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雷逸 > 《蓝胡子的情人》
返回书目

《蓝胡子的情人》

第十章

作者:雷逸

自己为什么会答应嫁给雷少任呢?那一天,自己为什么会在他的怀中点头?这一点,连戚梧恋自己也不明白。

坐在窗前,她由二楼的窗口望着底下来来去去的匆忙人影,心中的复杂与苦涩不知该由何说起。

雷少任就要结婚了!她仿佛事不关己地想着。为什么事情会演变至此?原本她不是都准备要收拾行李离开这里了吗?为什么最后变成要嫁给他呢?

这和她原本来这里的目的不合呀!

“谢谢你,都是你解救了二哥。”今天早上和她一起去试嫁衣的雷楚是这么告诉她的。

雷楚,雷家唯一的小妹妹,看得出来是在千万人的疼爱下长大的女孩,却难得地一点千金小姐的架子也没有,反而很热络地和她这位即将成为枝头凤凰的准嫂子寒暄,亲切地为她的白纱礼服样式出主意。

解救?自己没有那么伟大吧0我……”戚梧恋不知该如何解释。

“因为若玫嫂子的事,我知道二哥受了很大的伤害,但当初不知为了什么,大哥根本不许我们来看他,现在,你出现了,我相信你们一定可以幸福地过一辈子的。”亲切的话语看得出雷楚开朗的个性。

没错,自己当初的确是为了帮助当少任而来的,她是真心想帮助他走出过去的阴影,回到以前那个意气风发、充满自信的雷少任。

而走出了阴影的雷少任,极有可能再婚,这也是她当初曾经想过的。她觉得自己可以接受,也愿意接受,毕竟人生漫漫,他不可能真为了与若玫姐的旧情一生孤苦。

但他再婚的女人可以是任何人,而不该是自己呀!

他该会一直是若玫姐的雷少任,是她的雷大哥,却不该是自己的丈夫呀!戚梧恋心中充满了难以言喻的矛盾。

出现在他颓丧的生活中,帮助他重新站起来,不论他最后是否发现了自己的身份,在达成了目的之后便离开这里,只让自己的心中留下美好的回忆,这是她为自己设下的舞台与角色。

而现在,一切都乱了,乱了!

他是雷少任呀!是自己一直高不可攀的人物,而不是该与自己成婚的人,不是吗?这么一天,就好像自己先前的付出完全都成了假情假意,一切都只是为了当雷少任的续弦罢了。 姑且不论别人会怎么说,她又能够问心无愧地说服自己吗?

来报恩,来帮助自己心仪的人,到最后成了什么?成了她抢了若玫姐的丈夫。

她抢了自己最尊敬的人的丈夫呀!

如果若玫姐知道了,会怎么想呢?戚梧恋根本不敢再想下去。不该嫁他的,不是吗?纵然她的心里是那么地爱着他、恋着他,她都不该嫁给他的,不是吗?

那么,自己当时为什么会答应要嫁给他呢?戚梧恋不能原谅自己。

当时的她,是为雷少任的告白冲昏了头。她只想到当初对他的承诺,只想到他该会是需要她的,只想到自己爱着他,只想和自己爱着的人在一起,才会答应了他。完全忘了,她这么做,却是彻彻底底地背叛了若玫姐。

“在想什么?”温柔的男声自身后传来,将戚梧恋神游的思绪拉回。

摇摇头,她没有回答,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天气冷了,别一直待在窗口边。”小心地将一件羊毛外套罩在戚梧恋的肩上,雷少任说着。



经他这么一说,戚梧恋才察觉有些微的寒意。不知何时起,越渐入夜,梧桐居周围就开始冷了起来,北风吹过房子后的那一片树林,所发出的声音也越来越大越频繁。

是入冬时分了,不知不觉,自己在这里也待了两个季节,连夜里吹过那片树林的风,也渐渐不再害怕得难以入眠了。

“喜欢这些吗?”仿佛有些讨好,雷少任问她,“一切的准备工作即将就绪,等到我们结婚那一天,你一定有个最棒的婚礼。”

