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子缨 > 《辣妹也疯狂》
返回书目

《辣妹也疯狂》

第一章

作者:子缨

“玉璇小姐、亚璇小姐,老爷请你们下楼。”女佣朝躺在床上的双胞胎姊妹说道。



“知道了。”玉璇淡淡地应了声。



“真烦!这次不知道又有什么事了。”亚璇顺手将手中的杂志往身旁丢。玉璇耸耸肩。“谁晓得呀!下楼不就知道了。”



她秀气地从床上起身,走到梳妆台前,拿起梳子,梳着如瀑布般的长发。亚璇则是帅气地从床上跳起,用手扒扒帅气的短发。“那个老狐狸,找我们准没好事。”她伸伸懒腰。“走吧!”两人便一同下了楼。



叶昆雄皱着眉,看着两个宝贝女儿。“你们让我等了十五分钟了。”他不悦地说道。



“啧!啧!老爹,也才十五分钟而已嘛!怎??你的耐性退步了哦!”记得上次他等了二十分钟都丝毫没有任何怨言的呀!亚璇想着。



叶昆雄气忿地看着小女儿。“还敢顶嘴!看看你,那是什么样子,一点都不像个女孩子。”每次看到亚璇那头比男孩还短的头发,他就生气一次!到现在只差没吐血而已。



“刘嫂,麻烦你帮我倒杯橙汁来。”亚璇笑着说。



“爸!别生气了嘛!气坏了身子可不好。”玉璇甜甜地说道。



“还是玉璇最乖了!”这个大女儿实在是值得他骄傲,又聪明、又乖巧,比亚璇那个疯丫头好多了,他真是搞不懂为何双胞胎会差这么多?



亚璇吐吐舌头。“老爹!这句话我从小听到大,最起码听了几万遍了,怎么都不见你创新?”她笑着说道。



“死丫头!”叶昆雄用力瞪了亚璇一眼。“玉璇!来,这边坐!”他吩咐玉璇在他身旁坐下。



“小心哦!姊,这次老爹不知道又有什么企图了,你得小心一点,免得被陷害了。”她跳上沙发。



看到小女儿如此粗鲁的动作,叶昆雄不禁头又开始痛了,老伴!我对不起你,我没能将亚璇教好,他向天国的老婆道歉着。



玉璇用眼神示意亚璇坐好。“爸,有什么事吗?”她轻柔地说道。



刘嫂将橙汁放在桌上。



“谢谢!”亚璇啜了口橙汁。



叶昆雄拿起桌上的照片递给玉璇。“玉璇,这个是爸爸好友儿子的照片,他很不错的。”



“他是谁呀?”玉璇疑惑地看着手中的照片,照片中的人戴着墨镜,一副风流不羁的样子。



“这是‘庆祥集团’的总经理,郭毅刚。”



当亚璇的大脑接收到“郭毅刚很不错”时,来不及吞下的橙汁,顿时整个喷到坐在对面的叶昆雄脸上。“哈哈哈……”



她捧腹大笑。“说郭毅刚这个‘花心’的人很不错……”她笑倒在沙发上。“老爹……你要说……谎,也高超……一点……”她实在止不住笑意;她顺手接过了玉璇的照片。“哇靠!原来这就是徘闻的男主角,果然是有那么点本钱风流。”



“你……”叶昆雄瞪大了眼,拿起桌上的面纸擦着脸。



“你给我安静一点。”他忍无可忍地吼着小女儿。



“是……是……”亚璇拚命憋住笑意,但抽动的嘴角仍泄漏出她的情绪。



叶昆雄看吵闹的亚璇终于住口了,才说道:“我安排了玉璇你和他相亲。”



“什么?”亚璇睁大了眼。“老爹,你是不是‘头壳坏去’,怎么会叫玉璇去相亲?”



“你给我闭嘴!”叶昆雄吼着。



“知道了。”亚璇扒扒头发,无所谓地说道。



“爸!为什么要女儿去相亲?”玉璇哽咽地说道。事实上,她早已有个交往三年的男友,等他当完兵,他们就打算结婚了。



叶昆雄心疼地看着自己的大女儿。“女儿长大了,总是得找个好归宿才行,况且毅刚一表人材,实在是个好对象呀!”



