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子纹 > 《冷绝王子》
返回书目

《冷绝王子》

第一章

作者:子纹

开启的房门使得门外的喧闹声窜入安静的房内,门被关上之后,立刻回复平静。

「你们也在!」罗森拿着鸡尾酒摇摇晃晃的走着,透露今夜的他已经喝得太多了。

莫尔顿的黑眸冷冷的睨他一眼,便低下头把玩着手上的短刀。

「你迟到了。」罗森的双胞胎弟弟--艾尔,温和的提醒。

「是吗?」罗森不以为意的耸耸肩,看着左侧紧闭的房门。

「事实证明我现在来才是明智之举,父亲还在忙。」

艾尔点点头,「他与休瓦在里头。」

罗森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他瞄了眼坐在一旁的艾尔,「你干么?」

艾尔一楞,然后摇摇头,「没什么。」他们虽是双胞胎兄弟,但两人的个性不同。

「是吗?」罗森嘲讽的看着他,「你的样子仿佛天塌下来似的。」

「你该明白的,罗森!」艾尔无奈的叹了口气,「我一向不习惯这种情况,我有不好的预感。」

罗森的嘴一撇,「父亲只是一时兴起,在士德的婚礼上,找我们几个兄弟谈谈,这有什么好烦恼的?」

艾尔在心中叹了口气,他衷心希望自己能够如同罗森一样的乐观。

他们的父亲--克里斯泰,有时是个古怪的老头子,虽然艾尔十分的尊敬他,但却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克里斯泰身为格罗十二世的世袭君王,行事作风一向强悍,他拥有在南太平洋占近九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全国人口不过八百万人,但是盛产俗称黑金的石油,替格罗的皇室与人民带来富裕的生活。

此外,观光的发达,也使世人称格罗为少有的美丽世外桃源。

克里斯泰娶了两个皇后。长皇后齐湘雅--长子渥斯,二子、三子分别是罗森与艾尔这对双胞胎兄弟。

二皇后苏菲娜,长子休瓦他是第十三世的格罗国王,二子士德--今日是他大喜之日,此刻的他正带着他的新娘在外头大厅狂欢。

三子莫尔顿,则是坐在面前把玩短刀的黑发男子,他一向不多话,但一开口总是语带犀利,他从不给任何人留余地,有时阴沉得令人觉得可怕。

么子纽曼,则放荡于英国,纵然克里斯泰不愿承认,但明眼人都看得出,他宠爱这个么子,更甚于其他的孩子。

因为他总放任纽曼予取予求,纵使纽曼多年未回格罗,也从未见他说过一句重话,相较于这点,纽曼的其他兄长可就差多了。而今天--士德的大喜之日,纽曼依然没有回国,只派人送来了一大批的贵重礼品。