自从他们决定要结婚之后,雷家几乎动用了所有可以派得上用场的关系和人力来筹备婚礼,婚礼地点又决定要在梧桐居,于是这一阵子屋子里便紧锣密鼓地进行整修花园与粉刷的工作,虽然经过戚梧恋的坚持而不必改变房子的内部陈设,但其余的大小琐事也足够教人忙得人仰马翻了。

“谢谢你,我很喜欢。”感动于雷少任的用心与为她所做的一切,但戚梧恋的心中还是难掩对尚若玫的愧疚。

她不快乐,她不是个快乐、无忧无虑的新嫁娘。

如果不能抛弃这些心结,不能确定尚若玫赞成她嫁给雷少任,她永远也不会快乐,永远都会觉得自己背叛了尚若玫。

“你怎么了?为什么我总觉得你这一阵子有心事?”雷少任问她。

他感觉得到他的新娘并不快乐,但却不知是为了什么,无论是直接问她,或是旁敲侧击,他都问不出来是什么原因。

告诉他吧!趁现在告诉他。告诉他你根本不能和他结婚!戚梧恋的心中在呐喊着,但怎么也说不出口。

这要教她怎么忍心说得出口呢?一个丧失妻女的男人,在痛苦与仇恨中挣扎了那么久,好不容易又可以重新站起来,找到幸福,难道要她再拒绝他、背叛他一次吗?她做不到!

戚梧恋觉得,如果自己此时再拒绝雷少任,他很有可能永远都站不起来了。

自小生活困苦,所以戚梧恋深深感谢那些曾经帮助过自己的人,受人杯水,报以泉涌,这也一直是她的信念,又怎么可能让自己背叛尚若玫呢?对尚若玫的愧疚,与对雷少任的情意,自己到底该如何抉择,此刻的戚梧恋还无法找出答案来。

“我已经把喜帖发出去了,这一次虽然不是盛大宴客,但是我相信我们的花园式酒会一定会是一个美好的回忆,我一定会你成为最快乐的新娘。”轻轻地将她搂在怀里,雷少任信誓旦旦。

自己已经错过了一次幸福的机会了,这一次,他一定会好好把握!

一切都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静静地依偎在雷少任的怀中,望着修饰花园的花匠整理着工具准备收工,另一头在搭露天酒会棚子的工人也准备回家去了,戚梧恋有些苦涩地想着。

曾经有好几次,她在梦中作着和雷少任结婚的情节。在梦中,他们两个人总是经历各式各样的过程,传统的婚礼、西式,甚至是私奔到无人的海 边、山上,但梦中的她心情总是欣喜雀跃的,从来没有想到在现实中,虽然她真的得到了华丽精致的婚礼,但是心情居然会和梦境差那么多。

???

婚礼前三天,雷少任和伴郎去试修改后的礼服,只留下戚梧恋和万伯为婚礼做最后的细节确定,当参加宾客人数及场地都确认无误之后,万伯突然开口问她——

“少奶奶,婚礼花架上的花材还没有决定,你要哪一种呢?”虽然还没有和雷少任结婚,但是梧桐居里上上下下的人都已经改称戚梧恋“少奶奶”了。

“花材?”戚梧恋愣了愣,她一向对这些东西没有什么研究。“我们温室里什么花最多?”

“呃……是……紫色的桔梗。”万伯有些吞吞吐吐地回答。因为尚若玫的关系,温室里自然是桔梗花最多了,当初雷少任坚持不改变,戚梧恋也不曾反对过,因此,也就一直种了下来。

紫色的桔梗。想到这种花,戚梧恋的一颗心不由得又猛地抽紧了一下,对尚若玫的愧疚又在心中升了起来。

“我想……用桔梗就可以了。”既然园子里的花那么多,离婚礼又只剩下三天,要另外准备花也不方便吧!那何不就用自己温室里种的花呢?

