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雷逸 > 《蓝胡子的情人》
返回书目

《蓝胡子的情人》

第七章

作者:雷逸

我好久没有写信给你了。至于原因,我想,你该是知道的吧!我生小宝宝!是个很可爱的小女生喔!

名字已经取好了,她叫做“雷朵”,很好听的名字吧!我希望她像花儿一般娇美,又不知该让她当哪一种花儿,于是,就叫“朵”!现在的她,刚吃饱在小床上睡着呢!

有了孩子,我觉得自己也开始有了当母亲的自觉了。我希望她快快乐乐的长大,是一个快乐的女孩。雷少任也很疼爱她,下班时常常会带各式各样的小玩具给她,现在,小朵的房间堆满了雷少任和她那些叔叔姑姑送来的东西呢!

昨天雷少任甚至还买了一件小女生穿的洋装,兴高采烈地告诉我,那是要给小朵穿的,不过,那可是三岁的小女生穿的小洋装呢!小朵还要等好久才能穿呀!为此雷少任还被我嘲笑了许久,真是个傻爸爸。

有了孩子,我出门的时间开始少了很多,一个人时,我常会抱着小朵,不断地想象着:如果这是我和哲玮的小孩该多好呢?如果不是因为婚礼前月事才刚过,我真的会以为这是我和哲玮的孩子。我和哲玮,也许不需要像雷家这么富有,小朵也可能不会有这么多叔叔伯伯和姑姑送玩具给她,但是,我一定会用我的全力把小朵带大的。

不过,我和哲玮今生今世真的是不可能有孩子了。小朵的出生,似乎也让我成长了、老了不少,现在,我最需要做的,就是让自己努力不要想起哲玮,好好照顾小朵,认分地做雷家的太太吧!你说是吗?

祝福我吧!小恋,我一定会成为一个好妻子、好母亲的。

???

窗外是一片阴沉的黑,但偶尔略过天边的闪电,却使得这样的夜一点也不平静。



是午夜了,断断续续的闪电打雷之后,开始下起倾盆大雨,豆大的雨滴打在窗上、屋瓦,发出像是子弹撞击般的声音,笼罩了整个梧桐居。

雷少任站在窗前,望着窗外的雨打在屋后小树林中的树上、地上,许久,不曾说任何话,也没有移动过,只有屋外院子里的水银灯暗淡的光芒照进屋内,把他那高大而孤单的影子投射在地上,看起来更加的凄冷。

两年前的这个时候,也是下着像这样的雨。就是在这样的雨天,他挚爱的妻女死在离家不到一公里的山路上。

雨很大,白色的BMW就这样掉进了山路边的坡道下,当时若玫把小朵紧紧抱在怀里,车子被摔得扭曲不堪,但她的身上没有受什么伤,只有额前致命的一击夺去了她的性命。

也许是在那一次撞击就立即死亡了吧!若玫的脸上没有什么痛苦或受惊吓的表情,在擦去了血迹之后,反而是露出一张素净美丽的脸庞,上面还有着坚决的微笑。

那朵微笑很美,像是她平日最喜欢的紫色桔梗,却奇异地绽放着艳红的花朵。但美丽又有何用呢?佳人终究是断魂了呵!芳魂至今也仅剩土一,徒留给活着的人不胜欷吁。

“若玫……”到底为了什么,她要离开自己呢?

砰的一声,雷少任的手狠狠地捶着窗旁的墙面,全力的一击,像是要把满怀的愤恨和悲恸发泄出来一样。

他是哪里冷落了她?哪里对不起她?为什么她的不快乐、她的心事都不愿意告诉他,不知他分享呢?他是个失败至极的丈夫吗?在这样的大雨中逃开自己,她到底要去哪里?

“若玫,回来!回来!”像是失去了站立的力气,雷少任猛地整个人跪倒在地上,像一只受伤的野兽般哭号着。

“回来呀!我求求你,回来吧!”这是两年前他来不及对尚若玫说的话,雷少任不断用手撕扯着地毯,对着窗外的雨夜大吼。

为什么自己不早些发现?那么,若玫和小朵也许就还活着。

只要她们活着,要他付出什么代价都可以呀!他的权势、他的生命、他的一切一切,只希望能够换回她们,给他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

“回来,回来,若玫……”不知哭喊了多久,嗓子哑了、干了,阵阵的嘶叫成了低低的呓语和哽咽,雷少任双手抱头,连睁开眼的勇气也没有了。

窗外的雨势随着夜色更深而转剧,每一滴的雨、每一次的雷,似乎都让雷少任回到两年前的那个晚上,让他再一次感受到面临心爱的人死亡的恐惧。

不要了,不要再下雨了!他真的觉得自己马上就要崩溃了!

