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雷逸 > 《蓝胡子的情人》
返回书目

《蓝胡子的情人》

第八章

作者:雷逸

小恋,你知道吗?哲玮回来了!他终于回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会用到“终于”这个词,仿佛我已经等待了他好久好久一样,完全不像是雷家少奶奶应该说的话。

不知道是谁告诉他我已经结婚了,他非常震惊,也很生气,然后,今天我送小朵去幼稚园的时候,就发现他在学校门口等着我。

“不然你要我怎么办?当时你就这么走了,我若真要等你,得等到什么时候呢?我爸妈会让我这么等下去吗?”在我们以前最常去的校园里,我这么哭着对他说。

他只会控诉着我的贪财与水性杨花,但我思念他何尝又不苦呢?

他看来真是遭受了重大的打击,但我又能如何?五年了,我已是雷大太,再也不是当时的年轻男女,我们只能坐在小时候常坐的菩提树下抱头痛哭。

但是,再次见到他,我发现我还是那么地想他、那么地爱他。他变得老多了、成熟多了,也瘦了,听说在巴黎的街头还曾经因为被抢得身无分、又而差点饿死、冻死,但是,那抹爱捉弄人的笑容还是不变的就像我日日夜夜在梦里想的、念着的一样。

他为什么总是那么磨人呢?让我从小被他欺负到大,又思思念念他五年,然后在我思念得筋疲力竭,几乎要放弃这一份感情、让自己爱上雷少任的时候,又这么突然地回到我身边,难道真是我欠他的吗?

虽然充满了罪恶感,但是我还是答应了他明天下午的邀约,我们要一起去看画展,那是他第一次回国开的画展呀!我怎么能不去?

看看画、喝喝茶,应该没有什么吧!我这样算对不起雷少任吗?不会吧!不会的!

我只是想见他,想去看看一个很久不见的老朋友,不是吗?应该只是这样吧……

???

回到自己的房里洗了个澡,戚梧恋故作优闲地为自己沏了壶覆盆子茶,用透明玻璃壶装着,靠着放在地毯上的抱枕,打算随意地阅读由雷少任书房里借来的侦探小说。

无奈,越读心越烦,眼看着都快到中午了,书本连一页也没翻过。叹了口气,她由当初带来的随身行李中拿出一束用蓝色缎带扎成的信封,开始又一封封地读了起来。

不算少的一叠信,用的是相同的桔梗紫,写的是尚若玫嫁给雷少任那五年来所过的生活。

前面一段时期,述说的是方哲玮离去后,她对远去爱人的思思念念。之后,雷朵出生了,信中的语气由原本的黯沉转为轻松而充满希望,每一封信谈的都是自己女儿的事情,洋溢着一位母亲对自己女儿的慈爱。相对于这两件事,她谈论自己丈夫的篇幅则显得少多了,冷淡得像是在讨论一位兄长,甚至不过是个同居在一个屋檐下的人罢了。期间虽然好几次尚若玫努力着要让自己爱上雷少任,却总是因为抛不下旧爱而宣告失败。

爱上雷少任真的有那么难吗?戚梧恋不能了解。尚若玫可知道,这几年来,她就是凭着信中偶尔出现关于他的寥寥数语,来持续对雷少任的感情呢?

“若玫姐,我这样还给你,够不够?”有人说“生养之恩大如天”,尚若玫虽然不是自己的亲生母亲,但是在自己过去那段幼小势孤的求学生活中,她给自己的帮助绝对不会少于那个生了自己却又狠心抛弃自己的母亲。

尚若玫帮助了自己,就读自己来帮助雷少任吧!这样的恩情,自己这么还给她,够不够呢?将信放在一旁,戚梧恋拿起了放在小桌上的银镯沉思着。

这只手镯,自从初见雷少任的那个晚上起,她就一直戴在手腕上不曾拿下来过。最初,是因为当时的自己买不起什么昂贵的饰品,同时情窦初开的心中也仰慕着这位初见的大哥哥,便这么戴着没有拿下来。之后,却因为岁月的增长,让她对雷少任的爱意与日俱增,它终究成了无法割舍的一件宝贝。

昨晚她为了要扮成尚若玫而将它取了下来,就像她昨夜也抛去了自己一样,现在也该回到真正的自己了吧!

