要跟来蔼—”

???

虽然被落英缤纷、青郁葱葱、万紫千红的美景所围绕,慕容劭擎却丝毫无喜悦之情,无法在他的心里激起半丝兴味与涟漪,过分俊秀的脸孔紧紧地绷着,剑眉微蹙。

他一想起韩驭那天杀的嘴脸,就一肚子气。他实在想不透自己是哪里错了,韩驭动不动就用“和亲”这两个字来威胁他,真是不识相耶!他慕容劭擎可是好心关心他,不领情就算了,还老是用这两个具有强烈杀伤力的字眼来刺激他!

尤其韩驭自从忘忧谷回来后,浑身上下更是充满杀气,像吃了火药似的,动不动就乱发脾气——而自己总是首当其冲,无缘无故的挨了顿窝囊气!

像此次会来到南梁也是韩驭一怒之下指派的,他到底哪里同韩驭犯煞了?

“碍…”慕容劭擎嘶叫一声,执起翠玉扇漫天飞舞地在小径中狂扫起来,贯注气神的翠玉扇顿时像把利器一般,锐利地反射出一道刺眼夺目的光芒……

萱动作灵敏地爬到一棵大树上,用茂密的树叶掩饰自己小小的身体,滚着圆睁睁的大眼,正偷偷摸摸地暗中观察着慕容劭擎。

谨慎、批评的目光大咧咧地在慕容劭擎的身上上上下下、前前后后、左左右右地仔细搜寻一遍,萱很努力地想揪出他身上任何一个缺点与瑕疵,但他真是太完美了!

邪肆狂魅的俊美脸庞有着英气逼人的浓密剑眉,气魄恢弘的风范更让他刚强矫健的身躯更显高峻凌厉,神采飞扬的儒生打扮让他的武艺显得飘然幽雅,一切一切……尽是数不完的完美!

尤其是那一声“碍…”散发出的气势,真是太有男子气概了!

翠玉果然没晃点她,哈哈……她的驸马……嘿嘿!

萱笑眯眯地直盯着眼前的猎物,心花怒放。

呵呵!真是“皇天什么人的”!在她苦等十七天后,终于让她找到适合的驸马了。

萱轻触脸颊,才发现自己的小脸正微微发烫,如火在烧,灼热的温度迅速地蔓延全身,胸口正急遽地噗通、噗通狂跳着。

她相信,以他英俊挺拔的外貌、桀骛不驯的气势,父王一定会很满意他的!

越想越兴奋的萱,没有注意到脚下的树枝快支撑不住她的身体,就这么的从高高的树上摔了下来。

“呜啊!父王救命蔼—”随着急速下降的速度,萱爆出像极鬼哭神号的惨叫声……

咦?!不痛!她的屁股一点都不痛耶!腰没闪到耶!而且还好舒服喔……

萱疑惑地抬头一看,便对上慕容劭擎那过分俊美的脸孔。

“呵呵呵……你必须娶我!”萱色眯眯的水眸紧盯着慕容劭擎无懈可击的俊颜,喜悦的小脸画起了漂亮的弧度。

“呃……不对啦!我说错了,我可是公主呢,你必须嫁给我啦!”萱立即改口。

这……这是什么情况啊?!慕容勋擎呆愣愣地看着她眉飞色舞的小脸。

他以为她应该会很娇羞地求他放她下来,再同他道声谢;或是煞到他俊美的外貌而呆愣篆…怎么想也绝对不该是这种情况的啊!

“你说什么?”

“我说你必须嫁给我,当我的驸马啊!”萱天真地朝他露齿一笑。

驸马?!慕容劭擎真是无法置信这跌进他怀里的小公主,开口闭口就是要他“嫁”她,她是不是脑子坏了?慕容劭擎一脸错愕,但还是故作镇定凛着脸说道:

“小公主,我可没同意要‘嫁’给你耶!”寒着一张俊颜,他刻意加重了语气。

“喔!这个碍…本公主决定的事,根本就不需要你同意嘛!”萱双手紧抱着他的颈子,理所当然地回答他道。

“呵呵!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很兴奋吧!能够嫁给我这美若天仙的萱公主,真是三生有幸呢!哈哈!不要害羞啦!告诉你喔,本公主有一个非常称头、红遍南梁的称号喔,叫‘南梁第一美人’!嘻嘻!我知道要你嫁进宫来,对你是委屈了点,放心本公主一定会好好待你、好好疼爱你,这辈子只会专宠你啦!”萱对大家给她的外号,感到相当得意,骄傲的像只开屏的孔雀。

喔!天啊!慕容劭擎简直快被她吓昏了……

亏他一生游走花丛,掳获天下女性的芳心,竟然会栽在一个不大不小的女人身上!

“她”真的是南梁王口中知书达礼、端庄娴淑、美貌天仙的萱公主?

上上下下地打量她一次,他发现除了外貌的形容不是很夸张之外,其他的简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嘛!

慕容劭擎哑口无言地瞪着她娇俏可人的笑容,头皮一阵发麻,心底隐隐约约地知道,他未来的日子一定不得安宁了……

冷静!冷静!千万要冷静……

强迫自己冷静后,慕容劭擎才一脸阴郁地道:“办不到!恕难从命!”

他毫不留情地直接将萱的身子往地上一丢,根本不在乎自己是否摔疼了她,便施展轻功逃离这个鬼地方了。

尽管屁股摔得暴疼,萱还是朝着他的身影大喊:“喂!我要娶你蔼—”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