“这……好吗?如果现在赶工,也许可以订到足够的玫瑰或百合,那……也不错呀!”万伯有些迟疑。

这次参加婚礼的人虽然不多,却大多数都是以前曾经参加过雷少任与尚若玫婚宴的宾客,对桔梗所代表的意义都知之若详,再加上戚梧恋的长相,他有点担心反而会让客人又想起已逝的尚若玫,那实在有些杀风景。

“我不想再为花这种东西另外花脑筋,而且既然屋子的摆设都没有什么改变,那婚礼用桔梗又有什么关系?我们是不可能忘记若玫姐的,不是吗?”明白万伯在顾忌什么,戚梧恋笑着回答。口中不在意,但心里还是一股酸意涌了上来,连语气也带着酸涩味。

看着万伯带着犹疑的脸色离开书房,戚梧恋的心中又开始摆荡了起来。

怎么可能会忘呢?只要留在梧桐居里一天,她就一天不会忘记自己的罪,直到永远。

在对尚若玫的恩惠和对雷少任的私情之间,她既然选择了自己的私情,那么,她也就该终生受着这样的苦,不是吗?

那么长的时间,雷少任一直是爱着尚若玫的,而令自己所心仪的,也正是他对待自己所爱的人的那份真心与温柔。是自己的出现摧毁了雷少任对已故亡妻的爱,也打破了她心中他那种专情的形象。现在的雷少任,已经不是以前的雷少任了。

自己那天为什么会点头,为什么会答应要和雷少任结婚呢?戚梧恋已经很明白了。坦白承认吧!她没有一丝丝的不甘愿,所有的骑虎难下、雷少任需要自己……等理由都是骗人的!她没有那种牺牲奉献的伟大情操,事实上,是她自己不想离开雷少任,是她自己的心里还存着几分雷少任会爱上自己的期待,所以她才会答应的。

自己是个抢了别人丈夫的女人!

口口声声为了报恩,终究,她也不过是个假借报恩的大义而行私情之实的伪君子罢了。纵然尚若玫已死,戚梧恋还是无法抛弃这样的罪恶感。

自己终究还是不够坚定啊!私情、道德,自己到底该怎么办呢?

???

这么起起伏伏的心情一直持续到婚礼前夕,戚梧恋终于作了决走。尚若玫对自己的恩情无法磨灭,而自己的情爱是可以抛弃的。

跪坐在新娘礼服前,戚梧恋决定要逃婚。

一旦决定了,那么,可以实行的时间就不多了,所有的时间似乎都变得不够用了起来。

匆匆打包好了简单的行李,戚梧恋蹑手蹑脚地走到雷少任的房里,打开了一个小缝,悄悄地向内张望着,只求能再看他最后一眼。而床上的雷少任似乎睡得正熟,完全没有发现她。

看他的被子滑到了床角,怕他着凉,戚梧恋溜到了床边,轻轻地为他盖上薄被。他也累了吧!婚礼前一晚往往是最忙的时候,再三确定婚礼的流程与细节,总要忙到三更半夜,而第二天又必须要清早起床上妆,能睡的时间根本没有剩下多少。难怪每对新人脸上的妆总是厚得像是在抹墙,为的就是盖住明显的熊猫眼吧!

而到了明天早上,雷少任又会承受多少的伤心吗?望着他,戚悟恋发现自己居然正在重复做着和尚若玫相同的事。

怀着不同的心思和他结婚,却又同样地抛下了他,让雷少任一次又一次地受伤害。

原谅她的自私吧!她自己又何尝愿意如此呢?但她不能拥有一份因背叛而得来的爱与婚姻呀!他是她最爱的人,此番离开了他,她也不可能会去爱上别人了。

依依不舍的再望了床上的男人一眼,戚梧恋还是狠下心离开了。

时间不多了,她还要到书房去留封信给他,让他明白她之所以离开的理由。这一次,她不会犯下和尚若玫一样的错,她会交代得清清楚楚,那么,雷少任应该可以很快再站起来的,一定。

???

“什么?小恋不见了?怎么可能?”第二天清晨,不出戚梧恋所料,她的行为果然教梧桐居上下的人都吃了一惊。“少爷,是真的呀!”桂姨也急了,一边追着向外跑的雷少任一边解释:“今天我们一大早就起来准备了,左等右等,却等不到少奶奶来休息室化妆,猜想她也许起晚了,到房里去找人,却发现她不见了,白纱礼服还好好的挂在架子上,床上也整整齐齐的,看起来根本没睡过的样子,而且……而且……”

“而且什么,别吞吞吐吐的!”看桂姨在那里“而且”了半天,一个字也没说出来,雷少任禁不住急得一身汗。

“而且少奶奶以前带来的行李都不见了!”被雷少任这么一吼,桂姨也只好说出来。

“什么?”听到这些话,雷少任吓了一跳,随即加快了脚步冲向戚梧恋的卧房。“不可能,不可能!”

