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梦萝 > 《瞒天又过海》
返回书目

《瞒天又过海》

第九章

作者:梦萝

难过了一整晚,姜亚晴缓缓步下楼梯,只见上官靖的母亲坐在客厅,她迟疑了会儿,最后还是走下楼去。

「亚晴,你来得正好,我正有事问你。」张雅萍愉快地朝她唤道。

「什么事?」她很快地走到张雅萍身旁。

「来!坐下再说。」张雅萍等她坐下后,才开口道:「你认为我和你伯父什么时候去提亲比较妥当?」

「提亲?」她不解地问。

在他们眼中,她是个孤儿啊!他们还要去向谁提亲?

这是怎么一回事?

「是啊!你要结婚这种事还是要教你住南部的爸妈知道才好,你不能自己作主吧!」张雅萍笑道。

「南部的爸妈?这是靖告诉你们的?」她又是一怔。

靖为什么要骗她说,他父母以为她是个孤儿?难道就为了要把她顺利娶进门,所以才说谎骗她?

「是啊!本来我们以为他是个同性恋……」张雅萍停顿一下,又说:「你不要紧张!这只是他在开我们两老的玩笑;其实他交过太多女朋友了,怎么可能是个同性恋呢?」

「交过太多女朋友?」她心儿一颤,开始猛然跳动。

不会的!不可能的!

张雅萍这才注意到她表情不对劲,连忙开口解释:「亚晴,这是过去式了,你应该不会在意吧!」

她这个白痴!什么事不好说,竟然将儿子以往的情史拿出来说,这下死了!

她不会搞砸了吧。

「不,伯母,怎么会呢!靖很早就把他以前交过的女友都一一告诉我了,我不在意。」她笑着摇摇头,捏紧了手心。她是不在意他以前交过多少女友,她只想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难道这种掩饰方法,他和大哥早做过很多次了?还是……还是连大哥都在骗她?!靖他……他根本不是个同性恋!

可能吗?靖骗她、戏耍她,她无话可说;可是,她自己的亲大哥有可能帮着外人欺骗她吗?

「你不在意就好。」张雅萍不禁松了口气。她还以为她搞砸了呢!

「只是,伯母你怎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我记得靖说过他什么也没跟你说啊!」她试探地问,心里扑通扑通直跳。「他不用说,我自有私家侦探在替我调查他在外面交的女朋友。」说到这儿,张雅萍志得意满,浑然未觉她的话教姜亚晴脸色一白。

「私家侦探?」她佯装好奇,但心整个都揪紧了。

如果连私家侦探都出马了,靖是不是个同性恋,应该很快就会教私家侦探调查得一清二楚。何以靖的父母会不知道他们的儿子是个只爱男人的gay?

除非这事是假的!靖是同性恋的事根本是虚构的!他根本不是同性恋,也不是大哥的爱人!

有可能吗?

那么,大哥为何要和他联合起来骗她,这样捉弄她很好玩吗?到底是为什么?

姜亚晴的脸一阵青一阵白,突然好想嚎啕大哭。她不相信大哥会这样耍着她玩,她不相信!她非要弄明白不可8亚晴?」

这孩子是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伯母,你说那个私家侦探都跟你说了些什么?我好想知道,我一直对侦探很好奇呢!」她赖在张雅萍身旁撒娇道。

「好好好!私家侦探一直称赞靖儿很有本领,女孩子是一个交过一个;就算最后分手了,那些女孩子心里还是不会责怪过他。我在想,靖儿是个好情人吧!」

因为没有女儿的缘故,张雅萍再精明仍敌不过姜亚晴甜美的笑容,以及她腻人的撒娇功夫。

「那是最近的事吗?」

「这当然是在你之前的事了,你放心,靖儿是你的!」以为她在担心这个,张雅萍连忙安抚地拍拍她的脸。

「这么说,靖他真的不是伯母说的同性恋喽!」她故意有点担心地问。

「唉呀!你还真信以为真啊!就跟你说,这只是靖儿开的玩笑。傻女孩!如果靖儿真是个同性恋,你想私家侦探会查不出来吗?再说,他和每个女人交往,我这里都有照片为证喔!」

「还有照片为证?」

这就错不了了!靖果真是在骗她!