「听说你从英国带回了个金发美女?」罗森玩世不恭的盯着沉默的莫尔顿问道。

莫尔顿的身躯微微一僵,最后缓缓的抬起头,冷冷的看着他。

罗森见状,嘴角扬起一个嘲讽的弧度,「哪天介绍给我认识认识,如何?」

莫尔顿的身躯微微一僵,最后缓缓的抬起头,冷冷的看着他。

罗森见状,嘴角扬起一个嘲讽的弧度,「哪天介绍给我认识认识,如何?」

莫尔的黑眸闪过一丝不快。

「怎么?不回答?」罗森嘲讽的看了莫尔顿一眼,「变哑巴了!」

「或许改天吧!」不得已,莫尔顿给了个模棱两可的答案,但聪明人都看得出,他要罗森与他的女人划清界线。

艾尔在一旁看出情况不对,立刻开口,「其实过一阵子,莫尔顿就要带着茹荻回英国了,你若识趣的话,最好别去打扰人家。」

罗森闻言,双手抱胸,盯着与他几乎一个子样刻出来的脸孔,相差不过五分钟出生的双胞胎兄弟。他们一个急躁,一个温和,除了外观相似外,骨子里找不到一点雷同。

「听你的口气,你跟他的女人很熟。」

艾尔匆匆的瞄了莫尔顿一眼。

莫尔顿是个占有欲极强的男人,偏偏又挑了个人见人爱的金发尤物,简直是给自己找麻烦,所以,此刻莫尔顿将所有男人都当成情敌。

而罗森这个人没什么太大的缺点,唯一就是对金发女人完全没有招架的能力。

他所看上的女人,清一色都有着一头亮眼的金发,原因连他自己都不明白。

想要接近罗森的女人,不乏存心将头发染成金色的美女,但这些女人留住罗森的目光却极少超过一个月,而对于罗森的花心,克里斯泰已经颇有微词,偏偏罗森依旧故我。

「我跟茹荻……」艾尔小心翼翼的瞄了莫尔顿一眼,「见过一次面。」他保守的说道。

「真如我的侍卫告诉我的那么美?」罗森兴匆匆的问。

艾尔飞快的点点头,「没错!她很美。不过,现在我劝你最女朋别再追问有关女人的问题,你若真有时间,不如想想父亲找我们做什么。」

「那有什么好想的。」罗森压根不在乎,他现在对莫尔顿的女人的兴趣大过一切。

他一向喜欢挑战士德与莫尔顿的怒气,他也不能解释这是什么心态,事实上,他很欣赏二皇后苏菲娜所生下的四个王子,但他骨子里就是喜欢与他们唱反调。

自从他的兄长渥斯因为王子妃莎尔贝不孕而失去格罗第十三世的继承权之后,与苏菲娜的四个王子唱反调,更可以带给他极大的快感与满足感。

「看样子,父亲还有一阵子才会接见我们,」罗森站起身,「不如,我先去见见我未来的美丽弟媳吧?」

「坐下!」看他站起来,莫尔顿的声音扬起,原本轻靠在桌侧的身躯,也不由自主的站直。

罗森故作不解的回视他,「有什么问题吗?」

「别招惹她。」

「谁?」

「你心知肚明。」莫尔顿手中的短刀对他轻轻一挥。「我劝你,最好别得寸进尺。」

艾尔倒抽了一口冷气,连忙将罗森给拉住,「你坐着吧!你一天不惹麻烦,难道会很难受吗?」

「要不是我们长得很像,我真怀疑是不是皇家医生抱错了别人家的小孩。」罗森叹了口气,看着艾尔说。

艾尔闻言,一时语塞,七个王子之中,就数他的个性最为温和,也没什么王子的架子,与他相处过的人都喜欢他,但他的兄弟们总认为他太过懦弱,毫无男子气概。

「我只是不想看到你们吵架。」艾尔的口气一派的温和,「你该知道,吵架的声音会令我头痛。」

罗森闻言,对天一翻白眼。他还打算说些什么时,紧闭着的房门轻轻打了开来。

出来的人是查理--跟在克里斯泰身旁超过二十年的老仆人。

「罗森王子、艾尔王子、莫尔顿王子,国王请你们进去。」查理公事化而有礼的表示。

罗森率先站了起来,他熟络的勾着查理的肩膀,「老查,我父亲找我们有什么事?」

「罗森王子--」查理不认同的看着罗森的举动,又不敢将罗森的手给甩开,「我叫做查理。」

「我知道!老查,」罗森依然故我的叫唤,「我父亲到底找我们有什么事?透露一下吧!」

「我不知道,罗森王子。」查理面无表情的回答。

「算了吧!你会不知道。」罗森对他的话嗤之以鼻,「你跟在父亲身旁几十年了,都已经变成他肚里的蛔虫了,你会不知道。」

查理无奈的在心中叹了口气,克里斯泰的七个儿子有七种个性,不是太过温和,就是太过野蛮,再不就是……他不着痕迹的瞄了罗森一眼,太过玩世不恭!

