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梦萝 > 《瞒天又过海》
返回书目

《瞒天又过海》

第十章

作者:梦萝

「亚晴没回来?」站在纯朴的乡间小路上,上官靖望着在田里工作的郭彩金,语气免不了有着惊讶。

亚晴没回来?已经过了一天了,她竟然没回来?这段时间她能跑到哪去?

捏紧手中仍旧娇艳欲滴的玫瑰,上官靖首次感到有些恐慌。

她当真那么生气?气到连家也不回了?但除了回家外,她还能跑到哪去?

「看你这么着急,是教我女儿发现了?」郭彩金笑问,推着机器的手也没空下来。

「伯母,你就别笑我了。你知道亚晴除了回家以外,她还会上哪去吗?」透过吵杂的马达声,上官靖喊道。

「如果她不想再见到你,她就会跑去躲起来,所以你找不到她的!」女儿的个性她最了解。

「她真的没回来?」

「我还会骗你不成!」

「但是她总会回来吧?」他就不信她能躲到什么时候。

「只要你在这里,我就不敢保证。」

她说得够明白了,你这小子还是赶紧走人吧!

「伯母,我在你们家打扰几天好吗?」

她要躲,他就等!她一天不出现,他就一天不走!

「你要住下来?!」郭彩金有点吃惊。

他点点头。

「不太好吧?」这下女儿肯定会怪罪下来。

「伯母,你们不是人手不够吗?就让我来帮你们吧!」扔掉手上已一无用处的鲜花,他卷起袖口和裤管,毫不迟疑地跳进田里。

「喂!这不是你可以应付得来的,你是个都市少爷,还是不要勉强自己!」

她连忙阻止。

「伯母,你都可以应付的事,更何况是我。放心!我不是个只有外表的富豪少爷,你只要教我一遍,我很快就会把要领学起来。」他一副认真求教的表情。

「你这个年轻人实在是……」郭彩金算是拿他没辙,又教他认真的态度打动了。

「来吧!我们现在就来试试看!」他等不及催促道。「对了!我来了这么久,怎么都没见到伯父?」

「他……他回去拿东西,待会儿来了我再为你介绍,你不用担心!」郭彩金忙笑道。

「是吗?」上官靖眼里闪过一抹精光,眼角瞥过最角落那一堆稻草,他的嘴角轻扬。

那里要藏着一个人,甚至两个人看来都十分容易,原本他还不敢十分确定,但伯母闪烁的言语及态度直教他怀疑,不!应该说教他更肯定了一件事——亚晴已经回来了,而且人就在这附近。但为了不教他未来的丈母娘难堪,他暂且不拆穿这个西洋镜,就让他们以为他什么都没发现好了。反正来日方长,他总有一天会逮着她!

☆☆☆

「那小子是谁?他就是那个让你哭得很伤心的男人吗?」趁着另一边正忙着收割,马达声肯定盖过这里的谈话声,姜亚晴的父亲姜天福摩拳擦掌问道。

若女儿的答案是肯定的,他马上冲出去替女儿教训那浑小子!

「爸,我才没有哭得很伤心!」姜亚晴抗议道,将身子缩得更低。

她不想见他,他还来干什么?他耍她耍得还不够吗?

「没有哭得很伤心,那眼睛会红肿成现在这样吗?」姜天福明白地指出。

「我是眼睛痛!」她辩解。

「那你何必躲起来?还拖着爸一起?」

「爸,你不想陪我你就走吧!」她努努嘴巴,委屈地说。

「亚晴,你这孩子……好好好!不哭,算爸怕了你!坐在这里陪你。」姜天福赶紧坐下来,拍拍她头顶。

「爸最好了!」她展露笑颜道。

闻言,姜天福咧嘴而笑,顺了顺女儿的发。

这是他的宝贝女儿,谁都欺负不得!

从小他就疼爱她,长大后更是将她保护得十分周到。

自从上回老伴从台北回来后,他心里就有个预感——他等于是没有了儿子。

这件事没人肯明讲,是怕他会被活活气死吧!但这并不表示他就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儿子没了,所以他不会再让女儿受到任何委屈。那小子想带走他的女儿,得先通过他这关再说,为了女儿一生的幸福,他绝对要好好把守自己这一关。

☆☆☆

上官靖果真住进了姜家,在他住下来的这几天,姜亚晴都把自己关在房里,一步也没踏出去。

光是听见不时从前头传来的欢笑声,也知道他在这里混得不错;就连原先最反对他的父亲,都对他有了很好的印象。

每天深夜,母亲都会把他一整天下来在田里发生的事一一告诉她,也不管她是不是想听;还说原本处处找他碴的父亲,也开始称赞起他做事认真、态度诚恳,是个不可多得的年轻人。

这些天她光是听这些赞扬他的话就已经听够了,她真怀疑,是不是连爸妈都被他收买了,竟处处替他说好话,也不想想吃亏受骗的可是他们的女儿!而他究竟什么时候会走?