有谁可以来救救他?救救他离开这个地狱?

雷少任整个人无力地瘫倒在地上,连带地拉倒了一旁的窗帘和桌巾,布帛的撕裂声,桌上的花瓶和酒杯随着桌巾而摔落在地上,在凄冷的夜里发出尖锐刺耳的破碎声。腥红的酒液洒了一地,就像当时尚若玫额上的鲜血一样令人触目惊心。

“少任……”房门无声地开了,一个淡紫色的影子朦朦胧胧地出现在门外,幽幽地唤着那个心痛的男人。

昏黄的灯光,模糊迷离的影子,就这么飘忽地站着、唤着,只用一对深情凄楚的眸子瞅着雷少任,没有向前,也没有再移动。

乍听到那个声音,原本俯趴在地上的雷少任全身一震,他停止了哭泣与申吟,抬起头望着门外。

“若玫?是你吗?”昏黄的光线,雷少任看不清门外女人的表情,但她身上那件淡紫色的衣服,不正是尚若玫生前最常穿的睡衣吗?

细肩带、淡紫色的丝帛料子仅及膝,上面还用艳紫色的丝线绣上一朵朵盛开的桔梗,那是他费了几番工夫央人找到布料与绣工特地订做裁绣的,世界上不会再有第二件了。

听见他唤着尚若玫的名字,门外的人无声地走进房间,脚步还是那样飘飘忽忽的,看不出来是在走还是在飘。

修长纤白的腿缓缓地移到了雷少任身旁,一双白玉般小巧的赤足站在他面前,还是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就这么静静地站着。

“若玫……”伸出手去抓住了睡衣的下摆,恍惚中似乎还可以嗅到尚若玫生前常用的沐浴香精的香味,教雷少任分不清什么是现实,什么又是幻觉。

“是你吗?真是你回来了?你……不会再离开我了吧!”在外头飘荡了两年,她终于要回家、要回到自己身边了吗?

情不自禁地,雷少任半坐起身,伸出双臂抱着尚若玫的双腿,顺着她小腿的美好曲线一路抚上了她的膝、她隐没在裙下的大腿,她的玉肤冰冰冷冷的,像是才刚由水里出来一般,冷凝中却又隐隐约约地带着几丝暖意。

双腿被人紧紧地搂抱住,站着的人影微微颤抖了一下,随即便恢复了平静。她由着雷少任这么抱着,没有挣扎,还弯下了身,用手细细地梳理着雷少任凌乱的黑发,似水的双瞳满是依恋的深情。

双手顺势而上,雷少任的双臂伸入衣服内搂上了她不盈一握的柳腰,粗糙的大手恋着她柔致的肌肤,手指来回地摩挲着丝帛似的腰腹。他的头靠着她的胸,感受着丝质的料子平滑地靠着自己的感觉。这样的情景,有多久没有发生了呢?

叹了口气,她主动以自己的双臂抱着雷少任的头,把自己的下颔轻轻地靠在他的额际,慢慢地摩擦着,感觉到怀中的男人已经在衣下把手环过自己的胸、背,牢牢地搂在怀里,两人的肌肤赤裸地相接触,明知一股情欲的味道在沉沉的夜里会更加急速地发酵着,但她仍然没有想逃离的念头。

他的手爱抚过她胸前高耸的浑圆,轻抚着她的肩、背,梳弄着记忆中那一头乌长的青丝,隐约中,他发现有什么地方似乎不太对劲了,脑中像是被一把锋利的刀刃划开了黑暗,他停下了抚触的动作,理智渐渐清醒过来。

“少任,别再伤心了……”她仍然没有反抗、挣扎,只是心疼地低唤着、搂着他,企图用她柔弱的双臂抱着他的宽肩,给他一丝丝自己仅有的温暖。

“你在做什么!”没错了!料定自己想的没错,雷少任一把推开了怀中的女人,抓住她抚在自己肩上的手质问着。“我……”她被吓了一跳,霎时从迷雾似的意识中清醒,眨了眨眼,只说了一个字,就什么也说不下去了。