现在看来,未来的格罗国王--休瓦王子,除了脾气不好之外,大体而言,倒算是七个王子之中,最适合当国王的人眩

莫尔顿冷峻着脸越过罗森与查理,径自进门,懒得搭理疯颠的罗森。

艾尔则无奈的拖着罗森进入会义室,让他放过查理这个可怜的老人家。

*****

会议室里的气氛沉闷得令人呼吸困难。

休瓦无言的坐在克里斯泰的面前,莫尔顿则强忍皱眉的行动,用眼神无声的询问自己的兄长。

休瓦微微的对他摇了摇头,然后站起身,「父亲,我先离开了。」

「你坐下!」克里斯泰声如洪钟的划破沉默,「我要你在这里,毕竟身为他们的兄长,你有责任提供意见。」

「我倒不认为我能提供任何有益的意见。」休瓦故我的站起身,直直的走向大门。

方才他与克里斯泰有场激辩,但最后他不得不妥协,在经过罗森与艾尔身旁时,他意味深长的看了两人一眼。

聪明的艾尔,一看到他的眼神,心立刻凉了一半,他就知道今天肯定宴无好宴。

罗森也注意到休瓦不寻常的眼神,但他故我的走向会议桌找了个位子坐下。反正既来之则安之,他也明白今天父亲找他肯定没什么好事,但是他已经决定装傻到底。

看着休瓦离去的背影,克里斯泰气得双目大睁,几近休克,要不是因为他真的很欣赏这个儿子的能力与才华,而且又替他生了个可爱的小孙子,他一定会废了他的继承权。

「父亲!」罗森的声音懒洋洋的,「休瓦已经走了,再瞪着门,他也不会回来,所以不用费眼力了。」

克里斯泰经他一提,才不悦的收回自己的视线瞪着罗森,「你喝了很多酒?」

罗森直言不讳的点点头,「老实说,是有点多!所以我待会儿可能得回我的别馆休息一下。」

「或许你可以在回别馆的路上,再顺便绕去镇上的俱乐部找个一高、二白、三年轻的美丽金发女侍陪你回家,是吗?」克里斯泰不悦的看着罗森。

他这个儿子的风流韵事他略有耳闻,原本他是采取放任的态度,毕竟人不轻狂枉少年,但随着罗森的年龄渐增,而他几个兄弟也都陆续成家,他再放荡下去,似乎就太过份了点。

罗森闻言,扬声大笑,「父亲,你很了解我。」

克里斯泰不由得皱起眉头,他真希望自己方才的话可以让罗森感到羞愧,但事实证明他是在作梦。

「罗森!」注意到克里斯泰的表情丕变,艾尔无奈的在一旁轻拍了罗森的肩膀一下,要他克制自己的言行。

罗森强忍着心中的笑意,识趣的闭上了嘴。

「父亲,你找我们来,到底为了什么?」莫尔顿不耐烦的问道,「若没什么大事,我想离开了。」

「这是你对待父亲的态度吗?」克里斯泰不悦的瞪着他。

「父亲--」

艾尔在一旁打断莫尔顿的话,拼命的打着圆场,「当然不是!父亲,其实是因为我们在外头等了很长一段时间,所以脾气不好,请你原谅。」

克里斯泰满意的点点头,他一向喜欢跟艾尔说话,他是七个几子之中最听话的一个。

「好吧!」克里斯泰决定大量的原谅这些无礼的孩子,「莫尔顿,我可以同意你娶那个英国女人?」

听到这话,莫尔顿瞄了克里斯泰一眼。这个答应来得突然,毕竟茹荻是个平民,而在几天前,父亲还为了他坚持要迎娶一个平民而大发雷霆,此刻父亲态度的转变令人不解。

「有什么条件?」莫尔平静的问。

「很简单的条件。」克里斯泰微微一笑,或许他不开心莫尔顿不礼貌的态度,但他很欣慰他的几子都十分的聪明。

很简单的条件?看到克里斯泰的表情,莫尔顿想也知道这个条件肯定是吃力不讨好。

「替他们俩找个新娘。」克里斯泰的手指直直的指向坐在一旁的罗森与艾尔。

罗森闻言,脸色丕变,酒也醒了大半,原本脸上的吊儿郎当一并消失。

艾尔的反应则是一楞,最后他在心中叹了口气,他就知道没好事!他苦着一张脸,沉默的坐着。

莫尔顿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你要我替他们找新娘?」他无法理解父亲的话。

「没错!我发现,我已经厌倦了你们的不听话,」一思及此,克里斯泰就感到不悦,「渥斯娶了莎尔贝,虽然还算门当户对,但是不孕,我要他再娶,他竟然敢反驳,逼得我只得废了他的继承权,然后是休瓦,他娶了个德国的穷酸女人不说,还带了个拖油瓶--」

