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雷逸 > 《蓝胡子的情人》
返回书目

《蓝胡子的情人》

第三章

作者:雷逸

我今天又和他出门了。自从相亲之后,这是我们第三次两个人单独出门。他不知从哪里打听到我很喜欢看老电影,专程买了“龙凤配”的戏票带我去看。喔!小恋,这真是一个愉快的夜晚呢!

樱桃、紫色的桔梗花,接着是老电影,这三次的见面,没有一次他不曾带给我惊奇。我明白,这些都是哲玮做不到的事情,不单单是因为财势,而是哲玮已经不会再这么为我花费心思了。如果凭着这样,就能让我自己爱上雷少任,这该是一件多好的事呢?

今天雷少任送我回家之后,哲玮又到了窗下等我,依惯例用石子丢着玻璃窗要我出去。

“你又和那个姓雷的男人出门去了?”我们两个人躲在电线杆的阴影下,他这么问着我,还带着浓浓的酒味。

他一定又去喝酒了。



画画的人一定要会喝酒,真不知道这是他从哪里听来的怪理论。所以,他只要心情一不好就会喝酒,而最近他喝酒的时间也越来越多了。

看着他,我没有说话,反正他早该躲在一旁看得很清楚了,不是吗?

“你就这么爱钱?他有钱,你就迫不及待地投进他的怀里?”他双手抓着我的肩用力摇晃,浓浓的酒臭味随着阵阵的晚风扑面而来,教我忍不住想作呕。

“我说了,是我爸妈要我去和他相亲的呀!”我忍不住对他大吼,心中一阵想哭。

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之间变成这个样子了呢?难道他不能明白我的心意吗?我们从小就认识了,难道他还以为我会是那种拜金的女人?

“是吗?但我看你没有任何不甘愿的样子嘛!还对着他有说有笑的。”

他大声地质问我,我也忍不住流下了泪来。于是,我们两个人又吵了一架。

该责怪他吗?我什么话也为不出口,无论如何,和一个家财万贯的商界金童相亲,这的确是大大刺激了他的自尊心,哲玮是个穷小子,这是谁也不能否认的事呀!看他像一头受了伤的野兽般嘶叫,我心中也有着说不出的难过。

为什么我不能水性杨花一些,爱上雷少任呢?那么,我对哲玮的伤痛也许就不会那么在意。为什么我不能有勇气一点,违逆爸妈的意思呢?那么,对于雷少任的体贴和痴心,我也就不会那么内疚。

小恋,我该怎么办呢?

现在的我,觉得自己的心就像被撕成两半似地痛苦,如果不能早日作出决定,我总有一天一定会崩溃的吧!有谁能替我决足呢?虽然我比你大了九岁有余,但是我觉得你一直比我坚强得多了。如果是你,你一定会处理得很好吧!而那样的果敢正是我所缺乏的……

???

清晨,戚梧恋是被在松林中的鸟鸣声唤醒的,这才知道,她在梧桐居中的第一夜已经匆匆消逝了。

昨夜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呢?她已经不记得了。

只记得自己第一次夜宿梧桐居,心中十分紧张,在客房中的专用浴室里洗过了澡,躺在床上不论怎么翻来覆去总是一直无法入睡。

怎么可以睡不着呢?第二天起自己就要在这里工作了,她可不希望上班第一天就睡过了头。

但是,身处于梧桐居中,就教人忍不住想起尚若玫在世的时候,更何况是她这个如此熟悉尚若玫的人呢?

没来由地,她就是无法不想起尚若玫。

虽然尚若玫已经过世一年半了,但梧桐居中各个房间的陈设仍然整理得一尘不染,处处充满女主人风格的布置,尚若玫过去所挑选的浅紫色桌布与窗帘还好好地挂在窗上,放在厅里,?

仍然存活着的错觉呢?