“够了吧!这样……也就够了吧!”戚梧恋笑了笑,这才发现自己还是很傻气的。

口中虽说着是还尚若玫的恩情,但她心里很清楚,自己何尝不是利用这个机会而来接近长久以来一直思思念念的人呢?

说什么“还”,结果还不是朝着自己的欲望和私心在做?在经过了昨夜之后,她还能告诉自己,来这里只是为了报恩吗?不能,再也不能了啊!

天亮了,梦也醒了,留下的却是心碎。

???

“你是谁?”一个森冷的声音从门边传来,打断了戚梧恋的沉思。

“少……雷先生……”是雷少任,他怎么醒了?戚梧恋出声唤他,开了口才发现自己喊错了,连忙改口。

“别装了,你到底是谁?”没有心情理会她到底是怎么称呼自己的,雷少任上前抓住了戚梧恋的手,一把由地毯上拖起了她。

早晨一醒过来,他就发现床边的人已经不见了。虽然昨天自己唱了不少酒,情绪和理智也有些紊乱失控,但他可还没有迷糊到真以为昨晚发生的事情是一场梦。

躺在他床上的年轻女人,长得又和若玫神似,除了戚梧恋那个麻烦女还会有谁呢?

后悔自己不该趁着酒醉轻薄她,也怕她会因此而生气,雷少任连忙到楼下房里来找她,还想徒然地解释些什么,却发现她在喃喃自语,还叫着尚若玫的名字。

单听话中的内容,他就可以猜得出来了,这一个女人不单纯。

她不是单纯来应征助理的,她是借故来接近自己的!她是谁?她为什么会认识若玫?难道她昨夜接近自己也是全部经过设计好的吗?

“我?我是戚梧恋呀!”被抓住的戚梧恋眨了眨眼回答着。

“你少给我装迷糊,说,你到底是谁?”看她仍然想装傻,雷少任火了,他随手捡起散落在地上的信想瞧瞧内容,没想到这一看就看出了那是尚若玫的字迹。“你到底是谁?若玫为什么会写信给你?”

她认识若玫?她到底是谁?

“你真的不记得了吗?”自知是瞒不下去了,戚梧恋叹了口气,“你当真是忘了小恋这个人?那么,你认不认得这样东西?”扬起手中的银镯,她问他。

“小恋?”小恋不就是她吗?他还需要记得什么?难道……他们以前见过面?接过了那只银镯,雷少任皱起眉头回想着。

刻着槭叶花样的银镯在阳光下发出闪闪银光,保存得很好,但还是可以看得出来是有些年代的东西了。

槭叶的花纹?的确是很少见的东西,印象中,他也只不过见过一次罢了。

见过一次?是在哪里呢?雷少任抚摸着手镯上的雕花,觉得自己就快要想起什么了。

印象中,那只槭叶花纹的手镯被放在一间小店的橱窗里,自己的耳畔还响着尚若玫那细嫩娇美的声音……

“我想送小恋一份礼物。”那一个黄昏,若玫附在自己耳边这么低声说着,“小恋姓戚,看看有没有什么和她名字有关的东西……”

“戚?是戚继光的戚吗?”那的确是满少见的姓。当时的他皱了皱眉,努力地想着。还记得若玫似乎很喜欢那个叫做小恋的女孩子,他也希望可以送给她一样好东西,同时也讨若玫的欢心。

然后,他们就在一家西洋古董店看到了这个手镯。还依稀记得古董店里那个年老的主人用满是皱纹的手拿七彩包装纸把它小心包里起来;记得若玫捧着纸袋高兴的样子;之后,他们到了一家餐馆,将它送给了一个有着一双大眼的十多岁小女孩,当女孩打开纸袋时,眼光是那么地欣喜与满足……

“是你!这东西是我买的,你就是那个‘小恋’!”他想起来了!当时有着一双大眼睛的小女孩,如今成了一位有着深邃眼眸的成熟女子,当然,也是个专会惹事,教他感到麻烦的女人!