「容我提醒你,父亲。蒂蒂不是拖油瓶,她是罗伦的妹。」莫尔顿不快的打断克里斯泰的话,罗伦是他兄长的妻子,而他对于自己父亲如此形容休瓦的妻子感到不悦。

「还不都一样。」克里斯泰看了莫尔顿一眼,继续道,「士德今天娶的那个女人,长得其貌不扬也就算了,竟然还只是个渔夫之女,至于你--」

「茹荻是个平民,但她的父亲是个教授,我自认她与我十分相配。」他疯了才会让父亲在他面前批评他所爱的女人。

见他保护那个英国女人的企图十分明显,克里斯泰的眉头皱得更深,最后他叹了口气,「总之,不管你怎么替你的兄弟解释,你们几个兄弟自己所挑的女人,我都不满意,这是不争的事实。所以现在,我决定自己挑选我的媳妇。你可以带着那个叫茹荻的女人回英国,但你可别玩疯了,你得在欧洲替我找到两个合适的女人。

莫尔顿没有给予回应,他意味深长的看着克里斯泰一眼,最后才转头看着沉默的那对双胞胎兄弟,他们外观上几乎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罗森有着黑发黑眸,而艾尔则是黑发银眸。

两人此时都沉着脸,似乎正在思索着克里斯泰的话。

「我不同意。」最后,罗森坚决的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我并没有在询问你的意见。」克里斯泰冷冷说着,罗森的反应早在他的意料之内,若想要一个浪子回头,是需要一点时间,所以他捺下性子表示,「你已经老大不小,是该定下来了。」

「是不是该定下来,我自有我的时间表。」罗森气愤的抿紧了双唇,「我要娶什么样的女人,我自己会挑,无须您费心。」

然克里斯泰这次是吃了秤坨铁了心,「你们应该明白关于你们的婚事,我总是在妥协。」

「我可看不出你有什么地方是在妥协。」罗森不由得嗤之以鼻。

或许绝大部份的时候,他总是玩世不恭,但可不代表他是个没有脑袋的男人,他比任何人都还要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想过什么样的生活,生长在沉闷的皇室,他自有一套处事哲学。

「我不管你们愿不愿意,总之这次我决定改变情况。」克里斯泰僵着一张老脸,对罗森吼道:「别忘了,我是你们的父亲,所以你们的婚姻大事理所当然要由我决定。」

「该死的,父亲--」

「你诅咒我!」克里斯泰听到罗森的活,立刻吹胡子瞪眼。

「我不是在诅咒你,父亲!」罗森忍不住又咒骂了一声,「我只是觉得不公平。」

「不公平?」克里斯泰一楞,脸上写着不解。

「没错!不公平。」罗森的脸上有着怒仔,「休瓦他们几个娶了门不当户不对的女人,这是他们的错,与我何干?为什么我要为他们的所做所为付出代价?」

罗森的话堵住了克里斯泰,但他依然不愿意妥协,「总之,不管你怎么说,这里没你不同意的余地。」他的口气透露着坚持,看向艾尔,「你怎么说,艾尔?」

艾尔直视着克里斯泰,久久,他无奈的叹了口气,「你怎么说,就怎么做吧!父亲!」

克里斯泰闻言,满意的点点头,他就知道艾尔肯定不会令他失望,毕竟从小到大,艾尔总是个听话的孩子。

罗森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弟弟,见他那发光的眼眸也直视着自己,「你疯了啊!你知不知道你答应了什么事?」