“可是玉璇舍不得您呀!”玉璇的泪水潸潸流下,那可怜的样子,实是令人疼惜。



叶昆雄摸摸玉璇的头。“乖,爸爸知道你孝顺。”他看着坐在对面的小女儿,不禁又摇摇头。



她的演技真是越来越厉害了,能将老爹治得服服贴贴的恐怕只有她一人而已,亚璇暗地想着。



“相亲的时间是星期日早上十点,在‘荞林’咖啡馆。”



***



亚璇躺在床上,吃着洋芋片。“相亲的事,你打算如何?”她漾着大大的笑容说道。



玉璇躺在亚璇身旁,拿了片洋芋片。“不知道。”她摇摇头。



“你的演技越来越好了耶!有没有兴趣,改行当演员?”



亚璇好奇地问道。



“再说啦!”玉璇挥挥手。



“果然,老狐狸还是斗不过小狐狸的。”亚璇摇头晃脑地说。



玉璇突然看着亚璇的脸。“我今天才发觉我们真的长得很像耶!”这一模一样的脸,让她想出了个办法。



“姊!你在说废话,我们可是双胞胎耶!”怎?玉璇一下子又变笨了?



“我想到办法了。”她拍了下手,兴奋地从床上坐起来。



“什么办法?”亚璇怀疑地看着这个小狐狸。



“就用我们以前常用的办法吧!”她高兴地说。



亚璇敲敲自己的头,怀疑自己听错了。“不会吧!你的意思是要我代打?”我的妈咪呀!不会真的那么倒霉吧?



玉璇瞪了亚璇一眼。“你可别忘了,你以前考试时,我可是常罩你哦!”说到这里,她的眼眶顿时转红。“难不成,你就那么忍心看到我和杨大哥被拆散?”她哽咽地说道。



“别假了,省省吧!我又不是老爹,才不会上当?!”她挥挥手。



玉璇收起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强硬地说:“不管你会不会上当,反正你就是得给我去就是了。”她摆出母老虎的姿态。



“唷!软的不行,来硬的,刚刚是被踢了很多脚的路边小野狗,现在则是动物园的保育类动物啊!”她调侃地说道。



“是呀!现在是‘猛虎出柙’,如果你不乖乖听话,我就让你好看!”她威胁地说道。



“知道了。”亚璇无奈地翻翻白眼。



***



“这是什么?”毅刚呆呆地看着李月仙递来的照片。



“照片。”毅擎回道。



“废话!我当然知道这是张照片,我的意思是给我这张照片做什么用?”



郭成富喝了口泡茶,缓缓说道:“相亲。”



“相亲?”毅刚不可置信地张大眼,难不成是报应提早来到。“爸,长幼有序,要相亲的话不是得由大哥先去吗?”他将矛头指向毅擎。



“我有女朋友了。”毅擎懒懒地回道,真是的,明知道老妈逼婚逼得紧,还不知道检点一点,天天在外风流。像他就干脆花钱找个临时女友代替。



“什么?”毅擎何时有女朋友的,他怎?不知道。



“我说过给你们半年的时间找女朋友的,毅擎已经找到了,所以就是你了。”李月仙下了结论,不容反驳地说道。



毅刚无奈地看着手中的照片,乌黑的长发、细致的五官、明亮的大眼,很典型的洋娃娃美女,希望不是个木头美人才好。



“长得不错吧!这可是我亲自帮你挑的。”郭成富骄傲地说道。



毅刚投给郭成富一个杀人的目光。“一定要去吗?”他恨恨地说道。



三人一齐点了头。“当然。”异口同声的回答。



“OK!我了解了,她叫什么名字?”



“叶玉璇,她是电器大王叶昆雄的女儿。”李月仙说道。



“时间是星期日早上十点,在‘荞林’咖啡馆,你没有去的话,你就看着办好了。”毅擎在一旁奸笑着说道。



“去——”毅刚咒为了声,上了楼。



***



“起来了,亚璇。”玉璇一大清早就把亚璇给挖了起来。



“做什么啦!我好困,别吵!”亚璇咕哝了几声,拉起了被子,继续蒙头大睡着。



“起来啦!你忘记你今天要代替我去相亲了吗?”玉璇拿起湿毛巾,拉下亚璇的被子,将湿毛巾往她的脸上贴去。



“哇靠!你在做什么啦!”突然的凉意让亚璇清醒过来。



“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她吼着。



玉璇点点头。“当然知道,我还知道你今天得代替我去相亲。”她笑着说道。



“现在几点了?”亚璇这时真的清醒了。



“七点半。”玉璇微笑着回道。



“神经!才七点半就把我叫起来,你‘头壳坏去’是不是?”她不悦地嚷着,睡眠不足的人,脾气可是很大的。



“快去刷牙、洗脸,等会儿还得帮你上妆。”玉璇命令。



“好啦!烦死了!”亚璇向浴室走去。



玉璇从桌上拿起了一顶长假发,那是她昨天去买的,可花了她四千多元;但是若是和一生的幸福相比,四千多元实在是算不了什么的。



叩!叩!



