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梦萝 > 《瞒天又过海》
返回书目

《瞒天又过海》

第四章

作者:梦萝

上官靖让姜亚晴习惯他存在的第一步,就是在第二天提着简单的行李,打算在姜子超窄小的公寓住下来。

当他提出这个打算时,姜家两兄妹都瞪直了眼,一副不敢相信他真会提出住下来的建议。

「你要住下来?」姜子超眉头蹙起。

他不是不清楚靖的打算,只是他非要如此紧迫盯人不可?到底他妹妹有何迷力,竟能使他处心积虑的,用尽一切办法就是想得到她。

抬头瞟了妹妹一眼,姜子超看到的是一双盈盈水亮大眼,挺翘可爱的鼻子,还有那玫瑰花瓣般的粉红樱唇;这些美在他眼中看来微不足道,却成了魅惑靖的致命伤。

原本以为可以借着和靖假扮同性恋人,而有更多和他相处的机会,却万万没想到,妹妹的出现却坏了他的痴心妄想。唉!想到这儿,姜子超只能又一次叹息。

「你要住下来?!」姜亚晴的吃惊来得比姜子超更为大声尖锐。

这间公寓只有两间房间,现下住了她和大哥两人,他若是要住进来,是准备要和大哥共住一间房吗?

原本这也没什么大不了,毕竟两个男人住同一间房,也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只是一想到他们两个是一对恋人,如今又要同住一间房,会发生什么事,不用想也知道。

不是她思想龌龊,可她就是忍不住会往那地方想,而光是用想的,她就浑身不对劲,真要和他们住同一个屋檐下……还是饶了她吧!

「我是打算住下来,不过你们也不必一个比一个吃惊吧!」瞧见他们兄妹俩的反应,上官靖不觉失笑。

「靖,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里只有两间房,你不会想和我挤同一间吧!」说着姜子超的语气不禁有着期待。

没办法,他就是没骨气!说要死心却做得不彻底。总之,在靖尚未真正和妹妹定下来前,他还是有机会。

姜亚晴在一旁倒抽一口气。

看吧!她想的果真没错,他们的确是要住同一间房。

将她的反应尽收眼底,上官靖嘴角一扬,缓缓说道:「不,如果可以,我是打算和亚晴住同一间房。」

上官靖话才落下,姜亚晴便花容失色地跑向姜子超身后,抓住他身后寻求保护。

「大哥,他疯了!我不要和他住同一间房!」她颤抖着说,实在是太惊讶了。

「靖,你提出这种提议,真的是太过分了,我是你的恋人耶!你怎么可以不和我睡,却跑去和我妹共挤一间房?」美子超装模作样地娇嗔。「我不管!如果你非要住下来,你不是和我共享一间房,就是得委屈在客厅沙发上。」

「对!你可以睡沙发上,反正只有五天时间而已,你将就一下好了!」姜亚晴立刻附议。

来回注视着神情很是紧张的姜氏两兄妹,上官靖肩一耸,将行李搁在沙发上便大咧咧坐下。

「不用紧张,我只是说如果,又不是一定坚持要和亚晴住同一间房;再说,亚晴,我不是说过了,既然我和你大哥是对恋人,我怎么会对你有兴趣,甚至存有非分之想呢!所以,你不必老是一脸戒备地防着我。」上官靖眨眨眼笑道,说起谎来的表情完全看不见一点心虚。

姜子超撇撇嘴,真是打心底佩服他高超的演技,竟然能睁着眼说瞎话,还说得那么精彩。

「你说是不是?子超?」注意到姜子超一脸不以为然,上官靖遂把矛头转向他。

姜子超表情一愣,咬牙回道:「是!你说的是。你对亚晴真是一点兴趣也没有,你甚至还很厌恶我妹妹这种空有美貌,却不长脑袋的木头美人。」他的口气像是煞有其事般。

想利用他为他上官靖说好话?门儿都没有,他同意把自家小妹交给他,心里已经很不爽了,要他再多美言几句,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他不搞破坏,他上官靖就该谢天谢地了!