“没错,就是我,你想起来了?”知道他想起了自己,戚梧恋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担忧。

“你怎么会来这里?而且……居然和若玫长得那么像?”雷少任有些不敢置信,没想到当年只有一面之缘的小女孩,居然会在多年后又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也许你不知道,我是若玫姐助养的孩子,一直到她死去之前,我们都一直有联络……”戚梧恋回答他。

所谓的“助养”,是民间机构为了帮助社会上贫困民众的子女的生活与就学而设计的措施。许多有爱心但财力有限的民众,无法收养无父无母的孤儿,便可以透过“助养”的方式,对于特定的贫苦或单亲家庭子女,每月捐助几百元至几千元,帮助他们直至国中毕业,这样的设计,着实替许多无法供应子女就学的清贫家庭解决了不少困难。

“虽然助养工作只需要维持到被助养人国中毕业就可以停止了,但是若玫姐很疼我,一直帮助我到我完成大学学业为止,我们时常通信、见面,一直到她过世……”

还记得当时才小学三年级的自己第一次见到尚若玫,她一袭白色的蕾丝衣裳,上面还缀着粉红色的饰边,那是从出生后总是穿着补钉衣裤的自己做梦也在想着的衣服,像是个公主、仙子,身子还有着好好闻的香味,后来才知道,那是用了进口香皂后会留在身上的香味。

“哇!戚梧恋,你长得好像我小学的时候呢!你当我妹妹好啦!”那时的若玫姐完全不嫌弃自己一身的破旧,就抱住了自己,让那好香好香的味道似乎也沾在自己身上,久久不散。

小恋,就是她自己取的名字。

那之后,若玫姐也总是会带着她小时候穿的衣服、好吃的糖果、书本来看她,完全就把自己当作她的亲妹妹看待,连她国孝国中的学费都是她出的。一直到自己上了高中,虽然可以一边打工一边完成学业,若玫姐的助养工作也结束了,但她仍然时常来看自己,偷偷塞许多零用钱给自己买东西,她对自己的恩情,绝对不是一句“助养人与被助养人”之间的关系可以轻易一语带过的。

“你为什么不说?明明知道我是若玫的丈夫,你当初来的时候为什么不说?”雷少任问她。

“这有什么好说的?就算我说了,你也不见得会想起我,不是吗?”耸耸肩,戚梧恋心虚地回答着。

“家境小康,父母均健在,公务员?真有你的!”雷少任背出了戚梧恋在履历表上填的资料。

多么简单的叙述,教人几乎不会起任何疑心。如果她写得详细些,自己也许真能想起点什么。那时,还教自己公司里的征信组去查了她的身家背景,送回来的报告也是毫无异状,想来一定是自己的兄弟在报告上动了手脚吧!

“那是我请少昊哥替我弄的资料!”戚梧恋回答得结结巴巴。

如果第一眼就让他瞧出了自己和尚若玫的关系,难保他连家门都不会让她进来,她不愿冒那么大的风险呀!

“他妈的!”雷少任忍不住皱眉骂起了粗话。什么年头了,连自己的兄弟都不能信任了吗?

“你为什么要来?为什么不明白告诉我?难道连你也认为我疯了吗?”紧抓着戚梧恋的手臂,他追问着。这一年多来,自己不愿回公司上班,也知道外面的人把自己传得有多难听,他们真以为他疯了吗?随便派个女人来查探虚实?

“不是的!”戚梧恋急急否认着,“我知道你没有疯,我只是想来看看你,真心想来帮助你,希望你能早日走出若玫姐死去的阴影……”她知道自己是有私心的,口口声声是为了报恩,但实际上,打心底还是为了想来看看自己长久以来暗恋着的男人。

“帮我?”雷少任的语气变得尖锐,抓着她手臂的力道也不自觉地加重了。“想帮我为什么还要对我瞒东骗西的?这样叫做你真心想帮我?别笑死人了!你们姐妹都一个样!你以为长得和若玫相似,我就会对你另眼相待,会喜欢你?”