「我当然知道。」艾尔的银眸一黯,「但又能如何呢?我不想惹父亲生气,反正我现在没有对象,年纪也已经不小,我是该要有个新娘,或许再生一、两个孩子吧!」

罗森又诅咒了声,这么宿命的言论听在他的耳里,真是觉得刺耳。

他转而面对克里斯泰,「好吧!若你要一个听话的几子给你安慰的话,你已经有了;艾尔已经答应了你的要求,你就叫莫尔顿替他找个女人就好了,别把我扯进去。」

克里斯泰摇摇头,「我坚持你们两个都得娶门当户对的女人。」换言之就是罗森还是得听命于他。

「父亲--」

「父亲,若没什么事,我先离开了。」无精打彩的艾尔站起身,他才不想留在这里听着罗森与克里斯泰两个人相互咆哮。

艾尔不是没有骨气的人,他也有脾气,只不过他实在不想扯入无谓的纷争。

「好吧!」克里斯泰对艾尔露出一个和颜悦色的笑容,「外面很热闹,你好好出去玩玩吧!」

「是的!父亲。」纵使心中沮丧不已,但艾尔依然带着和善的笑容离开。

看到艾尔离开,罗森也跟着离开了自己的座位,「父亲,总之,我不同意你的计划。」

「你给我坐下。」克里斯泰权威的声音响起,「你为什么不能学学艾尔,反正你也没有对象。」

罗森紧闭着双唇,脸色不悦。

克里斯泰见罗森沉默,才面向莫尔顿道:「这是我答应你娶茹荻的条件,明白了吗?」

瞄了罗森一眼,莫尔顿点点头,若是罗森与艾尔牺牲一点,就可以让他顺利得到茹荻,他当然同意。

「天杀的!」罗森用力的一捶桌面,「父亲,你到有没有听到我说的话,我告诉你,我曾经发过誓,我这辈子不娶妻。」

克里斯泰闻言,老脸都皱了起来,「你说什么?」

「我说,」罗森铿锵有力的直言,「我曾经过誓,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娶妻。女人是个麻烦的动物,你要花心思去应付她,可是她未必会给你同等的回报,甚至有一天她会捅你一刀。」

莫尔顿听到罗森激动的言论,好奇的瞄他一眼,「你该不会被女人甩过吧?」

这对格罗王子而言可是件新鲜事,毕竟带着皇室的光环,永远只有他们甩女人,可没有女人能够伤害他们。

罗森一楞,最后不悦的摇着头,「这怎么可能,我只是不愿一辈子陪伴同一个女人,玩玩倒可以。」

「你是哪根筋不对,一辈子不娶--你干么发这种鬼誓啊!」克里斯泰无法压抑心中积聚的怒火,他怀疑自己的儿子没有大脑。

「好吧!这件事我只说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热气冲上罗森的双颊,将隐瞒在心中多年的秘密公诸于世,对他而言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反正也该是告诉你的时候了,事实上,我已经有个五岁的儿子,所以我不认为娶另一个女人会是个好主意。」

他的话像颗炸弹到克里斯泰的头上,「你说什么?」克里斯泰怀疑自己耳背听错。

「我说,我已经有个五岁的儿子,所以这辈子我不会娶妻,也不打娶妻。」罗森脱口而出,「这么说,你明白了吗?所以这次,你大可叫莫尔顿去帮艾尔找新娘,但脑筋不要动到我身上。」

「你说谎!」克里斯泰摇摇头,他手下有许多精英分子,随时注意七个王子的近况,若罗森真有个五岁大的私生子,他们不可能没有发现。

「我说的是事实。」罗森的手烦躁的顺顺自己的黑发,「我真的有个儿子。」

莫尔顿沉默的站在一旁,对这个消息相当震惊,他万万没想到玩世不恭的罗森,竟然会是七个兄弟之中,最早当父亲的一个。就连休瓦的儿子也不过才满两岁,而罗森的孩子竟然都已经五岁了,他觉得不可思议。