“别开玩笑了,穿着若玫的衣服,这么装神弄鬼的,你到底想做什么?”雷少任皱了皱眉问道,心中却奇异地没有生气,只是充满了希望又再一次破灭的无奈与失落感。

“我没有装神弄鬼,也不是想做什么,你不是想见到她吗?我只是试着想达成你的愿望罢了。”叹了口气,戚梧恋说着。

没错,她是戚梧恋,无论再怎么相像、伪装,她也不可能会变成尚若玫,不会是雷少任思思念念的尚若玫。丑小鸭再怎么长得像天鹅,终究也不过是只鸭子罢了。

“多事!”放掉戚梧恋的手,雷少任索性别过头不再看她。

每年的今天,他的心情总是特别暴躁,却又分外脆弱。轻易的一点心思、计谋,就十分容易让他陷入往日的迷宫之中,而自己最不堪一击的一面居然就这么被她看见了,让一向在她面前自视颇高的雷少任有些恼怒,只能假借不耐来掩盖这份难堪。

“真的吗?我真的是多事吗?”看雷少任不再看着自己,戚梧恋拉着他的衣领,强迫他回过头来看着她。“为什么要转过头去?为什么不看看我?我算什么?我是谁?你到底是怎么看我的?”

她知道雷少任时常无意中把她当成尚若玫的影子,她没有任何怨言,毕竟她欠尚若玫的恩情太大了。但是,真正的她呢?雷少任看见真正的戚梧恋是在何时?为什么自己要有这么一张脸?

因为有了这张脸2,她才能受到尚若玫的帮助;有了这张脸,雷少任才会让她留下来。但是,戚梧恋从来没有像此刻一样,那么痛恨自己的长相。

“别在今天和我争论这些好吗?”雷少任有些无奈。他看着戚梧恋眼中盈盈的水光,心中挣扎着。

自己对她不是没有迷惑的呀!虽然几分酷似若玫,但两个人毕竟是全然不同的人,只要仔细一瞧,马上就可以分辨出两人的不同。

受她吸引、爱她吗?雷少任不愿这么对自己承认。若玫是他的妻,他挚爱的妻,他一生的爱在两年前的今天就已经完全用尽了,不可能再有多余的分给别人,他不能对若玫不忠实,也不能对不起自己的这份感情。

“我没有争论。”戚梧恋说着,“你说吧!今天你想见到的人是谁?全梧桐居里最想见到的人是谁?”

何必隐瞒?不就是尚若玫吗

尚若玫,这两年中,还是留在这个家里,一点一点的,从旁人看着她的眼神,和遗留在家中的残像,戚梧恋觉得,自从她到了这里,她不停地在追寻着尚若玫的过往、身影,探究着生前的她在想些什么、做些什么,她为什么会死去?是尚若玫的魂魄指引她到这里来的,进入梧桐居,寻找纠缠在其中的情谜与过往。

这样的长相左右了她的生活、她的心,现在,连她也分不清楚谁是谁了。

“小恋……”

“嘘……我是尚若玫,不是小恋。”用手轻轻捂住他的唇,戚梧恋柔柔地说。

今夜的她,是尚若玫,不是戚梧恋。

也许,早晨起床时的她还是戚梧恋吧!但是,遇到了方哲玮,感受了两个人的过去,看了雷少任的多情与心碎,她心中那份属于尚若玫的感情就升起了。

她是尚若玫。

“若玫……”被她柔弱的语气迷惑了,雷少任低低地唤着亡妻的名字,语气中还有些不确定。

“是的,我是若玫是尚岩玫。”主动拥住他,戚梧恋笑着应和。

戚梧恋消失了,留下来的,只剩下可以安慰雷少任的尚若玫。今夜的她只想安慰这个心碎的男人,只要可以让他不再那么难过,那么,她是戚梧恋或尚若玫,谁会在意?

???

夜深了,暗黑得像是上等的黑丝绒密密地覆盖着大地。

屋外的大雨不知在何时已经停了,但月儿没有出现,云层仍然厚得连一颗星子也透不出来,四周围只剩下清冷的空气和几许衣帛被掀动的声音。

她是谁?

望着此刻正躺在自己床上那个微眯着眼的女人,雷少任有些微的愣忡。

在若玫的祭日的夜里出现,又躺在以往两人欢爱的大床上的女人,难道不会是若玫吗?更何况,两个人的五官是那么神似。

深深浅浅的紫色,桔梗花图形……长时间以来,这些都成为雷少任追忆思念尚若玫的桥梁,看到这些东西,他没有理由要怀疑这个女人还是别人。何不让自己就这么沉沦在往日的情感当中,哪怕只有一夜也是好的。

至少在今夜若玫回到了自己身边,不是吗?为什么自己还要多费工夫去猜测些什么?