一切都是虚构的,是假的!为什么他要这样骗她?她到底哪里得罪他了?他要这样耍着她玩?

还有大哥他呢?他为什么要帮靖骗她,为什么?她是他亲妹妹呢?

想到自己处处为大哥设想,为了帮助他和靖在一起,她做了什么牺牲都不打紧;甚至为此赔上了一颗心,她都无怨无悔。

她以为,为了自己的大哥,一切都是值得的!可是这所有的一切一切,竟都是假的!她所做的牺牲全是白费!这算什么,这到底算什么!

是她傻吗?因为她是从乡下地方来的土包子?所以他们才决定联合起来耍着她玩,因为她很好玩、很好骗?

大哥和靖心里一定都是这么想吧!也一定一直把她当笑话看。

她真是个傻瓜!还说什么要等他忘记大哥,要帮助他学习如何爱上女人……结果呢,结果这全是一场大骗局!一场大笑话!

想到这阵子,她如何在靖面前出馍,还有她一开始对他百般排拒,在他眼中一定很好笑、很愚蠢吧!她为自己感到悲哀,如此的心意竟被人蹭蹋了,还糊里胡涂把自己第一次给了人家。

她像个游魂似地站起来,这一刻,她真的不知道她该拿自己如何是好?

是离开?还是和靖摊牌?她一点概念也没有,她只想一个人好好想一想。

「亚晴?」就算再迟顿,张雅萍也看出不对劲了。「你人不舒服吗?」

姜亚晴僵了僵身子,重新坐回沙发上,并设法挤出笑容来。

「不是,我是昨天晚上睡晚了,所以现在精神不太好。」她不好意思地笑笑。

「难怪我看你没什么精神的样子,好吧!你就上楼去睡个回笼觉,我不吵你了。对了,我请私家侦探的事,你可别告诉靖儿;他若是知道这件事,肯定会不高兴。」张雅萍谁都不怕,就拿儿子没辙。

「我知道,我什么都不会说,就当这是我们的秘密好了。」

是,她什么也不会说,她心中已另有打算。

「好好好!你果然贴心,难怪靖儿会这么迷恋你!」光看着儿子整天的视线都离不开她身上,儿子的心意她这做母亲的当然一清二楚。

「伯母,别这么说,那么我回房了。」说着,她转身走开。

「等等!亚晴,你还没告诉我,什么时候去拜访你父母才妥当呢?」张雅萍突然想到还有这件事尚未处理。

「我会打电话回去问问,然后我再告诉你,伯母。」她淡淡说道,背对着张雅萍的表情十分木然。

还有婚礼吗?还会有婚礼吗?在她被玩弄得这么彻底之后,还会有婚礼吗?

不,她不这么认为。踩着急匆匆的步伐上楼,姜亚晴只想掩饰自己快破碎的心……☆☆☆

一回到房间,姜亚晴立刻打她大哥姜子超的行动电话。这件事,她非从她大哥口中得到证实不可!

铃声响了许久,姜子超的声音才从彼端传来。

一听到是她大哥的声音,她立刻说道:「大哥,是我!」

「亚晴?」

「你好可恶,竟敢瞒着我!」她啧怪道,口气装得很平静,但内心早已波涛汹涌。

「亚晴,你不要生气,大哥真的是想和Karen在一起,并不是故意拋下靖。」

以为自家小妹是在为上官靖抱屈,姜子超又是这一套说法。

「我说的不是你和你爱人的事。」她冷冷地打断他。

他和他爱人的事,她才没兴趣!