但……她想念他,无法停止地思念他。尽管她还好气好气他,尽管她才几天没见到他。她到现在才发现自己对他早放下了很深的感情,也许以后她再不会这么爱着一个人。

但她就是不想这么轻易地就原谅他,他心里始终不够在乎她,她不要这样扑朔迷离的爱情;她要的是一分完完整整,没有欺骗的爱。在尚未弄清他阿以如此戏耍她之前,她决不原谅他!也决不和他见面!

就让他找不到,就让他去等好了!她就是存心和他耗下去!

她就不相信他会永远待在这里。所以只要她不出房间,小心不让他发现她其实已经回家;她相信,一旦等不到她出现,他就会直正死心,就会离去。

只是一直待在自己的房间实在很无聊,她都快被自己闷坏了。再加上除了有固定三餐之外,其它时间她母亲就是连点心也不给她送来。

也许妈是有了靖这个做事认真的帮手之后,就不要她这个一无是处的女儿了;就连爸也是!几天下来也没来看她,和她聊聊天。

他们真的是有了靖这个好帮手,就不要她了吗?

可恶!这都要怪他上官靖,竟然连她爸妈也收买了!

不行!她要出去探查一下。

踢掉身上的薄被,她翻身下床,走到房门口悄悄打开一些些隙缝,偷偷望着外面有无任何动静。注意了好久都没有任何声响后,她才打开门,蹑手蹑脚地走出去。她心想,屋内其它三人一定是到田里做事了。姜亚晴喜孜孜地打算溜到厨房吃个痛快再说。

屋子一片静悄悄的,安静到达她自己的心跳声都听得一清二楚。她这样就好象是个贼一样,想到在自己家中还要这样小心翼翼的,姜亚晴忍不住咯咯笑出声。

她走到厨房打开了冰箱,探头看向冰箱里面有没有什么丰盛的食物。

有了!是她最爱吃的千层派,一定是爸买来给她吃的,太好了!

姜亚晴笑瞇了眼,正准备伸手拿起千层派,厨房门口突然传来浑厚且略带笑意的嗓音——「我总算逮到你了!」上官靖倚在门上,嘴角有着愉悦的笑容。

她吓得赶紧关上冰箱,第一个反应就是赶紧逃离现场,身子一冲就直往厨房的后门跑。

「哪里跑!亚晴。」上官靖一个大步便将她抓在手中,一路拉着她直往她房间走。

「放开我!你放开我!你要做什么?!」她大叫,另一只手使劲想拉开他抓着她的手。

「我们要好好谈谈。」他将她拉进房里,还顺手关上了门。

「你想干什么?!这里是我家,你别想乱来!」她用力甩开他,气呼呼地瞪着他。

「我别想乱来?亚晴,你忘了吗?你早就是我的人了。」

她瞪圆了眼,不敢相信他还好意思说出这种话!他戏耍她,还骗得她把自己糊里糊涂给了他,他竟还敢脸不红、气不喘地说她是他的人?!

「我不是你的人,我从来就不是!」她摇着头拚命否认。

「你这么说是希望我能采取实际行动,好证明我说的话不假喽?」他轻笑了起来,眸中闪着挪揄的光芒。

「你——你在胡说些什么?!」眼见他一步步逼近,她揪紧了衣襟气急败坏地说:「你别再过来了!不然我要叫了!」「你不会。」他肯定道。

「我会!」她的口气比他肯定。

「你不会,亚晴。」他咧嘴笑,轻轻将她推倒在床上,「你不会希望被你爸妈瞧见这一幕的。」他的眼神充满了肯定。

但她岂能教他如愿,她嘴一张便扯开了喉咙准备大叫出声。

见状,上官靖连忙用手摀住了她的嘴。「你还当真?」

她伊伊唔唔挣扎着要说话,双手更是使劲打着他。

「亚晴,听我说,我不是故意要骗你——唔。」他闷哼一声,随即放开了摀住她的手。

该死!她竟然咬人!望着手掌上明显的齿印,上官靖不禁气恼地咒骂一声。

「你当我是只小狗,随便哄哄骗骗就行了吗?你别想再耍我!我不会再相信你!」她撇开脸不愿看他。

「亚晴,你听好,这些话我只说一次。你还记得我们头一次见面的情形吧!