“我没有……”手臂上的疼痛教戚梧恋忍不住掉下泪来,口中否认的话是软弱的。

自己真的没有吗?没有抱着一丝丝的希望,希望这个饱受伤害的男人会爱上自己吗?她知道自己的这张脸有着最大的优势,可以吸引住他,让他主动地把她留下来,但她难道真的没有想用这样的武器想得到他的爱?戚梧恋也不敢确定了。

“别掉眼泪了,我告诉你,我早就看透你们了!”看她哭了,雷少任没来由地心烦,盛怒之下却弄不清是为了什么。“你们都想骗我,把我的真心放在脚底下踩!她骗了我,打算一走了之。你也想这样吧!想玩弄了我的感情之后,也走得一干一净?你怎么做得出来?怎么可以?”越说越激动,雷少任索性用力地将戚梧恋往地上甩去,让她狠狠地倒在地毯上。

“我是没有告诉你我的来历,但我并没有欺骗你别的,你要相信我碍…”为什么他不肯相信自己呢?这么地指责她,未尝不也是轻贱了她的感情?被狠狠抓着的手臂已经红肿,而方才跌在地毯上,背后也因为碰撞而产生剧烈的疼痛,戚梧恋一边揉着手臂,一边还为尚若玫解释着,“而且,若玫姐也没有欺骗你,她是你的妻子……”

“别再说了,你以为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一听到关于尚若玫的事,雷少任就打断了她的话。“既然你和若玫亲如姐妹,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方哲玮的事!”

“你……他……”他居然知道!听到这个名字的戚梧恋吓了一跳,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怎么?难道你们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想瞒我一辈子?我可不是瞎子!”雷少任冷笑,看她的反应,他就明白她真的知道方哲玮的事了。

也好,他也正想找机会问个清楚。既然事已至此,大家就索性摊开来谈好了,给他个明白干净。

“婚前我就发现若玫对我不够热情,虽然不算疏远,但总觉得她似乎不够爱我……”

男女之间的感情是很微妙的,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究竟热情与否外人很难体会,但两个人之间却是一清二楚。他还记得每次两人单独约会,遇到气氛好一点的时候,自已想吻若改、想拥抱她,若玫从来不反抗、拒绝,但也从不会回应,她从不会主动吻他、搂他,也不曾给过他任何较为热烈的暗示或鼓励。这样的肢体表现含有什么样的意思呢?她不爱他?讨厌他?当时一味迷恋着她的雷少任并不明白。



“那时只觉得或许是她害羞,我也没有多问。反正我雷少任也不会做些什么强娶民女的事情,如果她另外有情人,大可以告诉我、拒绝我,我不是个那么没度量的人。但若玫一直没说什么,对我亲昵的举动也不曾拒绝,交往到了后来,我诚心的求婚她也答应了,我还会去怀疑什么呢?然后,到了结婚当晚,我发现了若玫不是处女……”叹了口气,雷少任的心中五味杂陈。如果当初早点问她,自己细心一点,也许两个人就不会结婚了,悲剧也就不会发生吧!

结婚当晚,躺在床上的尚若玫仍然不改婚前的冷然,她没有拒绝和自己行夫妻敦伦之事,但仍然是一副逆来顺受的神态,那时的雷少任就明白了,若玫对自己的感情并不如自己对她那样的强烈,而她非处女的事实,更加深了雷少任心里的猜测。

“怕当面问她会令她感到尴尬,于是趁着一次陪她回娘家的机会,我旁敲侧击地问了岳父母,这才知道若玫有个青梅竹马,但在婚前就离家不知去向了,无论两个人之间的感情是如何,若玫应该都不会再和他见面才是,我这才放下心来。”

谁没有过去呢?尚若玫也并不是第一个令雷少任心动的女人,雷少任自问并没有处女情结,自己妻子是不是处女他并不在乎,只要她爱着自己,对自己忠实,那也就好了。

“很显然地,若玫婚后对我仍然没有什么感情,她是个尽责的妻子,但也不过是‘尽责’而已,我知道她并不爱我……”雷少任说话的语气充满了痛苦。

早知如此,又何必成就这桩姻缘?为什么自己真心相待的女人会如此难打动?