「那你指的是……」

「你还在装蒜?!你和靖联合起来骗我的事,靖都一五一十告诉我了,你还不承认?!」她试探道。

否认吧!大哥,她宁愿这件事是真的,她宁愿靖真的是大哥的爱人,也不要自已被人当猴子耍着玩……大哥,否认吧!

她一颗心坪坪然期待着,将话筒抓得好紧,就怕错过她大哥说的话。

「你都知道了?靖都告诉你了?」

这么说,这一切都是真的!他们真的联合起来骗她?

「大哥,你好过分!我是你妹妹耶,你竟然帮着别人来欺负我!」咬住下唇,她忍住想嚎啕大哭的冲动。

她好想问,好想问大哥为什么要这样对她,但又怕这一问她会难过得当场痛哭出声……其实她现在就好想哭了,但是不行!她这一哭大哥一定会怀疑,而大哥一怀疑就一定会打电话给靖问明原因。所以,她一定要忍耐。

就算想哭个痛快,她也要确定大哥不会再和靖通电话,她就是不打算教靖知道她已经得知事情真相了。

她决定要好好反击他。她不会再被人要着玩,她不会再当傻瓜!

「亚晴,这不是我的意思,这全是靖的计划,他说他要——」

「不用说了,大哥。这些靖都告诉我了。对了,大哥,告诉你一件事,靖换了行动电话,原有的问号也换了,所以你暂时可能联络不到他。」她这么说,相信大哥在近期内就不会打电话给靖了。

「那新的号码呢?」

「我没放在身上,下次我再告诉你。」

「这件事你不会怪我吧!亚晴?」他总觉得她怪怪的,语调似乎太平静了。

「不会。」

不会怪他,只想好好宰了他!她恨恨想道。

匆匆结束了通话,姜亚晴这才让隐忍许久的满腔泪水涌上眼眶……她好恨哪,☆☆☆

花了一整个下午都趴在床上掉眼泪,最后哭累了的姜亚晴终于沉沉睡去。

待上官靖轻轻打开门,走向床旁,看儿的就是她一脸疲 惫且满脸交错的泪痕。

她哭了?为什么哭?

他坐在床畔,伸手轻轻抚去她脸上的泪痕,心疼地抱起她,在她梨花带泪的脸上轻吻着。

在一阵阵如雪花般的轻柔细吻中,姜亚晴慢慢苏醒,一睁开眼就发现他又趁着自己睡觉时偷袭她。

她最先的反应仍是难为情地羞红了脸,接着她突然想到他是如何戏耍着她,一口气便提了上来,所有的柔情蜜意在这一刻全化为乌有。

她真的好喜欢他,可是他却把她当作一只小狗,随意哄骗草草了事,他心里一定认为她很好骗吧?

无论他说什么她都相信,她的确是个傻瓜!

「你哭了?发生什么事了?」注意到她醒了,他随即关切问起。

「我做了一个恶梦。」她颤抖地说,双手勾住他的脖子。

「什么样的恶梦?」

「我……我梦到大哥回来了,他回来说要重新回到你身边,而你……」她停顿了下,抬头看了他一眼。

「我怎样?」

「你还是选择了我大哥。靖,你还是选择了他;无论我怎么做,你还是选择了我大哥。」她抓住他的手臂,可怜兮兮地看着他。

「亚晴,这只是一场梦,你大哥不会回来了,」他安慰她。

「那如果有一天,大哥真的回来了呢?你是不是会再和他在一起?」她质问道,也算是给他最后一个向她表明心迹的机会。

倘若这一刻,他愿意实话实说,她可以原谅他,不计较这一切,只要这一刻他能对她坦白。

「亚晴……」他迟疑了下。

「告诉我,我和大哥你会选择谁?」她一定要知道答案。

这不难选择。如果他爱她,不再戏要她,这一刻他该会表明心迹的。

「亚晴,我……」

「你会选谁?你只要告诉我这个就好。」她再也沉不住气,用力吼出声。

见她这么激动,原先想趁此表明心意的上官靖,当下改变了主意。他想,现在还是先安抚她的情绪再说,此时此刻,她的情绪正处于紧绷状态,实在不是告诉她所有实情的时候。

「亚晴,不要这样,你不是说过要给我一点时间吗?你相信我!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姜亚晴的心凉了半截,到现在他还是在玩弄她,他对她一点真心也没有;要不然他不会看她这么难过,还是无动于衷说这些毫无意义的话。

他不爱她,他就是不爱她!为什么她还要留在这儿自取其辱?