一名丈夫所能对妻子表现的爱意和眷恋,在梧桐居可以一览无遗,也难怪独居在这里的雷少任始终走不出爱妻死亡的阴影了。

梧桐居的夜带着些清爽的凉意,完全驱赶了夏日的炎热,当时毫无倦意的戚梧恋忍不住溜下了床,赤足走向东侧的落地窗外,站在露台上眺望着夜里的松林。

梧桐居后是一整片密密的松林,夜风吹动树梢,发出阵阵风啸,墨黑的夜里,林子里想必更是黑得不透一丝星光吧!除了神秘之外,似乎更带着几分危险的氛围。戚梧恋相信,依平日连地图都看不太懂的自己,如果独自一人走在这样的林子里,一定会迷路的。

雷少任的卧室就在自己房间的楼上,而主卧室的露台比自己这间房更大出了三坪有余,想必景致更加宽敞壮观。尚若玫生前,他们是不是也会一起在夜里看着这片松林与夜空呢?两个人相互依偎,应该不会有自己心中这种凄冷恐惧的感觉,反而还会多了几分浪漫吧!那必定会是件美好的事。

自己真该把雷少任拉出这个世界吗?戚梧恋迟疑了。

在这个封闭的世界里,雷少任正和他心目中的尚若玫过着幸福的日子,一旦走出了他精心构筑的园地,他会过得比现在快乐吗?她又何忍看到他继丧妻之痛以后,再一次遭受重复的打击呢?不过,如果雷少任真的走不出这个禁锢着他的虚幻囚牢,他的这一辈子也真的就这么随着尚若玫的消逝而毁了。

狠狠地一棒敲醒他,已是势在必行。

良药苦口,一旦下了猛药,若无法治愈痼疾,则只有一命呜呼,这对她、对雷少任,都将是一个冒险。

那么,药引子在哪里呢?导致一向冷静坚强的雷少任沉迷执着的核心到底是什么?戚梧恋告诉自己,无论如何,她都会把它找出来的。

昨夜,是想到这里就睡着的吧?关于昨夜的记忆,戚梧恋只到了这里,接下来,印象中就是一阵呵欠和恍惚,以及数也数不清的懒腰,再清醒过来,已经又是曙光乍现的清晨了,她才发现自己昨夜居然是躺在一旁的布面小沙发上睡着的。

门外传来一阵极轻的敲门声,仿佛只是试探性地,生怕吵醒了可能尚在酣眠中的她,接着是年轻的女仆月苹的声音,“戚小姐,你醒了吗?楼下早餐已经准备好了,你如果醒了,就可以下来吃了。”

“别叫了,戚小姐昨天累了一天了,应该还在睡着呢!少爷说她如果还没起床,就不必叫她了,让她多睡一会儿。”月苹才说完,便传来桂姨低低的声音。

“知道了。”门外的两个人完全不知道房内的人早已醒过来,压低着嗓子交谈之后便离去了。

“起床,起床!”等脚步声远去之后,戚梧恋大大地伸了个懒腰,打起精神对自己喊着,外带深深呼吸了一口市区难得的清新空气。

这下子,她可是完全醒了。

七点零五分。虽然只是在这栋屋子里工作,免了以前得上下班赶公车的痛苦,时间又很自由,但她可不希望给雷少任一个自己好吃懒做的印象,以免哪天他又一时心情不佳,要她卷铺盖回家去。

“若玫姐,你放心吧!我会找回一个完完整整的雷少任的。”抬起手,戚梧恋对着手中的银镯起誓着,迎着朝阳,手腕上的银镯似乎也回应了她美丽的七彩光华。

???

“怎么,今天起得那么早?少爷还说怕你昨天太累,要让你再睡一会儿呢!”看到戚梧恋下楼吃早餐,在厨房忙着的桂姨有些吃惊。

“不,我现在起床就可以了,谢谢你。”戚梧恋笑了笑,为自己倒了一大杯牛奶,再夹了两片培根肉。

从小到大的生活都十分清苦,因此,她从国小六年级就开始送早报打工来贴补家用了,虽然这份工作到了念大学的时候就停止了,不过,早起对她仍然不是件难事。

“那就好。”桂姨笑着望望眼前这名年轻的女孩,看她精神不错,应该不是在说着什么客气话,也就放下心来了。“少爷交代过了,请戚小姐用完早饭到他的去书房去一趟。”

