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妹子 > 《老婆有难》
返回书目

《老婆有难》

第六章

作者:妹子

显然再多说什么都动摇不了他的决心,钟应伶头痛不已,更无法谅解自己适才暴露的脆弱,太懦弱了!没事竟失神地对着话筒掉眼泪,除了让身边观众看见了世纪奇观,也害她破坏了形象在同事面前做了坏榜样。

看看她!占用了将近两个小时的光阴霸着公务电话聊往事附带一地珠泪!护士长老大姐若想炒她十八回鱿鱼,她是连喘也不敢喘。

“Irene你还好吗?是不是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这么伤心?”

“不要哭,什么事说出来,我们会帮你。”

“是啊是啊!光哭是不能解决问题的……”

“Irene……”

呜……她更想哭了!

亲爱的同事们竟然这么富有同情心。看看她们不分青红皂白地就决定帮助她,这样无私的关心,太……太令人感动了!

好一群热心盲目的外国人呵……

七楼护理站霎时间陷入愁云掺雾的奇景中,白衣天使上前相拥安慰,莫明伤感地一齐陪哭,局势一发不可收拾,看得过路病人家属们鼻酸掬饮一把同情泪……

这些人吃错了什么药?

向乙威不敢置信,钟应伶一个人哭给他听还嫌不够,竟神通广大到煽动一群不可数的民众替她壮大声势!摔电话的冲动不断交织。

“不要哭了,再哭下去你们医院就要淹水灾了!别以为用这种小水滴伎俩能引我同情,没这么容易打发的。”决定狠下心对抗钟应伶的眼泪攻势,他可不是唬大的。

“你……你好没良心……”她抽抽嗒嗒地指控,泛滥成灾的洪流不是一时半刻可蒸发。

苦恼啊!向乙威叫屈,不久前才听某人义正严词地高谈“上班时间工作至上”,这会儿那唱高调的正主儿竟先带头干起罢工事业来了!

不能再任这嘲悲”剧继续坐大,需知七楼那票娘子军正掌控那层楼每位病患的生死大计,该是他身体力行,拿出男性的魄力来阻止闹剧的时候。

毅然挂下电话,动了动全身筋骨,回头对床上至亲老父做完临别巡礼,转身离开病房赶赴战唱—

七楼在望,他傻眼了——

金毛小人医师竟然捷足先登他一步!

看这小子干了什么好事?!

此刻他竟敢公然大刺刺在众目睽睽之下——拥抱钟应伶!

天杀的!今天一定宰了你!

那群不务正业陪哭的笨护士怎么不继续哭了?还自动让出一条大马路供这尾金毛混小子乘虚而入,脑袋全糊了吗?为什么竟然没有一个人站出来阻止?

还……还有那个……那个已经哭得不分东南西北的笨女人,现在还不守妇道地乖乖窝在敌人怀里……

可恨哪……

孰可忍,孰不可忍!

努力做完最后一遍发声练习。

吐气……吸气……用力——

“放开她!”向老板终于大喝。

造势成功,在场民众将注意力转向他,不过也只维持三秒钟。

因为没人听得懂他在大叫什么。

愤恨交加的复仇者气到忘记自己站在哪一国的国土了。

他拧眉暗恼,再接再励。

“放开她!”标准的英文发音,这回他没乱吠。

气腾腾的脚步坚忍不拔地迈进护理站圣地,直捣黄龙。

而他的前妻呢?竟然还呆呆赖在奸夫手里,怔着一脸泪涟涟的花相楞望他。

还不马上离开!

“钟、应、伶!”

用吼的比较快!他恨恨地动手就要一把拉过她。

没想金毛医生动作了,快他一步防下他抢人的双手,挺身挡住钟应伶。这情形惹毛了向乙威,他错愕地瞪向金毛外国佬。

情敌当前,金发大卫不负众望开金口了:“嘿!老兄,原来你会说英文,不过病患家属是不能随便进入护理站的,请你自重。”

这回大卫先生可不再维持中午那样礼貌退让了。

原来人家外国人也有脾气的,而且还记得中午那笔帐。

美人被夺的戏码只能发生一次,第二回可就没那么容易了;即使是个来自www.ysb88.com的老同乡也不例外。他全神戒备地观望向乙威。

杀气顿起,鹰眸进射寒光,向乙威掴紧了拳头,随时准备挥出致命铁拳。

进攻——

“向、乙、威!”女主角复出江湖了!