为什么他不爱她,还要来招惹她,还要将她骗得团团转?

「我会走,靖,等我大哥回来的那一天,我会成全你们。」她淡淡扯出一个凄美的笑容。

「别傻了,亚晴,你大哥不会回来,不会有那么一天,那只是你的梦而已!」

他真想摇醒她。她是睡太久,睡迷糊了吗?一脸怪里怪气的。上官靖担忧地望着她,突然有个强烈的感觉。事情很不对劲,但他找不出问题出在哪里。

「这不是梦,总有一天你会发现这不是梦。」就像她发现自已被狠狠摆了一道一样,他会知道她有多认真。

「亚晴,好,我告诉你。我——」他才想把一切说开,一张开嘴她的唇就堵上来。

「不,不要说!我不想听了。」她亲密地抵着他的唇喃喃道。

「亚晴。」他一阵怦然心动,差点把持不住自己。

她更加密实地堵住他任何开口的机会。就这一晚,就这一晚她要假装他是爱她的,假装他从未欺骗她,假装他们彼此之间有爱。

姜亚晴紧紧勾住他的脖子,缓缓地拉他仰倒在大床上,眼里漾满了春意,嘴角更是漾着诱惑的笑容。

今晚,她要再一次成为他的,然后她会从他的世界彻底消失。

柔柔的吻不断袭向上官靖,他叹息一声,脑子里再也容不下其它念头,这一刻他只想好好拥抱他一生中最挚爱的女子。

明天吧!明天他会把一切缘由全说给她明白。他微闭双眼,沉醉在她的吻中……今晚,姜亚晴彻彻底底将自己献给了上官靖,爱火一再狂烧,却无法将她冷却的心再次点燃。

☆☆☆

「大哥已回,该是我离开的时候了。」

隔天醒来,上官靖只见桌上呈放着这张纸条,里面所写的这行字,更是令他难以置信地跌坐在椅子上。

子超回来了?所以她选择成全他们,这就是她想告诉他的?她是认真的?所以她才会哭得那么伤心?她走了,她竟然走了!

抓着信,上官靖随手抓条长裤套上,一面穿著上衣一面冲出门,眼里的慌乱是从未有过。

「靖儿,发生什么事了?」一早起来的张雅萍尚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亚晴呢?妈,你一早起来看见亚晴了吗?」他口气着急地问。

「亚晴?她应该还没起床,你去房里看看吧!」张雅萍不解回道。

听母亲这一说,上官靖决定不再浪费时间,当下冲出大门,心想也许还来得及在车站拦下她。

当她说她会成全他和子超时,他以为她不是认真的,他以为子超回来的事,是她作梦梦到的。怎知她竟留下一张纸条,表示子超回来了,所以她走了。

该死!子超回来了,他怎会不知道?难怪她哭得那么伤心,她一定以为他会毫不考虑回到子超身边。

这小呆瓜!她难道看不出他的一颗心早深陷在她身上,这些日子他所做的这一切,全是因为她啊!