「大哥。」姜亚晴为此大表抗议地直跺脚,一面嘟起了嘴。

上官靖也没好气地白了姜子超一眼,算是谢谢他的「仗义执言」。

「别理他!亚晴,来。」上官靖朝美亚晴招招手。

「干嘛?」站在姜子超身后的姜亚晴仍是一脸提防的表情。

「你又忘了吗?坐到我身边来。」上官靖苦笑地摇头,拍拍身旁位置。

「喔!」姜亚晴随即走到他身旁,僵硬地坐下,背脊挺直,一眼望去还真像极了姜子超所说的木头美人。

「放松,亚晴。」他说着,伸手揽住了她的肩头。

姜亚晴大吃一惊地马上甩开他的手,身子更是飞快地跳离座位。

上官靖手臂仍停留在半空中,姜子超则早笑倒在一旁,笑声回荡在整间公寓里。

「哈哈哈……」真是太好笑了!他和靖做了这么久的朋友,还没见过他在女孩子面前吃过败仗,甚至是对他避之唯恐不及。想必亚晴果真是靖的克星,才会她一出现,靖就不可自拔地迷恋上她。

瞧见大哥夸张的笑声及上官靖僵硬的表情,姜亚晴当下明白自己的举动可能直接伤害了上官靖的自尊。

她不由得绞着手,吶吶地说:「我不是有意的,只是我还没习惯,而你又突然伸出手,我一时反应不过来,才会……」看了他仍旧不说话,她又继续往下说:「真的!我不是有意要做出这么大的反应,这只是反射动作罢了!」

就说她做不来嘛!姜亚晴急得都快哭出来了。

「你会习惯的,走吧,我带你去看电影。」不忍见她一脸心慌意乱,手足无措的模样,上官靖遂转移话题,起身走向她。

「看电影?」姜亚晴眨眨杏眼,不知道一个人的情绪竟可以转变得这么快。

他不是正因自尊心受到打击,一时说不出话来吗?怎么这会儿又好了。

「你不是同意要将这五天都交由我来安排吗?那么看电影就是你习惯我的第一步。」说着上官靖屈起了手臂。

姜亚晴点点头,率先走向门口,完全没留意到他体贴的动作。

上官靖只是站在原地,望着她的背影,等候她自己发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几乎走到了门口,姜亚晴才发现他并没有跟上来。于是她纳闷地回过身,莫名其妙问道:「你怎么了?不是要去看电影吗?」

上官靖点点头,扬扬眉,视线落在自己的手臂上。

「你忘了一个动作。」

注意到他的视线,姜亚晴又是一愣,犹疑的眼光看向坐在椅子上看好戏的大哥。

他要她挽着他,在她大哥面前?!

「小妹,他的意思是要你像这样挽着他。」姜子超主动走上前,挽着上官靖的手臂示范给她看,并拉着他走到门口。

「我知道,可是——」

「别可是来可是去了,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拖拖拉拉了,来!」姜子超牵 过她的手放进上官靖的手臂里。

两人站在一起,果然像是一对金童玉女,非常登对,看了就令他觉得刺眼。

「大哥。」姜亚晴叫着,却教姜子超一把推出了大门。

「去!看电影去!」姜子超决定来个眼不见为净,直接把大门关上。

「大哥。」姜亚晴见大门关上,心想大哥一定是在吃她醋,不由得匆匆放开了上官靖,回头敲门。「开门,大哥。」

「不用敲门了,亚晴,你大哥不会出来的。」他拉过她的手,摇头道。

明知道子超是故意的,他却拿他没办法。

「为什么?大哥明明知道我和你只是假的,他还在生什么气?」

她不懂,她会这么牺牲自己,不全是为了要让大哥和上官靖在一起吗?大哥还有什么理由吃她的醋。

「没这回事,走吧!电影开演的时间快到了。」上官靖不愿正面回答,拉着姜亚晴大步离去。

而躲在公寓里的姜子超,哪会有时间吃他妹妹的醋,他正忙着打电话给吴凯伦互诉衷曲呢!