阻喝了前夫小人式偷袭出击的举动,娇瘦身形施施然距出金毛羽翼的保护区,泪痕满的小脸上闪动着两簇警告的目光,狠瞪向乙威。

肇事者眼见人质被成功诱出禁区,出袭的铁拳硬生生放软了力道。他转个弯,顺利抢下人质控制权。

老鹰捉小鸡似,他扯着她纤臂,厉声质询。“你还有脸叫我?该死的你最好撇清你们的关系,连带给我解释清楚,这些人为什么默许这男人的行为?你该死的干么让他抱你?”

掀翻了整条密西西比河的醋,气急败坏的向大男人,忒地一副被冠上绿草帽的吃醋大丈夫模样,撒泼叫嚣的本事不逊于时下的黄脸婆。

四点五十五分。

非常好!钟应伶瞄了眼墙上的挂钟,对这一整个下午虚晃的光阴深表无奈,更加佩服她前夫深谙搅局的功力,看看目前的局面就可以证明。可怕的是,他可以从中午一路闹到现在的下班时间!甭说她们的工作完全被耽搁,能不能在六点以前交班完毕都算奢想了,再加上……

此刻的红灯紧急大亮!几乎七楼的每一床病人都已开始正视他们的福利,按铃抗议。

如来佛祖!阿拉!谁来救救她?再不理清这一团混乱,她铁定会昏倒或疯掉!

误嫁匪类,是她此刻最深切的感受。

稳住!镇定!等收拾了这堆乱象之后,再来跟他秋后算总帐,不迟!不迟……

调匀吐纳、压制怒意,不理向乙威满腹醋缸的问题,她转头对着群龙无首的同事下达指令。“玛莉、洁米,你们两个先去发药;茱丽、露蒂,你们负责治疗项目;剩下的人准备针剂与交接班事宜,大家尽量赶在三十分钟内完成护理记录,最好在六点以前下班,开始行动!”

一声令下,乱无头序的人们各自领命去打捞,护理站眨眼间仅存余三人——两个闲闲没事干的男人和他们争夺的人质,三国鼎立。

“呃,Irene,有什么事我可以帮得上忙吗?”金发大卫首先热心服务。

“嗯,等她们回来可能需要你做些医嘱处方的处理。”钟应伶简短回复,大卫如愿衔旨待命,差点汪汪两句;得美人重视,满心欢喜。

“你还没给我解释!”被冷置一旁的弃夫发出不平之鸣。

“你搞不清楚状况吗?没看见我忙得都不知道几点才能下得了班,还好意思杵在这里要什么解释!”她终于对他发飙,看起来像随时会崩溃一般。

向乙威识相,噤声讨饶,可怜兮兮的。

钟应伶最是无法对他摇尾巴的低姿态狠下心不理,受不了地,她软言发号施令:“该去接奇奇下课了。”

向乙威快乐无比,前妻明鉴!

接儿子去!

这真是史上最难捱的一日!

如果她天真地以为能草草蒙混过这一天仅剩下的六个小时,那实在是太小看向乙威的能耐了。

区区一场医院水患悲情记吓不退他。

下班前的母猫发威也喝阻不了他。

现在更别想有办法对付他临时出招的——

挟天子以令诸侯!

钟应伶承认计穷。

她不得不佩服这男人善用时间的谋略。一天二十四小时里,除了睡觉之外,他几乎是分秒必争地对她的生活进行剥夺,而且成效显著。尤其对奇奇而言,更是不败之战。

眼前不就是最佳写照?

那一大一小的父子档正杵在角落那个靠窗的位置吃喝玩乐呢!而且照他们那副乐不思蜀的德行来看,不玩到她下班是不会买单了!