我第一眼见到你就知道自己要你,可是你却一口咬定我是子超的爱人;无论我怎么说你就是不信,所以——」

「所以你就记恨在心,以假乱真地骗我上当?!就是想教我因为错把你看成同性恋而当个傻瓜?!」为此,姜亚晴更气愤了。

「你的想象力真丰富!」他轻笑,不理会她的拳脚相向,一径将她锁在怀里。「你为什么不以为我是因为对你一见钟情,太想赶快将你占为己有,才会用这方法引你上当呢?」

一见钟情?

姜亚晴眨眨眼,抬头凝视他写满深情的眼眸,很快地又移开了视线,倔强地说:「我才不信!如果你对我一见钟情可以直接表示,甚至直接展开追求就行了,何必骗我你是大哥的爱人!」她才不会再轻易上当。

「亚晴,你别忘了,当时一口咬定我是子超爱人的人是你。」他毫不客气顶回去。

「就算我一口咬定你是大哥的爱人,你难道不会否认吗?!」

「我是否认了,可是你不信,还说你不在意,不会看轻我,这些话你没忘记吧?」

「我不信!你可以一直说到我相信你为止,可是你没有。你让我以为你是大哥的爱人,让我因为偷偷爱上你而觉得愧对大哥,你好过分!你以为这样耍着我好玩吗?!看着我像个白痴一样,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信以为真,你一定觉得很好笑吧!」她自嘲道,安静一会的身子又再次挣扎着要从他怀里离开。

「亚晴,亚晴,我可爱的亚晴!」他轻唤道,抱着她的身子摇晃着。「你怎么会这么想呢!我不但不认为你很好笑,反而被你那做什么都好认真、好执着的活力深深折服了。」

「我才不信,」她撇撇嘴道。「你就是骗了我!」

「那是因为我要你,一切全是因为你——亚晴……」他喃喃道,将她放倒在床上。

「因为我?」她仰望着他,被他的话弄迷糊了,浑然未觉他正亲密地俯压着她。

「是,因为你太迷人,教我第一眼看到你就想将你带回家,好好锁起来,不让任何人看到你,直到你成为我的人为止……」说着,他嘴唇在她微启的唇间轻刷着,一再地流连不舍,到最后甚至霸着不放。

「唔!」她挣扎着,未曾料到他会突然吻她,一口气差点喘不过来。

「嘘!」他安抚道,手掌顺着她的发滑至她圆润的肩膀,又悄悄袭上她拢起的双峰。「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亚晴……」他的唇抵着她的,手掌一面挑弄着她敏感的胸脯。

「不!住手,我还没决定要不要——原谅你。」她呼吸又急又快地说。

「你会的。」他轻声笑道,动手解开她第一个钮扣。

「我不会。」她气恼他说得如此肯定。

「你会,因为你爱我。」

「我——我才不爱你。」她急急否认,还因此差点咬到了舌头。

「你爱我,就如同我爱你一样。」

「我不爱你。」她白了他一眼,拍掉他想脱下她上衣的手。

「你爱我,不然你不会让我碰你。当时你肯让同性恋的我碰你,这就表示你已经爱上我了。」他明白地指出,抓住她的皓腕,继续他脱衣的动作。

「那是……那是因为你……你诱惑我。」她羞红着脸辩解。

「好,那你说,我要怎么做你才肯原谅我?」他抱起她的身子,好顺势将她的上衣脱去,一并扯掉她的牛仔短裤。

待她发现他这个动作时已为时已晚;此时的她全身只剩下一件胸罩、一件可爱的底裤,横躺在他身子下方。

「你这浑帐!把衣服给我!」她又羞又气地想抢回他手上的衣裤。

他将手上衣裤远远一扔,衣裤就被丢到最偏僻的角落。

「现在你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你要我怎么做才肯原谅我?」他很少这么低声下气的,若是她再不肯妥协,就休怪他运用强势手段了。

撇开脸,姜亚晴故意不看他。

要她原谅他才没这么简单,她气还没消呢!

「好,亚晴,这可是你自己选择的。」他眸里闪着光芒,很快地也将自己脱个精光,只留下一件子弹型内裤。

「你——你想做什么?!」她瞪直了眼。

这是她家,还有她爸妈在,他敢对她胡来?!他就不怕待会儿教她爸发现,肯定会被打断手脚?

