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易淳 > 《狂情爷儿》
返回书目

《狂情爷儿》

第一章

作者:易淳

“小姐,咱们回去吧!”一名十二、三岁的婢女紧张地唤着顾自走在前头的主子。

“小姐,大公子这儿可不许外人进入啊!”婢女忍不住发着颤,努力想说服主子。

摆摆手,小女孩径自前进。

仰天无声地哀叹,婢女认命地跟在主子身后。

忽地,她感到撞着了某样物品,软绵绵的又娇协…忙回神一看,当下尖叫:“小姐……”

她竟撞倒了主子,还好死不死的将主子撞入水洼中。天!亡了她吧!

“得了,别嚷嚷,我没事!”小女孩急忙爬起,顾不得身上脏,快手快脚捂住婢女的嘴。目的原是要避免过大的音量会引来这院子的主人,然而结果却是失败了。

“混沌居不许外人入内,你不知道吗?”清冷男音出现的十分突兀,如寒冬清泉,冻得人一阵发寒。

“我不是‘外人’,是你妹子。”她仍挂着笑,闪闪星眸直视在黑暗中精光灿然的冷眸。

轻哼声,男人淡嘲道:“杜雪雁教出了个不怕死的女娃儿,很好,很好。”

“娘教不出,是你教的。”

“我?”申浞挑挑眉,很不以为然道:“杜书苗,本公子可没那闲功夫。”

瞧出他的不快,小女孩依旧不怕死地捋虎须。“我几年前就改姓申了。”

闻言,原本就过分冷酷的黑眸,瞬间化为千年寒冰。

他微一扬薄唇。“我从没认过你。”见她张口欲辩,他抢先一步道:“但见在杜雪雁的分上,我放过你这一回,可这贱婢不能留下。咏长!”杀意已露。

“是!大公子。”护卫咏长鬼魅似的出现在众人面前,因是西域人,身子壮似铁塔似,声音又低沉如雷呜,当下吓得婢女抖如秋风落叶。

“你不能杀小钰!”申书苗张手护住婢女,她赌申浞不敢动她。

赌娘受宠,而自己也备受疼爱。

小钰感激地望着主子,她还当主子会无视她的死活呢!

像先前捉毒蛇、偷老爷的文房四宝……每回都在主子的冷眼旁观下,受苦受罪……她一直被陷害的很彻底。

咏长迟疑地持刀立于主仆二人跟前,该不该砍下?

“动手。”冷望了眼申书苗,申浞无情地下令。他不信那小女娃有胆子不躲刀。

“是!”虽感不妥,咏长仍挥下长刀。主子一向任性而为,不容他人置喙。

夜色被一道银光划破,鲜血溅射四下……

“住手!”申浞忽地出声止住长刀继续划落,长臂接住申书苗软倒的身子,也不管血会弄脏他一身月白衫子。

咏长收刀退立一旁,等主子下一道指示。

刀锋离心口只差一寸多,再慢一步她必死无疑。

垂首望了望怀中面色惨白的小女孩,申浞无声一笑,转身几个踪跃,消失无踪。

叹口气,咏长对小钰道:“快走吧!”难得大公子大发善心,但……

“可是小姐……”小钰结结巴巴的探问。

那么多血,万一小姐怎么了,她一介小婢女,哪还有命在?倒不如被一刀劈死了干净。

“大公子饶你不死,还罗嗦个什么!”低喝一声,吓得小钰缩起身子。

瞥她一眼,咏长转身离去。

留下劫后余生的小钰,不知所措地呆在原地,努力思考该怎么办才好。

***

三年后——

七曲池位于“苗园”东侧,池中央有座紫石顶的凉庭,四周垂有粉红薄纱。

雨中,池上浮起一层藕色淡雾,使亭子看来有如置于云端。

系于亭侧的小船也被雨打得摇动不定。

一片雨幕中,除了雨声别无其他,静幽的不可思议。

然而,一双白玉小脚以十分不雅的姿势,跨上栏杆,破坏了无比宁静。

打个呵欠,申书苗无趣地将书本颠来倒去地看着,一个字也没读进去。

“小姐,姑娘家别这样粗鲁。”小钰劝着,边动手拉下主子的脚,穿好鞋袜。

“我好问哪!”任小钰摆弄自己,申书苗并不在意,却忍不住无聊,张口抱怨。

“小姐,夫人见你这样,会不快的。”口中说着,手上也没停下。先扶正主子几乎躺到石树上的身子,再拉不压皱的衣衫裙摆。

“直一大胆,管起我来啦!”一捏小钰鼻头,她不很认真地笑骂。

白眼望了下主子,小钰道:“总不能等夫人拿鞭子来吧!疼的可是我。”