那么,为什么自己还是忍不住想到另一个女人?一个虽然长得和若玫神似,但眉宇间却总是闪着慧黠和坚强的年轻女孩?

脑中这么思考着,但雷少任的双手仍然无法克制,他无言地扯下了戚梧恋睡衣的肩带,将它拉到她的双臂,松松地挂着,仿佛随时都可U松脱一般。

感觉到他的手碰触到自己的肌肤,戚梧恋反射性地打了个哆嗦,全身的神经似乎在瞬时绷得死紧。她睁开眼,看着此刻俯视着自己的那个男人。

他在想什么?能够再这么和尚若玫肌肤相亲,不是他日夜思念的事吗?应该要高兴才对呀!那么,为什么他的表情那么凝重,像是在思考、挣扎什么?

像是在鼓励他,戚梧恋伸出双手抚上了雷少任支撑在自己身体两侧的双臂。纵然是隔着衬衫,她仍然可以感受到他手臂结实的肌肉,此刻绷得好紧、好紧。

怎么了呢?戚梧恋用指尖轻轻地来回搔刮着雷少任的手臂,想让他轻松一些。

“若玫!”禁不起撩拨,雷少任忘情地喊出了亡妻的名字,紧紧地拥住了戚梧恋。

乍听到这个名字,戚梧恋的一颗心仿佛在迷雾中猛然被拉回了现实,让那些在雾里显得如此凄迷美丽的风景完全暴露在残酷的阳光下,露出丑陋的本色。

“若玫、若玫……”

耳边的呼唤声没有停 过,戚梧恋咬咬牙,她还是没有勇气回应雷少任的叫唤,只能小心地眨掉自己的泪水回拥着他。

你可知,虽然我代替了尚若玫,但这每一次的拥抱、每一滴的泪水都是戚梧恋的呵。

怀中的人儿没有否认,雷少任也逃避似地不愿再细想那么许多,像是即将溺水的人在汪洋中抓住了一根浮木,说什么也不肯放弃。

一个用力,他索性连那件淡紫色的睡衣也不肯花心思脱了,直接就这么撕了它。

罕见的粗暴吓着了戚梧恋,原本有些迷乱的她低喊了一声,随即便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开始不能自已地羞得满脸通红。想伸手去遮掩,却又认为这样的羞涩似乎不该是夫妻间该有的反应,只好偏过头去强忍着窘态。

“若玫,我好想你……”少了衣服的遮蔽,戚梧恋胸前那一对高耸的浑圆完全揭露在雷少任的眼前,一对粉红色的花蕊像是在引诱他似地轻颤摇晃着。而雷少任也不再顾忌,伸出双手捧住了它,口中诉说着对尚若玫的爱语,轻轻地吻上了它,企图重温旧时的爱欲。

胸前的火热教戚梧恋忍不住嘤咛出声,随着雷少任游走的灵舌与双手,她感到自己的下身开始升起一簇小小的火苗,那陌生的感觉燃烧着她,教她不能克制地不住扭动着自己的身体,想逃开,却又舍不得,只好紧紧抓着雷少任的宽肩,期望能在自己被莫名的感受吞没之前先抓牢他,却忘了他正是那个会让自己沦陷得更深的来源。

“若玫,答应我,你不会离开我,不会再离开我,好吗……”脱去了戚梧恋身上的最后一件屏障,雷少任让她完全裸裎在自己眼前,抚摸着她光滑的肌肤,他的脸靠在威梧恋的腰腹边,两手一边来回抚摩着她白皙修长的大腿,一边闭起眼问着。

该怎么回答呢?戚梧恋不知道。

“好不好?别离开我……”看她一直不回答,雷少任有些耍赖兼恶作剧似地伸舌轻舔了一下戚梧恋的大腿根部,追问着。

“啊!”自己的si处突如其来地被人这么舔了一下,戚梧恋反射性地叫了一声,随即挣扎着想要躲避,无奈身体被人压制着,教她根本动弹不得,只有承受的份。

“怎么样?答应我……”一边追问着,雷少任变本加厉地继续进攻,唇舌在其间不停地来回舔吻着。

“停……我……不要这样……”戚梧恋禁不住他这样的逗弄,下半身原本不过是小小的火苗逐渐扩大,继而扩散到全身。

戚梧恋娇喘着,那又酥又麻的滋味令她骚痒得难受,浑身像爬满了小蚂蚁般,让她只能弓起身于,根本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你答应了,我就停。”看到她的反应,雷少任忍不住笑了,坏坏地威胁着。