但亲眼看到的这一切不容雷少任再反驳了,收拾得整整齐齐的床被,空荡荡的衣橱,就连抽屉内也只剩下零零星星的杂物。

小恋……是真的离开这里了。

怎么会这样呢?难道继尚若玫之后,戚梧恋也抛弃了自己吗?

不可能的!他的小恋和若玫是不同的,那天她不是在自己的怀里含羞带怯地答应了要当自己的新娘吗?她不可能抛下他走掉的!

“找!快派人一间一间去找!”对着其他人咆哮着下达了命令,雷少任自己也开始找了起来。

没有翻遍梧桐居里的一草一木,他不会相信小恋就这样抛下自己离去。

而接受了指示的人们也开始加紧脚步找了起来,每个人都怕前一任少奶奶的事件会再重现。而这一次,甚至连新娘都还没有嫁进来就离奇失踪了吗?

小恋到底到哪里去了呢?

???

小恋走远了吗?她走得让他再也找不到她了吗?很出人意料地,在尚若玫生前的书房里,雷少任找到了她。

戚梧恋背对着门,跪坐在书桌旁的地上,背靠着书桌,一动也不动,他看不到她的表情,完全不知道此刻的她在想些什么。

“小恋……”真的是她吗?当自己一心寻找的背影出现在自己眼前,雷少任有几秒钟不敢相信那是真的。

她是怎么了?为什么不回头?为什么不说话?

“小恋?你怎么了……”是睡着了吗?心焦地走到她身旁跪下,雷少任发现戚梧恋是清醒的,她只是望着腿上的一张纸发着呆。

“小恋?”摇了摇她的肩,雷少任企图吸引她的注意力。

被人这么一摇晃,戚梧恋这才从自己的沉思中惊醒。她抬起头,看到了眼前的雷少任。“少任?啊?天亮了?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我居然在这里待了那么久……”迷蒙的眼神像是刚从梦中醒来一般。

“你到底在搞什么鬼?半夜偷偷收拾了行李,你是想溜到哪里去?”找着了人,一颗心完全都放下来的雷少任开始骂人了。

她到底在做什么?而他紧张得半死,她却一副无事人的样子!

摇了摇头,戚梧恋主动搂上了雷少任的肩,唇边绽放了一朵美丽的微笑,那是自从她答应和雷少任结婚之后,便一直不曾再有过的微笑。

“少任,你知道吗?若玫姐答应我嫁给你了呢!我好高兴,好高兴喔!”戚梧恋的语调中满是欣喜,昨天心中的挣扎似乎都不存在了。

“你又在说什么……”雷少任皱了皱眉,这小妮子又在胡言乱语些什么?

将自己一直放在膝上的纸交给雷少任,戚梧恋说:“这是最后一封了,我到现在才知道若玫姐的心意。若玫姐早就知道了,她知道我喜欢你,我爱你。她是故意促成我们的,她走了,但是仍然放心不下你,是她冥冥之中让我们在一起的。”

也许真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昨夜她正准备要留信给雷少任,没想到却在一叠信笺中发现了一个泛黄的紫色信封,而收信人正是她自己。

这是两年前若玫姐寄给自己的最后一封信,为什么若玫姐最后决定不寄出去?戚梧恋不知道,但是她的心里没有任何负担了,她明白了若玫姐的心意,她知道若玫姐也会希望她和雷少任幸福的。

