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妹子 > 《老婆有难》
返回书目

《老婆有难》

第九章

作者:妹子

“无论如何,我命令你下班后马上过来这里、将我身上每一样被你附装的管子统统拆掉!”向乙威再也忍无可忍,下着最后通牒。

从他醒来一直到现在,整整将近三个钟头的时间,他的耳朵一直贴在话筒上,电话持续占线。算一算,这点滴总算是滴到倒数第二瓶了,但是他决定只容许让钟应伶玩弄他到第四瓶点滴结束,没余地再任她作威作福了。

需知,躺在传真机上热腾腾的资料,到目前为止连一张纸也没碰到,竟然还这般磋跎点滴时间,他可是分秒必争的商人啊!

“可是……”钟应伶想反驳,他比她更快!

“没有可是!不要以为发生了昨天那样的事,餐厅老板会若无其事地容许你大刺刺地回去打工。他不会希望他的餐厅变成弹孔废墟的!你最好换个理由再可是!”

他头头是道,似乎抓回了主控权一般。

“我知道我知道!事实上早上我也跟老板联络过了,他从昨天开始就严格开除所有姓钟的员工了!”她说得好惋借,实是不想因她一个人的关系而害了其他人没头路。

要怪就怪那个不会交代清楚的歹徒,要嘛干脆指名道姓地点她,干么临走前只丢一句:“姓钟的……”真不干脆!现在她又变成了众矢之的。偏偏那家中国餐厅的员工包括厨师算在内,名字里有钟、中、忠、终……

等类似发音的人,竟然多达十余位!

唉!她罪孽深重碍…

叮咚!一个点子乍然成形,算盘开始打到电话线那端的有钱前夫身上,她开始阿谀道:“我知道你一向最有爱心了,不如这样,你拿点零用钱出来投资一家餐厅;那几个姓钟的凑一凑,少说厨师、伙计、服务生也都俱备了,包准帮你经营得世界出名!”她算得好得意,向乙威却听得头痛不已。

算盘算到他头上不打紧,他更不介意白白投资一间会让她弄到倒闭的餐厅,那都不足以影响到他雄厚稳定的财力。唯一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石毓对他描述的情形。他尚未去翻阅传真机上她的经济证明,但若是真如石毓所言,她的财富有并驾他的嫌疑,她又何必要求他来投资呢?她自己就能轻易办得到的。

诸多疑点值得怀疑,不过目前她似乎还不打算对他开诚布公,暂且先陪她打哑谜吧!

“要我投资可以!”他宽宏大量地允诺。

“真的?!”她好兴奋。

“有三个条件。”他下但书了!

她早该知道天下没有白拿的好运!

“什么条件?”她防备地问。

“嘿、嘿、嘿!”他奸笑三声。

“你到底说是不说?”她毛骨悚然。

卖足了关子,他抬眼看了看天花板的点滴,再动手拉了拉尿管,才开口道:“待会儿你下班过来再告诉你。”

真有够奸诈的!不忘先替自己把握先机,至少要等到她乖乖帮他拔除身上这堆管子。在这之前,他必定已经看完了她的档案资料,正好有充分时间来一番规划算计。

他几乎要感谢那位餐厅老板发狠开除员工的决定了,天赐良机啊!

钟应伶踌躇了半晌,她本打算下班后先回公寓整理的,昨晚到现在,除了曾回去拿些换洗衣服,还拨不出空闲回去收拾干净,最主要的……她想看看那位歹徒这回有没有又留下什么线索了……也罢!反正先过去向乙威那里,她早晚都得为他拔管子,就先完成这件事,再跟他谈妥那三大条件。要回家找线索不怕太迟,就这么决定!

她轻松地答复向乙威。“OK!下班后我会先去接奇奇再去你那里,拜了!”

“我等你。”他语重心长地应道。

各怀鬼胎的两人,同时心平气和地收线。

另一场战役,才正要开始……

姚世钦?

看完了传真资料,向乙威怔怔然咀嚼着这名字。

一切事情似乎该回到原点了!

他颓然苦笑,笑这些事情早在他认识钟应伶便已出现了关键;笑他跟她结婚了一年多却不曾瞧出任何蛛丝马迹;笑他白白浪费了五年的离婚岁月还蒙蔽在他个人的情恨中,笑……

笑这个分明已经归土六、七年的老家伙,竟然死不瞑目地耍得他妻离子散、流离失所……

他笑得苦、笑得凄凉,恨恨地揉碎了整张钟应伶的财务证明表。扯痛了伤口,更扯掉了点滴管线,霎时间一道细长血丝随着管子的脱落而喷出针孔表皮。一滴、两滴、三滴……鲜红色血液覆上那三个醒目刺眼的字——姚世钦!