向乙威的无孔不入已臻淋漓尽致。

不管他们了,上班要紧。

钟应伶在好不容易处理完医院琐事后,火速于六点三十一分赶抵中国餐厅打工,没想到仍是迟到一分钟。

此时正值用餐时刻,现场的忙乱可以预料,更免不了挨上老板一串怨载责怪。

她理亏活该受骂,被念一念也就过去了,不料仍是有好事者鸡婆替她出头。

“如果你能省点口水歇歇嘴,后面的客人就不必大排长龙。你的生意也会更好,这位小姐才能替我们服务。”隐含挑衅的口吻,盛气凌人般自人头顶响起,冷冷的语调使人头皮发麻。

不用回头、不必特别介绍,这位见义勇为的仁兄,除了她那位向字开头的前夫,还会有谁?

唉!唉!唉!三声无奈。

先为自己哀声叹气一番,料想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她必将面临另一番缠斗。

“说的是、说的是,先生好远见,我们生意太好了,不好意思让您久等,这就让这位小姐带你们去用餐吧!”

老板短肥的厚手拼命擦拭额角频频冒出的冷汗,畏惧地望了眼向乙威,赶忙低声下气,谢罪转移阵地去。

你们?

钟应伶纳闷,准备回头看看这回向乙威又带了什么样的朋友,却同时听见一声细软童音轻唤:“妈咪0

她大震,转过身正巧迎进一古脑儿钻向她的小身体,稳稳落抱她怀里,好个温香暖玉!宠溺溢满心底,柔和了脸部表情,小家伙顺势香了她一记见面礼,乱体贴欣慰的。

可惜,天不对、地不利、时不妥。

“奇奇怎么来了?”话里问向怀里小家伙,可她一双责备的火眼正不满地瞄着向乙威。

他倒和蔼可亲地耸了耸肩。

“爹地没骗我,我们找到妈咪了!”小家伙天真无邪地叫着。

口声“爹地”叫得自然又习惯,叫得钟应伶心底麻痒痒的;搞不清楚那滋味,既感动又复杂。暂且挥去那感受,她一脸不赞同地斜睨向乙威,等他自动解释。

然向乙威毕竟是有备而来,他回得可顺口了:“吃饭时间到了,今天来不及下厨,奇奇想妈妈,干脆就顺应民意来这儿一次解决。既可吃现成的晚餐,又可免相思之苦,多划算!”他笑咧了一嘴白牙,呵呵暗喜这番精打细算。

鬼才相信他的话!钟应伶气恼,她儿子天天都跟她见得上面,只不过时数少了一些。今天太忙没空去接他下课而已,这男人就形容成“相思”来着?分明居心叵测!

纵有满心不愿,暂时也只能先压下,她身上的旗袍制服正提醒着她“客人优先,服务至上”,她没勇气一脚将他踢出餐馆,只能卑贱地以客为尊,真够窝囊!

反手将奇奇塞入他手中,她抽过两份菜单,转身带头领着父子俩去向餐桌,边走仍边叨念;“这里的菜太精致,不适合小孩子。你最好别常带他来这儿,太宠他会把他的胃口养刁了。”

同在这餐厅工作的员工,仅有少数几位较熟识的同事知道她是单亲家族,倒是没人看过她带儿子来过餐厅。一方面是她平常 工作忙得没空招待朋友同事去家里喝茶,一方面是她只兼晚上几个钟头的班,匆忙来去之间,更没闲暇彼此交流了。久而久之,大家的交情也就淡淡的,保持一段小距离。有时候遇上别人好奇问起她的事,她多是含糊带过的,半是回避半是刻意:后来想想,这不啻是保护奇奇的好方法。

向乙威注意到了,看她畏头畏脑地左顾右盼,带他们到最没人注意的角落,那模样跟中午在医院诱拐她进父亲病房时的神态真是如出一辙!哼!又怕他害她丢脸了!难道他得一直这样见不得光?