玉璇将假发收了起来。“请进。”玉璇柔声说道。



“起来了呀!”叶昆雄怕玉璇睡得太晚,特地上楼看看女儿起床了没。



“今天要相亲,所以得早一点起床。”玉璇软软地说道。



“真乖!”叶昆雄看着床上。“亚璇呢?”奇怪!这个睡猪平日一定会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现在才七点多而已,怎么就不见人影了?



“爸!她在浴室。”玉璇精灵般的眼,转了个圈。



“哦!”叶昆雄不疑有他。“得好好打扮、打扮,知道吗?让别人知道我叶昆雄的女儿是个漂亮宝贝。”他仔细交代。



“是!”玉璇点点头。



“那我先出去了。”叶昆雄转身离去。



“老爹走了呀?”亚璇立即从浴室踏了出来。



“当然,快来换上这一件洋装。”玉璇从椅柜拿出一件白色洋装。



亚璇无奈地换上白色洋装,实在是怎么穿怎么别扭。她一向是衬衫加上牛仔裤的,轻便就可以了。



玉璇审视着亚璇。“很不错!过来这里坐好。”她又取出顶假发。



亚璇坐在梳妆台前,哀悼自己悲惨的命运。



玉璇细心地将亚璇上了妆,帮她戴上了假发。



“好了!”终于大功告成了。



“哦……”亚璇无所谓地看着镜中自己的影像。“技术还不错。”她懒懒地说道。



“那是当然的。”玉璇得意地说道。。



“几点了?”



“九点十分了,你可以出发了。”玉璇从抽屉取出一顶短假发,戴了上去,并换上亚璇一贯的衬衫加牛仔裤。



“开车到那里只要二十分钟而已,不用那么早去啦!”亚璇挥手说道。



“不行!如果塞车怎?办?早到总比迟到好。”玉璇催促着亚璇出门。



“好啦!知道了啦!”她实在一肚子的怨气,找不到人发泄,谁教她有把柄在人家手中呢!



***



荞林咖啡馆。



亚璇看了下表。“妈的!都超过十分了,这个郭毅刚可能不会来了。”不来最好了,省得和他罗唆一堆有的没的,她快乐地想道。



话才刚说完,毅刚便出现在她的面前。



“对不起!叶小姐,我来迟了。”毅刚带着歉意,坐在亚璇的对面。“真抱歉!我太晚起床了。”



“我也是刚来而已!”亚璇硬挤出一丝笑容,她说出违心之论。竟然要本小姐等你,要不是有任务在身,否则看我不整死你才怪!



“要不要吃点什么?”毅刚拿起menu问亚璇,看照片已经够美了,本人还比照片更加娇柔;不过看样子,说不定真的是个木头美人,他摇头想着。



就等着你这句话了,开什么玩笑,我可是饿了四个多小时了,不好好吃一顿,怎?对得起自己的胃呢?亚璇灵活的双眼在一瞬间散发出俏皮的光芒,嘴角还扬起一抹邪恶的微笑。



虽然只是一个眨眼的工夫,却被精明的毅刚给捕捉到了。



“我要两块黑森林蛋糕、一杯咖啡。”亚璇优雅地说道。



“麻烦给我一杯咖啡就好了。”毅刚向侍者说道。



“叶小姐平日有什么嗜好?”毅刚笑着问。



“插花、刺绣……”亚璇露出玉璇一贯的微笑,软软柔柔地说道。



“叶小姐真是贤……”慧字还没说出口便被亚璇打断了。



亚璇带着歉意的笑容,看着毅刚。“对不起!我刚才还没说完……”她停顿了下。“这些我都不会。”



太好了!幸好不是虚有其表的“木头美人”,与她结婚的话,生活铁定不会枯燥乏味的,他不知不觉地竟兴起了结婚的念头。



“请慢用!”侍者送来了咖啡和蛋糕。



“谢谢!”亚璇投给侍者一个甜甜的笑。



亚璇不顾形象地解决掉蛋糕,再加一口咖啡,吃完后嘴角还展现出个满足的笑容。



毅刚从没看过女人这样吃东西的(靖柔除外),在他的印象中,和他一起上餐厅、饭店、咖啡馆的小姐们,通常叫的东西都会留下四分之三,要不然就是根本不吃,只喝杯咖啡而已,原因是要顾及美好的身材。“还要吗?”他笑着问。