☆☆☆

「你要让那家伙住下来?!」吴凯伦一接到姜子超的电话,便立刻放下手上工作赶过来。

姜子超坐在沙发上,眨眨水汪汪的大眼,轻轻点头。

「你不是答应我,要和他划清界线,不再来往了吗?」吴凯伦大步走向他,一把将他拉进怀里。

姜子超身材不算瘦小,但他总让吴凯伦觉得他是个需要别人保护的弱男子。

「我和他是朋友。Karen,我已经说过好多次了,你如果再不相信我,我真的不要再理你了!」姜子超轻努嘴,作势要推开他。

吴凯伦硬是将他扯回臂中,双手将他揽得更紧。

「你口口声声要我相信你,可是你却让他住下来,却老是不肯让我留下来过夜?」为此,吴凯伦可老大不高兴了。「Karen,那是因为靖要追求我妹妹,所以我才勉强让他留下;而我不让你留下来过夜,是因为人言可畏。」

「人言可畏?你几时在意过别人的想法了?」

「我不是在意。自从决定和你在一起,我就不曾在意外界如何看待我们之间的关系,只是……」他犹豫了一下。

「只是什么?」

「只是,我可以不在意外面的人如何看待我,但却无法不在意我爸妈的反应。」他闷闷地说。

一想到家中老母对他已心存怀疑,他就头疼。

「你是说,咱们的事已传到你父母耳中了?」吴凯伦蹙起了眉。

「有人看到我和你状似亲昵地在公共场所出入。Karen,这次我妹上来就是为了要警告我这件事;所以,不是我在闪避你,实在是我还想不到其它方法来解决这项难题。」姜子超将头轻轻搁在他的肩上,轻吁了口气。

这肩膀虽不及靖的宽厚,却加倍温暖,因为Karen待他是真心的。

「子超,你有没有想过要将我们的事告诉你爸妈。」吴凯伦经过一番思索后说道。

「你在开什么玩笑?!我不像你,家里有四个兄弟,所以你只喜欢男人的事,你爸妈只是生生小气就决定尊重你的选择。我不一样,Karen,我是家中唯一的男孩,家里还要靠我传宗接代,我却……」姜子超再也说不下去,将脸埋在他胸膛里。

「子超,没关系,会有办法的。」吴凯伦心疼地捧起他的脸,见他红了眼,心中更是不忍。

「有什么办法?如果我不是个gay,不要只喜欢男人就好了。」姜子超难过地吸吸鼻子。

「不准你说这种话。子超,我们相爱没有错,不许你看轻自己。」轻柔的吻落在他娇嫩的唇上,吴凯伦轻声哄道。「不然你说怎么办?再不想想办法,真要教我爸妈发现,我担心我爸会活活被气死。」

「不会的,你放心,这件事就交给我来处理。」拍拍他的脸,吴凯伦安抚道。

「你想怎么做?」

「这件事我会从长计议一番,一有良策我会马上告诉你。现在你是不是不该再哭丧着一张脸,该笑一个给我看看了?」轻捧着他漂亮得不像男人的脸庞,吴凯伦诱哄道。

他的用心、他的温柔令姜子超不得不感动,这个男人爱他,他知道。

「Karen,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这还用问吗?子超,我的心意你还不懂吗?」

「Karen!」他眼儿一红,双手抱紧了他吴凯伦。「请你相信我,我和靖只是朋友。我这一生只接受你,只和你在一起!」

是的!他要真正对靖死心,他不愿再辜负Karen对他的一片真心。

☆☆☆

「亚晴,你放轻松点,我不会在这种地方偷袭你。」上官靖半开玩笑地说,口气十分无奈。

「我没说你会啊!」她眨眨眼喃喃道。

「那就放轻松点,别再把背脊挺得僵直,这样你怎么看电影?」他在她身旁提醒她。

她点点头,想要听他的建议放松自己,但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一走出公寓后,她就一直神经兮兮的。虽然她一直处于紧绷状态,电影在演些什么她完全没看进眼里,但回荡在耳边的惊呼、欢笑声却不绝于耳,她相信电影肯定相当精彩好看。