“不是的,若玫姐也在努力呀!她也想爱上你,但人的感情并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看他那么痛苦,戚梧恋忍不住解释着,希望能让雷少任好过一些。至少,尚若玫当时并不是没有努力的诚意呀!

“后来,若玫发现自己怀孕了。从那时起,她对我更加地排斥,总是借着怀孕而阻止我接近她,甚至连我想搂搂她都不行,医生说受孕期是婚前一周到婚后一周,我甚至还怀疑过,那个孩子到底是不是我的!”有没有可能若玫在嫁给自己之前就怀孕了呢?自己到底得到了什么?一个不爱自己的女人,一个不是自己的小孩?他到底从这桩婚姻得到了什么?

痛苦、背叛,还有别的吗?

“那个孩子是你的呀!真的,小朵是你的小孩呀!”抓住雷少任的大腿,戚梧恋紧张的拼命想解释,感到背上的疼痛随着自己的移动不断加剧,她也没有心思去理会。

这个可怜的男人,难道他那几年一直怀疑小朵的身世吗?可怜的雷少任,可怜的雷朵!

“算了,我不想再听什么解释了。”雷少任挥开了戚梧恋的手,叹了口气,“小朵是个可爱的孩子,不管她是谁的,我还是将她当作是自己的小孩,我这么做,也算不负方哲玮和若玫了。”他不相信世界上还有哪个做丈夫的可以做得比自己更多的。

“小朵出生后的那段日子,真的是我最快乐的时候,她真是个小天使……”想到这里,雷少任的眼神开始变得迷蒙,口气也和缓多了。“家里多了个孩子,若玫和我都忙了起来,我无暇再去细想若玫到底爱不爱我的事,而每天下班回来后逗小朵,听若玫告诉我小朵今天又做了什么、说了什么,她学会坐、会爬、会说话……都令我们喜悦不已。然后,方哲玮回来了,他回来不到一个月,就打碎了我和若玫五年来幸福的生活,我这个丈夫居然比不上当年的旧情人!”

砰的一声,雷少任打碎了戚梧恋放在桌上的相框,连相框都是桔梗花图案的,他快受不了了!这个屋子里充满了尚若玫的影子,每一处、每一天都提醒了自己小心翼翼付出的真心是如何地遭人弃之如敝屐、如何被人一文不值地踏在脚底下!

那天早上,他正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看着早报,才第一眼,“方哲玮”这三个字就映入了眼里。

青年画家方哲玮回台开画展,预计停留二十日,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幅名为“桔梗之女”的油画,据画者本人透露,该画主要乃为表达其对情人的热情与思念……

“桔梗之女”!当时的雷少任甚至没有把报纸看完就一把将它撕得粉碎。

方哲玮回来了!他会回来找若玫吗?他会回来破坏自己好不容易建立维护的家庭吗?他会不会带走若玫?

不!他绝对不能让方哲玮破坏自己的生活!他不能让若玫和那个男人走,无论花任何代价,若玫都必须留在自己身边!

之后,他就听万伯说了,若玫白天总是不在家,要到他下班的前一刻才匆匆忙忙地回来。

若玫背叛了自己吗?自己的妻子不忠实吗?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雷少任找了征信社,这才发现,所有的事情都朝着最恶劣的方向发展。

若玫和方哲玮两个人相处甚欢、勾肩搭背的情景,无数张他们两个人进出宾馆的照片,在在都成了最好的证据。

若玫果然背叛了他!

她是他雷少任的妻子啊!她背叛了他们的婚姻,背弃了她在神前立下的誓言!