“答应……什么……”此刻的戚梧恋神智不清,早忘了最初他们到底说了些什么。

“答应我,不要离开我……”回身紧紧地搂住她,雷少任在她的耳边低声重复了一次自己的要求。

这不过是个逃避。

他明白,要求这样的答案只是在逃避罢了。但逃避也好,自欺欺人也罢,只要今夜,他只企求今夜能够听到这样的承诺,让他可以暂时麻痹自己,忘掉一切的现实。

“嗯……我不会离开你……”像是在安慰一个小男孩,戚梧恋搂住雷少任的头,低喃着承诺,声音有着浓浓的哽咽。

不过就是一夜,有什么关系呢?这几个月来,她已经看了太多太多他逃避、伤心的样子了,不过是给他一个只存在于夜里的虚无承诺,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他能够快乐,纵然……这样的喜悦短暂得只有一夜。

听到这样的答案,雷少任的拥抱更紧了,心中充斥着五味杂陈的复杂情感。

小恋和若玫是不同的。他很明白,纵然再怎么自欺欺人,再怎么放纵自己、装糊涂,一个男人纵使在黑暗中也能明白分辨出自己妻子的身体,怎么可能和其他女人弄混?

小恋比若玫丰满,腰粗些,人也比较高,反应不同,喘息低吟的声音也不同,更何况自从若玫生了小朵之后,下腹部就大了些,也多了一条剖腹生产的痕迹,这些都是年轻的小恋所没有的。

不过就是一夜呀!连让自己装糊涂一夜他都做不到。他知道自己搂着她、吻着她,唤着她“若玫”的时候,她的心里是在哭泣的,他不想,也不愿让她流泪。

推开她,让自己清醒过来吧!



他做不到,这些日子以来,她就像是带了把利刃,狠狠插进了自己的旧伤口,虽然是让原本已经止血的伤口重新流出血,但也同时清理了让伤口难以愈合的坏疽,虽是万分疼痛,却看得出一线生机。

他心里一直渴望着她所带来的温暖,就像是夏日的阳光照进了黑暗的城堡一样,教他怎么推拒得了她?他需要她,让一直缠绕周身的恶寒痼疾消失。

至少,今夜他需要她的温暖。

“不要离开我,小恋……”紧抱着他,雷少任衷心地要求着。

突然听自己的名字,戚梧恋睁开了原本紧闭的双眼,不可置信地望着雷少任,费尽心力忍住的眼泪终于决堤而出。

“不会,我不会离开你的。”搂紧了雷少任,戚梧恋坚决地回答。

不需要借口,也不必再用尚若玫当作理由,戚梧恋在心里诚实地告诉自己,今天晚上是她自己愿意和雷少任在一起的,不是为了别人。

长夜将尽,黎明马上就要来临了。

???

天不知何时已大亮,是屋外的阳光照进房里,照上了戚梧恋的眼,她才迷迷蒙蒙地清醒过来。

床上的另一个人还在沉睡中,熟睡的脸庞少了平日的孤傲暴戾,也没了昨日的悲恸,反而像是个天真的孩子似的,好梦正酣。

“少任……”轻轻地,戚梧恋双手抚上了雷少任的脸,低唤着。

平日她从来不曾当面这么险过他,也唯有昨日,借着尚若玫的名义,她才敢这么叫他,就像她真是他的妻一般,而现在,天亮了,梦也醒了,她只能这么偷偷地叫着他。

翻个身,睡梦中的雷少任反射性地抓住了戚梧恋的手,“若玫……”

听到这个名字,戚梧恋愣了愣,紧咬着下唇,才能不让眼中的泪水掉下来。

傻瓜,哭什么?

一切都是自找的,自愿扮成尚若玫,上了雷少任的床,现在的她能说什么?早该知道会有这种结果的,不是吗?

“若玫,不要离开我……”熟睡中的雷少任完全不知道一旁人儿的心事,仍然半呓语半低喃着。

没有回答他,戚梧恋小心地抽出自己的手,缓缓地、轻轻地,生怕吵醒了梦中的人。

天亮了,梦的确也该醒了,现在,在阳光下的人是戚梧恋,她不需要再回答什么了。

细心地为雷少任盖上薄毯,戚梧恋踮着脚尖走出房间,在门掩上的那一瞬间,终于失控地痛哭失声。

好痛……她的心好痛,这一场梦,醒得居然那么残忍。

漫长的一夜,在阳光下仅存的只有真正属于她的那一句话:不要离开我,小恋……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