“啊?雷先生也那么早起吗?”对于不必上班的雷少任还可以那么早起床,戚梧恋倒是有些惊讶,喝了一大口热牛奶,她问着。

“不,少爷在书房里忙了一晚,一夜都没睡呢!早餐也只喝了两杯咖啡而已。”桂姨回答的语气中还带着无奈的忧心。

雷少任从小到大一直是这个样子,只要一忙起来就连自己的三餐也懒得顾。从前在公司工作的时候,还可以推托赶上班时间,没想到这一年以来,虽然是不必上班了,不吃早餐的习惯还是没改掉,让她这个奶妈看了真是又无奈又心疼。

“这样吗?”不顾桂姨的阻止,戚梧恋站起身在水槽洗过了自己的碗盘,随手就拿了一只托盘和两个碟子,碟子里放的分别是一份火腿蛋三明治和培根肉,外加一大杯热牛奶,“反正我恰好要去找雷先生,我替他拿一份早餐上去好了。”

“这……”看戚梧恋这么做,桂姨心中很高兴,另一方面又不放心,“这样是很好,不过,少爷一忙起来是不吃东西的,火气又很大……”她真怕这个新来的年轻小姐才上班第一天就被吓跑了。

“别担心!”明白桂姨在担心什么,戚梧恋的回答倒是十分轻快的,“顶多我再端下来就是了。”

人是铁,饭是钢,该吃饭的时候就要乖乖吃饭,更何况是有人准备好的早餐呢!很显然地,雷少任一点也不明白这一点。

他难道一点也不明白世界上还有多少人没饭可吃吗?嘴上回答得轻松,但戚梧恋倒是在心里下定了决心,她一定要让雷少任乖乖地把早餐吃掉!

除了带他走出若玫姐去世的心理阴影,拥有健康的身体也是很重要的,不是吗?

“我上去!”准备好了早餐,戚梧恋一个旋身就准备要上楼了。她还记得昨天万伯告诉她雷少任的书房在上楼梯后的第二个门。

“戚小姐……”背后又传来了桂姨迟疑的声音。

“桂姨?”

“戚小姐……”满是皱纹的双手在围裙上擦了擦,桂姨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吞吞吐吐地说:“昨天你来的事,我都听老万说了。你真的是个聪明的好女孩,我们都希望你可以待下来。其实我们少爷人也不坏的,只是忙起来声音大了些、凶了些,还有些比较‘特殊’的要求。如果他骂了你,你可千万别介意,别放在心上呀……”

说了一大堆,桂姨还是没有办法直接说出雷少任那些“特殊的要求”就是要把去世的少奶奶当成还活着。不过,她实在不想看到这么好的一个女孩子又被骂跑了。

看她那么聪明,人又开朗,再加上和少奶奶相似的面孔,也许让她留下来对少爷这些古怪的举止可以有些好的影响也不一定。

“别再担心了,我都明白。”桂姨的关心让戚梧恋的心中怀着满满的温暖。

这下子,不好好振作是不行了。无论如何,她都要让雷少任重回以往的世界。

???

“雷先生。”双手端着托盘,戚梧恋只好轻轻地用右手肘撞了几下关着的书房门唤着。

门的另一端没有任何声音。

“雷先生?雷先生?我是戚梧恋,我可以进去吗?”加重了力气再撞了一次门,她再唤了一声。

无奈那扇桃花心木门后仍然是一片沉默,一点回应也没有。

“雷先生?”怎么回事?要不是桂姨方才告诉她雷少任在里面,戚梧恋可能都要怀疑里面是不是没有人在了。

“走开!别来烦我!”正当戚梧恋决定要用身体推门的时候,终于,从书房里发出了一句怒气冲冲的回答。仿佛是在厌恶外人的打扰,马上就要不耐地发火一般。

“雷先生,我是戚梧恋,请让我……”雷少任是在工作吗?那自己应该要进去帮忙他才对吧?

“滚!”正当戚梧恋预备提出解释的时候,门后的人却一声截断了她的话,语气更加地不悦。

暴龙一大早就发火了!

深吸了一口气,戚梧恋决定无论如何都得打破这个僵局,于是装作什么都没有听见,推开门就进去了。

“咳!咳!咳!”才一进了门,她就忍不住猛烈地咳起嗽来。

只见书房中弥漫着呛浓的烟味,阵阵的白烟几乎让书房的可见度降到百分之五十以下,要不是努力睁大了双眼瞧,她根本看不到雷少任坐在什么地方。

老天,才早上八点钟,他到底是抽了多少烟呀!