再说上官靖为人风趣且懂得如何哄她开心,她不得不承认,她和他聊得相当愉快;虽然绝大部分都是他在说话,但他也是个好听众。

电影放映完后,见观众陆陆续续快走光了,姜亚晴正想站起身,身子却教他按下。她抬头看了他一眼,不理会他又想试一次,却同样又被他按回位子上。

「你——」

「坐下,我有话要说。」

「我——」她抗议地挣扎。

「我说坐下。」他沉下声。

「你在生气?为什么?」

「我当然生气,亚晴。说好给我五天时间让你习惯我的。」他用手耙过头发。

「你不必一直重复这句话,我不是跟你出来了。」她忿然地表示抗议。

「是,你是出来了!可是你表现得好象我是个随时就会侵犯你的大坏蛋!」

「我没有。」她不由自觉想替自己辩解。

「你没有!那刚才在看电影时,你宁愿把身子尽可能贴向你隔壁不认识的男人,就是不愿和我靠近。我到底做了什么,让你如此怕我?」

看来她是真的太伤人了。

姜亚晴垂下眼睑,小声说道:「你说的对,我太过分了,对不起!」

「就这样?」他要的可不是一句简单的对不起而已。

「不然你想怎样?」她都已经向他道歉了,难道还不够?

「亚晴,我不想再见你这样处处提防着我。在你眼中,我的身份真的让你无法接受,甚至到了害怕的地步吗?」他的声音消失,代之而起的是一抹苦笑。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我从来没有和你们接触过,所以很紧张,」

她交握着手,小心翼翼地抬头瞟他一眼,见他正专注凝视着她,她不由得脸一红,心儿狂跳地移开视线,一面在心里痛斥着自己。

他可是个同性恋,更是大哥的恋人,她怎么可以觉得他有张超级好看的脸,还偷偷心跳加速呢!

不可以!这是万万不可以的。他是大哥的男朋友,更是个gay,她说什么也不可以为他心动。

他只是长得好看而已,但他还是个同性恋,而且还是大哥的恋人,她排斥都来不及了,又怎会为他心动?别开玩笑了!她不会,她才不会!

她在心里一再告诫自己,咬住下唇,握紧着拳头,决心不再因为他那张好看的脸心荡神驰。

只是……他为什么会是个gay呢!

「亚晴,你只需要以平常心和我在一起,不要时时刻刻惦记着我是个gay,我相信我们会处得很好。」上官靖伸手拉起她,开始觉得让她以为自己是个同性恋这个法子并不个好法子。

原本是想借着请她帮忙的理由引她上勾,没想到她竟会这么排斥同性恋身份的他。这是他在设下这圈套时,万万没料到的结果。然而事已成定局,这步棋他不得不往下走;总有一天,他会教她真正爱上他,不管他是同性恋或是正常的男人。

☆☆☆

回家的路上,望着他俊俏的侧脸,她按捺不住心中好奇,开口问道8我可以问你一项非常自私的问题吗?」

侧头望了她一眼,见她一脸认真,上官靖心里明白她的问题八成和同性恋有关,他不由得也跟着正经起来。

「问吧!」

「你为什么会成为同性恋?」她非常小声地问。这也是她一直想问她大哥,却不知如何启口的问题。

这问题可真是直逼核心哪!

上官靖修长的食指敲着方向盘,一面思索着该如何回答这麻烦的问题。

「是我的问题太私人了吗?你不想回答没关系。」她不想为难他,毕竟这是十分私密的事。

「不是,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你才会了解我之所以会成为同性恋实在是另有苦衷。」他撇撇嘴,一脸苦涩地说。

「另有苦衷?这话怎么说?」她的好奇心因而被勾起。

「其实这是几年前的事了。」瞧见她正一脸专心地听他说话,他硬是压下良心的谴责,继续往下说:「那年我还是个大学生,我很喜欢一个大我一届的学姐,也一直想要追求她。她知道后,在某一天晚上约我到她的宿舍见面,说是要和我谈交往的事,我一兴奋当然就前去赴约了,后来……」他停顿了下,思索该如何往下说。

这件事其实是真有其事,是以他描述起来也特别得心应手,只是结果不尽相同罢了。后来他也确实和那位学姐交往了一阵子,当然他不准备这么告诉她。

「后来呢?」姜亚晴急急问起。

「后来我一到她的宿舍,才发现自已被骗了,她竟然伙同一些男人,逼着我在她面前做……就是那种下流的事。」他越说越小声,一副不愿提起的难受表情。

「是和那位学姐吗?」她硬逼自己再问个明白。

「不是,是和那些男人。他们——」

「不要说了,不要再说了!我不想再听了!」她大叫,摀住自己的脸痛哭出声。

她好同情他,同情他的处境,同情他竟有如此不堪的遭遇。

「亚晴,别哭,那都已经过去了。」上官靖将车停靠在路旁,伸手揽住她的肩,不着痕迹地让她靠在他肩上。

这招苦肉计果然有效,瞧她这会不是正为他哭得死去活来的?