不知是倒了几辈子霉,给她遇上个没事便惹事的主人,每当出了差池,申书苗是绝不替她说话的。只在挨完板子,一拐一拐地回房后,才丢来罐“听说”非常有效的药,叫她想法子自行抹上。时日久了,她摸清主人的怪性子,自然大着胆管起申书苗了,反正好脾气的她只当好玩,未曾有过不快。

笑了声,申书苗道0算你有理……对啦!你知道爹将我许给了沈三采吗?”

“啥?”小钰可吓着了,不可置信地望着一派无所谓的主子。

沈三采!不就是那什么“京城四公子”之一?性喜男色不说,外头还传说他的风采只比地狱小鬼好上一丁点,连那学士头衔都还是买来的。

这样的人配她的小姐,根本是一朵鲜花……落进了牛粪堆里了!

“不成不成!小姐您得回绝,”小钰气急败坏地嚷着,一副世界末日的模样。

“怕是来不及了,昨日已订下,就待我及笈。”申书苗不在意地嘻嘻而笑。

小钰当下愣住,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嘿!回神哪!我有话问你。”推了推小钰,她唤道。

忙凝神,小钰道:“是。小姐要问哈?”

“奴!比起沈三采,大哥怎么样?”

此一问题,又教小钰愣住了,支吾了半天,她决定照实说:“更糟。”

“是吗?原来大哥也豢养变童呀!”申书苗表示理解地点着头,星眸中渐渐浮出异样光芒。“嘘!这事儿在府中不能说的!”小钰忙压低音量,紧张地四下张望。

“小钰,如果我是男的,你猜大哥会如何对我?”她凑近小钰,不怀好意地问。

迟疑了会儿,小钰摇头。“不知。小姐,你又不是男的。”

“这无所谓!”她挥挥手,对小钰的死脑筋微感不乐。停了停,她神秘兮兮地道:“小钰,我有个法子,可以不嫁给沈三采。”

“什么?”小钰急切地问,心上却莫名不安。

“咱们扮男装出府,暂时不回来,等风头过。”顺便找个好时机,混入申浞的混沌居。

“不行!您又是想玩吧!”想也不想,小钰立刻日绝,强硬得很。

“那……你希望我嫁沈三采喽!”

小钰哑然,看着主子发起呆来……

“咱们出申府好了。”权衡过后,小钰丧气地道。

见她应允,申书苗露出计谋得逞的微笑,离开申府一是为了不嫁沈三采,二来也想知道,申浞会对男子的“她”有何举动。

自从随母亲嫁入申府,她便被他那无情的个性深深吸引,进而想发掘他是否有更多惊奇。这是一个机会,申望贵继室的小拖油瓶自此可以消失了,她才不愿一生当个大家闺秀,相夫教子的,那与她的个性不合。

第二日清晨,主仆二人趁天未亮,悄悄爬出围墙,行向未知的方向。

当两人失踪的事被发觉时,申府陷入前所未有的大骚动,一时间鸡飞狗跳。

除了申浞居住的混沌居得以幸免。

然而有不少人却传着,小小姐其实躲进了混沌居。不久又说,小小姐已被大公子养的猛兽给吃了。

下人们谣言满天飞,申浞只作听而不闻,而申沈二府也派出大批人力找寻申书苗,未曾放弃。

***

两年后——

再三天便是腊月,大地换上一袭白衣,风雪漫天狂舞着,聪明一点的动物早躲得不见踪影,更别说是人影了。

半山腰上一栋小木屋被寒风吹得吱吱乱响,连在屋中的人也不得安宁。

打个小喷嚏,申书苗将身子蜷成球状,体弱的她已病了一个多月了。

“小姐,明儿个小钰替您找大夫来!”急急摸索烛火,小钰声中已带哭调。

“叫小公子。还有,我不要大夫!”不是她任性,而是两人所赚的钱仅够日常花用,要是请了大夫,接下来的日子可难熬了。

“可协…公子,您这样会有大碍的……”小钰吸吸鼻子,泪水在眼中滚动。

“死不了的。”拧了下她的鼻尖,申书苗不以为意地笑道。一场小病罢了。

“咱们回申府吧!”替她拉好被子,小钰劝道。

一皱鼻,她猛摇头。“不回去!绝不回去!”