姚、世、钦!

“喝——蔼—”

向乙威发出今天以来第三度心肺欲竭的嘶嚎。

他不甘心——

那个该死千万次的老家伙!死前给他留了这么一手,拍拍屁股嗝屁去!最好被阎王判去第十九层地狱,否则他会不借请来道士作法让他永世不得超生!

害人匪浅碍…

他们一家人便是活生生、血淋淋的例子!

先从第一个受害者说起……

她,他的前妻,钟应伶,不过才曾经担任过那老头半年多的特别看护,竟然就被他在临死前陷害了!她平白无故又莫名其妙地承继了那老头的全部遗产,害她从那之后便过着被人怀疑、追杀、讨钱的惊险生活。

何其无辜碍…姚老头嗝屁前虽然已经失去了大儿子,可他还有姚老二这个残存的余孤啊,干什么偏要将他以前所赚的黑钱全数都归到钟应伶名下?她一个非亲非故的外人,当然会惹来恶意中伤的谣传,诸如:靠裙带关系、在他的药里下毒,更甚者,最大的传闻是指称她利用职务而趁那老头临死前逼他更改遗嘱!什么跟什么!亏这些人全掰得出来!

向乙威心里清楚,姚老头死后半年,一直到钟应伶结婚后,她是不知道自己已经拥有了意外财富。那老头早在死前几个月将手上所有股权、产业、积蓄、不动产权等,全数分散存放世界各地律师保 管。当时轰动一时的爆炸案及姚氏垮台,是商界众所震撼的新闻。向乙威当然最记得当时他和钟应伶还是邂逅在那场爆炸案中,没多久姚老头便于医院中宣布死亡。最让大家意外的,便是姚氏一夜之间的垮台。

没人料得到,是姚老头一手策划财团四分五裂的局面。

在全世界的人都在找寻那老头死后遗产的去向时,在一群无头苍蝇敲砖挖角地企图翻出那老头千分之一的金银珠宝时,就在那老头尸骨臭了两年后,也正是他与钟应伶结婚幸福美满的一年半,有了奇奇的第一个月——事情发生了!

向乙威当然是完全的不知情,他没想到会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律师正瞒着他,悄悄与钟应伶联系!而他的前妻、他当时的妻子,一夜之间变成了亿万富婆,也开始了她流亡的生活!

太有钱真的是一大忧患。

尤其又是来路不明的财富!

可以想象,要争夺这笔遗产的有心人士,范围多到不胜烦数,向乙威咋舌,额角开始发酸。

不需要重复翻看那姚老头的创业史迹,他都能倒背如流了。早在七年前爆炸案发生后,自动有各家媒体去挖出姚老头成功背后的历史故事。姚世钦出身黑道,原本只不过是混街头小帮派的一个小角色,却不知用了什么方法,偷得一笔交易的黑钱之后竟脱离了黑道。他一夜致富,并且金盆洗手、漂白他的一帮兄弟开始做起生意。姚世钦的确是个有头脑的老狐狸,几年的光景,他便成功地将“姚氏”搬上国际商业舞台。号称国际商圈上,一株最具传奇性的奇葩。

碰!

向乙威一拳击上茶几,手臂针孔处再次沁出一道细血丝:桌上染上血渍的三个字,血液渐渐凝固。

“可恶——”他愤吼。

那只老狐狸明知自己背后有数不清的仇家,除了贪心的亲戚、一起创业的兄弟,更有黑道帮派那群被他出卖洗劫的毒枭0可恶——”他禁不住咆哮。钟应伶何其无辜,得替那老头背负这么重的财富与债务?想她为了避免拖累当时正努力发展国际商圈的他,不借离婚来保障他的生命!他竟然一直活在她刻意的撇清和蔽阴下,一路心无旁鹜地成功走来。

她何苦?太傻了!宁可逼得他恨她的代价,选择伤心又放心地离开他,也不愿冒险拖着他一起涉险……她是最了解他的,知道一旦让他了解真相,定会不顾一切、赌上事业、拼了命也会陪着她。所以她不惜离开他,拒绝做一对亡命鸳鸯,成就他国际性的远大抱负。