「为什么那些人要这么可恶?!太过分了!你那个学姐为什么要这么对你?

如果她不喜欢你,她直说就好了,为什么要找人这样对你,太过分了!她真的太过分了!」她抽泣着,浑然不觉自己正被他搂在怀里,更不知道她的泪水早哭湿了他的白衬衫。

「亚晴,」他轻唤着,嘴唇拂过她发丝。「你会看轻我吗?」他轻叹一声。

「不会,我不会!错的人又不是你,我怎么会看轻你?」她很快地抬起头,急急向他保证。

她再也不会把他当异类看,因为他是这么教人同情。反之,她只会对他更好,让他明白不是所有女孩都会像他那位学姐一样,是个心理变态,可恶透顶的人!

「亚晴。」他叹息一声,为她那泪眼朦胧的美丽心折。

唉!她怎么连哭泣的时候都这么惹人怜爱呢!

「你就是因为这样才对女孩子失望,继而喜欢男人的吗?」

「经过那件事后,我是对女孩子失望透顶,有好一段时间都只和男同学混在一起,渐渐才发现自己有这个倾向。当我发现时,已经来不及了,因为不只是我不再对女孩子心动,就连你们女孩子也不敢再和我接近;所以,我不怪你先前有那些排斥的举动。」他有意无意地补上一句。

听他这一说,姜亚晴反而觉得不好意思了,因为她先前对他的态度的确不怎么好。

「对不起……我不知道……所以……」她垂下头绞着手。

「没关系,亚晴,我说了我不怪你。」他笑着拍拍她的手。

姜亚晴立刻主动地握住他的手,上官靖也显得有些惊讶,但很快他便收起诧异的表情,眼里闪过一抹计谋得逞的精光。

「我不会再排斥你,我会真的把你当做是朋友,我也会尽全力帮助你和大哥在一起,你不要再因为过去的事而看不起自己了,好不好?」姜亚晴很是认真地说。

「谢谢你!亚晴。」他语露欣慰地说,心里却忍不住想笑。

他上官靖会有看不起自己的一天?恐怕天要下红雨了。

不过,她的善良,她的古道热肠却令他备受感动。

「不用谢我,你是我大哥的恋人,以后也是我的朋友了。」姜亚晴也很高兴,她觉得这次她没有白来,虽然有负母亲对她的期望,但是对于大哥和上官靖而言,她这趟是对了。

凝视她那巧笑倩兮的动人模样,上官靖无法掩饰内心那股占有欲,目光紧盯着她嘴角那抹笑意,他真想一亲芳泽……只是还不行。他很清楚时机未到,只是要强忍这份冲动……真是好难哪!

☆☆☆

姜子超清楚地看出他妹妹亚晴才和上官靖出去一次,对上官靖的态度就明显变了。原先的排斥和畏惧在转眼间竟消失不见,代之而起的是很自然地将上官靖视为朋友;对待他就像对待他这位大哥一样,丝毫没有以往的隔阂与疏离。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靖究竟是如何办到的?不过才一个晚上时间,他竟然就改变了他妹妹对他的观感?

他本来就认为靖很有一套,尤其当他对某件事有着浓厚兴趣时,他的攻势更是凡人无法挡。如今这一看,靖果真是不能小觑!

今晚他要是没问个明白,肯定是睡不着觉了;于是他趁着夜里姜亚晴睡着之际,偷偷摸摸潜出房,蹑手蹑脚地来到客厅。

只见上官靖睡得很沉,一点也没有发现姜子超正对着他的睡相发呆,差一点口水都要流下来。

他是说过要对Karen忠贞,但这不代表连单纯的欣赏都要放弃吧!

这是他们朋友这么久,他第一次亲眼目睹靖的睡相,真是太幸运了,以往说什么,靖也不肯留在他这儿过夜,说是怕他的爱人Karen会误会;这次因为亚晴的缘故,他才有这个机会看见靖的睡姿,真是太感谢他妹妹了!