他的心全放在她身上,几乎从他们见面第一天起,他便时时刻刻想着她,好几回都梦见她的脸庞;他对她越来越着迷,她却始终看不见他深情的眼……他早该把实情告诉她,但他向来不做没把握的事;所以为了不把她气走,他才决定要找个适当时机好好向她解释一番。如今,适当时机未到,她就因为子超回来的缘故,决定退让成全他和子超。

这该死的小白痴,在她眼中,感情是可以轻易退让的吗?还是她对他的感情依旧比不上她对她大哥的忠贞;若真是如此,等到他找到她,他非要好好痛骂她一顿。

上官靖匆匆赶到台北车站,前前后后找了许多遍,仍未寻见她的人,到最后他终于接受她已离开的事实,气恼地走出车站。

该死的!她真的走了,不过她休想离开他!就算她日到她南部的家,他仍会亲自将她带回来,但在此之前,他要先找那个人好好修理他。

☆☆☆

马不停蹄地赶回家,他母亲已在家里等着他。先前见他神色匆忙,连话都说不上半句就大步离开,又见她准媳妇不在房里,张雅萍便明白有事情发生了。

「靖儿,你上哪去了?亚晴呢?」

「妈,我现在没空跟你说话,我有急事!」绕过挡在前头的母亲,上官靖三步并两步上楼。

「靖儿!」张雅萍在背后唤道。

不理会母亲的叫喊,上官靖直接回房里,拿起电话信手拨了姜子超的行动电话号码。

「我是姜子超。」姜子超很快接听了电话。

「你该死的回来干什么!」上官靖劈头直吼。

「我该死的回来干什么?请问你是哪位?」姜子超疑惑的声调透过话筒传来。

「我是哪位?!你听不出来我是谁?!」这下他更有理由宰了他!

「你……靖,怎么回事?你吃炸药了是不是?」口气这么粗暴,他当然听不出来。

「你不会希望我吃炸药的,因为我第一个就炸死你!」他忿然道。

「发生什么事了?你在生气吗?」姜子超忍不住吞咽了口水。

「废话少说!你到底回来干什么?!」他没时间和他扯些肴的没的。

「我到底回来干什么?我不明白你的意思,靖。」

他不是好好待在渥太华吗?他什么时候回去了,他自己怎么不知道?

「你在哪里?!」上官靖暗一咬牙。

如果这小子现在就站在他面前,他肯定毫不考虑送他一记拳头。都到这时候了,他还在跟他打迷糊仗。

「我在渥太华啊,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你在渥太华?!你是说你人在加拿大?!」上官靖不信地重复道。

「你不信?Karen就在我旁边,你可以问他。」

「你人在渥太华……」可是亚晴却说他回来了,这是怎么回事?

「这句话你已经说过了。我知道我这支大哥大很好用,连国外都行得通;但你也不必因为好用,就一直重复这句话吧!」

姜子超莞尔笑道,连一旁的吴凯伦也轻笑出声,还不忘俯头亲了亲他。

注意到上官靖似乎有好一会儿没说话,姜子超推开了一旁捣乱的Karen,出声道:「靖,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靖才会打这通电话来,还表现得这么反常。

「亚晴她以为你回来了,所以决定要成全你和我在一起。」他重复着亚晴说过的话。但现在回想起来,这件事有点不对劲。

「你说什么?!靖,你有没有搞错?!」姜子超禁不住大叫出声。

他实在太吃惊了!亚晴昨天明明就……「这的确是亚晴的意思。今早她留下一张纸条,表示你回来了,该是她离开的时候——」

「这就太奇怪了!靖。昨天亚晴才打电话给我,她应该知道我没有回去,她怎么会说我回去了?」

「她打电话给你?!」他惊讶问道。

这么说,她根本就知道子超人不在www.ysb88.com,何以会在纸条上留下子超已回来这样的话?

「没错,她说你已经把所有事情都告诉她了……等等!她明明就已经知道你和我联合起来骗她的事,她怎么还会说出要成全我和你的话,这不是很奇怪吗?

你到底是怎么跟她说的?」

「我什么也没跟她说。」上官靖又是一愣。

「什么也没说?!可是亚晴明明就说是你告诉她,所以才打电话来痛骂我一顿。」

「你还不明白吗?亚晴是故意探你口风的。」他没好气指出。

原来她早就知道了,这才足以解释她何以这么反常——那些要他在她和子超之间作选择,全是她故意要试探他的话。

而他却没适时看出她的异样,当真以为她只是纯粹作恶梦罢了,甚至还得意满满地欣喜她连睡觉都会梦到他……他根本是被耍了还不自知!