“连在这家餐厅,你也还是这么害怕别人知道我是你前夫?我倒是怀疑,这里有什么头衔是你一个女服务生想维护的?或是怕哪个心仪的对象误会了?”吃醋大丈夫独自闷声冷哼,口气酸溜溜的,落座前仍是以她听得见的音量,哼给她听。

她丢足了大白眼,静静安顿好儿子,并细心为儿子围好餐巾。磨了半晌后,她轻声吩咐:“奇奇乖,妈咪说过,在妈咪工作的时候不可以吵妈咪,你乖乖跟爹地在这里吃饭,等回家后我们爱怎么玩都可以,好不好?”

这般商量的口气,明着是教导小孩子,暗着是安抚向乙威,他哪会听不出来?可恨这妮子三番两次以“工作上的不便”为藉口来敷衍他,他仍得受制于她缚手缚脚的时间问题而作罢,真够呕了。偏他现在还是只能做困兽之斗,无处发作!

也罢了,早晚我总会找到机会跟你话说从头,这段期间暂且就当是过渡期吧!小小的几场捉迷藏游戏,只消当成是重头戏之前的热身活动,好戏还没压轴呢!他只需伺机制动,不久的!他暗暗发誓,再过不了多久的。

脸色一缓,他拿起菜单目录,随手漫不经心翻看,一边说道:“点餐吧!不知道小姐你有什么好建议。是要介绍今日主厨特餐呢?还是有更好适合我们父子享用的经济大餐?”

几乎是感激地转移了敏感话题,钟应伶放下一颗心又半抱歉地看了他一眼,回头马上后悔。她没错看他眼中的那抹笃定,饱含着势在必得的神情,像在告诉她:等着吧!迟早而已。她太轻敌了,岂可轻易以为危机解除了?她前夫向乙威这种人可不能以等闲小辈论之!

揣揣戒慎地收回两本菜单目录,她平板有礼地道:“信得过我的品味的话,就由我来替你们点餐吧!小孩喜爱吃的东西,我最清楚不过了,您说可好?”语气里不无挑衅。

向乙威一迳笑眯眯,不忘提醒:“既然你好心替我们点餐,怎么好意思说不呢?不过这孩子的父母嘛……

就我所知是以前就不嗜吃辣,小姐你认为这孩子本身会不会受得了贵餐馆名产的满辣全席呢?”三两下点出新愁旧恨。这次他先声明了,免得又拿肚子舌头开玩笑,对她初见面时应付他的那招心狠手“辣”,仍是心有余悸,必须先防患于未然。

算他学乖!钟应伶为自己第一招的出奇制胜沾沾自满,想她前夫在她的地盘上尚且怕她三分呢!何况她一介护理人员,想要什么样效果的泻药怕会没有吗?呵呵呵……这还是头一回她的两份工作领域得以相互利用结合哩!向乙威放马过来没关系,她多的是君子报仇的手段!拿儿子当挡箭牌只有今天有用,下回他得想些别的方法了,否则……

嘿嘿……呵呵……

巫婆般恶毒的嘴脸邪邪浮现,她小声地笑在胸腹里,暗自得意,下战帖似地再看了眼向乙威,转身扭腰摆臀,张罗餐点去也。

目送她纤影款摆的旗袍衣角离开视线范围,向乙威心底浮起毛毛的感觉。她刚刚最后一瞥的那种神情他见过,影像清晰又深刻……可以预见他,他大限将至了!

钟应伶卯起来跟他作对的时候,往往是顾前不顾后的,而且非挤个你死我伤誓不甘休。她敢爱敢恨的烈性子,在他们那段短暂的婚姻中,他最是能领教个中滋味了。

希望她刚才临去前那“回眸一笑”不会应验才好,否则……好汉做事好汉当,儿子你请自重,当老爸罩不住你时,闪远些准没错!

“爹地?”儿子奇奇已经喊了第三遍,企图唤回老爸出游的神智。不死心地叫了第四次后终于气馁,小脸满受伤神情,小手举起一根筷子遥遥指控。“妈咪骗人,你一定不是我爹地!”

虽说有个爹地的确让他光荣不少,可这初来乍到的父亲,在小孩的心里仍是有些不确定。

这一声如泣如诉的指控吓醒了向乙威,回魂后仍搞不太清楚状况。怎么才几眼工夫,他儿子竟也翻脸不认老子了?他紧张道:“奇奇乖,告诉爹地发生了什么事?”