固执又善体人心的钟应伶呵……他的小妻子……

交握的拳头,微微发颤,浓眉紧锁。 闭上眼,他仍然清晰记得那一天的诀别……苍白、脆弱、绝决,却是一滴眼泪也没滑落……

湿意模糊了他的视线,男人的泪,无声滑落。窗外夕阳西沉、薄暮罩笼,向乙威的情绪,久久沉浸在悔恨交加的激荡中。

漫长无知的五年岁月碍…

无法想象他们母子如何度过这五年的惊险生活,甚至是刚开始学走路的奇奇,是否得提早学会逃跑?他无法想象,却可以猜想,从昨天枪击案的发生到结束,奇奇一直是超龄出奇的镇定,不但没慌得哭叫,连看见血肉模糊的伤口也不吭一声气。从头到尾他一直跟着妈妈,也坚信钟应伶永远不会放弃他。这是怎样一段骨肉相依的牵系?是共同经历了多少风雨才磨练出来的默契和勇气。

钟应伶,你了不起!

他打从心底敬佩她这样一个女人。是她的牺牲才能使他无后顾之忧的将“向氏”导向国际,创立今天的成就。她独立辛苦地抚养他们的孩子,舍去享受青春的代价,抛却过往一切繁华,与天竞争,向命运挑战,更不向恶劣的环境低头。是怎样一个韧性坚强的女性能做到这般无私、无畏、无我的境地?

他真的好爱她。

不会再有逃亡或恐惧,他将重揽她所有的忧喜,一肩扛起她的重担和压力,让她栖身在他的羽冀下,不再有风雨。

在此之前,仍有部分疑点有待澄清,他怀疑……最大的关键在遗嘱里面,那是调查无法触及的死角。除了钟应伶本人和几位死守岗位的律师,目前为止,还无法突破这些疑点。没有人知道姚老头到底留了哪几手,让钟应伶甘心为他保 管庞大的遗产、四处躲藏,却没动用分毫钱财来私用。到底背后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原因?他会计量一番,一一突破……

“爹地!”

奇奇兴奋的叫唤由大门口响起,叮叮咚咚一路跳进客厅直跑到沙发前蹲了下来,小脸仰头望着他,试探道:“爹地醒了?”

他眼底霎时间溢满柔情,心里暖暖的,伸出扯落点滴的大手,宠溺地揉抚儿子一头卷发,爱怜道:“爹地在等奇奇回来,怎么可以一直睡呢?”冲动地,他俯低了头,轻轻在他小脸上香了一记亲吻,才缓缓放开了他。

“爹地……”小脸依旧望着他,眼中闪着新奇。几乎反射性地,下一秒,小身体已经爬上沙发,一骨碌窝进他胸前。站立在他大腿上,双手一勾,拉低了向乙威脖子,“啾”的一声,他回给父亲一个大响啵!

向乙威着实楞了好半晌,几乎感动得说不出一句话来。流泪的冲动,再度威胁着要跑出来破坏男人的尊严。他深深吸了一口气,逼回悬挂眼角的脆弱。拢紧了双手,用力拥抱怀中让他感动的生命,真实感受这副温暖的小身体,不舍松手……

她,伫足看着这一幕,静静分享他们的感动,不想介入父子之间情感的交流。五年骨肉分隔的鸿沟,在这一刻消失瓦解。不需解释,没有理由,血脉连心的牵系,自有它归属的轨道,没人拆散得了,再多的言语都嫌多余了……她转身,决定暂时留给父子俩单独相处的空间,更留时间让他们适应彼此……

“妈咪,你要去哪里?”儿子抬头叫住她。

“呃?”钟应伶回头,父子俩皆不解地看着她,唉!

她双肩一耸,嘲笑自己多此一举。

“你想开溜?”向乙威灼灼地盯着她,声音粗嗄,激动的情绪没完全平息。

她愣了愣,随即反驳:“什么话!奇奇还在你这里我怎么会离开?”她回避他烫人的目光,走近沙发。说不上来什么原因,她总觉得今天他的眼光不太一样,像要一口吞噬她似的!

“老天!你干了什么好事?竟然自己拔点滴!”她惊叫,赶到他身前,抓起打针的左手,审视上头已经凝固的几道血丝。

“干什么不等我来拔呢?差不过几分钟而已呀!你看这样喷得到处是,幸好血液已经凝固了,要不真不知道你要浪费多少血了!”她翻出酒精棉,轻轻擦拭干涸的血迹,没忽略他灼人的视线依旧紧紧跟在她的身上打转,她觉得快被他烧出火来了!