上官靖为此不禁有些懊悔。如果他昨晚就表明心意,一切或许就不一样了,这会儿她八成气得跑回去了。

「故意探我口风?!你是说,你根本没把这件事告诉亚晴?!」姜子超错愕地张大嘴。

「没错,我一直以为还未到时候,怎料得到亚晴自己先发现了这件事。」心中一叹,他知道自己这回是踢到铁板了。

「可是亚晴是怎么发现的?」

「一定是我妈说了什么,引起了她的怀疑。」

他就知道,他母亲一定会搞砸他的计划,果真错不了!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做?」

「给我你家的详细地址。」

「你要去找她?」

「你这不是在说废话吗?!」他反驳回去。

「这可不像是你的作风,靖。」姜子超诧然道。

看来靖的确是深陷了。以往依他的作风,靖是不可能去追任何从他身边离开的女人,他不是死追活缠的那一类男人。

「我的作风?」他挑眉问。

「就是啊!你以前可是主张走了一个,下一个便会递补上来的人。靖,反正你也不缺我妹妹一个,不如放了她。」姜子超讪讪然道,口气不十分认真。

「少说风凉话!她已经是我的人。」

「你说什么?!」姜子超的口气拔尖了起来。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靖,如果我不是在这里,我真会狠狠揍你!你怎么敢,怎么可以——」姜子超咬牙切齿道。

「子超,我是她第一个男人,我就会是她最后一个男人。这辈子她只能有我,就如同我说过我只要她是一样的道理,这样你明白了吗?」他话说得肯定而深情。

「你碰了她,靖,你最好是真心的!要不然,即使你是我朋友,我照样不原谅你!」咬咬泛白的嘴唇,姜子超警告道。

「是,我随时等着你。琨在可以把你家地址告诉我了吗?你已经浪费我不少时间了。」

「靖,我告诉你,你要好好向我妹妹道歉,你——」

「地址!子超,我要的是你家的地址!」他耐着性子重复一次。

姜子超很快地把家里的地址告诉他,接着他又说:「靖,你不要惹我妹妹——」

上官靖干脆挂掉电话,教耳根子清静清静。有了亚晴住南部的地址,他就不信她还逃到哪去。

等着吧!这次他非教她明白,除了在他怀里,她哪里也不能去。

☆☆☆

「唉!」望着断了讯的行动电话,姜子超叹了口气。

「怎么?被你妹发现了?」吴凯伦从背后圈住他。

「就是啊!现在我妹人走了,也不知道会到哪去?」这才是他担心的。「我知道她不会回家去。」

「你认为她会到哪去?」

「我不知道。如果我人在www.ysb88.com,她还有可能会来找我,现在我是一点头绪也没有。」他双手抓着吴凯伦的手,有点担心地说。

「这样也好,就教那上官靖找不到你妹妹,像他这样狂傲又自大的个性,是该有个人站出来教训他了!」吴凯伦表情倒是幸灾乐祸得很。

「Karen——」

「我知道,他是你的朋友;但今天吃亏的可是你妹妹,我们当然是站在你妹妹这边了。」吴凯伦理所当然地说。

「你呀!为什么就是看靖不顺眼?」他实在不明白。

「因为——」他曾经是个威胁——这句话吴凯伦不打算说出来。

「因为什么?」

「因为我就是看他不顺眼。」

「你这是什么回答?!」他白了吴凯伦一眼。

「不谈他。子超,你后悔吗?」

「后悔?」他不解。

「后悔跟我一起远离家乡来到这里。」

「不!我不后悔。Karen,今生有你便已足够,我真的是这么想的。」姜子超偎在他怀里,一脸幸福。

吴凯伦紧紧拥住他。舍弃了亲情,他们只有彼此,但他们会更加珍惜这得来不易的幸福,因为他们必须要幸福……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