大掌抽过小手握紧的指控兵器,他细细审视儿子脸上微妙的情绪。他没有忘记两天相处下来的发现,他的儿子比一般同龄小孩来得早熟精明;不知是单亲家庭的影响抑或是来自他遗传的强壮基因——自豪后者必定得自于他本人。

“为什么你是我爹地?”小家伙终于提出质疑。

他就知道太精明的小孩不好骗!向乙威苦恼不已,想他在早上含含糊糊地天花乱坠扯了一大堆答案,还是混不过他儿子的脑袋瓜。看来这小子已经利用一整天的时间去过滤早上他所解释的“四年来父亲不在身边”的理由。现在这青出于蓝胜于蓝的小子开始导向问题核心了,向乙威不禁怀疑,若是对四岁孩童讲解性教育,会不会有点……

苦恼啊!

堂堂一介掌理海内外企业集团首领,仍是败给了这个千古以来身为父母师长迟早会面临的问题。一向矢志要当个开明父亲的他,不禁开始考虑使用古人那套骗小孩的说法:因为你从石头蹦出来,而我和你妈咪同时认养了你,所以我就变成了你爹地!

多顺口的说法!虽然有点不负责任,倒是此刻他完全能苟同古人骗小孩的心理,那是可以被原谅的卑鄙!

喝口茶,润了润喉,准备开始活用这套卑鄙的说辞:“嗯——”

他顿了大半晌,心理准备仍不充足。

再喝了口茶,给自己将脱口而出的说辞加油打气,终于,他鼓起勇气道:“因为——呃,你想听中文版的还是英文版的?爹地也可以用英文说给你听!”

只见他亲爱的儿子还很认真地考虑了片刻,然后用力答复他:“我两种都要听!”

看他自己种出了怎样一个狮子大开口的儿子!活该了他伟大的遗传基因!

这会儿这个麻烦的问题被他自己搞得愈来愈复杂了。除了用中文解说以外,还自找苦头地翻译成英文再掰上一回了,认栽!

豁出去了,再怎么说儿子的头脑总是源自于他这头老电脑,就不信会没有办法应付他脑子里的问题。

“因为从前,爹地和妈咪彼此相爱,后来爹地和妈咪结婚,再后来就生下了奇奇。”

好不容易,他选择用笼统的故事大纲法简单带过去,既不卑劣,又不败坏儿童纯洁善良的风气。

可惜没有意外地,奇奇疑惑的小脸上已经布满了更多的问号,不用猜想,他大概可以归纳出是以下几种可能——

A、什么叫做“彼此相爱”?

B、结婚之后为什么没有“永远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

C、奇奇是怎么来的?

救命!谁来教教他该怎么回答这一连串的问题?真是太不公平,严格算来他真正当父亲的时数尚且未满二十四小时呢,还没机会好好享受为人父的弄璋之乐,就得先面对儿子启智时期的敏感问答题了!不甘心哪!而那个造成今天这局面的始作俑者——钟应伶,还不知在哪个角落逍遥自在,狠心地丢他一个人对着儿子孤军奋斗,呜……真没良心……

“爹地……”看来奇奇要开始发问了。

啊!四碟小菜摆上桌。

救星来了!

向乙威几乎是痛哭流涕地,眼巴巴闪着求救讯号望着钟应伶。她没注意,专心忙着手上的工作还一边吩咐着。

“这两碟比较清淡,蛋白质又多,给奇奇多吃一点,这两碟就留给你开胃——怎么了?”她终于发现向乙威异样的表情,忙碌的手跟着停了下来。她狐疑地望着他,同时注意到儿子满脸的大惑不解,心下开始警觉起来。

他怨夫似地投给她哀恨莫名的一眼,喃喃抱怨:“你儿子怀疑我不是他的亲爹,还在问他是怎么生出来的!”