就在姜子超自我陶醉的时候,上官靖刚好一个大翻身,左脚踢中了姜子超,令他很是狼狈地倒向一旁,发出巨大的声响。

「是谁?」上官靖被吵醒,扭开了电灯,才看见姜子超慢慢地从地上爬起来。

「子超,这么晚了你不在床上睡觉,在这里做什么?还弄出这么大的声音,你是想吵醒你妹妹吗?」上官靖伸手耙过凌乱的头发,没好气斥道。

「你放心,我妹妹是那种只要一睡着就算天塌下来也不会醒的人。」说着他拍拍屁股,在上官靖身旁坐下。

「那又如河?你大半夜不睡觉,跑来吵醒我干嘛?」上官靖伸个懒腰起身到厨房倒两杯白开水,一杯递给他。

「你亲她了?」姜子超没头没脑就冒出一句,将手中杯子放回桌上。

「你说谁?」上官靖差点被刚喝下的白开水呛到。

「我妹啊!你亲她了?」见他这么反应,姜子超更觉他心里有鬼。

果真是个行动迅速的大色狼,才一个晚上就伸出魔爪了。

「你怎么会这么问?是亚晴这么告诉你的?」

这就奇怪了,她怎么可能会做出破坏他和子超的事来?不可能!肯定是子超自己心里这么以为。这小子别的本事没有,净是胡思乱想的本事特别拿手。

「不是亚晴告诉我的,你只要回答我的问题就好。」

他才不会承认是他自己想知道。他的吻一定很棒吧……唉唉!他又来了!

「你认为可能吗?在她眼中,我还是个gay,我不会贸然吻她的;当然她也不可能背叛你这个大哥,这么说你可高兴?」他直接丢给姜子超一记白眼。

「我干嘛高兴?」他赶紧撇得一乾二净。

上官靖不以为然地冷哼,看了时钟一眼,正是凌晨三点。

「你半夜吵醒我就是想知道我有没有吻亚晴?你无不无聊呀你!」

「这只是其中一件事。我问你,你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什么怎么办到?」上官靖一头雾水。

现在他只想赶紧回沙发上睡觉,对于姜子超的问题他无心理会。

「就是改变我妹对你的观感及态度啊,你究竟是如何办到的?」

斜睨着姜子超,上官靖真是服了他了!他就为了这么点小事吵醒他?有他这种小题大作的朋友,到底是幸还是不幸?

「靖,你不回答我这个问题,我今天就不睡觉!」姜子超打定了主意,非打破沙锅问到底不可。

「你不想睡觉随便你!我困了,不奉陪了!」上官靖挥挥手,回到沙发上准备躺下。

「靖,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让我妹如此轻易地接受你,对我有很大的帮助。

你要我求你,你才肯说吗?」姜子超拉住他,苦着一张脸。

「怎么回事?你又和吴凯伦处不好了?」见美子超一脸苦瓜脸,上官靖随即关心问起。

平常他和子超说说闹闹而已,但若是子超真遇上困难,他是不会坐视不管的。

「不是,是……」姜子超很快地把他的担忧说出来。近回来他父母的事已是他最头疼的事了。

「这件事我从亚晴那儿听说了,这的确是个大问题,不过也不是不能解决。

我会替你想想办法,你不必再为这件事躲着吴凯伦了。」

「Karen也这么说,你到底是用什么方法,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

「你还没死心啊?」他笑了笑。

「我当然不死心,也许你的方法我用得上。」

上官靖拗不过他,只好将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地告诉他。

姜子超在听完他描述之后,眼睛睁得老大,实在是佩服他上官靖的阴险狡猾。

「你好毒,靖,你竟然这样戏要我妹妹。若不是知道你是真心的,我真不该把我那单纯到一点城府都没有的妹妹交给你。」姜子超咋舌道。

他真不知道这么做是对是错,单纯的妹妹碰上狡猾的靖,怕是有一天会教靖啃得连骨头都不剩了。

「我的人格你还不相信?」

「不是不相信,而是不敢相信。」姜子超嗤声道。

「去你的!」上官靖毫不客气地奉送他一拳。

姜子超笑嘻嘻地赶紧跳开。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