“喂!你该不会连尿管也扯掉了吧!”她只想打破这种窒人的气氛,随口问问;顺便低下头审视沙发下的尿袋,再沿着毛毯下管子的痕迹一路往上瞄……她脸红了!连自己都怀疑昨晚她是哪里来的勇气去对他……

不经意对上他的视线,霎时间后悔!向乙威正邪邪地、富深意地,看穿她的糗相。他俯近她耳边,性感低语。

“我怎么会拿那话儿开玩笑?那可是对后半生的幸福与否影响重大哩!而且我也不想错过你的亲手服务……”

暧昧的一番话,成功地惹得钟应伶脸红熟似虾子,都快冒烟了!她怒瞪他。

“啧啧啧!怎么先脸红了?昨晚在下手之前可有脸红过?这样害羞哪来的勇气瞄准目标?真是让人怀疑,该不会是梦游的时候做的吧?”他继续使坏,爱看她这般可爱害羞。终于有机会将她一军,顺便让她知道每回报复时,顾前不顾后的结果,这次是非常好的机会教训!

“你……你再噜嗦我干脆就不帮你拔了,让你留着烂掉好了!”老是处于下风实在没用,她红着脸、凶巴巴地威胁他。所谓“解铃还需系铃人”,这是她手中的筹码。

“好啦好啦!算我怕了你,顶多你等下再当成梦游,闭着眼睛拔就好了!”他终于妥协,大方找个台阶让地下,仍坏坏地小声喂语:“我会配合你的,连痛也不喊出声!”

“你……”她实在想拿针线将他的嘴巴缝起来,想了半天,啐道:“夸张!”便撇过头不再理他,决定先支开儿子。“奇奇,你渴不渴?去厨房替妈咪倒杯水好吗?”

小家伙立即意会跑开,迅速隐身厨房。

向乙威啧啧称道:“你真是训练有素,不过是多此一举。我这个开明的父亲不介意提前替儿子上健康教育,让他了解人体的奥秘!”

钟应伶横了心当他在胡言乱语,从纸箱里找出一支没附针头的空针筒,直接放入毯子下摸索,这行为惹得向乙威又开始怪叫。“喂喂喂!你干什么?闭着眼睛找也不是这样……”

他没机会叫完抗议,一阵酥麻感觉过去,管子已释然离身。

呆呆地,他看着钟应伶熟练地提起尿袋,由毯子下方抽出尿管。前后不过三秒钟,又是像她打针一样的迅速,让他来不及感受便已完成。不痛也!真的一点也不痛!她甚至没有翻开毯子来处理,害他乱失望的……

不过总算是解脱了!

呵呵呵……

自由的感觉真好!

“别高兴过头了,你的伤口还没愈合,还是别做太大的动作。”她回头提醒,准备到厕所处理尿袋。

他完全当她的话是出自关心,只是她拉不下脸说温柔话罢了!下一秒,他被她怔楞的表情拉回注意,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

茶几上的传真纸忘记收了!

他观察她脸上细微的反应,只见她面无表情地收回目光,转身,向厕所走去。

他盯着厕所合上的门,猜测她可能会有的反应。

也罢,他并不打算装作不知道她的事情。开诚布公坦承他的好奇及调查,也许能提早进一步逼她澄清疑虑,让他能提防下一个上门攻击她的仇家提前想个万全的办法应敌。再拖下去只会使危险继续上演,而他这一家子也不得安宁。

他等那阖家团圆、幸福美满的日子,可是等得望穿秋水了!

“少爷,你管子都拔掉了吗?太好了,我煮好晚餐了,可以叫大家一起来吃饭了!”管家苏菲亚适时出现,手上抱着小奇奇。他正专心啃着手上刚搜刮来的小饼干,吃得不亦乐乎。

“咦?钟小姐呢?”管家四下张望,看向乙威手指向厕所方向,她收到讯息,马上扯开嗓子大喊:“钟小姐,你听到了吗?不要在里面蘑菇太久啊,赶快出来吃晚餐。菜都快凉了,大家等你一起开动喔!”老管家精明的目光早猜到这对前夫妻波涛暗涌的阵仗,索性胳臂往内弯,助她少爷一把!

“知道了!”随着厕所门的开启,钟应伶不甘愿地回道,从里头走了出来。

她脸上是湿的,显然刚用水泼淋过,没看向乙威一眼,她径自走向厨房。

管家抱着奇奇,同向乙威离开沙发,随后一起进了厨房。

待大伙儿安静用餐到一半,向乙威才忽然出声。

“记不记得三个条件?”他边吃边开口,状似随意。

钟应伶停箸,扪心自问,她差点儿忘记今晚为何羊人虎口了!