小钰还想再劝,忽传来了敲门声,主仆两人不自觉对望。

申沈二府仍不放弃寻找两人的事,她们是明白的,每回有人到访,总不免担心受怕,深恐是来带她们回去的。

“去开门。”捂住耳,病中的申书苗对敲门声感到无比厌烦。

虽感不妥,小钰只得先拉紧她的衣物,才一步一顿地走向门。

一拉开门,小钰霎时呆篆…

门外有四人,她并不全认得,但申浞与沈三采的容貌,她肯定不会看错的。天!今日是撞到大凶星吗?

“小哥,外头风雪大,可否借屋避一避?”开口的人有着森白的牙,低沉的声音吓回了小钰的神。

“这……”不知所措地咬咬唇,她回首投以求救的目光。

“不许。”里边的人一口拒绝。屋子挤二人就嫌小,哪能再让人进来。

外头风雪有多大她不清楚,但住家可不止她这户。好心人她当不来,由旁人去做吧,

“诸位老爷,咱协…公子说啦!请回吧!”结结巴巴地拒绝,小钰便要关门。那知申浞先一步阻止。“小哥,行行好。”一双黑眸犀利地凝在小钰面孔上。

她并不特别秀丽,皮肤也黑,但那五官看来像个女子,这引起申浞的兴趣。加以适才屋内人声,似乎过于高亢娇柔,更令他好奇。

慌了神,小钰又回头望了主子一眼。

“就说了不许嘛!”这回申书苗走到门边赶入了。

哪知,才一见四人,她也傻住了,张口结舌地瞪着申浞猛看,因此也没留心一旁的沈三采眼中浮起异光。

但小钰留心到了,才想要她小心,沈三采已先一步握住她的手,涎笑道:“小哥,你真俊哪!”

黏腻的目光在申书苗身上滑过,激起她一身鸡皮疙瘩—又不得不笑着应付。“老爷过奖了。”

“日子苦啊!”

“还好。”她笑答,不动声色地往小钰身后移动。

“想过好日子吗?”他劝诱地问。

申书苗差点笑起来,这什么骗三岁小孩的用词?真怀疑有人会被骗去。

“跟我走,会有好日子过的!”说着,他欺进一步,大有趁势搂住她的意图。

“协…公子才……不当变童!”小钰一急,用力扯回申书苗的手,并将她推日屋内,反手就要关门。

忽地!一道人影闪过。再凝神时,只见申浞一脸懒懒的笑,靠在门扉上,望着两人。

门外,沈三采正气急败坏地敲门高喊:“申兄!申兄!”不甘心哪!到口的肥鹅又飞了,还落入了申浞口中,岂能不令他捶胸顿足?

“外头您朋友在叫呢!”比比门外,申书苗的微笑有些僵。

“当狗在吠。”他随意一撇唇,兴味盎然地盯着申书苗。

她很美,但因年龄肖小,给人无分男女的感觉,更加令他感到有趣,他决定要带走她。

“要同我走吗?”一旦下了决心,他便不迟疑。

叹口气,申书苗指了下小钰。“能带她走吗?”她不会忘记他有多任性妄为,既然开了口—就没有她拒绝的余地了。

沉吟了会儿,他道:“成!”府中正缺个长工,不用白不用。

***

感慨地仰望申府匾额,小钰觉得像场梦似……

“喂!魂回来!”随着娇斥,一记爆栗子也招呼到小钰额上。

“小!公子……”吃痛,小钰无辜地将目光调到主子身上。

“还发呆!我都逛一圈了。”也见识到奴仆们有多畏惧申浞,一见到他的衣角,全垂着头猛发抖。 过去她还当小钰反应过度呢!