“不用了!谢谢!吃得好饱。”对亚璇来说,两块蛋糕实在不算什么,像这种黑森林蛋糕,她一次就可以吃个四、五块,但为了顾及玉璇的形象,她只好忍痛说道。



“叶小姐,你平常都在做什么?”毅刚这次是真的想知道她的兴趣了。



我平常都和好友去唱歌、跳舞,想归想,但是话可不能就这样说出口了,以免破坏了玉璇的形象。“我都在我爸爸公司上班。”她和玉璇都是学商的,不同的是玉璇是“商”而她的是“伤”,真是“越学越伤心”;想当然,会去叶昆雄公司上班的当然是玉璇。



“哦……”毅刚点点头。



亚璇无聊得望向门口,哇!完蛋了,遇到熟人了,她连忙低下头,企图让毅刚的身影遮住她。早知道就别乱瞄,她在心里想道。



“叶小姐,怎为了?”毅刚好奇地问道。



“不……不……没什么。”亚璇结巴地说道。



宋云若看到了亚璇,开口叫道:“小亚——原来你在这里。”他高兴地说道。



很明显,阿云发现她了,怎么办?她慌张地想着。



“你的朋友吗?”看到一个斯文俊逸的男人朝他们两人走来,他不禁一脸妒意,同时也令他不解,为何叫玉璇“小亚”?



“不……不,他认错人了。”她赶紧摇摇头。



“小亚!别假了,你再怎么装还是不像小玉的,最起码气质就差很多。”宋云若微笑地看着亚璇。



王八蛋!这个宋云若是存心来捣蛋的是不是!亚璇不悦地想着。



小玉?如果小玉指的是叶玉璇的话,那坐在对面的可人儿,不就是另外一个人?毅刚想道。



“小亚在家睡觉。”亚璇继续挣扎着。



“小亚!我们要去KTV你去不去?”宋云若耸耸肩,不了解为何亚璇一直强调她是玉璇,不过也没关系。



KTV?亚璇的意志力开始动摇,那是她最喜欢的场所了,因为她什么都没有,就只有一副好歌喉而已。她拉拉宋云若,要他靠近她一点;她小声地对他说:“喂!阿云,我现在在代替我姊相亲,等我相完亲再去,可以吧?”



相亲?不会吧!娶到小亚的人可是很倒霉的,看向坐在亚璇对面的男人。“请问你是她相亲的对象吗?”看他仪表不凡,不过只可惜有眼无珠呀!宋云若替毅刚哀悼。



“没错!”毅刚不悦地看着他们亲昵的样子,就算是好友也不可以好到这种地步。



“那恭喜你了。”他调侃地说道。



“谢谢!”毅刚有礼地微笑着。



“小亚,下午三点,在我们常去的那家KTV门口,bye。”



宋云若说完便转身离去。



“你的绰号叫小亚吗?”毅刚若无其事地问道。



“不是!是他认错人了,小亚是我双胞胎妹妹。”宋云若的出现,令亚璇冷汗直流。



她回答得太急促,更让毅刚确定他的想法;原来她是妹妹呀!他露出个会心微笑。



“要不要再点东西吃?”毅刚的微笑令她觉得毛毛的。



“不用了!郭先生,不知你对我……”亚璇想问毅刚对她的感觉。



“我觉得叶小姐你很不错,我想以结婚为前提和你交往。”



他疯了,开什么玩笑?她只是来代打而已,如果回家让亚璇知道这件事的话,她铁定会死得很惨。“郭先生,你这么快就决定了,会不会有点仓促?”她小心地问毅刚。



“叫我毅刚吧!”毅刚微笑地说道,看她可怜兮兮的样子,可能被自己给吓到了。



“郭先生,你再考虑、考虑吧!”亚璇哀声说道。



“我说叫我毅刚就可以了,我可以叫你小亚吗?”刚才那个男人这样叫她的。



“啊?”亚璇登时傻在那里,手没意识的拨着前额的头发,一不小心把假发给拉了下来。



原来是戴假发呀!还是短发适合她。“小亚,你的假发掉了。”他提醒她。



“什么?”亚璇这时才回过神,玩完了!穿帮了,她无奈地拿下假发。“对不起!”亚璇满脸歉意地说道。



毅刚装出冷酷的脸。“你需不需要和我解释一番?”他冷冷地询问着。



“真是对不起!我是叶亚璇,来代打的。”她坦白地说出。



“为什么叶玉璇自己不来?她看不起我吗?还是认为我郭毅刚配不起她?”他质问地说道。



亚璇最受不了这种会质问人的人了。“不来就是不来嘛!