“说吧!”她决定不误了正事,情绪问题暂搁一旁,没忘还有一帮钟姓同志靠她谋差事。

她也不拖拉,搁下碗,就事论事。“目前我只想到一个。只要你应允,我可以先安排让那几个人马上有工作做,餐厅的计划也会开始进行。等以后想到其他两个条件后,餐厅大致也找妥了;就看你点头与否决定,是不是让这伙姓钟的人在这家餐厅撑场面。”

他不傀是个成功的商人,谈条件除了会吊人胃口外,更懂得为自己铺后路。最厉害的是,他不是贪得一时获利的小业务,向乙威是擅用放长线吊肥鱼的角色!

“那么你的第一个条件?”她决定干脆先答应了第一个条件。横竖那群人都能有工作了,餐厅的事,也可以暂缓了。

“我要你跟奇奇搬来这里一起祝”他卖足了关子,终于公布第一条款。

“什么?!”她当场反应。

“先别反对!”他直接挡下她的反驳,解释道:“我不会要求任何名义上的关系。你可以继续你跟奇奇单亲家庭的生活,在这里自由进出;也可以选择离我房间最远的西区阁楼居祝在那里有绝对安静的私人空间,绝不受外力侵入打扰。”总而言之,他明白地告诉她,他要开始保护她了。

显然那些资料已经让他知道她的身价有多危险了,而且他打算介入,当起她的保护者,共同涉险……不行!她绝不能答应!

“我不会答……”她开口拒绝。

“听我说,伶伶!”他打断她,强迫她看向他,道:“现在的我跟五年前的我已经大不相同了。我有整个跨国际的集团和顶尖精英足以和全世界抗衡,论权势更不输当年的姚世钦。五年前我自认没办法保护你,但是五年后的今天,你不妨重新评估我的能力。”几乎是迫切地,他期盼她的认定,恨不得当场展现他五年来的成果。她如果再不答应,他考虑等一下抽空拨个电话给美国总统,让他直接到她面前让她求证!

她足足跟他对望了十分钟之久,眼神在空中进行拉锯战,半晌,她终于道:“让我考虑一下。”

说完她埋首继续吃饭,不理他胃口全失的颓然样。

这妮子忒地会磨人!向乙威瞪着她,心中有气。明明是她有事求他,现下反而是他干着急,磨煞人也!

“爹地?”小奇奇突然唤起他的注意力。

当下他表情三百六十度转,一脸慈爱地看向身旁的儿子,温和应道:“什么事,奇奇?”

只见他儿子一脸痛苦,无奈地望着他,小声求救道:“爹地,我吃不完了……”他怯怯地瞄了对座母亲一眼,活像伯被逮到的心虚。小手在桌底下扯着父亲衣角,一副食难下咽的表情。

向乙威当场升起被需要的英雄心情,了解地拍了拍儿子肩头,再看了看对面边扒着饭边专心想事倩的钟应伶,知道刚才奇奇饭前吃了太多饼干了。二话不说,抓过儿子手中的碗,一口吞了碗中剩不到一半的米粒,完全负起做父亲的使命。

满足地抹了抹嘴,接受来自儿子感激似的祟拜,自豪不已,终于当了真正的父亲!

真忒的一副愚父相!钟应伶暗付。她从头到尾装作没看见,却不禁开始替他的未来担心。现在就任儿子予取予求了,将来什么时候被卖了真可预料得到。

好一个宠儿子的向乙威碍…

“好!”她突然没头没脑地喊,差点害向乙威一口帮忙吃的饭哽死在喉咙里:

“咳!咳!咳!你吓谁啊?突然叫这么大声……”

他顺过一口气,捧过儿子体贴奉来的茶水,咕噜灌下腹。半晌,他马上被自己呛到,瞪大了眼,不可置信地道:“你……你……刚才的意思……好?”他被呛得不轻,却不想错失好运。

她肯定地点头。“我答应你。”

随即——

“呀喝!”

顾不得右肩的伤口,他像中了头彩似地抱起儿子高兴地又叫又亲,莫名所以的管家和奇奇也陪着笑得傻呵呵的。钟应伶镇静地微笑着,餐桌上的气氛一片温馨快乐。

“待会儿,吃完饭后我陪你回去搬行李。”向乙威迫不及待说道,就怕她马上反悔。

她为难地想了好一会儿,眼珠子转了好几圈,才回答道:“明天吧!你的手还不能太劳累,明天再过去搬行李吧……我们今晚就住下。”

没有意外,厨房内再度响起中奖的欢呼!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