“协…公子,大公子真有豢养变童吗?”小钰压低了声,紧张地问。

“有。”特别是个叫阿奴的,那美貌可谓完美无缺,就是不够赏心悦目。

事物不该完美,否则看来会不真实,有所缺陷,才是真正的美。

“如果……我说如果,大公子要您服侍。那……”这问题可不得了,一来身份漏馅儿,二来可不合伦理。

“看着办。”申书苗满不在乎地应道,船到桥头自然直,想大多无益。

言谈间,已走到混沌居,才走入,咏长高大的身影便挡在两人身前。

“大公子要我领他去工人房。”一比小钰,他目带鄙夷地瞅着申书苗。

“你这意思是……我的人充公了?”不可置信地低喊,她用力握住小钰的手。

“我才不离开小公子!”牢牢反握申书苗,小钰鼓起勇气叫道。

这龙潭虎穴,她才不放心小姐一人呢!

“由不得你们!”大喝一声,咏长一把扯脱小钰的手,将她丢到门外。“王管家,好好看着!”外头一个像穿衣竹杆的人,陪着笑脸诺诺应答。

小钰更急了,慌张地叫着:“小公子,我不离开!绝不!”

然,申书苗只涩然一笑,柔声道:“好好保重了。”便转身离去。

小钰当下滚落一串泪,哭得久久不能自己。

***

小跑步进了混沌居内,申书苗特意往东走。西边是座小楼,里头住了十来个少年。她适才还被告诫,若非有大公子传唤,可不能出那楼。

一撇唇,她顺着青石板路逛了下去。天性自由的她,可没打算守着规定,那太难了。

走着,她发觉身处一片树林中,不由得啧啧称奇。

记忆中,“苗园”里有大大小小不下二十个池子,是为了配合爱玩水的她。这混沌居放眼望去,尽是参天古木,枝桠间积着白雪,一副随时会折断似的。

敢情申浞爱玩捉迷藏不成?她忍不住嗤地笑出声,忙摇头甩去这莫名其妙的念头。

他不像是个爱玩的人,年龄似乎也太大了些。记得她两岁那年第一次见到他时,他已十七,如今算来该三十了才是。

而他的怪脾气,倒未有所改变。她打从一开始就被深深吸引,很难想象有人目睹小孩落井,非但不去救,还在一旁冷眼旁观。而那倒了几百辈子霉的孩子,不巧正是她。

他的长相,于她来说还真陌生。

印象中,他有双美得不可思议的黑眸,无情得令人发寒,挺鼻薄唇,看来偏女相多一些,但眉宇间的英气使他看来并不阴柔。

“没想到他还真俊呢!”低低喃语,有些理解小楼里那些少年为何对他那般死心塌地。

为了活下去,一堆烂果子中至少挑个最大、最不烂的吃。

过度专心在自个儿思绪上的结果,是没注意到自己正在发抖,并已打了十几个喷嚏,一张小脸泛着红晕。

她完全忘了自己尚在病中,当发觉不对劲时,眼前所有的东西开始旋转……

毫无预警地,她昏了过去。

此时,一条手臂打横过来,接住她软倒的身子,急切地声音也传来。“你没事吧?”

见她不语,来者才发觉她已晕厥,伸手在她额上一摸,便低叫道:“好烫!”

当下二话不说,打横抱起她,往小楼走去。

然,手中羽毛似的重量,却叫他起了小疑问。

***

张开眼后,申书苗一时无法意识到自己身在何处,困惑地往左望去,印入眼底的是张绝美无瑕的脸蛋,正睡着。

“阿奴!”她吃惊的叫道。

“怎么了!那里不快?”阿奴惊醒,紧张地摸着申书苗额头问。

“没……谢谢你照顾我。”望了眼床边水盆及汗巾,她已明白发生何事。

“别客气。”他一笑,神色间有着莫名的哀愁。

“你有心事?”发觉他的哀愁,申书苗关心道。

摇摇头,他如何说得出口?申浞对他有着莫名的兴趣,他就要被冷落了吧!

要是出了申府,他能何去何从?