顾不得是否经过主人的同意,戚梧恋赶忙气急败坏地放下托盘,走到书房的窗户边,把三扇窗户和落地窗全部敞得大开,末了,尚嫌不足地打开了书房的门,才让满室的烟雾稍稍散去一些。

“你在做什么?”没有阻止她的行为,雷少任只是望着她,口气冷漠不耐地质问。

“一大早抽那么多烟……咳……对身体……咳……不好……”戚梧恋一边咳嗽,一边回答。

等烟雾稍稍散去了,新鲜的空气进到屋里,这时的她才看清楚了雷少任的表情。他的双眼布满了血丝,白衬衫的扣子直开到腰际,满头一望极知是被抓乱的头发,连昨日看起来黝黑健康的脸此时也尽是一片惨白。和窗外明媚的阳光正相反的,他的脸上布满了暗沉的阴霾,恶狠狠的表情像是随时可以把她一口吞下去,还喷出火舌来似的。

“你管得太多了。”他嗤笑一声,对她的规劝完全置之不理,随手又拿起了放在烟灰缸上的烟吸了一口。“而且,我不是‘一大早抽那么多烟’,我昨天晚上根本没有睡!”

“为什么?!”戚梧恋愣了愣,“熬夜再加上抽烟,你的身体还能撑多久呀!”她还没有数落他不吃早餐的事呢!

“工作。”简单地回答两个字,雷少任就不再理睬她,迳自低下头去对着桌上的电脑啪啪地敲起键盘来。

“什么工作?”这个时候戚梧恋才惊讶地发觉,她对雷少任的工作居然一无所知。

“什么工作?”听到这个问题的雷少任又嗤笑了几声,随即语带嘲讽地回答:“戚小姐,你不是来帮忙我、当我的助理的吗?连我在做什么工作都没有打听好也敢来?”

“我……”这样的问题的确令戚梧恋无言以对,教她只能红着脸站在原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从前依着若玫姐的来信,她可以知道雷少任曾经是环宇集团中专责进出口贸易的总经理,但若玫姐一去世,她就一点线索也没有了。听雷少昊说他辞了工作留在家里,只偶尔出面决定一些不得不亲自处理的重大家族性事务,至于其余的工作便不太插手,几乎是已经淡出了雷家的生活,完全没有人知道现在的他在做些什么。

似乎是看她发窘看够了,雷少任指着书房右边一整排书架开口,“答案就在那里,你自己去找出来,找不到别抱怨我开除你。”

答案在书架上?会是什么呢?

戚梧恋依言走到了书架前,仔细端详着架上的每一本书。

佐野洋、雨宫町子、夏树静子、松本清张、森村诚一……书架的最上层放的是些日本作家的作品,大多是《天城山奇案》、《秘层的死角》、《透明受胎》、《杀人时计馆》、《杀人人形馆》……一类古古怪怪名字的书。而下面几层则放的是些英美作家的作。像是LastseenWearing(最后的衣着)、Unnaturaldeath(非自然死亡)、Stamboultrain(史坦堡特快车)等等,总计约有两千本书,看得戚梧恋眼花撩乱。

“怎么,找到答案了吗?”背后传来了雷少任充满兴味的声音。

“我大概知道了……”戚梧恋沉思着说。

这两千本左右的书,光是看书名随便猜猜,一般人大概也可以猜出个谱来,知道它们是属于哪一类的书,更何况这里面还有许多她曾经念过的书、喜欢的作者呢!

“答案呢?”

“推理小说……”深吸一口气,戚梧恋说出了自己猜测的答案。“我想,你是个作家,一个专门写推理小说的作家吧!”

自己怎么会忘了呢?忘了他最喜欢的消遣就是看推理小说,忘了自己爱看推理小说的兴趣完全是为了追随他、为了和他可以有部分的交集,哪怕只是微乎其微的稀少、只是自己单方面的一相情愿而已呢?