在她即将离开的时候发现了这封信,就是若玫姐送给她最好的结婚礼物了。她会是个幸福开心的新娘,一辈子和心爱的人在一起。

信的内容是什么呢?默默看着信,雷少任的目光由原先的疑惑渐渐转而温柔了起来。

“小恋,我爱你,永远永远都不要离开我。”末了,他将信纸放在一旁,深深叹了一口气,紧紧拥住了戚梧恋,口气带着情绪激动所造成的嘶哑。

而戚梧恋的回答是紧紧地回拥着他。

他们,一定会幸福的。

是初冬了,但此刻窗外却吹进一阵罕见的暖暖和风,将一旁信纸吹起,最后无声地吹落到更远的地毯上,让纸上那自写完便尘封的秀丽字迹再一次照射到明媚的阳光。

小恋,我终于决定了。其实一直到现在,我提笔写这封信开始,我还是不知道我有没有勇气把这封信寄给你。

我决定了,小恋,我想我们会有好长一段日子无法通信、见不面了。因为我想和哲玮一起走,去守住我和哲玮的真爱,而抛下了雷少任,将是我永远无法被原谅的罪。

当你知道了这件事,一定会十分生气吧!这几年来你一直劝我要当个好妻子、好母亲,没想到我最后还是这么地任性、不负责任。但爱是不能勉强的,世界上任何的事物都是可以努力去追求、去得到的,唯有真爱难求。

我是任性的吧!在锦衣玉食和真爱之间,我居然两者都想得到。于是过去的日子,我选择了雷少任,得到了我所想得到的,但同时我也失去了我所爱的人,无爱的生活是那么地寂寞难耐。而上天毕竟是垂怜我的,居然在五年后的今天,可以让我重新选择一次。这一次,我选择爱情,但同样的,对于雷少任的歉疚与罪恶感将是我一辈子都难以磨灭的罪。

你愿意原谅我吗?从这几年的来信,我知道自从结婚前我和他请你吃饭之后,你对雷少任其实一直都抱持着极大的好感,只是顾忌着我,所以你一直没有说出来,怕你尴尬,我也一直没有提,但我是知道的。

这一次我对他造成了那么大的伤害,你还肯原谅我吗?

答应我,小恋,答应找你会帮助他,好吗?

雷少任是那么地信任我,相信我是个好妻子,这一次的事情,一定会让他很难过很难过,甚至会在他的心中留下极大的伤痕,让他再也不相信爱情。但是,答应我,小恋,答应我你会来到他身边帮助他。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帮助他的。

也许我们彼此越来越相像,这也是一种缘分,一种天意的安排。这么多年来,你就像是我的妹妹一样,最了解我在想什么,你有着不同于我的坚强与聪慧,只有你可以带着他走出失去我的阴影,我想,你们应该也会发现,其实最适合你与他的人,正是你们彼此。而我,只是在他生命中提早出现的一个过客,我也该去追求我的幸福。

至于小朵,原谅我离不开她,所以我将她带走了。我会全心让她幸福地长大,相信哲玮也会十分疼爱她的。以后有机会,也许她和雷少任还可以再见面,毕竟她和雷少任是亲生父女。

小恋,希望我们都能找到真爱,希望我们彼此都能幸福。祝福你和雷少任,也请你祝福我吧!

信纸上还有着未干的斑斑泪痕,掩去了久远的字迹,也化去了尘封的往事情缠,带来清明的新始。阳光下,那水漾的泪痕是光明璀璨的。

尾声

很久很久以前,在某个村里住着一个叫做蓝胡子的男人。他有着富可敌国的财产和英俊傲人的外表,村里的人都想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他,而未婚的年轻女孩也都希望可以做他的妻子。

有一天,蓝胡子娶妻了,妻子温柔可人、年轻貌美,拥有了英俊的丈夫和财富,村中没有人不羡慕新娘的。却没想到,美丽的新娘居然在婚后莫名其妙地死去了。

是单纯的意外,或者是男人杀的呢?众说纷纭,却没有人可以去证实,于是,村子里没有人敢再嫁给蓝胡子,也不敢再接近这个神秘的男人。

丧了妻的蓝胡子,是一个孤单寂寞的男人……一个人度过了好长好长的一段日子,等待着有一天,有人可以让他摆脱这个充满逝去妻子影子的牢笼。

终于,怀抱着爱情和勇气的少女出现了,她用智慧和真心化解了蓝胡子以冰霜做成的囚牢,成了他的第二个新娘,让蓝胡子重新获得了一份真爱。

这两个人以后会如何生活呢?



我们不知道。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蓝胡子和他坚强的小妻子,会一直幸福地生活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