“奴!你救了我,咱们就是好兄弟了,别客气啦!”拍拍他肩,她十分讲义气地道。

阿奴只是微微苦笑,不置一词。

***

清晨醒来,心血来潮之下,申浞决定到福园向许久未见的父亲请安。

老实说,他是恨着父亲的,若硬要他爱一个人—那就是母亲。

申夫人是官家小姐,在申望贵第十五次名落孙山后,沦落在街头当乞丐时与他相识。因赏识他的文采,申夫人不顾家人反对而下嫁于他,申望贵也因裙带关系,当上了不小的官。这下,他风流本性再难掩饰,四处拈花惹草冷落了夫人。一生被众人呵护于掌心的夫人,那咽得下这口气?要不了几年便香消玉殒。

当时,夫人娘家本要立即给他报复,但见在申浞的份上,他们忍下了,却也造就申浞在申府里不可撼动的地位。

走过中庭时,他与申书苗的母亲遇个正着,本想不理会她,却被叫祝“浞儿,老爷在六娘那儿。”

闻言,他停下脚步,略想了下便回身要回混沌居。

对于那个小他六岁的“六娘”,他只感到恶心,水性杨花没点节操。反正已七、八个月未见父亲,也就不差一、二天甚至一、二个月。

然而,他却在扫过杜雪雁面孔时,停下脚步。

见他专心一意地盯着自个儿,她摸摸脸问:“浞儿,二娘脸上有什么吗?”

“你生过儿子吗?”他劈头便问。

微愕,她摇头道:“只生了一个女儿。”想来就心疼,两年啦!仍毫无信息。

“妹妹的名字是……”

“书苗。”

是这名字没错。杜雪雁的容貌与他日前带回来的少年有六、七分像,但那个少年更像那失踪多时的妹妹。仅有一分的不相似,是因年龄大小,造成五官成熟度的不同。

如今想来,他竟忘了问那少年姓名,这真失策。

心思飞快转着,申浞连句道别也没说,径自离去。

***

穿过数个回廊,迎面忽尔冲来一件物体,直撞入他怀中,后头还跟了七、八个凶神恶煞的家叮

在见了他之后,所有人全垂下了头发颤。

不去理会抖如秋风落叶的一群人,他收紧双臂搂着怀中软得不可思议的小东西。

早在他扑入怀前,申浞已认出是谁了。

“抬头,谁许你出混沌居了?”

见她不甚情愿地抬起头,那速度并不比乌龟快,他就忍不住莞尔。

抬起了头,正是申书苗。她原本白净如瓷的脸蛋,目前让泥灰弄脏了一半。

“怎么回事?”问道,顺便摸出帕子替她拭去脸上的脏污。对于自己莫名的温柔,他只当心血来潮,不去在意。

申书苗可被吓着了。

呆了会儿,她才道:“我不过在冰路滑倒,掉进水坑中,溅了几滴泥水在他们鞋上呀!”想来就怨。

申浞并没听她说了些什么,只是十分仔细地凝视她的脸蛋,突兀冒出一句。“你的名字。”“杜书苗。”她顺口应了,一点也不认为申浞会记得她。

“哦,倒是与我么妹同名。”他一笑,心下了然。

看来他确是误打误撞带回了“申”家小姐。

“那个小姐定是国色天香的大美人。”她脸不红、气不喘地吹捧自己,一点也不觉得害羞。“这我可不知,打她十岁那年,咱们就没见过了。”

“大公子该常去看她。”她责难着。所以她才会离开申府,就为以别的身份进混沌居。

“这可难了,她离家已两年。”他刻意叹口气,捕捉到了她眼底的得意。

她是该得意,在申沈二府的天罗地网下躲了两年,还有可能会更久。

“不如,你代替我妹子,接受我的照顾好了。”他不怀好意地逗她,如预期般见到她僵住身子。

“这……不妥!不妥!”她猛摇头,开始怀疑申浞是否已发现她的身份,要不,他怎会这样逗她?

“为何不妥?”他笑容加深,存心要逼得申书苗束手无策。

而他确是成功,只见她满头大汗地道:“不妥就是不妥!”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笑而不语,他用力搂紧她的腰,过度纤细的腰枝,带出他越显诡异的笑。

“大……大公子……”她结结巴巴地唤着,努力想挣出他怀抱。

这会儿,申浞总算放开她,低柔地道,“就这么说定了。”

申书苗连退了三大步,双手乱遥“我承受不起!”也不待申浞再开口,她一溜烟逃跑了。望着她慌张远去的身影,申浞扬起诡谲已极的笑。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