哪来这么多理由。”顿时她也火了,又不是她自愿来的,她也是被逼的呀!为何她就这么倒霉,要受这种鸟气嘛!



“看来叶昆雄没有多大的诚意嘛!”她生气起来,两颊通红,还真是可爱。



“我想我老爹是很有诚意的!”如果老爹知道的话,那还得了,她连忙压下满腹的郁卒,撒娇地说道。



“那好!你告诉我,你们的诚意在哪里。”毅刚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亚璇黑白分明的大眼,再度转了下。“不然你告诉我,你想要我如何做,只要不强人所难,我都可以答应你。”亚璇爽快地说道。



“很好,那你就当我的女友好了。”毅刚轻描淡写地说道。



“什么?”就几个字而已,却炸得亚璇满脑子金星。“郭先生,你在开玩笑吧?”她期待他的回答是‘是’。



“我从不开恶质的玩笑。”毅刚微笑地回答。



“好吧!答应你就是了,你以后别后悔呀!”亚璇耸耸肩,无所谓地说道。



“那太好了。”



***



“怎为了?相亲很愉快吗?”李月仙高兴地问着毅刚。



“很好!”毅刚漾出个大大的笑容。“她真的很特别。”



他脑海中浮现亚璇生气的脸庞,那红扑扑的脸蛋、气鼓鼓的双颊、水汪汪的大眼睛,十足的可爱相。



“果然!我就说嘛!毅刚一定会喜欢玉璇的。”李月仙笑着说道。



毅刚摇摇头。“亚璇!”他更正李月仙的话。



“什么?”李月仙不知道毅刚在说什么。



“我说和我相亲的是亚璇。”毅刚露出了个潇洒的微笑。



郭成富略微思考了下。“你是说和你相亲的是叶兄的二女儿,亚璇吗?”他记得那个让他印象很深的女孩,他第一次上叶家作客时,就发现一个顶着男生头、前额还染了几撮红毛的女孩,对他亲切地叫着伯父。



“爸!你认识她吗?”毅刚高兴地问道,他想多认识这个精灵般的女娃儿。



“知道一点!”郭成富点头回答。



“是什么样的女孩?”李月仙赶紧追问。



“基本上,个性是和靖柔差不多,但是作风就偏大胆点。”郭成富保留地说。



“是这样吗?”李月仙问着毅刚。



“我想是差不多。”毅刚点点头。



“那好!就先订婚好了!”李月仙高兴地想拉着郭成富张罗筵席。



“等等……我还没说完……”



“老爸!请你一次说完好不好?留着生利息呀?”毅刚翻翻白眼。



“据说亚璇喜欢唱歌,大学毕业后和朋友组了乐团,但是不知什么原因,于一年前解散了。”郭成富啜了口茶。“我知道的也就这些了。”



“组乐团?”真的像她会做的事,不过红色的头发他今天倒没有看到,可能已经染回来了吧!



“啊?”李月仙张大嘴,印象中,组乐团都是男孩子才会做的。



“老妈!嘴巴别张那么大,苍蝇飞进去了。”毅刚戏谑道。



李月仙回过神来。“你这个孩子,说什么苍蝇飞进我嘴巴中了,真是没气质。”她大力地拧了毅刚一下。



“哇!”毅刚哀号,还真是痛,他揉了揉右臂。



铃……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喂……”毅刚顺手接起了电话。



“毅刚在吗?”叶昆雄问道。



“我就是!请问你哪位?”好陌生的声音。



“我是你叶伯伯呀!小子,你忘了我呀?”叶昆雄说道。



“原来是叶伯伯呀!一时之间突然听不出您的声音。”毅刚有礼地说道。



“不打紧的。”这只是小事嘛!听不出声音是很平常的事。



“叶伯伯找我爸、妈吗?”应该不会是找他的,他猜测着。



“不!我是找你的,今天和玉璇相亲的结果如何?”这可是他最关心的事了。



毅刚勾起唇角。“叶伯伯,和我相亲的人是亚璇,而不是玉璇。”他声明。



“什么?”叶昆雄的脑袋突然炸出好几个星星。“不可能的。”他摇摇头,企图说服自己,这是不可能的事,因为他早上还有去看过呢!



“为什么不可能?”



叶昆雄叹了口气。“亚璇这个孩子呀!平日不是KTV、再不就是舞厅,怎么可能去代替文静的玉璇呢?”



“叶伯伯,我真的很喜欢亚璇。”



“这样碍…那就随你们吧!”叶昆雄想了一下,反正都是自己的女儿,没差嘛!



“谢谢!”毅刚衷心地说道。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