“算你聪明。”对于她可以猜出这样的答案,雷少任似乎没有多少惊奇,“所以你应该可以明白,我有时写稿是会通宵的,抽烟提神是很正常的事。”

熬了一夜,又抽了几包烟,要一个房间空气不差、一个人脾气不坏根本是不可能的事,也难怪他会像只被惹恼的喷火龙了。

“哎呀!”一想到熬夜、抽烟,戚梧恋这时才想起了那一盘早已被遗忘的可怜早餐。

连忙走到一旁的小几前,她端起了那只托盘来到雷少任面前,大咧咧地放在书桌上。“雷先生,你的早餐还没吃,我替你送上来了。”

虽然牛奶已经有些冷了,但是她还可以闻得到培根肉的香味呢!

“我是不吃早餐的,端走。”挥挥手,雷少任简短地拒绝了,随即又低下头去写稿。



“不可以,吃下去!”戚梧恋可没有这么好商量。

既然决定了要让他走出丧妻的阴影,在心情开朗之前,首先要做到的,就是健康的身体和规律的饮食。既然都当着桂姨的面拍胸脯端上来了,她就没有再端下去的理由。

“你可不可以不要打扰我工作?”叹了口气,雷少任不耐地用手爬梳原先就乱七八糟的黑发,皱眉地说着。

“我没有打扰你……”吞了吞口水,戚梧恋忍住了在他吃人眼光下想要逃跑的念头。“你从昨天晚餐后就没再吃东西了吧!”

“嗯。”他一向没有吃消夜的习惯。

“那就对了!”听到雷少任承认,戚梧恋像是抓住了他什么把柄,兴高采烈地继续说了下去,“你看,你那么久没吃东西,胃一定是空的,那对胃不好,而且血糖会降低,人就没有精神,你才会拼命想抽烟提神,烟抽多了,空气又不好,伤肺。所以,只要早餐吃下去,就什么事都解决了呀!我是在协助你工作,不是在打扰你呢!”

“你从小一直都是模范生吗?”又打了几个字,雷少任在键盘上按了个键,一边让印表机开始列印资料,一边抬起头来问着戚梧恋。

“我……”的确,她一直都是的。只有让自己的课业成绩保持前几名,拿到奖学金,家里的经济负担才能少一点。不过,戚梧恋怎么会听不出雷少任语气中浓浓的嘲弄意味呢?这教她回答是也不对,回答不是也不对。

“也许你是个模范生,但现在的我可不是念幼稚园的小孩,不需要对我说这些道理。”印表机的工作结束了,雷少任一边把纸张收拾好,放入一只牛皮纸袋里,一边带着淡淡的笑意说着。

“总之,有了健康的身体,才能写出好稿子。”事到如今,戚梧恋只能这么硬扯。

有了好的身体,你也才能早日走出过去的不愉快呀!

“OK!我吃,但你得答应我一件事。”干脆地答应,并不是自己真的了解早餐的重要性了,而是发现与其和她花费口舌争辩,还不如早点把它吃下去来得省事,更何况雷少任觉得自己的肚子也有点饿了,他倒不反对做点顺水人情,给这新来的小女生一点成就感。

“什么事?”看他愿意妥协,戚梧恋一双眼都亮了起来。

“替我把这份稿子送到出版社去,以后你就负责联络出版社。”把手中的牛皮纸袋交给她,雷少任交代着,“照名片上的地址去找一位曹编辑,交完稿之后,你今天下午就放假吧!出去逛逛再回来。”年轻女孩子不适合关在这么偏僻的地方,让她出去走走也好。

更何况雷少任很清楚戚梧恋在出版社会听到些什么流言,到时候如果她还想留下来,再让她适应这样离群的生活也不迟。

“好的。”送稿件原本就是担任助理的她应该做的工作,如果可以换到雷少任吃一顿早餐,戚梧恋当然是满口答应下来。

她看了看名片,出版社位于离这里约一个小时车程的市中心,这么一来,下午她还有空可以采买一些住在这里需要的东西。

看着戚梧恋轻快的背影出了书房,雷少任咬了一口微温的培根肉,眉头还是舒展不开来。

听到那些流言的她会有什么反应呢?那张如阳光般开朗的小脸是不是会布上阴影?她会留下来吗?留下来介入自己和若玫的生活,或是从此消失在自己的世界里?站在没有她的书房里,在这个令人汗流浃背的盛夏中,雷少任突然觉得自己似乎还在多渴望一些温暖。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