“为什么?为什么我有这样的妻子?”看到酷似尚若玫的戚梧恋,雷少任失控地一把将她从地上拉起来,抓住她的肩膀猛烈摇晃。“我哪里对不起你,你要这样背叛我?告诉我,你的心在哪里?”此刻的他早就分不清楚自己在问的人究竟是谁了。

“少任,我……”背部的剧痛,再加上雷少任这么猛烈摇晃着自己的身子,戚梧恋觉得自己全身都不舒服,头昏得直想吐。

才说了三个字,她就吐了出来,早餐什么也没吃,胃里只有先前喝的覆盆子茶,教戚梧恋只能猛呕酸水。

看她难过的样子,雷少任也不再抓着她,他一把将戚梧恋推到一旁的床上,任由她自己找来面纸擦了脸,心里有些疼,却没打算帮忙。

一个是背叛了自己的妻子,另一个几乎可以说是和妻子共谋通的人,还欺骗了自己才进得了梧桐居,他为什么要帮她?

相似的一张脸,同样的欺骗行径,同样玩弄自己的感情,当自己真正爱上她的时候,又要残酷地发现她的欺瞒,他的确是受够了这些女人了!

“她以为我不知道她想和情人私奔吗?收拾好了行李,半夜带着小朵一声不响地就这么离开,只留下一张签字的离婚协议书,她以为这样就可以了?五年的情分,是五年啊!不是一天、两天而已,她凭什么就这么离开,连小朵也不留给我?”自己五年的付出,就得来一张纸,连一句离别的话也没有吗?他雷少任何时变得如此卑微轻贱?

他不甘愿!有哪个男人会甘愿?

听到雷少任悲恸的语调,戚梧恋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咬咬牙,她强忍着身体上的不适,反问他:“所以,你杀了她?”

“什么?”听到这个问题,雷少任全身一震,回过头来盯着戚梧恋。

“你知道她要和方哲玮私奔,你不甘心,所以害死了她?一次不够,你对她的恨无法消除,所以才在每一本小说里设计陷害她的情节,一次又一次杀了你的妻子?”一切都太过明白了,和情人私奔的妻子、断了的煞车线,再加上不停在作品中杀妻的男人,戚梧恋可以确定,真的是雷少任杀了他的妻子。

他杀了若玫姐!

她一直爱慕的男人,她衷心尊敬的女子,最后竟落得如此下场?

听完了戚梧恋的话,雷少任有一阵子的呆滞,随后,便开始低声说着,像是在自问自答,“我……杀了若玫?我杀了若玫?我杀了若玫吗?”

最后,他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像是不想听到自己说的话,但嘴巴却不停地说着,而且还越说越大声,“我杀了她,是我杀了她!是我杀了她!

“告诉我,我没有杀她!”拉住戚梧恋的领口,接近疯狂的雷少任恳求地对她说着:“告诉我,说我没有杀她!你看,若玫还活着,她活在家里,你看,这是她喜欢的花瓶,我每天派人插上新鲜的桔梗,这是紫色的桌巾、窗帘……她好喜欢好喜欢的……小朵也只是去上学而已,告诉我,求求你告诉我……我没有杀她,我没有杀她呀!”他拖着戚梧恋,一间又一间的房间走着,带她看着尚若玫最喜欢的事物,哀求着强调,只为了换来戚梧恋的一句话。

看他的反应,戚梧恋伤心地哭了。她抱着雷少任,失控地哭了起来,但是,她还是什么也不能说。

无论结果如何,雷少任都必须面对这个事实,她不就是为了这个目的而来的吗?

纵然事实非常的残酷,真相的果实如此苦不堪言……

看戚梧恋没有反应,雷少任放弃了,他颓然地放下双手,定定地看着她,“我没有杀你,若玫,我真的没有杀你……”

随后便打开门出去,没有再看戚梧恋一眼。

不论自己多么诚心地祷告,蓝胡子作家终究真的杀了自己的妻子吗?坐在房间的地毯上,戚梧恋望着四周一片狼藉,被打翻了的覆盆子茶浸湿了地毯,像是为地板染上了鲜血一般。

自己为什么要来?走出了蓝胡子城堡,蓝胡子真的就会比较高兴、快乐吗?戚梧恋真的后悔了。

正午的阳光照上了被染红的地板,那一大片的腥红,就像是她的心,也疼得仿佛在滴血。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