「我想做什么?」他咧嘴一笑,还笑得贼兮兮的,一看就知道企图不轨。

意识到情况不对,姜亚晴连忙起身想逃,但上官靖一手将她压回床上,硕壮挺拔的身躯,硬是密实地压着她身上,连一丝空隙也没有。

「啊!」她低叫出声,双手拍打着他肩膀。

「说!你要不要原谅我?」他由着她槌打他,再次问道。

「不要,起来,你好重!」她推着他,无奈他像是一座山,推也推不动。

「亚晴,你当真不原谅我?」他像是很遗憾地摇摇头,利落的身手三两下子就脱去她最后的蔽身之物,用力往后拋去。

她紧咬下唇,连出声都不肯。她要教他知道,她可比他更倔强,上官靖眼里闪着笑意。

他可爱的亚晴,很快地她就会明白,她是敌不过他的无赖。

「亚晴,你说,倘若这时候我把伯父、伯母都叫进来,他们这两位老人家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你……你敢?!」她瞪直了眼,突然知道他在打什么鬼主意了。

「你说呢?」他反问她,表情十分愉快。

怒视着他,姜亚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心中直反复着一句话。

他敢吗?他真的敢这么做?他就不怕他会被她父亲活活打死?

这绝对是肯定的,父亲向来最宝贝她;若是教她父亲发现他的宝贝女儿光着身体被人压在身子,恐怕他会被她父亲活活打死。

但她真的希望这种事在她面前发生吗?

她只是气他欺骗她,但是她还是舍不得见他受到任何伤害;她就是这么没用,谁教她要这么爱他呢……「你不敢这么做。」

闻言,上官靖眉一扬,便大声唤道:「伯父、伯——」他话未说完,她纤细的手立即摀住了他的嘴。

「不要叫!你不要命了吗?」她气呼呼指出。

「你肯原谅我了?」他拉下她的手,再认真不过地问。

「我……」她努努嘴,表情显得很不甘心。

见状,上官靖差点忍不住要笑出声来。

他的亚晴实在太可爱了,呵!

「怎么?还是不愿意?那就伯父——」

「你不要叫了!我原谅你,我原谅你!」她说得满脸不情愿。

「说你爱我,亚晴。」

既然有筹码,他不好好利用岂不可惜了?

姜亚晴再次瞪直了眼,捏紧手上的拳头。用不着等他被父亲打死,她现在就想打死他!

「不说?嗯哼……好吧,我——」他又要故计重施。

「我爱你,我爱你!」她急急地说,眼泪却不听使唤地冒出来。

「亚晴,不要哭。」他坐起身拥她入怀。

本来还想藉此逼她嫁给他,没想到她的泪水却将他的计划完全摧毁。

没办法!他表现得再自信满满,却始终敌不过她的泪水攻势。

像个初生婴儿光溜着身子,她缩在他怀里抽抽噎噎地啜泣着。

「亚晴,是我太过分,不要哭了。」

「本来就是你过分!是你欺骗人家,戏耍人家,你还好意思拿我爸来威胁我!你明明就知道我不可能会让你被我爸打死,你还……你还……你就是欺负我!欺负我舍不得你受到任何伤害,你为什么要这么可恶?!」她抽泣着,抡起拳头使力打着他。

「因为我爱你,计划这所有的一切全都是因为我爱你,所以我处心积虑就是要让你爱上我。不要再和我生气了,我不过是太想得到你,方法是卑鄙了点;但谁教你是这么扣人心弦,让我第一眼见到你之后,就陷入一场永无止境的爱恋中,原谅我,嗯?」

他俯首亲吻她,她这样全身未着寸缕的诱人模样,对他实在是一大折磨。他必须费尽全身所有力气,才能暂时克制自己想将她压倒在床,好好爱她一场的冲动。

「我不想这么简单就原谅你!」她努努红唇,脑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这样好了,你答应我从现在起不可以亲我、不可以碰我,我就原谅你!」

这对他可是一大惩罚吧!嘿嘿,她偷笑了两声。

「你在开什么玩笑?!」他果然激动地咆哮出声。

「不然一个月!你就等一个月才能亲我、碰我。」她吃吃笑出声,巧笑倩兮的娇颜直扣住他的心。

「现在别说是一个月,我一刻也等不了。」他含满情欲地低吼,将她放倒在床上,身子很快叠上她的……「啊!你不守信用,你……」她惊叫,叫声却全被他吞没。

转眼间,房内只剩下她细细的喘息声以及他的浓浓爱语……—

全书完—