好不容易有机会丢出烫手山芋的问题,他倒要看看钟应伶这四年来是用什么手段哄小孩的。她比他多了四年当母亲的经验,应该不是第一次碰上奇奇问这些问题吧?

丝毫不见她多作考虑,几乎是立即的,她反射性地回道:“长大以后就知道了,妈咪不是说过了吗?”

对哦!他怎么都没想到?

这种最传统、最便捷、最敷衍的哄小孩的风俗话,他刚刚几乎想破了头都还没想过。人家多了几年为人母的经验就是比他老道,虽嫌太过草率,倒也成功地堵住了小孩问不完的话。甘拜下风,回头他会好好研究讨教这门:与孩童沟通的艺术!

向乙威才准备拿笔将这番心得记下来,不料奇奇又开口问了。

“我已经长大了,今天老师量身高,她说我长高了两公分也,妮妮她们都没有长大,只有我长大,妈咪——”哀求的尾音拖得长长的,颇有今天不赖出个结论势不罢休。

钟应伶真是上辈子欠他们向家人似的,今天一整天的时光里,她陆续被这两个有向氏血源的大小男人苦苦追讨一卡车的问题;还没摆脱那个大的就得应付这个小的,这样双管齐下的疲劳轰炸,真不知她接下来还能撑多久?也许她该考虑开始吃素、求愿、消孽障了!

“听着——”她终于摆出严母晚娘脸,准备来一段饭前精神训话——

“威?果然是你!我看到你的车停在外面,就知道你又来这里吃晚餐了。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这家餐厅难吃死了你干么还——”

突然杀出来的程咬金打断了钟应伶差点出口的泄底话,一家子三口人同时看向这名不速之客——姿文小姐!

显然四个人四张脸都是一样惊诧。

万姿文的开场白终止在看见坐在向乙威对面的小奇奇后自动消音。她瞪大了一双牛眼,不置信又惊恐莫名地来回瞧着父子档,忘记要合拢还没关妥的嘴巴。

“你……你……你们?”她被吓得不轻,奇奇好奇的眼同时望向她。

“你来做什么?没看见我们在用餐吗?随随便便跑来打扰别人是很没礼貌的。”向乙威打破僵局,神色倏然凝肃起来,摆明了“不悦被打扰”的态度。

被他一吼,姿文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她颤巍巍地道:“你……他……这小孩是……是不是……跟你……

是……父子?”她本来想说私生子的,偏在他狠绝的目光下硬生生改了口。

太像了,他们实在太像了!她实在想不出向乙威还有什么叔侄兄弟有可能有这样一个孩子!尤其向乙威是独生子,有哪一号亲戚会生得出一个再版的向乙威?

“没错。”向乙威给她肯定的回答,当下直接压低了头对着儿子来一场机会教育。

“奇奇你看,人家不认识的阿姨一看到我们,马上就认为我们是父子了,你看爹地没有骗你吧?”他兴冲冲地观察儿子深思的表情,像在等候判官裁决结果般猴急。

“妈咪?”奇奇打算问向在旁的陪审妈咪,当场逮住了正准备开溜的钟应伶。

完了!

在场三位年龄超过四岁的大人都知道玩完了!

钟应伶恨不得跟儿子来个六亲不认,顺便挖个地洞埋进去躲过这一劫。可惜今天铁定是老天要亡她,在劫难逃了……这一天为什么这么漫长啊?

万姿文想崩溃的程度不下于她,如果说刚才看到奇奇时她的嘴巴可以吞下一颗鸡蛋,现在看到钟应伶后,她吞下三颗泰国芭乐都没问题!而又再听见这孩子喊的那声“妈咪”,她相信自己离口吐白沫已经为期不远矣。

丧失理智之前,万姿文犹垂死地问着在一旁闲闲纳凉的“前任”未婚夫。“她、他们,就是你要跟我解除婚约的理由?”她几乎害怕听到答案。

“可以这么说。其实大部分原因,我相信中午我们已经谈过了,不需要我再多做解释。现在你既然看到这种情形,只好提早介绍你认识我的家人了。”向乙威好整以暇地回答她,刻意忽略钟应伶频频怒瞪他的双眼。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