「你在外头有个私生子,竟然没有告诉我-一」最后,克里斯泰几乎嘶吼。

「父亲,我承认诺曼是在我未婚的情况下出生的,但是我不喜欢你称他为私生子。」罗森指正他的用词。

「这……」克里斯泰一楞,但不管罗森再怎么解释,这个叫诺曼的还是个私生子,「我认为你在骗我。」

「我没有骗你。」罗森心不甘情不愿的靠近一步开口解释,「我每年到海外去巡视投资产业时,都会把他带在身旁,不信,你可以去问问我的侍卫长或是侍卫。」

每个王子年满九岁之后,克里斯泰总会挑十二至十八个受过训练的皇家侍卫跟在王子的身旁,一方面照顾,另一方面则是保护。

现在罗森的侍卫长--派克,已经待在罗森身旁将近二十年了。而派克也是留在罗森身旁的侍卫中最久的一个。

「他们是你的人,我怎么知道他们会不会诓骗我?」克里斯泰老狐狸似的眼睛盯着罗森。

罗森叹了口气,「我可以在此以我的人格发誓。」最后,他平静的开口。

「你说的是真的?!」克里斯泰喃喃自语,他还是无法相信这个突如其来的讯息,但看着罗森认真的态度,似乎不像假的。

要不是今天他硬是逼着罗森娶妻,罗森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把这个消息告诉他,一思及此,他又感到生气。

「我不允许格罗皇室的后代流落在海外。」克里斯泰道,「我要你立刻把他带回格罗。」

罗森想也不想的摇了摇头,「现在还不是时候。」

「混帐!什么叫还不是时候,你的孩子已经五岁了,他该开始受教育,待在我要他待的地方,而你竟然敢在我面前毫无愧疚的告诉我--还不是时候?」克里斯泰砰的一声站起来,「他是我的孙子,我要见他!」

罗森沉默了。

「你听到了没有?」

「听到了。」罗森冷淡的回答,「我可以把他带来见你,但……他还是得回他母亲的身边。」

「他的母亲?」克里斯泰的表情变得古怪,似乎忘了生下他孙子的女人,「她是谁?」

「她是谁不重要。」罗森的五官僵硬,不愿多提,总之,下次有机会,我会带诺曼回来见你。」

语毕,他如同一阵风般消失在两人的面前。

「他说的是真的?」克里斯泰喃喃的问着莫尔顿。

莫尔顿考虑了一会儿说,「看他的样子,似乎不像是假的。」

「这怎么可能?」他还是不能接受这个突如其来的事实。

莫尔顿也很惊讶,不过刚刚罗森在提及他孩子母亲时,表情有了些许的变化,这点比较值得他玩味。

他思及这几年来罗森的玩世不恭,他疑惑自己怎么没有想到罗森可能受到女人的伤害……他几乎要狂笑出声,七个王子的感情生活中一向无往不利,没想到罗森竟然会阴沟里翻船。

他的嘴角扬起一丝浅笑,不由自主的,他对他们母子感到好奇。

「父亲,那到底是要找一个,还是两个新娘?」莫尔顿没忘记自己的任务。

克里斯泰想了好一会儿才回答,「两个。」

「但是罗森已经有了孩子。」

「那又如何?」克里斯泰反问,「孩子需要母亲。」

「没错,但你不认为应该要罗森去带回他孩子的母亲,让她嫁给他比较好吗?」

克里斯泰摸着花白的胡子,最后摇头,「这件事,我们暂且看着办,你到欧洲去先帮我物色适合的女子,到时我再决定如何做。」

看来父亲这次是硬下了心肠,莫尔顿对他一个颔首,转身离去。

他很好奇罗森的那段情,但他明白罗森不可能会向他坦诚,所以他等着后续的发展。

******

罗森意外透露了他一向不愿提的往事,这使他生气--对自己生气。

他一直以为自己已经忘了!

过去这五年来,他一直很自豪的以为他已摆脱她,他总是告诉自己她已彻底走出他的内心,并完全消失在他生活中,两人之间只靠着诺曼维系着--他引以为傲的儿子,但当父亲提及她时,他发现他自豪太早,她根本还影响着的思绪。

该死的!

他气愤的穿过热闹的人群,今天是士德的大喜之日,但他觉得自己的心盈满可怕的空虚。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